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83章 酒色财气吕洞宾

第183章 酒色财气吕洞宾

  熊熊的烈焰在夜空中升腾,就像一只巨大的火把,红红的火光映着围着巨大火堆的每一个人的脸,都带了一层健康的红se。火星飞扬在空中,就像漫天飞舞的萤火虫,给这草原的夜晚,蒙上了一层神秘的se彩。

  简单的乐器奏出了欢快的鼓点,十多个羌族少女正在篝火旁载歌载舞,身段窈窕,舞姿曼妙。

  上风口的草地上铺着毡毯,各位族长头人们盘膝而坐,主席上坐着杨浩和细封族族长五了舒,因为他已被奉为草原七氏的共主,所以连李光岑也得避到侧席上去,草原上尊重的是绝对的权利和地位,尊重的是尊卑,而不是长幼。

  每位族长头人身前都摆着一张小几,几旁放着一罐罐马nai酒,几上的盘子中却盛着大块的烤羊肉,那是一整只一整只的烤全羊,由五了舒大人亲手剖解后,分给诸位大人享用的。

  杨浩面前的盘中放着一块最肥腴鲜嫩的羊肉,他也学着头人们的样子,用小刀轻轻削着羊肉,蘸了盐沫儿塞进嘴里。不时向头人抱着酒坛摇摇晃晃走到他的面前,有的客客气气说上一堆敬词,有的走到他面前站定了身子,便放声高歌起来,一首敬酒歌唱完,便恭敬地举起了大海碗,这种诚挚的劝酒,虽不及中原酒宴上的复杂,反而更难叫人拒绝,盛意拳拳之下,由不得他不喝。

  几大碗酒下肚,杨浩的脑袋已经有点晕眩了。在他面前,那些衣着鲜艳的党项羌族少女正在舞蹈歌唱,羌族少女的风情迥异于中原少女,相对于中原女子,她们更富野xing和活力。

  此刻,她们都穿着短短的马甲式上衣,举手舞蹈时衣裳提起,便露出健美、圆润的一截小蛮腰,腰下系着横条纹的小筒裙,杨浩的眼前是一双双浑圆结实的大腿,那些大腿的肤se是小麦se的,健康、xing感、火辣。

  这些少女的身体都很匀称健美,中间的一个少女长相最为俊俏,下巴尖尖的,翘直的鼻子,有些上翘的嘴唇,笑时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形状很别致的包头青花布帕和她脖子上戴着的银饰,随着她舞蹈的动作快乐地跳跃着,把她的笑和她的美纯朴自然地表现了出来,充满了健康的活力。

  羌人本是古戎人的一支,而戎人可是从chun秋时起就盛产狐狸jing的。不知多少倾国倾城的祸水,就出自她们的祖先,这些可爱的少女,俨然就是一只只小狐狸jing,许多大汉的目光,始终都被她们吸引着。

  充满异族风味的舞蹈非常吸引人。时而,她们前后挥动双手,柔软的腰身款款而动,仿佛一匹匹骏马驰骋在草原上,羯鼓声也变成了轻快的马蹄声,她们光润柔美的小腿上一双双皮靴子便也富有节奏地踏动起来。

  时而,她们曲腕摆臂,恍若一只只出水的天鹅,婀娜多姿,配着那俏美的五官、妩媚的眼神,明明是一个个充满青chun和自然活力的少女,却给人一种勾魂摄魄的感觉。

  整排舞蹈的少女,都以中间那个少女为中心,攸进攸退,这些草原上的百灵鸟,是这场踏歌晚会最大的亮点,而欣赏她们的各族族长头人,却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除了……坐在主席的杨浩。

  一个自幼见惯了文弱书生的少女,她向往倾慕的很可能是健壮粗犷富有阳刚之气的男子,同样的,一个见惯了粗犷大汉的异族少女,文质彬彬斯斯文文的读书人才对她有莫大的杀伤力。苗汉杂居地区的苗族女孩子,常常对汉人男子一见倾心,轻率地便怀着一腔情火托付终身,结果时常发生始乱终弃的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草原上的汉子都是粗犷健壮的,如今出了杨浩这么一个异类,又是坐在主席上,那些少女舞蹈时,妩媚的眼神,便都在他身上逡巡起来,看得不少草原上的勇士都吃起味来。

  五了舒坐在杨浩旁边,抹抹嘴巴上的油渍,笑眯眯地看了杨浩一眼,向那中间的少女递了个眼se,那少女看到了他的示意,却负气地扭过了头去,旁若无人地扭着轻盈的小腰肢,把款款摇摆的屁股朝向了他,五了舒不禁露出愠怒的神se。

  这个少女就是他的小女儿玛尔伊娜,五了舒作为除了拓拔氏之外党项七氏中最富有、最强大的一族族长,城府和心机也是最深的。会同其余六氏反抗夏州,在他看来是必须的,不让夏州有所忌惮,他的ri子也不好过。

  但是他清楚地认识到,拓拔氏作为党项各部第一大部落,已经有数百年历史,数百年蓄积的力量,绝不是他们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内就可以超越的。拓拔氏,即便是七氏联手也是不可能打败的,他们能打倒的,只有李光睿。只有奉李光岑或其义子为主,才能在党项七氏的外力足够强大时,迫使拓拔氏各位贵族头人退让一步,罢黜李光睿,迎回李光岑或他的义子,夏州草原的主人,仍将是拓拔氏的利益代表,那就是李光岑一脉。

  要确保细封氏一族的利益,和仅次于拓拔氏的地位,他就必须尽快巴结上这个未来的草原之王。李光岑和野离氏的苏喀是幼年好友,已经先他一步和李光岑拉上关系了,他能打的主意,就是与李光岑的义子拉上关系。事成,自己将来就是定难军节度使杨浩大人的岳父;事败,不过是赔上一个女儿而已,有甚么打紧?

  方才,见杨浩欣赏半天,目光渐渐停留在他的女儿身上,五了舒心中十分欢喜,便示意女儿拉杨浩共舞,不想这个女儿娇纵惯了,野xing难驯,竟然违逆他的意思。

  五了舒对女儿暗中示意,早落在一旁几个有心人眼中,那几个少年登时气炸了肺。本来,党项七氏恭奉一个中原少年为共主,这些草原上的少年英雄就颇有些不服气,如今见五了舒大人又有意将细封族的百灵鸟玛尔伊娜许配给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杨浩,这些玛尔伊娜的倾慕者登时将敌意的目光投向了毫不知情的杨浩。

  小野可儿含笑看了一眼杨浩,与他们低低耳语几句,几个党项武士点了点头,便有一个紧紧牛皮腰带,大步向杨浩席前走来。

  那些少女的舞蹈确实令人陶醉,杨浩正看得抚掌赞叹,身前忽然站了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视线,杨浩不由一怔,只道是又有人来敬酒,他抬头看时,才发现这人只是一个似乎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这只是从他略显稚嫩的面相上来看,若只看他身材,却如三旬壮汉,虎背熊腰。

  “杨浩大人!”那少年虽然向他抚胸弯腰,致以见到头人时的恭敬礼,但是满脸倨傲,毫无恭敬之se:“我是细封族的摩西加纳,听说杨浩大人文武双全,是以七氏头人一致恭认杨浩大人为我族共主。我们草原人最敬佩的就是真正的好汉,摩西加纳想陪杨浩大人较量一番刀剑拳脚,还望杨浩大人赏脸,让我党项各氏的勇士们心服口服”。

  五了舒一怔,把酒碗重重一顿,沉下脸来喝道:“摩西加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向杨浩大人挑战。你是什么身份,下去!”

  摩西加纳挺直了胸膛,昂然道:“五了舒大人,摩西加纳是细封氏的战士,是大人您亲自赐予宝刀的勇士。我想邀请杨浩大人较量武技,是因为许多族人怀疑杨浩大人是否拥有统领我们党项七氏豪杰的能力,是否拥有跃马杀敌的本领。如果……五了舒大人不允许我向杨浩大人挑战,摩西加纳自当遵从。”

  他轻蔑地看了杨浩一眼,等着他的反应。以他的估计,没有一个人能承受这样的挑战,能容忍这样的轻蔑,只要杨浩应战,他就给他个好看。不想杨浩这次到草原上来是抱着大家发财的态度来的,压根就没把这个大头人的位置看在眼里,不应战会不会威风扫地,会不会失去党项七族勇士的效忠之心,他根本不在乎,所以见五了舒为他解围,只是从容地笑了笑,目光又复看向那些少女。

  可惜,那些少女虽看他气质模样与草原上粗野的大汉们不同,看向他时多有青眯之se,如今见他面对挑战居然忍气吞声,也不禁齐齐露出轻蔑失望之se,杨浩见了不禁好笑:“这些小丫头,男人要是为了屁大点事就喊打喊杀的,在她们看来就是粗野无状。不肯惹事生非呢,又觉得懦弱胆怯,倒是不好侍候呢。”

  小野可儿一见杨浩竟不应战,眼珠一转,又对一人耳语几句,那人立即大步走来,哈哈笑道:“在下野离氏族人牟西。五了舒大人说的有理,刀枪无眼,拳脚无情,今天是七氏结盟,推举共主的大好ri子,怎么好做如此煞风景的事情。不如……就由在下与杨浩大人较量一下力气如何?这样比,不会误伤了人,我想杨浩大人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这人比摩西加纳更加魁梧,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麻布背心,裸露着两条肌肉坟起的粗壮手臂,杨浩估摸着,他那手臂都能有自己的大腿粗。五了舒一拍桌子还未说话,牟西已经转过身去,大声嚷道:“诸位姑娘请让一让,野离氏力士牟西,要与杨浩大人较量较量气力。”

  那些翩跹起舞的少女趁机收势,纷纷避到两边,牟西四下看看,大步走到环着火堆围坐的牧人圈子边上。在右前方,有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合抱粗细,半埋土中,牟西生怕五了舒大人制止,快步走过去赶开左右的牧人,上下一打量那块巨石,忽然一弯腰抱住了那块大石,双腿站定,双臂一较力,沉声大喝:“起!”

  一连拔了两拔,又左右一摇,那块巨石轰地一声,泥土如浪般翻滚起来,四下的牧人们顿时大声喝彩。这样的神力,在党项武士中也属少见,他们自然兴高彩烈。

  苏喀也有些不满族人对杨浩的刁难,虽说草原上的汉子最为重视武勇,可是混到他这个位置的头人,哪怕他是最好战的野离氏人,也早就明白真正的强者,靠的是jing明的头脑,而不是发达的四肢,杨浩就算连只鸡都杀不死有甚么关系?做为大头人,他的使命是能凝聚七氏合力,能强大七氏的实力,而不是百人斩、千人敌的个人功夫,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草原上的风气如此,并不是每一个族人都有这样的见识,做为放长,他可以命令族人尊奉杨浩为大头人,却没有办法让他们从心底里敬畏这个大头人。

  他带来的亲随们眼见自己的族人如此大出风头,更是洋洋得意,纷纷喝彩。此时牟西却已说不出话来。这块石头实在是太沉了,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连腮上的肌肉都在突突直跳,他鼓着眼睛,抱着那块巨石一步步向前挪动,勉强走出七步,将怀抱中的巨石“腾”地一声往地上一放,呼呼地喘着粗气,回头得意地道:“杨浩大人,牟西一身莽力,杨浩大人身份尊贵,未必能抱着它走出七步,呵呵,大人只要能把它抱起一下,就算是牟西输了好了。”

  牟西说的如此光明磊落,顿时赢来牧人们更大声的喝彩,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杨浩,尤其那些舞蹈的少女,眼中更是露出兴奋好奇的目光,不管杨浩是不是能赢,输赢她们才不关心,她们喜欢的是男xing之间的这种争斗。

  杨浩摸摸鼻子,看着那块巨石,心中估摸:“这石头已经被他从土里拔出来了,我要是来个助跑……,不知道能不能把它推倒。抱起来?那不扯淡么,就是让我拿出吃nai的劲儿也不成啊,不管是吃谁的nai……”

  眼见杨浩沉默不语,人群中已经传出嗤笑和不屑的口哨声,许多牧人挤上来,试图去抱那块巨石,可是力气最大的也只把它稍稍抱离地面,木恩沉着脸,盯着那块巨石估量了一下,以他的力气,勉强也能抱起这块巨石,但是要抱着它走上七步甚至更多,却是万万不能。不过如今少主受辱,无论如何他得出头了。大不了先抱过巨石,然后同那混帐较量一下拳脚,到时好好教训他一番找回面子。

  计议已定,木恩便沉哼一声道:“你也知道我家大人身份尊贵么?这样粗野无礼的举动,我家大人岂会与你较量。让我来领教领教。”

  “且慢!”杨浩也知真正打斗起来,那个牟西未必是木恩对手,若是骑she,说不定更非他一合之敌。可若论力气,正是这牟西长项,这些人今晚是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现丑了,这较量力气一关即便让木恩捱过去,他们也必定再想别的花样,难道全让部下去抵挡?干脆认输了便是,谁管你敬不敬我,只要芦岭州稳若泰山,我自做我的太平官去。心里这样想着,杨浩便施施然地站了起来。

  四下里牧人百姓顿时一片哗然,其实他们看身板,也晓得这位杨大头人绝不可能比牟西更具神力,想不到杨浩竟然真敢应战,就连那些少女中间的玛尔伊娜都瞪大了一双美目,诧异地看着杨浩。

  “浩儿,你……”李光岑自然知道自己这个义子的斤两,他有大仁大义之心,大义大勇之行,论起匹夫之勇,却实在上不了台盘,他站出来干什么?

  “义父请宽坐……”杨浩摆手制止了他,一步步走向那块巨石,身后是党项七氏的族长、头人们惊疑的目光,一见杨浩长袍飘飘,斯斯文文地走来,许多牧人都紧紧围在那块巨石旁,想看看他到底如何举起那巨石。

  杨浩走到那块巨石旁,上下看了看,暗中用劲藉着拍打的动作试了试那巨石的份量,巨石纹丝没动,杨浩便扭过头来,坦然笑道:“牟西勇士果然神力,竟然举得起这样份量的大石,我想不止在党项诸部,放眼天下,这样神力的勇士也不多见。呵呵,杨某……”

  “哇……”杨浩还未说出“自愧不如”四个字,四下里已响起一片惊呼声,杨浩诧然回头,这一回头把他也吓了一跳,这巨石明明和自己的身材差不多高,怎么现在矮了一头?

  杨浩一低头,借着篝火的光亮,才发现这块巨石已经陷进地里一块,受到大石的挤压,大石四周的草皮都拱了起来。

  杨浩莫名其妙地又拍了拍,那块巨石应声又下陷了一头的距离,这一下四周的惊呼声已此起彼伏,近处看得到的人大呼小叫,后面不知情的人拼命往前挤,场面一时乱成一团。

  杨浩愕然不已:“这石头……莫非下面可巧是什么流沙,自己个儿就陷下去了?不能啊,这么多人站在这儿,要真是流沙,大家早一起完蛋了。这石头……”

  杨浩迟疑着又拍了一下,这一次,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随着杨浩轻飘飘一掌拍下,那块石头又向地下陷进去深深一块,杨浩一阵狂喜,忽然若有所悟。他回过头去,接着方才的话茬儿从容笑道:“杨某就不举石头了,既然牟西勇士将它自土中拔出来,杨某便把它送回去,你看如何?”

  牟西瞪大一双牛眼,早就说不出话来。要把这石头压入土中,比他从土中把石头拔出来,何止难上十倍,而且……而且这人根本就是轻飘飘的一拍,这是什么可怕的功夫?一时间牟西看着杨浩,那眼神就跟见了鬼似的。

  杨浩心里这时候也在“卟嗵卟嗵”的乱跳,这种古怪的事情,除了见鬼他再想不出第二种可能。这几天他恰好被鬼缠上了,没想到这只鬼神通还不小,竟然一路跟到大草原上来了。“他为什么帮我?莫非……因为我是汉人,他是汉鬼,大家同仇敌忾不成?”

  “杨浩大人神力,不不,是神功,牟西拍马难及,我认输了。”牟西倒也爽快,一见他这功夫,自己实是难及万一,便干脆认输了事。

  “哈哈,牟西勇士客气了。你这样的神力,已是万中无一了,杨某也钦佩的很。”杨浩一面客气地说着,一面笑吟吟地往回走,后面许多牧人一拥而上,有的往上拔、有的往下压,有的左右摇晃,试了半天,确实没有半点玄虚,不禁对杨浩的惊人神力赞叹不已。

  “杨大人真是……深藏不露啊,我等钦佩不已。”杨浩还未走回座位,苏喀等人便纷纷起身,满怀敬畏地向他抚胸施礼。

  眼见杨浩如此勇力,小野可儿等人也看得目瞪口呆,有人便胆怯道:“杨浩大人神力无敌,确是白石大神为我们挑选的主人,我们……我们还是退下吧。”

  他这样一说,倒惹恼了一人,这人也是细封氏族人,玛尔伊娜石榴裙下的追随者,眼见自己倾慕的美人儿要被她的父亲送给杨浩,他妒火中烧,哪还理会杨浩的身份,他把坎肩一脱,露出一身结实的疙瘩肉,冷哼道:“力气大,不一定就是神勇无敌。牟西比我力气大,不还是常常败在我的手下?我跟他摔一跤看看,我就不信,他的跤比我摔得好。”

  摔跤角力,是草原上的男儿从小就玩的游戏,摔跤对技巧的要求很高,并不是力气大就一定占便宜,所以这人还不死心,大步走出来,高声道:“杨浩大人,我是细封氏族人ri达木基,方才见识了杨浩大人的神力,ri达木基钦佩的好,我想向大人讨教一下摔跤的功夫,不知大人可肯赏脸?”

  “神跤手ri达木基向大头人挑战了,大头人,跟他比。大头人,跟他比。”

  那些族长头人们还没说话,许多牧人便兴高彩烈地怂恿起来,杨浩有些犹豫,他下意识地四下望去,希望能看到个鬼影儿什么的,可惜四下全是牧人,半空中只有繁星点点,哪里有只老鬼露头。

  正犹豫间,那些鼓噪吵闹的叫嚷声中,忽然有个清朗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哼!慌张什么,跟他斗!这种只有几斤蛮力、只晓几手粗浅功夫的莽夫算个屁!”

  杨浩一听这个声音,不禁心中大定,他哈哈一笑,走上前道:“成,那咱们就比上一比,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在本大人看来,欣赏美人儿舞蹈,可比打打杀杀的有趣的多,哈哈……”

  “成!”细封氏神跤手ri达木基看了眼娉娉婷婷站在一旁的众少女,玛尔伊娜正笑盈盈地瞟着这里,不由勇气倍增,重重地一点头应承下来。

  杨浩看着他,眼中满是怜悯之se:“可怜见的,你要倒霉啦。只是不知……那只老鬼是打算上我的身,还是上你的身……”

  摔跤结束,杨浩断定,那只老鬼上了ri达木基的身,ri达木基的摔跤术原本水平如何,他并不知道。方才甫一动手,ri达木基表现出来的气势和身法、动作,也着实的唬人,可是一沾着他的身子味道马上就变了,可怜那一身肌肉的大汉就像得了小儿麻痹,手软脚软,毫无还手之力,众目睽睽之下,他输了。输了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草原的牧人大多都懂得摔跤,人人都看得出,杨浩根本毫无摔跤技巧,他是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拳脚结束的战斗。

  ri达木基从草地上爬起来,仿佛见了鬼似的看着杨浩离去的背影,小野可儿、牟西、摩西加纳等人拥上来扶住他,纷纷问道:“你搞什么鬼,怎么可能这么败给了他?他根本不懂摔跤的,你随意一绊他就得趴下,你……”

  ri达木基机灵灵打个冷战,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惧意,喃喃道:“有古怪,一定有古怪,我只要一挨他的身子,麻筋就像被撞了一下似的,半边身子都没了力气。难道真是白石大神在庇佑他吗?”

  杨浩回到席上,诸位族长头人看着他的目光与原来已大有不同,五了舒大人哈哈大笑,“啪啪啪”三击掌道:“来来来,诸位大人,咱们一起来踏歌起舞吧。细封氏的姑娘们,还不邀请各位大人下场,一起歌舞起来吗?”

  那些少女们听了,欢笑着跑上来拉起一位位头人下了场,那个生得最美、笑得最妩媚的姑娘像一头小牝鹿似的,轻快地奔到杨浩这一桌,颈间银饰发出的悦耳响声戛然而止,她那一双妩媚的眸子瞟了眼五了舒大人,然后微笑着伸出了她的双臂,目标却是杨浩。

  一双皓腕,各带一只银镯,双手纤细的手指就像两朵兰花,向杨浩做出了邀请的姿势:“杨浩大人,我叫玛尔伊娜,请您陪我跳支舞,好么……”

  “姑娘,这个……我不会……”杨浩还没说完,那个美丽的少女便打断了他,嫣然笑道:“很简单的,我教你,来……”

  那双云朵一般柔软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把他拉了起来。众头人和姑娘们手牵着手儿绕着那篝火,许多牧人也自发地下场跳起舞来,在他们外面又组成了二环、三环、四环……他们围着那篝火,若逆时、若顺时,跳起了简单而欢快的踏圈舞……※※※※※※※※※※※※※※※※※※※※※※※※※“今天那块石头,还有和那只什么鸡摔跤的事,都是你在帮我是吧?虽说我不怕输,也不在乎丢人,不过赢的感觉真的挺好,呵呵……谢谢你啦老鬼……”

  “如果你以后晚上不要老缠着我那就更好啦,yin阳有别啊,我发觉自己现在明显是yin气过盛、阳气不足,整天没jing打采有气无力的……”

  很大的一顶帐蓬,却只睡着杨浩一个人。杨浩坐在榻上,盯着帐中空空无人的一角,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如果有人恰巧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一定会以为他脑子坏掉了。

  “我要睡觉了,不知你的坟头在什么地方,你今晚托梦给我吧,好不好?你帮了我的忙,我怎么都要报答你一番的。给你烧点纸、上柱香,请个和尚超渡一番,也免得你做个孤魂野鬼……”

  “唉……,你要是请个和尚超渡我,我会被人笑的,死了都难闭眼呐。”

  忽然,那个清朗的声音又说话了,幸好这些天杨浩已经习惯了他的声音,虽说毛骨怵然,却还没有惊跳起来:“你……你不喜欢和尚啊……”

  那声音捉磨不足,无法确定从哪个方向传来,他只好东张西望地干笑道:“你不喜欢和尚啊?那你说好了,不管是道士还是阿訇,你说得到,我就请得来,只要你不再缠着我就好”。

  “哼哼,你以为我想缠着你?要不是一时好奇,你一路跪着来求我,老道我也懒得下山。”

  杨浩反应甚快,一听这话不禁奇道:“老道?你不是鬼么?”

  “哈哈,如今虽不是鬼,早晚也要做鬼。”随着话音,帐帘一掀,一个人走进帐中来。

  杨浩一惊,顺手便抓过放在枕边的佩刀。他的刀,除了在死亡河道那段时间实在缺少粮食,为了节省体力停练过一段时间,此后每天五百刀,仍是勤练不辍,如今已增至每天六百刀。自五百刀以后,每多劈一刀,都需要极大的毅力,从五百到六百,看着不多,他所付出的辛苦和汗水却比以前还要超出百倍,艰苦的训练换来的是长足的进步,此时杨浩虽不能同练武多年的人相比,一刀在手还是勇气倍增。

  可是看到走进帐来的人,杨浩却一下子呆住了,入帐这人道冠长袍,背负一剑,看起来只有四旬上下,一头乌发,颏下三绺长须,面如冠玉,蕴藉儒雅,两点星眸极为有神。这样脱俗的相貌,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不禁脱口问道:

  “神仙?”

  那道人手捋长须,仙风道骨地一笑。

  “妖怪?”

  那道人不以为忤,呵呵笑道:“敬我如神仙的,自然是有。说我是妖怪的,却也不少。你说我是神还是妖?”

  “那应该就是妖怪了。”杨浩说着话,已放下了刀。看到了这个人,看到了这个人身后帐上的人影,他已知道这个捉弄了他几天的人并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尽管一个人拥有这样大神通,远远出乎他的想象,但是对方既然是人,那种莫名的恐惧便也消失了。他不怕死,他这几ri的畏惧本就是对于陌生离奇的事物一种本能的反应。

  “道长是何方高人?连番捉弄于我,又暗中相助于我,所为何来?”

  杨浩迅速穿上长袍,披散的头发却来不及束起,便向这道人揖礼问道。

  那道人大剌剌地在帐中坐了,自袖中摸出一只朱红se的小酒葫芦来,眯着眼睛喝了一口,嘿嘿笑道:“贫道姓吕名岩,字洞宾,道号纯阳子,不知你可听说过么……”

  杨浩的手一停,两只眼睛顿时瞪大起来,吕洞宾?!在民间传说中被敬为神仙的道教传奇人物,他又遇到一个了,这个名气比“睡仙”陈抟更大,吕岩吕洞宾……那可是传说中的八仙之一啊!

  这吕洞宾也不知高龄几何,却是养生有道,满头乌发,面如冠玉,英俊的相貌也极具魅惑。他不说不笑时,一派仙风道骨,俨然世外高人,但是言笑时,眼中却总带着一丝狯黠的味道。

  “吕……吕道长的名号,在下……在下依稀听说过的。”杨浩也不知道这位后来被尊为神仙的吕祖,此时名气有多大,只得含糊说道。

  吕洞宾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又是微微一笑。他自得了陈抟的书信,便立即离开了紫薇山修行之地,千里迢迢地赶来了府州。修道之人修的是自然之道,盼的是白ri飞升、**成仙。可是古往今来,只听说有人成仙,却有哪个见过?天道浩翰,以他们的才智,穷尽一生探索,也未必能得窥门径。而天机却是逆天改命,破碎虚空而来,对他们这些修道人自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像他这种修习天道的出家人,对世间离奇之世最为关注,他在道家古藉之中曾见记载,东晋时候,民间有一五岁幼女,突然说起她从未听过的外地方言,说她是某户人家媳妇,身故转世,如今前夫与两个孩子还生活在某地。家人只当她中邪,无人相信。直到数年后,她家因故搬迁到异地,正是这女童所说前世的居处。她所说那户人家模样,院中情形,前夫与两个孩子名姓,俱都一字不差,这才轰动一时,被有心人记载了下来。想不到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机,如今竟再次出现,吕洞宾立即兴致勃勃地下了山。

  在他想来,如果能弄明白这天机的来龙去脉,说不定就能窥破时空的奥妙,从此超脱于时间和空间之外,不生不死、往来古今,成为真正的神。

  然而他到了芦岭州后,暗中用类似催眠术一类的功夫盘问过杨浩的来历,虽听他说的详细,但是吕洞宾真正在意的东西却一点也没有得到。为什么能穿越时空?杨浩也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吕洞宾总不能买一批定窑的瓷器,挨个往自己脑袋上敲,以期待穿越之奇迹吧。

  陈抟修的是出世之道,心境恬淡,既知不可为,便干脆回了太华山调教小徒弟去了。这吕洞宾却不肯罢休,暗中又用伐筋易髓之术探索杨浩全身经络筋脉,想看看是否与常人有何不同。

  吕洞宾重外修,更重内修,他本就是内丹术(气功)得臻大成的一代大宗师,在他想来,能倒转yin阳,穿越时空,这人必与常人有所不同。他以真气探索杨浩身体的那几ri,就是杨浩每ri做梦梦到浸身温泉中做水疗的那几天。

  结果吕洞宾累个半死,却一无所获。杨浩虽然每天起来都浑身酸疼,疲软无力,其实却是捡了个大便宜。他已二十出头,骨骼筋脉本已成形,再难修习高明武功,纵是苦练硬功,也很难大成。吕洞宾忙活了几天,以玄门上乘功法搜索他身体异处,耗费了大量真元,却为他伐髓易筋,改变了根骨。

  吕洞宾与陈抟不同,陈抟修的是出世之道,恬淡自然,吕洞宾却是修的入世之道,酒se财气,一样不缺。自谓率xing而为,方是真人。平白许了人家这么大的好处,自己却空手而归,就算旁人不知道,也没人笑话他,以他的xing情也是无论如何都受不了的。

  眼见从这杨浩身上是无法看破天道,得窥生死之门的奥妙了,吕洞宾还不死心,他暗中跟在杨浩左右,眼见他整ri忙忙碌碌,虽是天机转世,却与一般凡夫俗子无二,却也看不出甚么异常来。

  那晚杨浩与折子渝路遇同行,由意外一吻到倾情一吻,他隐在暗处都看得清楚,一时促狭心起,还在暗中促弄了他。不过杨浩为芦岭州百姓的所作所为,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却是暗暗佩服的。

  他修的是入世之道,杨浩所为大对他的胃口,这天机是窥不破了,杨浩得的便宜也已是白送给他了,自己不捞点便宜回去,实在是不甘心。因此上他便生起了另一个念头:收他为徒。

  吕洞宾暗中思忖:我是散修之人,比不得陈抟门徒众多,自立一派。如今我年岁已高,不能得窥生死之门,说不定哪一天就要驾鹤西游,这一身艺业不寻个合适的人来传授,不能将它发扬光大,百年后谁还记得我吕洞宾的名头。我与这杨浩,也算是一场缘份,看他为人品xing倒也不错,根骨也已经我伐髓易筋,不如收了他为徒。况且,他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机,我收了天机为徒,光是这一点,就胜他扶摇子一筹了。

  吕洞宾做此打算,其实还有一番恶趣味,只是他自己心中不肯承认罢了。他比陈抟学道要早,但是于易理、易卜之道却不及陈抟高深,只在武艺上胜他一筹,以吕洞宾的为人脾xing,心中常常不服,但确实技不如人,也无可奈何。

  陈抟信中已提及收了一个女娃儿为徒,还提及了她将来与杨浩的一场缘份。吕洞宾便想,我这做师傅的压不到你的头上去,我的开山大弟子却要压到你的关门大弟子身上去,这不也算是替我这师傅报了一剑之仇了么?这样一想,吕洞宾登时手舞之、足蹈之,兴高彩烈,乐可不支。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次下山,简直就是给这天机送了莫大好处,也不知道是否这就是天意使然,吕洞宾心中有气,这才捉弄了杨浩几天,吓得他疑神疑鬼,连觉也睡不好,出了心头一口恶气,今ri这才现身出来。

  杨浩听他说明来意,哪有不允之理。艺多不压身啊,旁的不说,这吕老头儿都不知道多少岁了,看着还这么年轻,学了他的功夫,至少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啊。

  当下杨浩连声答应,郑而重之地跪行了拜师之礼。修道之人崇尚自然,也没有那许多规矩,受了他三拜,吕洞宾便认下了这个徒弟。

  他望着自己这个便宜徒弟,捋须笑道:“好,好好,如今你既拜我做了师傅,师傅就随在你身边一段时间,把这身功夫传授于你。吾胸中所学,博大jing深,要一骨脑儿传授于你容易,领会贯通、发扬光大,还要靠你自己修习。待你学会了为师的本领,为师还要到关外去。你若有什么不解这处,可上太华山向陈抟那老牛鼻子请教,他的大弟子无梦,多少也能帮你。不过,你可记住,哪一句无法领会贯通,方可向人请教哪一句,万万不可把为师所学透露与他太华山一派知道。”

  大宗师常有鄙敝帚自珍的毛病,杨浩便唯唯地应喏了。吕洞宾又欣欣然道:“来ri你功夫大成,一定要将本门发扬光大,最好盖过了那陈抟一派,为师便没有白收你这个徒弟了,哈哈……”

  杨浩见这个看似态度和霭、平易近人的师傅如此具有好胜之心,不禁有些好笑,便道:“师傅是出家人,修了一辈子道,怎么还看不破,对自己老友也有这么大的好胜之心?”

  吕洞宾瞪他一眼道:“我是你师傅,为师的为人品xing你须谨记。为师放荡形骸,不拘小节,好酒能诗爱女se,率xing而为,修的就是这入世之道,酒se才气。与他扶摇子老牛鼻子修的出世之道大不相同,嗯……大不相同。”

  他捻捻胡须,眸中忽地闪过一丝谑黠之se,说道:“扶摇子修的是出世之道,我纯阳子修的却是入世之道。非是我的神通本领不及他,实是我纯阳子好酒贪杯嗜好女se,用在功夫上的心思远不及他,这才落了下风。

  你是我的徒弟,我的徒弟和他的徒弟继承了两师衣体,自然也是她出你入,嗯嗯,哈哈……,妙极!你随为师好好修习,将来一定要替为师争回这口气啊。”

  杨浩一听:“这是什么意思,总不会也要搞个嘉兴烟雨楼,十八年比武大会吧?”

  待他忐忑问起,吕洞宾耸肩大笑,随即脸se一正,道貌岸然地道:“杨浩吾徒,非是为师不肯说与你听,实是天机不可泄露啊。你且用心随为师修习道术武功,好好的入你的……世。来,你看着为师的美髯发誓,一定一定……你要欺负得他扶摇子的徒弟死去活来,替你师傅扬眉吐气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天师  365天师  伟德励志故事  择天记  365bet  足球外围  伟德一生  欧冠联赛  择天记  明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