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84章 塞外相逢

第184章 塞外相逢

  芦岭州已经初具规模了。谷口是用黄土垒起的又高又厚的堡寨,黄土粘xing极强,又渗了糯米汁蒸过,墙体一干硬可磨刀。因为是就地取材,所以墙体建的又高又厚,城墙上密布箭垛和滚木擂石。高高的城门如果砍伐深山里的千年老树,木板的长度一根就可以封到顶上去,但是为了经得起撞击,城门木料用得是复合型的木料,用一根根硬拓木浸以桐油,外裹铁皮,铆钉成门。

  赤忠的大军已经返回了自己的驻地,守门和巡城的兵丁换成了经过行伍训练的民壮,行伍训练的主要是军纪和配合作战的能力,而木恩及那十几个都头教授给他们的个人战技,正在显著提高着他们的单体战斗能力。待芦岭州赚了钱,买到足够的马匹之后,他们就可以变成可攻可守的骁勇战士。

  第一批随杨浩赶到党项七氏部落做买卖的商贾,带回了大批的牛羊、皮毛,筋胶牛角兽骨,他们在芦岭州招纳了大批普通百姓做伙计,已经押运着牛羊、皮毛,赶赴中原去了。

  同时,一些有远见的商贾,开始从商入工,利用挖掘好的一幢幢窑洞,招纳大批男工和女工,将从党项人那儿赊买来的物品进行再加工。皮毛由针娘们做成半胡半汉新颖别致的衣袍、被褥,骨胶、兽筋、牛角,再加上就地取材的硬拓木等物则用来制作弓箭,这些东西一旦制好,既可以留以自用,也可以转手再卖给草原上的党项人,其利比原料价高十倍不止。

  得到壁宿带去的口信以后,穆柯寨全力响应,不但小穆羽兴冲冲地赶来了,就连他的姐姐、姐夫也带了些单身的寨丁赶到芦岭州来。穆老寨主虽是一个没有明确官秩的山民,但是在这西北地区,一寨之主不亚于一方大员,在地方上他们拥有绝对的威望和权利,而且要时常与官府打交道,可不是耳目闭塞、目光短浅的普通小民。

  芦河岭单独设州,自成一方势力,穆老寨主就感觉到了它发展的余地。如果芦岭州将来能成为西北又一藩,早些与他们建立联系,对穆柯寨就有莫大的好处。即便不是如此,如果能通过芦岭州这个桥头堡与西域羌人建立直接联系,穆柯寨同样可以获得商机,抢先一步,穆柯寨就可以比周围诸寨发展的更好。

  柯镇恶和穆清漩夫妇赶到芦岭州后,也加入了民团,并且在其中担任了都头。他们不擅长草原做战,却擅长山地作战和埋伏,夫妇俩担负起了巡山的任务,对布置在各处山岭上的简单的箭楼重新进行了建筑和布署,并且在向山外一侧的密林草丛中布置了大量陷坑、机关,并通过狩猎传授给民团士卒山地作战的本领,整个芦岭州在这样的经营下真如铜墙铁壁一般。

  窑洞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手工匠人们进进出出,山野中伐木工人砍伐下一棵棵大树,在山谷平原上建起了一幢幢的房屋、牛栏、猪圈。山谷里和山谷外开辟出一块块菜地和粮田。山谷外那条隐在芦苇荡中的大河即便在雨水缺乏的季节,宽度也有一里多地,这还只是可以畅游的范围,隐入芦苇丛的水面还不知有多长。

  一些懂打渔的百姓用山中巨木制作了些独木船,仿佛一条条灵活的鱼儿似的穿梭在芦苇荡里,用鱼叉、鱼网捕捉鲜鱼。芦岭河水深不及两米,各种野生鱼类十分丰富,杨浩曾收到渔民们敬献给府尊大人的大鲤鱼一条,那条鱼足足能有二十斤上下,把上辈子只见过最大不超过六七斤重的大鲤鱼的杨浩惊得目瞪口呆。

  叶家车行已经在府谷和芦岭州设立了商号,这样的商机,在商场上打了一辈子滚的叶老东家如何看不到?尤其是听说儿子有希望作官,把个叶老东家欢喜得跑到叶家祠堂里抱着老爹的牌位号啕大哭了一场,莫说是有钱赚,就算是赔钱的生意,这桩买卖他也是做定了。

  有叶家车行专事运输,芦岭州百姓专事再加工,再加上商贾们往返采买,芦岭州每ri往返的车辆都满载货物,生意十分兴隆,而且插了芦岭州的旗子,往昔极野蛮的党项人即便看见了也绝不拔刀动枪,看得许多附近州府的商贾们眼热不已,纷纷跑来芦岭州做生意。杨浩自然是打开城门热情欢迎,丝毫没有为难的意思。

  外地的商贾脚夫们多了,他们大多是些单身汉,又没个落脚处,于是酒肆、茶楼、饭馆、客栈也都像雨后chun笋一般冒了出来。自然,赌场和ji院也随之兴起,一开始还只是商贾脚夫们闲来无事在树下林中关扑搏钱,很快就发展到了有人经营起专门的赌场。而ji院最初也只是一些妇人开起了半掩门儿的私娼寮,这样的销金窟,慧眼独到者也马上抢了先机。

  杨浩对这些场所的出现,并不逆天地试图去改变,只是竭力把它们纳入规范,各种酒馆饭店赌场ji寮均须在衙门登记按章经营纳税,知府衙门的府库迅速地鼓了起来。

  开封府的那位赵官家事先是绝对不会想到一无所有寸瓦皆无的芦岭州会这么快财源滚滚的,按他的估计,芦岭州如果真能站稳脚跟,苦心经营十年才能勉强做到自给自足,这还是最好的打算,实际上每年朝廷上从那些已经存在上百年的边境重镇收上来的税赋,还不够补贴的支出呢,所以当初大笔一挥,免了芦岭州十年赋税。

  他又考虑到芦岭州的设置必然受到麟州和府州的排挤,杨浩这个可怜知府既无钱又无人,只送了他一顶便宜的知府官帽,还附赠一个拖后腿的程判官,觉得自己确实有点不厚道,心中有愧,所以还拨付了大批的物资和钱款给他。这一来杨浩手头更宽裕了,于是一座巍峨雄伟的官衙便在谷中建造起来。

  “这笔钱,是一定要花的。把它建好、建的越大、越气派越好!要让到我芦岭州来的各地商贾和党项羌人一看到这座府衙,就晓得我芦岭州的实力和威严!”这是杨浩亲口对李玉昌说的。

  李玉昌上次在芦岭州赚了一大笔钱,如今眼见芦岭州生意的红火,也不禁为之眼热,他正有心在芦岭州设一家皮货商号,既承揽了知府衙门的建造任务,自然竭尽所能。

  官衙建造,犹如小皇宫,其规模比例虽大有不如,但是布局上基本类似。衙前广场,府衙大门,进门之后是仪门和角门,再往前去是庭院,两侧是jing卫和僚属的小户间。然后是大堂,用来举行各种仪式和办署重大事件。大堂就是电影中常见的“明镜高悬、碧海红ri”堂了。

  再往后去是二堂,照例也先是庭院,庭院既要美观,也要有官衙的那种大气和郑重。二堂才是知府大人处理ri常事务的主要所在,二堂左右是会客室和签押房。二堂也有一块匾,比大堂小一些,上书“天理国法人情”六个大字。

  二堂左右的院落是他的亲信幕僚办公所在。杨浩已聘请了那晚所见的书呆子范思棋做他的主簿师爷,这人刚正不阿,甚至有些愚腐,但是这样的人用着放心。可是幕僚如果全是范思棋这样的人,那这个知府做起来就要头疼了。

  幕僚师爷,各有所长,属于为知府大人出谋画策的人物,谋划于密室,幕僚是少不了的人物;行权于上下,幕僚更要从中调度策应;令行于乡里,更要靠幕僚们的神来之笔。由于幕僚的特殊地位,杨浩才可以利用他们做许多自己不便做不好做的事情;同时由于这些幕僚有权而非官,乃是推脱责任、转嫁危机之类的不二人选,有了他们,权力运用才能得心应手,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如果这幕僚都是范思棋一样的呆子,那如何使得。

  所以杨浩便把林朋羽那四个老家伙都请了来,此外又招募了一些读书人,有这四头成了jing的老狐狸坐镇,这幕僚班子很快搭建起来。芦岭州如今百业待业,ri常事务十分繁杂,全赖这套得力的幕僚班子,诸事才做的得心应手,杨浩只需拍板决定一些大方向上的事,具体事务全甩给了他们,结果芦岭州越来越忙,他反倒越来越轻松,不必事事亲为了。

  二堂之后是三堂,这是官员ri常起居之所,有些涉秘和不宜公开的案件也在这里审理,官员可以在这里品茶、更衣和读书。三堂没有匾额,只有一副楹联,为杨浩口述,由如今兼着学府教授的主簿师爷范思棋所写:“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倒是一笔好字。三堂东西两边院落是知府大人家人的住处,现在当然全部空置。

  汉人文化,很重视一个“中”字。立中国而抚四夷,宇宙洪荒,以我为中。是以不管皇宫还是官衙,主要建筑都建在一个中轴线上。李玉昌这一番真是大手笔,打开芦岭州的城门,正中间便是笔直一条康庄大道,足可供二十匹马并排驰骋。

  大道尽头,依山而建,便是芦岭州知府衙门,居高临下,俯瞰着谷两侧的民居,一种不凡的气概扑面而来……※※※※※※※※※※※※※※※※※※※※※※※※※※※※三堂后面的后花园,此刻正在一个三绺长髯的青袍秀士仗剑独舞,此人正是吕洞宾。吕洞宾的剑法轻灵翔动,与当初程世雄当堂舞起“裴将军势”时满堂电光飒飒,霹雳雷霆的感觉简直不可同ri而语,看在外行人眼中,那“裴将军势”是纵横沙场所向无敌的杀人剑法,而吕洞宾这套剑法,飘逸潇洒,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气,这才是不蕴丝毫杀气的剑舞。

  可是经吕洞宾调教多ri的杨浩却已依稀看出了他今ri所展示的这套剑法的厉害,虽无满室剑光雷霆,可是剑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剑势轻灵翔动如同不可捉磨的一缕轻风,无孔不入,无从抵挡。但是剑上偏无半分威压,劲力全部内敛,不曾稍懈半分。

  吕洞宾一剑舞罢,亦如程世雄那ri一般剑如飞龙,夭矫腾空,也不知是不是唐人武士都好这样的收剑势。只不过他收剑比程世雄更加吓人,程世雄是手执剑鞘,他的剑鞘却是背在背上的,那利剑笔直自空中落下,吕洞宾手捏剑诀,摆个pose,那剑“铿”地一声便插入鞘去,若偏了一分,这位喜欢耍宝的活神仙吕字上面插了一竖,就要变成串串烧了。

  “呵呵,杨浩吾徒,你看为师这套剑法如何?”

  杨浩赞道:“师傅这套剑法犀利无比,剑势一展,令人顿生无从抵挡之意,端地厉害。尤其难得之处,是这套剑法施展开来,大袖长剑,飘逸如飞,不沾一丝尘埃,如同天上神仙,令人望而倾慕。”

  吕洞宾一听大喜,抚须长笑道:“徒儿好眼力,世人赞我可于千里之外飞剑取人头,乃剑仙中人物,凡夫之见,令人哂笑。为师实有三剑,一断无明烦恼,二断无明嗔怒,三断无明贪yu。你说这套剑法飘逸潇洒,不染尘埃,那正是这套天遁剑法的jing髓之所在。

  徒儿呀,为师这套天遁剑法学自火龙道人,当初方学时,这套剑法亦不免沾惹了一丝火气,施展开来,满堂飒飒,声势着实惊人。为师穷十年时光潜心研究,对这套剑法进行了改进,方有今ri这般飘逸轻灵,呵呵……,只是威力比起原来要小一些了……”

  杨浩听了他的话两颊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吕洞宾斜眼瞄他,抚须问道:“徒儿,你想说啥?”

  杨浩摸摸鼻子,吃吃地道:“师傅穷十年心力苦心琢磨,将这剑法改得……改得威力小了,只为显得飘逸轻灵,潇洒不俗?”

  吕洞宾洋洋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昔ri长安市上,为师舞罢这套经过改进的剑法,那真是风流倜傥,不可一世。美人争相惊呼,满楼红袖频招哇,呵呵呵……”

  杨浩干笑不语,心中自忖:“大唐人物,风流气象果然大胜本朝。所思所想,与常人大不相同。说起来,这吕洞宾与古龙笔下的夜帝倒是十分相似,武功高绝,风流倜傥,处处留情,情人满天下,几乎所有女子都为之倾倒,而且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俱佳。既能随时不忘享受,又能恪守为人之道,这样多姿多彩的人生,凡世中的神仙,也不过如此了。”

  吕洞宾见他表情,睨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问道:“杨浩爱徒,你可是觉得为师忒不正经?”

  “没有啦……”,杨浩言不由衷地恭维道:“徒儿只是觉得师父坦率可爱,风流自赏,实乃xing情中人。”

  吕洞宾大悦,眉飞se舞地道:“浩儿真徒,颇知为师风范。为师当年就凭这无双剑法,打动了长安市上第一名ji白牡丹的芳心,那一番温柔滋味,真个**儿。”

  他又瞟一眼杨浩,晒笑道:“你就呆了一些,为师瞧那女子端庄于外,媚骨于生,实是一个尤物,可惜、可惜呀,那晚大好机会被你白白错过。你这xing儿得改改,才能继承为师的衣钵。”

  杨浩揪着一张包子脸苦笑道:“徒儿要继承的,就是师傅这种衣钵么?”

  “这是自然。”吕洞宾一本正经地道:“为师少年时,宝马轻裘,任xing游侠,便立下今生志向,要酒se财气,率xing而为,当时……当时正是少年轻狂时啊……”

  他脸上露出回忆的神se,微笑道:“当时,为师还曾赋诗一首,自抒一生志向,赠予淮南名ji杜秋娘,诗曰:‘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后来,秋娘以此诗博了镇海节度使李锜的欢心,就此从良,做了他的侍妾。唉,很多很多年啦……”

  杨浩一对眼珠子都快突了出来,这首诗太有名了,都说是淮南名ji杜秋娘想做,没想到……竟是她抄自吕祖啊。吕祖可是我师傅,不成,不成,这事没完,我将来一定得把这段故事写下来,让后人都知道,我师傅才是这首诗的原作者啊。”

  吕洞宾叹道:“如今想来,那样想来,旧ri时光恍若一梦。转眼间,翩翩美少年就成了沧桑中年,中年又至老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那该多好……”

  就在这时,一头苍鹰遥遥飞来,在空中盘旋一周,忽地一敛翅膀,箭一般俯she下来。吕洞宾一抬眼角,就觉劲风扑面,胸前胡须飞扬而起,那头雄鹰挟着一天劲风疾she而下,已稳稳地站在杨浩肩头,歪着头睇着他看。

  这是叶之璇训练好的第一头雄鹰,因为自府谷到芦岭州这段路还没有修好,行路比较困难,所以这头鹰便专用做这一段路的通讯。车船店脚牙,是当时消息最为灵通的行当,杨浩把叶家车行掌握在自己手中,所得远不止于经济利益,通过叶家车行,他能掌握社会各个层面许多方面的消息。

  杨浩看罢秘信,对吕洞宾道:“师傅,这几ri,我想去府谷一趟,你要不要同去?”

  “怎么?为师正要把天遁剑法传授于你,有此神技在手,将来不知我徒要倾倒多少妙龄少女,方才不堕为师声名,你不好好学武,急着去府谷做甚么?”

  杨浩道:“党项七氏已与夏州李氏、府州折氏‘乞降’议和,折大将军率兵回返府谷,芦岭州如今虽风风火火,可是要在这里站住脚,还离不开府州和麟州的支持和配合。麟州杨藩一向唯府州折藩马首是瞻,我这个芦岭知府怎么都得去拜会一下这位折大将军,只要能得到折大将军承喏,那麟州方面也就不成问题了。”

  “嗯,那倒是应该去走一遭的,不过为师就不去了,”吕洞宾笑道:“那晚那位姑娘,着实可爱的很,连师傅我看了都起了凡心。偏生你那温吞模样儿,看着叫人着急。为师我丰姿美仪,翩跹若仙,若是与你同行,万一那位姑娘看上了为师,那为师岂不是有些对不住爱徒?”

  说到这里,他的兴致忽起,欣欣然一抚美髯道:“近十年来,为师都在紫薇山上潜修,久不曾浪迹风尘,也不知宝刀老否。徒儿啊,你看为师如今这般风范,还能打动少女芳心么?”

  杨浩没理这老不正经,一转身就去喂鹰了。吕洞宾一手抚须,一手捏着剑诀,duli树下,孤芳自赏。秋风至,落叶飘零,吕祖自我陶醉,飘然若仙……※※※※※※※※※※※※※※※※※※※※※※※※※※契丹都城上京,如今更是一片萧杀。

  草原上,原本绿油油的青草已经变成了斑斓的黄se,大片大片的野草被辛勤的牧人们割倒,堆成一个个大草堆等待运走,这是他们为牲畜准备的今冬粮食。

  牧人自己要下地割草,更要看顾那些奴隶。这些奴隶有的是被人贩子自幼贩卖过来的,他们就相对ziyou一些,而且还要负起看管其他奴隶的责任。更多的奴隶则是“打草谷”时从汉境掳来的,还有战场上抓获的俘虏。

  这些人中,除非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年的熟奴,而且表现一向驯服,才会被主人打开牢牢钉在他们双腿上的细铁镣,给他们相形较大的ziyou。眼前这几个奴隶,明显还是生奴,他们脚上都带着铁镣,脸上也没有熟奴历尽岁月养成的木讷和驯服。

  远处,一骑红马飞驰而来,绣凤的红披风在风中飞扬,熟捻的人都晓得这是萧后到了。皇帝体弱多病,已下旨萧后可代为秉政,下诏亦可称朕,等同于契丹的女皇帝,这些牧人见了谁不敬畏,方才还对奴隶呼喝鞭笞的牧人们纷纷丢下马鞭,惶恐地匍匐在地,向他们的女皇顶礼膜拜。

  萧后带着一队女兵疾驰而过,头都未回。一箭地外,还有后续人马陆续赶来。但是萧后已经过去,牧人们便站起身来,不需再向随同狩猎的部族大人们顶礼膜拜。

  被迫下跪的那些奴隶们也都站了起来,拿起镰刀继续割草。一个脸上生着短髯、腮上有道刀疤的jing瘦汉子慢慢抬起脸来,向萧后离去的背影深深凝视了一眼。

  “啪!”他的肩上突在挨了一鞭,那牧人的鞭子甩得极好,这一鞭便炸开了他的衣衫,鞭梢如蛇吻,扬起几滴血珠。那jing瘦汉子痛得一激灵,转身喝道:“你为何打我?”

  “你是我买来的奴隶,只要我喜欢,就打死了你,又有甚么?萧后经过时,你敢随意敷衍,不好生下跪膜拜,若被大人们看见你不恭敬,连我也要受你牵连,你说我打得你打不得你?”

  那个牧人越说越火,扬手又是一鞭,那jing瘦汉子忍无可忍,两道剑眉一拧,突地伸手抓住了鞭梢一扯,那牧人立时不定,不禁一个趔趄。

  他恼羞成怒,嗫唇打个呼哨,骑马巡弋的几个牧人立即圈马向这里扑来。旁边一个高壮的奴隶站到那jing瘦奴隶身边,与他顶着肩膀,向那牧人怒目而视,另有一个身材颀长、面容清俊男子走上前去,陪笑道:“回离保大人,小六做事一向勤快,只是脾气倔强了一些,大人只要他安心做事便是,何必追究许多呢。”他走动间脚下铁镣铮铮,原来也是一个奴隶。

  这人如今也是一蓬胡须,看不出年纪大小,只有一双澄澈如泉的眼睛透着年轻的活力。如果他的部属或是杨浩此刻在这里,骤然看去,恐也认不出这一位就是大宋禁军的都知虞候罗克敌。

  此时,罗冬儿一身劲装,荷弓背箭,正押着后队策马而来。虽说一身劲装,可她迥异与草原儿女的水一般柔婉的气质,在诸女兵之中,仍是如月当空,卓而不群。

  她的骏马后面驮着几个獐子、狍子和狐狸,这几只野物是她亲手所猎,她的骑she功夫在萧后和耶律休哥这样的大行家倾心传授之下如今进境实是一ri千里。

  独在敌巢小心求全的心境磨炼,骑马she箭自身武艺的提高,把罗冬儿深藏在怯弱外表下的那种骨子里的坚强锤炼了出来,如今的罗冬儿容颜如昔,但神彩更盛,那点漆般的双眸透出灵动坚毅的神韵。

  “冬儿,你乖巧伶俐,如今已是娘娘身边最得宠的女官了,呵呵,娘娘说,过些时ri,要封你做女官正,做她的侍卫统领呢。那样一来,你也是位大人了,要有划归自己所有的牧场和房舍,你整ri随侍于娘娘身侧,到时有了自己的府邸也没时间去打理,我拨几个女婢和驯奴过去听你使唤如何?”

  罗冬儿嫣然道:“那就有劳休哥大人了,这些事,我还真的做不来。说起来,到上京这么久,我也只在皇宫中行走,再不然便是陪娘娘到西郊行猎,连上京城是个什么样儿都没见过呢。”

  “那……有闲暇时,我陪你去逛逛上京城可好?呵呵,上京城繁华,不弱于中原呢。”

  “好啊,唉!就怕没有闲暇,抽不得身。”

  耶律休哥大喜道:“只要你肯去便成,一定有机会,一定有机会的。”

  耶律休哥大喜不禁,只觉罗冬儿态度渐趋和善,自己一番情意不算白费。罗冬儿悄悄瞟他一眼,心中也自揣摩:“如今总算渐渐得了萧后信任,可ziyou出入的机会多了。可是听说这一路南下,有许多重要关隘,我想逃走,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得妥善准备,遁走的路线要打听的明白、通关的令牌要弄到手,还要择个短时间内不会被他们发现的机会,凭我一人,着实不易,如今还需虚与委蛇,套得更多有用的情报……”

  就在这时,前方几个牧人骑马过来,不由分说便对那三个奴隶一顿鞭子,双方纠缠到了路边,耶律休哥勒马怒道:“你们在做甚么,若惊了罗姑娘的马,本大人要你们好看!”

  “大人恕罪”,那牧人忙弯腰行礼,谄笑道:“啊,原来是休哥大人啊,小人是回离保啊,就是从您族人那儿买了十几个奴隶的那个回离保,这几个生奴不肯听话,小人正在教训他们呢。”

  这时罗冬儿的马也慢了下来,她的目光从三个生奴身上掠过,瞧及那粗壮汉子时登时一怔,那粗壮汉子看见了她,顿时也瞪大了双眼,目中露出惊骇yu绝的神情。

  罗冬儿容颜未改,这三个生奴当中,铁牛形貌变化最小,所以两人对视一眼,都立即认出了对方。铁牛指着她“啊啊”连声,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罗冬儿娇躯一震,立即扳鞍下马,急急上前两步问道:“你是铁牛?你……你……你是小六么?”

  那对牧人怒目而视的jing瘦汉子这才看清了她容貌,不由大吃一惊:“你……怎么是你,你还活着?”

  耶律休哥眉头微皱,下马走来道:“怎么,冬儿,你认得他们……”

  “他们……”冬儿站在前面,急急向他们使个眼se,说道:“他们本是我的乡亲,在中原时,彼此家中都有来往的。想不到……想不到竟在这里相遇,你们……怎生到了此处?”

  弯刀小六何等机jing,他隐约也猜到了罗冬儿如今的处境,顺势编些理由来搪塞了一番。原来二人穿越子午谷,追踪那队契丹兵去,想要捡些便宜。结果出了子午谷,迎面正撞上耶律休哥的人马,被他的族人掳来成了奴隶。而罗克敌却是在战场上力竭负伤被擒,他被带回北国后,自承姓罗名浩,乃是军中一位都头。当时宋军皆解甲死战,而且他们人数不过两百多人,耶律休哥也难辨他话中真假,关押了一段时间,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和其他奴隶一同发卖,都被这回离保买了下来。”

  一见弯刀小六和铁头,罗冬儿不禁欢喜的流下泪来,当着耶律休哥的面又不好太过真情流露,只得泣声说道:“我独在上京,远离中原万里,实未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乡亲故人。休哥大人,我想……把他们要到身边,待我有了府邸,由这些乡亲故人帮我打理家宅,你看……可使得么?”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蜡笔小说  足球彩网  365魔天记  伟德重生  金沙国际  7m比分  好彩网帝  伟德一生  新英小说网  芒果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