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06章 酝酿
  霸州府衙里单独给丁浩辟出一个房间,在西跨院尽头儿,一侧贴着高墙,房间里堆满了从猪头巷解库搬来的帐簿,门口又使两个衙差看着。天气已经开始热了,四窗紧闭,房中不透风,实在有些难熬。丁浩只穿一个坎肩,脖子上搭一条湿毛巾,那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个帐房。

  好在赵县尉对他颇为照顾,令小厮定时送来茶水侍候,那两个差人受了赵县尉嘱咐,也不对他呼来喝去。二个公人嫌房中气闷,提了壶茶,拿两个杌子一张小几坐在廊下过道儿上,谈天说地倒也轻闲。

  丁浩并不急着理帐,他先把所有混乱了的帐簿重新序时排出顺序,然后抓起一只大毛笔,就在那帐簿上涂涂抹抹做些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的记号。赵县尉牵挂着事情进展,特意跑来看他,丁浩便解释道:“若说行贿,这银钱数目就不会少了。所以那些琐繁帐目我都略去,只挑一段时间内单笔金额过千两的大宗买卖,又或一段时间内同一主顾累计金额过千两的大宗买卖,把这些单独誊写成册。从中寻错漏洞,那便容易的多了。这是为了查案方便,不需要像解库里记帐那样把每件货物的成se、份量都记得清清楚楚,再加上大量钱额较小的琐碎事情无需记上,因此这重新誊写的案卷看起来必然更加清晰。”

  赵县尉明知他技不止于此,却也并不多问,有时候,装糊涂才是明哲保身的真智慧。赵县尉频频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他嘱咐两个公人好生看顾,莫出岔子,便就此离开,若非丁浩有事找他,再不主动出现了。

  丁浩在州府衙门清理帐簿,猪头巷解库那边有衙差过去传讯儿,告诉徐穆尘以后不用每天到衙门报备听候垂询了,丁管事每清理出一本帐册,自会唤他过去核对,一切无误会署名画押便可。这个消息令猪头解库的伙计们纷纷猜测,徐穆尘却沉得住气,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

  一大早儿,他还是准时出现在柜台里,衣裳还是浆洗的笔挺,头发还是梳得一丝不苟,同平常完全没有任何不同,心中惶惶的伙计们心安下来,既然大掌柜的还沉得住气,那这天就塌不下来。

  小徒弟照例去泡了杯香茗来,徐掌柜手捧香茗却不像平时一样慢慢品茶,他嗅着茶叶的香气闭目养神,有如老僧入定,茶不喝一口,眼也不曾睁开,伙计们见了又有些忐忑起来,干活轻手轻脚,说话细声细气,就怕惹得大掌柜的不快。这时才有人发现,一向与大掌柜形影不离的二掌柜竟然没有出现。

  伙计们正觉有异的时候,王二掌柜匆匆地进来了,王掌柜的神se有些疲惫,两眼发红,好象一宿没睡,看那模样像是出了大事,伙计们的心又提了起来,却没人敢上前询问。

  一直闭目不语的徐穆尘听说王二掌柜回来了,才霍地张开眼睛,他看看微微喘息的王之洲,将杯中渐渐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便拂袖进了内室,王之洲立即匆匆跟了进去。

  “又有什么信儿啦?”两个掌柜的刚走,几个伙计便凑到一块窃窃私语。

  “不知道,不过看二掌柜的脸se,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真叫人担心呐,你们听说了吗,丁老爷把丁浩丁巡察又派来了,说是要帮着官府理清帐目,你说丁老爷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把大掌柜的丢出去顶罪?”

  “别乱说话,大掌柜的可是丁老爷的亲信,那丁浩才做了几天管事?兴许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整个霸州城看看,丁家是没做亏心事的,所以才这么理直气壮。”

  “咱们东家……真的没通过猪头解库打点过州府上下官员?”

  “嘿!好好干你的活去,不该咱们管的,别管;不该咱们打听的,别打听;不该咱们说,别乱说。祸从口出,知道吗?”

  “明白,明白。”受那资历较老的店伙头儿一番训斥,几个伙计连忙散开了。

  内室里,王之洲擦了把额头的细汗,才小声道:“大掌柜的,我使了足足一百吊钱,才买得刘公人吐露消息,看来情形是不太妙啊,这些小吏平时两吊钱就能从他们那儿问出想要的消息的。”

  徐穆尘淡淡一笑:“此一时,彼一时也。说说,都有什么消息?”

  王之洲道:“那丁浩确如来报信的差人所说,每ri在州府衙门帮着清理帐簿。他将所有帐簿序时归类,只将大宗交易誊抄下来,归类汇总,言明来龙去脉,以备官府逐笔检索。昨儿一整天,他都在忙这些事,没有什么异样。”

  “哼哼,有些事不必要做在明处的,尤其是大事,酒桌上比公案上办成的公事多的多,除了在府衙清理帐簿,他还做了什么?”

  “昨天早上,他在兴盛包子铺吃的早餐,就是徐大医士宅邸前的那家包子铺。臊猪儿来城里为丁大少爷取药,和他一起在那儿吃的早餐,二人说些甚么,却没法打听。中午,丁浩离开府衙,去的‘四海鲜’吃饭。”

  徐穆尘插嘴问道:“请的哪些官员?”

  “就他一个人,他就在大堂里用的餐,自始至终也没见有什么人与他同席。”

  徐穆尘嘴角牵动了一下,冷笑道:“四海鲜酒楼卖的不是活鱼活虾也是新鲜水货,都是用海水箱子或者储满冰块的大瓮从山东蓬莱岛长途运过来的,价格昂贵之极,他一个人吃饭居然去那种地方摆谱,看来这趟差使,丁老爷真没少赏他银子。”

  王之洲又道:“晚上,他就在‘平川客栈’住宿。用餐也在那儿,叫几道小菜,喝一壶小酒,便回房睡觉,我仔细盯了他一天一夜,没有其他异状。”

  徐穆尘微微蹙起眉头,喃喃自语道:“就是这样?这倒叫老夫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东家玩这一手倒底是什么用意?”

  王之洲紧张地问道:“大掌柜的,东家……不是想把咱们给丢出去顶灾吧?”

  徐穆尘嘿然冷笑道:“他敢!他就不怕我破罐子破摔,把他也给抖搂出去?再者说……帐,在这儿。”

  他拍拍自己的心口,傲然冷笑道:“那些帐簿,只是一个表象,没有我点破其中的玄奥之处,能看出我徐穆尘帐中秘密的人,整个西北,也休想找出第二个来。你放心吧,东家一辈子好面子,现如今他被指为jian商,满霸州城不知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他这么高调的派出个什么狗屁巡察来,不过是想表明他的清白。丁浩那小子会盘账么?哼!”

  王之洲这才稍稍放心,二人又说了会话,外边有人来典当东西,王之洲忙出去接待,徐穆尘瞟了眼他的背影,鄙夷地一笑。

  徐穆尘从未想到有一天朝廷会来查他的帐,但是他为丁家做事,交通霸州官府上下官员,同样是见不得人的行为,是以做帐自始至终就非常严谨。待后来,他野心渐渐滋生,又与雁九等人中饱私囊,虽说手中握着丁庭训交结官员的把柄,终究是不要撕破脸的好,所以帐目更是做得滴水不露。如今朝廷突然要查他的帐,这也算是无心插柳,他自信凭自己几十年从事典当行的经验,帐目做的天衣无缝,谁也休想找出破绽。

  问题是,帐上找不出来,从人身上,却是可以突破的。这么多事,不是他一个人就做得了的,这许多年来,他也有了许多心腹,这些心腹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他的事情,现在官府只是以涉嫌查他,没有动刑,一旦他们始终抓不到把柄,狠下心来用刑逼供,难保不会有人招出些对他不利的事来。尽管他们知道的那些事还不足以陷他于死地,可是终究不妥啊。

  这几天,他坐在那儿天天捻着胡子盘算,盘算自己手下那帮人,都有谁知道哪些事,哪个人可靠一些,哪个人骨头比较软,如果招出了哪些事来,自己该如何早做防范。这些事想得他头发都白了,颔下的胡须一根根的也快揪光了。

  这时候丁浩又来添乱,说实话,不是他瞧不起丁浩,实在是一人藏物,千人难寻,就算是个典当行里的jing明里手,也未必就能寻出什么破绽来,丁浩一共也没接触几天典当铺子,这可不是天纵英才无师自通的学问,凭他?能查出甚么来。

  如此分析下来,徐穆尘更加认定,东家派丁浩来,不是为了对付他,只是要在霸州百姓面前表表姿态,稳定丁家上下人心。于是把丁浩丢开一边,又对自己手下那些亲信逐个甄选起来:“哪个不太可靠呢?他知道我多少事?一旦招认了甚么,我有没有把柄让人抓呢?”

  徐穆尘捻着胡须苦苦思索着,他身上的袍子仍是一点褶皱也没有,但是脸上的皱纹却像沟壑一样,越来越深了……

  ※※※※※※※※※※※※※※※※※※※※※※※※※※※※※

  丁家大院,后宅,陆少夫人热好了汤药从侧门进来,正看到臊猪儿从前门出去。陆少夫人在矮几旁跪坐下来,柔声道:“官人,该喝药了。”

  她捧着药盏,轻轻吹了几口气,递到丁承宗面前,丁承宗接药在手,抿了一口,陆少夫人轻轻叹道:“官人若是觉得沉闷,奴家陪你出去散散心可好。咱们寻一处有山有水的所在,让你排遣一下胸中烦恼。”

  丁承宗轻笑道:“丁家如今这个情形,我走得开吗?怎么突然想要陪我出去了?”

  陆少夫人幽幽地道:“官人不良与行,每ri闷在后宅,难免觉得寂寞。前些时候官人同那丁浩言谈甚欢倒也罢了,薛良这种笨口拙舌的呆子,你也能拉住他说上半天,奴家看了,心里……有些难受。”

  “呵呵,你想岔了。”丁承宗失笑道:“薛良是为丁浩送信来的。为夫没有看错人,这丁浩果然了得,他让臊猪儿捎信给我,说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既能打发朝廷的人满意而归,又能保我丁家平安无事,叫我勿需焦急。”

  “哦?”陆少夫人讶然道:“我丁家这样的难处,人人束手无策,老爷为此都愁病了,他只去了一天,便想到办法了?”

  丁承宗哈哈笑道:“你错了,他是还没去时,就已有了七分把握,只是还有一些东西需要确认而已,所以当时不敢把话说的太满。阿呆?哈哈,他若是呆子,这世上还有几个人是不呆的,此人实是大智若愚呀。”

  陆少夫人美眸频闪,嫣然笑道:“官人这么开心,奴家也开心的很。可是奴家很好奇,不知……是个什么巧妙的法儿,竟能颠倒乾坤呢?”

  丁承宗笑道:“他只说有了办法,却未告诉我其中究竟,我怎好问他,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这种事情,本就不必透露于人的。”

  丁承宗抚膝叹道:“我没有看错人,丁家要想屹立不倒,我是不成了,如今只有靠他。如果丁家放走了他,那将是我丁家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单损失!”

  陆少夫人抿了抿嘴唇:“官人决意要留下他了?你不是说,他早萌去意?”

  丁承宗点了点头,眉尖微微一挑道:“他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在这儿地位尴尬,如何不走?换了我是他,我也是要走的。不过,在丁家做管事,和认祖归宗做丁家少爷,那是截然不同的。若是白手起家,他拼一辈子,未必能有丁家今ri这番局面,还会不留下来?”

  他放下药碗,神se严肃起来:“娘子,我和承业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做兄长的,对弟弟总该宽容一些才是,所以他平时如何胡闹,我都不好在爹爹面前说些甚么。可是,如今爹爹瞩意二弟当家,二弟却实在不是那块料,为丁家长远计,我也只能有失长兄的厚道了。其实……我前两天已嘱人搜罗了些二弟胡作非为的把柄说与爹爹听了。爹爹虽宠溺二弟,可他并不糊涂,在二弟和整个丁氏家族之间,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陆少夫人大吃一惊:“官人……向老爷说了二叔儿的不是?”

  丁承宗默默地点点头,深沉地道:“在丁家和兄弟情谊之间,我只能选择前者。我只希望,在丁家和父子之情中间,爹爹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只是……我挑的时候实在不妥。”

  丁承宗懊悔地道:“官府正寻我丁家的麻烦,我偏火上浇油,让爹爹知道了二弟的真面目,咳!若非如此,爹爹也不会急怒攻心,卧床不起了。”

  陆少夫人沉默片刻,轻轻吁了口气道:“瞧你,光顾说话,药都凉了,我去热一热吧。”

  丁承宗不以为然地道:“算了,不用麻烦了,几口也就喝干了。”

  “那怎么成,你这病痛起来……,还是趁热喝的好,我去热热。”陆少夫人说着捧起药碗。

  丁承宗忽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陆少夫人身子一颤,手中药碗几乎打翻,丁承宗奇怪地道:“你怎么了?”

  “我……我……”,陆少夫人红晕满颊,轻啐一口道:“谁叫官人吓奴家的,你都很久没有……人家还能不惊?”

  丁承宗神se转黯,哑声道:“湘舞,为夫……唉,苦了你了……”

  陆湘舞垂下头去,幽幽地道:“官人说甚么话来,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奴家是你的妻子,这一辈子自然应该从一而终,侍奉郎君。苦不苦,都是命,有什么好说的。”

  丁承宗还想说些甚么,可是嘴张了半天,才慢慢闭上,苦涩地一叹。陆湘舞垂着眼帘,捧起药碗起身离去。

  丁承宗望着她的背影,轻盈袅娜的身段,油亮如缎的秀发、纤腰丰腰,妩媚难掩,分明还是个青chun正盛的妙龄妇人,可是自己却已……

  丁承宗不禁怅然道:“这些年来我忙于生意,四处奔波,与你连一子半女也无,否则……也可稍慰你的寂寞。唉!为夫对不住你呀……”

  丁庭训房里,药味浓重。天气已经渐热,丁庭训身上还盖着厚厚的被子,门窗紧闭,毫不透风。他早年为了丁家事业,在西北不分寒暑到处奔波,殚jing竭虑穷耗心思,所以身子一直就不太好。这几年养尊处优,病是不常犯了,其实身子骨儿反而更虚了,情绪起落大了,就难免卧病在床。

  他把药碗向前一递,雁九忙趋身上前接过碗来,丁庭训咳嗽几声,徐徐问道:“官府查我丁家行贿一案,如今可有什么眉目?”

  雁九把药碗放在桌上,殷勤地扶他躺下,轻声安慰道:“老爷,徐掌柜的做事稳妥的很,官府能抓住他甚么把柄?再说,这事儿不是交给大少爷去做了么,您正生着病,眼下还是将养身子重要。您这病就是cao心过甚累出来的,可不能再劳神了。”

  丁庭训轻轻哼了一声道:“如果宗儿四肢健全,由他去办这件事,那老夫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他现在……唉!他一力保举丁浩,老夫依了他。如今丁浩去了霸州了吧,带去多少银子,可曾上下打点?”

  雁九陪笑道:“老爷,您也知道,大少爷最像您,有什么心思打算,很少向下人提起。大少爷不提,老奴也不敢去问呐。”

  丁庭训疲倦地摆摆手:“罢了,回头我唤他来问问便是。你也不用总守在我旁边,承业太年轻,办事毫无阅历经验。收购粮草一事非同小可,你要多帮着他,此事万万不可再出纰漏。”

  雁九哈腰道:“老爷放心,二少爷虽说年轻,xing情不够沉稳,可是为人聪明,办事灵活。再说,这霸州地面儿上,那些种粮大户不把粮食卖给咱丁家,他们还能卖给谁?这事儿您尽管放心,保证出不了纰漏。”

  “哼!”丁庭训yu言又止,无力地摆手道:“老夫要歇息一下,你去忙吧。”

  “是,那……老奴告退。”雁九上前替他掖好被角,这才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丁庭训睁着两眼望着帐顶,根本毫无睡意。他脑海里还在回想着丁承宗告诉他的丁承业做的那些荒唐事。以前,他只觉得承业斗鸡弄犬,有些不务正业。不过,这毕竟是大户人家子弟的通病,以后年岁稍长自然收敛,因此虽也时常为此训斥他,其实也没当成多么严重的罪过。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jing明了一辈子,要强了一辈子,却养出来一个甚么儿子。出入风月场se,狎弄ji女伶人,这也罢了,可他居然连“蜂窠”(宋朝的男ji娼寮)都去逛过的。这让一向洁身自好的丁庭训想起来就犯恶心。

  这次让他收购粮草,他还对一些粮商拖欠、压价、挪用,将银钱拿去与人关扑赌钱,一盏茶的功夫就敢输掉万钱,丁家就算有座金山银山,又怎么禁得起这败家子儿折腾?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不重私德,谈何cao守?承业如何继我家业?”

  想到这里,丁庭训不禁老泪纵横:“我这两个儿子,如今承宗不能承宗,承业不能承业,我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

  泪眼模糊中,一个他从不曾正眼去看,甚至厌恶去看的身影渐渐在脑海中鲜明起来,丁承宗的话在他耳边反复回响:“立嫡还是立贤,事关丁家存亡,爹爹可一定要慎重啊!”

  两章合一,求推荐;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古诗  伟德作文网  资枓大全  芒果体育  澳门百家乐  7m比分  皇家计算器  007比分  欧冠直播  365游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