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92章 莲子莲心

第192章 莲子莲心

  既然结为同盟,便是成了朋友。杨浩三入百花坞,终于有资格留在百花坞里吃顿酒饭了。主人是永安节帅折御勋,陪客只有他的胞弟节度留后折御卿和转运使任卿书,人只有四人,菜se更是素雅,却是平ri难得一尝的珍馐美味。

  席间四人斟酒闲谈,自然也要聊些家常事来活跃气氛,但是主题仍是芦岭与府州合作以及芦岭自组军队这些大事。任卿书身为永安军转运使,管的是军需粮草,折御卿身为永安军留后,管的是后勤事宜,有这两个人在,再加上折御勋这位节帅,四人谈笑间谋划,已然将彼此合作、互相扶助的详细章程敲定了七七八八。

  待酒宴已罢,折御勋满面笑容地把他送出后宅,由折御卿和任卿书陪着他出了百花坞,杨浩一再致谢,二位将军这才止步,候他登上马车驶向桥头,这才相视一笑回转坞内。

  杨浩今番前来,终于得到了折府的明确表态,心中畅快无比,虽在三位将军劝饮下多喝了几杯,却是jing神奕奕毫无醉意。他扶在窗边,迎着凉爽清新的秋风,望着滚滚而来的黄河水正看得入神,旁边忽有一辆马车驶过,遮住了他的视线。

  马车上坐着一个赶车的老汉,旁边却是一个少女,青衣布帕,俪人小影,看那模样,可不正是折子渝。杨浩大喜,立即唤道:“子渝,子渝,停车,停车。”

  那少女诧然转头,一见是他,不禁露出惊喜神se。杨浩喝止了马车,掀开轿帘儿便跳下车去,笑道:“我一入百花坞,就被人引去见节帅了,左右寻摸半天也不曾见到你。你这是去哪儿?”

  折子渝嫣然道:“你去的所在,乃是折府重地,我自然去不得了。我还不晓得你来呢,这是折家的菜车,往市集上采买鲜蔬的,我在坞内待得气闷,随这位大叔的车子出来散散心。”那赶车的老汉连忙向杨浩微笑了一下,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杨浩四下看看,道:“来,上我的车子。”

  “这……”折子渝看看自己一身粗布青衣,再看看杨浩的一身光鲜,为难道:“青天白ri的,我的衣着,恐有不便。”

  杨浩浑不在意,笑道:“有甚么不便,尘不掩珠,瑕不掩瑜,再说这一身青衣又怎么了,你穿什么衣衫,你还是你,过来。”

  杨浩伸出手去,折子渝欢喜地一笑,就着他手轻快地跳下车来,杨浩扶她上了自己的车子,向那赶车老汉客气地拱手笑道:“多谢大叔了,我带折姑娘出去游玩一番,回头自会送她回来,大叔若回来得早了,劳烦向折姑娘的九叔知会一声。”

  “好好好,老汉晓得了。”那车夫点头微笑,看着杨浩转身上了车,便一扬马鞭,赶着车子径自离去。

  “我们去碧荷院坐坐吧,那里的环境很是幽雅,我曾经路过那里,很是喜欢那里静谧的气氛,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进去游赏一番,你看如何?”

  嗅着姑娘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处子幽香,杨浩含笑征询她的意思,折子渝微笑道:“你说去哪儿那便去哪儿呗,反正我就是出来走走,本无一个确定的去处的。”

  杨浩忍不住笑道:“那我直接把你载回芦岭州做个压寨夫人,你也没有意见吗?”

  折子渝的美眸中泛起一丝涟漪,柔声道:“大白天的,又来说浑话,待你忙罢了芦岭州的大事,再去我家中提亲,可好?”

  “嗯!”杨浩点了点头,赧然一笑道:“是我急躁了,一旦情动,便难自己,反不如你沉着。子渝,你虽是民间女子,但胸怀气度,颇有大家之风,得你为良配,是杨浩的福气,如果我娘……”

  说到这里,杨浩心里一酸,老娘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乡间女子,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却是一个平凡的妇人。虽说冬儿质朴善良,但是在老人家的心里,总是有些嫌弃她嫁过人的身份,且以此为憾。如果她能看到落落大方、善解人意的子渝,一定很是中意吧?

  可是,自己如今贵为一府之尊,际遇之奇搁在从前是想都不敢想的,然而老娘却已与他yin阳两隔,不曾跟着他享过一天福气。还有冬儿,冬儿呵……杨浩心弦轻颤,眼睛有些湿润。他忙别过头去,不想让折子渝看见自己异样的神se。过了片刻,一双柔荑迟疑着覆在他的手上,慢慢地握紧,杨浩回过头去,就见一双澄澈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他,什么话也不说,什么话也不问,就只是那样静静地望着他,好像已了解他的一切痛苦。

  听着车窗外的滚滚滔声,杨浩心如chao水,车轮辘辘,颠簸了一下,已然驶下桥头。杨浩吁了口气,低声说道:“子渝,你可想听听我的往事?”

  折子渝温婉地点头,柔声道:“好,你说,我听。”

  杨浩说的很细,从他大病复醒,通了心窍开始说起,那些往事,他曾说与范老四、刘世轩等人听过,如今由他亲口说来,自然更加详细,更加动人,折子渝听的泪盈于睫,忽然忘情地扑入他的怀中,伏在他胸口,轻轻地说道:“浩哥哥,我没想到,你竟受过这样的委屈,吃了这么多的苦……”

  杨浩轻轻抚着她光滑柔顺的秀发,轻轻地道:“如今,我已苦尽甘来,尤其是有了你,老天对我,补偿的够多了。我……已经知足了。”他忽地想起了什么,手忽地一顿,迟疑道:“不过……不过我却要委屈了你……”

  折子渝微微仰起脸来,讶然道:“委屈我甚么?”

  杨浩正se道:“冬儿对我,义重情深。她为我而死,我唯一能给她的,如今就只有一个名份。昔ri在鸡冠山所盟的誓言,杨浩不会违背,她与我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杨浩欠她一个名份。来ri杨浩建宗祠、修宗谱,她……仍是我的妻子。”

  自古以来传宗接代都是依靠男xing来形成支系,后代也随男方的姓氏,所以家族家谱的谱系都是以男xing为依据,女xing不入本姓族谱,但是却要录入婆家族谱的。即使这人已经殁了,做为正妻,也当载入夫家的族谱。如果有那终身未嫁的,既无婆家的宗谱记载,自然就在世间泯灭了痕迹。

  虽说这只是一个名份的问题,并不影响续弦妻子的权益,不过就算是现代社会,黄花大闺女也不愿意做续弦呢,何况那个时候。杨浩料想折子渝听了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本来,一府之尊,纵然续弦,娶个大家闺秀也不为过,况且折子渝在他眼中还只是个折家的远亲、极为普通的民间女子,不过一嫁过来便是续弦,再大度的姑娘,心里也要有少许芥蒂的,杨浩不想折子渝委委屈屈,心生怨尤,这番话还是要说个明白的。

  折子渝心头果然微微有些不快,可是罗冬儿为杨浩所做的牺牲,听得她心旌摇荡,感佩不已。再者……,她想起自己对唐焰焰说过的话:女孩儿家,第一眼被男人注意到的,也许是她的胸脯,可是再要入男人的眼,却是看她的xing情品德与胸怀了。难道轮到我自己,便也要与寻常女子女般庸俗,要去呷一个已逝女子的醋么?

  何况,冬儿是孀居妇人,又是民间女子,身份卑微的很。昔ri那场风波,他不提谁又知道冬儿对他的一往情深?可他念念不忘,至今思念,正是一个至情至xing的好男儿,我想嫁的,不就是这样的他么?若他一旦发达富贵,便把那罗冬儿抛诸脑后,念也不念,想也不想,岂不令人齿寒,那样的他,我还会喜欢么?

  想到这里,折子渝便坐直了身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浩哥哥,你这样念着冬儿姐姐,九泉之下,她也会开心的。子渝不是那样好妒捻酸的俗女子,冬儿姐姐为你付出良多,理应是你的妻子,载入杨氏的宗谱。子渝很敬佩冬儿姐姐,情愿认她做了大姐。”

  “子渝……”杨浩感激莫名,握紧了她一双柔荑,不知该说些甚么。

  折子渝凝视着他,忽地嫣然一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通情达理,特别的善解人意,满心的欢喜,想说又不知该说些甚么?”

  “嗯嗯,正是,正是。”杨浩忙不迭点头。

  折子渝向他调皮地扮了个鬼脸,羞笑道:“那你以后多疼人家一些就好啦。”

  杨浩被她可爱的模样一下子逗笑了,满怀的伤感顿时清淡了许多。

  ※※※※※※※※※※※※※※※※※※※※※※※※※※※※碧荷院其实是一家道观的后院,唐宋时候的出家人都很有经济头脑,此地既比不得广原普济寺那样香火旺盛的所在,观主自然会另寻生财之道,于是就在后院墙上开了门儿,租与人家开了几家茶馆、斋菜馆。

  碧荷院中小桥流水,碧荷红莲,风光雅致的很,只不过西北地区百姓的口味相对都要重一些,玩不了这种清淡的调调,所以客人不多,十分清静。

  杨浩与折子渝到了碧荷院,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这里是一处石亭,凳子很矮,阳光斜照,就在他们的脚前,矮矮一截石栏,栏下便是半池碧水,荷叶茂盛,莲花半凋,一只只碗大的莲蓬沉甸甸地挂在茎上。

  折子渝在对面袅袅娜娜地坐了下来,姿态妍雅,端庄中隐隐透着妩媚之se。如今杨浩与她实已暗订终身,自然无所顾忌,眼见折小娘子款款落座,细腰雪肤,秾纤合度,不禁越看越爱,真想把她合一口水吞下了肚去。

  那放肆的目光看得姑娘家俏脸绯红,要不是小二适时的出现,免不了又要大发娇嗔,饶是如此,窥个机会,她还是狠狠瞪了杨浩一眼。只是那目光看似嗔怪,却免不了欢喜得意,谁不愿情郎对自己倾慕欣赏呢。

  两个人点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一壶清茶。杨浩向她畅吐着自己的打算,折子渝就是一个最好的听众,一边为他挟着菜,斟着茶,一边倾听着他的诉说。

  “这么说,浩哥哥想要尽快赶回去了?”

  “嗯,一纸契约,是约束不了像节帅这样的豪杰的,共同的利益,才是我们的合作能执行下去的基础。留在这里与节帅计议的再详细,执行起来也难免还会出现诸多漏洞。我想再与节帅会唔一次,敲定一下主要细节,便立即赶回芦州去。至于合作的详细章程,可以慢慢完善。”

  “唉,你总是来去匆匆,真就这么急么?”

  杨浩轻叹道:“李继筠挟怒而去,到底会不会对我芦岭州不利,如今尚难预料。我这人,生于卑微,其实胸无大志,随遇而安的很。可是被人迫到了头上,却不能不奋起反抗。你莫看我与你谈笑时轻松自在,如今,我一身系以万千黎民,平时想起,常觉心头沉重,然而环伺四周的满天神佛,却是各怀心思……”

  杨浩被触动起来,搁下茶杯说道:“如今行事,每一举步都牵绊甚多,使得我瞻前顾后不得从容,我常常梦中醒来,难再入眠,生怕一阖眼一睁眼的功夫,芦岭州就已身陷绝境,数万百姓生死两难,都得来向我讨办法。官家想duli一州,维持西北现在的局面,三藩担心芦岭强大起来,会影响了他们的权益,杨浩置身其中,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不得不依附于强藩,然而与他们走得近了,又恐官家那里……。

  得了今天这样的地位着实不易,不曾坐在这个位置上时,我从不去想。既已坐在这个位置上,虽是千苦万苦,又怎么甘心再有一落千丈的一天?民之大义、个人前程,可谓是处处为难。杨浩这个官,做的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我这心,苦啊……”

  “浩哥哥……”

  折子渝杏眼如烟,凝视他半晌,忽地纤腰轻折,俯身摘下一支莲蓬,用那葱玉的手指轻轻剥开。剥开外皮的莲子洁白晶莹,粒粒饱满,折子渝又折一支荷叶,将那剥出的莲子一一放在荷叶上。

  雪白的莲子,翠绿的荷叶,颇似雨珠洒向一湾清水,又似雨打芭蕉,让你陶醉。折子渝又拿过刚为杨浩斟满的一杯茶水,取一根牙签,小心地捅出青绿的莲心,让那莲心径直落到茶水里。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ri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杨浩静静地看着她娴美的动作、专注的神情,她剖出的是莲子,还是一颗玲珑的女儿心呢?

  折子渝捧起那荷叶递到杨浩面前,柔柔一笑,说道:“尝一尝吧,甜的。”

  “嗯,”杨浩应了一声,拈起一枚莲子,轻轻放入口中,莲子带着淡淡的清香,溢了满口。

  折子渝微笑道:“从落种生根,直到花落结果,莲没有因为身在污泥之中而自卑,它努力地挺直自己的身体,不蔓不枝,破水而出,把碧绿的荷叶、圣洁的莲花呈献在世人面前。那荷花包裹的地方,就是它吸食风雨,沐浴朝露所结成的jing华,这jing华就是它的莲子。莲子是甜的,莲心却是苦的,可是没有苦苦的心,莲子还会甜么?苦与甜,本就是一对兄弟,你付出多少,所得的回报,终将远远超出你的付出。”

  折子渝又端起那杯茶来,微笑道:“莲心虽然味苦,却是清心败火的好东西,泡上一杯莲心茶细细品味,那苦味之中自有一丝丝甘甜,会让你心平气和,郁结的心事也随着那苦味的淡去而消散。”

  杨浩连她的手将那杯一起捧住,动情地道:“子渝,能遇到你,真的是我的福气,有你在我身畔,就是那枚甜甜的莲子,杨浩郁结于心的,也不觉其苦闷了。”

  折子渝嫣然一笑,轻启珠唇刚要说话,就听一声大吼道:“车子停在这儿,人还能到哪去?姓杨的,你给我出来,与小爷我大战三百回合。呀~~~”

  杨浩与折子渝齐齐抬头望去,就见一个青衫公子醉醺醺地闯了进来,一张俊脸通红,那拦路的小二被他一拨拉,便“哎呀呀”地倒退出去,“嗵”地一声跌进了莲池,那位青衫公子往腰后一探,“哗啦”一响,两支小扫子便到了手中,这人将手中两只小扫子呼呼地舞了几遭,直勾勾地瞪着杨浩,喝问道:“你,杨浩?”

  折子渝讶然道:“秦逸云?”

  杨浩愕然站了起来:“‘李小龙’找我干嘛来了?”

  秦逸云把双节棍向杨浩一指,大喝道:“抢我家焰焰的,就是你小子?着打!”

  说罢跌跌撞撞地扑了上来,把手中两支小扫子舞得风车一般呼啸泣叫,杨浩大惊失se,慌忙侧身一闪,左右看看,正无趁手兵器可拿,就见秦逸云脚下踉跄,猛一转身,小扫子“呜”地一声便倒卷回去,“砰”地一声敲中了他自己的额头。

  杨浩登时直了眼睛,秦逸云也是两眼发直,一条血痕小蛇一般自他额头蜿蜒而下,他大着舌头赞道:“果……果然好功夫,我竟非你……一合之敌,佩~~~佩服”

  说罢身子晃了两晃,“扑嗵”一声就栽下了荷花池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封天  188小说网  黄大仙案  伟德养生网  好彩客帝  六合开奖  抓码王  伟德微信头像  永利app  一语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