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4章 秘密
  以后的几天,丁浩除了每ri入城为丁承宗取一次药,大部分时间都在村里闲逛,希望有机会再与董小娘子发生几次偶遇,可是这时候已是农忙时节,农民忙着耕地、耙地、洒种、施肥。董家租着十二亩地,自然忙碌。

  董李氏娘家兄弟众多,每个兄弟成家立业,都是子孙繁茂,壮劳力极多,两村住的又不远,所以时常过来帮忙。但是人家毕竟是来帮忙的,罗冬儿虽是弱质女流,也不能坐享其成,每ri跟着他们播种、施肥,忙碌不休,丁浩纵然想见她,也只能站在村头田埂上,远远望着她窈窕的身影,连搭讪一句的机会都没有。

  整ri周旋在村头地垄之间,丁浩倒是从村民那里听到了一些与他有关的消息。听说刘家四姑娘知道他拒婚以后,既委曲又羞辱,当着李大娘的面便扑到炕上大哭了一场。

  他还听说,四姑娘她娘劈手夺过李大娘手里的彩缎扔到地上,还用她那双新做的布鞋在缎子上狠狠地跺,一边跺还一边说她刘家不希罕丁家的‘压惊礼’,弄得李大娘好生没趣。丁浩很是歉疚,抽空儿便给李大娘送了匹彩缎做为谢礼。

  满怀歉疚的丁浩,仍然毫不动摇地执行着自己的人生计划:尽量利用这段时间,多一些人生积累;尽量调理好母亲的身体;离开丁家后,趁着年轻好好打拼一番,挣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过一世逍遥自在的生活。

  当然,更美满的结果,就是把罗冬儿那个既可怜又可爱的小妮子也一起带走,可是这个时代,就算是未嫁的闺女,想要有所接触也难如登天,何况她还是孀居之人。若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如何掳获她的芳心?

  这段时间,罗冬儿那里毫无斩获,在丁家他倒是另有所得,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他每次从城里取药回来,都要亲自给丁承宗送去。丁承宗对他很是热情,时常邀他陪坐聊天,一同饮茶品酒,那情形哪像是对待自家的管事,倒像是知交好友一般。陆少夫人时常陪侍丈夫身边,谈笑解语,对丁浩也礼遇的很。

  丁浩见大少爷待他十分热诚,只当丁大少爷是因为如今行动不便,想找个聊天解闷的对象,正好他闲来无事,罗冬儿那里又没有机会接近,于是一天里倒有大半时间和丁大少混在一起谈天说地。

  村上的人都传说他是受过狐仙点化的,这是很好的一层保护se,有时偶有惊世骇俗之语,也不至引人生疑。反正他的风头已经露了不少,更是不必藏拙,所以与丁承宗往来,丁浩畅所yu言,常有新奇之语,令得丁承宗啧啧赞叹。

  而丁承宗这几年一直替父亲打理家业,积累了大量生意上的经验和阅历,丁浩虽比他多了上千年的见识,却只能泛泛而谈地讲些宏观上的认识,说到这个年代的商业运营种种细致入微之处,在限于这个年代的种种条件下如何经营、如何发展,他却完全是门外汉。丁承宗对丁浩绝不藏私,丁浩问起什么时他无不详加讲解,自己有什么心得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丁浩,与他的交往中,丁浩得到了许多或许本该吃尽苦头才能得到的宝贵的经商经验。

  这两人交往频繁,丁庭训那里便忧虑起来,可是丁承宗前些天一直萎靡不振,如今与那丁浩相谈甚欢,似乎恢复了些jing神,他又怎能忍心做出什么令儿子不快的事来,唯有寄望于丁承业,希望他能像承宗一样有出息,才好放心把家业交给他打理。

  丁承业其实倒也不是不想在父亲面前有所表现,只是他做什么事都没有长xing儿,用不了多久,便把事情往雁九身上一丢,自去花天酒地逍遥快活去了。每个人都有他的人生目标,一个纨绔子的人生目标,你还能指望它有多高呢?

  丁浩和丁承宗来往密切,丁承业并非不知,但他毫不在乎,在他看来,大哥已是一个废人,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再与他相争,他现在最热切的事,就是把罗冬儿那棵娇滴滴水灵灵的小白菜给弄到手,一偿垂涎许久的夙愿。

  这几天他对柳十一催促的紧,柳十一自然竭力巴结,于是一些有关丁浩和罗冬儿的风言风语便在丁家庄迅速流传开来,只是身为当事人的丁浩,此时还完全蒙在鼓里。这些天,他跟丁承宗喝茶下棋、谈天说地,他还以为自己的管事生涯可以在这种悠闲中持续到半年期满了,不料刚刚清闲了几天,丁庭训却又委了件差使给他。

  原来,霸州府兴修水利,要开挖一条河渠,河渠流经丁家庄附近。挖渠的粮饷由州府提供,这人力却是河渠流经的村镇摊派劳役,负责这差使的人是各村镇的保正。因为丁家庄的村民十有仈jiu都是丁家的佃户,所以本村保正甄扬戈在庄子里的影响力远不及丁家家主丁庭训,他想办点什么事都得丁庭训点头才行,如今是农忙时节,如何调派徭役,更是万万离不开丁家的支持和帮助的,所以甄保正便找上门来。

  丁庭训正愁儿子与丁浩来往密切却没有合适的理由阻止。一听甄保正说明来意,马上顺水推舟,把这差使派给了丁浩,打发他修河挖渠去。不过丁家可是靠田地吃饭的,这渠既流经丁家庄附近,那对丁家是大为有利的,丁庭训对此事倒也不敢马虎,随后又安排了柳十一配合丁浩。柳十一是丁家外院管事,以前修渠时他曾负责过这方面的事情,同时他对庄上各家各户都了如指掌,谁家男丁几人、种着多少亩地,他都一清二楚,该从谁家出人工劳力,便也心中有谱。

  丁浩自知论起这方面的见识,他远不及柳十一,便也毫不卖弄,虚心听从柳十一的意见,待柳十一帮他敲定了抽选的劳役,他便拿着名单,和甄保正挨家挨户的去通知,要他们明天一早村头集合,上工挖渠。

  这一圈下来,腿都跑细了,丁浩同甄保正道了别,正想回去歇歇,刚刚走出不远,甄保正又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喊道:“丁管事,且留步。”

  丁浩纳罕地道:“甄保正,还有什么事?”

  甄保正道:“明ri就要上工了,可这百十号人河渠上吃喝,谁负责做饭呐?还得再找几个做饭的厨娘才成啊。”

  “哎哟!”丁浩一拍脑门道:“我几乎把这事忘了,甄保正莫急,回头我与柳管事商量一下,定能安排得妥当,断不会误了明ri出工就是。”

  “工地上缺几个厨娘?”丁浩往回走着,忽地想到了罗冬儿:“这是个好机会呀,能不能把她聘来呢?可是……,只怕我一露面,那董李氏便没有好脸子给我,哪会应我所请,不如撺掇柳十一出面才好。”

  丁浩心里做着打算,回到丁府便去找柳十一,可他转悠了几圈也没见到柳十一的人影,眼见前边已到了伙房,便顺势拐了进去。一进伙房,门口就是一排大水缸,丁浩舀了一瓢井水咕咚咕咚牛饮一番,抹抹嘴巴朝里边喊道:“刘管事,柳管事在你这儿么?”

  刘鸣从里屋跑了出来,一边在油渍麻花的围裙上擦着手,一边笑容可掬地道:“原来是丁管事啊,柳管事不在这儿,你今儿怎么有空过来?进我屋里坐坐吧,我叫人炒几个小菜,再烫壶酒,咱们哥俩儿喝几盅。”

  丁浩又舀了瓢水,弯着腰洗着汗津津的脸和脖子,笑道:“不用了,我还有事。洗把脸就走。你忙活什么呢,怎么也是汗津津的。”

  刘鸣道:“刚刚带人去后院搬了几袋子米回来,嘿嘿,还顺道看了场热闹。”

  丁浩一边洗脸一边问道:“庄院后面有什么热闹可看?”

  刘鸣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笑道:“董家的热闹呗,董家那刁婆子不知从哪儿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在家里大发雷霆,把媳妇儿狠狠整治了一番,如今正罚她在院当间儿跪着呢。”

  丁浩听了一怔,声音便硬了起来:“董家婆娘,为啥?”

  刘鸣嘻嘻笑道:“说起来,这事还和你有些瓜葛,现在整个丁家庄都传开了,都说董家小娘子与你相好,李大娘去董家为你说亲,就是因为你们两个早就有了私情,已经恋……那个啥情热……嗨,反正不好听,我可是不信啊,这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乱嚼舌根子。”

  丁浩一听火就上来了,他“啪”地一下把葫芦瓢丢回大缸,转身便向外走。事情既然扯到了他的头上,无论如何也得出头,让人家一个弱女子因他受罪,那还是男人么?

  刘鸣一把扯住他,急道:“我说兄弟,你这是干啥去?”

  丁浩两眼喷火,怒声道:“我去董家看看!”

  刘鸣眨眨眼睛,讷讷地道:“这是作啥,莫非……莫非兄弟你跟那董小娘子真的有……”

  “嗯?”丁浩转眼一瞪,刘鸣连忙陪笑:“别别别,你别生气呀,当我没说,当我没说。不过……兄弟呀,你这么一去,本来捕风捉影的事儿也坐实了,传扬开来可不好听。再说,董小娘子毕竟是董家的媳妇儿,人家这休书可还没写呢,一天不写休书,董小娘子就还是董家的人,那婆婆教训媳妇儿天经地义,外人咋好管呢?听哥哥的劝,你还是别去了。”

  丁浩**地道:“哥哥放心,我自有分寸,再不济也不会蛮不讲理,跑去人家里打打闹闹,可是事情既因我而起,岂能当那缩头乌龟?”

  “你……可你去了咋跟人说?”

  “见机行事罢了。”

  “这样怎么成?”刘鸣说道:“谁让我把你当了自己兄弟呢,总不能眼见你为难。我有件事儿说与你听,说不定对你有些帮助,可是兄弟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我可招惹不起他。”

  丁浩奇道:“什么事,刘管事尽管说来,兄弟这嘴严实的很,不该说的,绝不会吐露半分。”

  刘鸣四下看看,一扯丁浩,把他拉到墙根底下,小声嘀咕道:“我跟你说,你别看董家婆子嚷嚷的厉害,好像贞节烈妇似的,这个婆娘才不是个玩意儿呢,她呀,早跟咱们柳大管事勾搭上了,这都好几年了,只不过这婆娘的家就在咱们丁家大院后院,两人来往不大惹人注意。要不是柳十一时常到我厨房里弄些肉食去孝敬那婆娘,我也不会察觉他们的隐情。”

  “哦?”丁浩暗忖:“如果刘鸣说的是真的,那这婆娘真是心虚之下贼喊捉贼了,要是我有了她的把柄倒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这仓促之间没什么证据,红口白牙这么一说,只怕与事无补,还凭白得罪了柳十一那个小人……”

  丁浩正想着,刘鸣左右看看,又踮起脚尖趴到他耳朵根上,神神秘秘地说:“我跟你说,今天下晌儿柳管事去了董寡妇的家,估摸着……那对jian夫yin妇又好上了。柳管事的晚上不敢不回家,所以与那董氏偷情寻欢,都是找下午清闲的时辰溜过去鬼混的。

  董小娘子今天到咱府上给针织坊送绣品,李大娘不在,回去的早,嘿,你说她早不罚跪晚不罚跪,董小娘子刚回去她就发作了,怕不是……把柳管事给堵屋里头了?呵呵,我只是猜……嘿嘿……只是这么猜……”

  丁浩“嘿”地一声笑,拍拍他肉墩墩的肩膀道:“嗯,多谢刘大哥,我心里有数了,这份情,我会记着!”

  ps:清晨收推荐票啦,这份情,我会记着^_^;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开奖  bet188激光  足球赛事规则  伟德女婿  bet188人  澳门网投  现金网  bv伟德开始  葡京  竞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