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43章 海市蜃楼

第143章 海市蜃楼

  荒原古道上,一支长长的队伍蜿蜒如蛇。

  远远看去像是一支军队,因为有许多身着衣甲、胯下乘马的士兵持长枪往来奔走;再走近些,看着像是一支商队,因为队伍中有许多大大小小各种规格的车子,有骡有马有毛驴,甚至还有骆驼;再走近了去,看着又像是一支逃难的人群,破衣烂衫的穷苦百姓,绫罗绸缎的大户千金,全都挤在一起,在荒野中慢慢行进着。有些西北大汉,大热的天居然穿着一件破羊皮袄,身上发出难闻的气味,他们chun夏秋季一年四季也就只这一件衣衫而已。

  这就是程德玄和杨浩从北汉带走的百姓,大多数看起来比中原的乞丐还穷的百姓,可是此时得知消息的北汉皇帝刘继元正在宫殿里无比肉痛,这可是北汉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啊。

  烈ri当空,空气蒸腾,一阵风卷着热浪袭来,让人丝毫不觉凉爽。眯着眼睛向远处看,远处的景物在气浪中就像是水中倒影似的在隐隐波动。人们个个有气无力,可士兵们仍在不断催促着,士兵们现在都已知道皇帝陛下正在为他们断后,正和契丹人苦战,必须得尽快离开险地。但是不知就里的百姓们不免怨声四起,他们一面抱怨着,一面在宋军的刀枪威逼下,继续向前赶路。

  前边一辆驴车陷住了,这条古道上前几天下过一场大雨,此处有些坑洼,别处已经干燥,这里还是泥泞的,以致那头小毛驴使劲力气,也不能把车拉过去。百姓们从一旁走过,有些漠然地看着车子前边拼命地牵着毛驴的老汉以及车后使劲推着车子的一个妇人,没有人上前去帮上一把,他们本就是素不相识的。这种时候,人的同情心似乎也被疲惫和毒辣的太阳折磨没了。

  “快点,快点,你们磨蹭什么,赶快走。”两个骑兵发现有异,驱马过来,长枪一横大声吼道。

  那妇人快急哭了,可怜巴巴地解释道:“军爷,不是小妇人不走,这车子陷住了。”

  杨浩驰马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咦,是你?”

  他看那妇人有些面熟,仔细一看,忽地记起她就是自己那ri在乡村搜索北汉残兵时见过的那个妇人,那妇人也一眼认出了他,欣喜地叫道:“杨老爷。”

  杨浩翻身下马,走过去道:“不用叫老爷,叫一声大人就成。大嫂,你家那孩子呢?”

  这时,车中有人叫道:“杨浩大叔。”

  杨浩向车上看去,只见花布的帘子掀开了一角,一个小孩子蜷缩地车蓬深处,只有两只眼睛亮亮的,用一种欣喜和孺慕的神情看着他,看不清他的脸,只感觉脏兮兮的,还是像只小狗儿,在他身边,堆的全是坛坛罐罐。

  “狗儿,你们也被带出来了?”杨浩惊讶地道:“来,大叔帮你把车推出去。”

  杨浩使足了力气推车,可那车轮已经陷住,车上乱七八糟塞了好多东西也过于沉重,前边毛驴一拽,车轴部分都有些扭动了,再要使力大了恐怕车子就要四分五裂。杨浩在后边根本使不上力,他脸上一红,正想喊那两个没有眼力件的士兵下来帮忙抬车,一旁忽地传来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木恩,去帮一把手。”

  杨浩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盘踞在一辆车中,头顶有遮阳蓬,四下却是通风的。那大汉其实已经至少五十岁了,头发胡子都是花白的,满脸的皱纹好像刀削斧刻一般。之所以被杨浩一眼误以为是个大汉,只因为这人的身量实在是魁梧高大,他盘膝坐在车中,却给人一种泰山苍松、东海碣石的感觉,孤傲、挺拔。

  这人一声吩咐,车旁立即绕过一条大汉,杨浩与那老人满是沧桑透着睿智的眼神一碰,转眼向那应声的大汉望去,登时又吓了一跳,大热的天,这大汉光着脊梁,晒得黝黑的身子一团团肌肉贲起如丘,结实的好像铁铸的一般。

  看他的身量,足有一米九上下,尽管西北地区百姓的块头儿普遍高壮一些,这人的身量也实在吓人,尤其是他不止高大,而且健壮,和他那不输阿诺州长的健硕身材一比,杨浩简直就是杨柳小蛮腰了。

  这大汉走到车子后面,上下一打量,腰一弯,肩膀便扛上了车架,“嘿”地一声沉喝,那车轮都被他扛了起来,他把车抬过坎去,又轻轻放下,看起来轻松自若,犹有余力。车中的狗儿“哎呀”叫着赶紧扶住了一旁摇摇yu坠的坛坛罐罐。

  大汉咧嘴一笑,便若无其事地走回自己车旁,拿起大鞭一扬,赶着车儿往前走去。杨浩注意到,那辆车子是用两头健壮的骡子拉着的,车上只坐了那个头发花白的高大老人,而且车子过去之后,车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十多个粗壮的汉子,看起来都是他的仆从。这样的派头,此人应该是富绅豪商才对,可是看他衣着和车上简陋的布置却又不像,尤其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些大汉,个个衣衫褴褛,实比乞丐强不了几分。

  好奇只在心中一闪,他便傍在车旁,一边牵着马走,一边与那妇人聊起天来,原来这妇人夫家姓马,丈夫早在兵灾中死了,只剩下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她们母子是被程德玄派出的兵丁给勒逼出来的,她不得不从,却又怕儿子被阳光曝晒,便向同村的这个老汉央求,在车上给儿子留了块地方。

  问明情形,杨浩便道:“大嫂,这一路走,肯定要辛苦一些,但是一旦到了中原,要比这西北苦寒之地好的多。那里富庶,随便找点谋生的营生,你们的ri子也比在这里强的多。你们就安心地往前走吧,有什么事只管跟我说一声,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忙。”

  大嫂连连道谢,杨浩翻身上马,就要往前边驰去,车中狗儿急叫道:“杨浩大叔。”

  杨浩勒住马缰,弯腰笑道:“狗儿,唤大叔做什么。”

  狗儿眼巴巴地看他,却不敢探出头来,只道:“大叔,你也要去中原定居吗?”

  杨浩笑道:“大叔不去中原,不过大叔会护送你们去。”

  “喔……”狗儿有些失望,想了想又问:“大叔,你晚上可以来陪狗儿么,狗儿还从来没有离开村子,没有看过外面的天地呢。这里晚上好多人,好热闹,可娘怕走散了找不到我们的车子,从不许我四处走动。”

  马大嫂呵斥道:“真是不懂事,杨老爷……杨大人有许多事情要忙,一天下来不知有多累呢,哪有空儿陪你。”

  狗儿嘟起了小嘴,杨浩笑道:“好,如果晚上有时间,那大叔就陪你一齐在这草原上散步、聊天。”

  狗儿一听笑逐颜开,按捺不住兴奋道:“好,杨浩大叔,狗儿晚上等你。”

  杨浩一笑,双腿一挟马腹向前驰去,远远看到那辆被十几个粗壮大汉有意无意地护在中间的车子,他忽想起方才的猜疑,走近了去,侧首望车中看去,只见那五旬老者从膝旁拿起一个羊皮口袋,拧开塞儿灌了一大口,看他嘴边的水渍,似乎是浊酒而非饮水。

  见杨浩向他望来,那老者微微一笑,杨浩说道:“老伯是做什么的?真是一副好身架。”

  老者淡淡一笑,说道:“老汉是个苦命人,坎坷半生,只以养马为生,却不曾攒下什么家业,如今被程大人迁去中原,呵呵,说不定会有几天好ri子过,老汉倒是欢喜的很。”

  杨浩见他言不由衷,料他必定有所隐瞒,看来自己这支队伍还真是龙蛇混杂,形形sese的什么人物都有呢,他正想再拐弯抹脚的盘问一番,忽听前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叫骂声,便赶紧一拨马头向前赶去。

  这一路行来,虽说是护送这些百姓往宋国去,迄今未逢契丹兵,也不曾遇过什么盗贼,但是一路大事小情总是不断,有人逃跑、有人斗殴、有人落队、有人生病,那些大兵哪是心平气和跟人讲理的主儿,但遇这种事一向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谁对谁错上去就饱以一顿老拳,为了少生纠纷,招致百姓仇怨,程德玄和杨浩两位钦差天使跑前跑后到处解决纠分、安抚百姓,可真是累的够呛。

  一见前边聚了人,杨浩怕是护送的百姓又与官兵起了纠纷,立即飞马赶去,到了前边,却见几名自己麾下的兵士正持枪围着一个道人,范老四正大呼小叫地说着什么。

  那道人看起来大约只有四十岁上下,身材瘦削。看他面容清瘦,头发乌黑,一对总是睡不醒似的小眼睛,颌下一撇稀疏的胡须,穿一件又破又脏的道袍,头上挽了个懒道髻,用一根树枝插着,有点像一个落魄的游方道人。

  杨浩飞马赶到,高声问道:“出了甚么事?”

  那道人见有人来,漫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待瞧见了他的形貌,那道人却是一怔,他再仔细看上两眼,那双细细长长好象总也睁不开的小眼睛里忽然绽起凝若实质的两点星芒,竟然有些刺眼。

  可是杨浩却不曾看到,他望着范老四问完话,再转首向这道人打量时,老道道人脸上惊异的表情已经隐去,那双眸子也变得温润无光了。

  范老四一见他来,忙拱手禀道:“都监大人,我们方才头前探路,见这个道人鬼头鬼脑地躲在草丛之中,疑心他是契丹狗的探子,把他捉出来询问时,他却说是正在草丛中出恭,看见大队人马走来不敢现身,这才躲在那儿窥探。”

  “哦?”杨浩疑惑地看了看那个貌不惊人的邋遢道人,又看看前后一望无限的旷野荒原:“一个道人,独自到这西北荒原上来说做甚么?”

  范老四道:“属下正有这个疑问,这荒野古道少有人行,真有人来时,至少也得几十人同行才能安全,突然跑出一个道人,未免可疑。”

  那道人此时已耸起肩膀,向杨浩打个稽首,高宣道号道:“无量~~~天尊。这位太尉请了,贫道乃一苦行道人,天南地北,周游天下,前几ri本随一支商队经过此地,却被强盗袭击,那些商旅尽皆逃去,贫道与他们失散了,这才迷路至此。贫道也是汉人,实非契丹jian细,还请太尉明察。”

  “哦?”杨浩仔细看看他,问道:“道长何处修行?”

  道人把鸡胸脯一挺,微笑道:“心中有道,天下何处不可修行。”

  “嘿,那么道长自何处而来?”

  “贫道自来处来。”

  “往何处去?”

  “往去处去。”

  杨浩笑了笑,轻轻抬起右手,食指向下一点,淡淡地道:“给我揍他!”

  几个兵士立即丢下刀枪,上去便是一顿拳打脚踏。

  “哎哟,哎哟,饶命啊,贫道这身子骨儿……哎哟,可禁不起军爷们的拳脚啊……哎哟……”

  老道被几个大头兵打得满天星斗,蜷缩在地上正嚎丧似的叫个不停,忽觉身上拳脚停了,睁开眼睛一看,就见那位杨太尉蹲在他的面前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道结结巴巴地道:“太……太尉……”

  杨浩用马缰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微笑道:“道长何处修行,自何处来?”

  “贫道在太华山云台观修行,自太华山而来。”

  “往何处去?”

  “往雁门关外紫薇山上寻访一位道友。”

  “道长的尊号是?”

  “贫道扶摇子。”

  “呵呵,你瞧,早说人话,不就不挨揍了。”

  杨浩起身道:“前方正有大战,这关你是出不去了,且随我这路人马回返,一入我宋人完全控制的疆域,那时要往哪儿去都由得你。范老四,看住了他,不许这道人离开咱们的队伍。”说罢跨上战马扬长而去。

  老道抽着凉气,在众兵士的讪笑声中呲牙咧嘴地站了起来,看着杨浩远去的背影,心中暗道:“你这个妖孽,真下得了手啊。老道我今年活到九十九,还不曾被人这么打过……”

  杨浩驰马奔回,程德玄迎了上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杨浩勒马说道:“没什么事,就是遇到一个邋遢道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已命兵士看紧了他,随咱们大队前进,待进了咱中原地境再放他离去。”

  程德玄听了赞许道:“杨都监思虑很是周详,咱们这趟差使看似轻闲,实则危机重重啊。”

  “是啊。”杨浩拭拭额头的汗水,看着逶迤而行的漫长队伍,眉心紧锁道:“已经出来三天了,也不知官家那里战况如何,真是叫人担心,咱们应该走的快些,才能尽快脱离险境。”

  程德玄苦笑道:“可是这速度已经不能再快了,天气炎热,队伍中又有许多老弱妇孺,如果后有追兵还好,如今风平浪静,强迫他们拿出吃nai的劲儿来赶路,这几万人怎么肯?”

  杨浩摇头叹道:“我倒宁可就这么走下去,也不要真的有追兵赶来才好,不然……咱们就是活靶子,带着这么多人,想摆脱契丹铁骑的追踪谈何容易。”

  程德玄点点头,心中隐忧渐起。已经离开驰马原三天了,三天来风平浪静,可越是平静,他的心头越是忐忑不安,如果官家获胜,没有道理不派人来通报战况,东行路线是官家一手指定的,他不可能找不到人。然而,官家那里始终没有消息,难道朝廷的大军已经……他摇了摇头,暗暗安慰自己:“不会的,如果朝廷官军真的大败,那溃兵早就逃下来了,契丹人再凶猛,还能一口气吃掉这十余万人马不成?如此说来,两军应该仍在胶着对峙当中,这样的话,自己率领这几百民众,或可脱离险境,尽快进入安全地区。”这样一想,他忐忑的心又平静下来。

  杨浩提马前后看看,微微皱眉道:“程兄,此刻虽风平浪静,但是一直没有后面的消息,必要的防范还是要做的,你看,咱们的扈卫队伍拉的太长了,还有,那些战车也都混在百姓车队之中,这样一旦有人来袭,很难发挥作用,其实这些百姓都是安份守己的良民,一个兵看他一千人,也不会有人敢反抗,咱们应该把兵力集中起来,战车也集中起来守住后阵。”

  程德玄虽有一手剑术,其实允文擅医,并不懂兵法,还不如杨浩以前看看电影电视耳濡目染了解的多些,听他一说便道:“官家差派给咱们这几千兵,一是用来押送百姓,防止有人哗乱,二来提防山贼土匪拦路抢劫,真要是契丹人追来,就咱们这三千兵纵有防备又济得甚么事?”

  杨浩道:“真若有jing,咱们这三千虎卫至少也能抵挡一时啊,若不集中起来,那可真是一盘散沙了。”

  程德玄摇摇头,又点点头,叹道:“好吧,就依你所说安排吧,但愿咱们这支人马不要真的派上用场才好。”

  ※※※※※※※※※※※※※※※※※※※※※※※※※※※夜se深了,白天的酷热一扫而空,草原上的风有些冷起来。这么多人,而且许多是没有远行经验的人,虽说已经是第三天了,把他们安顿下来也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杨浩去探望了押后阵的士卒,然后从三五成群聚成一堆,生起篝火煮食干粮食物的百姓们身旁走过,向前边行去。走不多远,忽听有人唤道:“杨浩大叔。”

  杨浩止步转身,就见狗儿蹦蹦跳跳地从一堆篝火旁跑过来,他的母亲正在篝火上用一口坛子煮着士兵分发的粮食,见儿子跑开,忙叫了他一声,狗儿回头叫道:“娘,我跟杨浩大叔一起玩儿。”

  杨浩向马大嫂招招手,说道:“大嫂,叫狗儿跟我走走吧,一会儿我送他回来。”马大嫂应了一声,又蹲到篝火旁。

  杨浩牵住狗儿瘦弱纤细的小手,微笑道:“狗儿,ri头一下山,可就是你的天下了,哈哈,你娘照顾你很累的,在她身边可不许淘气。”

  狗儿稚气地答道:“狗儿很听娘的话,从来不淘气。”

  “是么?方才我见有人在火堆旁休息,怎么见你似乎在撩拨人家?”

  狗儿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杨浩大叔,你不知道,今天来了一个穿得怪里怪气的人,娘说他是个出家人,叫做道士,这个道士好奇怪的,大家走的时候他就睡觉,一边走一边睡,大家停下来时他还是睡觉,也想跟人要东西吃。方才火堆刚刚生起,他就躺在旁边睡觉了,我拿小草棍儿搔他的鼻孔他也不醒。”

  “哦?”听狗儿一说,杨浩便知道那人是谁了,早觉得这人有些怪异,如今看他表现,还真有那么点江湖奇人的样子。江湖奇人,艺业会有多高,高得过程大将军吗?杨浩笑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道士侧着身,手托脑袋睡的正香,一蓬山羊胡子被风吹着,在火光中微微抖动。

  “杨大叔,我……我肚子饿了。”

  杨浩回过头来,牵起他瘦弱的小手,说道:“你这几天都吃甚么?”

  狗儿兴奋起来,扳着手指头向他汇报道:“这几天吃了好多好东西呢,有馕、有馍,还有白米饭,好香好香,自从我爹死了以后,我就再也没吃过这些好东西了,以前,过年的时候我总能吃上一口的。”

  杨浩怜惜心起,说道:“走吧,陪大叔去吃晚饭,大叔那里不但有馍,还有肉呢,香的很。”

  他跟马大嫂遥遥说了一声,便牵着狗儿的小手往自己住宿的地方走,到了自己住宿之处,亲兵已煮好了饭,馒头、米饭、香喷喷的肉干羹。狗儿见了馋得直咽唾沫,杨浩笑着叫亲兵给他盛了满满一碗,自己也端起一碗来,一面吃,一面问道:“狗儿,你一直只有小名吗,你爹怎么不给你个大号儿?”

  狗儿正在狼吞虎咽,闻言停下筷子,黯然道:“我爹说,家里穷,叫狗儿好养活。爹说,等我长大了再给我起个好名字,可是……后来乱兵杀来,爹就死了……”

  杨浩看着他,其实狗儿眉清目秀,看着非常招人疼。只是由于只能夜晚出现的怪病,皮肤过于苍白。贫困的家境,弄得他有些营养不良,看他的样子,有点像小罗卜头儿。杨浩便微笑道:“别难过了,要不……大叔帮你起个名字。”

  “好啊好啊,”狗儿的眼睛亮起来,赶紧端着饭碗跑到他跟前坐下:“大叔,你给我起个什么名儿?”

  “嗯……”杨浩看看眼前篝火飞腾的火焰,说道:“你呢,天生奇病,只能夜晚出来,永远也不能见ri光的,在你的生命里,最难得的就是光,所以……你就叫马燚吧,这个燚字是四个火,补一补你命中不足。”

  “马燚……”狗儿喃喃地重复了两遍,忽地抓住杨浩的手,兴奋地道:“大叔,我记住了,以后我就叫马燚,你能不能教我,我的名字怎么写?”

  杨浩顺手抄起一截木棍,在地上端端正正地写下了“马燚”两个字,狗儿匆匆把碗里剩下的几个饭粒全扒拉到嘴里,然后捡起一支木棍,趴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学着,红红的火光映着他的脸,显得特别的认真。

  “小家伙,困不困,我该送你回去了,要不你娘会担心的。”

  狗儿仰起脸笑道:“我不困,白天睡的已经够多的了。”他跳起来,指着远远近近的人群,快乐地道:“我从来没有一个晚上,有这么多人陪着我,有这么热闹。”

  杨浩微微一笑,牵起他的手,拉着这个寂寞的,很容易为了一点小小满足而快乐的小东西走上一个高坡,并肩看着那条火龙似的长长队伍,然后转向东南方向,把他抱起来,指着远处道:“狗儿,你看那边,我们会走很远很远的路,过一条很宽很宽的河,然后到一座很大很大的城池里去。

  那座城池叫开封。当整个天下所有的国家都进入黑夜之后,那里的灯火却像天上的繁星一样多,那座城,是全世界第一座不夜之城。那座城里的人烧火做饭是不像咱们一样用柴火的,而是用一些黑se的石头。你说好不好玩?

  最好玩的是,每天晚上,那里都有许多许多,比咱们现在还多十倍的人,穿着鲜艳的衣服,走在热闹的夜市上,到了那里,你永远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寂寞,哪怕你天天都只能晚上出门,一样会看到集市、店铺、酒楼、茶馆彻夜开张,和白天一样。在那里,你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朋友,再也不用你娘陪着你,提着一只灯笼,走在寂静的村子里,一个人半夜去爬树……”

  狗儿忽闪着一对大眼睛静静地听着,眼睛里越来越亮,他轻轻地问:“大叔,那儿……就是大宋么?”

  杨浩一只手臂抱着他,他那瘦小的身子轻的就像一只猫儿毫不吃力,杨浩微笑道:“是的,那儿就是大宋,普天之下最富饶的地方。”

  “那……大叔为什么不去那里住下呢?”

  “呵呵,那里虽好,可是大叔还有很多事要做呢。等大叔了了在这里的心愿,也许……会去那里定居的。”

  杨浩的目光慢慢转向东方,笑容渐渐消失,眼睛朦胧起来:老娘杨氏、大良哥臊猪儿,还有那惹人疼的罗冬儿,那一副副鲜活的面容,好像在夜空中一一浮现,正在向他微笑着……他吸了吸鼻子,止住了自己的泪水,怀里的这个孩子,虽然永远只能活在夜幕下,但是他童稚的心灵从来不曾染过尘埃,杨浩不想让他知道世上还有那么多残酷的事、丑陋的人……狗儿被送到了他的母亲身边,也许是因为周围有太多的人,是他一辈子都不曾见过的这么多的人,也许是因为杨浩今晚告诉他的关于外面世界的那番话,他兴奋的睡不着觉,一直拉着母亲的手,向她学说着杨浩告诉他的一切。他很骄傲,因为他现在知道了许多许多母亲不知道的事情,他比自己的娘还有见识。他知道这天下很大,乘着车骑着马也要走很远很远,他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要过一条很宽很宽的河,他还知道河那边有一座城,是整个天下唯一一座晚上像白天一样热闹的城市,到处都是灯火,像天上的繁星一样多?

  他眨着眼睛,看着天上闪闪的星辰,心想:“那不就和神仙住的天宫一样了么?”

  “对了,娘,还有一件大事呢,我现在有名字了,是杨浩大叔给我起的名字。娘,娘?”

  小家伙坐起来,嘟起了嘴巴,因为劳累了一天,马大嫂随意地应付着他的言语,此时竟已沉沉睡不去了。

  晚上,才是他的世界,只有晚上,才是他最jing神的时候。他没有睡意,一个人站起来,跑到篝火堆旁,从篝火里抽出一根燃了小半的树枝,挥灭火焰,就在火堆旁,歪着脑袋兴致勃勃地写自己的名字:“马燚,四个火,大叔起的名字真是好听。”

  “啊,啊~~~”那个睡的像死猪似的道人不知何时坐了起来,打着哈欠道:“小女娃儿,人家送你个名字就这么开心啦?你可要小心喽,这天下啊,有许多坏人呢,别被人把你哄去卖啦,你还欢天喜地帮人家数银子呢。”

  “睡觉吧你,走路都会打瞌睡,现在你倒jing神了,杨浩大叔是好人,才不会害我呢。你说杨大叔的坏话,我不理你!”狗儿说完,负气地一扭身背对着他,又在地上写起了自己的名字。

  邋遢道人嘿嘿一笑,重又躺下,枕着手臂翘着二郎腿儿看着星空,神se却变得古怪起来:“老道修了一辈子道法,还是头一次见着这样的奇事,既遇到了这样的奇人,老道不妨随他行去,看看此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定老道能因此能得窥天机呢。纯阳子那老妖道,嘿嘿,就让他在关外多等几ri吧,他都活了这么久了,总不会说死便死,眼前这个杨都监,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人呐。”

  ※※※※※※※※※※※※※※※※※※※※※※※※天刚亮,士兵们就催促大家起身,吃过早饭启程上路,每ri的行进过程是枯燥无味乏善可陈的,连士兵们都麻木了。无论前后,都是茫茫的旷野,这里的土壤似沙似土,没有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贴着地皮生长的矮小灌木,一路行来,偶尔看见有几只野羚在山野间吃草,也被这大队人马惊动,跑得不知去向。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ri上三竿时,人人挥汗如雨,连骑在马上的士兵都有些受不了了。杨浩和程德玄并肩站在路边,手搭凉蓬向远处看着,说道:“程大人,再这样下去,白天没办法赶路呀,你看如果白天找个遮yin的地方让大家休息,夜晚赶路怎么样?”

  程德玄道:“几万人马,夜间怕是看顾不过,尤其是妇人老人孩子,还有些人患有眼疾,夜晚看不见东西,说起来容易,真要夜间行军,训练有素的军队还成,这种乌合之众……”

  他刚说到这儿,忽地有人惊呼起来,那惊呼声好像传染一般,迅速汇聚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程德玄刷地一下拔剑出鞘,四顾喝道:“出了甚么事?”

  一名士兵指着天空,惊讶地大呼道:“大人,快看,快看,天上,是咱们的人马。”

  “甚么?”程德玄仰头看去,只见白茫茫的天空中一阵波动,一副有些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那画面是活动的,巨大的,扯天盖地。占据了画面三分之一的是一道山梁,从山梁望下去,是无数的宋军和契丹族的勇士在忘我厮杀。那景像太鲜明了,就像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一场大战,残酷、惨烈,却没有一点声音,所以也更显得诡异。

  “海市蜃楼!”杨浩惊叫出来,程德玄本来也有些惊怔,听他一喊,不由暗叫一声“惭愧”。海市蜃楼这种奇象他曾在古藉中见过记载,但是亲眼看到这还是头一次,所以方才一见竟也有些失神,还道是什么妖物作祟,幸好不曾说些什么,要不然倒显得自己孤陋寡闻了。

  可是那些士卒,尤其是那些百姓,大多却是不知海市蜃楼为何物的,有些百姓惊叫着“天兵天将”,便匍匐在地磕起头来,许多士兵也张慌失措,指着天空大叫:“我们的人马怎么在天上?还有契丹狗,出了什么事?”

  程德玄蹙眉喝道:“镇静,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可是他能喝止的,不过是身边几个人,一条长蛇似的队伍,到处都在惊呼喊叫,哪里能制止得来。

  杨浩仰着头,目不转睛地抬头看着,不知那海市蜃楼的奇景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天幕上,契丹人正在逐步占据上风,宋兵在一步步退却,抛下无数尸首,画面始终是从山梁上向下俯瞰的,就像一个人站在那儿,看着山谷中、山腰上双方大军的生死拼搏。

  忽然,一面大旗缓缓地倒下,大旗就是矗在山梁上的,所以这面大旗一进入画面,便笼罩了整个天幕,整个天空中都是那面杏黄边的宋字大旗,大旗缓缓倒下,便见无数的契丹人手举弯刀像狼一般朝山上奔来,然后一只凤头战靴重重地踏在那面倒下的旗帜上,一个身影慢慢闪现,占据了整个天幕。

  先是苗条的背影,然后她慢慢转过身,只见她身穿着鱼鳞锁子甲,腰系八幅绣凤战裙,胸前一方亮闪闪的护心宝镜,兜鍪、护项皆饰银狐尾,头顶银盔一束雉羽飘扬,肩上睚眦吞肩兽,后衬半壶雕翎箭,那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双眉之间一点朱红,妩媚中自有一股凛然不可欺犯的威仪。此刻,因她站在近处,真是脚踏大地,头顶雉羽直抵苍穹,象极了法天象地的神界大圣。

  许多百姓唬得连连叩头,直呼“观音娘娘显圣”。

  只见这位女将一双秋水似的明眸似乎眺望着远处的什么,她微微一笑,把手一挥,许多契丹勇士便扑上山来,如狼似虎地向前纵跃而去。

  天空中又是一阵气纹波动,那个妖娆女将的影象开始扭曲起来,依稀还能看到向前扑去的契丹勇士队型一阵杂乱,紧接着便是火光,天上着了火,把整个天空都烧红了,滔天烈焰吞卷着一切,那个妖娆且不失英武的女将也渐渐消失在火光中……程德玄长长吁了口气,转首笑道:“杨都监真是好见识,我于古藉之中,也曾见过这样的记载,据说世间有大蜃,能吞吐云雾,幻化亭台楼阁,人物车马,方才你我所见,想必……杨都监,你怎么了,脸se怎么这般难看?”

  杨浩铁青着脸se道:“程大人,这海市蜃楼,其实并非蜃妖吞吐幻化而成,而是天气炎热,气浪蒸腾于空,便像一面镜子,把一个地方的景像倒映于空中,投she到另一个地方被人看见。”

  程德玄奇道:“喔,竟是这个原因么,杨都监真是博闻,程某还道……”一句话没说完,他的脸se忽地变了:“杨都监,你是说?”

  杨浩沉声道:“不错,方才天象所演,都是真的,而且……它刚刚正在发生。”

  程德玄脸se攸然大变,神情凝重地道:“杨都监,你是说……我军败了?”

  杨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未必,应该说……我军退了。”

  程德玄微微一怔,便明白了这一字之别意味着多么大的不同,败是迫于敌人武力被动退却;退是完成阻击任务主动转移,两者岂可同ri而语。然而,杨浩怎么知道宋军是退而不是败?

  他惊疑问道:“杨都监,方才在海市蜃楼中所见,我军明明溃败,你说我军是退而不是败,依据何在?”

  杨浩道:“就凭天上的那场大火。”

  “火?”

  “不错,这火从何而来?契丹人没有理由放火,在稳占上风之时,大火并不利于他们进攻。那么这火便是官家让放的了,目的何在?阻敌而已。你看那粮食,本非易燃之物,却烧出这般气势,必然是泼了油的。若非我军已有心退却,而是战阵之上仓促败北,哪里能烧出这么一片泼天大火?”

  程德玄受他一言提醒,不禁大喜道:“不错,不错,杨都监所言甚是。既然我军乃主动退却,想来伤亡损失是不会大的。”

  杨浩叹了口气道:“可是……我们这几ri行程却实在不快,除非契丹人不肯追来,否则……只消派一支轻骑,咱们却往哪里走呢?”

  程德玄一听顿时呆立当场,满腔喜悦尽皆化为乌有……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英小说网  黄大仙屋  足球吧  伟德养生网  365天师  六合门  bv伟德开始  uedbet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