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23章 凭空风波起

第123章 凭空风波起

  是夜,月明。月近满月,只残一瓯,恰如人间悲观离合,难见十分圆满。

  罗冬儿悄悄从丁浩留好的后门拐进了丁府粮仓,气喘吁吁地道:“浩哥哥,幸好婆婆家的几位兄弟赶来帮着打井,今晚就住在家里,地方不够用,婆婆打发我去刘婶儿家借住,要不然还真抽不得空闲,可也不能久耽的。”

  丁浩牵住她手道:“冬儿,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这事,我本该与你商议一下,听听你的意思。可是……我仔细考虑了许久,丁家我是真的不想待下去了。这丁家大院……总像是有一股无形的yin气,憋得人透不过气来。我想离开这儿,去广原外展。广原防御使程世雄对我颇为欣赏。而且,我救过他的独子,就凭这份恩情,咱们也不怕没个落脚的地方,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我……我……”

  罗冬儿垂下头去,轻声道:“奴家已是你的人了,无论天涯海角,自当陪伴你的左右。可是……”

  她抬起头来,惶然道:“可是婆婆那儿人家怎么去说才好,一见了她我就怕得要命,我……我其实死都不怕的,可就是在她面前连话都不敢说……难道咱们私奔不成?”

  罗冬儿急的哭了出来:“浩哥哥,人家是不是很没用……”

  “不会啊,冬儿很勇敢”,丁浩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柔声道:“不怕死的人,只是一个亡命徒,并不值得称道。在一个人心里,有些东西,比死更让他害怕,更让他不敢去触犯,那这个人才真的了不起。”

  他轻轻拥抱着冬儿柔弱的身子,把她猫一般揽在自己怀里,柔声道:“你不必着急,我不会让你无名无份委委曲曲的跟我走,和董李氏的交涉,我来,软硬兼施,总要迫她就范才是。明天,我约柳十一谈谈,最好心平气和地把这件事情解决了,然后咱们一起远走高飞。我不敢保证跟着我走,一定让你锦衣玉食,但我保证,一定好好待你,绝不让你因为我受半点委曲!”

  “嗯!”罗冬儿重重地一点头,擦擦眼泪,破啼为笑道:“人家跟着你,哪怕吃糠咽菜,过得再苦,心里也是甘之若饴的。”

  丁浩微笑道:“谁说我的冬儿不会说情话呢,这就是最让男人陶醉的情话啊……”

  此时,丁承宗宅院里忽地传出一声惊叫。

  因丁承宗双腿断掉,侍候的下人不够,才调来不久的源儿姑娘忙碌了一个下午,此时已经疲人倦地睡去,听见声音忙爬了起来。她柔揉眼睛,见同屋的兰儿姐姐已经披起了衣裳,举着一盏灯急急向门口走去。源儿姑娘便急问道:“兰儿,出什么事了?”

  兰儿头也不回地道:“不晓得,好像是少夫人的声音,我去看看。”

  源儿一听,忙也披衣下地,趿上鞋子,匆匆追了出去。

  丁承宗这病甚是严重,但却不必担心进一步恶化,而且他始终沉沉睡着,除了喂些流食,侍候便溺,平时倒不来闹人,是以少夫人陆湘云侍候他半晌,此时便在书房歇下,而那尖叫声正是从书房里传来的。

  小源姑娘一面走,一面想:“少夫人叫些什么,是发了恶梦还是被耗子惊吓了?”

  到了书房,房门虚掩,门缝中透出一线灯光,小源姑娘推门一看,不由惊呼一声,连忙以手掩唇,瞪大了杏眼。

  只见少夫人穿着亵衣小裤坐在榻上,秀发披散,满颊是泪,一旁站着兰儿,抱住少夫人一条手臂正在宽慰地说着甚么。瞧少夫人衣衫凌乱的样子,亵衣还被人扯裂了一道口子,露出白腻的香肌,这情形……这情形……莫非……小源姑娘忍不住抢前一下问道:“少夫人,你……你这是怎么了?”

  陆少夫人不答,只是双手掩面嘤嘤哭泣。一旁兰儿姑娘青着脸se,咬牙切齿地道:“咱们丁家,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丑事。大少爷刚刚生病卧榻,就有那大胆无良的下人欺侮主母,少夫人,您不要哭啦,咱们去找老爷做主!”

  小源姑娘听到这里也不禁又惊又怒:“这是谁,竟然如此大胆!”

  ※※※※※※※※※※※※※※※※※※※※※※※“那人是谁,你可曾看到他的相貌?”

  丁庭训感伤于儿子接连遭遇的不幸,辗转反侧,刚刚有了睡意,就得到有人潜入长媳房中yu行不轨的消息,气得他脸se铁青。陆湘舞侧身坐在椅上,以帕掩面,嘤嘤哭泣,只是摇头。

  丁庭训犹如困兽,来回转了半天,拍案怒道:“你只是哭泣有甚么用,倒是说话呀。”

  吃他这一吓,陆湘舞不敢再哭泣,只得低声道:“媳……媳妇儿当时已灭了灯,看不清那人模样,那人又压低了嗓音,只说……只说官人已成废人,叫媳妇儿不如相从了他,做个真正夫妻,快……快活……呜呜呜,那人污言秽语,媳妇儿实在学不来……”

  说到这儿,陆少夫人又流下泪来,哽咽地道:“媳妇儿初时吓得都瘫软了,待他欺身上前要剥媳妇儿衣衫,媳妇才惊醒过来拼死反抗,厮打当中只扯下他一角衣衫,那人听我大叫这才仓惶逃走。”

  这时兰儿在一旁怯怯地说道:“老爷,婢子……婢子听见少夫人惊慌大叫,急忙起身掌灯赶去查看,婢子……婢子出屋的时候,看见一条人影仓惶闪入夜se,那身影……那身影倒似……倒似一个人……”

  丁庭训霍地转身,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道:“倒似何人?”

  兰儿“卟嗵”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首道:“婢子无凭无据,又不知是否看错了人,实不敢讲,求老爷……”

  丁庭训一步跨到她的面前,狠声说道:“讲!”

  兰儿一哆嗦,伏地不敢起身,颤声道:“那人身影……像……像是丁管事。”

  丁庭训犹如头顶受了一记闷雷,踉跄两步,被雁九一把扶住。兰儿这句话出口,房中众人一时都鸦雀无声,静的可怕。

  “丁管事?丁浩?是他么,竟然是……他?”

  兰儿伏地连连叩首,不敢再作一声,丁庭训心思百转,前后一想,除了丁浩果然再没有第二个可疑的人物。丁浩时常出入宗儿住处,对那里一草一木、房舍布置,自然最是熟悉不过,也只有他才能在夜se中登堂入室,来去自如。

  丁浩拒了刘家四姑娘那样纯正贤淑的良家女子,偏去追求董家小娘子一个嫁过人的貌美寡妇,分明嗜好渔se。宗儿有心劝他认祖归宗,待他亲如兄弟,儿媳受宗儿嘱咐,对他也是谈笑可亲,从不以奴仆相待,儿媳的美貌自不待言,这贼子……这贼子因此误以为媳妇儿对他有意,生了妄念也是大有可能。”

  丁庭训转眼看看,只见儿子丁承业已气得脸皮涨红,双拳紧握,那双眼看着他,几yu喷出火来,若非顾忌老父,已是冲出房去找那丁浩算账。再看媳妇儿,脸颊苍白,颧骨处偏偏赤红如火,发丝凌乱,眸中含泪。小婢兰儿跪伏于地,大气都不敢出,当下再无怀疑,咬牙切齿道:“业儿,你大嫂受下人凌辱,如今为父就要你带人去捉那丁浩回来,还不快去!”

  “是!”丁承业双眉一扬,大声道:“爹爹放心,大嫂莫要哭泣,二弟定将那无耻下作的小人捉来,听你处置。”说罢抬腿便走。

  ※※※※※※※※※※※※※※※※※※※※※※※丁浩和罗冬儿正在仓中说着话儿,忽听远处一阵喧嚣,二人如今身份,私下幽会本是见不得人的,如今董李氏回来了,罗冬儿更如惊弓之鸟,立时便觉有些惊怕。

  丁浩连忙攀着梯子爬到高处一看,只见一串串火把到处亮起,竟是丁府从未有过的气象,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连忙顺着梯子下来,罗冬儿急急赶上道:“浩哥哥,出了什么事?”

  丁浩摇头道:“我也不知,四处火把亮起,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罗冬儿脸se一怕,害怕道:“浩哥哥,会不会是那柳十一又生事端?”

  丁浩略一思忖,说道:“现在全无消息,何必胡乱猜疑。这里是粮仓重地,火把轻易进来不得,趁这机会,我先送你离开,不然,一旦家丁们散开,便走不得了。”

  当下丁浩拉起罗冬儿的手,出了粮仓,只听到处啧杂声起,远远的也听不清喊些甚么,万幸跟前还没有人来,丁浩立即拉起罗冬儿的手借着建筑yin影的掩护向后门摸去。

  远远的,柳十一领了些人,手擎火把,到了粮仓附近,便高声喊道:“灭了火把,只余几盏灯笼,到粮仓里去搜一搜,都给我小心着些,火烛一定要看住。”

  原来丁承业带了人,一马当先赶到丁浩房中,踹开房门冲进去,见丁浩根本不在卧室,不禁心中狂喜:“这样才好,那小贼不在卧室,这一遭儿更是难以辩白了。”

  丁承业趁着夜黑人乱,将那撕了一角的衣衫丢在房中,吩咐人打起火把四处捉人,自己则闪出暗中,去寻那臊猪儿。此人,是必须要死的!

  臊猪儿正睡的香甜,被嘈杂声惊起,稀哩糊涂的便跑了出来,一见丁府家丁一群群、一伙伙,兴高彩烈东奔西走,说是要捉什么贼人,忙也从墙角抄起一柄粪叉子跟在他们后面没头苍蝇一般乱走。

  丁承宗因为要躲避自己府上的下人,来晚了一步,眼见他与众人混在一起,不禁暗暗着急。臊猪儿跟着“带头大哥”胡乱走了一阵,按捺不住,这才问道:“高大哥,咱们这是去抓谁啊,庄子里爬进贼来了?”

  那高大哥是丁二少的亲信,姓高名大,正是当初发放粮种时想绕过董小娘子把粮种发给自己兄弟高二的那人。他知道臊猪儿一向与丁浩交好,闻言便幸灾乐祸地道:“嘿嘿,是有贼,不过……不是甚么外贼,倒是咱丁家的内贼。”

  臊猪儿大吃一惊道:“内贼,是哪个?偷了甚么东西?”

  高大晒笑道:“这内贼就是你那好兄弟丁浩啊,他贼胆泼天,居然偷到了少夫人的榻上去,你说该不该死?”

  “什么?”臊猪儿一惊站住,脸红脖子粗地嚷道:“这不可能,俺阿呆兄弟不是那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知道他是甚么样的人?你说不是他,这夜深人静的,他怎么不在自己房里睡觉,现在定是心虚逃走了。”

  高大说完冷笑一声,扯开喉咙喊道:“给我搜仔细,抓到了人,二少爷有重赏。”

  臊猪儿越想越不对劲,趁着他们四下搜的起劲,端着粪叉子不往前去,反往后退,窥个空隙撒腿便跑,直奔丁浩住处。暗暗尾随着他的丁宗业见状大喜,立即闪身跟了上去。

  臊猪儿还未跑到丁浩住处,就见兰儿和小源姑娘从前面走来,各自捧着几套衣服,臊猪儿立刻把粪叉子一扔,上前拦住她道:“兰儿,你在这里做甚么?”

  兰儿板着脸道:“奉老爷之命,取一些东西,你挡住我做什么?”

  小源姑娘知道兰儿姐姐一向与猪儿相好,此刻二人眉毛不是眉毛眼不是眼的未免奇怪,不禁站住了脚步。

  臊猪儿道:“兰儿,后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说是俺阿呆兄弟偷jian少夫人?阿呆岂是那样的人。”

  兰儿扭头对小源道:“东西你先送回去,免得让老爷久等。”

  兰儿说着把衣物往小源怀里一放,一把拉住臊猪儿手腕,把他扯向一边,娇声嗔道:“你这夯货,真是脑筋不清楚的,现在老爷震怒之下,谁还敢为丁浩说话,你是什么身份,还想要强出头不成。要是老爷逐你出门,逐仆可是谁都不用的,你在这霸州地面儿上还能活么,那时你让人家如何是好?”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爱博体育  188体育古诗  188直播  威廉希尔app  澳门足球  伟德女婿  新英小说网  105彩票  伟德重生  伟德财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