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57章 自弃的棋子

第157章 自弃的棋子

  天有不测风云,尤其是在草原上。

  天快亮的时候,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更是暴雨倾盆。

  杨浩躺在唐焰焰的香闺之内,那床榻芬芳香软,实是他这么多ri子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由于用药及时,又为他及时吮清了毒液,所以杨浩清早的时候神志就清醒了,他睁开眼,就见母老虎唐焰焰屈膝坐在自己榻旁,侧着头睡的正香,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待感觉没有什么动静,他才悄悄张开眼睛,唐焰焰还在熟睡,红扑扑的小脸,鬓边还有几缕散乱的秀发,长长的、整齐细密的睫毛覆盖着眼睛,睡得既安详又甜蜜。鲜嫩花瓣似的小嘴,翘挺的鼻尖,尖尖的下巴……,熟睡中的她没有了平素那种刁蛮的模样,倒是有点动漫美少女很卡哇伊的感觉。

  车外大雨倾盆,哗哗的雨水声扰人心境。可是身畔少女甜睡的模样,却是一道叫人看不腻的风景,杨浩见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肯把自己住宿的地方让给自己歇息,心中不觉有些温暖之意。

  大雨如注,车内便有些chao气,杨浩见唐大小姐臀下垫了个靠垫儿,就这么坐在踏板上歇息,有心给她盖上被子,被单刚刚拉起来,忽又想起二人虽说一个在榻上、一个在榻下,若是共盖一床被子终究不妥,也不晓得这位睡觉的时候很卡哇伊的大小姐一旦醒来,发现二人共盖一床被子,会不会再度变身成暴火龙,可不盖被子又怕她着凉,正犹豫的当口儿,忽听车门“当当”地急敲了几下,杨浩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什么事?”被吵醒的唐大小姐很不耐烦地推开车门,一见罗克敌几人披着蓑衣站在车前,登时瞪大眼睛质问。

  “唐姑娘,杨都监身子好些了么?”罗克敌客客气气地问道,美女当前,大多数男人都会变得斯斯文文的,哪怕是久经战阵的将军。

  “喔……”,唐焰焰这才清醒过来,省起自己车中还睡着一个大男人,她连忙转身,弯下腰仔细打量杨浩神se,轻轻推推他道:“喂,杨浩,杨浩……”

  杨浩慢慢睁开眼睛,很“虚弱”地看着唐焰焰,“诧异”地问道:“唐姑娘,我……我怎么睡在这里,哎呀,我的伤……好了么?”

  唐焰焰大喜,那张刀子嘴又回来了:“你能说话了?这么看来是死不了啦,果然是祸害活千年。罗将军找你呢。”

  她侧身让了让位置,杨浩就势坐了起来。他中的是蛇毒,身体倒没有太大的创伤,一旦醒来行动力基本也就恢复了,杨浩见暴雨如注,沿着罗克敌等人的蓑衣簌簌流淌,可车厢中又容不下他们这么多人,忙问道:“罗军主,刘指挥、赫指挥,如此大雨,怎敢劳动你们……”

  罗克敌喜道:“钦差已经苏醒了,这我们就放心了,那蛇药果然管用。杨大人,你看,如今暴雨倾盆,咱们是待雨歇了再走还是冒雨行进?”

  杨浩掀起窗帘向外面看了一眼,大雨倾盆,往外看,远处一片迷朦。车马周围有些百姓正披着蓑衣在草地上走动,草原上多的是野草,小雨刚刚下起时,就已陆续有人编制简陋的蓑衣,这时大多数人都已有了件蓑衣遮雨。只是因为大雨无法生火,早饭没了指望,有些妇孺正在吃着昨天剩下来的干粮。

  杨浩看看天空,铅云密布,难见一丝阳光。便道:“罗将军,还有半ri行程就到逐浪川了。我觉得还是继续行进的好,咱们这支队伍连帐蓬都没有,就算留在这儿,百姓们也只能淋在雨里,如今也不知这场暴雨下到什么时候,万一下的久了,又无法生火做饭,还是辛苦些,早早开拔上路为是。不知罗将军意下如何?”

  罗克敌欣然道:“末将也是这个意思,既如此,刘指挥、赫指挥,你们吩咐下去,咱们马上开拔,立即上路。”

  ※※※※※※※※※※※※※※※※※※※※※※※※※※还有半天就到逐浪川了,过了那条大河就进入西北折氏控制范围,这就意味着马上就走出了渺无人烟的大草原。所有的人都满怀迫切,再说在这大草原上也没有避雨之处,因此对继续行进的命令,百姓们并无怨言,纷纷起来,扶老携幼继续启程。

  杨浩坐在唐焰焰那辆十分舒适的豪华马车里,倒是难得地享受了一番。在车窗下面的暗格里,放着许多美味佳肴。这是大户人家行远路必备之物,姑娘家喜欢吃零食,那暗格里更是放满了西域的肉干果脯和点心。

  唐焰焰掀开暗格撑起来就是一张小桌子,然后把那些美味食物一一放上桌来。杨浩坐在榻上,唐焰焰跪坐在对面,看起来倒像一个美貌侍女在服侍主人用膳。这样的待遇,实在令杨浩有些受宠若惊。

  “喂,你要不要喝一点儿?”今天唐大小姐心情很好,居然有那么点巧笑倩兮的感觉,难得地露出了温柔味道。大概是大雨把她的火气儿都浇没了,居然对杨浩有说有笑,杨浩却不知这少女心境变化,还以为这是自己的病号待遇呢。

  唐焰焰从暗格中取出两只白玉杯,又取出一支瓷se剔透如玉的酒瓶,斟了两杯葡萄美酒,向杨浩笑问道。

  那酒se醇红,酒香扑鼻,确实很是诱人。杨浩犹豫了一下才道:“这个,我恐身上余毒未清,不便饮酒。多谢姑娘美意了。”

  “哦,我倒忘了。”唐焰焰道:“那你只饮清水便是了。这些食物你尽管取用,莫要装腔作势的假客气,若是饿着了肚子可不怪我。”

  “呵呵,不会的,”杨浩笑应着,拈起了一块肉脯,诚心道谢道:“唐姑娘,多谢你了,不但救我xing命,还让出自己的床榻供我休息,如今又如此款待,杨浩真是感激不尽。”

  唐焰焰细眉一弯,掩口笑道:“看你这么斯斯文文的说话真是不习惯,本姑娘其实……也没做什么啦,你不用这般客气。”

  这时就听车外有人怪里怪气地说道:“狼奥赖不赖,屋累狮哇,盖嘎地啊洗洗觉啊。”

  杨浩刚把肉脯递到嘴边,一听这声音不由一怔:“咱们队伍里有ri本人?”

  唐焰焰也是一怔:“ri本人?不会吧……”

  中土本称ri本为倭国,倭国人最初也接受了这个名字,后来渐渐学习中国文化,晓得倭字含有贬义,就不大乐意了,因为其国近ri出之地,便奏请大唐天国上朝赐了“ri本”这个名字。尽管中国民间当时习惯称ri本为“东瀛”或“扶桑”,不过杨浩下意识地叫出ri本这个名字,唐焰焰还是知道他指的哪里的。

  两人说话的当口儿,车夫说了句什么,就听那人又大声叫道:“狼噢狼噢,噢狮卜兽……”

  杨浩掀开车帘一看,只见一个身披蓑衣的男子正在雨中跳脚,杨浩见他正是壁宿,不由又惊又奇,忙道:“壁宿,一夜不见,你怎么说起外国话来了,快上车来。”

  壁宿大喜,连忙便蹿上车来,杨浩这才省起这车另有主人,不禁满怀歉意地看了唐焰焰一眼。唐焰焰鼻尖微微一皱,眉尖一挑,哼道:“瞧我做什么,本姑娘是那么不近情理的人么?这辆车子……如今既是你住了,你自然做得了主。”

  壁宿上了车,脱下蓑衣钻进车来,唐焰焰往旁边让了让,虽说车厢不如房舍宽敞,可这大车容两三人并坐也不拥挤。壁宿便在另一侧坐下来,看见满桌食物,登时满脸放光地学起狼嗥来:“喔噢,喔噢,累倒晌午……”

  杨浩这才看清他两片嘴唇高高肿起,就像横挂着两根火腿扬,嘴巴合不扰来,里边的舌头竟也是肿胀的,不禁大惊道:“我还以为你说的是ri本话,你的嘴怎么了?”

  壁宿满脸苦se,手舞足蹈:“噢切来屋哇,嚎都都里,狼休介¥%カゅてΩゑ……”

  杨浩见他一会指着唐焰焰,一会指着他,一会指着自己,呜哩哇啦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不由一头雾水。

  “闭嘴!放得什么狗臭屁,我来替你说!”唐大小姐杏眼瞪起,雌威大发,壁宿顿时就焉了,他很幽怨地看了杨浩一眼,指指唐焰焰,示意由她来说。

  唐大小姐正气凛然地道:“当时你中毒昏倒,我就大喊救命,他嗖地一下就蹿了过来。我就让他给你吮净蛇毒,他身上有许多零零碎碎,居然还有蛇药的,给你服下果然奏效。可谁知道这家伙能医人不能医己的,你还在昏迷不醒的当口儿,他的嘴居然就肿了起来……”

  壁宿眼泪汪汪地指指自己嘴上的两根香肠,使劲点了点头,表示唐焰焰说的一点不假。杨浩知道蛇毒不见血是不会发作的,就算吮进嘴里只要把它吐干净一般不会有危险。不过……想起壁宿爱咬嘴的毛病,杨浩就知道他嘴巴肿胀的原因所在了。

  脸比手要娇弱的多,想不到自己及时吮净蛇毒服下药去没什么大碍,这施救者却弄得这么可怜。这么可怜也就罢了,自己有锦帐香帷休息,还有美丽少女服侍,可他壁宿……真是貌美如花,命比纸薄哇。

  杨浩很是感激地道:“壁兄,多谢你仗义援手,否则杨某xing命堪忧啊。呃……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殷勤地把自己手里的肉脯递过去,壁宿可怜巴巴地摇摇头,指指他自己的嘴巴,说道:“狼奥哇,屋累狮哇,盖嘎地啊洗洗觉哇。”

  杨浩没听懂,抬头看看唐翻译,唐焰焰也是一头雾水,杨浩仔细琢磨半天,觉得他是在说:“杨浩啊,我累死啦,借个地方歇歇脚啊。”便试探着一问,壁宿大喜,连连点头,杨浩便向唐焰焰递了个眼神,唐焰焰眼皮一垂,拿起一块杏脯轻轻咬了一口,眸波一转,又复向他一扬,显然是要他做主。

  杨浩点头答应,壁宿大喜过望,便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看着二人吃着可口的食物,不时吞一口唾沫。

  ※※※※※※※※※※※※※※※※※※※※※※※※※雨变小了,风也缓了,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欢呼,隐约听到“逐浪桥、逐浪桥”的呼喊声。车子也停了下来,杨浩与唐焰焰聊得正投机,听到这欢呼声唐焰焰便喜道:“莫非已到了逐浪桥了?

  她掀开窗帘,就见和风细雨,天空已趋晴朗,便回头对一直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充听众的壁宿凶巴巴地道:“喂,一点小伤至于这么娇里娇气的么,你还男人哩,还不下去看看?”

  壁宿吃她一瞪,登时抱头鼠窜,杨浩阻止不及,便道:“唐姑娘,我……我也想下去看一看。”

  唐焰焰回嗔作喜,雀跃道:“好啊,我也坐的气闷,只是怕你一个人在车中无聊呢。走,我陪你下去。小心些,你的伤可还没好呢。”

  唐焰焰打开车门走出去,撑起她那把油纸伞,回头便来扶杨浩。杨浩本yu拒绝,见她神态自然,落落大方,自己一个大男人倒显矫情了,便伸出手去,由她扶着下了车。

  一出车厢,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一股草原上新鲜的气息,杨浩长长出了口气,只见百姓们都向前抢去,便也信步走去。

  草地上湿漉漉的,二人合撑一把伞并肩而行,在这俱披蓑衣匆忙前行的百姓中间,一纸花伞,伞下一双男女,男的俊朗,女的妩媚,神态从容,大袖飘飘,许多又蹦又跳的百姓见他们的模样,不由得停止了叫闹,随在他们的身后,缓缓向前行去。

  逐浪川,逐浪桥,逐浪川上逐浪桥。

  那桥真如逐浪,悬于奔腾咆哮的河水之上。桥的上游不远处,就是一个落差极大的瀑布,巨浪垂直入水,激起十数丈高的水雾,水气便迎风吹来。

  桥宽两丈,以铁链相连,粗大的铁链两端系在半入土的巨石上。桥上铺以木板,两侧是铁链和缠绕的藤萝,这座唐朝年间建的桥,折家每年都要派人维护修缮一番,因为此桥易于行商,亦有许多商人出资修缮,所以桥头柱石上镌刻了许多捐赠者的姓名,其中就有李玉昌的名字。

  “杨大人,逐浪桥到了。”

  一见杨浩走过来,罗克敌迎上来欣喜地叫道。

  杨浩也是满面欣喜,他略有点头晕,身子已无大碍,看看那座桥,杨浩说道:“桥虽宽,人更众,雨中桥滑,让百姓们要尽量小心一些过去。”

  罗克敌点头答应,百姓开始络绎不绝地走上桥向对岸行去。这么多人,快到中午的时候才过去大半,后面的多是车马了。杨浩看到李光岑在木恩等大汉的护拥下走来,便向他微微一笑。

  李光岑亦向杨浩颔首致意,他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草原各部的大人他见得多了,大多骄横而志满。而中原国家的官吏要么满腹心机难以接触,要么对草原上的人从骨子里有一种轻蔑感,而这位杨钦差不是那样的人,尤其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大仁大勇,更令李光岑钦佩,他已将这少年视做忘年之交。

  “唐姑娘,你也上车先过桥去吧。我是钦差,要照料人马全都过去才行。”见唐焰焰的马车也行了过来,杨浩便道。

  “好,你余毒未清,多加小心。”唐焰焰应了一声道:“伞给你。”

  杨浩接伞在手,唐焰焰向他嫣然一笑,转身走上了车子。

  车马络绎,载的都是老弱妇孺和随行于车畔的亲属,杨浩正嘱咐大家小心过桥,忽地一骑飞来,踏得雨水四溅,冲到桥头处大呼道:“杨钦差,大事不好,契丹人追来了。”

  “甚么?”杨浩大吃一惊,他万没料到在这种时候竟有契丹人追来。踏在高石上扭头回顾,果见远远一队jing骑撕开雨幕,向这里疾驰而来。

  “快,快,马上过桥,”有人急叫起来,一时妇人叫孩子哭,车马顿时乱作一团。

  “禁军将士,随我断后阻敌!”

  罗克敌一声叫,将蓑衣一扔,连被雨浇透变得极沉重的衣甲也扔了,只着一身布衣,劈手夺过一杆大刀,便向后飞奔而去,一路走一路呼喝连声:“弃枪剑,持刀戟,斩敌马腿,争取时间。”

  守在桥侧的禁军士卒们纷纷响应,挺起枪戟向后阵奔去,杨浩一把拉住解去甲胄的赫龙城,急叫道:“赫将军,就凭你们数百十人,又无战马,如何与敌一战?”

  赫龙城咧嘴一笑:“战场上,人人都是棋子,所计者,唯有全局胜败。”

  他说的轻松自若,可是语气里却有种裂土难憾、坚逾金石的冷酷,隐约能嗅出一股争斗杀伐的无情与血腥:“需要弃子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如今,我们就是弃子了。钦差大人,这数万军民,交给你了!”

  他把刀一挥,高声喝道:“禁军将士如此神勇,我西北儿郎岂不如他?随我杀敌,死战疆场,冲!”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锦衣夜行  银河国际  九亿观帝师  246天天好彩舰  赌球官网  365在线  超越故事网  高德娱乐  择天记  伟德作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