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8章 巧舌如簧

第038章 巧舌如簧

  唐焰焰此时也看到了丁浩,她的两眼先是一直,一抹杀气随后便从她的眸中勃勃升起,看得丁浩两股战战,背后冷气直冒,谁叫他作贼心虚呢。

  原来,唐焰焰回城后,先向姑丈问清了丁家粮队的去向,知道他们被安置在城西废置的军营里,便迫不及待地赶去向丁大小姐要人。

  丁大小姐此时正在帐中发愁,虽说她大哥丁承宗为人谨慎,前次运粮时比准确交付时间早走了十好几天,因此出事后给丁玉落争取了重新运输的时间,但是丁玉落ri夜兼程地赶路,以最快的速度赶向广原,还是比交粮时间迟了六ri。若不是北酋因内乱自行退却,粮草不到,就会给广原军民造成极大恐慌。

  六天时间,当然不致使得广原的存粮全部耗尽,可是造chengren心浮动却是难免的,一旦守军因粮荒没了战意,后果可想而知。是以得知他们赶到后,程世雄暗暗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却是极大的愤怒,丁玉落递贴请见时他见都未见,便把他们打发到了城营废弃的军营里安置,也不肯验收军粮。

  丁玉落数次请见都被驳回,又请托了当地与丁家关系亲密的官绅出面,程世雄还是不置可否,弄得丁玉落忧心忡忡。她召集了几名管事一起来商议对策,可是这些管事都是临时拼凑来的,平时都不大出门儿,对广原府军政两路的衙门口儿都不熟悉,他们见到个县尉老爷都两眼发花,在广原将军面前还能想得出什么对策?

  一筹莫展之下,丁玉落又念起了丁浩的好儿,她想把丁浩接来商议一番,又不知他如今病情如何,正考虑要不要赶回普济寺一趟,唐大小姐就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要她交出管事丁浩。

  丁玉落莫名其妙,得知她的身份后倒也不敢得罪,可是总不能她说交人便交人,yu待问她原因,唐大小姐却是避而不谈,只是咬牙切齿地一味索人,在旁人看来,未免太过蛮不讲理。

  宋朝时候风气开放,女人颇有社会地位,xing情活泼刁蛮的女子大有人在。“胭脂虎”、“河东狮”的典故都源自宋朝,就连当今天子赵匡胤昔年做都点检时就因为在家随便发了几句牢sao,都被他的姐姐拿擀面杖追上了大街,唐焰焰做为唐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公子,从小娇生惯养、颐指气使,为人处事自然更加的肆无忌惮。

  可她xing子再娇纵,一个未出闺的大姑娘被人看了自己身子这种事也是说不出口的,她不说理由,丁玉落就不交待丁浩下落,此时她不知二人因何结怨,还以为丁浩仍在普济寺里养病呢。

  两个姑娘僵持在那儿,见丁玉落不肯就范,唐焰焰恼了,她令侍卫看住丁玉落,自己带了人逐屋搜查,这一番折腾闹得鸡飞狗跳,也没找到那个杀千刀的丁管事,唐焰焰正没奈何处,忽从大营那边又传来表弟丢了的消息。

  唐焰焰此次随舅父李玉昌来广原为程老太君祝寿,一见那个说话nai声nai气,长得粉嫩可爱的小表弟就很是喜欢,听说他丢了,唐焰焰心中焦急,也顾不得再寻丁浩,便急急驱马回了程府。

  不想她才刚进门儿,就见那个遍寻不着的王八蛋正搀着自己姑丈,唐焰焰顿时呆在那儿。

  程夫人见了侄女儿,展颜道:“焰焰回来啦,不用担心了,你富贵兄弟已经找回来了,多亏了这位姓丁的小兄弟,是他捉住了那两个人贩子,这才救回了你的兄弟。”

  “他?”唐焰焰眸波一转,盯着丁浩,杏眼里簇起的火焰闪烁了几下。

  丁浩到此关头已是避无可避,他及时捕捉到唐大小姐眼神的变化,干脆把牙一咬,趁着唐焰焰还未说话,适时抢前一步,深深一揖,大声说道:“小民丁浩,向程大小姐请罪!”

  堂上众人听了都是一怔,程夫人讶然道:“浩哥儿不是刚到广原城么,怎么竟然认得我们家焰焰?”

  程老太君也道:“俺家这位大姑娘姓唐,是平原唐家的女儿,可不姓程。她来广原,是给俺老婆子祝寿的,这两ri正在普济寺里吃斋,浩哥儿哪里得罪了我们姑娘?”

  丁浩黯然道:“老太君,此事……可就说来话长……”

  老太太心善,瞧见恩人作难,忙道:“别急别急,你坐下,坐下慢慢儿说。”

  唐焰焰咬着牙根暗暗冷笑:“你做出那样的龌龊事来,还有什么话好讲,本姑娘倒要看你编些甚么瞎话出来!”

  丁浩依言坐下,长叹一声道:“在下因为生病在城外普济寺里借住了两天,今儿上午,小民在普济寺里发现一个身穿僧衣的男子鬼鬼祟祟,行止反常。小民便想,既蒙方丈恩典得以入寺治病,既见有人对宝刹有不轨之心,怎能坐视不理呢?所以就跟了上去。”

  丁浩刚到广原城,人生地不熟的,遇见拐卖小儿的人贩就敢挺身而出,分明是个古道热肠的侠义汉子,他借住寺中时,瞧见有人行踪鬼祟插手过问正是一如既往的英雄本se。程老太君和程将军夫妇、徐知府先入为主,认定了丁浩是个大节小义一概无亏的好汉,是以听了连连点头,把唐焰焰郁闷的不行。

  丁浩一见众人反应,心中胆气更壮,他双眉一挑,一脸正气地道:“那人蛇伏鼠窜,潜入后寺,在下心中更觉有疑,于是一路尾随,见他撬开锁头,进了一处偏殿。在下等了一会儿不见他出来,便入殿察看,只见那殿内搁置的都是杂物,并无一个人影。当时在下十分的惊奇,这人怎会不见了呢?难道他还会飞天遁地不成?他到底哪儿去了呢……?”

  丁浩一面说,一面飞快地转着脑筋,却始终想不出一个自圆其说的办法,心里正着急呢,程老太太忍不住插了句嘴:“嘁,他还能上哪儿去?他要是有飞天遁地的本事,还用鬼鬼祟祟地潜进去?依老婆子看呐,这人八成就藏在杂物后面……”

  “哎呀!老太君,您可说着了!”

  丁浩使劲一拍大腿,顿时如伯牙之遇子期,再看程老太君时,那真是“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实在知音得紧。

  他顺着老太太的话头儿就续了下去:“还是老太君jing明,在下当时可不知道哇,还以为这人不是妖就是鬼,心里着实有些害怕,可我又不愿就此退走,坐视那恶人为非作歹,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向杂物后面搜索,一绕过杂物,果然看见一个黑影蹲在杂物后面,原来那小贼已经发现我在跟踪了。”

  程老太君紧张地问道:“那贼人发现你了?哎呀,这可怎生是好,那之后……可怎么样了?”

  程世雄与夫人相对苦笑,得,自己老娘这是把丁浩当成瓦肆里的说书先生了。

  丁浩道:“小民乍见有人藏在那里,顿时吓了一跳,于是……对了,于是我急急一退,一时不察,后脑勺就磕在壁板上了,“砰”地一声响,撞得我那个疼啊。就这时候,那贼人手举一柄尖刀,就向我的胸前刺来。可巧儿,隔壁有人及时喝问了一声‘是谁’。

  亏了这一声喊,那人一听有人说话,不敢再伤人命,转身就要逃走,在下扑上去与他厮打,却不是那人对手,被他扭住手臂狠狠踢了一脚,整个人都撞到了墙上。也巧,那面墙只是使木板隔开的,想是因为常受泉水chao气侵蚀,楔子已经腐烂,吃我这一撞,整面墙都倒了下去……”

  高明的假话,就是要八分真,两分假,这才叫聪明人也难辨真假。唐大姑娘听到此处已是目瞪口呆,作声不得。丁浩滔滔不绝,好像生怕有人打断似的一口气说完,仰天长叹道:“那贼人趁机逃走,小民昏头转向地爬起来时,却见……却见唐大小姐正坐在浴桶之中,左右还有两个小婢侍候。唐小姐见了小民又惊又怒,小民当时百口莫辩,虽然大小姐正坐在浴桶里,小民其实什么都不曾看到,可是大小姐十分震怒,在下分辩不得,只好调头逃走。”

  丁浩悲愤地看向唐焰焰,痛声道:“小民原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唐小姐了,想不到……却在这里重逢,可见一切都是天意,事到如今小民已无话可说,大小姐若是不肯甘休,那要打要杀小民都听凭小姐。可是……小民是真的无意冒犯,也的确没有冒犯了小姐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赌盘  永利app  高德娱乐  365中文网  明升  188网  7m比分  伟德女性健康  伟德作文网  bv伟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