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28章 人生有八苦

第128章 人生有八苦

  看着罗冬儿说完,在无数双各具意味的眼光中,以前所未有的勇敢挺起胸膛走出丁家大院,丁浩心怀激荡,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那插钗相许的一刻,牵动了他一世的心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什么伤、什么痛,也都烟消云散了。

  丁玉落钦佩地看着平素在她眼中总是柔柔怯怯、像只胆小的兔儿似的罗冬儿离去,立即带着一丝欣喜向丁庭训说道:“爹爹,如今已真相大白了。昨夜,丁浩是与董小娘子在一起,丁浩始终不肯说出他昨夜在哪里,是因为顾及董小娘子的名节,所以宁可自己背负受冤的罪名。”

  丁承业眼珠一转,冷笑道:“姐姐话不可说的太满,难道那罗冬儿就不可能撒谎?”

  丁玉落道:“如果昨夜他们不是在一起的话,董小娘子有什么理由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件事来?为钱还是为了什么?就算她与丁浩相好,有心搭救他,那也得分什么事情,她会因为丁浩夜入后宅,偷jian女子这种无耻恶行为他出头,不惜让自己身败名裂吗?爹,丁浩一定是冤枉的,女儿觉得,这里面别有隐情,咱们不可冤枉了好人。”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丁庭训仿佛最后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他的身子其实早就撑不住了,全靠一股仇恨和怒火撑着。如今董小娘子当众自承与丁浩的私情,以丁庭训一生阅历,像董小娘子那样的人,在他面前就像一汪澄澈见底的泉水,哪里还能看不出她说的话是真是假。可是……如果董小娘子所言属实,那么……昨夜偷入媳妇儿房中的又能是谁?

  “丁老爷聪明一世,你只须仔细想想,就该知道谁有理由害我,何须问我呢?”想起丁浩这句话,丁庭训一阵头晕目眩,心头掠过一阵寒意,如果不是雁九扶着,他就要一跤瘫坐在地了。

  丁玉落急道:“爹,你说话呀,你听到女儿的话没有?”

  丁庭训脸上慢慢泛起一片难言的苦涩,他刚想说话,就听一旁廊下的那个庄医郎中气急败坏地叫道:“老爷,老爷,杨氏……杨氏她……身体久病在身,过于疲弱,如今心火引发旧痴,已是救不得了。”

  “甚么,”丁庭训大吃一惊,也不知哪儿突生了一股力量,急忙抢过去冲到杨氏面前,丁浩闻言也大为紧张,急叫道:“娘,娘,你怎么了?”

  只见杨氏软软瘫卧在地,已气息奄奄,丁庭训不由自主地屈身伏下,神se紧张地叫道:“杨氏……”

  “姑爷,婢子……恐怕是……不行了……”

  “杨氏……”,这半辈子,丁庭训厌了她半辈子,只恨她不早死,现在听这话,却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好像心口里突然被掏走了一块东西,空空落落的。

  “姑爷,婢子对不起你,如果婢子……当初听了你的话,不……不留在丁府,夫人就不会发现……她就不会……走,也就不会死……这是……这是婢子造的孽,一……一辈子……都还不完的……债啊……”

  丁庭训听的鼻子有些发酸,姑爷这个称呼,一下子把他的记忆带回了他年轻的那个年代。一个chun天,效外踏青时节。那位温柔美丽的小姐,和她身边那个俏皮可爱的丫环。往ri种种,清晰浮现,无数心酸,涌上心头,丁庭训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跟眼前这个女人说话。

  丁浩使劲挣着绳索,嘶声道:“我娘怎样了,放开我!放开我!娘……”

  杨氏嘴角露出一丝心酸的笑意:“姑爷,其实……婢子……只想留下服侍姑爷、姑娘,没……没想害你们,要是早知会有……那样的结果,婢子一定会走的,一定会走……”

  她艰难地转过头,看着焦急望向她的儿子,低低地道:“姑爷,求你……饶过了他吧,婢子身份……卑贱,可他……毕竟身上流着是你的血脉,求你……求你了……姑爷!”

  杨氏忽地一把攥住了丁庭训的手,丁庭训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便想挣脱,可他手腕只一动,却又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但是杨氏却只一攥,仅仅这一攥,然后那手便无力地松开,软软地垂了下去。丁庭训抬眼望去,杨氏已溘然长逝,嘴角还噙着那丝辛酸的笑意。丁庭训的一颗心顿时如堕无底深渊。

  “娘……”,丁浩虽看不清具体情形,可是从他们的神情,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地一声哭喊,热泪纵横。院子里静了下来,数百号人鸦雀无声,就只听得丁浩一人的哭声。

  丁浩痛哭半晌,忽地一甩眼泪,大声咆哮道:“丁庭训,你这老匹夫!你干的好事。这天这地、这院中所有的人都是我的见证:今ri有负于我的,来ri我必一一索还。今ri有亏于心的,终会遭到我的报应!”

  “狗奴才,如此嚣张,竟敢出言恐吓!”

  丁承业恼羞成怒,欺身上前便要掴他,丁庭训厉喝一声:“住手!”

  “爹,你……”

  丁庭训说道:“解开绳索,放他下来。”

  雁九、柳十一齐齐一惊,同声唤道:“老爷……”

  丁庭训方才因杨氏之死而波动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从容,淡淡一笑道:“我丁庭训这一辈子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会怕了他一个ru臭未干的小儿?放他下来!”

  柳十一心有不甘,吃吃地道:“老爷,那董小娘子恋jian情热,所言未必便属实。这事儿……总得查个水落石出才好,咱们这就放过了他?”

  丁庭训眼皮一抬,只是森然道:“这丁家,如今还是老夫作主么?”

  柳十一心头一寒,不敢再说,连忙退后两步,摆了摆手,几个家丁立即上前为丁浩解开身上绳索。

  绳索一解,丁浩便扑过来抱住杨氏,再度痛哭起来。这个一生坎坷的妇人,严格说起来不算是他的母亲。可是自打他到了这个时代,对他最关心、最呵护的就是这个妇人。

  在杨氏心里,或许她疼的仍是以前那个丁浩,但是感受到她一颗慈母之心的,却是眼前这个丁浩。他是真的把杨氏当成了自己的亲娘。自己没有为她带来几天好ri子过,反而因为自己让她送了xing命,这让丁浩情何以堪。

  丁玉落听他一个偌大男儿哭得心酸,一旁陪着只是落泪,她几次上前想要解劝,可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她丁家的人,她有什么脸面上前宽慰他?

  丁浩抚尸长哭,半晌之后,忽地一挺身跳了起来,丁玉落吃了一惊,只当他心怀怨恨,要伤害自己父亲,急忙闪身拦在父亲身前。

  丁浩一步一步走上前来,走到丁玉落身前两尺,方始站住脚步,越过她的肩膀看着丁庭训。丁玉落讷讷地道:“丁……丁浩……”

  丁浩也不看她,只是伸出一只手,眼睛仍是盯着丁庭训那张苍老的脸,冷声道:“拿来!”

  丁庭训一愣,问道:“甚么?”

  丁浩一字字地道:“卖身契!”

  丁庭训愣然半晌,轻轻摇头。

  丁浩大怒:“怎么,你要食言?”

  丁庭训脸皮子一阵抽动,半晌才低低地道:“卖身契……,那份卖身契,十九年前就已被老夫烧掉了……”

  丁浩吼道:“你还敢骗我!”

  丁庭训抬起头,看着这个流着自己血脉、却从不曾做过自己一天儿子的青年,丁浩的唇上还有稚子少年的茸毛,可是他眸中刚毅、冷峻的神韵,已经酷似自己年近三旬时的神韵,带着几分沧桑。

  丁庭训苍老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感伤:“老夫没有骗你,也没有必要骗你。她的卖身契,早在十九年前就已经烧掉了。老夫……因为做了糊涂事,所以给了她一笔钱,并且当着她的面烧了卖身契,希望她能离开,但是……她不肯……”

  丁浩的手慢慢的、无力的滑回了身侧,他看得出,丁庭训说的是实话,丁庭训也实在没有必要强要留着一个死人的卖身契。

  他在丁府滞留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给娘挣回一个ziyou的身份。可是现在他才知道,那张卖身契早就不存在了,早在十九年前就已被烧成了灰烬。自己的老娘早已是ziyou之身,随时可以离开丁府。

  但是那张卖身契却又没有烧毁,它一直放在杨氏的心里。为了一个女子对她心仪的男人,还是为了深藏骨中的一种奴xing,亦或是出于歉疚而宁愿留在丁家,现在已经无从考究了。他只知道,那张卖身契,除了杨氏自己,没有人毁得掉……他默然半晌,点点头,倒退着走了几步,慢慢解开腰带,将丁府执事穿着的那件外袍解开,双臂一张,任那身已经被抽得破碎,血迹斑斑的袍子慢慢滑落在地。

  丁玉落见他怪异举动,不禁又惊又怕,以她武功若是动起手来,丁浩绝非她三合之敌,她却有些胆怯地退了两步,期期艾艾地道:“丁浩,你……你做甚么?”

  丁浩一言不发,举起满是鞭痕的双臂,解下头上束发布巾,一头长发便披散下来,他又踢掉两只靴了,披头散发、只着小衣,**双足,转身抱起母亲尸身,便向府门走去。

  丁玉落急急追了两步,问道:“丁浩,你去哪儿?”

  丁浩身形不停,昂然说道:“我……要去找个地方,找一个不姓丁的地方,安葬我娘!”

  丁浩一步步走向府门,那些村民、家丁们犹如船头破浪,攸然分开,默默地看着披头散发、浑身血痕的丁浩抱着杨氏的尸身,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丁玉落无措地又叫了一声:“丁浩……”

  丁浩抱着杨氏的尸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站住了身子,沉声说道:“从今ri起,请不要再叫我丁浩,从此丁浩只姓杨……”

  鸡冠岭上,当初丁浩为母采撷野菜的那片山坡已经从一丛丛的新绿变成了漫山遍野的青葱,松涛和风,翠树摇曳,鸟语虫鸣,一片生机。

  丁浩双手十指指甲都有些裂开,鲜血一丝丝渗出,痛在指上,更痛在他的心里。他用双手,刨出了一个土坑,将杨氏的尸身轻轻放进去,将自己那件沾满血迹的贴身小衣脱下来,轻轻覆在她的脸上。

  丁浩跪在她身前,泪已流干。

  长跪许久,他一个头磕下去,轻声道:“娘,孩儿不肖,您生前不能让您享福,死后连个像样的坟都没有。今ri,儿且把娘埋在这青山绿水之间……”

  泪一颗颗滚落,他抓紧了两块泥土,哽咽道:“这里……山水秀丽,娘闷的时候,可以四处走走看看。这里,不再是丁家大院儿,娘再也不用……受他们的束缚欺压。”

  他抬起手腕擦擦眼泪,一字字地道:“娘,儿……总有一天会回来看你,等到那一天,别人欠咱们的,儿要他们十倍百倍的偿还!您现在薄棺没有一口,坟茕没有一丘,等儿回来时,一定给娘风光大葬。儿有多大的出息,就给娘修多大的坟!修墓、修冢、修陵……,只要儿有那个本事!”

  丁浩说完,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含泪抓起泥土,一把把地掩盖上去……※※※※※※※※※※※※※※※※※※※※※※※※※丁家,丁庭训的卧室里,他疲惫地躺在榻上,挥手道:“都出去,都出去,什么……都不要与老夫说,老夫只想静一静,全都给我出去……”

  “老爷……”雁九yu言又止,向丁承业暗暗使了个眼se。丁承业忙道:“爹,那您好好休息,徐大医士说过了,您现在需要静养。他回城取些必需的应用之物,明天一早回来,让他给您再好好诊治一番。”

  说完,他带着众人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丁玉落花容惨淡地为丁庭训掩掩被角,轻轻站起身道:“爹爹,您好好将养身子,现在丁家……再离不开爹爹的支撑了,您可一定要保重自己。女儿出去了,我唤人进来服侍……”

  她一语未了,丁庭训突地双眼一张,那双眼迸发出神采,方才的萎靡、颓丧一扫而空,丁玉落吃了一惊,她还未说话,丁庭训已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力气大得让丁玉落都有一些痛楚的感觉。

  “爹,你……”

  “噤声!”

  丁庭训瞟了一眼门口,低声道:“你带上剑,速去找到丁浩。”

  丁玉落杏眼大张,惊讶地道:“爹爹,你这是……”

  “爹如今除了你这个女儿,谁都信不过了。”

  丁庭训凄然一笑,又迅即说道:“你千万小心,连那丁浩都不要见,以免露了行踪,只要有人追杀丁浩,爹要你立刻保护丁浩,把他好端端地救回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有所损伤。”

  丁庭训目光灼灼,看着极是吓人,仿佛正在燃烧全部的生命力,丁玉落又惊又骇,心里有无数疑问,可是眼见爹爹那灼热的眼神,她唯有重重点头:“爹爹放心,哪怕拼着一死,女儿也要护他周全,可是……爹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丁庭训道:“你不必问,只管按为父吩咐的去做。为父心中的疑虑,只有那yu杀丁浩的凶手现身,才能解开。丁浩有无嫌疑,也须到了那一刻,为父心中才再无疑虑。你记住,如果有人去追杀丁浩,不管那人是谁,你见了都不要吃惊。那凶手你能擒则擒,但是须得量力而行,第一要务,是把丁浩给爹带回来!”

  丁玉落连忙答应道:“女儿记住了!”

  她匆匆起身,又看了丁庭训一眼,嘱托道:“爹爹,你好生将养,女儿去了。”

  她返身走了两步,忽又转身,双眼晶亮,轻声问道:“爹爹已相信丁浩不是yu对我丁家不利的贼人?”

  丁庭训躺在那儿,默然片刻,苦涩地一笑:“昨ri为父只盼他不是那贼人,如今……为父倒只盼他就是那贼人了……”

  饶是丁玉落冰雪聪明,父亲这句古怪的话她还是似懂不懂,不过父亲的这番嘱咐,分明是对丁浩有所释疑,而且有极大的维护之意,她心中自是欢喜,这时也无暇多想,更无暇多问,匆匆应了一声,便一阵风儿似的出了父亲的卧房。

  丁庭训怅然望着香樟楠木,华丽雕饰为承尘的屋顶,忽然觉得屋里暗得吓人,便扬声叫道:“来人,掌灯,多点几盏灯来……”

  ※※※※※※※※※※※※※※※※※※※※※※※丁浩**着脊梁,只穿一条犊鼻裤,脚下一双布袜已踩得乌黑,披头散发地从山上下来,径直走回村子。

  他身上纵横交错都是一道道鞭笞的伤痕,双手箕指,满是泥土,被那村子里的人看见,都唬得避到了一边,连那与他平素亲近的人也不敢搭话。

  丁玉落内着劲衣、腰间藏剑,穿了一身男子衣裳,脸上用姜染了黄,粘了胡须、戴了遮阳大檐帽儿,远远走在路边树荫下。若非熟识之人当面撞见,还真不容易看出她身份,此时所有人的都在关注丁浩,她更容易遮掩了。

  眼看丁浩肩背上纵横交错的鞭痕一片血肉模糊,丁玉落心中也不好过,可是一想到要是能为他洗脱嫌疑,父子相认,重归于好,她的心中又是无限欢喜。

  她本还有些担心丁浩葬母归来,要去丁府打闹,那一来纵有凶手也不会再现身,丁家与本浩更不知该如何相处了,可是眼见他走到了岔路口,却向左一拐,顺着丁家的院墙走了下去。

  丁玉落一见这才安心:“是了,他是去寻董小娘子。董小娘子当众自承昨夜与他在一起,回去定要又受她婆婆欺侮。丁浩去了,必与李家那些粗汉冲突,到时我现不现身?若是出面,万一有人yu对丁浩不利,暗中看见,必起戒心,岂不坏了父亲大事。可我若不出面,他现在已不是丁家管事,李家那些汉子无所顾忌,还不打伤了他?”

  丁玉落正为丁浩担心,丁浩已到了董家门前,一路许多村民跟来,丁浩走到董家门前,抬头看看紧闭的门扉,伸手一推,“吱呀”一声便开了,丁浩大步走了进去,院角几只叼食的鸡若无其事地抬头看看,扑愣扑愣翅膀,继续低头刨着土。院子zhongyang那木盆儿还在,旁边有一大堆待洗的衣服。

  丁浩心头一酸,扬声叫道:“冬儿,董李氏!”

  院中寂寂,无人应答,许多村中抻头探脑的挤在门口看,不敢靠近的丁玉落远远听着院中动静,心中焦急,却是无计可施。

  丁浩心头一紧,匆匆上前一推房门,这才发现铁将军把门,那房门竟是锁着的,院子里转了一圈,连柴房里都不见半个人影,丁浩茫然地走出院子,站在台阶上发怔。

  一见浑身是血的丁浩出来,村民们早已畏怯地向后退开,倒是有个半大孩子不知畏惧,看见丁浩浑身浴血,杀气腾腾的样子,大生崇拜之意,叫道:“丁浩叔,你要找董家小娘子么?”

  丁浩一喜,连忙走过去,弯腰道:“不错,丁浩叔要找董家小娘子,小真,你知道她去了哪儿么?”

  小真答道:“丁浩叔,我在村中玩耍时,见董老聒……”

  无意中当着大人叫出了小孩子们给董李氏起的绰号,小真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见董大娘家的几个兄弟很凶地抓着董小娘子往那边走了,董大娘怒气冲冲地跟在后面,说要开祠堂、家法什么的……”

  丁浩听了顿时一惊,小真指的方向是李家庄的位置,距丁家庄不是很远。那个村子是李姓聚居而成的村落,村里李姓人占了十之七八,所以李家虽未出什么官宦举子,士绅名流,但是在当地也小有名气,至少少有人敢去李家庄惹姓李的人,李家既无一个真有大出息的人教训引导,在乡里间又纵横跋扈,就养成了目中无人,刁横野蛮的xing儿,就是族里的女子如董李氏这般的,也是自幼骄横,蛮不知理。

  “董刁妇把冬儿绑去李家庄?她要干什么?”丁浩心中惶急,无暇多想,匆匆道了声谢,便向李家庄方向急奔而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恒达娱乐  贵宾会  精准六肖  大小球  105彩票  美高梅  世界杯帝  六合拳彩  皇家中文网  伟德包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