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96章 醇酒来了,美人何在?

第196章 醇酒来了,美人何在?

  一言有误,顿生旖旎。眼前素来娇蛮的唐大小姐难得地露出羞怯的模样,贝齿轻咬红唇,杏眼朦胧如烟,杨浩也不免有点心猿意马。两个人隔着楚河汉界的捉对儿厮杀,似乎也带上了些抵死缠绵的味道。

  这样的暧昧福气不好享用啊,眼见着唐大小姐扛着大‘军’走起ri来,杨浩也不敢指其错误,正觉尴尬万分的时候,‘及时雨’壁宿一溜烟跑进来,大叫道:“府台大人,木恩兵困东阳寨,贼酋即将授首啦。”

  “甚么?”杨浩大喜,一跃而起道:“好,哈哈,马上就能毕全功于一役了。快,带上我准备的几件礼物,我们马上上路,去东阳寨。”

  杨浩如释重负地对唐焰焰道:“唐姑娘,杨某要马上赶赴军情收拾残局,这盘棋……”

  唐焰焰刚把大象飞过了楚河汉界去,一听这话竟也松了口气,忙道:“公事要紧,大人请。”

  杨浩拱拱手,连忙随着壁宿走了出去,走到门口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见唐焰焰正似笑非笑地瞟着他的背影,不由心头一跳,再也不敢回头。

  候他离开了,唐焰焰返身走到榻边,自被褥中摸出一口瓶儿,抱在怀中思忖:“这一仗要打完了?好!等他回来,我便鼓动商贾们向他献酒以贺,嗯……就用这瓶儿敬酒,待他喝了,我反瓶儿一砸,折子渝……哼哼!”

  刚刚开心一笑,忽想起那夜惊见的‘一大砣’来,男女之别实在奇妙,害得她不知翻了几本《**经》一类的书来了解男女之情,明白倒是明白了,但那可恶的‘一大砣’自此便常入chun梦,此时想起,便似好事临近,一时意乱情迷,那颗芳心便如小鹿一般乱撞起来,禁不住的嫩脸生起红霞,一双脚就像踩在棉絮里似的,软软的使不上出力,虚虚的踏不着地,左思右想,忽然有点害怕起来……※※※※※※※※※※※※※※※※※※※※※※※※※※※※东阳寨是横山羌东阳氏的驻地,方圆十里,族帐八百,在横山诸羌部落中并不算最大的,但是实力亦已不容小觑。在诸部之间的争战之中,东阳氏还很少吃亏,更没有人敢提大军直取东阳寨,要消灭一个拥有千名以上青壮勇士的部落,大大小小数百个横山羌部落中,也只有野离氏才禁得起这样的消耗。

  东阳寨除了自己的八百族帐,此时还汇聚了各处逃来的大小部落难民,这些人中亦不乏勇士,要凑出千名勇士也不为难。对这样的局面,东阳寨大头人ri麦丹增非常欢喜。那些逃难来的族人,他们原本的部落和村寨都被彻底夷平了,从今以后,他们只能依附于东阳氏。东阳氏将因此济身于一流的大堡寨,他的地位也将水涨船高。这种财富,比他的族人自芦岭州掠来的财富还要庞大百倍。

  但是,他的欢喜只持续了几天,这天一早,他刚刚起床,就接到一个消息:东阳寨被包围了。满怀疑惑的ri麦丹增登上堡寨箭楼,才发现包围东阳寨的竟然是汉人,来自芦岭州的汉人军队。

  大头人ri麦丹增勃然大怒,立即命人吹响号角,召集武士,出城与来敌决战,他决不容许别人侵上门来挑战他的权威,区区一千汉人骑兵,就敢侵上门来,向自幼生活在马背上的而且两倍于他的羌人勇士们挑战?

  但是一战之下,他才惊愕地发现,来自芦岭州的这一千名骑士,远比他们更jing于骑she,他们生活在蕃汉混杂地区,半牧半耕,骑she本领虽未摞下,比起逐水草而居的草原大部落,弓马娴熟的程度却有不如,然而这一千名骑士却比草原上最善战的部落还要骁勇。

  要知道李光岑这些年是流落在吐番草原上,带着几十名贴身侍从,一步步从无到有发展起来。夏州草原上的诸羌部落之间虽也时有战争,但是大致的地盘领域是比较稳定的,彼此之间很少会发生你死我活的殊死战争。而李光岑这支部落却不同,他们要逃避夏州拓拔氏的追杀,要与吐番人争夺草场和水源,他们不是一辈子生长在马背上,而是一辈子战斗在马背上,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他们不但没有被消灭、吞并,反而渐渐壮大,那些族人该何等骁勇?

  但是也正因为这种生活太过艰苦,族人整ri整生活在战争的yin影下,而且随着他们的壮大,渐渐引起了吐番大部族的jing觉,所以李光岑自知来ri无多,而族中又缺乏一个智勇双全的领袖时,才千方百计,一定要为这些族人们寻找一条出路,安排一个稳定的生活。

  这些骑士的战斗力,比起东阳氏引以为傲的骑士自然更加高明。但是尽管如此,东阳寨占据着地利,且战士一倍于来敌,ri麦丹增乃无所惧,他倾巢而出,yu一战之下便将这股来敌全部击溃。不料,两千jing骑掩杀出来,将来犯之汉人军队迫退,正yu趁胜追击之时,竟然又有两支骁勇不下于正面之敌的骑兵从天而降一般从左右两翼掩杀过来。

  若非ri麦丹增的族人见机得快,立即护着大头人后撤,连他这个大头人都要葬命在这突如其来的两支jing骑箭雨之下。三千对两千,单兵战力又远胜于他们,而且是以有备算无备,这场仗还怎么打?活着退回东阳寨的骑士竟不足七百人。

  这样残酷的绞杀,只一战就把东阳寨迎战的勇气彻底打没了,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的族人放声大哭,整个堡寨中到处都是呜咽的哭声,狂妄的ri麦丹增头一次开始正视起这些对手来,而且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恐惧。

  他派了近百名亲信的族人,由自己的长子扎西亲自率领,趁夜突围出去,向附近两个大部落乞援,代价是让出两块本属东阳氏所有的丰渥草场。这些丰美的草场是东阳氏的根本,他是真的不舍得啊,可是这些煞神似的汉人,已不是他能抵抗的了,如果求不到援兵,东阳氏也许就会被人从横山抹掉,二十年后,再也无人记得这里曾有一座东阳寨,曾有一群东阳氏人。

  扎西回来了,近百名勇士,一出一进,活着回来的只剩下五人。他的儿子,骁勇的东阳氏战士扎西,断了一臂,瞎了一眼,血人一般杀回寨子,带给他的却是一个令他更为绝望的消息:那两大部落竟然是按兵不动,见死不救。甚至在扎西擅自作主,让出了四块,已是近乎整个东阳氏全部草场的条件时,他们仍然不为所动。

  ri麦丹增傻了,他呆呆坐回虎皮的椅子,听着堡寨外的厮杀声,已经不知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汉人军队正在制造草原部落所不擅长的那些攻城武器,东阳寨没有汉人那样的深垒高墙,不需要太巨大的攻城车和云梯就能攻得进来,今夜,他还守得住,明天呢?现在可是连老弱妇孺都派上了用场。

  “阿爹,我在齐封氏部落中,看到了野离氏的信使,会不会是野离氏从中捣鬼?也只有野离氏才能胁迫他们两大部族拒绝对我们伸出援手。”一身是血的扎西看着就叫人怵目惊心,可他也不包裹,就带着一脸一身的血大声咆哮道。

  ri麦丹增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儿子,低沉地道:“野离氏?我们的族人与野离氏无怨无仇,他们为什么要帮汉人?如果野离氏要对我们动手,又何必要假手他人?”扎西无言以对了。

  沉思半晌,ri麦丹增抬起头来,用痛苦的声调说道:“我们……献寨乞降……”

  “甚么?”扎西勃然大怒:“阿爹,我们不能降,一旦降了,从此我们还能昂起头来称好汉么?横山诸部落都要看轻了我们,我们不能降,誓死不降!”

  ri麦丹增却不像他的儿子那么没头脑,他苦涩地答道:“如果不降,也许正合他们的意。他们现在摆明了是要把我东阳氏斩草除根。儿啊,情势所迫……”

  一旁,前来投靠他的笞摩氏头人扎可特尔眼珠一转,上前说道:“丹增大人,我倒是有主意……”

  “嗯?”脸se灰败的ri麦丹增转头向他看来,扎可特儿的双眼微微眯起,眸中闪烁着缕缕杀机道:“咱们……诈降!”

  ※※※※※※※※※※※※※※※※※※※※※※※※※※※※※壁宿嘻皮笑脸地道:“扎可特尔大人,我们杨浩大人其实也不愿与横山诸羌兵戎相见的。不瞒你说,现在已经有一些羌人部落投靠了我们大人,我们大人对他们可是优容礼遇,一视同仁的。你既引人来降,又要帮我们诈开堡寨,这是大功一件,一旦事成,我们大人必定向朝廷保荐,朝廷对你们是一向恩抚的,怎么着也会委你一个都指挥使的官儿啊,到时候,在下见到你,也得毕恭毕敬称一声大人啦。”

  “不敢不敢,壁大人客气了。”扎可特尔陪笑道:“天兵天威之下,扎可特尔只求能保全自己的族人,这官可是不敢想了。”

  他不放心地回头看看,疑惑道:“壁大人,天se已经晚了,我这时带你们去诈寨门,借夜se掩护,你们不是正好埋伏左近以便攻进寨去么?我选的那个地方,距西门很近,左近又全是树林,非常易于埋伏,怎么……反而要我把人都带到这儿来啊。”

  壁宿笑道:“这个你不就不懂了吧?其实我也不懂,我们大人说,凌晨时分,才是一个人最困倦的时候,等天快亮的时候再去诈门,咱们取这东阳寨就更容易了。你们先在这谷中歇着,我们木大人准备了许多酒肉,供你们吃个饱,歇息到天将微明时,咱们再行动。”

  “好好好,木将军真是高明,真是高明哇……”扎可特尔回头看看自己那两百多人,心中暗暗焦急,在西门外密林中,早已秘密埋伏了许多箭手,就等着他引这些汉人去诈寨,到时猝然下手,以他们的箭术,绝对可以以少胜多,把还未入寨的汉人杀死大半。到时再把寨门一关,寨中密集的箭网足以把进寨的汉人也杀个jing光,那时敌我之势必然逆转,谁想那个愚蠢的木将军居然自作聪明,要搞什么凌晨攻击,看来一会儿得找个机会,派人回去送个信儿。

  扎可特尔正转着心思,壁宿忽然捂着肚子道:“哎哟,有些内急,你们等会儿,我到旁边方便一下。”

  “好,壁大人请便。”扎可特尔大喜,连忙答应一声,等壁宿钻进了草丛,他立即招手唤过一人,急急嘱咐道:“你快潜进草丛中藏起来,一会儿我们继续前行,你摸回去,告诉丹增大人,汉人将于凌晨才去诈城,叫他小心戒备着。”

  “是。”那人抚胸一礼,一猫腰便向另一侧草丛中钻去,扎可特尔微笑着转回首,看着蹲在草丛中的壁宿,许久许久,他忽然心chao汹涌,油然升起jing兆。他不安地叫道:“壁大人,壁大人?”

  壁宿蹲在那儿一动不动,扎可特尔脸se一变,快步走过去,到了近前一看,不由勃然se变,那里只有一件衣衫,挂在半人高的蒿草上,那个如女子般俊俏的壁大人早就连人影儿都不见了。

  “不好,快快散开,伏倒,准备撤退!”

  扎可特尔一连串下了几个命令,听得那些族人一脸茫然,就在这时,左方二十余丈外的草坡树后忽地闪出数十人来,一个个弯弓搭箭,一双双大眼凶狠地盯视着他们,作势发箭。

  紧接着,右侧,前方,后方,无数的汉人士兵持弓搭箭,在草丛中、密林中,排着密集的队形向他们四面围拢过来。

  一个虎目怒张、虬须满腮的大汉提着一柄砍马刀出现在谷口,舌绽chun雷般大吼道:“尔等鼠辈,竟敢诈降,杀无赦!”

  扎可特尔认得此人是那位木团练使身边偏将木魁,急叫道:“将军且慢,我等真心实意要投效杨浩大人,将军不能诛杀我们啊。”

  木魁仰天大笑:“扎可特尔,你以为我们都是汉人,穿了这身衣服只是为了一路上遮人耳目易于行动吗?哈哈哈……,你的伎俩,瞒得过旁人,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

  他把刀往前一指,大喝道:“我羌人但有缔约结盟的重大事宜,莫不对白石大神盟誓明志,你既来降,为何提都不敢提起白石大神?我羌人部落,家中没有刀的大有人在,却无一家没有弓箭,何以你们人人佩了近战的弯刀,弓箭却寥寥无几?你既来降,夜晚杀进城去,谁也无法顾得旁人周全,为何你带来的人个个都是jing壮的大汉,全无一个家人,而且一个个毫无为家人担忧之se?”

  “我……”扎可特尔还待辩解,木魁已大喝道:“杀!”

  一名兵士指扣一松,一枝狼牙箭应弦而出,箭发似流星,一二十丈距离,弦响即至,“噗”地一声贯入了扎可特尔的左胸,扎可特尔仰面摔倒,一阵天昏地暗,耳边只听箭啸不绝,惨叫四起,那些佩刀的死士根本没有机会冲到四下合围的箭手们面前,纷纷栽倒于地。

  片刻的功夫,谷中地面上已再无一个囫囵站着的人,四下的箭手们一言不发,默默地把弓背回肩上,令人听着牙酸的呛啷声中,自腰间慢慢拔出刀来,一步步向前走,见到还有喘气的,便像杀鸡似的补上一刀,或割喉、或穿胸,俐落非常,那种冷血、冷静、冷酷的神情,看得蹲在一棵大松树上的壁宿也不免为之变se。

  木魁声震屋瓦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留下一队人打扫战场,其他的人随我往东阳寨西门去,东阳氏的埋伏人马,必已被阻在寨门外面了……”

  ※※※※※※※※※※※※※※※※※※※※※※※※※※※※※数百里内最强大的东阳氏部落被消灭了,杨浩赶来的时候,寨中高过车轮的男子已被木恩尽皆斩首,血腥涂地,尸横遍野,看来真是怵目惊心。

  木恩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是一个慈父,在自己的族人面前是一个宽厚的长辈,在李光岑和杨浩面前是一个忠心的仆人,但是在敌人面前,却如一个杀神,那心肠仿佛就是铁做的。在草原上的亡命生涯,锤炼出了他这种特殊的xing格,部落中每一个战士,似乎都与他一样,就像一匹狼,对伴侣和伙伴至情至xing,对敌人,无所不用其极。

  倒是他们俯首听命,甘愿效忠的那头“狼王”杨浩,目中露出了一丝不忍之se。杨浩能在运筹帷幄时冷静地做出正确的判断,也能在唐焰焰面前把大是大非、大仁小仁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他毕竟还是缺乏足够的战场锤炼,当那血淋淋的场面被他亲眼目睹时,情绪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木恩所做的,才是适合草原生存原则的:弱肉强食,你既然要树立一个敌人,就必然要应对一旦失败所要受到的惩罚,如果杨浩是失败者,他的下场不会比对手好上半分,所以,他只能遵循这原则,适应这原则,而不会愚蠢的跟狼讲仁义,把自己人送进火坑。

  ri麦丹增的大屋中一切器具,财富,全都已经被搬空了,屋中丢着一些引火之物,这里将被夷为平地,整个东阳寨,都要变成一片废墟,他要让所有经过这里的人都记得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都要记着一旦冒犯芦岭州就可能遭受的惩罚款。

  杨浩从ri麦丹增的大屋中出来,对走在他半步之后的木恩说道:“让木魁押着女人和孩童先回去,你和壁宿留下,陪我往齐封氏、摩狐氏部落走一遭,这次攻打东阳氏部落,他们按兵不动,没有给予援助,虽说是因为野离氏出面威迫,也算是我芦岭州承了他们一份情。

  恩威并用,恩威并用啊,这威已经用了,现在该是用恩的时候了,不过我这恩抚不是用在败在我们的对手身上,是用在那些还不曾与我们为敌的部落身上。这两个部落不算小了,我带些礼物去拜访一下,请他们与横山诸羌各部的大头人们往野离氏部落聚会,效仿与党项七氏结盟的故事,和他们攀攀关系。”

  看见木恩诧异的神se,杨浩笑道:“呵呵,当然,和这些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绵延于整个横山山脉的远近部落,是不可能建立什么同盟推举什么共主的,我是要以交易羁縻住他们,利益一体,他们的戾气自消,至少也要站在我们一边。目前,只要能让他们不给我们惹麻烦,就达到我们的目的了。”

  说到这儿,他忽地站住脚步,看向旁边长长的木廊下的被兵士们看守着的一些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比起他刚才在前寨见到的那些东阳氏族人,这些人看起来衣衫褴褛,面有菜se,就像一群难民似的。杨浩奇怪的是,整个东阳寨处处伏尸,高过大车车轮的东阳男子尽数伏诛,可是这廊下的人却有许多成年男子。

  见他向那些人注目,木恩忙解释道:“大人,这些人不是东阳氏族人,他们是其他部落与东阳氏做战时被掳回来的俘虏,沦为了东阳人的奴隶,在寨中做苦工的。”

  “哦?”杨浩目光微微一动,扬声吩咐道:“叫人退开,不要把他们当成奴隶看待,东阳氏族人,既是被你们所俘获,尽可按你们的规矩分配各帐为奴,但是他们不同,这些人也要迁往芦岭州去,但是却须做为平民,州府会安置他们的生活。”

  木恩目中露出不解之se,却还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他的命令,摆手令那些持刀荷弓的士卒们退了开去,大声向他们宣告了杨浩的命令,那些神se木讷的奴隶们听了又惊又喜,片刻的sao乱之后,便向杨浩跪了下去,顶礼膜拜着,嘴里念念有词,杨浩与羌人交往多了,虽听不懂他们在说些甚么,也知道是赞美祝福的意思。

  在他脚前跪着的是一个身量奇高、骨骼巨大的男子,比别人凭空高出近两头,自然特别引人注意,杨浩不免多看了他两眼,见此人至少也有四十五六,身材还算结实魁梧,两鬓却有了丝丝斑白,黝黑的脸上坑坑洼洼,似乎有些麻点。

  这人也同别人一样跪倒叩谢,眼睛却偷偷向杨浩瞟来,两人的目光一碰,那人不由吃了一惊,顿时惊慌起来,伏在那儿再不敢抬头。杨浩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用谢我。这天下是大宋的天下,你们不管是汉人羌人,都是大宋的子民,像东阳氏这样刁顽不法、明为民暗为匪的,本官才会严厉制裁。只要你们循规蹈矩,遵守王法,本官就绝不会为难了你们。都起来吧。”

  说罢,杨浩满脸微笑,俯身将那魁梧大汉扶了起来。这大汉身材虽魁梧,却没有木恩木魁那样一身的霸气,看起来非常的憨厚老实,杨浩亲自去扶他,令他大为意外,站起身后,他嗫嚅了半晌,似乎想表示一番恭敬之意,结果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杨浩拍拍他的手,安慰道:“你们不必拘束,这东阳寨马上就要不复存在了,本官要把你们带去芦岭州,到了那里,你们将不再是奴隶,不管是放牧、狩猎、放牧,打渔,亦或是做些甚么其他营生,本官一定会妥善安置你们的。”

  这人的手满是厚厚的老茧,虎口和指根的硬茧堆起老高,掌心和指肚都是肉垫似的厚皮,不知平时是做些什么活计的,听了杨浩的话,他只会把脑袋使劲地点着,以表示自己的恭驯,杨浩向他和气地笑笑,便转身走开了。

  “大人,俘虏的俘虏,充为奴隶亦是理所应当,大人不需对他们这般客气的。”真到离开了那马廊似的地方,木恩才对杨浩道。

  “他们都是世居横山的羌人,芦岭州要在这里站住脚,就得跟当地人打交道。本府与各部落头人的往来,那是一时利害,浮云而已。只有百姓间相处的水ru交融才是根本。与其他诸族的密切往来还需要大量时间,通过这些人,沟通上便会快上许多。”

  木恩想了想,若有所悟地道:“大人说的是。”

  就在这时,甜酒风风火火地跑了来,大叫道:“爹,我找到一些寒瓜种子,拿回去种,明年夏天就有寒瓜吃了。”

  杨浩往她手心一看,分明就是西瓜种子,想起在丁家的时候,各种时令瓜果倒也见过,就是不曾见过西瓜,搜索丁浩的记忆中,也没有西瓜的记忆,看来这东西现在还不曾在中原流行。命运啊,还真是奇妙,如果一无所有的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就看到了这西瓜种子,今天自己是个什么样儿?大概正在中原某地栽植西瓜,做个瓜农,以种瓜卖瓜为在?

  杨浩想的好笑,木恩却不看那瓜种,板起脸道:“没大没小的,在大人面前,也不知道见礼。”

  甜酒吐吐舌头,左右看看不见旁人,便向杨浩抚胸施礼道:“甜酒见过少主啦。”

  木恩见她敷衍的态度,无奈地摇摇头,问道:“逃走的那些人可曾抓到?”

  甜酒摇头道:“没有,他们对这里太熟悉了,在树林里左转右转,就转得没影儿了,我们只抓住一个受伤落后的,逃走了二十多人,里边有一个是ri麦丹增的儿子扎西,不过他已经断了一臂,还瞎了一只眼睛,谅他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啦。”

  杨浩听了问道:“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木恩道:“是,扎西因为受伤,当时既未在外设伏,也未在前寨埋伏,而是留在后寨歇息。我们攻进寨后,他知已不可为,便纠集一些部下逃出去了。”

  甜酒抢着道:“不过逃走一二十人,不打紧啦。”

  木恩截口道:“斩草要除根。昔年你爹我保护主上逃到吐番人的地盘,还不是有了如今的三千jing骑?大意不得。”

  杨浩点了点头,徐徐说道:“继续打探他们的下落,尤其是……要看看有没有哪个部落肯收留他……”

  木恩目光一闪,沉声道:“大人放心,属下懂了。”

  ※※※※※※※※※※※※※※※※※※※※※※※※※※※※※※齐封氏、摩狐氏两部头人对杨浩这个一穷二白的汉人知府非常客气,做为横山山脉左近的两个强大部落,尽管他们与横山第一大部族野离氏互不统属,但是彼此之间的联系还是非常密切的。

  野离氏郑重地派出信使,jing告他们置身事外,绝对不要参与到芦岭州与劫掠芦岭州诸部之间的战争中去时,他们就察觉内中大有蹊跷。本来他们的族人看着其他部族劫掠眼红,也有些蠢蠢yu动的,立即被两部族的大头人严厉制止了。

  果不其然,汉人以从不曾有过的反应速度,从不曾有过的报复手段展开了反击,打击接踵而来,令人目不暇接,东阳诸氏的下场,连他们看了都觉心寒。如今见到杨浩这个脸上笑吟吟的,总是一团和气的芦州知府时,两个大头人对他已是从心底里产生了敬畏。

  草原上尊重的是绝对的实力,野离氏可以对他们施加影响,阻止他们的一些行动,却不能让他们对一个人产生敬畏,这敬畏只能来自于这个人自己的所作所为。杨浩现在已经有了这个资本。

  对杨浩的邀请,他们欣然应允了。如果这邀请地点是在芦岭州,他们还真的有些担心,但是在横山第一羌野离氏部族中召开,安全问题他们就不用担心了。两人答应赴会,并且代为通知其他诸部头领,合作的态度非常明显。

  杨浩此来,就是为了促请这两位大头人,通过他们,联系更多的头人,表达自己的善意。没有无谓的战争,战争必为其政治目的、经济目的而服务,这场战争本身已经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而且掳得了大量的财富和人口,现在是利用这个结果,进一步扩大影响,谋求更多的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的时候了。如今达到了目的,杨浩便辞别两位头人,带着壁宿、木恩等人和近千人的侍卫随从赶回芦岭州。

  回程路上,杨字大旗一打,真有“太公在此,诸神回避”的气派,即便是不识字的人,也已识得了那面“杨”字大旗,这一路太太平平地已到了芦岭州地界,前面再绕过一座山弯,就到芦河谷口了。

  左侧是倾斜的小树与岩石的山壁,右侧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前方视界有限,山路尽头要向左伸展,才能看到谷前地势。山壁是波浪状延伸的,于是山脚下的队伍也是蛇行前进。前行导引的jing卫已经到了转折处,正勒马往回看着,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岩壁上突地站起几个人来,弯弓搭箭便向队伍she来。

  杨浩走时匆匆忙忙,回程时心情放松,不免左顾右盼,看看风景,也亏得他正在东张西望,这几个人一冒头,便已被他发觉,他的周围都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战士,将他护得周全,本来受袭的范围就小的多,那些人隐在山壁上,又只敢偶尔偷窥一眼,估量他的大致位置,仓猝站起时she得不准,只有两箭she到了近前,却被杨浩的神来之剑给拨了开去。

  “护住大人!”几名侍卫一下子挤到了杨浩身前,几只皮盾也麻利地摘了下来,将他头顶牢牢护住,队伍顿时大乱。山崖上冒出一条大汉,口中咬着一口刀,单臂在岩壁上一撑,纵身向下跳来,六七丈的倾斜石壁,他带滚带爬,裹着一身的伤痕顷刻便至,自口中取下弯刀便向杨浩的所在猛扑过来。此人独臂独目,正是那个逃走了的扎西。

  其他的刺客也纷纷从山岭上跳下来,悍不畏死地扑向杨浩。“闪开!”杨浩推开护顶的盾牌,纵身下马,持剑迎向独臂刀客扎西。剑术就是剑术,哪怕再漂亮,还是要用来杀人的,要锤炼自己的剑术,也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提高。

  扎向单臂使刀,火刺刺地扑向两个侍卫,势如疯虎一般,弯刀一挥间便斩断了两条马腿,战马嘶叫间,他在马头上一踩,已纵身扑向杨浩。

  木恩惊见刺客,想也不想便擎起弓来,左右开弓,利箭连珠飞出,弦声狂鸣,箭啸声令人闻之头皮发紧。那些刺客还未跳落地面,便有六七人被she死在岩壁上,跳下来的不过一二十人,迅速便被淹没在人海之中。

  杨浩一声低喝,剑光骤吐,一道剑虹扬起,“铮”地一声便磕开了扎西的弯刀,挺剑一撩,挑向他的咽喉。此时,另一个刺客也扑到了近前,杨浩运剑回转,只听“嗤”地一声响,一剑已贯入那刺客的心口。于此同时,壁宿的刀也自侧翼扎入了这名刺客的小腹。

  扎西被杨浩一剑迫退,踉跄几步,双目赤红,如疯魔一般扑来,这片刻间,他已被杨浩身边骁勇的战士在身上砍了一刀,刺了两枪,这时他的攻击已毫无威势,只是那浴血模样,必杀杨浩的酷厉之气看来惊心。

  杨浩运剑如飞,侧身出剑,身颈拔直,仍是飘逸潇洒的很,倒不是他成竹在胸,实在是这倒霉剑法被吕祖一改,除非你使得走了样,否则哪怕是死到临头,也会飘逸的很。

  这一剑堪堪刺至扎西胸前,扎西竟挡也不挡,反而加速向前冲来,看来他是拼了一死,也要与杨浩同归于尽,杨浩一惊,万没料到他竟是这般打法。这也是他临战经验不足,当下便yu纵身后退,就在这时,扎向却猛地向后退了开去。

  抱着必死之心全力扑来,竟还能及时止步后退?杨浩横剑当胸,护住要害,定睛看去,却见人群中探出两把挠钩,分别钩住了扎西的两条大腿,钩刃深入肌肉,将他整个人拖死狗一般拖曳了回去。

  “且……”

  一个“慢”字还未出口,五六柄弯刀就落到了扎西身上,把他剁得不成了人形。杨浩摸摸鼻子,暗暗摇了摇头:“这帮家伙平时在我面前,温驯的跟绵羊儿似的,可这杀起人来,动作也太快了些。”

  行刺的那些东阳氏余孽,被那些骁勇的战士们围住,犹如七八头狮子吞吃一头羚羊,片刻的功夫便把他们的身子撕扯得七零八落。木恩急急赶到杨浩面前,惶然道:“下官失职,大人受惊了。”

  “无妨,谁也做不到天衣无缝的,你们应变的本领,我已非常满意了。”杨浩笑了,他不怕这些人来袭,就怕他们逃走。既然他们孤注一掷,那就没有甚么可以畏惧的了。东阳氏至此,已是真的被他抹杀了最后一丝痕迹。

  谷口,百姓和留在芦岭谷中不敢出去的商贾们正翘首企盼着知府大人归来。芦岭州军队的反击,令得他们扬眉吐气,如果说这些百姓们心向杨浩,原本只是冲着他的恩情,如今才是死心踏地,甘愿为他献了自己xing命。在他们眼中,杨浩已不仅仅是他们的父母官,而且还是他们每一户人家真正的顶梁柱、主心骨,他们不会再质疑杨浩的任何命令,他们相信杨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

  杨浩的队伍出现在谷口了,眼看着谷口欢声雷动的人群,杨浩微微一笑,说道:“吩咐下去,遇袭一事,这时都不要漏了口风,免得大煞风景。”待木恩依言将命令传达下去,杨浩一提马缰道:“走吧,百姓们迎的是我,也是你们,百姓这份拥戴感激,是每一名勇士用鲜血和xing命换来的,都打起jing神来,接受百姓们的欢迎!”

  “大人,府台大人!”李玉昌拦在马前,心中有些尴尬:“这小妮子,让我代表商贾们向大人敬酒致谢,这倒使得,可是用杯嫌小用碗总成了吧?怎么……怎么非要我用这瓶儿呀。虽说这瓶儿不是很大,至少也能装一斤酒,莫不成杨府台刚一进谷,就要把他灌趴下?”

  这酒是真正的陈年佳酿,本来是李玉昌自己留着平时饮用的,刚刚眼瞅着唐焰焰捧着口坛子,满满地倒了一瓶儿,还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劝杨浩喝的越多越好,李玉昌莫名其妙,却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大人为保我芦岭州平靖,为保我芦岭州百姓安危,亲率大军出征,围剿匪盗,劳苦功高,老朽受百姓与商贾公推委托,向大人敬酒致谢,向众将士们敬酒敬谢!”

  李玉昌把手一挥,百姓和商贾们便一拥而上,向一个个战士递出碗去,又倒上美酒,李玉昌则老脸微赧地捧起那只比观世音的柳枝净玉瓶儿大不了多少的瓶儿,很尴尬地递向杨浩。

  杨浩忙不迭跳下马来,双手接过瓶儿来,心中也觉奇怪:“别人都是用碗,怎么给我弄了个瓶儿?莫非为了以示与士卒们的区别?”

  人群中,唐焰焰小脸绯红,双眼放光,攥紧了双拳,紧紧地盯着杨浩捧着瓶儿的双手,禁不住娇躯直颤,心中的小恶魔娇声呐喊道:“喝!喝!喝!”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女婿  伟德励志故事  天富平台注册  立博  伟德机械网  188体育新闻  世界杯帝  bwin体育门  好彩网帝  188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