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49章 路遇
  张通判和柴主簿连忙答应下来,王主簿带几个人随扶摇子去取药材,张通判则带着几个兵丁跟在杨浩后面往西角楼大街跑。徐风清自带着剩下的继续往府库走。

  杨浩急急跑向西城,那些百姓都跟在徐知府后面去看那谁也不知是什么热闹的热闹去了,倒没人跟着他捣乱。眼看到了西城境界,前方大街上忽有一个斯文公子,手里提着一只鸟笼子,摇头尾巴晃地走过来。

  那位公子一路走,一路看些年轻貌美的大姑娘,正觉风景怡人,“chun光”无限好,猛地瞧见前边急急跑来一个乞丐,微微一怔间,又看见那乞丐身后急急跑来的七八个大兵,这位公子顿时脸se大变,调头便往回跑。

  杨浩人虽到了广原,心却还在荒漠,哪有心思管别人闲事,是以也没理他。前边那个公子却越跑越慌,他发现自己往哪儿拐,后边那群大兵就往哪拐,自己往哪走,那群大兵就跟着往哪走,眼看就要到自己的家门了,这位公子跑得一头大汗,猛地顿住脚步,发狠地道:“罢了罢了,你们不要追了,我把这只鹦鹉放了还不成么?”

  那个乞丐没理他,从他旁边跑过去了;那个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拿着掸子的人也没理他,从他旁边跑过去了;那些扛枪的士兵还是没理他,照旧从他旁边跑过去了。这位公子满腹纳罕,他看看手里的鸟笼子,又看看跑进自己家门的那三起人,便也跟在他们后面跑进去了。

  原来这位公子就是叶家车行的少东家叶之璇,上一回他从“迎chun阁”出来,被刚在家惹了一肚子闲气的程大将军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放走了他那只六十贯钱买来的雄鹰,从此得了“军人恐惧症”的毛病。

  他喜欢养鸟、遛鸟,又怕被当兵的看见再逼他放掉,是以走在街上只要看见当兵的一定远远的躲开。近来程世雄率大军往北汉参战,广原城中只留下守城的一部分人马,城中街巷里难得见到官兵,他走路才随意了一些,不想今儿出门没多久,却又遇上了他们。

  叶之璇回到家里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就见自己老爹率领一家老小正端端正正跪在院子里,台阶上站着那个长发披肩的乞丐,一手持斧,一手持着鸡毛掸子,叶之璇不由又惊又怒,冲上前道:“光天化ri之下,你这乞丐竟敢登堂入室,持斧抢……咦?”

  他说到一半,忽地想起还有几个官兵在场,强盗打劫,官兵总不会帮腔吧,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莫非有什么是本公子不了解的?

  这时就见他老爹回过头来,厉声喝道:“小畜牲,还不跪下!”

  “爹……”

  “跪下!”

  叶之璇赶紧跪下,叶老爷回身伏地道:“钦差大人,小儿莽撞无知,钦差大人勿怪。”

  “钦差大人?”

  叶之璇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如罩云山雾海。自己家里虽说趁着几个闲钱,可毕竟只是个商贾人家,你就是去求,知府大人都不会进他的家门儿,可钦差……钦差那可是皇上派出来的人,那是天使啊,三使到我家来干什么了,怎么……怎么这位天子使臣比叫花子还磕碜?”

  杨浩和颜悦se道:“叶老掌柜,事关数万生灵xing命,还望叶掌柜仗义相助。本官此来,代表的是朝廷,你放心,如果车马民夫有什么伤害,朝廷自会抚恤补偿。因征用车辆造成生意停顿产生的损失,官府也会酌情赔付。”

  叶老掌柜顿首,慨然道:“钦差大人千万不要这么说,小人虽是一个商贾,却也懂得大义所在。纵然我叶家的车队全部葬送于塞外,这么做也是值得的。这件事能着落在叶家,那是叶家的荣耀,叶家的车子骡马每ri行走各地,并不都在广原,但是小人马上开始准备,现如今正在广原的所有车辆、车夫,全部调集起来,赴府库听候大人调遣。”

  杨浩大为动容,他没想到民间一个铢称寸量,经营买卖的生意人竟然这样知礼明义,他连忙把节钺交到张通判手上,上前扶起叶掌柜,欢喜地道:“叶掌柜深明大义,本官会把此事告知徐知府,由其上疏朝廷,为叶掌柜奏请表彰。”

  叶掌柜听了连称不敢,眉宇之间却是喜气溢然,钱他有的是,唯独这名声和荣耀,却不是能凭万贯家财就能赢来的,若是朝廷赞许一声“义绅善士”,从今往后叶家在这西北地面上还是一个商贾那么简单么?叶掌柜确是诚心想为难民出一把力,如今意外得到钦差大人这样的许诺,惊喜之下转身便对儿子说道:“儿啊,这一番赈灾救民,乃是一桩极大的善行义举,你亲率车队,随钦差大人赴子午谷去吧。”

  “啊?我?”跪在一旁没事人儿似的叶之璇哪知父亲一番苦心,想把这“义绅善士”的嘉奖封号戴到他的头上,一听这话愕然抬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尖问道。

  ※※※※※※※※※※※※※※※※※※※※※※※※※杨浩赶到府库时,徐知府正在指挥人将粮食打包待运,见他赶到,徐知府连忙迎上来,拱手道:“杨大人,可曾调来了车辆?”

  杨浩道:“叶家虽是经营运输的,不过车辆都在各地运营,如今他们在城中的车子也并不多,今ri运输回城的车子已经尽都截了下来,只待卸了货便马上赶来。还有一些运输客人的车子,也需向客人说明情况,赔付运资,然后便会赶来。不过……这些车子光是运粮也还是不够啊,我本想运足够的粮食和药材过去,还要弄些空车,让老幼多病的人乘车而行,这样可以加快行进速度,想法虽好,如今可是大打折扣了。”

  徐风清忙道:“杨大人莫要心急,大人着急运粮回去,便只管先行一步,这几ri本府再在好生筹措一番,准备一批车辆,乘载粮食随后赶去接应。对了,北边如今战事如何?可需官兵押送?实不相瞒,广原如今守城的官兵不多,本官抽不出多少人手,扣除护城人马,送你三百兵还勉强使得……”

  杨浩摇摇头,心道:“北边现在都打乱套了,如果真的运气不好碰到契丹人,你那三百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派去何用?”

  他正想拒绝,忽地瞧见杨晋城带着一堆巡捕衙差站在那儿,这都是他从衙门里叫来的,到了这儿才知道只是虚惊一场,原来只是朝廷钦差赶来征调粮草。这位钦差竟是他认得的人,半年的功夫,人家就从丁家一个小管事成了朝廷上的堂堂钦差、八品都监,杨晋城站在一边瞧着,实在眼热的很。

  杨浩一见了他,本已到了嘴边的拒绝忽又咽了回去,一指杨晋城,笑道:“徐大人,本官不要你的兵将,只望你能借我一些巡捕衙差听用,如何?”

  徐知府一听愕然道:“杨大人是说……他……他们?”

  他指着杨晋城一行人,杨晋城等人霍地挺起了胸膛,徐知府晒笑道:“他们,除了巡城更戍,城管治安,防jian禁暴、查缉走私,抓抓抢劫行窃打架斗殴的泼皮,赶赶占道经营乱倒马桶的刁民,还有甚么用处?”

  杨晋城等巡捕衙们听了又羞又臊,那刚刚挺直了的腰杆儿又悄悄弯了下去。

  杨浩摇摇头道:“徐大人此言差矣,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三千jing兵做不了的事,你只消借我三百城管……啊不,三百衙差巡捕,却能做得井井有条,有声有se呢。”

  杨晋城等人听了又洋洋得意地挺起胸来。

  徐风清恍然道:“杨大人是想……让他们去管理那些北汉迁来的百姓?”

  杨浩道:“不错,近五万人呐,男女老少,良莠不齐,吃喝拉撒,行进驻营,就是一座移动的城市大军。那些官兵战场厮杀并不含糊,让他们管理百姓却不在行,除了喊打喊杀,他们也不会做别的了。这些事,贵府的差役巡捕们却最在手。”

  徐风清道:“要借调些巡捕差役倒是使得,不过本府一共只有五百衙差,借你三百……”他犹豫了一下,顿足道:“罢了,还是钦差大人那边的事情紧急一些,本官这里,就让剩下来的人辛苦一些就是了。”

  杨浩一听,欣然道:“多谢徐知府慨然相,五万军民都会感谢徐大人的恩抚照应。”

  就在这时,有人驰马赶来,他勒马驻足,见府库中忙忙碌碌,许多力工在装盛着粮食,便高喊道:“粮储使大人何在,在下是霸州丁家的信使,丁家起运的粮食马上就要入城了。有请大人准备点收。”

  杨浩身子一震,霍地抬起头来:“霸州丁家!”

  从别人嘴里听到霸州丁家时、从他自己嘴里说出霸州丁家时,他都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现在听到丁家庄的运粮壮丁自己报出“霸州丁家”四个字来,却如蜇伏一冬之后的第一声chun雷,一下子把他封闭了许久的心窍都震开了来。

  这些ri子,先是战场上的血雨腥风,接着是绝地跋涉的生死挣扎,他以为自己已经麻木、已经淡漠了的,突然又无比鲜明的浮现在他的心头。

  那个有些唠叼、有些怯懦、一辈子只想守在丁家大院里,却对他慈爱万分的老娘;那个大冬天的打只狍子,藏在土洞里等着与他分享,一辈子只想有个女人,活得像个男人的兄弟臊猪儿;那个温柔纯真得像一泓清澈泉水似的罗冬儿……,他们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在杨浩的脑海里,就像一柄温柔的刀,一刀一刀削去了他心头已经结痂的伤疤,重又流出鲜红的血来。

  徐知府看了眼那报讯的使者,回头再看杨浩,忽地吓了一跳:这位乞丐装的钦差大人,不知何时已双泪长流……※※※※※※※※※※※※※※※※※※※※※※※※※※杨浩与徐知府并骑赶往城外,那丁家的家丁已被先行打发回去了,徐知府令丁家车队暂在城外等候不必入城,那家丁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像上次一样,又因为什么事得罪了官府,是以屁也不放一个便急匆匆溜了。

  徐知府虽是文官,倒也懂得骑马,不过他只能骑太平马,纵马驰骋是不行的,好在如今还要等扶摇子搜集草药,等待叶家车行的车子向这里集中,一时不急着上路,所以杨浩便陪他慢慢向城外赶。

  丁家车队来的还真是时候,他们现成的车马,而且都是惯跑长途的,粮食也是早就捆扎好的,杨浩已决定直接将丁家运来的粮食拨一部分运往子午谷,就连丁家的车马和车夫也都一齐用皇令征调了。

  马向东城去,堪堪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就见一行人缓缓走来,正好堵住了他们的去路。那是一户人家正在出殡,看那情形应该是个大户人家,家族人丁也不少,百十口人披麻带孝,打着招魂幡、一路洒着纸钱,前边八个大汉抬着一口棺材,棺材前边一个身披紫se袈裟的僧人,在两个灰衣僧人的陪同下,念念有词地诵着经。

  那一口棺材和百十号送葬的人把路挤得满满当当,让人家退回去是不行的,何况死者为大,官府也不能不遵民俗,徐知府便皱眉道:“杨晋城,要他们快些过去,本府有要事待办。”

  杨晋城正要趋马上前,杨浩制止道:“算了,咱们的药材、车子还未集中上来,不差这一时半刻,家有丧事,本已悲痛,不必催促了。”杨浩说着,朝那队出殡的人仔细看了一眼,这一眼望去登时呆住汉魏时高僧常着红se袈裟,唐宋时风俗却是穿紫se、绯se袈裟,这位僧人穿的就是紫se袈裟,胸前以象牙结镮,头戴毗卢帽。只见他慢慢腾腾、一步三摇,口中念念有词,走一步,手中金刚铃便“叮”地一响。

  看他模样,唇红齿白,端个俊俏,再披上袈裟,戴上僧帽,俨然便是唐三藏再世,杨浩不禁失声叫道:“壁宿!”

  壁宿被太阳晒得昏沉沉的,正眼也不抬地诵着好不容易背下来的“听闻解脱咒”,忽地听人叫起他“俗家”的名字,啊呸!老子根本就不曾出过家,还不是赶鸭子上架……他赶紧抬起头来,就见一个叫花子骑在马上,旁边骑马的人物也各有特se,除了另外两个形容剽悍的乞丐,还有一个锦衣长髯的文士、皂帽红袍的巡捕,不禁有些讶异。

  杨浩翻身下马,站在路边说道:“壁宿,你……你怎么做了真和尚?我是杨浩啊。”

  “杨浩?”壁宿大喜,撇下那两个灰袍僧人便兴高采烈地冲了过来:“我听说你做了钦差,你怎么这副模样,微服私访吗?”

  “微服个屁啊,”

  杨浩发牢sao道:“甭提了,一路被契丹狗追杀,迫不得已我只好率人转了方向,这回来,是向广原徐大人征粮的。你出家了?”

  “我出个屁的家啊。”

  壁宿大吐苦水道:“你留下的那些钱本来算计是够用的,谁想那个庸医治病没本事,收诊金药费倒是奇高,他说是甚么北方战事吃紧,许多药材都被官府收购走了所以药费才贵了几倍不止,我也不知真假,那时整天趴在炕头上,只得由他说去。唉,我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就这么着,等把病治好,药费诊金早把我的钱花光了,倒欠了店家一大笔宿费饭费……”

  杨浩看着这位难兄难弟,不信地道:“凭你本事,要弄回点钱来还不容易?”

  壁宿瞪起桃花眼道:“容易?容易甚么?北边大战,广原城里每天都要查验户藉来历的,我住那店里巡捕们不知来了多少趟,其中有个竟然是认得我的,晓得我的身份,jing告我不得在广原做案。如今非同往ri,但有趁乱行窃打劫,罪加十等,当众砍头也是有的,我纵然弄得到钱,又没有出城的腰牌,那时还不让人瓮中捉了……咳咳,万般无奈,只好替那客栈掌柜的洒扫洗碗,当个小二,这债也不知道要还到甚么时候,你去风风光光做了钦差大使,我却在客栈里成了小二哥,苦哇……”

  壁宿说的悲伤,杨浩听得几乎都要一拘同情之泪了,他们一行人进城时,就看到守城官兵对出入行人盘查甚严,远方逃来的难民都要全身上下搜个仔细,若不是范老四等人身上揣着官兵的腰牌,他也是要进不了城的,知道壁宿这番话并无虚言,便道:“是我思虑不周,那你怎么又……?”

  壁宿嘿嘿一笑,洋洋自得地道:“天无绝人之路,咱这卖相好啊。钱员外的老爹死了,想要风光大葬,又舍不得花钱请那普济寺里和尚做法事,便从这广原城里找了两个游方和尚,又嫌他们太过丑陋,便灵机一动,雇我做主持法事的大和尚,说定了要替我偿清饭钱宿费的。”

  一旁有个麻子脸的胖子,一身的孝衣,外披麻袍,手里执着根哭丧棒,听见壁宿这番话,登时脸皮发紫,想来就是那位钱员外钱大孝子了。可他听说这个叫花子是钦差大老爷,又见旁边站着知府老爷,却是不敢发作。

  杨浩听了便去看那两个真和尚,只见这两个灰袍僧人,一个粗眉恶眉,鼻孔粗大,一个憨厚粗壮、膀大腰圆,倒似沙和尚与猪八戒再世,若再配上前边那个扛着引路招魂幡的小童儿,就可以演一出《西游记》了。

  壁宿诉完了苦,两眼放光地道:“杨浩,啊不……杨钦差,杨天使,咱们可是患难之交啊。如今你做了大官,可不能忘了自家兄弟,你身边还缺不缺人?如果你肯要,我就投奔了你去,为你铺床叠被、端茶递水……呸呸呸,这几天在客栈里做惯了这些事儿啦,都说顺嘴啦。我为你牵马坠镫,帐前听用,行不行?”

  杨浩正se道:“不瞒你说,我这钦差,如今可不是享福来着,你真的愿随我去?”

  壁宿跳起来道:“愿去愿去,当然愿去,宁给好汉牵马,不给赖汉当爷,谁不想往高处走啊,瞧瞧你这才几天的功夫,都跟知府老爷肩并肩的站着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去。吃得苦中苦,方chengren上人嘛。你等等……”

  壁宿返身便走,回到棺前,整了整毗卢帽,抖了抖紫绶裟,棺材前一人捧着灵牌,一人捧着香盘,都不知道这位神神道道的和尚要做什么。

  只见他走到香盘前,拿起一根针,穿上一条红丝线,将针插在净沙中,左手无名根掐着红丝线头儿,结金刚拳印,右手剑指净沙,念念有词地道:“已故钱鑫隆,贫僧空慧,现有超度解脱秘法,使你离苦得乐,了脱生死,你须用心听,至诚信,明此理,发大心,成佛道,度众生,莫失最后善缘良机。

  已故钱鑫隆,谛听!谛听!依教奉行!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你果能如是观行,诸境顿空,即得解脱,永无苦恼,即得快乐。

  已故钱鑫隆,谛听!谛听!依教奉行!勿生瞋心及邪念……寿命无量,无有疲倦,如上忠言,真实不虚,毫无妄语,切记!切行!南无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咒塔梭哈。南无十方三世一切阿弥陀佛,嗡,嘟噜嘟噜,渣雅穆克梭哈……”

  壁宿说完,便到棺前,稽首一礼,拾起棺上搭着的白绫解了一个结,诵道:“尘缘已了,解脱一切,愿以诸功德,使我佛信徒钱鑫隆施主往生极乐世界,回向一切佛净土,业消智朗,解脱成佛……”

  壁宿这个半调子大和尚,把这本该沉棺入土时做的法事就在这大街上一口气儿做完了,拍拍手掌,浑身轻松地走回来,对目瞪口呆的钱老爷道:“这下成了,你只管把你老子抬去埋了吧。贫僧这就去了。”

  杨浩愕然道:“你……从哪儿学的做法事?”

  壁宿一指那两个真和尚道:“跟他们学的。”

  杨浩吐了口气,苦笑道:“你倒真的用心。”

  壁宿一本正经地道:“你以为我想背下来?可是不尽心不成啊,我怕被那钱家老鬼缠上,那时怎生消受得起?”

  杨浩听了哑口无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246天天好彩舰  赌球官网  赢咖2  现金网  芒果体育  伟德励志故事  爱博体育  365中文网  澳门足球  足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