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56章 平湖起波澜

第156章 平湖起波澜

  唐焰焰的一颗心突突地跳起来,她很想把那树枝松开,遮住自己的眼睛,可是她的手却偏偏很紧张地抓着树枝一动不动。她很想把眼睛挪开,可是那双眸子偏偏盯着杨浩的**,还控制不住地往下面瞟……说到底,一个少女对异xing的身体同样有着神秘和好奇的感觉。

  狗儿趴在旁边,虚心地跟她的焰焰姐姐讨教道:“焰姐姐,杨浩大叔的身体为什么跟我不一样啊。”

  “什……什么不一样?”唐焰焰脸如火烧,期期艾艾地问道。

  狗儿一指杨浩,可怜那灯就挂在杨浩腰部附近的树杈上,那处既想看又怕看的物事儿清清楚,唐大小姐想装着没有看清都不成。狗儿好奇地问道:“杨浩大叔那里是什么东西啊,好大一砣,我怎么没有呢?”

  唐焰焰的手像被蜂子蜇了似的,攸地一下收了回来,幸好夜晚有风,树叶婆娑,她手上那树枝弹起声音不大,不曾引起杨浩的注意。唐焰焰一言不发转身便走,狗儿一头雾水,她向左看看正悠闲沐浴的杨浩,又向右看看匆匆逃去的唐焰焰,咬着手指用她的小脑袋瓜仔细研究了一下,最后还是追着唐焰焰下去了。

  “焰姐姐,你跑什么,大叔不会发现我们啦。”

  虽说月下看不清肤se的变化,眼前又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唐焰焰还是感到脸上像火烧一样热的吓人,她吱吱唔唔地道:“天很晚了,我们该回去睡觉了。”

  狗儿一溜小跑追在她屁股后面,歪着脑袋想想,还是忍不住拉拉她的衣襟,以其孜孜不倦的好学jing神,锲而不舍地追问道:“焰姐姐,为啥杨浩大叔跟我长得不一样呢,那一大砣东西好奇怪……哎哟!”

  唐焰焰停步转身,狗儿头上便挨了一记“炒暴栗”,她吃痛之下捂住脑袋,纳罕地看向焰焰姐,唐焰焰俏眼圆睁,恼羞成怒地道:“因为你还小,懂不懂?等你长大,等你长大……呃……等你长大了,你就会跟他一般大……”

  狗儿大为吃惊,失声道:“真的吗?”

  “废话,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有一根那么大的……,哎呀,我跟你这小屁孩在说甚么呀,真是臊死人了。”唐焰焰跺跺脚,一阵心浮气燥:“不要问啦,什么都瞎打听。”

  她转身走了两步,突又回头“威胁”道:“今天晚上的事,对谁也不能讲,听到没有?连你娘都不许说,要不……要不姐姐以后再也不喜欢你了,再也不带你骑马玩了。”

  狗儿吓了一跳,在这世上,除了娘亲,杨浩大叔和师父爷爷,就只有这位可亲的焰姐姐对她最好。娘亲话不多、师父爷爷爱睡觉,杨浩大叔又太忙,就只有焰姐姐肯陪她玩,自幼寂寞的狗儿哪舍得失去她,忙不迭点头保证道:“焰姐姐,我对谁也不讲,我保证,你要不信……咱拉勾勾。”

  唐焰焰哭笑不得,低声道:“好了,不用拉勾啦,焰姐姐信得过你。去去去,赶快回去睡觉。”

  “是是是。”狗儿应了一声,慌忙逃开了。跑出几步,她提提裤子,好奇地低头看了一眼,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没有,只有等长大了才会长出那么一条怪东西来,娘亲就是大人啊,可她为什么没有?

  狗儿因为这场怪疾,自小便与小伙伴们隔绝开来,父亲早逝后,便只是与母亲相依为命,昼伏夜出,的确没有机会一睹小弟弟的真容,更没有男女有别的观念。马大嫂一介村妇,整ri里只是cao劳着生计,cao劳着如何让狗儿多活得一ri是一ri,加之狗儿尚年幼,更不可能告诉她这方面的知识。

  这狗儿一直以为长成自己和娘亲那样是天经地义的,乍见杨浩“与众不同”,自然惊讶不已,这才跑去找唐焰焰,结果却得了这么一个让她百思不解的答案,还不许她再问别人。可怜的狗儿带着一脑门问号跑回去,躺在呼呼大睡的师父爷爷腿上,仰望满天繁星,只觉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唐焰焰一溜烟回到自己车上,往榻上一躺,整个身子都软在了上面,她按按自己胸口,那里面嗵嗵嗵地还是跳得飞快。

  “没事没事,这是一报还一报,不会有人知道,一定不会有人知道……”唐焰焰安慰着自己,忽然又懊恼地皱起眉头:“可我咋就觉得亏得慌呢,马燚这个臭小子!”

  唐焰焰懊恼地拉过一床薄被,遮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在被单下恨恨地挥了挥拳头,可惜却挥不去深深印在脑海里的那一幕。而且……越不去想偏偏就会想起来:“苍天啊,大地啊,本姑娘被你这臭小子害死了……”

  唐大小姐咬着牙根地骂,却不知她口中的臭小子是杨浩还是马燚。

  ※※※※※※※※※※※※※※※※※※※※※※※※※※天亮了,队伍继续起西行去。

  这一路上粮食充足,又没有追兵之扰,草原风光比之当初恶劣的荒原境地又强了不知多少倍,百姓们的jing气神都渐渐恢复过来,他们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开始有暇唠些家长里短,行进间队伍里偶尔还会扬起一些人五音不全的歌声,歌声质朴、欢乐。

  杨浩与李玉昌骑着马并排走着,随意地聊着天。

  李玉昌这两天总在扶摇子的车子左右转悠,扶摇子在他心里那可是活神仙一般的人物,据说当年官家就是得他点拨,这才入伍投军,成就天下之主,若是自己能得他点拨一二,李家事业必然再上层楼。就算自己凡夫俗子,这位老神仙懒得点化,要是讨得他欢心,从他那儿弄几丸老真人亲手炼制的丹药,也能强身健体、益寿延年不是?

  可惜扶摇子一天到晚都在睡觉,他的小弟子马燚又根本不愿与自己亲近,于是李玉昌便整天拉着杨浩东拉西扯结交关系。以他生意人的jing明眼光,自然看得出扶摇子师徒对杨浩似乎有种不同寻常的感情,迂回交结,正是他生意人的拿手好戏。

  杨浩缓辔而行,顺口问道:“李员外除了盐巴生意,并不做其他行当么?”

  李玉昌呵呵笑道:“那也不尽然,老夫运盐贩盐,并不零星售卖的,因此跑一趟总要消停一段时间。家里养着那么多人总不能做吃山空啊,所以什么行当赚钱,我就做些什么,不过都是短期的事情,李家商号主要以经营盐巴为主。”

  杨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用马鞭轻轻敲着掌心,沉吟片刻道:“那么,不知道李员外做不做修桥建房及房产地产生意呢?”

  李玉昌一怔,失笑道:“这个么,倒也偶有涉及,府州折家扩建的军营就有我李家商号负责承建的一部分,还有府州城内几座宝塔以及寺庙翻修,不过……那也有些年头了。大多数百姓人家都是请亲朋邻居帮着建造房舍,所以除了官府修建衙门、建造军营,寺院道观修缮山门,一般来说,靠销售木料砖石、承建房舍院落那可赚不了什么钱。怎么,杨钦差有意要做些生意?”

  杨浩摇头一笑,向前后一指,说道:“李员外,你看,这许多百姓足足有万户以上,西北西南地域宽广,那是足以容纳他们的,可是他们一旦到了那里总需要有个安顿的地方吧?如果待他们到了才做安置,势必手忙脚乱,恐怕府州官吏一时也照应不过来。如果现在有人抢先购买些木材砖石,建造一些庄户宅院,到时安顿这些灾民,那就大大的有利可图了。”

  杨浩屈指说道:“首先,这些百姓从北汉迁到宋境,我大宋官家为表宽厚仁爱,一定会分赐田地、赏赐置办住宅的钱财。这个,在我们出发之前,官家已经有所表示。若是有人将这些盖好的房舍交予迁徙百姓居住,以朝廷的安置费用偿付所耗,那么商家与百姓各取所需,各得其利,岂不是好么……”

  杨浩还没说完,李玉昌便一拍额头,恍然醒悟过来。杨浩所言,其实大有可待商榷的地方,比如说地方官府安置这些迁徙百姓,大可拿朝廷拨付的钱财自己建筑房舍,而不通过什么商号。再比如,当地官府要把这些百姓安置到什么地方,目前还没有定,安置之地未定,如何就近建造住宅?

  可是这些对李玉昌来说都不是问题,他本来就是依附于唐家的一个大商贾,而唐家就是依附于折家的一个大财阀。要探听官府对移民的安置,并把建筑一事揽过来,对别人来说很难,对他来说却是顺理成章轻而易举的,是以杨浩只说到一半,他便悟出了其中的商机所在。

  此番从回纥回来,他们李家收益来源最大的盐巴生意也就告一段落了,下一次往各地运盐,要到秋末时候,这段时间数万移民的安置自然是一个大大的赚钱机会,李玉昌喜形于se,连连搓手道:“哎呀,还是钦差大人虑及长远,一言便点醒了我这梦中之人啊。如此说来,我当尽快赶回府州先做准备才是。”

  杨浩拱手笑道:“如此最好,这件事若做好了,李员外不仅得其利益,亦是一桩善举义行,到那时,西北西南尽皆称颂,李员外不但在百姓中间有个好口碑,朝廷官府势必也要嘉奖赞许……”

  李玉昌哈哈大笑,迫不及待地道:“如此说来,老夫倒不能与钦差缓缓而行了,我这就得马上赶回去。老夫这就去与罗将军等告别,马上率人先行赶往府州。”

  李玉昌匆匆一拱手,抖缰策马便向前驰去。

  过了一会儿,便见李玉昌的人马开始聚拢,罗克敌骑着一匹马儿向杨浩迎来,到了近前勒缰笑道:“听说,钦差大人给李员外指点了一条财路?”

  杨浩笑道:“商人嘛,无利不起早,总得让他有钱可赚呐,反正这钱款朝廷是一定要拨付的。这样百姓们也能少受些折磨,一到地方就有住处,也容易安抚人心。况且,李员外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商人,施工时会顾忌一下自己的声名,若由官方工匠去做,只怕偷工减料的房舍就多了,那种房子既经不得风吹、又禁不得雨淋,遭殃的不还是百姓么?这也算是各得其利吧。”

  罗克敌颔首笑道:“说的是,还是杨大人考虑周详。末将只想着把这些百姓平平安安送到地方,这善后事宜却是不曾想过,实在惭愧。”

  两人正说着话儿,李玉昌风风火火地又赶了回来,向扶摇子酣睡的那辆马车毕恭毕敬地揖了一礼,说道:“仙长,弟子李玉昌曾蒙令高徒无梦真人指点迷津,逃过一场劫难。对无梦真人和仙长,弟子常怀感佩之心。今ri弟子要先行赶回府州,有意请仙长同行,也好就近服侍照应,以尽地主之谊,还望仙长能赏个薄面。”

  杨浩已知这扶摇子真实身份,对这个传奇人物也有几分好奇与敬畏,虽说迄今未止,他还没见这老家伙除了睡觉干过什么正事儿。但罗克敌却是全然不知扶摇子身份的,眼见李员外对一个道人这般恭敬,不禁大为好奇。

  车上的扶摇子明明正在呼呼大睡,李玉昌说完了,他却打个呵欠坐了起来,瞟了李玉昌一眼,抚须淡笑道:“贫道在哪儿都可以蒙头大睡,山石野地、锦被豪宅,也没甚么区别。只是我那小徒儿,体质太过虚弱,这般风餐露宿,对她大为不宜。贫道正想寻个地方让她好生调理一番,然后携她回太华山呢。如此说来,贫道倒要叼扰李施主了。”

  李玉昌大喜过望,连忙道:“弟子家中正有几处雅致清幽的宅院,就请仙长携令高徒去同住,弟子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肆后再安排车子送仙长与令高徒返回太华山。”

  ※※※※※※※※※※※※※※※※※※※※※※※※李玉昌带着他的人马,把扶摇子当老祖宗一样地供着走了。马燚和马大嫂也随他们一同先出发了。狗儿颇为不舍杨浩,直至杨浩再三承诺,待把百姓安全带到地方,就去府州看他,狗儿才依依不舍地与师父爷爷离去。

  令人意外的是,今天破天荒没像野马似的出来乱蹿的唐焰焰唐大小姐却没有随她舅父先走。她说这几天身子不舒服,不愿意急行跋涉,李玉昌也没有办法,眼看马上就进入折氏势力范围,不虞有什么危险,李玉昌便拨了二十名武士照料她,自己带着大队人马先走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迁徙大军又在草地上宿营了。从这里再往前走一天半的路程,就到逐浪川了。过了那条大河,就将进入折氏势力范围,住户人家也要慢慢多起来,所有军民们都很开心,营地上到处洋溢着欢乐气氛。

  唯有叶大少,看着那只残了一爪的瘸鹰一脸落漠。他很想再抓一只鹰回来,可惜这一整天脖子都仰酸了,也没见着一点鹰的影子。

  杨浩安顿了百姓,照例骑马巡视一番,待他赶回队伍前边的时候,正与迎面走来的唐焰焰撞个正着。一见到他,唐焰焰腾地一下便烈焰上脸,从脸到颈都红透了,像只煮熟了的虾子一般。

  杨浩已听说她这几天不太舒服,所以未随舅父先走,料想不过是妇人都有的那毛病,所以也不曾探问过她。此时瞧她迎面走来,一张脸红得火烧云一般,不禁大感诧异,便翻身下马道:“唐姑娘,天很热么?”

  唐焰焰浑身不自在,虽然眼前的杨浩穿着完整,可是一瞧见了他,她却禁不住脑中所想,一时羞涩难禁,想要躲闪却已来不及了,只得闪躲着眼神讪笑道:“呃……是啊,天……天真的很热。”

  杨浩抬头看看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威力的太阳,有点莫名其妙,他从自己马背上取下水囊,笑道:“现在天气还算好吧,姑娘若觉燥热,便洗一把脸,那就清爽多了。”

  “多……多谢了。”唐焰焰也不敢正眼瞅他,接过了水囊,便走到一旁草丛中借着清水洗了把脸,然后掏出一方洁白的丝帕轻轻拭着脸上水迹,将水囊递回给他,含羞一笑道:“多谢你了,杨大人。”

  “不谢。”杨浩笑笑,接过水囊好奇地看着她。他感觉眼前这位姑娘似乎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哪儿不对劲。

  突地,他脑中灵光一闪反应过来了:对了,害羞!她在害羞!她现在的表情就是害羞,非常的害羞。

  这怎么可能,唐大小姐会知道害羞?唐大小姐会在男人面前害羞?还有王法吗!!!

  杨浩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啊!太阳果然在西边。

  唐焰焰被杨浩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她用手帕擦着脸,躲闪着杨浩的眼神,心虚之下终于被他看得恼羞成怒,不禁顿足娇嗔道:“你做甚么,哪有你这样看人的!”

  杨浩笑道:“这就对了,方才我还以为姑娘你生病了呢。这下我就放心了。”

  唐焰焰为之气结:“你什么意思,本姑娘的脾气一向很不好吗?”

  杨浩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

  唐焰焰目光突地一闪,厉声喝道:“不要动!”

  杨浩一呆,就见唐焰焰“呛”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短剑,杨浩虽知她xing情火爆,却不信她莫名其妙的就要刺自己一剑,不由失笑道:“唐姑娘,我又哪儿招惹你啦?你就算没有生病,也不用变得这般正常吧……”

  唐焰焰被他的风凉话气得牙根痒痒,可是这时却无暇与他生闲气,她紧握剑柄,猫着腰,紧张地叫道:“别吵,有蛇,你别动,千万别动。”

  杨浩顿时一惊,他僵硬着身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睛顺着唐焰焰的眼神向右下方斜过去,果见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高高地昂起狰狞的蛇头,丝丝地吐着舌信。

  这条蛇大概是被突然出现在附近并安顿下来的百姓把它惊出了巢穴,那狰狞的蛇头昂起来能有半米多高,蛇颈有些焦躁地前后摆动着,距杨浩仅有一米多的距离。

  杨浩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被那蛇盯着,他半边身子都木了。杨浩怕蛇,真的怕蛇,所有的动物里他最怕的就是这种软趴趴的生物,哪怕没有毒的小草蛇,这是一种本能,与它的杀伤力无关。漫说这条蛇一看就是剧毒之物,就是一条没有毒的草蛇,若有这般体形,他看了也一样头顶直冒凉气。

  杨浩牙齿格格打战,哆哆嗦嗦地道:“我……我现在怎么办?”

  “别动,你千万别动,免得惊扰了它,待我一剑……便刺死了它。”唐焰焰说着举剑在手,一抖手腕便掷了出去。

  “嗖!”剑光一闪,与此同时,那条大蛇一跃而起,獠牙大张,一口就咬住了杨浩的手腕。

  杨浩傻了,唐焰焰也傻了,就见那柄剑she进了草丛,剑尾还翘在空中。

  眼看着那蛇一咬得手,立即摇头摆尾地钻进草丛溜之大吉,唐焰焰突地跳了起来,大吼道:“你傻呀,它咬你你都不动的?”

  杨浩小脸煞白地道:“是你叫我不要动的。”

  唐焰焰怒不可遏地道:“我叫你死,你去不去呀?”

  杨浩可怜兮兮地道:“我以为你的武功很高明……”

  唐焰焰蛮不讲理地道:“我的武功是很高明呀,可它的身手似乎也不错啊。”

  杨浩:“……”

  唐焰焰上下看了他两眼,忽地惊奇道:“咦,你的脸怎么黑啦?”

  “我ri!”杨浩悲愤地叫了一声,整个人就像一截木头般直撅撅地倒了下去。

  唐焰焰呆呆地站了片刻,忽地一蹦三尺,扯开喉咙大叫道:“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

  ※※※※※※※※※※※※※※※※※※※※※※※※※“老徐头,你要不配合,这款可发不到你手上……”

  “大良哥,你是死还是活,我……我常常梦见你……”

  “娘,我会回来的,有冬儿陪着你,你别替我担心,儿子长大了……”

  “冬儿,我答应过要呵护着你,让你一生一世不再受委屈,不再受人欺负,冬儿,我……我对不起你……”

  唐焰焰坐在杨浩身旁,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胡言乱语,直到他睡实过去,才小心地一根一根把手指从他紧攥的大手里抽出来。

  杨浩躺在唐焰焰的那辆大车里,躺在柔软的,散发着淡淡芬芳的被褥里,脸上的气se已经不那么难看了。

  唐焰焰靠坐在一旁窗下的角柜上,双手托着下巴,静静地凝视着他,心中竟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初识他时,是在普济寺里,他是一个慌慌张张、行迹败露的登徒子。再见他时,是在姑丈家里,他是一个路见不平、救回堂弟的热心人。第三次见他,是在老太君的寿宴上,他嘻笑怒骂,生生气晕了那讨人嫌的陆大名士。再一次见他,他破衣烂衫形同乞丐,却已是奉旨的钦差,朝廷的官员……狗儿说,他追索汉军时,不许兵士欺侮他孤儿寡母,还留下了自己的饷银。迁徙的百姓们说,两国十数万大军壁垒森严,剑戟如山的战场上,他赤手空拳,单枪匹马冲上战阵,只为救下一个无亲无故的孩童。他的形象忽而高大、忽而卑微,忽而怠懒无行,忽而侠义无双。

  如今从他继继续续的呓语中,唐焰焰隐约了解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她从不曾想到,他竟吃过那么多的苦,背负了那么多的痛,爱一个人爱得那般铭心刻骨。她所见过的男儿,要么放荡不羁,要么醉心功名,谁会把一个女子看得如山之重?

  “杨浩……”唐焰焰轻轻地叫,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去描他浓浓的眉,然后轻轻去抹他沉睡中仍然微蹙的眉间川字,在她脸上,竟也难得地漾出一抹从不曾流露出的温柔……那青葱玉指轻轻地描着杨浩眉间的川字,忽地微微一顿,她收回了手,眼珠微微一转,一抹狐疑便浮上眸中:他……那ri在普济寺里,真的不曾见过我入浴?

  我昨ri还不是看过了他,虽说是被马燚那臭小子给诳去的。但是他若问起,我虽无愧,但我会承认么?当然不会。如果……如果那ri在普济寺里,他追踪小贼是真,但是……但是他看过了我呢?他会傻到承认了么?

  “如果……他竟看过我的身子……”

  唐焰焰细白的牙齿轻轻一咬薄薄的红唇,突然红晕上脸,浑身燥热:“这个冤家……他到底有没有看过我?有没有?”

  ※※※※※※※※※※※※※※※※※※※※※※※※令稳都敏和祥稳唐两员契丹大将所部七千余名将士被大宋潘美的兵马堵住了,身陷绝境,前景堪忧。

  契丹各部分头劫掠大宋边镇“打草谷”时,令稳都敏和祥稳唐所部最是凶悍,杀戳最重。因为他们白甘部首领耶律沙、耶律敌烈双双战死在通天河畔,少族长耶律蛙哥和耶律德死也葬身通天河中,所以他们二人挟一腔仇恨,全都报复在了大宋百姓身上。

  他们被指定的劫掠路线是西路,得手之后要从西路绕过子午谷前那片山脉回国,而契丹皇后萧绰走的也是西路,这两员大将同时还负有拱卫皇后的责任。他们在西路杀戳越重、吸引的宋朝兵马越多,皇后那里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轻。本来按照约定,一旦皇后到了安全区域,大将耶律休哥便放神鹰来传达命令,令他们立即撤退。

  可是杀红了眼的令稳都敏和祥稳唐始终没有等到耶律休哥的命令,却等来了从天而降的潘美所部大军,被潘美生生截断了他们的退路,能容大队兵马通过的几条道路都被潘美卡死,险要难行的小路亦被宋军在险要处设兵堵截,他们已成了瓮中之鳖。

  令稳都敏和祥稳唐率兵冲击了几次,结果却是损兵折将。后面是宋人难以攻克的坚城,前方是步步为营一步步缩小包围圈的宋军。如今是午夜,宋军已停止了进攻。可是看现在的情形,他们已不知道明天的太阳升起来之后,还能不能再看着它落下去。

  耶律休哥的神鹰为什么始终不曾传来消息,难道……难道皇后根本就是有意让他们送命?困兽一般坐在篝火旁的令稳都敏和祥稳唐心中不约而同地浮起了这个疑问。

  萧思温弑杀先帝,立耶律贤为帝,白甘部一直是站在反对一方的,为此还几乎与萧氏部落大打出手。直至宋军潜入契丹,袭击消灭了白甘部的几个小部落,他们才同意放下纷争一致对外,发兵维护北汉,驱逐宋人。难道……皇后娘娘这是在借刀杀人?

  否则,耶律沙大人、耶律敌烈大人骁勇善战,一向神勇,宋人怎能料敌机先,预布伏兵与通天河,一举将部族的这两位大人全部杀死?否则,为什么自己这支部族最后的jing兵迟迟等不来撤兵的命令,偏偏有宋人的大军如从天降,快速出现在自己背后,截断了所有退路?

  猜忌一旦产生,就会像一颗种子,在人的心里生根发芽,穷途本路的令稳都敏和祥稳唐把一切失败的原因全都猜疑成了别人有意所为,反复思量之后,他们已彻底相信了自己的判断,遥望北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

  “勇士们!我们上当了,我们不是败在宋人手里,是我们自己人在背后捅了我们狠狠一刀哇!现在,我们杀回去!抛弃掳来的一切财物轻装上阵,不惜一切牺牲,只要我白甘部的勇士能逃出一个,我们就没有白死!不管谁逃出去了,要把我们的冤屈告诉我们的族人,告诉与我白甘部结盟友好的所有部族,向萧氏讨回公道!”

  令稳都敏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挥着拳头,睁着一双赤红的眼睛向面前默默伫立的契丹武士们咆哮着,所有的白甘部武士人人一脸悲愤,被自己人出卖的悲情忽然使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死也不倒威风的末路英雄,就像汉人史书中的那位楚霸王。

  没有人再去想他们一路烧杀抢掠是不是向宋境攻入太深、没有人去想如果发现后路被宋军截断的时候他们如果及时抛弃所有财物,趁宋军尚未合围向外冲击能否冲得出去。他们只知道,他们是被自己人出卖了,所以他们即使败了也不失光荣,他们没有丢白甘部战士的脸。

  白甘部的七千勇士举着火把,嘶吼着、咆哮着,义无反顾地冲向严阵以待的宋军大营,如同一群扑火的飞蛾……※※※※※※※※※※※※※※※※※※※※※※※※得知神鹰失踪,萧后与耶律休哥大为忧虑,他们所虑者,正是令稳都敏与祥稳唐所疑者。萧后担心神鹰传递消息出了岔子,万一令稳都敏和祥稳唐二人不知进退,冒死深入,到时一旦陷于中原,损兵折将的回来,必会加剧萧氏与白甘部的矛盾。所以听说耶律休哥豢养的那头鹰迟迟没有返回时,当即决定要耶律休哥率一队jing骑南下接应。

  当然,萧后尽管担心白甘部这支jing兵遭受重挫,却也担心耶律休哥所部受其牵连,失陷在中原,是以严令他南下在宋境边界一带接应,不管有无令稳都敏二人的确切消息,都不可深入。

  这一夜,天se已晚实在行不得路了,耶律休哥才率队停下来就地扎营休息。他停下来的地方正是昨ri杨浩的队伍行经的地方。有经验的战将野外扎营,都会选择合适的地点,一要易守难攻不易被偷袭,二要适应节气挡风防雨。所以只匆匆观察一番,耶律休哥便选择了与罗克敌所选地点相同的地方。

  三千jing卒下马扎营,立即发现这里有人迹,而且人数众多。耶律休哥打起灯笼匆匆四下察看了一阵,从遗留在草原上的各种痕迹看,他们有车有马但为数不多,大多都是步行,这支队伍人数极其众多,至少在万人以上。他还发现这支曾在此驻营的人马离开这里并没有多久,以他三千铁骑的速度,明天一早启程,明天中午就能追上他们。

  草原上能有什么部落迁徙一次会有万余人众?耶律休哥立即想到了那支逃进子午谷的北汉移民队伍。从方向上来看,如果他们走出了子午谷,正是朝这个方向走来,难道铎剌根本没有完成任务?

  耶律休哥蹙着眉头在草原上转着,这里已经是宋境了,尽管这里没有人烟,也没有宋兵把守。他决定,明ri一早,派小股骑兵继续向南行进,打探令稳都敏等人消息,而他则率大军追上这支迁徙于草原的万人队伍,如果他们确是那支从北汉迁出,辗转了一圈绕到此处的人马,那么此番也算没有白来。

  主意已定,耶律休哥立即吩咐下去,号令全军做好了准备。

  一件小事、一个小人物,一样有可能在一件影响历史格局的大趋向中发挥决定xing的作用。如果契丹皇宫里的那个厨子斯奴古不曾被萧思温所指使刺杀了皇帝耶律述律,那么现在就不会有一个皇后萧绰。

  当叶大少抱着他那只扔了舍不得留着没啥用的瘸鹰正满腹烦恼的睡大头觉的时候,他绝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猎了一头鹰,给契丹埋下了一个祸延数十年的战乱因由。

  当然,他更没有想到,因为猎了这头鹰,给他的西域半月游带来了一场很jing彩的表演。这场十分盛大的表演将于明ri正午准时上演,出场演员是三千五百名契丹族勇士、七千余匹战马,以及四万多名北汉和大宋的迁徒军民,而领衔主演,则是:契丹大惕隐司耶律休哥,大宋迁民钦差使杨浩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即时  bv伟德开始  188体育新闻  澳门足球  伟德女婿  365娱乐  澳门网投  246天天好彩舰  bv伟德系统  伟德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