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6章 临清尉记

第016章 临清尉记

  丁浩走到赵县尉那间房时,房中的赵县尉的脸se比刚才还要怕人。

  他现在的心理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哪怕抓到一根稻草都不舍得放弃。那位秦公子急着离去,在赵县尉“郑人失斧”的猜忌心理中,立时就把他当成了最有可疑的人。

  不料他把那位秦公子带进房中软硬兼施一番盘问,不但没有问出半点有用的东西,反被那秦公子劈头盖脸一顿痛骂,弄得赵县尉反而忐忑起来,那个所谓的秦公子穿着打扮的确不像秦家少爷,可是那嚣张的气焰……

  别的人不提,就说霸州丁家吧,那也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豪绅财主,在自己的官威之下又敢如何?可这个秦逸云却嚣张的无所顾忌,莫非他真是太原秦家的人?存了这番心思,赵县尉就没敢对他动刑,只叫人把他带下去好生看管,自己在房中犹自生闷气。

  就在这时,清水镇里正林济明站在门口儿点头哈腰地道:“县尉老爷,霸州丁浩求见。”

  “丁浩?又是丁家的人?”

  “是的,县尉老爷。”

  赵杰略一思忖,缓缓坐定道:“叫他进来。”

  丁浩走进房来,大大方方向赵杰揖了一礼,谨声道:“小民丁浩,见过县尉大人。”

  赵杰微眯双目,上下打量一番,只见眼前这人一身粗布衣衫,下人打扮,眉目清秀,神态不卑不亢,并无普通小民见到官吏时的忐忑惶恐,心中不觉有些疑惑:“方才见那女扮男装的姑娘,我还有些奇怪,丁家怎么会让一个女子抛头露面。如今看来,这个丁浩才是真正的主事人了……”

  那时节许多小民从生到死,都没离开过家门十里,所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镇上的保正,偶尔福气好,能见到穿官差制服的胥吏。一个县太爷在他们眼睛里简直就是和皇帝一般大了。丁家虽是地主豪绅有气派的人家,一个普通家仆见了他也断不可能如此从容,所以一见丁浩气度,阅人多矣的赵县尉便把他判断成了丁家少爷。

  他怎知这个丁浩见过许多后代的知府、知州、朝廷大员,不要说皇帝,外国皇didu有不少叫得上名字的,心理上自然从容的多,不可能像一个没有见识的普通小民那样诚惶诚恐。

  赵县尉先入为主,所以也不盘问他的真实身份,径直说道:“丁浩,若你此来是为了粮队的事,那么提都不必提了,官印被盗,丢的不止是本官的前程,还有朝廷的体面。丁家人多势众,鱼龙混杂,焉知其中没有宵小之徒?此案未破之前,本官是不会放行的。”

  丁浩微笑道:“大人误会了,小民此来,为的就是官印失窃之事。”

  赵县尉目光一凝,陡地变得锐利起来,道:“此话怎讲?”

  丁浩道:“小民是昨晚入住此店的,当时大人正在饭堂用餐,想必是看到了的。小民在此住了一晚,发现了一些蹊跷事,原本还不觉有什么奇怪,可是大人官印失窃的事一传出来,便越想越可疑了。小民不通刑狱提点,所以想说出来请大人参详一番。县尉大人慧眼如炬,想必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丁浩慢吞吞地说着,赵县尉的气息却越来越是粗重,丁浩还没说完,他已一步踏至丁浩面前,急不可耐地道:“丁公子,检举不法,正是良善本份,本官甚为嘉勉。你发现了些什么蹊跷事,快向本官一一道来!”

  ※※※※※※※※※※※※※※※※※※※※※※※※※※※※※

  饭馆里,丁玉落和几个管事面面相觑半晌,李守银才讷讷地道:“阿呆那小子去见县尉大人……,他要干什么?”

  说起来,他们这几个丁府执事和长工头儿、佃户头儿,平时接触的最高级别的官吏也就是乡正保正、差役税丁,那都是吏,权力不小,却不是官。像县尉这种朝廷上有品秩的官员,他们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什么机会瞧见过。

  尤其是县尉管着一县司法,有调动民壮缉贼捕盗的大权,有行文上司借调官兵剿匪的大权,其职权搁现在,就相当于公安局长兼保安司令,那是既有兵威又有杀气。这几个乡下土老财似的执事见了yin着脸的赵县尉,腿肚子就突突乱颤,躲还闪不及呢,他们实在想不通一向木讷的阿呆今儿哪根筋不对劲了。

  丁玉落知道薛良一向与丁浩交好,便把狐疑的目光投向了他,薛良憨憨一笑,挠了挠后脑勺道:“阿呆……自打高烧退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看起来比以前更傻了,我也挺担心他的。”

  他看众人脸se都有点古怪,晓得自己说错了话,却又不知道到底错在了哪儿,只好拿起一个包子,使劲堵住了自己的大嘴。

  整个饭馆里的人都静静地等待着,一会儿清水镇里正林济明从后面出来了,裘掌柜的忙迎上去探问,得知并无官印下落,众人的脸se顿时垮了下来。又过了一阵儿,后边一队民壮持着梭枪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众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待见随后走出来的人,不由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尤其是丁家的人,更是人人错愕。

  方才yin着个脸,好像人人欠他几百吊钱没还似的赵县尉,此时那干巴巴的脸上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更叫人摔掉下巴的是,他居然还拉着丁浩的手,亲热得就像哥俩儿似的,肩并着肩地从后院走了进来。

  二人进了饭馆站定,丁浩眼神向旁边一睃,赵县尉会意,目光立即投向那人,yinyin一笑,只把手轻轻一摆,八杆锋利的梭枪就刷地一下平刺了出去,把好整以瑕地看热闹的桃花眼吓了一跳,连忙举起双手道:“嗳嗳嗳,几位小心一些,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赵县尉慢慢踱了过去,一双yin沉沉的眼睛盯着他,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狞笑:“说,本官的印信,在什么地方?”

  厅里顿时一阵sao动,那桃花眼的年轻人更是满脸错愕,好半晌才回过味儿,登时叫起撞天屈来:“大人,学生冤枉,实在冤枉啊。大人丢失官印的事,怎么竟然怪到学生头上了。学生壁宿,世居博州,家世清白,家父在博州经营油米药材,开着十几家店铺,若论家道殷实,在整个博州虽非首富,也是坐三望二的人家,岂能行此宵小之事?”

  赵县尉语气更形森冷:“喔?既然如此,这新chun佳节,你不在家侍奉父母,独自一人到这清水镇作甚?”

  壁宿道:“学生游学天下,本来正想新chun返节,不想路上着了风寒,医治良久才好,因此耽搁了行程。如今这不正星夜兼程赶回故乡去么?”

  赵县尉冷笑道:“巧言令se,想欺瞒本官么?来啊,给我搜他的身。”

  立时扑上两个民壮,当着赵县尉的面便搜起了桃花眼的身子,壁宿满面委曲,昂然而立,两个民壮从头搜到脚,连头发丝都没放过,却仍没找到他的官印,本来神se笃定的赵县尉顿时有些焦虚起来。

  饭馆里的人冷眼看着,也不甚相信赵县尉的判断,眼前这青年眉清目秀、举止斯文,着实不像个鸡鸣狗盗之徒。而且看他穿着十分豪绰,除去羊皮袍子,里边锦袍玉带,腰间还有翠玉挂饰,确实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

  丁浩冷眼旁观,一直盯着壁宿的一举一动,甚至他眼神的细微变化,也未发现异状,心头不觉也有些动摇起来:“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

  一见壁宿身上搜不出东西,赵县尉沉不住气了,向旁边问道:“他的房间可曾搜过?”

  一旁有人答道:“回大人,小人细细搜过,不曾露过一处。”

  赵县尉蹙起眉来,略一思索道:“裘掌柜,此人可曾在柜上寄存财物?”

  裘掌柜忙道:“有的,有的,不过……昨晚投宿时,那财物就寄存在小老儿这里了,似乎不该……”

  “少废话,取来看看。”

  “是是是”,裘掌柜的连忙取了钥匙去开箱子,那箱子是用榆木圪塔制作,木纹纠结,既不好劈,又不好锯,十分结实,而且箱子外面还裹了一层很厚的铁皮,光是这口箱子就有百十来斤重,又用钉子牢牢地固定在柜台下面。

  用钥匙打开里外三道锁,取出了壁宿寄存的包裹,提过来交给赵县尉,赵县尉扯开包袱,唏里哗啦地就倒了一桌子,金叶子、银锞子,玉饰银环,还有两件绯se的丝绸。

  赵县尉把那丝绸抻开一看,丁浩一旁也抻着脖子去瞧,还没瞧明白怎么回事儿,丁玉落已轻啐一口,脸se微晕地扭过头去。

  原来那两件绯se的丝绸竟是两件女子贴身之物,绣着鸳鸯戏水的一件抹肚、莲花出水的一件抹胸,俱是女子贴身小衣。饭馆里顿时传出一阵轰笑,壁宿面红耳赤,气极败坏地道:“县尉大人,你虽是个官,可也不能如此羞辱学生,斯文扫地、真是斯文扫地!”

  赵县尉骂了一声:“晦气!”就像邪物沾了手似的,赶紧丢开那两件女人的亵衣,再转头望向丁浩时,脸se便有些不愉:“丁公子……”他的声音也有些沉郁了。

  柳十一等人听得莫名其妙,这阿呆什么时候成了公子了,而且还是从赵县尉嘴里唤出来的,那可是堂堂的朝廷官员呐。

  丁浩一直盯着壁宿的举止,始终不曾发现什么破绽,但是在赵县尉丢下女子亵衣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一丝可疑之处,不禁两眼一亮,脸上也露出了成竹在胸的笑意。

  赵县尉毕竟是官场老吏,只不过因为丢的是自家前程,这才方寸大乱,其实他为人还是极为jing明的,扭头一见丁浩脸上的笑容,他先是一怔,神se随即便和缓下来。

  丁浩的视线从一脸羞愤的壁宿脸上慢慢移下来,落到他面前那盘始终没有吃完的包子上,淡淡笑道:“大人,这位壁公子对那盘包子在意的很呐,金银滚了一桌子他都不在乎,倒像生怕大人把那盘包子给碰到地上似的。”

  赵县尉闻弦音而知雅意,纵身探手便向壁宿面前那盘包子抓去。壁宿脸se大变,大喝一声,振臂一扬,两枚银锞子便砸向赵县尉的面门,随即一个斜插柳大弯腰,躬身换步,趁着赵县尉扑上前来,那些梭枪避让露出了空隙,一个前滚身便如灵鼠一般向外遁去,那身手之利落灵活,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笃笃笃笃笃……”壁宿一溜烟滚到门口,双手扶地,臀部抬起,一个颇似现代百米冲刺的姿势刚刚摆出来,面前就she了密密麻麻一地羽箭,箭尾嗡嗡乱颤,最近的箭矢距他的手指尖只有半尺距离,他蹿出去的动作要是再快一点,此刻就要变成一头豪猪了。

  壁宿骇得双膝一软就跪到地上,背后四枝梭枪立时便抵住了他的脊梁。赵县尉进饭馆之前就已吩咐里正做好了准备,他本来就是干缉盗这一行出身,若让一个小贼在他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从眼皮子底下逃了,那岂不是笑话。

  赵县尉头也没回,将那满桌金银和女子贴身亵衣扫到一边,端过那盘包子,略略一扫,便拿起那个已啃了一口的大菜包子,小心地掰开。“叭嗒”一声,一枚铜印落到桌上,赵县尉的眼睛顿时亮了。

  印为正方形,边长两厘米,瓦形钮,黄铜所铸。铜印右边刻着铸造时间,左边刻着铸造机构,印纽顶部还刻有一个“上”字以指示印文上下方向。印面为yin文纂刻。

  宋制,州县官署以上级别的官印称印,县之僚属以下级别的官印称记。各级官印均由大宋文思院统一铸造,新官上任颁印,旧官卸任缴印。这枚新铸的临清县尉官印正是赵县尉失窃的那一枚:“临清尉记”。;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门  雅星娱乐  伟德包装网  天富平台  365中文网  246天天好彩舰  168彩票  伟德之家  球探比分  世界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