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76章 绸缪
  浓绿的、高而密的野草直齐马腹,远远望去,那些马就像畅游在碧绿的海洋里,直到拐进一个山谷。十几匹马才显出完整的马身,十几个魁梧的大汉骑在马上,只有杨浩显得有些单薄。

  谷口早有人候在那里,那人披了件破烂的羊皮袄,手里端着一柄叉子,就像一个贫穷的山中猎户,远远的就见他拦住了这十几个乘马的大汉,双方对答一番,那人便向马上一位魁梧老者右手抚胸,单膝下跪,随后引着他们向山谷深处走去。

  拐过一丛树林,那人嗫唇呼啸一声,便有十多个人从对面的密林中走出,看这些人高矮胖瘦什么模样都有,大多衣着破烂,手执各式各样的长短兵器,行走在草地上,就像一群伺机而动的狼,机jing中透着些凶狠。

  双方走近了,隔着两丈多远站住了脚步,一个胡须花白,头发以缨络小珠串束成一些辫儿的老者眯起眼睛看向那端坐马上的魁梧老汉,忽然以党项语说了几句什么。

  马上的老者就是李光岑,他的神se有些激动,也用相同的语音回答了几句,二人短短几语之后,李光岑突然翻身下马,走上两步,张开双臂,热泪盈眶地道:“苏喀,我的兄弟。”

  那个胡须花白、脸颊瘦削的老者与他紧紧拥抱在一起,欢喜地叫道:“你是光岑大人,你果然是光岑大人。”热泪沿着他肮脏的脸颊滚滚而落,他忽然省悟起来,忙挣脱李光岑的怀抱,退后两步,单膝跪了下去,大声道:“苏喀参见李光岑大人。”

  他身后的那些人立即随之跪倒,李光岑忙搀住他,激动地道:“苏喀,快快起来,李光岑如今不过是一个流浪人,不再是党项八氏的主人,你不必行此大礼。苏喀啊,你我……该有三十八年不曾见过了吧?当初,你还是一个少年,如今你已做了野离氏的大族长,三十八年呵……”

  那胡须花白的苏喀正是党项八氏中最善战的野离氏一族当今族长苏喀。他顺势起身,擦擦眼泪道:“是啊,三十八年了,苏喀还以为这一辈子都再见不到你了。幼年一别,如今你我都已是苍苍白发的老者了。”

  他唏嘘地说着,回首说道:“小野可儿,你来,快快见过李光岑大人。你们都起来吧。”

  小野可儿听了父亲吩咐,抬头举步,正要上前以子侄礼再次见过李光岑,忽地看见站在他身后的杨浩,不由“啊”地一声叫。刚刚起身的谌沫儿这时也看到了杨浩,登时柳眉一竖,“呛啷”一声拔出了弯刀,跃步上前直指杨浩。

  李光岑身后那些大汉反应十分敏捷,立即拔刀相向,冷目相对,双方立时剑拔弩张起来。苏喀大惊失se,厉声叱道:“谌沫儿,你怎么敢对李光岑大人无礼,还不快快收起刀子?”

  谌沫儿气得脸蛋绯红,跺脚道:“苏喀大人,那个穿白衣的是宋人的大官儿,他……他还想欺侮我。”

  苏喀脸se一变,转身看向李光岑,李光岑从容大笑,说道:“来来来,浩儿,上前来见过你苏喀大叔。苏喀啊,这是我的义子杨浩,他是宋人的官儿,也是我族未来的主人。我的年纪大了,已是骑不得马、开不得弓,以后诸事都要我这义子cao劳,你这做叔叔的可要多多扶持帮助他啊。”

  “喔?”苏喀听出李光岑弦外之音,不由惊异地看了杨浩一眼。

  杨浩笑容可掬地上前作揖道:“杨浩见过苏喀大叔,小野可儿,谌沫儿姑娘,两位还好吧,昨天没受什么委曲吧?呵呵,那都是一场误会,咱们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

  谌沫儿冷哼一声,讥笑他道:“咱们曾经打过么?你只有胆子欺负一个被绑住双手的姑娘罢了。”

  木恩嘿嘿一笑,悠然道:“我家少主身份尊贵,怎会与你动手。若是不服,我木恩可以领教领教你的功夫”,他瞟了小野可儿一眼,示威地道:“你们两个可以一起来。”

  “退下!”李光岑和苏喀异口同声,各自喝退自己的人,李光岑笑着将昨ri的误会解释了一番,他当时在场,自然知道全部情况。

  苏喀听了哈哈一笑,此事自然略过不提。眼见老父如此态度,小野可儿和谌沫儿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个可能要成为自己主子的小白脸,心里有点愤愤不平。

  众人转进树丛中,到了一处空旷之地席地而坐,李光岑和苏喀这对幼年好友叙了叙离情,感慨伤怀一番,李光岑又向苏喀简略介绍了一番自己义子的来历,西北三藩明里都是宋臣,暗里各行其事,夏州李氏自唐末以来为求自保更是相继向六朝效忠过,谁强谁就是王,颇有些有nai就是娘的味道,那苏喀见惯不怪,丝毫不起疑心,双方这才谈起了正题。

  一提起夏州李光睿,苏喀削瘦苍老的脸颊上就腾起两抹气愤的chao红:“李光岑大人,当年令尊李彝大人病故,本该由你接掌节度使之职,不想你三叔李彝殷却收买拓拔部各位大人,拥立他为新主。你四叔绥州刺吏李彝敏大人起兵讨伐时,我父亦曾想起兵拥护,谁想刚刚与其他诸部议盟,还未等发兵,李彝敏大人便兵败被杀。后来,间或也能听到你的消息,可是想要找你却太难了。”

  他拍了拍大腿,又道:“这些年来,李彝殷、李光睿父子对我七氏盘剥的太狠了,诸部衔怨极深,待李彝殷身故,李光睿继位,便屡屡发兵反抗。不过我们七氏始终不是李光睿的对手。这一次,我们想,必须要找一个带头人,这个能与李光睿对抗的,除了大人您还能有谁呢?您才是夏州真正的主人,讨伐李光睿乃天命所归,所以我们七氏会盟,并派了信使去吐番人的草原上寻找你。谁料却一直没有得到你的消息,我们缺粮少药,又乏兵器,想要讨伐夏州,只好先于府州劫掠些物资,不想折御勋突发妙想,集中了马匹主动寻我作战,杀得我七氏大败。我还道大人不会回来了。”

  李光岑道:“我得了你的信使传讯后,本带了人赶来与你相会,可是到了北汉境内,就得知你已兵败的消息。大队人马若留在北汉境内,难免惹人生疑,我只得打发了部属回去,自己留下打探进一步的消息。也是yin差阳错,这时大宋出兵讨伐北汉,又大举迁徙北汉百姓,老夫胡里胡涂的便被他们裹挟到了这里,昨ri听到你儿子的真实身份,这才想法与他通报了身份,暗中救他离开。”

  苏喀高兴起来,握住李光岑的手道:“大人,这是白石大神庇佑,才把你送回我们的身边。这下好了,有了大人统领七氏,我们七氏一定能打败李光睿,让您重新成为夏州之主。”

  李光岑摇头道:“苏喀,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流浪在草原上,我的雄心已经不再,我的身躯也已衰弱。已经无法驾御战马率领你们在草原上征战了。一匹狼王,当它的皮毛已失去光泽,当它的双足已没有力量,当它的牙齿已无法咬断敌人的骨头,就需要一匹强壮的、新的狼王来取代它。我来了,但我已不能做你们的王,我给你们带来了新的王,就是我的义子杨浩。如果你们七氏仍愿奉我为共主,我喜欢你们能把他当成你们的首领,我的义子会善待我们所有的族人。”

  “他?”苏喀再一次得到李光岑的确认,不禁用认真的目光看向杨浩。谌沫儿气愤不平,忍不住轻蔑地说道:“李光岑大人,你说的就是他么?他……也配做草原上的狼王?”

  “我不配!”杨浩笑了笑,说道:“如果说到敢战善战,党项八氏之中,没有人能和野离氏相比,野离氏一族才是党项八氏中最骁勇最善战的武士。”

  听到这番赞誉,自苏喀以下,人人脸上露出了笑意,就连小野可儿看着他的目光也温和了些。杨浩话风一转,又道:“可是,党项七氏联手,远比夏州李光睿人多势众,其中又有党项八氏中最善战的野离氏,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却始终不曾占过上风?”

  苏喀等人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僵,杨浩又道:“如果是两支狼群,我想胜负早已分明,党项七氏必胜无疑,为什么败了?因为我们不是狼。我义父的话,只是一个比喻,并不是说我们完全和狼一样。我一直以为,人与野兽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有智慧。一头野兽的力量,一定要用它的利爪尖牙来体现;但是人的力量,不一定要用肌肉来体现,正因为如此,我们人才从茹毛饮血直到今天成为大地的主人。”

  小野可儿攥紧双拳,双臂的肌肉贲起如丘,冷笑道:“草原上,实力称王。难道不对么?”

  杨浩笑道:“话没有错,但是衡量一个人的实力,却不是看他个人武勇功夫是否过人。人的首领,需要的是头脑,而不是武力。据我所知,李彝殷腰腹洪大,如合抱之树,身躯痴肥,便是走动几步,都要气喘吁吁。若要动武,至少不会是我杨浩对手吧?可是他在世的时候,即便盘剥再狠,党项七部亦是敢怒而不敢言,直至李彝殷身死,李光睿继任,七氏方敢起兵,你们对李彝殷如此忌惮,惧的是他的武力,还是他的心计?”

  小野可儿哑口无语,李光岑抚须微笑,苏喀看看李光岑,豁然笑道:“大人有子如此,难怪肯放心将重任托附,只是不知……少主对讨伐夏州李光睿,可有什么见地?”

  杨浩摊开双手,微笑道:“见地么,小侄一个也没有。”

  小野可儿翻了个白眼儿,谌沫儿却哼了一声,高高地扬起了下巴,杨浩又道:“小侄只想问问苏喀大人,党项七氏屡屡兴兵,却屡屡败于夏州李光睿之手,原因何在?”

  小野可儿忍不住道:“原因谁不知道,夏州李光睿苦心经营多年,城高墙深,兵强马壮,军粮无数,兵甲齐全。我等七氏虽敢死勇战,既无大头领统御全局,各部各自为战如同一盘散沙,又无粮草军械,士卒甚至持木棒上阵与敌长枪大刀做战,如何能敌?”

  杨浩怡然自得地道:“这就是了,既然知道原因,如果我能对症下药,解决了这问题,那时再与夏州一战,你可有把握?”

  苏喀身子一震,张嘴yu问却又忍住,小野可儿已惊讶地道:“你……你有办法?”

  ※※※※※※※※※※※※※※※※※※※※※※※※折子渝带着粮草和武器到了芦河岭,只见谷中各处房舍已初见规模,谷口和山巅建了堡垒和箭楼,一些有远见的百姓已自发地在肥沃的草地上划定区域,锄掉野草,翻作良田。这里沃野千里,百姓们倒不会因为土地发生纠纷。更多的百姓无所事事,只在谷中游荡。

  折子渝粗略地看了看谷中情形,便径直进了赤忠的中军帐内,吩咐人去找赤忠和马宗强来见,不一会儿赤忠和马宗强闻讯赶来,进帐见她一身玄衣,娇娇俏俏,正坐在那儿慢条斯理地喝茶,忙上前见礼道:“末将见过五公子。”

  折子渝放下茶盏,浅浅笑道:“两位将军不用客气,请坐。”

  她妙眸一转,状似随意地问道:“那位杨钦差现在何处?”

  赤忠忙道:“杨钦差带了些人去附近斟察地理去了。”

  “喔?”折子渝微微一诧,心道:“斟察地理?看他那ri与叔父争执的模样,显然已经看破这里是一块险地,有心要将百姓迁走,我还想着如何说服他。如今他却去斟察甚么地理,难道已经改了主意?”

  赤忠见她若有所思,奇怪地与马宗强互相递个眼神,马宗强便道:“五公子如果要找杨钦差,末将差人去寻找一下吧。”

  折子渝醒过神来,忙道:“不必了。我这次来,带来了一些粮食和农具,还有武器。因为今年已经错过了农时,耕牛和农具倒不急于一时。”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转动着茶杯,目光在两位将军面上盈盈转动着,说道:“方才我来,匆匆看过谷中百姓,赤军主是武人,并不晓民事,不过我看百姓们如今尚还安定,又能自发而发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赤军主用心了。”

  赤忠微笑道:“五公子谬赞,赤忠只晓得行军打仗,这地方上的事确实是管不来。好在这里虽有数万百姓,如今却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每ri只是帮着建造城廓房舍,给他们供以吃食,倒不怕还有什么乱子。”

  折子渝颔首道:“他们历尽艰辛,刚刚逃出生天,有个安宁ri子过,有口饭吃自然就知足了。但是这种ri子不会久的,这些北汉百姓是官家准备撤兵的时候匆匆迁出来的,他们原来有的是城坊中的百姓,有的是乡镇里的村民,有商人,有官吏,有士子、有牧人,有农人,总要让他们各执其业,才能安居下来,否则用不了多久人心思变,各种乱子就会出现,你想弹压都弹压不住。”

  她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我这次来,带来了一些有经验的胥吏,由他们对这些百姓登记户藉、编制造册,暂做梳理。如今这数万百姓如何安置,芦河岭如何建制,朝廷上还没有旨意下来。可是起码的乡里制度要有,里正、户长、乡书手这些课督赋税、管理民政人,耆长、壮丁这些逐捕盗贼、难持秩序的差派都要确立下来。

  待建立了户藉,确定了乡里,一切有了规划秩序,就要想办法让他们各安其命,各执其业,如此方能安定民心。原来在北汉做村官小吏的,如今可以委派他们一个差使,他们原本就是做这个的,自能驾轻就熟。原本是读书人的,可以让他们继续读书,还要开设学堂,让那些富绅大户送孩子读书;牧人要划定放牧区域,赊卖牲蓄,农人要辟划土地、赊借农具、耕牛,粮种。商贾也要逐步让他们重cao旧业,这里从无到有,欠缺许多东西,可以暂时取消赋税,鼓励商人来此经商,鼓励这些百姓中的商贾重cao旧业……”

  折子渝一一说来,井井有条。这些百姓如果是被带到各个已然秩序健全的大城大阜分散安置,就没有这些问题可以考虑,只要在当地登记户藉,纳入当地的管理之中,他们自然按部就班地被纳入当地有序的管理之中。

  可是这芦河岭本来一无所有,数万形形se以、各行各业的百姓,如果不能确立一个合理的、稳定的社会架构,很快各种矛盾冲突就要凸显出来。可是这些问题还没有考虑过,赤忠一介武将,只想着把他们带到这儿,给他们一个住的地方、有口吃的就行了,根本不曾考虑过今后如何管理以及他们的未来,数万百姓都跟放了羊似的。

  折子渝一一说来,赤忠频频点头,做恍然大悟状,心中只觉五公子每一句都说到了点子上,一切正应如此,不过你要问他为何应该如此,具体如何去做,他还是茫茫然毫无头绪。

  折子渝见他一脸茫然,不禁掩口笑道:“这些事我本不该交待于赤军主的,呵呵,这些事你不须理会,我自会吩咐那些胥吏去cao持。”

  正觉狗咬刺猥无从下口的赤忠听了松了口气,展颜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折子渝又道:“另一件事,却须赤军主cao办了。赤军主的军队不可能久驻于此,这数万百姓定居于此险地,却不可没有自保之力。因此,要尽快从这数万百姓中择选青壮,组建民军,以尽守土之责。这组织、训练民壮一事,就赤军主着手了。”

  赤忠忙道:“末将遵命。这个事么……末将还做得来。”

  折子渝莞尔,又道:“你还需从百姓中择一有威望者暂任团练使,以统率管理民壮,这人要通武艺,孚人望,方能威服众人,不知你们可有什么中意的人选?”

  赤忠道:“五公子一说,末将倒是想起一个人来,此人若任团练使,必孚人望,且能负起责任。只是……此人身份实在有些诡异。”

  折子渝妙眸一凝,问道:“有何疑处?”

  赤忠道:“此人姓木,是一老者,气度颇为不凡。他手下有十余个随从,俱是彪形大汉,个个jing于骑she,一身武艺十分出众,前ri党项人前来劫掠,险些冲进谷去,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危急关头,还是此人的那些随从夺马出手,助末将作战,才打败党项匪众。”

  折子渝眸波一转,问道:“不曾询问他的身份么?”

  赤忠道:“此人只说他是北汉一贩马人,奈何这些百姓来自四面八方,彼此不知根底,我们也难以辩识他话中真假。若说是贩马人,手下有如此jing湛的骑术也不稀奇,可是他们那一身jing湛武艺,一手妙到毫巅的箭术,尤其是临战时面不改se,骁勇无畏的模样,却不像是个贩马的商人。此人前ri助我等却敌,说来应该没有恶意,可是毕竟来历可疑,岂可轻付重任?”

  折子渝好奇心起,说道:“此人在哪里,我倒想见识见识。”

  赤忠道:“杨钦差要斟察附近地理,邀与同行的,正是此人与他那十几名亲随,如今他们都随杨钦差出谷去了。若非有他那些身手极好的部下相随,末将又怎放心让杨钦差一人出去呢?”

  折子渝一怔,两道蛾眉便慢慢地挑了起来:“又是杨浩?这个家伙舍了官兵不用却要他们相随,莫非……他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威廉希尔app  抓码王  伟德评书网  365在线  明升  必赢相师  uedbet  105彩票  10bet荒纪  必发365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