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88章 彩头
  厅中宾客们已到了十之仈jiu,杨浩见众人没有使什么花招难为他,心中虽觉有些诧异,却也放下了心事,便起身逐桌向客人们寒喧招呼。折惟正做为折府大公子,在座官绅们的代表,自然要在一旁帮他介绍身份。

  两人到了靠近厅门的一桌时,客人们纷纷起身致礼,这些客人的地位就比较低了,看着杨浩和折大公子时,脸上谄媚的笑容也就多了些。一个矮胖子携着女眷刚刚赶到,正与这一桌的朋友打着招呼,还未来得及把女眷送到左侧那边女宾们聚集的地方去,一见折大公子与杨浩满面笑容地走过来,忙也站住身子见礼。

  杨浩一看此人,正是路上两次相遇的那个郑成和,他下意识地便向郑成和身旁女人看去。这女人大概是常被奇妒无比的官人殴打,熟能生巧,颇知如何掩饰伤痕,这时脸上敷了粉、又涂了胭脂,头发也重新梳理过,那副狼狈样儿已然不见,虽说若仔细看去,还能发现她的脸颊还有些肿赤,却也不是那么明显。看这少妇姿容颇为妩媚,也真难为了那郑成和说打便打,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郑成和听折惟正介绍,眼前这位年轻公子便是芦岭知府,脸上立时露出恭敬的笑意,待见这位年轻的知府大人一双眼睛尽在自己侍妾脸上打转,登时妒意又起,脸se也yin沉下来。

  杨浩打量那侍妾几眼,忽地发现郑成和不愉的神se,心中不由一凛:糟了,像他这样好妒的男人着实少见,他当着这么多官吏士绅未必就敢当庭发作,可是他隐忍回去,恐怕他这位可怜的侍妾更要受到百般折磨,忙打个哈哈掩饰道:“郑员外,本官略知一点医道。今观郑员外女眷气se,似乎稍有不妥,若是有甚么不舒服,可不要延误了医治才好。”

  郑成和一听,这位知府大人着意打量自己的女人,原来只是看出有些不妥,心里这才舒服了些,呵呵笑道:“大人眼光锐利,小人这个侍妾的确偶染小恙,不妨事的,不妨事的。伊人,真个不懂规矩,见了大人还不见礼?”

  他那侍妾被杨浩一打量,便觉心惊肉跳,站在官人身后不敢有丝毫举动,生怕惹得官人不汇合,哪里还敢上前见礼,听到他吩咐,这才慌忙福礼,举止难免有些局促。郑成和不悦道:“去去去,不上台盘的东西,且去女宾那边就坐。”伊人听了如释重负,慌忙又是一礼,急急向女宾那边走去。

  杨浩暗暗摇头,对这位心胸狭窄、妒意超强的郑员外,他实无半分好感,正想绕过他去再见见其他人,门口忽地闯进一个人来,那唱礼的门童赶上前去还未及问他名姓身份,被他随手一拨便跌到一边去,险些撞翻了一席酒。

  折惟正一见此人,眉头微微一皱,随即露出一脸笑容,急步上前道:“衙内怎地来了?”

  杨浩也向那人看去,只见此人头顶秃秃,两鬓垂着小辫儿,两耳各带一只硕大的金环,身上一袭饰以皮毛的短袍,皮靴弯刀,身体雄壮直如人熊一般,分明便是一个党项羌人。不知连折惟正也要恭维讨好的这个衙内,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便也趋身迎了上去。

  李继筠借着朝廷削藩,先对杨折两家下手的机会,两次三番到府州来压榨好处,与折惟正本已熟识了的,便站定身子,大声笑道:“官家设芦岭州,置芦岭府,听说新在芦岭知府杨浩就在这里,本衙内不请自来,想见见这位邻居。”

  “呵呵,在下便是杨浩,不知这位衙内是?”

  折惟正一旁倏计心中一紧:“我折家yu与芦岭州结盟,此事应该秘密些才好,要知芦州、麟州、府州若结为一体,对夏州最为不利。他这是从哪儿得了消息赶来?此人飞扬跋扈,连父亲也不怎么放在眼里,此番出现,可不要闹个不可收拾才好。”

  心里想着,他便急急向杨浩介绍道:“啊,杨大人,来来来,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位……便是夏州李光睿大人之子李继筠,如今是定难军衙内都指挥使、检校工部尚书。”

  工部尚书虽是个虚衔,却是他的官职,这样的官职,杨浩纵是五品知府,也要比他低的多。一听他是夏州李继筠,杨浩暗暗吃惊,又知他官职远高于自己,忙趋前相见,施礼道:“下官杨浩,不知李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李继筠一双棱光四she的豹眼上下打量着杨浩,嘿嘿一笑道:“杨知府不必客气,李继筠不请自来,叼扰了。”

  “不敢、不敢,李大人请上座。”

  李继筠嘿地一笑,也不客气,甩开大步便向主位行去。到了百鸟朝凤图下,李继筠大马金刀地往主位上一座,手按刀柄,顾盼左右,就像一个要点将出兵的大元帅,哪有一点来坐客吃酒的模样。

  女宾那边折子渝见了这李继筠,一双秀眉不由微微一蹙。在府州,折家想让谁做瞎子、聋子,那这个人就甚么也别想看到、甚么也别想听到,李继筠能闻讯赶来,恐怕是大哥有意向他透露了消息。大哥明明有意与芦岭州结盟的,却把夏州李继筠弄来意yu何为?

  李继筠几次来府谷,胃口一次比一次大。折子渝虽未与他正面打过交道,却隐在幕后出谋划策,与他较量过几回了。折子渝虽然智计百出,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浮云流水,折家的实力远不及李家,如今又有求于李家,纵有折子渝运筹帷幄,还是被李继筠占了大量的好处去。

  如今党项七氏“乞降”,战事已然结束,折御勋率兵回了府谷,折家便不肯答应夏州的牛羊皮毛出入府州地境时不缴税赋的要求,李继筠不愿空手而归,这些天滞留在府州不走,常去纠缠折御勋。折御勋既不能避而不见,又不肯再做让步,几乎每天都被李继筠找上门去胡搅蛮缠,没想到今ri杨浩设宴,大哥竟把这块狗皮膏药甩进了小樊楼来。

  折子渝心里忖度着大哥的意图,生怕杨浩在李继筠面前吃了大亏,忙向女宾们告了声罪,急急向这边行来。

  任卿书与马宗强走在后面,刚到门口便被折惟昌拦住,折惟昌向他们嘱咐了一番,两位将军一听就傻了眼。

  美人计?屁的美人计,这小子异想天开,竟想得出这样的结论。折家有必要向芦岭知府行美人计么?如果是大宋官家那还差不多,就算是夏州李家,份量也不是那么足啊。这分明就是……,一向眼高于顶的折二小姐怎么偏偏就喜欢了他?

  两位将军无暇多说,慌忙抢进厅来,一进厅就见李继筠远远坐在尽头屏风下的主位上,虎踞龙盘,以客压主,仿佛他才是这场晚宴的主人。任卿书和马宗强叫苦不迭,急急互相打个眼se,匆匆与杨浩见了礼,便一同向李继筠行去。

  今ri把李继筠这个刺儿头弄来赴宴,确实是折御勋的主意。折御勋执掌府谷军政大权,身为一方军阀,绝不是一个只知道用蛮力的人,合纵连横、互相利用、牵制制衡这些权谋之事他一样了然于心。

  芦岭州的设置本在他意料之中,以他料想,赵官家也未必就甘心把这几万百姓平白充实了府州的实力。可是杨浩另僻蹊径,把芦岭州定型为单纯的商业城市,而且那么快与党项七氏建立了密切联系,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先机已失的情况下,他务必要尽快抓回主动。最主要的目的,是把芦岭州的发展限制住,绝不能让芦岭州的军事实力快速膨胀起来,对府州形成威胁。第二个目的,就是要从中分一杯羹,芦岭州虽然利用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政治身份,做到了府州做不到的事,但是目前毕竟仍在府州掌控之下,这块巨大的经济利益,府州怎么可能置之不顾?

  他授意任卿书把李继筠请来赴宴,是要在杨浩这个外来户面前造成一种假像,让他晓得府州与夏州的关系其实很密切,迫使杨浩降低合作条件。

  在夏州方面,又可以让李继筠晓得朝廷新设立的这个芦岭州与府州是站在一起的,迫使夏州有所忌惮,放松对府州的夺迫。

  此外,今ri让李继筠亲眼看到芦岭知府宴请府谷官吏士绅,切断芦岭州同夏州合作的可能,迫使杨浩只能向自己靠拢,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也是他的一个目的。

  可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小妹会对杨浩生了情意。如果杨浩真的做了自己妹夫,那府州、麟州、芦岭州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又建立了姻亲关系,自然不需他再做这种戒备,所以任卿书一听折惟昌说起折子渝在场,便知要糟,今天只怕是要弄巧成拙了。如今弄成个王见王的局面,想要挽回已不可能,这可如何是好?

  任卿书和马宗强心中焦急,陪着杨浩刚刚走到李继筠面前,李继筠已然发难了。杨浩才是今ri宴客的主角,可是主位偏偏被李继筠故意占据,杨浩又不好为了一个座位让他起身,只得在侧首就坐。

  几个人刚刚坐定,李继筠便左右顾盼,两个大耳环摇得金光灿烂地道:“哈哈,今ri杨知府宴客,府谷上下官吏,行商坐贾,来的可是真不少啊。”

  杨浩欠身笑道:“下官率领北汉移民往府州来时,承蒙府州官绅热情款待,十分的礼敬,下官早该回请一番才是。只是朝廷设置芦岭州,下官忝为芦岭州首任知府,诸事繁杂,不得抽身。如今总算稍稍安定下来,下官这才赶来,以全礼节。”

  “哦?”李继筠眉毛一挑,嘿嘿笑道:“芦岭州如今已安定下来了么?据本官所知,就在十ri之前,野离氏还曾攻打芦岭州,大肆劫掠,是么?”

  李继筠说的是事实,党项七氏与芦岭州秘密交易,想全然瞒过夏州的耳目十分因难,这用兵“劫掠”之计就是细封氏族长五了舒那头老狐狸想出来的。一待党项七氏有什么大宗的牛羊或皮毛要交易时,就把牛羊和装载货物的车子夹在军伍之中,攻打芦岭州一次。

  一旦打仗,双方探马四出,夏州的细作就无法靠近了。物资夹在军伍之中,也更容易隐蔽,至于打仗的结果,自然是来袭的党项人“劫掠”了他们需要的物资大胜而归,而他们带来的牛羊马匹、草药皮毛,也要尽数落入芦岭州之手。

  杨浩对这种明里交战,暗中交易的方式还进一步完善,把它变成了一场场攻防战的军演。每一次交易,都是一次军演,这样一来戏做的更加真实,而且通过不断的切磋,提高芦岭州民团的战斗实力,发现城池防御上的种种不足和破绽进行改进。至于李继筠所说的十ri之前那次战斗,还是杨浩亲自指挥的呢。

  杨浩微微一笑道:“李大人所言甚是,自我芦岭州建州设府以来,的确屡屡受到党项诸氏的攻击。幸好芦岭州地势险要,城高墙厚,这才确保无虞。”

  李继筠仰天打个哈哈,说道:“确保无虞么?党项诸部骁勇善战,他们若非毫无组织,只是流匪一般洗掠芦岭州,你们还能确保无虞吗,哪一天他们诸部联手,大举进攻的话,恐怕芦岭州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

  杨浩反问道:“党项诸部,尽受夏州节制。不管夏州也罢,芦岭州也罢,都是大宋臣属,党项诸部舛傲不驯,屡屡兴兵伐我芦岭州,令尊身为夏州之主,约束部众不利,恐也难辞其咎吧?”

  李继筠两道浓眉一立,冷笑道:“杨大人这是在指责家父么?”

  杨浩拱手道:“下官不敢,下官只是觉得,约束党项诸部,正是令尊的责任。我芦岭州屡受攻击,百姓死伤无数,令尊大人既为夏州之主,牧守一方,理应节度诸部,免生战事。”

  李继筠一捋虬须,狡猾地笑道:“难,难啊。党项诸部,名义上虽臣服于我夏州,但是诸部各有地盘、各有人马,这些人名是宋民,实是生番,不服王法教化,缺什么抢什么,我夏州也是屡受其难,喔……任大人在这里,你可以问问他,前不久,诸部叛乱,还是我夏州和府州联手出兵,这才平息了战乱。西北情形,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这里的百姓,也比不得久服王法教化的中原,一个书呆子,在这种地方,是站不稳脚跟的。”

  李继筠不知杨浩来历,只当他这个知府也是两榜进士考出来的官儿,看他模样也是斯斯文文,是以讥讽他一个文人成不得大事。

  杨浩不以为忤,微笑道:“李大人说的是,其实下官也知令尊有令尊的难处,只是芦岭州连受劫掠,损失惨重,心中难免愤懑,方才言语有些过激,还请大人勿怪。今番往府谷来,下官一方面是答谢府谷士绅前次的热情款待,另一个目的,就是想向折大将军乞援,希望芦岭州百姓能置于永安军的翼护之下。”

  李继筠得到的消息是党项七氏正在轮番袭击芦岭州,把芦岭州当成了一块任意宰割的肥肉,夏州本就有纵容诸部为乱,避免诸部与汉人融合,保持党项诸部的dulixing,对此自然不会节制,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杨浩此来府州,他就预料是借兵来了,他所不忿者,只是杨浩不去夏州乞援,反来府州借兵,分明是不把李氏放在眼里。如今听杨浩说的这般可怜,李继筠不禁哈哈大笑道:“府谷诸军皆立堡塞,党项诸部尽是游骑,攻守之势就此定矣。永安军虽骁勇,然据堡寨而自保尚可,哪有余力周济你芦岭州?”

  此言一出,许多府谷官吏露出不忿之se,但是李继筠所言属实,他们又无话可讲。夏州李氏与府州折氏时而议和、时而征战,一直是李氏攻而折氏守,折氏守府谷守得有声有se,倚仗地利还能打些胜仗,却从未主动去伐李氏,不是折氏例代家主没有扩张之心,而是折氏一旦发兵主攻则必败,论起实力来,府州较夏州确实差了一截。

  但是李继筠身在府谷,居然肆无忌惮地说出这番评论,那么府州折氏在夏州李氏眼中是个什么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杨浩见他狂妄如此,心中暗喜,遂从容笑道:“府州百姓耕垦田地,植桑种麻,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自然不屑做那纵骑游掠的强盗。我芦岭州百姓亦是如此,今向府谷求助援手,虽不能彻底绝了战患,但是有府州兵马策应,也可使游骑强盗有所忌惮,保我芦岭州不失。”

  李继筠外表虽粗犷,却并非有勇无谋之辈。但是是否有谋是一回事,他在西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肆无忌惮惯了,明知杨浩示弱是有意激起府谷官吏同忾之心,心里却不在乎,大剌剌便道:“党项诸部游骑如风,来去自如,你想防要防到甚么时候去,能防得住么?”

  “不知李大人有何高见?”

  李继筠傲然道:“杨大人,你想倚靠一棵大树,也得看清楚哪棵树最高最壮,最值得倚靠。放眼整个西北,我李氏若认第二,哪个敢称第一?你若想保芦岭州一方太平,做个安稳官儿,我劝你往夏州去见家父,从此奉我李氏号令,每年缴纳贡赋钱帛。有我李氏为你做主,党项诸部又岂敢欺你过甚!”

  这句话一说,就连任卿书、马宗强都倒抽一口冷气,西北三藩对大宋虽有不臣之心,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得十足,不肯授人把柄。可是如今这李继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说出这番话来,这也太狂妄了吧。

  杨浩是什么人?虽说在西北诸强藩之间他的实力最小,官职又低,但他是朝廷新设的一州牧守,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与夏州李光睿是平起平坐同殿称臣的。如今李继筠狂妄如斯,要他奉李光睿为主,向夏州纳赋,他把夏州当成甚么了,东京开封府么?

  杨浩听了也是暗暗吃惊,他飞快地一扫,将众人反应都看在眼中,立时便做出了决断。芦岭州这个怪胎的诞生,就是因为抗着zhongyang这杆大旗,各方势力既有忌惮,又相互牵制,这才让他站稳了脚跟,今ri若在此大节大义处示弱含糊,失去了芦岭州存活的根本,芦岭州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当下他“啪”地一拍桌子,霍地立起,凛然道:“李大人,你还未饮酒便已醉了么,怎地竟能说出这番话来?杨某虽职卑言轻,却是官家钦命的一方牧守。夏州李光睿亦是大宋的臣子,杨某若臣服夏州乞安,岂是为臣之道!芦岭州哪怕在兵威之下化为飞灰,也断无不臣之举,李大人,祸从口出,还望你多加谨慎。”

  连折御勋对李继筠都要礼让三分,如今反受杨浩教训,李继筠不禁勃然大怒,他按着刀柄慢慢站起,冷笑道:“有骨气,可是有骨气也要有本事才成,否则就是妄自尊大了。杨大人身为芦岭团练使,节制行伍,训练士卒,遣兵调将,行军打仗,定然是一身武艺,所以才有如此傲气了。李继筠承蒙杨大人一番教诲,还想领教一下杨团练使的武功,不知杨大人可曾赏脸?”

  团练使高于刺史而低于防御使,比衙内都指挥使高了一阶,两个人论文职,李继筠授的是工部尚书衔,比杨浩这个知府高出一大截,论武职,却又比杨浩低了一级。李继筠一直以为杨浩是个进士出身的官员,自己大字都不识几个,不敢与他比较文采,所以扬长弃短,一口咬定他的团练使身份,想在武艺上压他一头,好生折辱他一番。

  折子渝早就到了,还与任卿书以目示意,交换了一下看法。这时一见李继筠要与杨浩较量武艺,不禁心中发急,杨浩的来历她一清二楚,杨浩懂武艺?要是他做过民壮,大概也曾在农闲时季舞过一阵枪棒,却哪能和李继筠这样的人相比。

  是以一听李继筠要与杨浩较量武艺,折子渝立即闪身出来,装着刚刚赶到,毫不知情的模样,微笑道:“大人,客人大多已经到了,你看……是不是该开席了?”

  李继筠扭头看去,却见是一个玄衣少年,定睛再看,便认出是个女子。折子渝只是男装打扮易于出行,五官面目本就没做掩饰,只消仔细去看便认得出来。李继筠这一看,嗬,真是好俊俏的一个姑娘:肌肤白得就像新雪乍降,俏脸桃腮眉目如画,一腔怒气登时化为乌有,转怒为喜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

  杨浩见折子渝向自己连打眼se,晓得她是为自己来解围的,李继筠那虎狼之势,他看着也有些忐忑,今ri本是为了与府谷官绅交往,杨浩哪有心思与他动武,而且也无胜算,便道:“这位姑娘是我的朋友,今ri赴宴的官绅多有携带女眷的,下官便请她来招待。子渝,快来见过夏州李继筠李大人。”

  “哦?这么说,是你的红颜知己了?”李继筠捏着下巴上下看看,只觉这姑娘一身玄衣,不管是脸蛋、颈项还是双手,只要露在衣外的肌肤尽皆白如沃雪,润如美玉。女扮男装者,就算容貌原本平庸的也会透出几分俊俏来,何况这折子渝原本极美,那韵味自然更是撩人。

  “小女子见过李大人。夏州李大人的威名,小女子在府州也是久闻大名的,今ri杨知府宴请府谷官绅,李大人肯赏脸光临,小樊楼真是蓬壁生辉。小女子敬大人一杯酒,聊表敬意。”

  折子渝有心替杨浩解围,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有个女人出面说合,消消他的火气,一场波折也就过去了。因此上巧笑嫣然,自一旁桌上提起酒壶,斟了两杯,捧一杯与李继筠道:“李大人,请。”

  “嗯……,唔……”李继筠睨她一眼,接过了酒盏,那酒盏不大,李继筠一仰脖子,便把一杯酒全泼进了口中。

  “李大人好爽快!”折子渝嫣然一笑,亦举杯就唇。白瓷细碗衬着她那润红的香唇,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丽,李继筠心中不觉一动,这女子嘴巴稍嫌大了些,和她jing致如画的眉眼有些不太相衬,有点破坏了五官整体的和谐美。但是专注于她的红唇时,却又让人觉得特别的诱人。

  白瓷细碗与那娇艳的红唇相映,清澈的酒液轻轻度入口中,更令人产生一种动感的美丽。这样的香唇,若吮一管玉箫,该是怎样旖旎的意境?尤其是……她是杨浩这不知好歹的小子的情侣……,一念及此,一股强烈的占有yu忽地涌满了李继筠的心头,他的目中慢慢泛起了炽热的光来。

  折子渝饮完了酒,向他亮了亮杯,嫣然一笑道:“李大人,请落座,这酒宴就要开了,一会儿,大人还要多饮几杯才是。”

  李继筠喝道:“且慢。”

  杨浩眉头微微一拧,问道:“李大人还有何吩咐?”

  李继筠斜眼看向折子渝,捋须道:“美人一杯酒,便想让本官放弃比武么?杨大人,酒宴不急着开,咱们还是先较量一下武艺吧。我有汗血宝马一匹,ri行千里,价逾万金,如今就拿来做了彩头,你若较量武技赢了我,这匹汗血宝马便送了给你。若是你输了……嘿嘿……”

  他一指折子渝,大笑道:“那么……这美人儿便要归我所有,如何?”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好彩客帝  择天记  ysb体育  六合网  蜡笔小说  竞猜网  六合门  银河国际  188即时  伟德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