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8章 讨个药方

第008章 讨个药方

  百丰楼,是霸州城最大的一家酒店,楼高五层,雕梁画栋,门前又有彩楼欢门,十分富丽堂皇。这家酒楼中设有戏台,集餐饮娱乐为一体,极受客人欢迎。

  这不,晌午刚到,里面已是人声鼎沸。一楼是散台,一桌桌客人正在推杯换盏,酒保、茶博士、小经纪穿插其间,兜售着自己的点心、酒水、小菜、干果。

  有那唱菜单的小二哥也不用纸笔,偏能记住每一桌客人点的各se果子菜肴,几十道菜一口气向厨房那边报出来,声调抑扬顿挫,如同歌唱,绝不惹人生厌。传菜的小二每次从厨房出来,自肩膀至掌尖都有十几盘菜稳稳当当的驮在那里,任他楼上楼下的飞跑,便连一滴汁水都不会溅下来。

  舞台上,杂耍把式徐多器正在表演手艺,二十多只大碗被他掷到空中如流星赶月一般,看的人眼花缭乱。两边廊下坐着些浓妆艳抹的陪酒女子,挠手弄姿地等着酒客招呼,又有打酒座的卖唱女在拉弦的男人陪着缓步登楼,去楼上雅间兜揽生意。

  三楼往上便少了喧嚣,清静雅致了许多,相对的装修档次与一二楼也有天壤之别,陪酒的打座儿的流莺暗娼根本没资格到楼上来。在这里就餐的都是腰缠万贯的大商贾或是本地官员豪绅,谁不讲究个斯文情调。

  此时,四楼天字号雅间里,丁庭训和他的好友李玉昌神se都有点尴尬。这两个长辈为了这次小儿女的会面不显得过于唐突,还特意邀请了许多霸州城的头面人物同席饮酒,这样待两个小辈见了面,便能显得自然些。

  不料酒过三巡,丁承业还迟迟不见踪影,丁庭训脸上挂不住,气得暗骂逆子。而李玉昌见丁承业没有来,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也是有苦自家知,今天早上一时嘴快,把相亲的事情说给外甥女儿听了,谁想那泼辣的丫头本已答应出席酒宴,一听是为她相亲,反而执意不来了,把他这舅舅弄的好大没趣。

  “唉,这孩子从小没有爹,都是我妹子把她给惯坏了。”李玉昌现在真有点后悔揽下这档子事了,媒人不好当啊。

  就在这时,丁家的马车停在了百丰楼下,薛良放下踏板,丁承业紧了紧皮裘,缓步从车中出来。他站定身子,扭头问道:“老爷子在哪间房?”

  丁浩答了一句:“回少爷,老爷在四楼天字号房”。

  “嗯。”丁承业仰头看了看巍峨壮观的大酒楼,撇撇嘴道:“你们在这候着吧。”说完举步向楼内走去。

  看着他走进楼内,丁浩立即对薛良道:“猪儿,你看着马车,我走开一下。”

  “你去哪儿,可别等老爷少爷回来还不见你。”

  “没事,我就找个地方方便一下。”丁浩向他招了招手,跑进了一条小胡同。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早就知道人善人欺、马善人骑的道理。特殊的生活环境让他懂得了该反击的一定要反击,该隐忍的时候一定要隐忍,不能力敌的时候绝不蛮干。

  在社区时那些服务对象的气,他是没办法,他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总不能去和一些jing神不健全的人治气,可丁二少不同,如今的丁浩不是从小逆来顺受的那个家生子奴才,明着他知道不能和这位少爷硬干,但是一旦有了机会,他还是出出这口恶气的。只是这种蔫坏儿,丁家大院里又有谁能火眼金睛地看出来?

  “江南……chun药店?这家不错,就是它了。”丁浩抬头看看《江南chun药店》的匾额,把破毡帽往下压了压,又用围巾裹紧了面孔,只露出一双眼睛,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药店。

  听说了要他们送丁承业来百丰楼相亲的事,丁浩就琢磨着怎么整治一下这个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出出自己心头一口恶气。方法还真让他想郅到了,这个点子来自他工作的社区里的一个无赖。

  那个无赖在小区早市上欺行霸市,被牛主任罚了款,于是恶整了牛主任一番。那段ri子牛主任可真惨呐,脸让媳妇挠得跟花脸猫儿似的,在家不得消停,到了单位也抬不起头来,不管见了单位同事还是来办事的群众,总是臊眉搭眼的不好意思抬头。直到两个月后那无赖自己酒后向人吹嘘,这事儿才真相大白,牛主任陈冤得雪,那时候牛主任原本三尺四的牛腰已经瘦成两尺六了,而且还有进一步向小蛮腰发展的趋势。

  丁老爷丁庭训丁大绅士不是好面子的人么?这法儿就让他父子俩彻底的没面子,相亲?就让他的亲家好好看看他这个活宝儿子是副什么德xing,狠狠掴他们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天气寒冷,像他这样打扮的路人很多,所以店中的伙计丝毫没有在意。因为这段时间天气寒冷,着凉发热的人多,所以药房里的生意也特别兴隆,伙计们都在忙忙碌碌地为客人秤药、碾药,不时还有客人就诊时的咳嗽声传来,显得十分嘈杂。

  丁浩在店里转悠了两圈,慢慢踱到了端着一杯热茶正品得有滋有味的坐堂老郎中身边去。这老郎中笑微微地看着几个中年人给病人号脉开方,自己却很少出手,看来应该是个老师傅。

  “咳!老先生,我……想求您给开个方子……”丁浩故意用怯怯的声音道。

  老郎中抬起眼皮瞟他一眼,拉长声音道:“病人呢?”

  “病人……没来。”

  “人没来,你让老夫怎么开方子啊?”

  “这病……他不用人来。”丁浩忽然俯身在老郎中耳边嘀咕了几句。老郎中听了会意地一笑,很同情地瞟了他一眼,心道:“瞧你那鬼鬼祟祟的样儿,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你还想骗得了我?什么你的朋友得了不举之症,恐怕就是你自己吧。年纪不大,倒也怪可怜的,男人得了这毛病,还真是抬不起头来。”

  老郎中捋着胡须思忖了一会儿,提起笔来写了一个方子,丁浩凑过去看看,迟疑地问道:“老先生,这方子……管用吧?”

  “呵呵,管用,管用,当然管用,老夫从医几十年,这点把握还是用的,此方名曰‘灵龟展势’,你自管拿去照方抓药,保你三服下去吐气扬眉,雄风大振。就算是条软趴趴的鼻涕虫,也让它变成一条降魔除妖的金刚杵,想当年老夫吃……咳咳,老夫在这江南chun坐堂二十年了,你还信不过么……”

  老郎中大概是说漏了嘴,连忙低头写字,把“灵龟展势”四个漂亮的楷书大字端端正正地写在药方上,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个……还有……先生能不能再给开个治花……唔那个柳……咳咳……的方子?”丁浩扭扭捏捏地道。

  老郎中听了脸se顿时一沉,他沉吟了片刻,才板着脸提起笔,刷刷刷地写下一个药方“柳暗花冥”,然后沉着脸道:“年轻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如果这样一味的胡天酒地,铁打的身子也是捱不起的。”

  “是是是,多谢老先生,多谢老先生”,丁浩拎起药方子挤进人群,假意要到柜台买药,却又一副畏畏缩缩不好意思把方子亮出来的模样。那老郎中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儿便不屑地扭过头去。

  过了一会儿,趁那老郎中给病人号脉的功夫,丁浩悄悄地出了药店。他匆匆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从怀里掏出一包药来,那是给他发寒驱热治病的药材,因为他突然痊愈,这服药就剩了下来,还用纸包得好好的。

  丁浩解开纸绳儿,把那两张药方叠了叠,端端正正地放上去,故意把那两个药方的名字对联儿似的摆在正当间儿,然后重新捆好,提着药包儿施施然地走向百丰楼……;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网投-  澳门龙炎网  超越故事网  赌球官网  ysb体育  365娱乐  伟德养生网  好彩网帝  赌球官网  芒果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