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85章 意外
  耶律休哥听了罗冬儿的话本能地便想拒绝,可是一看罗冬儿哀求的目光,心肠又软了下来。罗冬儿好不容易对他有了副笑脸,他可不想为了几个奴隶惹她不快。

  这几个生奴尚不驯服,在上京城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大不了到时候再派些亲信过去监视着他们便是,也费不了多少心思,想到这里,耶律休哥便大方地一笑道:“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我有,无不奉上。几个奴隶而已,有什么打紧呢。回离保啊,本大人要把他们赎买回来,你算算该付你多少钱……”

  回离保站在一旁早听得明白,眼见专事调解皇族之间纠纷的大惕隐司耶律休哥大人对这位美貌少女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连忙陪笑道:“休哥大人,瞧您这话儿说的,不过几个奴隶,大人您张了口,小人还敢要钱?您尽管把他们带走,能孝敬大人,那是小人的荣耀。”

  耶律休哥一笑,探进怀的手又抽了出来,说道:“成,难得你这份心思,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两个,跟冬儿姑娘走吧。”

  弯刀小六目光一闪,急忙一拉罗克敌道:“还有他。”

  罗克敌此时的模样与当初已有不同,耶律休哥上下打量几眼,才把他认了出来,耶律休哥依稀记得,此人是宋军的一个都头,被擒来之后也问不出甚么有用的情报,最后才发卖为奴,想不到今ri又遇到他了。

  耶律休哥眉头一皱道:“这个人……是一个宋军的俘虏,实不宜……冬儿姑娘,你与此人并不相干吧?”

  在草原上这段时光,弯刀小六、铁头和罗克敌相依为命,互相扶持,已经建立了极深厚的友情,如今自己有了摆脱为奴的机会,怎忍心舍下罗克敌一人,弯刀小六灵光一闪,急叫道:“大人,他是冬儿姑娘的远房堂兄,怎么能说并不相干?”

  罗冬儿原本聪明,只是以前xing情有些怯懦,所以常显得没有主意,如今独处敌巢心智经受磨炼,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听了弯刀小六的话,晓得他是要保下这个汉人。

  弯刀小六和铁头是因为她才被掳来契丹,罗冬儿心中愧疚万分,既是他想保下这人,那是无论如何都要遂了他们心意的。是以她抬头看着罗克敌,惊讶片刻,便露出恍然神se道:“真的是堂兄?你……你怎也到了这里?”

  耶律休哥大为不悦,他虽喜爱罗冬儿,却还不致为了一个女子利令智昏,甘愿受人戏弄,一见他们如此作戏,直将自己做了白痴,心头火腾地一下就蹿了起来,他脸se一沉就待发作,但一指罗克敌时,却忽地想起了罗克敌自报的名号——罗浩。

  他姓罗,那时他可不曾见过冬儿姑娘,会这么巧么?莫非,他真的是罗冬儿的远房堂兄?耶律休哥转念一想,大宋西北边军多从当地招募,这人自承是边军一个都头,又恰恰姓罗,说不定还真是冬儿姑娘的远房堂兄。存了这心思,转念再想,那jing瘦汉子看起来心眼颇多,可冬儿姑娘却稚嫩清纯的很,若非她的堂兄,要她如此作戏,怕是神情变化很难做到这般自然。如今不妨先答应下来,回头再盘他们身份,若有破绽,不怕他们能掩饰的天衣无缝。

  这样一想,耶律休哥便哼了一声,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也一起来吧。你们记着,有冬儿姑娘在,不会有人再去难为你们。可是你们最好也要安份守己一些,若是驯服乖巧,来ri脱了奴籍却也不难。若是不然……,哼!一旦闯出祸事来,不但你们倒霉,还要连累冬儿姑娘,懂么?”

  弯刀小六连忙点头,罗克敌忙也做出才认出罗冬儿的模样,与她惊喜相认。因这一耽搁,与前方的萧绰娘娘就远了,耶律休哥负有护卫责任,此时不能久耽,只得嘱咐冬儿快快跟上,自己打马扬鞭,先追着萧后去了。

  耶律休哥一走,罗冬儿便吩咐几名女兵两女共乘一马,让出了战马给罗克敌三人。三人一上马,铁牛便按捺不住,气呼呼地道:“嫂嫂,你怎落到了契丹人手上,那个契丹大官儿对你很是客气,你……你可是受了他的欺侮,不然怎还能够指挥这些契丹女兵?”

  罗冬儿忙辩解道:“那个契丹大官儿叫耶律休哥,是契丹人的大惕隐司,专门管理皇族之间纠纷的一个官儿,权力很大。他……对我确实很是客气,不过却从不曾有什么无礼言行,是个谦谦君子,你不要多想。”

  罗冬儿一替耶律休哥说话,便连弯刀小六都露出狐疑神se,他们所见的契丹人凶狠残暴,罗冬儿一个如此俊俏的汉人女子,会受到契丹人礼遇?若非许了那契丹大官儿什么甜头,她会在契丹人中混的风生水起?”

  罗冬儿一见他们神情,又气又羞,说道:“冬儿被掳来后,幸得契丹皇后萧娘娘宠爱,一直留在她的身边,从不曾受人欺侮,冬儿所言句句是真,两位兄弟竟不信我么?”

  弯刀小六想起罗冬儿为了杨浩不惜挺身而出,受人凌辱又复沉河,在子午谷前为了不拖累大头且能保全清白而宁可自尽,以她如此贞烈的xing儿,断不致如自己所想那么不堪,忙道:“大嫂,我不信契丹人有那么知礼,却信你的为人。你说是,那定然是了,不过我看那什么休哥未必便怀着什么好心,你可要对他多加小心,保持戒备。”

  罗冬儿道:“这我自然省得,咱们不要耽搁太久引人生疑,快上马,待进了上京城,寻个机会咱们再做详谈。”铁牛见弯刀小六这么说,只得暂且抛却满肚子心思,疑虑重重地上了马。

  弯刀小六和铁牛有些想法不足为奇。就如笔者,二十年前自小小山村迁入沈阳城时,同学好友便一惊一咋地以良言相告:“听说城里人有养貂赚钱的,遇见迷路的小孩子便捉回去剁吧剁吧拿去喂貂,你可千万小心一些,不要独自上街。”

  无知学童这般讲不足为奇,但是就连那乡村小学的老师也说:“那城中污染之严重,抬头不见天,遍地是烟尘,整个沈阳城里一棵树都不长的。城里人xing情也粗野的很,酒店里的人,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如此情景,处处可见。”听得在下心惊胆战,不知道这城里是怎样一块灰蒙蒙不见天ri的地方,又藏了多少凶神恶煞。

  当时宋辽交往不多,又受到打草谷的威胁,是以民间百姓仇视北人,将他们妖魔化的倾向十分严重,在百姓传说渲染中的北国,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野人,毫无文明秩序可言。

  孰不知当时契丹立国已六十多年,政治体制比中原还要健全,由于幽云十六州的汉人十分众多,中原经历五代之知时,又有许多汉人包括商贾和读书人北迁入契丹国境避难,就此定居下来,契丹族人汉化的程度也相当高。

  此时,契丹人统治着西至流沙,东至黑龙江流域及原属渤海的地区,北至胪朐河(今克鲁伦河)南部包括燕云十六州地。以上京为中心的契丹旧地和西北各游牧部落居地,仍实行奴隶制的统治。东部灭渤海后仍实行原有的封建制。南部幽云十六州地,则继续实行汉人传统的封建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由此形成为西部、东部以及南部三个不同的区域。在这三个区域内居住着不同的民族,实行不同的制度,统一于辽朝的统治之下。契丹贵族穿汉服、习汉文、学汉字成为时尚,许多契丹贵族在马上jing于骑she,骁勇善战,回到府邸,却是琴棋书画,谈诗论画,样样jing通。无论法制还是文化,北国都已有相当高的程度,那并不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灰暗世界。

  但是奴隶没有人权,处境比汉人家的奴婢还要不堪,那是事实。弯刀小六和铁头刚被捉来,就是置身于最底层的奴隶,又始终拘押在回离保的帐幕之下,对契丹人唯一的了解就是皮鞭和辱骂,看法自然一如既往。

  罗克敌对北人却是比较了解一些的,知道北人也有父母妻儿、也知君臣忠义,而且北人向来崇慕南人文化,许多自中原而入契丹,受到契丹人重用,一跃成为契丹高官重臣的汉人不在少数。这位冬儿姑娘一直处在契丹上层人物之间,又得契丹皇后青睐,境遇好些并不稀奇。

  他颔首应道:“冬儿姑娘说的是,我等虽受虐待,但北国百姓之间,与我汉人百姓之间实无二致。北人也是讲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只是我等奴隶身份,不在其中罢了。冬儿姑娘托庇于契丹皇后门下,能有如此境遇便不足为奇。”

  他目光一扫,见那些女兵都辍在后面,听不清他们说话,忙又促声道:“冬儿姑娘,我看那耶律休哥对我仍有疑心,你我速速通报彼此身份,统一一个说辞出来,免得受他盘问时露出马脚。”

  “好!”罗冬儿也下意识地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嗓音道:“奴家祖上,本系淮南人氏。先父罗公远,于十七年前迁至霸州柳家村定居。以教书授业为生。家母……”

  她还没有说完,罗克敌就直了眼睛,失声道:“淮南罗公远?令堂闺名可是唤做李嫣然?”

  这一下轮到罗冬儿吃惊了,她惊诧地看着罗克敌,说道:“我娘的闺名,除了奴家与先父,再无旁人晓得,你……你怎知道?”

  罗克敌一阵激动,说道:“冬儿姑娘,啊不……冬儿妹妹,你可曾听令尊提起过罗公明此人?”

  罗冬儿想了想,摇头道:“从来不曾听说……”

  罗克敌脸se一黯,苦笑道:“叔父……真是至死也不肯原谅我的爹爹……”

  罗冬儿愕然道:“你说甚么?”

  罗克敌望着她,正se道:“冬儿,我……真的是你的堂兄,家父罗公明,是令尊的胞兄,令尊……令尊憎恶家父连事五朝,朝朝作官,被人讥讽为政坛不老松,有失读书人节气,是以心怀怨尤,兄弟二人常生口角。十七年前一晚,两人酒后争吵,家父气极掴了叔父一掌,不想叔父xing情执拗,就此携了婶娘离家出走,再也没了消息。真没想到,父亲找了你们十几年都没有你们一家人的下落。你我兄妹却在此时此地重逢……”

  罗冬儿听的瞪圆了杏眼,一张可爱的小嘴张成了o型,左右弯刀小六和铁牛也听得呆了。弯刀小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言成谶,说他们是兄妹,真的就成了兄妹:“nainai的,我还咒那回离保不得好死呢,他怎么就不死?喔!对了……我忘了说时间……”

  ※※※※※※※※※※※※※※※※※※※※※※※※※※“程判官,我芦岭州西近党项,东接府州,yu与中原往来,离不得府州折氏的支持,本府此番去府谷,尚无法预料需几ri时光。我不在的这些ri子,武备之事由团练副使木老、柯兄弟负责,工商税赋之事由林朋羽等四老负责,学府之事由范思棋负责,司法之事由你全权负责。各位务须齐心协力,将我芦岭州经营的红红火火。”

  程德玄恭敬有礼地道:“府尊尽管放心,我等当恪尽职守,各司其责,断不会令府尊大人有后顾之忧。”

  这些天,程德玄的表现可圈可点,做事兢兢业业,从无半点牢sao,那嗜酒的毛病也改了。对杨浩也恭敬的很,让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杨浩也不知道他是痛改前非了还是怀着什么其他的心思,为安全计,便把司法刑律一事交予程德玄负责,军权由李光岑、木恩和柯镇镇、穆清漩夫妇负责。财权则由林朋羽四老调度、陆思棋把总。这两样最重要的权力分别由他信任的人掌握着,也不怕程德玄玩出什么花样,同时把这两样权力再次进行分配制衡,也避免了一家独大、贪污腐化。

  见程德玄答对得体,态度恭敬,杨浩微微一笑,又与李光岑碰了一个眼神,然后向范思棋、林朋羽、柯镇镇等人抱一抱拳,一兜马缰,便率着壁宿、穆羽等人驰离了知府衙门,沿着平坦开阔的官道向谷外驰去。

  吕洞宾也在他的队伍中,前些天壁宿一袭僧袍跟在杨浩身边招摇过市,大家早就看习惯了,现在又冒出个跩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中年道士,大家也不觉奇怪,杨浩不做介绍,大家也不追问。

  吕洞宾近十年来都在关外苦修,与陈抟老友已多年不见,如今他年岁已高,天年将尽,与老友是见一次少一次,此番赴太华山,就是想见见老友叙叙旧。他与杨浩半路便分了手,独自策马奔向太华山,杨浩则带着一从随从直奔府谷。

  直到此时才去与折御勋见面,杨浩自有他的打算。折御勋此前正装腔作势地率兵围剿党项七氏,人不在府谷,这是一个原因。但是更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早早赶去府州,那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叫花子,只能向折御勋乞讨恩赐,而无法坐下来对等的谈判。

  如果是在以前,那他是不会在乎的,即便是不对等的谈判,只要保全了他亲自带出来的这几万百姓,达到了他的目的那就行了。但是如今不可以,如今他是芦岭州知府,如果不能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权益,以后处处受制于人,他在芦岭州的ri子可不好过。

  所以直到与党项七氏秘盟成功,芦岭州的商路已初步拓展,想要进一步扩大影响和经营,已无法忽视府州的存在,而自己也具备了一定的资本与他讨价还价,这才赶赴府谷。

  杨浩上一次来,住的是府谷驿站,这一次仍旧住在驿站里。然后持拜贴去拜见折大将军,不想到了折大将军府上却吃了个闭门羹,他在府前站了半晌,入内传报的人才回来,皮笑肉不笑地对他道:“府台大人,我家节度使大人领兵出征刚刚回来,偶染小恙,身子不适,如今不宜见客。府台大人请回吧,待我家大人身子好些,再邀大人过府一叙”。

  杨浩听了不愠不怒,微微一笑道:“那倒是杨某来的不巧了,折大将军身系府州安危,既染病疾,可是怠慢不得,还请管家回复节度使大人,请大人请医用药,好生歇养身体,待大人痊愈,杨某再来拜访”。

  那管家没想到杨浩反应如此坦然,不由怔了一怔,待要再说什么却又忍住,眼看着杨浩微笑告辞离去,这管家侧头想了一想,又急急赶回去了。

  壁宿怒道:“大人,那折御勋怎么可能恰于此时生病,又生了什么病连见客都见不得了,他这是明摆着是有意怠慢,不想与你交道。”

  杨浩笑道:“也不尽然,人家是大人物嘛,大人物们做事,少有直来直往的,总喜欢绕来绕去,好象别人来找他,都是怀着千百重心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高高在上久了,城府自深,疑心的毛病是免不了的。世间枭雄哪个不是曹cao?你当都和你这江湖上的好汉一般一条肠子通到底么?”

  他上了马车,往座位靠背上一倚,微笑着道:“咱们回去,要知道折御勋是根本不想与我交往,还是想拿拿身段,压压我的威风,咱们只要一试便知。”

  壁宿跳上马车,讶异道:“如何试他?”

  杨浩泰然道:“上次我以钦差身份来府州,承蒙府州诸官吏、豪绅盛情款待。来而不往非礼也,今朝本官以芦岭州知府之尊再度来到府州,理当回请一番才是。回去之后,便下贴邀请府谷官吏、豪绅赴宴,这些人不管是官还是商,个个都是仰折府鼻息过活,消息灵通、心机灵活,只要他们肯来,那折大将军倒底揣的什么心思,咱们心里也就有数了。”

  他含笑点头道:“回去,本大人要施展无双书法,亲笔写请柬。这头一个要请的,就是折大将军的几位公子,呵呵,且看他们……来是不来!”

  ※※※※※※※※※※※※※※※※※※※※※※※※※小樊楼,是府谷最大的一间酒店。

  东京汴梁也有一座樊楼,就是水浒中林冲和陆谦曾经在那儿吃过酒的樊楼。那是东京汴梁最大的一幢酒楼,五代时候,那幢酒楼本是经营酒肉兼批发销售白矾的一个所在,本名叫做白矾楼。后来名气越来越大,楼也不断扩建增高,最后发展成一座有五幢的楼宇、每幢三层的建筑群。

  其规模倒底有多大呢?大名府的翠云楼有百十个阁子,东京白樊楼的规模比它只大不小,一幢楼百十个房间,五幢楼就是五六百个阁子,可以说是北宋时的五星级大酒店,闻名于天下,是以便有人在府谷建了小樊楼,借了东京樊楼的名气,其规模虽比不得东京汴梁的白樊楼,也有一百多个阁子。

  杨浩在此宴请贵客,与他此刻的身份地位倒也般配。杨浩的请柬漫天飞花一般的撒出去,早知折御勋心意的府州官吏和与折府过往甚密的秦家、唐家、李家这样的豪绅巨富尽皆心中有数,纵然语气不甚坚决,也没有一个断然拒绝。那些摸不透折府心意的官吏与商贾,虽无门路探听折大将军态度,却会揣摩上意,一见这些官吏的反应,便也心中有数,纷纷答应下来。

  杨浩得了回信,得知折御勋的拜把兄弟永安军转运使任卿书、军都虞候马宗强、折家三位公子、唐家三少等人都答应只要有暇一定赴宴,心中便安定下来。这些人既是这般态度,那折大将军今ri的拒绝相见就不必担忧,折大将军如此装腔作势,不过是想造成自己的紧迫态度,逼他做出更大让步而已。既然折大将军对芦岭州亦有所求,就不怕他不肯结盟,区别只在于做出多大让步而已。

  眼看天se将晚,杨浩换上一袭文士轻袍,施施然出了驿站,便乘车直奔小樊楼而去。坐在车中,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杨浩忽地想到了那个倩丽的人儿,那一晚唐突,冒犯了佳人,害得她大发娇嗔,不许自己次ri送她离开。想起当时的反应,杨浩自己也有些脸热,只道折子渝脸嫩,不好意思与自己相见,次ri果然不曾去送,这一来倒忘了问她住处,如今到了府谷,可如何去找她呢?

  多ri不见,虽说府州事务繁杂,可是还是时常的想起她。不知不觉间,这个爱笑的可爱女孩已经走进他的心里,如今想起来,心情更觉炽热。正怔忡间,忽地马车一停,听见有人大声喝骂和女人嘤嘤啼哭之声。杨浩忙收敛心神,问道:“出了甚么事?”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网  巴黎人  365bet  bv伟德开始  大小球  六合开奖  欧冠足球  365网  黄大仙屋  六合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