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51章 狂就狂到底

第051章 狂就狂到底

  听丁浩这样讲,陆仁嘉勃然大怒,唐焰焰很是诧异地看着丁浩,这个家伙,每次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第一次,他很狼狈地逃之夭夭,留给她的唯一印象就是笨口拙舌。第二次,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愣是有点铁成金、指鹿为马的好口才;第三次,他在秦公子面前装傻充愣,典型的一个刁民。而现在……

  “又是你?出身低贱,言语粗俗,故弄玄虚,真是一个厌物、俗物。一个贱役下人说话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看来这广原府懂规矩的人真的是不太多了。”

  陆仁嘉不yin不阳地笑讽,可他这句话一下子就几乎把所有的广原人都得罪了。当时人们的地域观念比后世强大百倍,丁浩不是广原人,但是毕竟是西北地面上的人,和他这个中原名士比起来,本就让广原人觉得比较近,他这句话一讲,除了徐知府、姜教授、杜举人,所有的人更是一致地站到了丁浩一边。

  丁浩把头一扬,昂然道:“莲华生于贫贱、长于卑污,却冰清玉洁、一尘不染,反倒是许多自命不凡的所谓名士闻人,明里道貌岸然、暗里男盗女娼,心胸狭窄、目中无人。陆大名士才高八斗、阅历天下,难道也是一个只计身份的俗人吗?”

  陆仁嘉勃然骂道:“无礼小儿,浑帐东西,你区区一个贱役奴仆,也敢对老夫指手划脚!”

  一旁通判张胜之生怕二人闹将起来,自家大人面上不好看,忙起身道:“定庵先生乃中原名士,天下士林倾慕的人物,你这后生小子不要对定庵先生无礼,还不快快退下。”

  定庵先生是陆仁嘉的号,因他是徐知府好友,故此张通判以号尊之。丁浩自知如今已是骑虎难下,他要么坚定地站在程世雄一边,要么就此卷铺盖走人,中间断无第三条路可走,所以明知这张通判有意拉架,却不能领情,便向他一揖道:“这位大人请了,他说自己是甚么甚么中原名士,不知是朝廷的诰封,还是士林的推举?莫不是自我吹捧,跑来程将军府上骗吃骗喝的家伙,大人忠厚,莫要被他骗了才是。”

  “你……你……你你……”陆仁嘉气极,指着丁浩浑身哆嗦,一时说不出话来。丁浩把眼一瞪道:“怎么,这么说委曲了你么?张口闭口自承名士,也不知你的诗词文章哪一样名传于世!除了到处大放厥词,于这天下百姓又做过什么益事。我是不懂诗词的,也认不得几个字,可是曾听到我们庄上讨饭的一个洪姓老丐吟过几句,听来也比你这名士有学问,你说你是名士才子,我且说说那洪姓老丐吟过的诗词,你能比得过他,再称名士不迟。”

  陆仁嘉气极而笑:“后生小子,在老夫面前如此张狂,居然拿一个老乞丐的打油诗来与老夫较量,好好好,真是后生可畏,你且说来,老夫候教了!”

  丁玉落用诧异惊奇的目光看着丁浩,她不知道在丁浩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除了人还是那个人,他的内在就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他……真的是那个阿呆?可是……若说不是他,那还有第二种解释么?丁玉落想起丁浩一直以来的表现,脑中一片浑乱。

  丁浩决定要剽窃前人诗词震震这个老家伙了,不过他可不敢自承是自己写的,虽说那样绝对能一鸣惊人,踩着陆大名士的肩膀成为风光无限的丁大名士,可是这丁大名士估计顶多做三天就得穿梆,成为一只人人喊打的文坛过街鼠。所以他把这首诗又推到了那位子虚乌有的洪老先生身上。

  丁浩道:“那老丐做的这首词,每乞了钱买酒一醉后便吟个不停,故而我倒是记得,你且听了。词云: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liu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众人都道这丁浩没什么学问,不知道把什么不上台面的打油诗惊为天人之作了,正怕他闹出个大笑话出来,不想这词只吟了半阙,已是全场肃然,这样字字珠玑、胸怀豪迈的词作,可是苏大学士最有名的一首,就算不识货的也听的出它的好来。

  丁浩继续道:“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丁浩记得完整的词少的可怜,除了这首《念奴娇》,只有秦观柳永留下的泡妞大杀器,什么jinfeng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今在这大厅里,吟那样的词,格调显然不如这首《念奴娇》,所以便选择了这一首。

  定庵先生憋足了劲正要驳他个体无完肤,待听了苏大学士这首词,立马崩溃,这要什么样的乞丐才吟得出这样字字珠玑的词句?这可要他如何应对?但要不答,一世英名就全毁了,心中一急,他额头上的汗水都淌下来了。

  一见此状,姜教授忙起身道:“后生小儿,听来一字半句的诗词,也敢目中无人,陆先生,你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何必与他一般计较,徒惹士林耻笑!”

  读书人倒底帮着读书人,再说他马上就要升任太学博士做京官去了,也不怕得罪程世雄,倒是以后用得着陆仁嘉的机会多些,是以出面为他解围。陆仁嘉仰天打个哈哈,就势说道:“姜教授教训的是,陆某率xing为人,竟跟一介贱役小民纠缠上了,自觉也是可笑,哈哈……”

  丁浩一瞧,方才徐知府都玩过一回了,如今这两位老哥儿又要玩这种就坡下驴的把戏啊,你要撤也就撤吧,临了还要来一句贱役小民,行,那咱们就耗上了。**教导我们说:“宜将剩勇追穷寇”,鲁迅先生教导我们说:“要痛打落水狗!”如今形势一片大好,我还就痛打你这只落水狗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ysb体育  澳门百家乐  188体育古诗  am  立博  伟德女性健康  伟德评书网  明升  赌盘  7m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