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05章 志向
  赵县尉暗想,若这案子在自己手中有了结果,必受赵相公赏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入了赵相公的法眼,还怕不能青云直上?只是丁浩这弃卒保帅之计颇多漏洞,一个不慎,被那徐穆尘反咬一口,丁家就要满盘皆输,那时丁浩何去何从?

  心中好一番思量,不禁又想起上次官印失窃的事来,上一次借丁浩之助,取回了自己的官印,这一遭说不定能借丁浩之助,换一枚更大的官印。为官者,从贫瘠之地往富庶之地平级调动,都是千难万难,每升一级都难如登天,如此大好机缘是万万不该坐视溜走的,于是把心一横,抬头说道:“那么,老弟想要为兄做些甚么?”

  丁浩将那散落各处的帐薄一指,说道:“丁浩奉了丁老爷之命,要帮官府清理帐册,可是这帐簿,尽被官府抄来,还请赵兄答允,由我清理帐簿,其他的事么……,小弟自会料理。”

  赵县尉颔首答应,又道:“丁老弟,为兄对你一直有招揽之意。上一次错以为你是丁家少爷,想你未必肯弃了家业去临清为吏,所以不曾向你提起。自我到了霸州,派人去打探一番,才知你是丁府一个管事。做我身边一个吏目,比那丁府管事也要风光的多。此间事了,如你有意,便可投到我的门下。”

  丁浩心头有些感动,官场浸yin多年的人,大多只重利害,赵县尉算计着自家前程,还能想着我的出路,也算是极重情义了。

  赵县尉见他并不应和,又苦口婆心劝道:“鲲鹏善御风而翔,智者当借力而行。天地相合,以降甘露。借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老弟对一个借字理解得如此透澈,何尝不是一个智者,借那丁老爷的势,何如借为兄之势?本官虽不敢说给你多大的前程,可是总比你在丁家庄更有前途。丁老弟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丁浩心道:“这赵县尉倒真是有心了,可是……我有广原将军的势可借,你这临清县尉的势,我就只好敬谢不敏了。”

  丁浩正想如何婉言谢绝,就听门外有人朗声笑道:“赵县尉,从猪头解库搜来的那些帐薄可找出了甚么问题?”

  随着说话,一个青se吏服的人笑吟吟地跨进门来,这人三十上下,白面微须,五官清朗,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亲切笑容,让人一见便生好感。

  赵县尉一见此人,神情顿时一肃,连忙趋前拱手道:“程押司,您有事叫小厮过来招呼一声便是,怎么好劳动您称驾过来。”

  丁浩纳罕不已:“押司?押司只是一个吏,哪比得他赵县尉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官,怎么他反而要向那程押司施礼。”

  程押司快步走上前扶起赵县尉,满面chun风地笑道:“赵大人如此多礼,程德玄可担当不起呀。”

  丁浩心中砰地一动:“好耳熟的名字,莫非这个小小押司,竟是个史上有名的?”

  那程德玄双眼向丁浩一扫,问道:“这位是?”

  赵县尉哈哈一笑,从容说道:“这人名叫丁浩,乃是霸州丁家的一个管事。程押司快快请坐,来人,上茶。”

  丁浩忙也欠身还礼:“小民丁浩,见过程大人。”

  程德玄一笑说道:”程某不过一介吏目,称不得大人。赵县尉,你唤来丁家管事,想是当面问询案情么?如今你这里可有了什么进展?”

  赵县尉不慌不忙地道:“猪头解库的帐簿甚多,千头万绪的实难盘查,这丁浩是丁家解库的巡察,所以本官唤他来,想让他在本衙公人监管之下,将帐簿一一理清,重新誊写,由那解库掌柜徐穆尘画押确认,然后再遣擅长盘帐的胥吏重新查阅……”

  程德玄看看满屋子乱七八糟的帐簿,苦笑道:“只好如此。只是这帐簿可要遣几个得力的差人好生看管,切勿有所遗失才好。”

  赵县尉笑容满面,连连答应。

  丁浩见两人商议案情,自己不便在场,忙起身告辞。出了知府衙门,往门下一站,转头去寻臊猪儿的马车,就这一顿脚的功夫,他心头一亮,忽地想起那程德玄的来历了。是他!程德玄,原来这人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皇帝杀手!

  “十四万人齐解甲”的蜀王孟昶,降宋后不久便在一次饮宴后暴病而卒,死得蹊跷,死因不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南唐李煜降宋后死于“牵机”巨毒,浑身收缩成一团,惨不堪言。这两桩帝王离奇死亡的背后,隐隐绰绰都有程德玄的诡秘身影。

  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斧影摇红’离奇暴毙,继位者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赵光义,史官们对皇帝总要有所忌惮的,笔下便有些含糊,可是大概是因为心有不甘吧,便突兀地记载了一笔,太祖暴毙之夜,程德玄冒大雪于深夜立于开封府衙之下,似有所待。

  皇宫里面赵匡胤暴毙之夜,开封府的程押司大半夜的不睡觉,冒着大雪跑到衙门口儿站着,这算什么意思?这笔看似多余的记载,很是令人玩味。丁浩往霸州府衙大门下一站时,触动心头记忆,忽地想起了这段历史。

  三个皇帝离奇死亡,其中两个亡国之君,一个开国之君,如果他们的死都与程德玄有关,这位程押司还当不起一个皇帝杀手的称号么?

  丁浩越想越觉遗憾:“可惜,若早想起他的身份,方才应该多留一会儿,能亲眼看到这位人物,后世人中也只有我有这个眼福了。这可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史书有载的名人啊,今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第二个了。不过……还真是奇怪,刘知府一案,赵普派了人来,赵光义也派了人来,这满天神佛的,难怪赵县尉说水深且浑,趟不得也,我也要小心一些才是。”

  马车停在城门下,丁浩和臊猪儿登上了霸州城头。夕照残阳,天地一片金黄。站在高高的城头上,远近的村落和那条奔腾的大河,在更远处的隐隐青山映衬下,静中有动,动中有静,构成一副十分和谐的优美画面。

  臊猪儿问道:“阿呆,天se已晚了,如今是去猪头解库还是去哪里?”

  丁浩道:“一会儿我自去客栈投宿,明ri去猪头解库知应一声便去衙门理帐。这里的忙你帮不上,你还是赶回去,每天帮大少爷取药,同时帮我们通通声息,再说,冬儿那里,你也得帮我看顾着些。”

  臊猪儿答应一声,问道:“董小娘子答应跟你走了么?”

  丁浩脸上露出了笑意:“她呀,柔柔怯怯的一个小女子,纵是有心,也不敢讲的。只要解决了董李氏那个麻烦,还怕她不跟我走?柳十一没能陷害得了我,把柄就还在我手里握着。如今我帮丁府解决了这桩难事,丁大少爷势必也得还我这个情,要带她走,难处不大。倒是我娘那里,怕是不太情愿的,不过这么些ri子下来,她已经知道我的决心,如今她已不再劝我留下,也不提成家立业的事了。你那里怎么样,兰儿肯跟你走么?我听说,你们两人现在相处的极好。”

  “那是,”臊猪儿眉开眼笑:“也亏得你把送药这差使给了俺,要不然,她在内宅做事,俺还真不方便与她相见。”

  “你跟她提过你要和我离开丁府的事了?”

  “没有,你现在还是丁府的管事嘛,提前张扬开了谁还敬你畏你,听你使唤。再说,你和董小娘子还没个准信儿,俺就更不能乱说了。不过……俺相信兰儿是喜欢俺的。她是雇仆,随时可以走,你是程将军的大恩人,到了广原必受重用。俺想过了,俺也不图能做大官,只要能做个小校,管十几个人,也比在这做奴仆风光,兰儿现在都愿跟俺,俺能有更大的出息,她还有啥不乐意的。”

  臊猪儿美滋滋地说着,又道:“你呢,你可是受过狐仙点化的人,跟着程将军,将来至少也能做一个将军吧。”

  丁浩哑然失笑:“将军?我还真没想过披甲持枪,征战沙场。我又没有一身武艺,恐怕一仗下来就死掉了。你不要以为将军就只是带兵的,西北地区如今还是藩镇的地盘,藩镇,那可是军政一把抓,就像大皇帝手下的小皇帝,为程将军做事,不一定就要带兵的。”

  臊猪儿道:“那你想做文官,像赵县尉那样?嗯……也不错,虽然看起来不如将军威风。”

  丁浩笑骂道:“文官得是什么学问才做得?我考得来么?你不要总是想着做官成不成?”

  臊猪儿奇道:“不做官,那做甚么?”

  丁浩扶着墙垛,极目远眺,悠然说道:“你看那连绵高山,高山令人仰止,可是高处不胜寒;你看那一川奔水,巨浪滔天让人目眩神驰,可它也是身不由己;我这人,胸无大志,只想做那波光潋滟的一湖碧水,静静幽幽,随心所yu,有人欣赏固然好,没人欣赏自开心,待到chun风一片,千朵莲开,何尝不是一种惊艳?”

  臊猪儿揉揉鼻子,心道:“俺的娘唷,这个酸啊。说他胖马上就喘上了,不想当文官你掉什么书袋,害得俺听也听不懂,什么山呀水呀湖的,什么都可着你了。咱们大宋的官家那是何等人物,还不是被人用黄布一裹就逼着做了皇帝,官家那样的大英雄做事都由不得自己,你还想随心所yu?你也就在我跟前儿臭美吧你!”

  ※※※※※※※※※※※※※※※※※※※※※

  ps:周末处理一些琐事,没有多码出来的稿子,昨天上班又因事务太多,十分疲倦,而且鼻塞弄得头隐隐作痛,影响码字速度,今天只能奉献一章,诸位读者朋友见谅则个。;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精准六肖  竞彩网  188小说网  贵宾会  欧冠直播  蜡笔小说  美高梅  伟德包装网  皇家计算器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