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97章 夜思量
  夜深了,四下重又陷入宁静之中,帐中一灯如豆,臊猪儿在旁边打着呼噜,丁浩却枕着手臂,望着帐顶发呆:“柳十一没理由跟我这般作对呀,就算他猜出那天是我把他婆娘引了去,但是他明知我志在冬儿,大家各有所求,犯得着这么冒险害我?如果说是为了争权,那更不可能,我风光时他不害我,如今他已取我而代之,何必多此一举?”

  丁浩反复思量,却始终没有想到丁承业头上去。他不是无所不知的神,对头既然猜错了,顺着这条思路推演下去,所得到的结论自然也是错的:“如此看来,唯一的可能,就是那董李氏了。这个妇人先被我搅了她的好事,又被我重重掌掴却发作不得,她这样从不曾吃亏的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再听柳十一说及我在打冬儿主意,必然更加愤恨,床第间使些妇人手段,蛊惑那柳十一出面陷害我,倒是大有可能。

  要是这样的话便不足为惧了,这种乡间刁妇,使出这样的手段已是最大的本事了,她是不敢伤人害命的。可是我该如何应对呢?就此轻轻放下,那种刁妇,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我倒不怕,可是冬儿难保不会更加受她诘难。

  与柳十一针锋相对?那我要从何处着手。如今柳十一被提拔为内院二管事,锋芒正盛,论势我不如他。他在丁家做管事十余年,手下一群亲信,结立的朋友众多,我只猪儿一个兄弟,还是无法与他放对。还有,冬儿现在还是董李氏的媳妇儿,我娘和猪儿还在丁府做着奴仆,纵然势均力敌,我也投鼠忌器呀……

  唉,广原那边什么时候才能有回信呢?若是盼得信来,鲤鱼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不再回,丁家庄这条小水沟的些许风浪,随它掀来掀去,我又怎会放在心上……

  丁浩想得头痛,便跳开这段“泥泞的河道”,思绪绕了过去:“罗冬儿,真是没有想到,那样俊俊俏俏、身段风liu的一个小妇人,竟是这么萌的一个小姑娘。她……她竟是连那个都不懂的……”

  丁浩嘴角露出一丝有趣的笑容:“她怎么会什么都不懂呢,乡下的小孩子整天穿着开裆裤,她没理由连小**都没见过啊?难道……她以为成年男人的……也是那副样子?那也不对呀,这时的女子成亲前,家中女xing长辈不是常用*一类的东西,对她提前进行一番教育?嗯……她是被舅舅‘卖’给董家的,舅舅尚且待她如此,她那舅妈又何曾把她当成自家女儿,恐怕是不曾教过她甚么……”

  丁浩想着,笑容便有些邪:若是那小娘子现在躺在我的身畔,软绵绵的身子偎在我旁边,,雀舌猫儿似的舔着我的耳根,细细地喘息中,那柔嫩娇小、又略带硬茧的小手替我把玩着……

  这样一想,小腹突地燃起一团烈火,金刚杵暴涨,身边却无那伏魔的女菩萨,丁浩连忙默念“空即是se、se即是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默念半晌,却不奏效,于是转眼看向臊猪儿,臊猪儿那张胖脸侧卧着,让枕头压得有点有形,一丝口水从嘴边垂下,与枕头粘连在一块儿。丁浩一看,灵台登时一片空明……

  罗冬儿的帐蓬里,同屋的大婶儿已经睡了,罗冬儿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棚顶还毫无睡意。

  想起自己那主动的一吻,她的脸就觉得发烧:天呐!这辈子,除了小时候亲过爹爹,她还没有亲过任何一个男人,如今却……,想起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她就无地自容,心头更像小鹿似的砰砰乱跳起来,当时以为再也没有生路,才对他说出了那样的话,如今……如今覆水难收,让人家明天怎么好意思再与他相见?

  罗冬儿越想越臊,脸上发烧,她害羞地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发烫的脸蛋,只露出一双大眼睛。黑漆漆的棚顶没有一颗星星,只有她脸上的一双眼睛,像害羞的星星一般闪闪发光……

  ※※※※※※※※※※※※※※※※※※※※※※※※※※※

  天亮了,丁浩神完气足地走出帐蓬,却见四下静悄悄的,怔了一怔,才省起昨夜甄保正说过今ri晚一个时辰开工,不禁哑然失笑。他正想回帐中再躺片刻,忽见柳十一的帐蓬口停着那辆马车,王羽和王翊就站在马车旁,不禁眯起了眼睛,慢慢走了过去。

  王羽和王翊见他走来,心中也有些害怕,转念想想自有靠山在,便鼓起勇气,冷笑着看向丁浩,眼神里透出挑衅的神se:“爷们是想害你,可是无凭无据的,你奈我何?”

  丁浩目光一扫,淡淡一笑,根本不屑与他们说话。柳十一打着哈欠从帐蓬里出来,一见王羽兄弟杵在那儿,不禁恼怒道:“不是叫你们去唤臊猪儿来驾车,马上赶回庄子去吗,还愣在那儿干嘛,青天白ri的,他还敢把你……呃……呃……”

  转眼看见丁浩,柳十一脸se便有些发僵,丁浩笑吟吟地迎上去道:“柳管事,睡得可好?”

  “哼!”

  “一大早儿的,柳管事不吃了饭再走?”

  “哼!”

  丁浩道:“柳十一,你有你所求,我有我所求,我的志向,并不在这丁家庄上,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听那娘们儿教唆,来与我为难。论权势论人脉,我都不及你,可是整人的法儿,要是真的用出来,我并不比你逊se。”

  丁浩不屑地一笑,冷冷地道:“只是……我根本不屑与你纠缠!”

  柳十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刚想出言嘲讽,忽地回过味儿来:“那娘们儿,哪个娘们儿?莫非……他以为我是受了董李氏的蛊惑不成?”

  丁浩见他闭口不语,便道:“我丁浩不会碍了你的事的,用不了多久,我丁浩就会离开这里,永远不再踏入丁家一步。你何必以小人之心算计我,你的丑事,我是懒得当成什么把柄的,如果我走了,再带走冬儿,岂不更方便你与那董李氏往来?柳十一,希望你记住一句话: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丁浩说完微微拱手,转身离去。柳十一铁青着脸se站在那儿,半晌不得言语。王羽怯怯地上前道:“柳爷……”

  柳十一忽地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吼道:“去叫臊猪儿滚起来赶车,我要马上回庄!”

  甄保正抱着枕头睡得正香,忽听帐外有人喊道:“甄保正,我们柳爷还有急事要做,这就回庄子去了。”

  “啊?咋这么着急?”甄保正光着屁股从被窝里爬出来,匆匆套上一件衫子从帐蓬里钻出来,就见丁浩负手站在堤上,甄保正忙扯开公鸭嗓子喊道:“丁管事,刚才谁说柳管事要走来着,人呢?”

  丁浩一笑,下巴往前一扬,就见柳十一的马车早已绝尘而去,眼看就要跑没影了。甄保正纳罕不已,一边扣着眼屎,一边自语道:“又不是老婆偷汉子,这么急着赶回去干什么呀……”

  丁浩哈哈一笑,自顾转身离去,未行几步,便见灶坑那边已燃起炊烟,一眼瞧见那月白衫子的小妇人,丁浩便眼前一亮,举步就要迎上前去。罗冬儿抱着一捆柴草,刚从柴草堆旁直起腰来,一见丁浩兴冲冲迎面走来,罗冬儿就像见鬼似的,“哗啦”一下,柴禾撒了一地,小娘子已头也不回地逃到了柴垛后面。

  丁浩啼笑皆非地站在那儿,片刻之后,便见罗冬儿一边躲躲闪闪地逃向灶坑,一边偷偷回瞄着,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好汉无好妻,好女怕缠男,娘子啊,你还要和我躲猫猫到几时,我的耐xing可是有点不足了呢!”

  丁浩的眉毛刚刚挑了一挑,就听天上传来惊空遏云的一声鹰唳,丁浩抬头一望,就见一头苍鹰舒展铁翼,飒然自远方飞来,在天空微一盘旋,又复向前飞去。在西北,鹰并不少见,所以丁浩并不以为意,他的目光一收,恰见远处有一个大汉,身背褡裢,站在河堤上茫然四顾,看他打扮,像是北边过来的一个小行商。那人诧异地看看眼前的河道,又扭头看了站在堤上的丁浩一眼,便沿着河堤走下河道,向对岸爬去……

  ;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足球记  竞猜网  365娱乐  bet188激光  威廉希尔app  皇家中文网  竞彩网  365杯  世界书院  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