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3章 董家娘子

第003章 董家娘子

  丁浩死了。这消息在九进九出的丁家大院传开后,连一圈涟漪都没荡开。尽管丁浩的身世,在丁家是个避讳的话题,可是老庄户们还是知道一点当年旧事的,他们只是轻轻叹息一声,嘟囔一句:“这可怜孩子,死了也好,死了也好,早死早投胎啊……”

  丁浩又活了。这个消息在比一个庄子还大的丁家大院里还是没有引起一丝轰动,只是这回连不太清楚他身世的人都说:“这个丁浩,还真是人越贱,命越硬,也是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倒是那位丁二少,从曲画馆回来,宽了衣,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喝着上好的参汤,听说丁浩死而复生的消息后,大笑三声道:“这个小子还真是能挺。听说假死过的人,都会去奈何桥上走一遭,能记得些yin间景象,应该把他叫来说给我听听才是。”

  屋外滴水成冰,他的房间里却是温暖如chun。房中有内藏式的大铜鼎,里面有无烟的兽炭发出阵阵热流,穿着宽松的薄袍仍然感到热流扑面。一个穿着绮罗秀衫的侍女正坐在他的大腿上。这丽人一身窄袖chun衫,把那隆胸细腰的美妙曲线衬托得凹凸有致。

  她本有七八分姿se,再巧施铅华,穿着得体,立时便显出十分颜se,丁二少搂着她软绵绵香喷喷的**,yin笑着在她鼓腾腾十分壮观的胸围子里掏了一把,那女人chunqing荡漾地瞟他一眼,吃吃地笑起来,笑得胸前蔚为壮观的波涛起伏不已。

  不过丁二少昨夜折腾了一宿,已经被曲画馆的红姑娘们吹xiao弄月的yin巧功夫榨空了身子,一时却提不起上马驰骋的yu望。叫丁浩前来问话的说法,他也只是说说,丁家大院九进九出,越往内越豪华,门子、仆役、长工、短工、下人、内院执役、外院执役,三六九流,分得清清楚楚。丁家大院阶级分明,壁垒森严,一个小小的外庄仆役,哪有资格登堂入室到内庄见他。

  丁浩醒来后,高烧便奇迹般地退了,只是身体虚弱,外院执事开恩,放了他两天假休息。这两天,丁浩每ri游走于丁府上下,许多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人和物都渐渐熟络起来,他已经适应了眼前这个身份,能够很好地利用原来那个木讷胆小的丁浩的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实存在,可他的心却是燥动的,一直在盼望着能找出与原来的丁浩不一样的出路。

  他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随遇而安、知足常乐一向是他座右铭,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做个贱役家丁也能坦然受之。在这等级森严、阶级分明的时代,一个人下人、一个家奴贱役过的ri子,根本不是一个现代的普通人所能想像的,他想跳出这个圈子,可他就像一只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方一片光明,却找不到一条自己能走的路。

  从继承来的记忆里,他知道了自己隐晦的身世。前世的他在基层工作几年,换了几个社区,也看到过、听到过许多狼心狗肺的父母的事:让智障女儿吃泔水的混蛋父亲,把前妻留下的才五岁的儿子打到骨折又给他嘴里灌沸油往死里折磨的亲爹,怕拖油瓶耽搁自己再嫁、给亲生儿子喝农药的禽兽母亲……

  可是那些禽兽的坏,平时就写在脸上,而丁老爷呢?同样都是他的骨肉,他对一个能父慈子孝,对另一个却视若路人,原因仅仅是一个嫡一个庶,一个是他门当户对的正妻生的,另一个却是他酒后失德欺侮了别人的结果,一个是他传递香火的种儿,另一个是他这种斯文体面人的羞辱,这人还真是“爱憎分明”啊。

  落到这步田地,他该怎么办呢?这个时代的他,几乎没怎么离开过丁家大院,外界的消息,大多是听府上的执役们说的,从他们口中了解的有限的资料分析,这个世界与他所熟知的历史是不尽相同的,地理上,大宋北方也是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东面是大海,西方也是大大小小的西域小国和游牧部落,但是细节的发展却不相尽似。丁浩怀疑,是不是有人穿越到了有史记载的历史朝代之前,多多少少的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变化和历史发展,所以才弄得有点似是而非。

  不过这对眼前的他来说,都不是主要问题,既使能提前知道一些世界大势的发展,那演变也是数百年间的事,无助于改变他的现状,他现在只是丁家大院里一个低贱的下人,顶多能活一百年,这就是他无法改变的现状,哪怕他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下午,冬天的太阳有了些许暖意,丁浩逛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儿,他思索了一下,想起这里是丁府中针娘织布裁剪的地方,便想转身回去。一转身的功夫,恰好瞧见前面拐角廊下面对面地站着两个人。丁浩站住脚,搭眼望去,从背影看,那颀长的背影有些熟悉,一领青底竹花纹的棉夹袍,五彩夹丝腰带上挂着一方碧绿晶莹的美玉,头戴貂裘皮帽,仔细一想,记起这便是今世自己侍候的那位丁二公子,丁浩的唇角不禁露出一丝苦涩的意味。

  丁二公子前面,是一个月白衫子细罗裙的少妇,这少妇大约十七八岁年纪,穿着月白se对襟长衫,外边又罩一件碎花布的比甲,大冬天的里边一定应该是穿着棉衣的,可不知是因为衣裳剪裁得体,还是天生丽质难遮掩,系着一条细细梅花结带子的腰肢偏就显得袅袅娜娜,那一头乌鸦鸦的青丝上插着一支普通的木簪,布衣钗裙,全无半点儿雕饰,可是娉娉婷婷地往那儿一站,让你看到了便觉有一股水灵灵的鲜气儿要沁进心里去。

  丁二公子背对着丁浩,没有看见他,他正看着眼前的妩媚少妇,英俊的脸上挂着颇具魅惑的笑容,和煦地道:“董家娘子,本公子老远的就叫你,可你走的倒快,害得我几乎追丢了人,你这是做什么来了?”

  对面的少妇脸se微晕地低头道:“二公子,贵府有几件织物,过节的时候要用,李大娘便托了奴家织绣,奴家这才做好,怕耽搁了府上使用,刚刚给大娘送来。”

  丁承业听了笑道:“本公子早就听说,董家娘子的女红在这十里八乡都是数得着的,我丁府的针娘可万万比不上,一有什么贵重的针织绣品,针娘们怕糟蹋了东西,都是交付娘子去做的,如今看来,竟是真的了。娘子一双手,怎么就这般巧妙?”

  他一边赞叹,一边伸手去抓那少妇的手腕,皓腕细细,吃他一抓,那少妇吃了一惊,急忙一缩手,已自他掌中滑了出去,然后急急退了一步,微带愠se地扬起眉来。

  这少妇一双柔荑纤秀如兰花,丁承业感觉到指尖一丝仍余一丝滑腻,更是yin心大动,微带邪意的眼神中便多了几分灼热,他眉尖一挑,柔声道:“董家娘子,为什么要这么怕我呢,难道……你看不出本公子对你的心意么?”

  那少妇满面羞红,说出话来却还是细声细气:“二公子,请您自重,董罗氏是有夫家的人。”

  丁承业傲然道:“那又怎样?慢说姓董的短命鬼早已一命归西,就算他还活着,有资格跟我丁二公子抢女人?罗冬儿,你知道本公子有多喜欢你么?就算是在曲画馆睡着最红最俏的姑娘,本公子心里想的都是你的模样。你花朵儿一般的年纪,难道就受得了孤衾寂寞的苦?莫不如……就从了本公子吧,只要跟了本公子,一生荣华富贵还能少了你的不成……”

  “二公子!”那被叫出闺名的罗冬儿又羞又气,声调又微微有些高:“董罗氏虽然家境贫寒,身份卑微,却是清清白白的门户清清白白的人,二公子是大户人家的少爷,知书达礼,又有功名在身,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若张扬开去,奴家还要不要做人?二公子,请让开,奴家要走了。”

  丁承业一听拂然不悦,他生xing风liu,女se之中尤好良家少妇。在他看来,良家女子虽不似欢场中的妇人一般懂得奉迎,却另有一种**滋味,所以最是热衷此道。

  偷情是要讲情调的,琴棋书画、谈吐雅意,无一不是情媒。丁承业外表俊朗,饱读诗书,吟风弄月,弄竹调筝,骨牌蹴鞠无不jing通,正是一个品味高雅的风liu男子,被他看上的良家妇人,只要他略施手段,无不乖乖就范,可谁知他这样无往而不利的风liu急先锋,偏偏在这个村妇面前没了手段,罗冬儿软硬不吃,任他舌灿莲花,就是不肯上钩。

  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弄不到手的。要不是他的父亲家教颇严,平时使银子游逛青楼ji所,还能睁只眼闭只眼的由他去,若知他强占人妻断不会轻饶了他,是以还心存顾忌的话,他早就霸王硬上弓,强夺了这俏寡妇的清白身子。

  可是一再受挫,丁承业的耐心已经被耗光了,他撕下了儒雅风liu的风度,眸中露出凶狠狰狞之se,怒声道:“罗冬儿,丁家在这一带、在整个霸州城是多大的势力,你不是不知道,本公子会缺女人?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我、不稀罕!”董罗氏针锋相对,慌乱羞涩之se渐渐被刚毅的神情所取代。

  “你……”丁承业心火上升,一时忘了利害,当下就想先抱住这招人疼的小娘子狂吻一番解解饥渴,说不定她一步失守便全线溃败,彻底遂了他的心意。不料他肩膀才只一耸,身后便有人咳了一声,干巴巴地道:“小的见过二少爷。”;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作文  竞猜网  188网  365天师  新英体育  188体育行  bwin体育门  澳门龙炎网  美高梅  365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