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2章 死去活来

第002章 死去活来

  “浩儿……,浩儿……,呜呜呜,都是娘的错,你根本不该……不该投生到这个世上啊……,这辈子苦了你,你来世找个好人家,可莫要再受这样的委屈……”

  耳边传来忽远忽近的哭泣声,杨得成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我住院了么?这是谁在旁边哭死人啊,真是晦气……”

  刚刚想到这儿,忽然一些纷乱的念头纷至沓来,塞满了他的脑袋:这里是大宋国的霸州城,我是丁家的庶子丁浩……

  杨得成吃了一惊,一下子张开眼睛,这一睁眼,他更是惊讶,残阳夕照,把屋里的景se映得有些昏黄。自己仰面躺在榻上,一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房梁,粗大的圆木,两边是一根根像肋骨似的檩木,连承尘都没有,有些像自己小时候在镇孤儿院住过的老房子,绝不是医院里该有的景像。

  缓缓扭头望去,门栏窗棂,古se古香,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一个淡青衣衫的女子正扑在他的身上哀哀痛苦,胸前被她濡湿了一大片,可是因为她俯着身子,只能看见她一头乌鸦鸦的头发,却看不清她的面貌。

  杨得成从未想到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嘴唇颤抖着,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些纷乱的念头再度融入他的记忆,弄得他的思维更加混乱……

  他是丁家的人,叫丁浩。丁家是霸州一带最大的地主,家有良田万顷,家主丁庭训是当地有名的乡绅。由于丁氏家有米粮百万石,又地处西北,向来以对边军售卖军粮为主,是以不但财大气粗,而且势力更是雄厚,是霸州城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户。

  丁浩的母亲本是丁家的一个婢女,丁老太爷有一次酒后乱xingzhan有了她,生下了丁浩。在这个时代,妾的儿子地位卑微,等同于仆佣,而他这个母亲连妾的身分都没有,所以他的地位和丁家普通的仆佣毫无二致。

  丁老爷元配夫人生有两子一女,长子丁承宗如今替老太爷掌管着家务,长女丁玉落原已许了人家,可惜未婚夫婿因病早丧,如今还未再结姻缘。次子丁承业年方十八,是个吊儿浪当的纨绔子。丁老爷续弦周氏,如今生有一女,年方八岁

  “怎么可能,是我借尸还魂,上了这个丁浩的身,还是这个丁浩莫名其妙的拥有了我的记忆?”两种记忆交叉涌现,弄得他头痛yu裂,心中yu呕,一时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

  ……想起来了,如今正是寒冬季节,自己一连发了几天的高烧,可是前ri二少爷丁承业要去赴朋友之宴,仍要自己侍候套马驱车送他进城。他和那些公子少爷们在暖阁中饮酒作乐,自己却站在门外半宿“风liu”,结果一回来病情就加重了,以致昏厥不醒……

  这一切一一浮现心头,杨得成又惊又骇,怎么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难道是穿越了?他闲书看了不少,也看过一些时空穿越的电影,但他从不相信世上真的有这种事,即便科学家们所说的时间黑洞理论上是真的存在的,也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可是眼前的一切……难道疯子老徐头打在自己头上的那只净瓶真的是件古董,还是一件有法力的古董?杨得成真是有点糊涂了。

  杨氏扑在气息已绝的儿子身上哭得痛不yu生。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到大真是吃尽了苦头,就算寻常庄户人家的孩子,也没他这般受苦啊。明明有父亲,却和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一样。明明生在大富人家,却从小吃不饱穿不暖,比个普通佃户人家的孩子还不如,只因为丁老太爷生怕被人知道他是自己的私生子,污了自己的名声,不但不肯给他半分关照,倒比寻常仆佣还要苛刻。

  儿子明明发着高热,二少爷还要他架车出去,冒着大雪侍候他出游。儿子回来就倒地不起,央庄子上的郎中看了,说是高热不退十分危险,或许霸州城里的徐大医士才能救他xing命。可老爷听说要派车送他去城中就诊,还得请曾是御医身份的徐大医士诊治,却不咸不淡地吩咐道:“庄上一个普通的仆役生病,哪有套了马车送去徐大医士处诊治的道理,传出去,霸州士绅还不认为我丁某人没有规矩,乱了上下尊卑?一个小小的发热,有什么要紧,让庄上的郎中尽心诊治也就是了。”

  就这么一耽搁,眼睁睁看着儿子咽了气,老爷知道后,默然半晌,却只淡淡地吩咐备一口薄棺明ri葬了便是,他真是好狠的心呐。杨氏知道,她们母子在老爷眼中是让他大失体面的存在,他巴不得自己母子从这世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何曾把她们母子当成过丁家的人。

  当初珠胎暗结时,老爷就差了郎中来,要把这孩子打掉。那时真该依了他呀,是自己不忍心,同时也抱着一丝幻想,巴望着一旦有了儿子,老爷能心软下来,纳她做个妾,也算有个名份。可谁知向来自诩诗礼传家、书香门第的丁庭训一直把自己这桩荒唐事当成丑闻,遮掩还来不及,哪肯纳她一个庄户人家出身的普通丫头为妾。

  儿子生下来了,她的月例银子涨了,却也从此被赶出后宅,打发到外宅膳房做了厨娘,老爷对她母子从此不闻不问,形同陌路,那可是他的亲生骨血啊……

  杨氏既哭儿子,又怜自身,哀哀的几乎喘不上气来。杨得成躺在那儿,这一段时间已经把前因后果想个明白,眼见身边这妇人哭得凄惨,虽是初次相见,并无母子感情,还是心中一惨,他缓缓伸出手去,正想唤起杨氏,门外脚步沉重,一个黑胖胖的大汉腾腾地闯了进来,人还没进屋便急吼吼地道:“杨大娘,阿呆的病可好些了么?”

  这胖子姓薛名良,绰号臊猪儿,与丁浩感情最好,丁浩自幼腼腆木讷,时常受人欺负,都是胖子薛良给他撑腰,两人不是兄弟情同兄弟。昨ri丁二少去城东曲画馆,宿在姑娘那里至此时方归,薛良驾车相随,一直牵挂着自家兄弟的病情,这时侍候他回来,刚刚卸了马车便匆匆赶来。

  杨氏流泪道:“小良,浩儿他……”

  杨氏还没说完,薛良已喜道:“阿呆,你醒了?这一整天的可急死我了,你醒了就好。”

  “什么?”杨氏泪涟涟地抬头,一见儿子果然睁着眼看着她,不禁又惊又喜:“儿啊,你还活着,你还活着,我的儿啊……”

  杨氏喜极而泣,一把将杨得成搂在此怀里。杨得成被她搂在怀里,想起自己幼失枯恃,浑浑噩噩得的这半辈子,心里不由一酸,下意识地便唤了一声:“娘……”

  这一声娘,叫得无比辛酸,也不知是在可怜这一生苦命,又失去了亲生儿子的杨氏,还是想起了自己那连面目都已记不清的亲生父母。

  ;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金沙  007比分  ysb体育  hg行  银河国际  美高梅  必赢相师  365中文网  澳门音响之家  黄大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