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21章 鹰豢市井,安有凌云志?

第121章 鹰豢市井,安有凌云志?

  丁浩把这案子办得圆圆满满,真想马上就回丁府去。但是那三个小兄弟一片热诚,无论如何得去应酬一下。那织桥酒楼在城中一条河岸上,抄近路去的话便行不得车马,丁浩便对那丁府的车夫嘱咐了一声,让他仍在府衙附近等候自己,自己抄小路赶去临江酒楼与弯刀小六三人见面。

  这小路其实也不算小,只是这条路都被支了彩棚摆摊卖货的人挤占了,行人摩肩接踵,又没城管管理,走路便嫌拥挤起来。丁浩耐着xing往前蹭,好不容易看到一座小桥,那桥面上也是熙熙攘攘,两旁都是摆摊卖货的,又有许多行人走走停停,询卖货物。

  丁浩慢腾腾的正往前行,忽见前方不远处有三个人影十分眼熟,定睛一看,正是弯刀小六和铁牛、大头,丁浩笑逐颜开,正想扬声向他们招呼,一个小经纪推着辆载鱼的独轮小车正从弯刀小六身旁经过,只见弯刀小六哎哟一声便跳了起来,一把扯住那人喝道:“你这厮走路不长眼睛么,怎么竟从我脚面上辗过去了?”

  他还未说完,王铁牛和大头已气势汹汹地跳过去喝道:“不要走,压伤了我家哥哥的脚,便想一走了之么?”

  那个小经纪倒也老实,一见三人撸胳膊挽袖子的模样,便知碰上了泼皮无赖,忙陪笑打躬道:“三位小哥儿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弯刀小六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道:“好说个屁,你辗了大爷的脚,总该有份赔礼,该怎么做,还要大爷教你么?”说着那往他车上一睃。

  那人恍然大悟,连忙从车上提起一尾大鱼,麻利地用草绳拴上,递到弯刀小六手上,陪笑道:“些许赔礼,小哥儿恕罪则个,小哥儿恕罪则个。”

  弯刀小六转怒为喜,大剌剌地接过鱼来,赞道:“你这汉子倒是有些眼力件儿,今儿大爷心情好,也不寻你晦气,去吧去吧。”

  那汉子连声应谢,推起车来忙不迭地逃开。丁浩在人丛里看的又好气又好笑,以前只听他们自承泼皮无赖,还真不曾见过他们的泼皮手段,这几个年轻人根xing本来不坏,可要这么下去,以后变成什么样儿就很难说了,他们既叫我一声大哥,倒该好好规劝他们一番才是。

  弯刀小六却不知道丁浩正在人群里看着,他提鱼在手,掂了掂份量,笑嘻嘻地道:“大哥请咱们吃酒,那都是去得极风光的所在。如今咱们要请大哥吃酒,至少也得有鱼有肉,这肥鱼已经有了,咱们再去寻摸一块好肉。”

  前行不远,下了石桥,起头第一家就是一家猪肉棚子,里边坐了个妇人,三十郎当岁,穿着内绿外粉的直襟短衫,乌油油的发髻高挽,上边钗着朵杯口大的鲜花儿,身前的案板油乎乎的,两个梳着朝天丫的娃娃,大的只有七八岁,小的才只三四岁,还穿着开裆裤,正蹲在她身旁不远的地上和着泥巴。

  弯刀小六一见脸上便笑开了花,高声叫道:“彭三娘子,今ri可要搏的?”

  那妇人扭头见到是他,双眼一瞪,便呸了一口道:“滚一边去,又要骗老娘的花销不成。”

  弯刀小六笑嘻嘻地也不着恼,只道:“愿赌服输,我本想用这尾大鱼与你搏一搏,你既不肯,我自去寻旁人耍子。”

  彭三娘子斜眼瞄了他手中提着的大鱼一眼,到底忍耐不住,便把大腿一拍,跳将起来道:“搏便搏,你这鱼作钱几何?”

  弯刀小六提了提手中的鱼,说道:“偌大一尾鱼,足足五六斤上下,作价三十文如何?”

  彭三娘子把嘴一撇道:“哪里值那么多,只作二十文钱。”

  弯刀小六爽快地道:“那也使得,来来来,拿钱来。”

  彭三娘子对蹲在地上和泥巴的一双儿女道:“看紧了肉摊儿,待老娘搏几文钱回来给你们买米花吃。”哄好了孩子,她便撸起袖子,兴致勃勃地迎上前来,一提裙子蹲在地上,便与弯刀小六搏了起来。

  二人所说的搏钱就是关扑,这边一开赌,许多嗜赌的路人便都围了过来看热闹。只见彭三娘子数了五文钱给弯刀小六,弯刀小六把大鱼搁在一旁凳上,将钱往地上一掷便吆五喝六地扑了起来。也不知弯刀小六使的什么手法,虽说从未掷个浑纯出来,却总比彭三娘子高上一分两分,两人扑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彭三娘子便输了近二十文钱,再也不舍得赌下去。

  弯刀小六笑嘻嘻地道:“彭家娘子,既不搏了,且拿钱来。”

  彭三娘子心中懊悔,正自拍腿大骂,见他催促,没好气地道:“我那当家的管的紧,老娘哪里有钱给你?”

  她那和泥巴的儿子一旁说道:“娘,你又搏钱,还输了钱,爹爹回来又要骂你。”

  彭三娘子胀红了脸道:“两个小王八蛋,滚一边玩去!”她虽懊悔,却不肯懒帐,一边嘟囔着晦气,一边走到摊子上剁了一块猪肉,说道:“这一块肉,怎也值得二十文钱,拿去,拿去!以后休想老娘再与你搏钱。”

  大头哈哈一笑,便将猪肉接过来,唱个肥喏道:“多谢彭家嫂子。”三人又复前行,丁浩一路跟着,只见他们或讹或赌、或骗或偷,竟连摆卖的首饰头面也不放过,待到了那织桥酒楼,手里已提了不少东西,三人进了酒楼,将鱼肉递与店家,使那十文钱做薪火调料钱,又将衣衫、头面作价抵了壶酒,这才兴冲冲地上楼去了。

  丁浩暗暗摇头,跟着他们登上楼去,三人刚刚坐定,就见丁浩出现,一时喜出望外,连忙将他迎到桌前。丁浩坐定身子,正se说道:“大哥一路都在跟着你们,你们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大哥没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只是你们既叫我一声大哥,大哥就想劝劝你们,如今年轻气盛,靠这些营生或可渡ri,可是以后怎么办?你们总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难道以后要叫你们的娘子、你们的儿子,都因为你被人戳脊梁骨么?”

  三人一听臊红了脸皮,弯刀小六期期艾艾地道:“大哥,你说的道理兄弟们也明白,可是你看我们这三块料,麻绳穿豆腐,根本就提不起来的货se,我们不做泼皮混混,难道还去考状元不成?”

  丁浩笑骂道:“考状元?省省吧,铁杵磨细了还能当针使。可木杵磨细了就只能做牙签了。不是那块材料,再怎么努力都白扯,我也不指望你有那份雄心那份本领,可是要找一份正经营生,本本份份的过ri子,应该不会太难吧?”

  铁牛道:“大哥,你看我们三个能做甚么?就这一把子力气,会几手拳脚,若做个脚夫,又恐昔ri的兄弟们耻笑。其他的事情,我们全不在行。”

  这时那酒肉陆续端了上来,四人一边喝酒吃肉,丁浩一边说道:“不要说这样没志气的话。我看你们三个手眼机灵,脑瓜灵活,若是合伙做个小生意,还怕不能糊口?”

  大头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鼻尖道:“做生意?就我们这三块料?”

  丁浩鼓励道:“那又有何不可?事在人为,还没去做,自己先胆怯了,那就只有一事无成了。我知道一个人物,这人……呃……是山东阳谷县一个百姓,身高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当地人见他生得短矮,给他起了个浑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可他起早摸黑,只靠卖炊饼,却也住着两层的小楼,逢年过节照样沽酒打肉的过活,而且还娶了个千里挑一的娇俏娘子做浑家……”

  大头奇道:“大哥不是诳我?生成‘三寸丁、谷树皮’模样,还能娶个千里挑一的俊俏娘子做浑家,竟有这样艳福好命的?”

  丁浩干笑道:“这是自然……那人的命……实在是比较好。你们若寻个正当营生,也不见得便比他差了。有了正当营生,好人家的闺女才敢嫁你,不说千里挑一吧,凭你们的人品,找个清秀俊俏的也还容易。再说,做人应该有点志气,今ri脚踏实地,从一个混混做到一个本份的小生意人,下一步未尝不可以坐大,再从小生意人做成大生意人。

  大哥走南闯北,经历的多,还听过一个故事,在南海那边有个地方,一个姓李的生意人靠卖塑……卖绢花攒下了一笔钱,然后扩大生意,就这么鸡生蛋、蛋生鸡,才二十多年的功夫就成了富可敌国的大富豪。

  他当初也是一个苦哈哈,那时敢想像自己二十年后会有富可敌国的一天么?你们现在只是泼皮混混,但是只要肯走正途,怎么就知道有朝一ri不会像他一样出人头地了。如果你们想做正途,大哥会借你们一笔钱做本钱,如何?”

  大头头脑简单,最先被他的构想激动了,他无限憧憬地道:“大哥,咱们做生意,有朝一ri也能像楚员外那么有钱么。”

  丁浩奇道:“哪个楚员外?”

  王铁牛抢着道:“就是河对面住的文楼先生啊。楚家三进三出的院子,院子里有驴棚、有碾房,过了影壁墙,中跨院里全是仓库,左边存米,右边存面,再往后,是带廊子的砖瓦房,那内院儿我就看过一次,真是气派,一溜正房连着东西厢房,院子中间还有个池子,池子里养着小金鱼……”

  大头兴奋地道:“我要是住上那样的房子,我就讨个俊俏的浑家,不不不,一个不够,得讨俩,要是这个不爱理我,我就去那屋睡,生一大堆孩子,都得管我叫爹……”

  丁浩听得失笑,这大头和臊猪儿真是臭味相投,有机会倒不妨介绍他们两个认识一下。弯刀小六擒着酒杯,嘴角撇着,在一旁不屑地冷笑:“井底之蛙,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个夯货没见过什么世面!”

  王铁牛和大头瞪起眼睛道:“那依着你又如何?”

  弯刀小六把下巴扬起,傲然道:“你们没看到李坊正每回见了我爹的派头?风一吹就倒的人,我爹还得对他恭恭敬敬。我若有了出息,怎么着也得弄个坊正来当当,管着家门口这一亩三分地儿,那才叫体面,那才叫风光。”

  王铁牛和大头听了满面羞惭地道:“俺们怎么没有想到,还是你的志向远大一些。”

  丁浩听到三个活宝这番畅想,不觉有些好笑,他一本正经地凑趣道:“大哥讲个笑话给你们下酒,话说……有三个农夫在田里干活,干累了躺在树荫下乘凉,其中一个就说:‘要是咱们能当皇帝那该多好哇。’另一个就说:‘是啊,真不知道人家皇帝是过的什么ri子。’第三个人便道:‘嗨,那还用问么,人家皇帝肯定是天天白面馒头管够,下地用的都是金锄头’……”

  弯刀小六三人呆了片刻,忽然笑得打跌:“哈哈哈,太好笑了,这三个没见过世面的夯货,哈哈哈……”

  丁浩没想到自己这个笑话竟是这样的效果,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三个活宝,终于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兄弟四人正开怀畅笑,楼下忽地有人急声叫道:“丁管事,丁浩,你在这里吗?”

  丁浩走到窗前推开窗子往下一看,只见楼下站着那个丁府赶车的车夫,那人一见丁浩便急叫道:“丁管事,府里出了大事,小的想,应该马上知会你一声。”

  “什么事?”

  “听说大少爷突发疾病,昏迷不醒……”

  丁浩心中一紧,连忙道:“你且等等,我马上下去。”

  丁浩肃然转身,对弯刀小六三人道:“丁家出了事,我得马上回去,你们三个慢慢喝着。大哥再劝你们一句,不要再走歪门斜道了。”

  弯刀小六站起身问道:“大哥,你几时再进城来?”

  丁浩道:“现在还不知道,我得马上赶回庄去。”

  弯刀小六便道:“那成,兄弟就不送你了,明ri我们兄弟去庄上看你,并拜望大娘。”

  丁浩无暇多说,匆匆挥手,便出了酒楼。一到楼下,便急声问道:“你说清楚,无缘无故的,大少爷怎么就昏迷不醒了?”

  那车夫道:“小人也不晓得,是臊猪儿说的,他来城里促请徐大医士去诊病,路上碰见小人,只匆匆跟我说了几句便离开了,小人也不知详情。”

  丁浩一听急道:“咱们快走,马上回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包装网  188体育新闻  六合拳彩  锦衣夜行  188  足球作文  168彩票  澳门剑神  网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