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14章 效伯夷
  ▲▲▲两章合一求推荐▲▲▲

  如今正是五月天气,丁承宗庭院中的花草更形茂盛,近一亩半的院落,处处都是一丛丛的绿,或高或矮,或疏或密,将有效的空间完美地利用起来。常常一丛绿树当面,让人以为已到尽头,侧身一转,便是一番新的天地,置身其中,简直不知这庭院到底有多大了。

  修竹婆挲,芭蕉绽翠,眼前一片绿中缀着点点嫣红,仔细一看,竟是将熟未熟的樱桃。悦耳的鸟鸣声隐隐约约传来,兰儿在前引路,不往丁承宗的住处去,而是拐向了偏左的那条小道,前行不久,芬芳扑鼻,眼前一大片兰花开得正美。兰花旁一道清泉迤逦远去,引向花草掩映间的一座小亭。

  那小亭不大,是修在一个不大的水汀中的,堆泥为丘,上筑小亭,并不多加修饰,亭栏外青草兰花充满野趣。一架小桥从岸上飞驾亭前。亭中一张石桌,桌旁坐着丁承宗,正向这里望来。陆少夫人步出小亭,漫立水汀花岸,飘飘若仙。远远望去,这对夫妻真是一对神仙眷侣。此情此景,也更让知晓丁承宗如今状况的人感怀造化弄人。

  “丁浩。”耳畔忽地传来一声欢喜的呼唤,丁浩身形一震,霍然转身,就见丁玉落站在芭蕉树下,大袖襦衣,玉se罗裙,颀长的秀项,鸦黑的秀发上绾着一支碧玉簪子,螓首微侧,满面欢喜。

  丁浩欣然叫道:“大小姐……”

  丁玉落轻盈地上前,对兰儿吩咐道:“我带丁管事过去,你再去催催二少爷。”

  “是,”兰儿答应一声,返身走去。

  丁玉落看着丁浩,眼中自有一种孺慕亲切,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凝视着丁浩,唇齿微嚅,最后却只绽出一片嫣然:“大哥在等,咱们过去吧。”说着翠袖一卷,翩然转身,已轻快地步向小桥。

  丁浩同样有许多的话儿要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说些甚么。丁玉落转身一走,丁浩既觉轻松,又有些若有所失,脚下只顿了一顿,便快步追了上去。

  小桥狭窄,难容两人并行,二人一前一后,隔着不过两尺远。陆少夫人已在桥头等候,两人的心神却都在身前,一水盈盈,既不得语,丁浩的目光便投向小桥栏杆一侧。

  桥下水面,平静如绸,里面有两个清晰的身影,前面的是她,后面的是他。伸手可及,却无法真个触到,就像他们彼此的身份,虽然流着相同的血脉,但却难称亲人。“漫天大雪中那声‘二哥’,今生还有机会听她唤起么?”

  丁浩一叹,抬头,桥已过半。

  自广原回来后,丁庭训就给女儿张罗了一门亲事。对方也是书香门第,而且是真正的官宦世家。这户人家姓胥,胥家的这个儿子叫胥墨临,因勤于功名,一直无暇娶亲,但是年岁渐长,家中也自着急,所以给他纳了一妾、蓄了两个美婢侍候他的寝居饮食,正房之位却一直虚悬。

  直到前年中了举人,这胥墨临才开始张罗婚事,此时胥公子已成了大龄晚婚青年,高龄三十四岁,几乎比丁玉落大了一倍。中了举人,这人的心气儿也就高了,许多人家的姑娘都入不了胥举人的眼,直到去年七月在盂兰盆会上见到了丁家小姐丁玉落,这位胥公子一见钟情,随后便央人上门求亲。

  真要说起来,这胥公子无论自己的举人身份,还是他家族的地位,都完全配得上丁家小姐。丁家虽是霸州首富,却不是霸州最有势力、最有影响的家族。胥家是官绅世家,虽然不及他丁家富有,社会地位却在其上。

  只不过这胥公子得过小儿麻痹,病没治利索,走路有点长短脚,行姿不雅或长相丑陋的人是做不了官的,他虽中了举人,享有许多特权,却永远也不可能外放做官,因此丁老爷有些犹豫,这事儿就暂时拖下来了。

  如今丁家连逢劫难,官场方面的人脉过于空虚的弊病便显露出来。丁庭训不禁重新拾起了联姻的心思。那胥墨临虽不能做官,毕竟是个举人,而且胥家是官宦世家,有许多官场上的人脉,如果两家联姻,势必能巩固丁家的地位,所以丁玉落从广原送粮回来之后,丁庭训就问起女儿的意思。

  那胥墨临是举人身份,官宦世家,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至于有点长短脚,走路有些难看,在丁庭训看来实在不算什么,女人生貌,男人重才,可以托附终身的男子,凭的绝不是一副皮囊。

  可是丁玉落与父亲的考虑自然不同,那胥墨临比她几乎大了一倍的年纪,又是个只通文墨的愚书生,还是长短脚儿,心中怎么能喜欢得起来?是以丁玉落一听便断然拒绝。父女为此争执良久,丁玉落一怒之下干脆禁足不出,所以丁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这些事丁浩耳闻过,却是无从置喙。只重家世地位固然不好,可是像他与四姑娘那种草率的相亲也未必高明。如果当ri去的不是他,而是丁承业那样的人,相貌英俊、谈吐风雅,四姑娘势必也是一见倾心,可是丁承业的表里不一,又如何见一面便看得出来?来ri成了夫妻才知所托非人那就晚了。

  这个时代流行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的环境下,相亲尤如摸奖,中奖的希望不大,血本无归的可能倒是大大存在,还不如老人从彼此家世地位考虑的婚姻更加稳定。既要门当户对,又要彼此情投意合,在这没有ziyou恋爱的年代,只能听天由命了。换了他的话,也没有两全之法。只是如今看她神情欢愉,看样子那桩婚事已经推了?

  丁浩暗自寻思着,丁玉落走在前面却是满心欢喜,大哥已经对她说过要努力促成丁浩认祖归宗的事了,她对这个‘二哥’也甚为喜欢。听大哥说父亲已经意动,只要府衙那场官司办的圆满,便与丁浩商议,大开宗祠,让他认祖归宗,成为丁家的二少爷,丁玉落多ri来的郁闷一扫而空。今ri大哥提议兄弟姊妹们先聚一聚,她立即欣然应允,头一次踏出自己的闺房。

  跨过凌架水上的小桥,陆少夫人巧笑嫣然地迎了上来:“玉落,丁管事,来来来,快请入座。”

  陆少夫人穿着一袭江南‘天水碧’的翠罗衣,完全的晚唐时期江南贵妇人的打扮,那衣衫是大袖对襟的纱罗衫,小蛮腰低束着曳地长裙,头发盘成‘惊鹄髻’,上边一枝金步摇犹自闪动。大袖罗衫虽领口开的不是甚大,但那欺霜赛雪的酥胸上也浅浅现出一道诱人的沟壑,真是养眼的很。

  好在这时大宋刚刚立国,唐本遗风犹在,无人以为稀奇。但是丁浩敬重丁承宗,所以虽是美se当前,yin邪之念固不敢有,便是抱着纯欣赏的心态看上两眼也是不肯的,便急忙把目光垂了下去。

  丁玉落是知道自家嫂嫂着衣习惯的,见丁浩拘谨守礼的模样,心中不由暗笑:“这人,说他是个守礼君子吧,在广原普济寺时,却偷窥人家女子入浴。说他好se无行吧,此时大大方方可以欣赏的机会,他却如此拘礼。真搞不懂这样男人的心思。”

  “呵呵,丁浩来了,快快请坐,先喝杯茶。”丁承宗不良于行,只是坐在桌旁,笑吟吟地向他招手。丁浩谢了礼,待少夫人、丁玉落都落了座,才在下首打横坐了,说道:“丁浩只是下人管事,当不起少爷宴请,可少爷有命,又不敢不来。”

  丁承宗笑道:“今ri不拘身份,你不必顾忌太多,宽心坐了便是。玉落,承业还不曾来?”

  丁玉落道:“往广原送粮之期越来越近,承业正忙着点收计算,一会儿就该过来吧。我让兰儿又去催促了。”

  丁承宗点点头道:“咱们先喝茶,等他一会儿。”

  丁浩心想:“丁庭训为我换住房舍,丁承宗今ri饮宴、兄弟、妹子全都叫来,却只我一个管事,这种种举动……莫非丁老头儿有意让我认祖归宗?”

  丁承宗转首笑道:“丁浩,在想甚么?”

  丁浩连忙道:“哦,没什么,我在想城里那桩事,受大少爷信赖托附,这桩事儿如今还没有办妥,所以心神不安。”

  丁承宗目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神se,却不点破他的疑虑,呵呵笑道:“这桩事儿若犯了,大不了我丁承宗去顶罪,坐几年牢了事,不会破家的。反正我是一个废人,正作用处……”

  陆少夫人脸se一变,急道:“官人”

  丁承宗摆手止住,为丁浩斟了杯茶,茶水入杯,芳香四溢,丁承宗笑道:“来,这是龙团胜雪,建安的贡茶,你品一品滋味如何。”

  丁承宗放下茶壶,微笑道:“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不虑胜,先虑败,才能临事不慌啊。真要说到败,却也未必,丁浩的法儿若无意外,应可保得我丁家周全。”

  丁玉落和陆少夫人都知道丁浩进城所为何图,却都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妙计,两双妙目不禁向他睨去,满心好奇。丁浩微微笑笑,捧杯抿了口茶,却不再提起此事。

  四人坐在那儿喝茶聊天,两盏茶尽了,还不见丁承业赶来,丁承宗眉头一皱,不悦地道:“承业就忙到这般模样?今ri端午,谁来送粮,怎么还不赶来。”

  丁玉落忙道:“我去催催。”她起身走到亭口,就见兰儿急急走来,不禁说道:“兰儿来了,怎么承业没有同来?”

  兰儿到了亭口,禀告道:“大少爷、少夫人、大小姐,二少爷说有批定购的粮食还未送到,他得去催一催,所以乘车出门了,不能赴大少爷之宴,请婢子替他告个罪。”

  丁承宗脸se顿时一沉,丁玉落担心地看了他一眼,怕他当堂发作,可是丁承宗吁了口气,按住心头愤怒,展颜说道:“算了,难得他肯务些正业。他既无暇赶来,咱们便开宴。兰儿,吩咐下去,菜肴可以送上来了。”

  亭角支架上放着一个木盆,盆中水是以菖蒲和艾草煮过的,几人便用木勺舀水净了手,不一时菜肴轮番送上,又呈上一盆以黍米掺杂兽肉、板栗、红枣、赤豆等物的米粽来,四人把酒言欢,剥食米粽,绝口不提丁承业之事。

  这一席酒,吃到耳酣眼热,亭中的风忽然有些yin凉了起来,陆少夫人扶栏望望天se,说道:“官人,好像要下雨了。”

  一语未了,淅淅沥沥的雨水已经飘摇下来,片刻功夫,雨水更骤,浮萍荷叶,被打得“噗噗”作响,chao气顿时弥漫开来,四人刚刚吃了酒,雨水气来,反觉畅快。丁承宗欣然道:“来,陪我到栏边看看。”

  丁承宗已做了一把木轮椅,可以推动前进。这时当然不必他来动手,丁浩起身推着他的椅子到了栏边,二人扶栏向外观看,chun雨骤降,来的急去的也快,此时雨势已微,自小亭上望去,远处一片葱绿,被雨水洗得鲜亮。近处池水鳞鳞,水气霭霭。

  丁承宗沉思有顷,轻声道:“你看这院中景se如何?”

  丁浩扶在栏上,看着远近一片迷蒙青葱,点头道:“非常雅致。以前,我在外院儿,从未想到后宅竟是别有天地,竟似连山水都装了进来,让人看得留连忘返。”

  丁承宗微微一笑,又道:“既然留连忘返,你还要离开么?”

  丁浩霍地扭头看向他,眼中露出惊讶之se。耳畔,正传来陆少夫人和丁玉落在桌旁轻声谈笑的声音,还有栏外淅沥的水声,可是丁浩已充耳不闻,看着丁承宗一脸淡定的笑意,丁浩反问道:“说句冒昧的话,如果我与少爷易地而处,少爷会留下做客么?”

  “不会!”丁承宗笑了笑道:“寄人篱下,终非长久之计;为人做嫁衣裳,智者不为。如果我是你,有了机缘也会抓住的。但是,如果能反客为主,你还要选择离开?”

  丁浩的心跳的有些快,问道:“大少爷,何为反客为主?”

  丁承宗转首看向栏外被雨水打得在水中半浮半沉的荷叶,轻轻挥着手,指点着那一草一木,一水一石,徐徐道:“如果……我的爹爹,也就是你的爹爹,肯大开祠堂,让你认祖归宗,载入宗谱,以后由你打理丁家家业,做这丁家的主人,你……还要走么?”

  丁浩被这句话震得愣在那儿,虽然他已有所预感,却还是没想到丁承宗竟会当场说出来,一时竟无法做出反应。

  丁承宗缓缓道:“爹爹已经被我说动,虽然我还不曾知会承业,不过雁九是爹爹身前的老仆,又素来亲热承业,他不会没有耳闻。今ri,我本想把兄弟们都叫齐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不想承业对你成见已深,终是不肯容你。他托辞不肯来,已是表明了态度了,你毕竟是庶子,根基全无,就算爹爹允你归宗认祖,有他掣肘,想必你也难做。不过,这件事上,你不必担心。”

  他微微一笑,慢慢昂起头来,沉声道:“我,就算是残废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也照样是丁家嫡传长房长子。只要你点头,我在城里置一幢房子,搬出去住,这幢长房长子的院落,让给你。从此以后,我对丁家大小事务概不过问,一切听由你处置。我做如此姿态,承业做为丁家次子,便再也没有理由、没有身份干涉你!”

  “大少爷……”丁浩听了他如此决绝的表态,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丁承宗转头凝视着他道:“男儿志气,想要打拼一份属于自己的家业,份属应当。但是若不计得失,激于意气,那就只是流血五步的匹夫,算不得有胆有谋的男儿。我这么做,你离开的理由已全然不在,从头做起,还是要寄人篱下,这份家业我拱手送上,你有甚么理由不要?”

  “大少爷……”

  丁承宗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握得用力,竟让丁浩有些痛楚的感觉。丁承宗眼神炽热,沉声道:“丁浩,我真的希望,你能叫我一声大哥!”

  这时丁玉落和陆少夫人察觉二人有异,不禁都将眼光投来,虽不知他们在说些甚么,却都已经猜到,脸上便各自带出几分紧张。

  丁浩心乱如麻,丁承宗的目光咄咄逼人,令他不敢直视,只得错开目光道:“大少爷,你……你容我仔细想想,可好?”

  丁承宗眼底闪过一丝欣然。这番打算,爹爹本还嘱他不要志张出去,要待霸州事了再亲自与丁浩讲,他却知道,那一份庞大的家业,未必便能动了丁浩的心。此人重情义,动之以情才有效果。现在,他的心已经乱了,等父亲放下身架与他谈起时,想必……他会答应了吧……

  他善解人意地一笑,颔首道:“好,思虑已久的打算,骤然推翻,的确会令人无所适从。如此大事,你自然应该好好考虑一下的。”

  爹爹其实是希望你留下的,我和玉落也希望你留下,还有你娘、董小娘子……都会希望你留下。你和董小娘子的事虽是困难重重,但是只要你做了丁家家主,董李氏便生了颗泼天的胆子,只要还想在丁家庄生活下去,也绝不敢再做阻挠。你所厌的,以后不会再有。你所要的,丁家都能给你,丁浩啊,你有什么理由还要求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神  超越故事网  伟德重生  伟德之家  银河国际  六合网  伟德作文网  六合拳彩  赢咖2  伟德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