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98章 软磨硬泡

第098章 软磨硬泡

  昨ri河工们跳过了那段未干的河道继续向前挖掘,离原来的驻地已经远了,于是营帐也向前移动,只留下柳管事、丁管事和几个厨娘的住处未动。今ri甄保正派了几个人来,帮着他们搬运帐蓬、杂物,整个驻地全部向前移驻。

  丁浩是大管事,自然不用自己干活的,他的帐蓬自有几个河工前来收拾搬运。丁浩无所事事,袖手站在一旁,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就自告奋勇,跑去帮罗冬儿收拾了。

  丁浩对罗冬儿的心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眼见丁大管事跑来帮忙,谁还不知趣?于是本来四五个人在拆这顶帐蓬,丁浩进来晃了一圈儿,那几个河工和大婶儿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自打丁浩进来,罗冬儿就埋头在那整理一堆散碎之物,连头都不敢抬起。她刚把那包袱系起,忽然觉得帐中静谧的可怕,然后头发梢儿都竖了起来,就像一只小兔子看到了俯冲下来的鹰隼时本能的反应。

  她攸地一扭头,就见丁浩满脸笑容地蹲在一边,帐蓬里静悄悄的,除了他再无第二个人在。罗冬儿这一惊,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窘迫地四下看看,细声细气地道:”你走开啦。”

  丁浩笑嘻嘻地道:“你大点声说。”

  罗冬儿闭紧嘴巴,赌气不吱声儿了。

  丁浩往跟前挪了挪,罗冬儿一阵紧张,赶紧看看半掩的帐帘儿,低声道:“浩哥儿,你不要过来,人家会说闲话的。”

  “敢!我扣他的工钱,派最重的活儿给他!”丁浩摆出一副蛮横模样,然后嘿嘿一笑道:“冬儿,你昨晚说过的话可还算数的?”

  罗冬儿脸红了,期期艾艾地道:“什……什么话?”

  丁浩理直气壮地道:“你说愿意做我的娘子,难道要反悔不成?”

  罗冬儿急道:“你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人家……人家说的是来世……”

  “哦,来世也成。”丁浩不以为意,又往前蹭了蹭,膝盖已经碰到她的膝盖了。

  罗冬儿慌了:“你……你不要靠这么近啊,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进来人怕什么?”丁浩厚颜无耻地道:“你看,婚期都定了,那咱们就是有名份的人了,彼此亲热一点,谁能说什么闲话?”

  罗冬儿登时无语,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丁浩比那丁承业更有做纨绔子的本钱,丁承业的无耻比起丁浩来,简直拍马都赶不上啊。但是现在的她,如何还能对丁浩板起脸来生气?

  罗冬儿被丁浩缠得没法,只好双手合什,向他拜拜,小声央求道:“浩哥儿,人家真的好难为情,拜托你……放过我吧。”

  丁浩笑道:“放过你也成,那你当着人的面叫我浩哥儿,没人的时候得叫我浩哥哥。”

  “我……”

  “现在正好没人。”

  “我……”

  “叫,还是不叫?”

  “浩……浩哥哥……”罗冬儿受他逼迫不过,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一张脸跟大红布似的,恨不得脚下有一个裂缝让她钻进去才好。

  看着她委曲的样儿,丁浩又怜又爱,他握住罗冬儿的手腕,把她拉了起来,罗冬儿紧张地看看门口,慌慌张张地问:“你做甚么?”

  丁浩轻轻摘去她发丝间沾的一根稻草,握住她的双手,冬儿被他弄的不知所措,忸怩道:“你又要做甚么?”

  “宝贝冬儿,亲我一下,可好?”

  罗冬儿大窘,啐道:“我才不要,你越来越过份了,不要惹我骂你,快出去。”

  丁浩一本正经地道:“你想骂我,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我。你要是了解我,我想你会打我的。”

  罗冬儿哭笑不得,丁浩微笑道:“就亲一下,成么?”

  罗冬儿赌气地道:“不亲,就是不亲。”

  “就亲一下,就像昨晚一样,你亲了我就走,要不……让人进来看见我们拉拉扯扯的,你说那多丢人。”

  罗冬儿急得跺脚,耳听外面说话的声音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真是心惊肉跳,生怕有人突然闯入,看见他嘟着嘴巴凑近自己的可恶模样。

  “这样好啦,我闭起眼睛,绝不张开,这样行了来?”丁浩适时地又松了松套子,罗冬儿果然上当,她被这痞赖家伙磨得没法,相较起来,她更怕被人看见两人现在这副模样,丁浩自退一步,在她心理上就觉得好过了些。她匆匆看看帐口,把牙一咬,慌慌张张凑近丁浩,像小鸡啄米似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双手掩面背过身去,不依地晃着肩头道:“人家亲啦,你快出去!”

  ※※※※※※※※※※※※※※※※※※※※※※※※※※

  雁九的私宅就在丁家大院儿边上,雁九做了多年的丁家管事,私囊颇非,住处虽不比丁家富贵,在整个丁家庄却也是数得着的体面门户。只是雁家的院子、房舍、乃至房中的布置,总是透着一股暴发户的气质,一副恨不得连大门都贴上金箔的模样,正符合雁九一贯的身份。

  他的卧室里,此刻正有一条大汉横卧床上,酣声大作。雁九一身绸缎,摇头摆尾地从丁家大院儿出来,拐进自己的私宅,大门一掩,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便一扫而空。他紧走几步,匆匆进入房中,将门关好,放下门杠,这才急步走入内室。

  榻上那大汉睡得香甜,可是门扉一响,他就霍然惊醒,他刚一醒来,便下意识的探手去抓放在手边的一柄短刀。

  “是我!”雁九低低叫了一声,快步走到那大汉身旁,这大汉是渺了一目的,但是形容像貌与上次的老乞丐却截然不同。瞧见他疲惫的样子,雁九眼中闪过一抹怜惜,声音也放缓了:“一生,你辛苦了。”

  一生,姓卢名一生。这人就是当初那个扮成老乞丐的人。卢是他的姓,一生是他当年逃命出来后大哥为他改的名字。雁九没有投入丁夫人家为奴之前,名字是叫做卢九死的。当然,这只是兄弟二人之间才知道的名字,那时在别人眼中,他们只是两个无名无姓的乞儿。九死、一生,简单一句,可以令人想像,他们当初在继嗣堂的追杀下逃得xing命,隐姓瞒名活到今天,是如何的艰辛不易。

  “我这辈子,一直就是劳碌命儿。”大汉淡淡一笑,独目一扬:“大哥,我一到就放了鹰出来,你怎么才过来?”

  雁九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丁家遇上了些麻烦,我一时抽不得身,这时才寻隙出来。我要的东西你弄回来了么?”

  “嗯,弄到了,我怕有闪失,足足要了三份的量,才从相识的那个巫师手中买到,他说这种药熬炼极为不易,足足要了我二十片金叶子,亏他还说是我朋友,nainai的,以前北人可不是这样,有些部族客人来了,连自己婆娘都要慷慨地叫出来陪客人睡的,现如今去北边定居的汉人太多,连这些粗直的蛮夷也跟他们学jing了。”

  雁九淡淡一笑,把药揣在怀里,问道:“怎么用?”

  “酒里、茶里、饭菜里都可以下,就是清水不行,多少会有些味道。每次只要一小撮,吃上半个月药效就开始发作,那时只要稍受刺激,人就会……嘿嘿……”

  雁九会意地一笑,神se有些狰狞,卢一生又道:“大哥,你上次要我对付的人在哪,我杀了他就得赶快回去。离开山寨这么久了,甚不妥当。而且,这次去北边,我结识了一个大人物,他出了重金要我做一件事,这件事若成了,咱们就靠上了一棵大树,万一就此飞黄腾达,想必……对付那个什么‘继嗣堂’也能轻而易举。”

  雁九皱眉道:“二哥,我说过了,只想恢复我卢家昔ri风光,至于削平‘继嗣堂’,你想都不要想,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卢一生脸上的笑容便有些诡异:“未必,如果我说这个大人物是北国皇帝呢?”

  雁九一听耸然动容:“北人新立的皇帝耶律贤?”

  卢一生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了看,然后又闭紧窗子,对雁九低声说出一番话来,雁九微微点头道:“这件事,倒是可以去做,攀上这棵大树,对我们的确大为有利,说不定我卢家重新崛起,能借他们的力。不过……想要铲平‘继嗣堂’……,嘿!不要说是北国皇帝,就算他是大宋的官家,也照样办不到!”

  卢一生目露凶光,甚为不服地道:“大哥,他们倒底有甚么了不起的,为什么你连对付他们的勇气都没有?我看你这些年在丁家做奴才,已经做得渐渐忘了自己的身分,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奴才了。这么多年,我混迹匪帮,过的是刀头舔血的ri子,难道还要这么下去?你整天说要重振卢家、重振卢家,可是一提‘继嗣堂’,你就如鼠见猫,什么时候咱们才能堂堂正正的做人?”

  雁九恼了,清瘦白皙的脸庞涌起一片愠怒的红晕:“你付出良多?难道大哥我付出的就少么?为了重振我卢家,为了怕孩子他娘不能自制露出马脚,我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把自己的娘子都推进井里淹死,我划花了自己的脸,亲生儿子就在眼前,我却不能相认,还得以奴仆自居,整ri扮小丑取悦他!难道我吃的苦头不多?

  我现在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你只知打打杀杀,你打打杀杀这么多年,除了从一个自封的顺天大将军混成一个藏头露尾的草寇,还得到了甚么?灭掉‘继嗣堂’?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们隐姓埋名这么多年,甚至不惜到别人家里为奴为仆,就是为了逃避他们的追杀,一旦行踪暴露,你我立刻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灭掉‘继嗣堂’?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卢一生恨声道:“继嗣堂,继嗣堂,继嗣堂倒底是个什么东西,你每次都是语焉不详。当初你我二人被送走时,我还小,哪里知道这继嗣堂到底是什么东西?以一国皇帝的力量还除不掉他们?你也未免太耸人声闻了。”

  雁九脸上的颊肉抽搐了几下,喃喃道:“继嗣堂是什么东西……继嗣堂是什么东西……,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除了当年爹爹告诉我的那些话,我甚么都不知道。几十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继嗣堂如今是什么样子了,我只知道,它依然还在,如今威震西北、富可敌国的秦家、唐家,都是继嗣堂表露于外的一个枝干,它的根到底有多深,谁也挖不出来,永远都无法挖得出来。哪怕是七宗五姓的那些当家家主,都无法准确计算出他们掌握着多么大的力量……”

  卢一生失声道:“唐家、秦家,都是继嗣堂的分支?”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央求道:“大哥,这继嗣堂倒底是个什么来路,你如今也该源源本本的告诉我了吧!”

  ps:今晚有应酬,提前二更,求推荐票!!!~~~~

  ;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新闻  必赢相师  365在线  现金网  365网  恒达娱乐  赌盘  澳门音响之家  锦衣夜行  六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