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09章 真剽悍
  柳婆婆迈着方步一步三摇地走下台阶,瞧那沉稳的模样,倒像是领着杨门众寡妇征西下边关的佘老太君。弯刀小六讪讪地跟在她后面,想搭讪又不敢的样子。柳婆也不正眼瞅他,只是沉着脸瞪那矮胖子,问道:“你是大头儿?”

  矮胖子苦着一张脸道:“是我,原来是柳婆婆,大头眼拙,方才竟没看出来……”

  “你这腌臢泼才还认得我是柳婆婆?”柳老太婆忽然叫了起来,抬手就打,矮胖子举手护住头面连连后退,尴尬地讨饶道:“柳婆婆,柳婆婆,大头没得罪你啊,您这是做甚么?”

  “没得罪我老婆子?你这生孩子没屁眼的腌臜货,想当初你娘难产,要不是我老婆子接生,也保不住你娘的命,你娘一命归了西,也就生不下你这个祸害。如今你长大了是不是?欺侮到我老婆子的头上了是不是,你没得罪老婆子?你可知道被你追打的是甚么人,那是丁家的管事,我老婆子能有口饭吃,都是人家赏的,你这不是砸我老婆子的饭碗吗……”

  “别别别……”大头狼狈不堪,仓惶败退,一旁那黑铁牛见势不妙刚想逃开,已被老太太瞧在眼里:“你这五大三粗的夯货又是个什么东西?哎哟,是你啊,你也能耐了是不是?不是小时候上我老太婆家讨吃的时候那副可怜儿样啦?”

  铁牛揪着一张包子脸,吃吃地道:“柳……婆婆……”

  老太太抬手又打:“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要不是我老太婆可怜你无亲无故,时常的接济你,你早不知成了哪条烂水泡子里的死狗,现在你也欺负到老娘头上了,养条狗还知道冲主人摇摇尾巴,你却……”

  可怜铁牛那么粗壮的一个汉子,被柳婆婆打得上窜下跳,直如一个猴儿似的。弯刀小六陪着笑脸跟在柳婆婆后面,低声下气地道:“柳婆婆,您老在这儿,咱们认栽,这就走了还不成吗,您老消消气儿,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是混人……”

  柳婆婆指着他骂道:“你是够混的。想当初你生了痘疮,是谁救了你一命?那时候你个小兔崽子趴在我老太婆的怀里要死要活的,怎么没有这般威风?临了临了,你还拉了老太婆一泡稀屎,现在你都不记得了是不是?你这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到秧子里的混沌东西……。这几个不学好的小畜牲,原本也都是些乖巧本份的孩子,要不是被你拐带的,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

  丁浩没想到这柳婆婆竟有这般威风,眼见四下已有路人上前围观,他忙上前一步,向柳婆婆使个眼se道:“柳婆婆,咱们进去说话,这般让人看着不成样子。”

  柳婆婆醒悟过来,转身便向院中行去,扬声说道:“你们三个,给我滚进来。”

  那三个少年也不敢逃跑,互相看看,一脸苦相,讪讪地跟在后面进了院门。柳婆婆站定身子,回首又道:“关好大门。”

  三人忙抢着去把大门关好,丁浩纳罕地道:“婆婆认得这三个人?”

  柳婆婆小声笑道:“这三个泼皮,都是霸州城里土生土长的孩子。铁牛姓王,是从小无父无母的,大头也姓王,叫王鹏,爹爹是个残废,娶了个脑筋不太好的浑家,生了这孩子心眼笨,打小儿就总受人欺负。就那小六儿童羽,家里开武馆的,家底还算殷实,鬼心眼也最多,这几个孩子从小就打架生事不干正事儿的,丁管事怎么招惹了他们?”

  说着柳婆婆把脸一板,说道:“你们三个,给老身滚过来!”

  三人迟迟疑疑地凑到面前,听双方一番对答,原来柳婆婆与他们原本是住在同一条巷子的,现如今也有三两年不见了。这柳婆婆以前做过媒婆、牙婆、稳婆,还做过一阵儿跳大神儿治病的巫婆,年轻时更是泼皮辈里的女混混,原本也是坊间极风光的一个人物。后来她贪图小利把一个不知根底的女孩儿介绍到一个大户人家为婢,结果这小婢偷了主人家的财物要走,被主母发现,失手刺死了主母。虽说这小婢被抓个正着,可是介绍她来的柳婆婆也吃上了官司。

  丁家大少爷丁承宗的婚事是柳婆婆说合的,虽说这婚事是丁老太爷一手促就,媒人只是应景儿的,总算有一份情份在。柳婆婆无奈之下,便托人找到丁承宗。丁承宗倒也爽快,使了银子帮她打点,救她出了牢狱。柳婆婆牌子倒了,不能再做旧ri营生,便听从丁大少爷安排,到了这猪头巷解库做了他的眼线。

  柳婆婆一生见过多少形形sese的人物,那一双眼睛毒辣无比,虽然是个始终不能接近猪头解库经营核心的洒扫杂仆,竟也看出一些不寻常的举动,上一次丁浩做解库巡察,她就话外有话,有意的点醒丁浩,只是丁浩根本无意在丁家久耽,虽然听出有些蹊跷,最后却也不了了之了。

  至于这三个泼皮,确实是受人指使,收了人家银钱来寻丁浩麻烦的。王铁牛是无父无母的,绰号大头的王鹏残疾老父前几年死了,他那脑筋有些不清楚的老母有羊癫疯的毛病,有一次烧饭时羊癫疯发作,一头钻进灶炕,把自己给活活烧死了,二人从此更是每天都和童羽混在一块儿,跟着童父习武,做了师兄弟。

  童羽的老爹是开武馆的,说起来他一身武艺还真是不凡,可是开着一家破武馆也没甚大出息,倒把年轻时的一番壮志全消磨了。童馆主这些年别的成就没有,就是孩子生的多,八个儿子,六个女儿,济济一堂。这么大一家子人,吃也把他吃穷了,哪还有心管教,所以这儿子在外面惹是生非,他也懒得管,有人找上门来时,就脱了鞋子把儿子一顿好揍了事。结果这儿子打皮实了,反而越走越歪。

  这三个人在街坊间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招摇撞骗,其实也蒙不了几个小钱,昨天忽然有人找到他们,出了五十吊要他们教训一个人,三人便欣然答应了,却不想竟然撞到了柳婆婆眼皮子底下。

  弄清了来龙去脉,丁浩脱口问道:“那出钱雇你们对我下手的是什么人?”

  三人面有难se,互相看看作声不得。柳婆婆又恼了:“你们三个狗东西,人家给你口热屎吃,便里外不分了?丁管事问你们甚么还推三阻四的不肯说?”

  弯刀小六为难地道:“柳婆婆,既然这位丁……丁管事和您识得,那别人便出再多的钱,小六儿也不敢来为难他。可是,受人之托,不能忠人之事,小六儿已经有亏于人了,万无把雇主消息透露出来的道理。这是江湖道义,小六儿顶天立地,若是做出这种无耻之事来,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柳婆婆还要逼迫,丁浩对这泼皮生出几分欣赏,忙阻拦道:“柳婆婆,算了,那人既然能出得起五十吊钱,我已猜到是甚么人了,问他们,不过是想印证一下。他们这么做并没有错,男子汉大丈夫,理应有些为人处事的原则,你就不要难为他们了。”

  听丁浩这么说,柳婆婆便住了嘴,弯刀小六三人不禁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柳婆婆又是好一番训斥,才让三个泼皮离去。那看店的老戚头儿也是徐穆尘的人,丁浩怕他回来见到自己与柳婆婆在一起,会生起疑心,便也起身告辞。柳婆婆送到门口,顺口问道:“丁管事,那要的那鱼还需要多少?‘四海鲜’进的也不多,你可要早些交待下来,免得一时无处去寻。”

  丁浩道:“无需多少了,再进一批也就够了。婆婆三教九流的门道熟,那jing通鼠窃狗盗之术、身手轻巧灵活的人可曾着手寻找?”

  柳婆婆笑道:“这人老身已寻到了,许了他一百贯钱,喜得那人时常询问老身何时动手呢。”

  丁浩打开大门,微微一笑道:“快了,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咱们再耐心地等几天,‘浴兰令节’一到,就动手!”

  ps:看到有书友报怨,这两章下来,节奏太慢,主次不分,对一些过门角se也写这么多,不符合网络小说特点,没学会剪裁的重要xing。他叹息,我也只能无奈地叹息。

  首先,创作上来说,一个出场人物太过简略,那他自始至终也不过是个让人毫无印象的路人甲。真的路人甲可以这么写,比如那两个衙差,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三个泼皮也是路人甲呢?

  桃谷六仙写那么多字,多少废话是与主线无关的呢?可是不写那么多,怎么突出他们的特点和个xing呢?看到尾,也不过是几个可有可无,谁也记不住的角se罢了。

  这几个混混不能不出场,而且不是出场一次就消失的小龙套。现在不做塑造,真要是把这段都剪裁了,几句话认识了,三言两语之后以后有事他们就出场了,那他们以后的表现和出场就会显得很突兀,非常突兀。

  为什么有些玄幻小说写到一个小人物要交待:某年某月某一天,某某将军和他未来的君主在某地相逢了。再不然就画蛇添足地加一句: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几个人和他今后的一生要~~~~~~

  这么写的确无趣,可那些作者的目的还不就是为了告诉没耐心的读者,我写这几个小人物,写这些路遇的小情节不是灌水注肉写着玩的?结果写出来又有人提意见,说提前剧透不好。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写网络小说,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网络小说,是一种新的载体,新的载体,可以为了适应它,创作一些新的写作特点,可是不可能完全摒弃小说的创作手法。章章吊悬念,很难。

  要知道这一章是多少字呢?为了那见鬼的点击推荐,以便上榜让更多读者看到,一章一共才多少字?能写多少进展?我不是不想合大章,可是哪怕再怎么说,照样有人只看章数只看字数,而且这样的读者不在少数,我做过合大章,得到的却是点击推荐同步下降,又是谁逼我的呢?

  这本书创作之初,我就告诉自己,尽管现在有些不良风气,但是我只耐心写书,不为外物所动,全身心的放在作品上。公众期间不刷点击、不刷推荐、不刷收藏,在这历史势微的时代,争取每一个历史类读者的喜欢和拥护,我只着力于创作。上架之后,不利用打折起点币找人刷订阅、刷月票。我只想做到,我的真实成绩是多少就算多少,专心与于作品,做好我自己。

  我敢在这拍着胸脯儿保证自己“五不声明”的承诺。可是不搞歪门斜道,一些简单的更新技巧我也不搞,那是愚还是直?

  等上架以后吧,章节会大一些,看着进度就快了。公众期间,本就是打牌子吆喝买卖的当口儿,如果读者少,那么作者的创作热情从哪儿来?我要上班,身体又不好,每天五六千字已经差不多了,很难更快了,尚请体谅。;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银河国际  好彩网帝  六合网  新英小说网  365在线  365魔天记  天下足球  足球外围  10bet荒纪  抓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