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5章 睚眦必报

第005章 睚眦必报

  两个人赶紧转头一看,只见眼前一个青襟长袍的汉子站在坡上,身材瘦削,一张狰狞的大花脸让人看了便是心中一怵。薛良失声叫道:“九爷。”

  薛良一叫,丁浩也迅速想起了这人的身份。这人叫雁九,是丁家大院的内府总管,别看他一张满是疮疤的脸,穿着青绸锦衣也难现气派。可是在丁家,那地位就连丁老爷丁庭训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妾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地唤一声九爷,因为这个雁九对丁家有大恩,是一位忠仆,霸州府志上都记载了他的忠义之事的。

  说起来,那还是十八年前的事儿,当时丁老爷元配夫人在娘家刚刚产子,流贼响马就打了过来,丁夫人产后虚弱,无法带子逃命,便让家奴雁九带着小少爷逃命,自己为保清白投井自尽了。雁九虽是个身份卑微的家奴,倒是一腔忠义,居然带着二少爷历尽艰辛,千里迢迢地寻回了丁家,一路上可真是吃尽了苦头,他的脸就是抱着二少爷逃命时从山坡上滚下来,被草坷树杈刮花的。

  丁庭训感恩图报,委了他个内管家的差使享清福,这雁九倒是乖觉,仍然亲自服侍二少爷,鞍前马后,嘘寒问暖。二少爷丁承业虽是个薄情寡恩的主儿,对他这个忠仆倒是十分亲近,当然,这也是因为雁九对他花天酒地、嗜赌**的事儿不但从不阻止,还帮着他遮掩隐瞒的原因。

  雁九冷笑道:“你们两个好没有规矩,居然偷了厨房置办的年货在这儿烤食,这厨房那边,真该是整治整治了。”

  薛良苦着脸道:“九爷,您误会了,这狍子,是小的自己猎来的。”

  雁九哈哈一笑:“你这小子还要逛我,你家九爷眼里可是不揉沙子,自己猎的?好啊,跟我回去,二少爷面前说话。”

  雁九押着薛良和丁浩,提着那只烧焦了的狍子,得意洋洋回到府中,两人被带进了三进院的一个堂屋,这堂屋里清砖铺地,立柱都是防腐防虫蛀的楠木,两旁八条大汉手举火把,丁承业翘着二郎腿坐在上首,薄薄的嘴唇抿着,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戾气。

  薛良跪在他面前,辩解道:“二少爷,二少爷,那狍子真不是偷的。”

  雁九瞟了丁浩一眼,冷笑道:“没规矩的东西,还不跪下?你当你是丁家的少爷呐?”

  丁浩看看四周身强力壮、虎视耽耽的几个庄丁,暗暗咬牙,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能受胯下之辱,难道我就忍不得一时之气?如今既是这么个身份,硬抗不得。雁九、丁承业,老子这一跪,给你们记下了。

  他咬着牙根绷着脸,也在薛良身边跪了下去。丁承业扫了丁浩一眼,两道剑眉慢慢一挑,脸上便浮起一抹戾然的冷笑:“胆大包天的东西,坏我丁家的规矩,干出偷偷摸摸的勾当来,还要巧言令se地欺瞒本少爷么?”

  薛良连忙道:“二少爷,小的和丁浩绝不敢偷府上的东西,这狍子……的的确确是小的在庄外林子里捕的。”

  雁九嘿嘿笑道:“就你那副蠢笨的模样,还能捕得到猎物?薛良,在少爷面前,你还是乖乖说实话的好。”

  丁浩一直冷眼旁观,因为他没做过下人,如今还提不起那个自觉,轻易就放下身段,一口一个少爷,一口一个小的向人讨饶。可是如今见那雁九一口咬定他们偷盗,而丁承业似乎也有心惩治他们,终于忍不住道:“二少爷,府上置办的年货有没有丢失,把厨房的人找来问问不就知道了,九爷对丁家忠心耿耿,容不得有人吃里扒外,这份忠心我……小的们都是知道的,只怕忙中出错,难免也有顾不周全的时候。”

  不想丁浩这话一说,丁承业便勃然大怒:“怎么着?本少爷做事,还用你教?你们这两个狗才,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儿爹爹不在家、大哥也不在家,丁府上下,我二少爷说了算。雁九,给我执行家法!”

  几个庄丁不由分说,扑上来摁倒二人,抡起大棍就打了起来。那棍子打在身上,痛得丁浩直抽搐,他抱住后脑护住要害,咬牙硬抗着。心中不期然想起了董家娘子说过的话,原来这相貌堂堂的丁家二少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自己坏了他一回好事,得着机会,他便要找回这场子。

  十几棍下去,两个人的闷哼就变成了惨呼,下半截身子也像是不属于自己的了。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悲呼:“二少爷,别打他,我儿不会偷东西,不会偷东西的。”

  一个女人抢进屋来,一下子扑在丁浩身上。那庄丁收棍不及,急忙往旁一使力,擦着她的额头劈下去,打在她的肩上,痛得她身子猛地一颤,可她才阻止了那庄丁,就马上连滚带爬地扑到丁承业脚下,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道:“二少爷,我儿一定是冤枉的,他从小老实,绝不会偷人东西。”

  丁浩讶异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这个女人,看到一丝殷红的鲜血从她额头涔涔而下,可她恍若未觉,只是抱着丁承业的腿为自己求情,心弦不由一颤。

  “二少爷,苏管家,我儿素来老实,你们都是知道的,他绝不会偷东西的,我儿一定是冤枉的,他才刚刚病愈啊,哪里禁得起打,二少爷要是不消气儿,就打我吧,杨氏愿替儿子受这棍子……”

  丁浩鼻子一酸,眼前忽然有些模糊。

  “二少爷!”他突然爬了起来,咬着牙撑起几乎完全麻木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大声道:“二少爷,这家当,都是丁家的,你是丁家的少主人,看顾自家家产,没有错。可是,我虽是个下人,却也不能无故受这冤枉,你说东西是我偷的,总该拿出证据来。就凭雁九……雁管事的一句话,就定我的罪,我不服!”

  丁承业勃然大怒,腾地一脚踢开杨氏,跳起来道:“混帐东西,就算打错了你怎么啦?在你家二少眼里,你连条狗都不如,打死了也不过一捆席子拖出去埋了,二少爷处治自家偷盗的奴才,官府也管我不得……”

  “我,没、有、偷、丁家的、东西!”丁浩咬着牙根一字字道。

  薛良趴在旁边,胆怯地扯他裤管儿,丁浩却眼中喷火,狠狠地瞪着丁承业。

  丁承业气笑了:“你没偷?是吧,有个偷人的娘,还没有偷人东西的儿子?给我打,打到他服为止!”

  两旁的庄丁又要扑上来拿人,杨氏慌忙拦到丁浩前面,被一个家丁一把扯开,趔趄着摔到地上。丁浩见了心中一股无名火腾地一下熊熊燃烧起来。何谓亲娘?这就是亲娘!老子也是一条汉子,不能忍了!该死没死,本是福气,可要就是这么活着,那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了。老子被老徐头砸那一下时就该完了,重活这几天就当是我赚的。”

  他红着眼睛晃开两膀就要拼命,这时门口忽地传来一声冷斥,如珠走玉盘,冷冽清脆:“够了!丁承业,你好大的威风,上面有爹爹、有大哥,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作主了?”

  ;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异世界的美食家  锦衣夜行  欧冠直播  mg游戏  新金沙  现金网  足球彩网  伟德包装网  六合门  10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