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5章 正主儿来啦

第085章 正主儿来啦

  丁浩说完抬腿就走,他前脚刚出屋,门帘儿一掀,刘鸣的老婆俊妮儿便捧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从里边出来了,她如今有着身孕,在上房的差使不多,没事时便在自己房屋歇养。

  满脸猥琐的刘鸣看着丁浩的背影刚刚露出得意的笑容,俊妮儿便一把拎住他的耳朵,责骂道:“你这天杀的贼胚,乱嚼什么舌头,得罪了柳管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胡说什么你!”刘鸣一把捂住婆娘的嘴巴,四下看看,小声道:“女人家家的懂个屁,不得罪柳十一对我又有什么好处?那浑账东西做外院管事也太他妈独了,好的他全占着,却容不得我半点好处,你甘心?他不下去,你男人永远也没有出头之ri。”

  俊妮儿一听声音忙也放小了:“人家做了这么多年的外院管事,手下一帮子人手,与各处管事称兄道弟的也相处极好,你能保证把他斗下去?就算他真的垮了,凭着这么多年结下的人脉,也照样收拾你一个厨房小管事。”

  “其中利害难道我不明白?这不是有人替咱出头吗?嘿!咱们老爷是最好体面的人,若是知道了他的丑事,他这外院管事就算完了,可是有谁会知道是我老刘把他拱下去的?去去去,说那么多也没用,回屋呆着去,老爷们的事儿你插什么嘴。”

  俊妮儿瞪了他一眼,在他脑门上狠狠一戳,说道:“就会窝里横,晚上再跟你算帐。”

  ”嘿嘿,我倒是想窝里横,可你现在这腰身,我哪敢横呐,力气大了怕要伤着我的宝贝儿子。”

  “呸!就你这缺德带冒烟的主儿,还想生个儿子,生个大丫头就算对得起你!”俊妮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一扭身进屋了。

  刘鸣走到门口,探头探脑地朝外看看,自语道:“瞧这情形,并非空穴来风呀,丁浩和那董小娘子,莫非真的相好了?”

  丁浩出了厨房,急急行了一阵,头脑渐渐清醒过来:“不行啊,如果我就这么去,去做什么?这事儿跟我不沾边啊,我跑到别人家里捉的哪门子jian?这事儿只是刘鸣一面之辞,还没个准谱儿,要是柳十一根本不在她家,或者已经离开,我不是把自己陷进去了,那泼妇只会更加折磨罗冬儿……”

  丁浩仔细琢磨一阵,忽地计上心来,返身便往臊猪儿的住处走。他找到臊猪儿,把他扯出来咬了一会儿耳朵,臊猪儿就急急回房套了件外衣跟着他出了丁家大院。

  丁浩站在路口四下张望一番,问道:“柳十一家在哪儿?”

  臊猪儿挠挠头道:“俺也没进过他家的门儿,大概记得……好像住在东边那排老槐树下,咱们过去问问就知道了。”

  村东边十字路口种着几棵老槐树,如今枝叶还未长出,一树榆钱,清香四溢。胡同口第一家,就是齐齐整整一幢砖墙的院落,门前地上蹲着一个小童,头梳双丫,穿着短衫开裆裤,正在地上和着泥巴。

  臊猪儿老远看见那孩子,顿时喜道:“没错了,这定是柳十一的家,那孩子俺认得,他是柳十一的小儿子,名叫铁蛋儿,柳十一曾领他来过丁家大院儿。”

  丁浩听了忙道:“你且退开,依计行事。”说着快步走了过去,问道:“铁蛋儿,你娘在家吗?”

  那个娃娃脸上手上全是泥巴,听见有人问他,扬起脏兮兮的小脸道:“在家呀。”

  “哦……”丁浩听了心中一喜,几步走上台阶,抓起门环砰砰地敲了起来。

  丁浩敲了半天不见有人应门,疑惑地转头又问那娃娃:“铁蛋儿,你不是说你娘在家吗,怎么没人答应啊?”

  铁蛋理直气壮地道:“俺怎么知道,那又不是俺家。”

  “呃……,那你家是哪个门儿?”

  铁蛋抬起泥手往旁边一指,原来竟是与这幢院落毗邻的另一处院子。丁浩一头黑线,连忙走过去继续敲门,片刻功夫一个中年妇人走来迎门,瞧见丁浩不由笑道:“啊哟,原来是阿呆啊……喔,现在该叫丁管事才对,莫怪莫怪,大嫂子叫顺口了,哈哈哈……,丁管事怎么有空上我家来,你找铁蛋儿他爹?”

  丁浩笑道:“是啊,柳大嫂,我找柳管事有点要紧事。”

  “他不在家呀。”

  “不在家?奇怪了,柳管事刚下晌儿就离开了大院,这能去哪儿呢?”丁浩自言自语地说着,对柳家婆娘道:“那成了,我再四处找找他去。”

  柳家婆娘听了点点头,顺手又将房门掩上,就在这时,臊猪儿老远走来,向丁浩招呼道:“阿呆,你在这儿做甚么?”

  丁浩扬声答道:“我来柳管事商量些事情,可惜他不在家。”

  臊猪儿扯着大嗓门道:“你找柳管事呀,他大概在董寡妇家呢。”

  柳家婆娘本已将门掩上返身回屋,都走到庭院中间了,一听这话赶紧又折了回来,蹑手蹑脚地贴着门缝儿偷听。

  丁浩走下台阶问道:“他去董寡妇家做什么?”

  这话正是柳家婆娘想问的,她屏息贴着门缝儿,就听外面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也不知道啊,只不过凑巧看见他进了董家的门儿……”

  柳家婆娘的脸se微微有些变了,她站在那儿核计了半天,越想越不对劲儿,心中一旦有了猜疑,那猜疑就像扎进肉里的一根刺,只会越揉越往肉里钻,扎得她那一颗心忐忑难安。她终于按捺不住,出了大门,急匆匆地向董寡妇家奔去。

  远远的墙角后面,丁浩和臊猪儿互相打个眼se,悄悄地跟了上去。

  ※※※※※※※※※※※※※※※※※※※※※※※※※※

  董李氏房里,罗帐低垂,缨缨抖动。那张昔年李氏嫁入董家时置办的绣床至今仍十分的结实,在里边两个剧烈运动的身子蹂躏下,只发出温柔的吱呀声。

  忽然,吱呀声静止了,又过片刻,罗帐一扬,一条粉腿从榻上软软地滑了出来,然后一个懒洋洋的女人声音道:“好快活,你这冤家,憋了几天,竟使得这样好手段,这番可真是入死人家了……”

  这声音风sao无限,可不正是那个在村人面前一本正经的董李氏。

  “嘿嘿,老子若不厉害,能把你这女妖jing降得伏伏贴贴?”得意洋洋的声音正是丁府管事柳十一。

  “去你的,越来越疯,没个正经。我那媳妇儿还在院子里跪着呢,你胆子也真大,这样就敢拖了奴家上chuang戏耍,你也不怕被人看见毁了人家的清白,没良心的贼汉子。”

  柳十一嗤笑道:“清白?清白个屁!”

  董李氏有些羞恼,柳十一赶紧又道:“清白能给你这般快活么?你放心好啦,越是如此,才越是安全。有你媳妇儿在院子里跪着,谁还想得到她的婆婆正在房里面‘躺’着?你的厉害街坊邻居的谁不晓得,谁敢上门替她说情的?她往那儿一跪,可不成了替你这婆婆把门儿?”

  董李氏“哼”了一声,有些不悦地道:“说的我多么苛薄似的。如今庄子里谁不说那贱妇和阿呆勾勾搭搭的?想起来老娘就一肚子的火,当初花了大把银钱把她娶回来,谁想她不曾给我董家留下一点香火儿,倒妨死了我儿,老娘岂能容她快活?这辈子她为奴为婢也得蹲在我董家给我儿守节,死也休想出我董家的大门儿。”

  柳十一忙道:“这事儿我也听说过的,你这媳妇儿年岁渐长,还能不思chun么?阿呆那小子倒是好本事,居然勾搭得上你家小娘子,可惜了那一口好羊肉哇,让这条狗子叼了去……”

  董李氏一听顿生醋意:“怎么着,你也想打她的主意?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她身子的主意,老娘就把你那惹祸的家活什儿一口咬了去。”

  柳十一抱起她的肥臀往自己身边挤了挤,涎着脸笑:“我有你这知情识趣的妇人,哪会在意那青涩不知滋味的果儿。我是说,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该好好教训教训她,免得让人家指指点点地戳你的脊梁骨,于你脸面上也不好看。”

  董李氏一听转嗔为喜,抱紧了柳十一那黑壮的身子,在他胸口吧唧亲了一口,肉腻腻地道:“你肯替人家着想,人家从心底里欢喜,只要你对奴家真的好,任你怎么‘欺负’,奴家都是愿意的。那小贱人么,哼哼,你还不晓得我的手段?我自会整治得她生死两难。”

  两人情话绵绵,又是一番温存,柳十一yu火渐又升起,便按着董李氏的肩膀往胯下凑,嘻笑道:“今ri难得抽空来会你,好娘子,快替为夫吮吮雀儿,待xing起了,咱们再弄一遭。”

  “不要嘛,那一股子腥膻的味儿……”

  “嘿嘿,你自己的味道还嫌甚么?”

  “你这冤家,就知道作践人家,没有一点怜惜之意。”董李氏没好气地在他大腿上拍了一巴掌道:“你且等着,我去取条手巾给你擦拭一下再说……”

  董李氏翻身下地,抓起一件袍儿披在身上去取毛巾,柳十一掀开帷帐,亮了亮自己胯间那团勃如怒蛙的物事儿,yin笑道:“可别太久了,我等得,它可等不得……”

  两人正在调笑的当口儿,柳家婆娘脚下生风,已直奔董家的院门来了……

  ps:正主儿来啦,大家投票欢迎吧,鼓掌~~~^_^;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bv伟德开始  246天天好彩舰  188体育新闻  好彩客帝  足球赛事规则  一语中特  澳门剑神  10bet荒纪  188直播  六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