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15章
  ◆◆◆还是二合一,发大章,求推荐◆◆◆

  天yin沉,雨淅沥,丁承业站在窗前,看着檐下雨水织成的一片迷离,脸上更是yin沉一片。

  雁九站在他肩后,从侧方窥着他的脸se,痛声说道:“二少爷,您知道,因为二少爷是九儿舍了xing命救回来的,说句没规矩的话,九儿真把二少爷当成自己亲生骨肉一般的疼爱啊。现如今大少爷废了,这丁家偌大的家当,理当该由二少爷来打理才对。可是大少爷竟然要把家业传给外人,九儿看不下去啊。”

  丁承业把牙根咬得咯嘣嘣直响,攥紧双拳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可是他的亲兄弟啊,他到底在想甚么,子孙根被辗坏了,难道他的脑袋也被辗坏了?”

  雁九yinyin一笑,凑前一步道:“二少爷,这不是明摆的嘛。大少爷和二少爷是一母同胞,都是嫡子。他残废了,家业交给二少爷,他这长房从此就没落了。二少爷你认得他是哥哥,可是三代两代之后,这亲缘就远了,那时长房嫡孙,就是您二少爷传下去的,就是祠堂里的香火,都是您二少爷的旺盛,谁还记得他是谁呀?”

  丁承业晒笑道:“什么两代三代,他还有本事传宗接代么?”

  雁九捻着胡须,眯着双眼,眼中寒光闪动,似笑非笑地道:“如果大少爷把丁浩扶上位,丁浩感恩戴德,对他焉能不言听计从?再说他就算认祖归宗也是庶子,闹起家务来也奈何不得你二少爷,势必要求助于大少爷。两代三代后的事且不提,至少现在,大少爷就能退居幕后,不致大权旁落。

  再说,那丁浩将来有了儿子,过继一个给他还不容易?以大少爷的心机手段,说不定二十年后,还能把这大权抢回来,交给他这一房传下去。不管这权交到谁手里,总之二少爷是完了,仰人鼻息,看人脸se……”

  他抻起袖子擦擦眼角,唏嘘道:“那可是当初给你驱马架套的下人啊,以后二少爷还要看他脸se,九儿想起来这心里……就难受的要命。再说,二少爷以前对他可不好,一旦他大权在握,还不知道要怎么挤兑你呢。”

  “我去找爹爹,这个老糊涂,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他看不上眼。”丁承业越听越气,越听越怕,转身就想冒雨冲出屋子。雁九连忙一把拉住,说道:“二少爷,老爷的脾气秉xing你还不知道?他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你不去吵闹还罢了,若去吵闹惹恼了老爷,便再无回转余地了。”

  丁承业一听,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喃喃地道:“那……那我该如何是好?要我向一个下人卑躬屈膝叫哥哥,打死我也不肯。”

  雁九yin声道:“二少爷,老奴倒是有个妥当的法儿,既能绝了老爷的念头,把这家业顺顺当当交到你的手上,又能除去丁浩那个眼中钉,只是……还需二少爷您配合老奴做一场戏。”

  丁承业一把扯住他道:“什么好计,快说,若是真能如我所愿,少爷我做了丁家家主,绝不会亏待了你。”

  丁承业对他附耳说出一番话来,丁承业听了脸都惊得白了,颤声道:“怎可如此?他……他可是我大哥,纵有万般不是,我……我又怎能如此害他?大哥为了我丁家富贵,被贼人害得双腿俱断,不能人道,已经够惨了,我怎能……,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雁九yinyin一笑,寒声道:“二少爷,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大少爷已经是个废人了,活着也是痛苦,二少爷何不替他了结这份痛苦。再说……”

  他眼皮慢慢翻起,不yin不阳,慢慢地道:“二少爷,您……现在就对得起他了么?”

  天空中一声殷殷沉雷适时响起,惊得丁承业一个哆嗦,急退两步,变se道:“你……你什么意思?”

  雁九垂下眼皮淡淡一笑,yin沉沉地道:“二少爷,您和大少夫人的事万一被大少爷晓得,你念兄弟之情,他可不会对你再念什么兄弟之情了。”

  丁承业一听如见鬼魅,如遭雷击,一连退了几步,指着他颤声叫道:“你……你你……你怎么晓得?”

  雁九叹了口气道:“二少爷,这深宅大院的,有点什么举动,哪怕自以为做的再隐秘,也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的。大少爷常年在外奔波,少夫人chun闺寂寞,让二少爷你得了手儿,这事儿,府中上下岂能人人不知?少夫人身边几个贴身侍候的下人早就看出门道儿来了,要不是老奴使手段严令他们不得声张,二少爷还能如今ri般快活?早被老爷杖毙了。”

  他说着连连摇头,自言自语道:“说起来,凭二少爷的人品模样,家世学问,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老奴也没想到,二少爷那么大的胆子,竟连大少夫人也给……,这也罢了,现在倒念起兄弟情份了。”

  丁承业面红耳赤,强辩道:“那……那不同,陆氏一个女子而已,我和他却是手足兄弟……”

  话说到一半儿,他也自觉无耻,便讪讪地住了嘴,雁九步步紧逼,又道:“除去他!你能得到家主之位,那个下人永远也不能爬到你头上做威作福。还有那兰心惠质、妩媚多情的大少夫人,从此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就算你公然把她纳入房中,上上下下谁敢多言?二少爷,他大少爷打着为了丁家的幌子可以剥夺你该得的,这是他不仁在先,你还顾及兄弟之情?为了不让丁家落入下人之手也好,为了自保也好,二少爷你该下定决心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丁承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才抬起头来,眼神有些疯狂地道:“我……我怎么做,现在就动手?”

  雁九一喜,忙道:“现在不行,时机未到。只要二少爷下定了决心就好,一切请交给九儿去安排,大少夫人那里,还得要二少爷去说服她才成。”

  丁承业心烦意乱地道:“她那里不必担心,谅她也拒绝不得。本少爷要是倒了霉,也不会让她好生过活!”

  “既如此,那老奴就放心了,不过……还是尽量哄诱的好。”

  丁承业yin沉着脸哼了一声:“这种手段,还用你来教我?”

  “是是是,”雁九陪笑道:“那……老奴这着手安排了。”

  两人又计议半晌,雁九才告辞离开,推开门儿,一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雨已经停了,檐下仍在淋漓着雨水、枝头凝露般悬着水滴,扑面而来的是新鲜的空气,天宇澄净,满天彩霞,太阳就要落山了。

  雁九冷冷一笑,扫了眼挂在天边的那弯彩虹,彩虹映在他的眸子里,透着一股yin鹫、诡谲的光彩……

  ※※※※※※※※※※※※※※※※※※※※※※※※※※

  丁浩回到自己住处,臊猪儿已经离开了,杨氏连连询问赴宴的事情,大少爷待他如何,吃的好不好,又将沏好的茶端上来。丁浩胡乱应答一番,眼看天se已晚,杨氏便回膳房做事去了,丁浩躺在炕上,反复思量丁承宗那番话。

  丁承宗开出的条件着实让人动心,说实话,原本这丁浩连个庶子都不是,无名无份,一无所有,至于从小如何受到冷落,现在的丁浩没有感同身受,并无什么感觉。只是他继承了这个身份和原来的记忆以后,感于丁庭训的虚伪和凉薄,心中鄙夷而已。

  要离开丁府去闯荡一番,他的目就就是不想寄人篱下,要有一些可以自己掌握的东西,可以逍遥自在地过一辈子。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ri能创下丁庭训如今这样庞大的家业。现在有人拱手奉上这份现成的家当请他当家作主,如何不会心动?而且丁承宗的托附和看重,也很是让他感动。

  可是,丁庭训喜怒不形于se,如今虽然稍稍露出口风,到底心意如何还不能明白,如何能够贸然答应下来?还有那丁承业,他就肯甘心放弃?

  走,还是留?这个问题翻来覆去,想得丁浩头大。这时看看天se,弦月已然升起,丁浩想起与罗冬儿的约定,不禁哎哟一声,赶紧爬起喝了口凉茶,便揣起几样东西,绕过主宅向丁家后院仓库走去。

  后院里,罗冬儿站在一棵栀子树下,月挂天空,清辉一片,一树栀子花开,树下俏生生一个美人儿,身段窈窕如天边弦月,其美足堪入画。

  丁浩见了,马上放轻了脚步,有意绕到一边去,慢慢向她背后靠近,促狭地咳嗽一声,用苍老的声音问道:“董小娘子,你在这里做甚么?”

  “啊!”罗冬儿惊得一跳,赶紧仰起脸来看着头顶透着扑鼻香气的一枝栀花,说道:“这株花树甚美,奴家嗅嗅它的香气,你是……咦?”

  罗冬儿扭头一看,见丁浩笑嘻嘻地向她迎来,不禁翘起小嘴道:“你又捉弄人家。”

  丁浩笑道:“我哪有。啊~~这株花树甚美,奴家嗅嗅它的香气,哈哈,我的小冬儿撒起谎来,原来也是不眨眼睛的。”

  “你……你……”,罗冬儿红着脸瞪他,可惜一双俊俏的杏眼毫无杀伤力。丁浩四下看看,上前一弯腰,便抱起了她的双腿,说道:“来,我抱着你,摘枝栀子花下来。”

  “哎呀,”罗冬儿惊叫一声,捶着他肩膀道:“使不得,快放我下来,莫要被人看见,人家再也做不得人了。”

  丁浩搂紧了她浑圆结实的大腿,脸贴在平坦柔软的小腹上,趁机吃着豆腐,说道:“你快些折一枝下来不就行了。”

  罗冬儿害怕,赶紧折了一枝栀子花,说道:“好了好了,快放我下来。”

  丁浩将她放下,身子贴着手臂滑下,大手趁机在她挺翘而有弹xing的臀上一摸,罗冬儿脸红红地扬起那一枝花来,在他肩上轻轻一抽,月下美人,明眸皓齿,那软媚着人的风情,真是无限缱绻。

  见了她柔媚的样儿,丁浩心中涌起一抹柔情,他温柔地牵起冬儿的手,轻声道:“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儿。”

  两个人进了装谷物的仓库,借着清淡的月光,沿着长梯一直爬到上面去,坐在堆积如山的谷子上。南方称稻米为谷,北方则称粟米为谷。粟米也就是小米,米粒极小,只相当于稻米六分之一大小,颗粒圆润,se呈金黄,是北方黄河流域的主要作物。如今那谷子堆积如山,恰惟连绵的沙丘,两人坐在谷堆上,就像坐在细粒黄沙的大漠上。

  头顶开的窗子,坐在这儿,恰能看到天边一轮如弦的月牙儿,温柔的月光照拂在她的脸上,淡莹如玉。四下里是一种古老陈旧的气息,与这清冷的月光一起流淌着,让人有种淡忘了尘嚣的感觉。

  丁浩轻轻揽过她的纤腰,罗冬儿温顺地靠在他怀里,小手把玩着臀下的谷子,抓起一把,任它在月se下像时光一样悠然撒落。两人静静地享受了一会这种两心相依的感觉,罗冬儿仰起脸来,娇憨地问道:“浩哥哥,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城里的事情?”

  丁浩在她颊上香了一下,说道:“我也在等消息,明天,消息就该传回来了。如果有了我想要的消息,那我节后进城,很快就能了结此事……”,他默然片刻,又道:“不会出岔子的,一定能成!”

  罗冬儿忽地直起腰来,眼睛像一双黑宝石似的熠熠放光:“浩哥哥,你去城里盘账,庄上的人都说,你是想法儿救丁家脱困,都赞你是丁家庄最有本事的人,你倒底使了什么法儿?有人说,你跟狐仙学过法术呢?”

  丁浩笑道:“别人胡言乱语由他去,我可不希望你也以为我会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其实我这法儿……说起来还是靠你提醒。”

  “我?我几时帮你想过法子?”罗冬儿惊奇地张大眼睛。

  丁浩又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摩擦着她柔软清香的发丝,她回家后是沐浴过的,应该也是用的佩菊兰草煮汤沐浴,所以肌肤不但柔滑如玉,还带着股儿好闻的青草香气。

  “你还记得,上次在这仓中,你说过柳十一使的好计,他要将你们陷于死地,既辩白不得,又无法攀咬指摘他的jian情么?我当时听你这番话,忽然想到,可以如法炮制,让那徐穆尘也吃一个瘪。”

  罗冬儿讶然道:“你要怎么做?也绑了他去,指他与人合……合……么?”那个jian字,罗冬儿实在不好意思出口,便拖了过去。

  丁浩摇头道:“不然。结果当然要想柳十一那样一石二鸟才完美。方法却不能相同。”他抬起头来,看着天边那钩月牙儿,轻声道:“以前,有一个国家,皇帝有许多儿子,他最喜欢第十四个儿子,所以就提前写好遗诏,指明由他第十四个儿子继承皇位。可是,等他死后宣布遗诏,却是他第四个儿子当了皇帝,你知道为什么吗?”

  罗冬儿眼珠转了转,说道:“那四皇子用兵逼宫?”

  丁浩摇头,罗冬儿又问:“他……买通了宣诏的几个大臣,硬是指鹿为马?”

  丁浩笑着还是摇头,罗冬儿撒娇道:“你说嘛,人家笨得很,哪里想得到。”

  丁浩笑道:“那老皇帝在遗诏上写的是‘传位十四皇子’,但是已投效了四皇子的一个大臣,却在宣诏的头一天,窃取了诏书,将那十字上边添了一横,下边加了一勾,变成了传位于四皇子。”

  罗冬儿诧然道:“这样也成?哎呀,那老皇帝真是糊涂,圣旨也写的这般简单?”

  丁浩在她可爱的鼻头上刮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你是没见过圣旨,咳……其实我也没见过,不过我听人说过的,圣旨上提到皇子时,皇字是放在前边的,只能说皇四子,皇十四子,不会颠倒过来称四皇子、十四皇子,而且传承大宝这样的重要旨意,连他们的名字也要写上去的,怎么改?还有,那个国家的圣旨,除了用了咱中原汉人的文字,还用了另外一种文字,这样一来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篡改不了的。

  只不过那个四皇子当了皇帝之后对读书人不好,所以读书人就想了这个法儿坏他名声。知道圣旨如何书写的,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天底下的百姓大多是不知道的,自然就把他弄的声名狼藉。这事儿虽然是假的,但是这添字篡意的法儿倒是真的可行,文人们就是玩过这种文字游戏,才想到了用这个法子往皇帝头上扣屎盆子。”

  罗冬儿紧张地问:“那……你也使那添字画的法儿了?笔迹上就看不出破绽吗?”

  丁浩嘿嘿笑道:“那是账簿,若要添字画儿,我得添多少字画上去?再说,你浩哥哥的字丑的很,只要添上一笔,一定会被人发现的。我呀,只不过是逆向思维……,不懂?哦!就是举一反三,你浩哥哥举一反三,便想出了一个减字的法儿……”;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直播  365娱乐  蜡笔小说  无极4  必赢相师  365杯  mg游戏  六合拳彩  金沙国际  澳门龙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