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67章 刘世轩说书

第167章 刘世轩说书

  听了那位“老娘”的别致称呼,杨浩直接被他们几个纨绔子刺激没电了。

  就见房门一开,一个身着团花绵绣公子袍的男子晃晃悠悠地从房中闪了出来,衣袍半解,一头长发如汉晋狂士一般披散在肩头,他脚上未着布袜,只光着大脚丫子,穿一双唐人式的高齿木屐,风流不羁,放浪形骸。

  那飘逸的长发、雪白的牙齿、微眯的眼神、yin贱的笑容、别具一格的打扮,还有那顶着门楣足足一米九还有余的高大个头儿,只一露面,杨浩便觉一股yin荡之风扑面而来:“我靠!好……好高大的一条yin棍啊!”

  “咦,这位哥哥是哪家的公子?”

  那个唐三儿怔了怔,便呲着一口小白牙笑眯眯地问。杨浩忽然发现,这人不管做出什么表情,不管说的什么内容,只要露出笑容,便有一种掩饰不住的yin荡气息,杨浩不禁暗想:“这唐三儿的yin荡笑与壁宿的桃花眼,也算是绝代双娇,一时无俩了。”

  折惟正笑骂道:“闭上你的鸟嘴儿,这位是杨钦差,奉谕带数万百姓迁往我府州的,一路风尘,劳苦功高,如今身为地主,我等自当竭诚招待。不过那官宴实在拘束,所以今晚才找了你们几个浪荡子来,陪杨大人快活快活。”

  “哎呀,你只说是位贵人,却不曾告诉我是钦差大人,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怠慢怠慢,失礼失礼,杨钦差勿怪。”唐三儿连忙拱手道。

  杨浩不知这yin荡唐与那泼辣唐是否有什么关系,心中也有点发虚,忙拱手笑应了,与他寒喧两句。折惟正一推唐三儿道:“去去去,你杵在这儿,还让我们怎么过去。”

  他回头又对杨浩笑道:“杨钦差,今ri咱们俱着常服,不论官场尊卑,图的就是一个轻松自在。唐三儿说话就是这副德xing,你习惯了就好,哈哈,我也不称你大人了,免得你觉得拘束,你年岁比我稍长,我就称你一声杨兄,杨兄,请,请进……”

  一进房去,呼啦啦便站起几位公子来,一个个都是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他们身旁那些娇俏可爱的莺莺燕燕也都站了起来笑脸相迎,这些明眸皓齿的美人儿一个个钗横鬓乱,看样子方才没少给这几位公子揩油,只是这里毕竟是偌大一个房间,又有这么多人,不曾真个有人挥戈入巷,大肆杀伐罢了。

  他们方才都已听清这杨浩是钦差,不过他们的家世俱都不凡,而且西北人家只知折家,中原那位赵官家,目前在他们心中还没有多大份量,所以虽然做出恭敬的样子来,却也不曾真个有所拘束。

  折惟正四下一扫,奇道:“小秦呢,我明明使人叫他来赴宴的呀。”

  唐三儿一脸笑容地道:“小秦来不了啦,他去我家讨好母老虎去了,还不知今晚又要吃甚么苦头,咱们都是风流子儿,偏他要扮情圣,自讨苦吃,休绺他人。”说着那双清秀的眉毛还跳了两跳。他这番话无涉风流,本不该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他只要双唇一翘,荡意自来,天生如此,莫奈之何。

  折惟正听了便唏嘘道:“这可怜孩子,找谁不好,偏喜欢了你家那头母老虎,自作孽,不可活呀。来来来,咱们入座吃酒,不理那个废物。”

  众人纷纷落座,自然请杨浩坐了上席,唐三少一推偎向他怀里的那个娇小玲珑的美人儿道:“去去去,没有眼力的,去把咱们杨兄侍候开心了便好。”

  那姑娘的确十分美丽,五官jing致,身材娇小,圆润纤俏,如同一枚香扇坠儿似的可爱。听了唐三儿的话,她妩媚地一笑,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溜溜地向杨浩一瞟,便轻轻俏俏地向他走去。

  折惟正刚刚落坐,一听这话挥手道:“去去去,谁要你来cao心,本公子已唤了人来,马上就到。”

  唐三洋洋得意道:“这挑女人嘛,本公子才是行家,我敢说,这房中诸美人儿,最会侍候枕席的,便是这位凝雪姑娘。嘿嘿,你们莫看她娇小直如女童,相貌清纯稚嫩,但她胸膛饱满,腰肢柔腴,而且必定是个内媚的女子,枕席上的风月,那是颠狂的很呐。哈哈,本公子一双法眼,还会看错了去,杨兄,你今夜试过了就知道了。”说着,他一双淡眉又习惯xing地跳了几跳。

  房中几位姑娘听了都轻嗔薄怨地向他撒娇,唐三儿左搂右抱,眉开眼笑。那香扇坠儿似的凝雪姑娘听了唐三儿的夸奖登时晕生双颊,她以雪腻的手背掩着口轻笑,一双美眉似嗔还喜地瞪了唐三一眼,那动作明明烂漫稚纯,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妩媚味道,令人心痒难搔。

  可她翘臀一偏,挤到杨浩椅子上时,那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往杨浩身上一靠,很大方地拉过他的手往自己纤细柔软的小蛮腰上一搭,乜着杏眼瞟他一眼,笑得又媚又甜,那模样分明就是望着自己最可意的情郎了。

  杨浩明知这是欢场女子的手段,还是有些招架不住,被那香风一熏,玉体一靠,便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心中不由暗叫厉害:难怪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虽然……咳咳,我也算不得甚么英雄。可这女人的**手段还真是了得。”

  众人坐定,那凝雪姑娘乖巧地帮杨浩布着菜,斟着酒,折惟正这才正式介绍起来:“杨兄,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叫唐威,这位是张非、这位是李泽皓,这位是童升典,还有这位方圆,他们有的是一方巨贾豪绅家的少爷,有的是我西北文武大员家的公子,都是久慕杨兄大名,今ri特地赶来拜会的。”

  “幸会,幸会。”杨浩与这些素不相识、也不曾久慕大名的公子哥们一齐拱手,露出一副假惺惺的笑容,其中唯有唐三儿yin荡依旧……※※※※※※※※※※※※※※※※※※※※※※※※※※※※折子渝下了车,抬头往楼上一看,轻哼一声,握着小扇便往里走,两个身材魁梧,神态机jing的彪形大汉立即紧随其后。一位妈妈迎上前来,笑道:“哟儿,这位公子爷是头一回光临咱群芳阁么?”

  她走近了一看折子渝的面相,神se便是一变,以她阅历,如何看不出折子渝是个雌儿来。女人逛窑子?可能么。就算所谓的蜂窠(男ji馆),也是专为男人服务的,哪有女人逛青楼的,除了来捉jian闹事的。

  折子渝止步俏立,身后一名大汉便超了过去,在那妈妈耳边轻轻低语几句,那妈妈听了大吃一惊,惊慌地看了折子渝一眼,讷讷地便道:“奴家见过五……五公子,不知公子要奴家……奴家做些甚么?”

  折子渝莞尔一笑道:“我那两个不肖的侄儿进了哪间房?”

  “回五公子,两位少爷去了……去了天字号牡丹阁。”

  “唔。”折子渝把折扇一收,在掌心轻敲两下,眉梢一扬,问道:“可有暗室通道?”

  她以前常帮九叔管理情报,折家的情报机构下设也有青楼,青楼本就是打探情报的一个极佳所在。所以她知道一些青楼中的事,即便没有搜集情报的特殊目的,青楼房舍也都有窥视孔,其目的很多,比如观察刚刚驯服的xing情比较贞烈的女子是否真的肯竭力服侍客人等等。

  那妈妈本yu否认,一迎折子渝的目光,便乖乖说道:“有的。”

  “好,带我去。你放心,本公子不会在你店里生事。”

  那妈妈半信半疑,可是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哪里还敢有半分违逆的念头,她乖乖带着折子渝上楼。到了二三楼之间的楼梯上,恰有一个布衣汉子往下走,与折子渝打个照面,彼此都是一怔,觉得有些面熟。

  细细一看,那汉子忽地失声道:“你是五……,可是五公子当面?”

  折子渝疑惑地问道:“你是……”

  那人抱拳说道:“属下刘世轩,广原程将军麾下,曾护送五公子返回府州。”

  “啊!”折子渝想起来了,她蛾眉微微蹙起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刘世轩忙道:“回五公子,属下奉程将军之命,目前在杨浩杨钦差面前行走,折府两位少公子今ri宴请杨钦差,所以……卑职就跟来了。”

  折子渝微微一笑:“来的好,你跟我来。”说完与他错身而过,刘世轩忙跟在后面。到了三楼拐过牡丹阁,进了一间僻静小屋,两个大汉守在外面,那妈妈引了折子渝和刘世轩进去,也不知在墙角扳弄了几下什么,伸手一揭,墙上便打开一道口子。

  折子渝摆摆手,那妈妈忙识趣地退下,折子愉自那洞口看去,发现那小小洞口位置选的极是巧妙,对面房屋又大,所以自那小小洞口看过去,对面房中的一切几乎一览无余,声音也听得清楚。似乎小洞开口处是对面房子的夹角处,外面置了屏风,屏风紧贴墙壁,这边透过那屏风将对面看得清楚,对面却很难发觉这个窥视口。

  窥视口自斜对面正将那房中的主位完全映入眼底,而杨浩是坐在主位的。折子渝乍见杨浩,心头忽然涌过一阵欣喜与亲切,原本只是淡淡的思念,一种近乎纯粹的友情的思念,可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忽然有所升华,莫名的喜悦感一下子充溢了心头,让人浑身觉得温暖。

  但是眼帘一低,她就发现杨浩那只大手正揽在凝雪姑娘的纤腰上,一股醋意情不自禁地便泛了起来,她恨恨地掩好洞口,扭身回头问道:“我记得他叫丁浩,怎么又改姓了杨,你们领着百姓不是往东去的么,怎么又到了这里,说来给我听听。”

  刘世轩抱拳道:“遵命,五……”

  “噤声!”折子渝急忙喝止,悄悄打开墙上掩口往对面看了看,对面那一席人正谈笑甚欢,不曾发现有异,这才放下心来,她重又掩好洞口,向刘世轩打个手势,道:“小声些,细细说。”

  刘世轩忙又应一声是,他不但对一路上的遭遇一清二楚,就连杨浩杀人犯案,逃出霸州的前因后果也一清二楚。一同浴血疆场的战友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杨浩早将自己的遭遇源源本本地说与他听了。

  刘世轩将杨浩告诉他的话源源本本地说了出来,折子渝听的大为动容。事情还是那些事情,可是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用不同的方式说出来,听在人耳中的感觉那是截然不同的。

  折惟昌转述程德玄的说,讲的是杨浩贪慕美se,使手段勾引了一个孀居妇人,又与她图谋婆家产业,事情败露,宗亲开了祠堂,公审将那妇人浸了池塘,杨浩挟怨报复,杀了人家婆婆和府上一个管事,然后逃到了广原。而刘世jian娓娓道来,说得极是详细。那是杨浩亲口告诉他的,一字一句,都是他对冬儿的真情、对老娘的思念、对兄弟的牵挂,虽然刘世轩不是个说书的人才,那些话儿说出来,听在比较感xing的折子渝耳中,还是心chao起伏,涟漪荡漾。

  待刘世轩说到杨浩如何受人冤枉,眼看要被人烧死,也坚决不肯吐露真相以维护冬儿体面时,折子渝心中的些许醋意都一扫而空,她的脸庞腾起两抹激动的红晕,仿佛杨浩舍了xing命也要维护的那个女子就是她一般。这样重情重义,信如尾如的男子,哪个女儿家不为他的那份关怀体贴而感动?

  待刘世轩说到罗冬儿挺身而出,受尽辱骂,直至被人猪笼时,折子渝的眸中隐隐溢出了泪光,两只粉拳都攥紧了。她天资聪颖、才学出众,而且帮着九叔打理情报司,可谓见多识广,可是像这样的乡间事情她几时听见过?此时听在耳中,竟有一种不亚于战场惨烈悲壮。

  听到杨浩夜入董府,将那纵体合欢的一对狗男女一刀毙命时,折子渝拳掌一击,低声喝道:“杀得好!他若舍了仇人自己逃了,那他就是天下第一无良负心的大浑蛋!”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减肥方法  彩神  择天记  葡京  华宇娱乐  伟德重生  无极4  抓码王  188小说网  大小球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