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51章 凡夫俗子

第151章 凡夫俗子

  第四天,快要到子午谷了。

  杨浩的心情紧张起来,他不知道罗克敌带着那支庞大的逃难队伍能否赶到这儿,快马驰出荒原,赶到广原城,再当ri返回,快马加鞭往回走,足足用了七天时间,这段时间按理说罗克敌的队伍应该也堪堪走到子午谷了,如果他们能熬出来的话。

  他离开时,军队手里还控制着一些饮水和食物,每ri节省着发放一点,可以让大多数人吊着命继续赶路,当然,这过程中一些体质虚弱、年老多病者因为缺水少粮,恐怕是撑不住了。杨浩自荒原中赶出来时,在接近荒漠边缘的地带已经见到一些零星的水源,有了水,罗克敌的人马即便没了粮食,把那剩下的十几匹战马宰了给大家熬肉汤喝,应该也能勉强撑到地方。

  但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越接近子午谷,他的心情越紧张,他担心看不到人,他怕看到走出了沙漠的只有寥寥数人。杨浩再也按捺不住,便唤过壁宿、范老四和刘世轩,四骑快马先行奔向子午谷。

  四人一走,董十六贼眼乱转,便开始打起了逃跑的主意。他可是大宋朝廷通缉的杀人逃犯,天知道此间事了,这个钦差会不会过河拆桥,把他扔进大狱里去,眼下怀中揣着干粮,囊中装着饮水,胯下有匹快马,哪里去不得呢。

  杨浩四人北行的道路是沿着一条大河而行的。这条大河就是从子行谷中流出来的,子午谷是东西朝向、两山夹峙的一个山谷,谷中的河水出了谷口便调头南向,流向广原城。河道极宽,那是因为洪水时冲出来的,如今河水只占了河道三分之一的宽度,其余地方生着密集的野草。野草甸子使得地面韧力很强,足以承载大车和战马的重量。

  到了子午谷处,再往北去是二十余里的草原,但是草原再往前去就是连绵的高山,没有可行的道路了,当初程世雄率军北上与官家大军汇合讨伐北汉,至子午谷处也是要转向西去,绕一个大大的圈子,这才折向北汉的。否则当初迁民之时,赵大也不会选择向西或向东的路线,独独没有直接南下广原的选择了。

  但是现在难民们如果到了子午谷,却是绕过了北方阻路的大山的,这时就多了一条直接南下广原的选择路线,杨浩就要与诸将研究一下,考虑下一步行动路线了。是直接穿子午谷西行,赶赴府州、麟州一带足以安置这许多百姓的地方,还是沿河南下赶赴军镇广原。

  广原城是消化不了这么多民户的,周围土地过于贫瘠,也不适宜开恳农荒,但是可以在那里歇整一段时间,然后再决定把人往哪里带。杨浩心里是属意到了广原城后,把难民分散遣往中原的,官家的心思他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一些。

  一路担心着难民们的安危,想着他们赶到之后下一步的安排,杨浩快马疾驰,已经到了子午谷前。纵马踏上一个绿草高坡,看到眼前的情景,杨浩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下来了。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有情便有泪!

  眼前,是络绎不绝的逃难大军,前不见头,已没入山谷之中。后不见尾,正连绵不断而来。这支队伍兵不像兵,民不像民,个个都跟叫花子一般,扶老携幼,踉踉跄跄地奔向山谷。不管如何,他们还活着,还活着。就连范老四、刘世轩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兵痞,看到眼前的一切,双睛都红红的。

  “走,咱们过去,让大家在这里歇息一下,告诉大家伙儿,粮食马上就到。”杨浩扬手一鞭,便当先奔下坡去。范老四、刘世轩和一身袈裟的壁宿立即紧随其后。

  “我是钦差杨浩,罗将军在哪里?”

  杨浩冲到近处,勒马驻足,拦住一个依稀有点军士模样的汉子问道,他的手里还有一杆枪的,此时用枪杆儿拄着地,一副摇摇yu坠的样子。

  那人一听大喜:“钦差大人,钦差大人,你可回来啦。罗将军在后面。”

  杨浩见他疲惫的样子,便道:“你等可就地歇下,粮草马上就到。”

  那人道:“歇不得,契丹人马不止从哪儿冒了出来,大军云集,罗将军命我等速速将人带进山谷藏身,他自率兵断后,迟了的话契丹骑兵包抄上来,我们再无一战之力了。”

  “甚么?”杨浩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此时此地,这般情形,契丹人大军云集?这时还用什么大军,只消一支千人队,就可以如屠猪狗一般从容斩杀这数万军民了。难道……难道到头来终究是功亏一篑,老天也要亡我吗?

  一时间,杨浩手脚冰凉,只听那士兵又道:“官家的大军也到了,正与契丹铁骑对峙,我们须得尽速入谷,暂避兵锋。”

  杨浩一听这话,已经死掉的心又恢复了一丝活气儿:“官家大军也到了?”

  “在后面,都在后面。”那士兵向队伍后面指了指,杨浩再不搭话,立即策马迎着队伍驰去。范老四和刘世轩跟在他后面一路吆喝着:“大家行快些,粮食马上就到,进了山谷便有饭吃啦,大家都走快些。”

  那些脚下虚浮的百姓听了这个消息果然振奋起来,他们使尽最后一丝力气,行进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杨浩奔到队伍尾部,这时辍后的人已经不多了,人群稀稀落落。杨浩纵目一看,便看到罗克敌站在一个高坡上正挥着手催促辍在队尾人数不多的人赶紧赶路。

  杨浩快马加鞭,一直冲上山坡,高呼道:“罗将军!”

  罗克敌闻声回头,一见是他,狂喜道:“大人,粮草到了?”

  杨浩站在山坡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已是根本答不上话来。

  在他眼前,是一大片开阔的平原,平原上,两个庞大的军阵正在徐徐调动。杨浩见过罗克敌摆阵,可是那几千人马匆匆摆出来的小阵与眼前的大阵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眼前的大阵让人看一眼便目眩神驰。以前,看电影电视,听评书,把阵法说得玄之又玄,可那些玄虚大阵在眼前这两个弥漫着冲宵杀气的大阵前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可笑到了极点。

  这才是真正的战阵,没有那许多花哨,也没有繁褥,说到底,阵法其实就是诸兵种的合理分配,担负不同任务的诸军营的合理排布。士卒攻守保持队型的一种必要手段而已。否则数万人数十万人一旦同时投入战斗,马上就会变成一场毫无秩序的混战,根本无从调度指挥发挥威力了。

  有阵还是无阵,在当时的指挥条件、兵员素质和武器限制下,是能否发挥出最大战斗力的一个重要标准。当年前秦军队以弱胜强、屡战屡胜,最后却在淝水之战时百万秦军一败涂地。王猛以十万步卒大败前燕数十万铁骑,俱有战阵之功。

  杨浩立马坡上,眼前平原上难民们逃来的方向是空荡荡的,这是一片开阔地。在它北面,就是一座庞大的宋军军阵。先锋阵、策先锋阵、大阵、前阵、东西拐子马阵、无地分马、拒后阵、策殿后阵……一眼望去,那一座座各具功用的小军阵就像无数的凿、斧、锯、锉、锥、钳,组成一台jing密的杀人机器,虽然每个小军阵之间都有宽敞的间隔,但是没有人敢轻率地冲进去,否则数百人、上千人的队伍,也足以在一瞬间被绞得粉碎。

  开阔地的南面,也就是他们行来的这一侧,居然是契丹人的阵营,真不知道他们的大军怎么竟然绕到了宋军的前面,截住了他们的去路。契丹人也有步卒,但是同宋军配置弓弩手超过七成相似,他们军中骑兵的配置也超过了七成。

  契丹骑兵的前军正在布车悬阵,这是昔年汉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研究出来的一种骑兵突击战术,一个个骑兵锥形阵正在有序的排列开来,前后、左右、不同兵器的使用,各骑之间的间隔便也不同,战马之间留出了足够的空隙,使他们发起冲锋时,使敌军步卒可以闪躲让路。

  但是……骑兵队伍也是几十排甚至上百排的,而且每一排骑兵都是错列的,一旦让他们发挥出突出威力,他们可以像除草机一样,扫平眼前的一切。他们是没有专门的弓兵的,宋军要训练一个合格的弓兵耗时良久,可草原上的骑士人人都是善she的弓手。

  “杨大人,杨大人?”

  “啊?啊……喔,运到了,运到了,罗将军,你可还好。”

  罗克敌虚弱的摇摇yu倒,却欣然笑道:“杨大人,末将幸不辱命,百姓们……我都带回来了。”

  范老四策马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扯上了战马,杨浩道:“老四,快送罗将军去后面,我来殿后。”

  范老四应了声是,不顾罗克敌抗议,载着他便向后奔去。杨浩抬头再看宋军军阵,那大阵已经将要布置成形了,靠近右侧山谷,集中布置的是宋军骑兵,看来正是由于这支骑兵队伍虎视耽耽地压在那儿,对面的契丹人马唯恐突袭难民队伍时被他们攻击侧翼,这才放过了叫花子队伍,与宋军保持着对峙状态。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杨浩无暇多看,抓紧机会冲下山坡,对剩下不多的百姓高呼道:“快,马上进入山谷,到了山谷就有饭吃!这边要打仗了,快点走!”转头他又对刘世轩道:“你快去,催促粮队加快行进,也入山谷隐藏,两军一旦战起,恐怕会扫了兵尾。”

  刘世轩知道事情紧急,连忙应声去了。

  这时,只见一个妇人转身要往谷口外冲,一个老汉满脸惶急地拦着他们,杨浩气冲冲驰马过去,喝道:“还不入谷,你们在磨蹭什么?”

  那妇人哭叫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落在了外面。”

  那老丈愧然道:“马大嫂,真是对不住。老汉……老汉……,唉,你不能出去哇,否则哪里还有命在。”

  杨浩惊声道:“马大嫂?你的孩子……狗儿怎么了?”

  妇人回头一看是他,不禁又惊又喜:“杨大人,狗儿生了病,小妇人实在抱她不动了,本托刘大叔照应。谁知……”

  那老汉顿足道:“老汉也没了力气,迫于无奈,央了一个汉子帮忙,谁知……谁知眼看这两方的兵就要打起来了,那汉子胆怯,竟将孩子丢在了前边,唉,老汉对不住你哇马大嫂……”

  说着那老头儿也急出泪来,杨浩听了抬头向那片空旷地上望去,只见契丹人的阵营中战马微微已起sao动,对面宋军阵营,后面一个个枪兵与弓手搭配的方阵正“铿铿铿”地向前挺进。

  三军微微一动,如泰山之倾。举步重重一踏,铿声入耳。杨浩不由惊心。

  在冷兵器时代,哪怕你勇冠三军,没有战友掩护时面对一二十根长枪也只有送命的份。一旦像热兵器时代的单兵一样小跑或奔跑冲锋,快速冲锋必然阵形大乱,那时一个个孤立的枪兵只配给整齐的敌军送菜。他在军中混了这么些ri子,已经知道在千军万马的大集团作战中,这种阅兵式的结阵前移,实际上就是马上开战的征兆。

  一旦开战,万矢齐飞,千军万马踏上战场,莫说一个生病的孩子,正处于两阵冲锋交错地带,谁还能有活路?

  杨浩站在高处,急忙向下极目望去。忽然,就在那两军对垒之间,他依稀看到一个弱小的身影在踯躇前行。也许是感受到两军即将交锋时散发出的浓浓的杀气,那个小东西正奋力想往前跑,但因为力弱,没跑出几步,便跌倒在地,也许是摔伤了腿,但他仍执着地往前爬行着。

  是狗儿!杨浩心中猛地一紧,是这个瘦瘦弱弱,生这么大没有见过太阳,一心向往着开封不夜之城的孩子。“杨浩大叔!”那脆生生的呼唤似乎就在耳边回响,杨浩心中一热,沉声道:“速速入谷,我去救人!”说罢一提马缰,冲出谷去。

  他疾风般驰过壁宿身旁,伸手一扯,便将壁宿那件袈裟扯了下来,高高举在手中,迎风猎猎,冲向双方十数万大军一触即发的战阵zhongyang。

  烈ri当空,开阔地两侧千军万马杀冲宵,剑戟生寒,寒意压住了天上的烈ri。双方就要挥军大战的当口儿,杨浩策马独骑从谷中冲了出来。

  虽千万人,吾往矣!

  此行,无关大义,只为那一声“杨浩大叔”。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女婿  澳门足球  188直播  大小球  异世界的美食家  足球彩网  网投论坛  威廉希尔app  六合拳华  hg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