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97章 见红
  “众位将士,我芦岭州百姓的身家xing命,全赖众将士英勇杀敌方得保全,我等小民无以为报,今壮士归来,敬献美酒,聊表我等谢意,请大家痛饮美酒,干!”

  李玉昌说完,捧着酒碗一仰脖子,“咕咚咕咚”便将那碗酒喝了下去。北地男儿,有几个不好酒的?更遑论杨浩这些随从侍卫大多从草原上来,更是嗜酒如命。

  李玉昌拿出来的是陈年佳酿,嗅着酒味儿便令人馋涎yu滴,一见李玉昌已举碗痛饮,众将士轰应一声,举碗便喝。百姓们这般恭敬欢迎,让他们从心眼里感到欢喜和光彩,这碗酒喝的甜,心里更甜。

  杨浩可就有点为难,整整一瓶子酒呐,他皱着眉头看看自己怪异的“酒碗”,眼见众百姓都殷切地看着他,盛意难却,只得硬着头皮举起瓶儿来,也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这一瓶酒喝了半瓶,就实在喝不下去了,好在他这是瓶子,也不怕别人看出来没有喝完,杨浩猛一仰头,做出将酒饮尽的模样,然后便把酒瓶往李玉昌手中一塞,笑道:“多谢李员外,多谢诸位乡亲。保境安民,本是我芦岭团练的责任,乡亲们实在是太客气了,如今我芦岭壮士刚回来,也需休整歇息,大家亦各有事做,请回吧,都请回吧。”

  杨浩向众百姓商贾拱手道谢,向前来迎接的团练副使李光岑使个眼se,二人翻身上马,再向百姓们拱拱手,便自百姓们闪开的道路中间飞驰了过去。

  李玉昌站在路边,正笑容满面地看着军士们入谷,唐焰焰满心欢喜地挤到他的身边,劈手便将那瓶儿夺了过去。

  李玉昌先是一怔,待看清是她,不由奇道:“焰焰,你做甚么?”

  唐焰焰满心欢畅,向他扮个鬼脸,笑道:“舅舅,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一会儿我自己回去。”说罢便闪进人群,溜得不知去向。李玉昌摇摇头,无奈地一笑,他这个甥女儿,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打小儿就被唐家的长辈们给惯坏了,他拿这个甥女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唐焰焰捧着瓶儿,三转两转绕到一个无人之处,躲到一块大岩石后面,举起那瓶儿摇了摇,听得瓶中酒水响动,唐焰焰失望道:“没有喝光啊……”

  她歪着头想想,又展颜笑道:“nainai只说此瓶是祝祷巫神,施过了法的,用它饮酒便成,又没说一定要饮多少,想来……就算只喝一口那也是使得的。”

  她咽口唾沫,紧张地看看那瓶儿,将瓶中剩下的酒水倒在地上,然后瞪大一双俏眼,将手中的瓶儿向巨石上奋力一掷。

  “当”地一声响,那瓶儿弹起半天高,唐焰焰的一双俏眼登时就直了……※※※※※※※※※※※※※※※※※※※※※※※※※※※※※※杨浩回到知府衙门,一应武将都在,文官和幕僚却只一个范思棋在身边,不禁奇怪道:“思棋,程判官和林老他们去了哪里?”

  范思棋忙躬身道:“回禀府尊,近来我芦岭州得了大量的兽肉、皮毛、弓弩、刀剑、牛羊马匹和财宝,此外又得了数千横山诸羌的百姓,各种物资的储放、新纳百姓的安置都是急事,几位主簿忙的不可开交,如今正在后谷中处理这些事情。至于程大人,因为现在人口突增,安置上又不及时,近ri接连发生了几桩行窃、抢劫、jianyin妇人的案子,也正在调查处理。”

  杨浩眉头微微一皱,说道:“都是些什么人犯案?”

  范思棋道:“大多是本州汉人,有的是因为泄愤复仇,有的则是乡间痞赖,欺那羌人百姓尽是俘虏,所以肆意胡为起来。”

  杨浩怒道:“岂有此理,乱世用重典,对这些混水摸鱼、趁火打劫者,真该施以重刑,他们才知安份守己,你去,把几位主簿和程判官都找回来,本府要了解一下这几ri州中情形。有些事情,不及时宣谕引导,看来是真的不行。”

  范思棋连忙应声退下,杨浩又向柯镇恶等人问起谷中防务,见他们对训练、防御安排的井井有条,便和颜悦se地嘉勉一番,这才屏退众人,只让李光岑一人留下。

  候众将官退下,杨浩把李光岑让到主座上,自己在侧首坐下,说道:“义父,如今我芦岭民团声威正盛,气势如虹,方才在谷口所见,许多青壮百姓都有愿受招募,从军入伍的意思,我们如今是趁热打铁,组建军队的时候了。”

  李光岑听说可以组建正式的军队,心中亦觉喜悦,但他略一思忖,不禁犹疑道:“浩儿,朝廷委你为芦岭知府兼州团练使,本有组建厢军之权,然而却不曾拨付你衣甲兵器,显然这知州才是你的正差,所谓团练使,只是一介虚衔,并不想你真正拥有一支军队,如果你贸然组军,会不会引起……赵官家的忌惮?”

  团练使的地位低于节度使、防御使,高于刺吏,论职权,节度使相当于现在的大军区司令员,防御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而州团练使便相当于军分区司令员,的确是有权组建地方军队的。但是兵员、建制、军饷、武备方面,也由朝廷统一批准和安排,而这些,朝廷的旨意上从未提及,很显然是虚化这个职务,只是给了他一个虚衔。他想通过正当途径组建军队,除非朝廷明确下旨,否则是行不通的。

  杨浩颔首道:“义父所虑甚是,芦岭建军一事,已得到府州折大将军首肯,但是朝廷方面,势必不希望政权、军权皆由我一手把握,如果我直接上奏朝廷,说要组建一军,不是为朝廷所止,便是另遣一将来统御,十有仈jiu……要就地提拔,让程判官兼此军职,以为制衡。

  我并不贪图军权政权一把抓,可是芦岭目前情形,必须上下一心共度难关,程德玄眼下虽对我十分客气,可是与我的距离似乎倒比以前更远,由他掌军,我着实放心不下,这军权……还得掌握在我的手里。”

  说到这儿,他向前微微探身,微笑道:“所以,孩儿想了一个的法子,来解决眼前这个难题。”

  李光岑抚须笑道:“我儿素来多智,主意定是好的,你且说说,是个甚么妙计?”

  杨浩道:“义父,朝廷为安抚诸羌,向来不吝官职,大肆封赏,百帐之族的头人,即封军主,百帐以下,即封指挥使。如今,义父的族人青壮老弱近五千人来投,而横山诸羌,或来归顺、或受降俘虏,总数也有数千人,芦岭如今凭添近万人口了。我只需要把他们仍依本族之名呈报上去,不足人数以义父的族人和本州民壮补充,便可讨来许多官职,那时便可用诸羌部族之名组建军队了。

  当然,朝廷封赏的这些诸羌各部的官吏,只有俸禄,不赐兵甲武器,说白了,就是一个安抚他们的虚名,但是这其中也不无漏洞。那就是,朝廷方面尽管不会给予他们兵甲武器,但是党项诸羌各部自己训练勇士、铸造兵器,演武练军的话,朝廷也不会限制……”

  李光岑一听便懂,抚掌赞道:“吾儿这瞒天过海之计的确使得,只是这样一来,兵甲武器、弓弩马匹,都要由我们自己筹措了。”

  杨浩扬眉道:“这个却不须担心,我芦岭州十年之内不需向朝廷纳税,只要工商兴旺,用来建军的钱财绰绰有余。何况朝廷每年还有民政银子拨付呢。再者,府州折大将军,已答应支援我一批衣甲兵器。”

  李光岑点点头,说道:“但是……,完全依赖外人,便要受制于人。府州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竟愿让你建军,但是这兵器势必不会源源不断地供给上来。草原上,最犀利的战阵武器乃是弓箭,而各种兵器之中,消耗最多最快的就是箭簇,你以诸羌部族的名义暗中建军,或可瞒过朝廷,但是一旦采购大批箭簇,朝廷岂会毫无察觉?”

  杨浩道:“各部族中都有铁匠,箭簇一物制作起来又不为难,我想可以分散诸军中自行打造。”

  李光岑问道:“铁从何来?大量采购钢铁,各州各道的观察使怎会毫无察觉?再说,咱们眼皮底下还有一个程德玄呢,纵然他在此地全无根基耳目,大批钢铁购入,也休想瞒得过他的眼睛。”

  杨浩一听,也不禁蹙起眉来,他背着手,在厅中踱来踱去,始终想不出个两全齐美的主意,无意中抬头望厅前一望,就见壁宿正从庭院中行过,一眼看见他那如同喇嘛僧似的短发,一个念头猛地跳上心来,杨浩不禁笑道:“有了!”

  李光岑忙道:“计从何出?”

  杨浩含笑道:“当今天下,崇佛者众。为建佛寺,捐至倾家荡产者亦大有人在。木大人,你的族人于大宋开宝三年,自吐番草原千里迢迢来投,得我芦岭州殷勤相待,羌汉亲如一家,族中长老对我大宋官家和大宋朝廷感激不尽,遂发大宏愿,于芦岭州最高峰,铸建一尊开宝抚夷铁塔,以志天朝洪恩,你说……官家若是知道了这样张扬大宋天威、彰显天子仁德的消息,是否会心中欢喜呢?”

  李光岑先是一怔,随即豁然大笑起来。

  ※※※※※※※※※※※※※※※※※※※※※※※※※※※※杨浩离开知府衙门,兴冲冲地便去找唐焰焰。

  上一次与党项七氏会盟,事涉机密,所以芦岭州上下皆不知情,唯有李光岑和其一干心腹随行,这一次在野离氏部落会盟横山诸羌,却是汉人扬眉吐气的一片大事,不但不怕朝廷知道,而且巴不得朝廷知道。

  一旦朝廷上得知一向骄横野蛮的横山诸羌对大宋官吏恭训礼遇,结盟罢战,那是一件大大的功劳,必能争取一部分朝廷大员尤其是武将们的好感,抵消一些用残酷手段剿杀诸羌叛乱者的负面影响。

  所以这一遭去野离氏部落会盟诸羌,不但要大张旗鼓,而且还要带些商贾同行,会盟之后,立即大做生意,一方面有了直接利益,才能真正笼络住这些世居横山的羌人部落,另一方面也能因之抵消前段时间战乱的影响,尽快恢复芦岭州的元气。

  如今已经是秋天了,必须尽快恢复芦岭州的太平和商贾们的经商热情,才能在今冬雪降之前,再做一票大生意。待大雪一下,芦岭州百姓就得‘猫冬’了,这趟生意做完,就能多些物资积蓄过冬,让这个冬天过得不是那么寒酸,而且可以为明chun的生意打下良好基础。

  唐家在整个西北商贾圈内的影响十分庞大,而且由唐家以商贾身份出面招揽商贾们来此,远比他这个知府出面承喏保证商贾们的安全更有说服力。这其中,唐焰焰自然是个重要人物,只有说服了她,才能和唐家搭上线。

  而唐焰焰……,如果他有所求,相信唐焰焰是绝不会拒绝的。一念及此,杨浩忽然有些惭愧的感觉,为什么自己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已在芦岭州建立了商号的李玉昌,而是唐焰焰?是不是因为知道唐焰焰比李玉昌更容易说服?

  杨浩策马到了李玉昌的商号前,勒马望着山壁上的窑洞,暗想:“我……这般利用她对我的好感,是不是有些太卑鄙了?”

  怔忡半晌,他才轻轻叹息一声:“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子渝和唐大小姐,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就算我肯纳妾,她们哪个甘愿作妾?我既与子渝终身互许,却是容不得我想入非非了。

  至少,我这番作为不是为了自己。而且,唐家也可从中弁利,将来生意做大,对唐家来说,未尝不是一条新的财路,谁还怕钱多咬手么。只是……只是我欠这只小辣椒的情……,她虽刁蛮,可是对我,却是真的没话说啊……”

  意志有些动摇,他牵着马缰漫步前行,秋风卷起几片树叶,落在他的肩上,风中已经有了些萧瑟的寒意,他伸手掸去肩头的落叶,轻轻叹了口气:“算了,不想这些烦心事了,待冬雪降下,芦岭百业俱歇的时候,我便抽空回霸州去,了结了那桩恩怨,做几年太平官儿,过几ri逍遥快活的ri子吧。像子渝、焰焰这样的美人儿,前世若能得其一个,我就不知会如何满足了,现在怎么还生起了得陇望蜀的念头?贪心不足,是要遭雷劈的。”

  杨浩缓步进了李家商号,便有李家的伙计上前见礼,杨浩时常往来,这些人对这位知府大人都是熟悉了的。杨浩唤住要去通禀李玉昌的伙计,笑道:“不要麻烦李员外了,这次来,我是有事要去见唐姑娘的,待我出来,再去见见李员外便是。”说罢,把马交给伙计,便向唐焰焰所居的院落走去。

  李家商号外面盖起了一个大院子,院子中又隔断出一些小院子,唐焰焰的住处自成一个院落。院落中又分外院内院,虽是在这样的地方条件简陋,也算是相当讲究了。

  到了院门口,杨浩正了正乌纱帽、抻了抻官衣,端着袍带便进了院子,外院里没人,冷冷清清,杨浩见二门敞开着,微一顿足,便又向二门走去。

  唐焰焰在谷口奋力一掷,可那瓶儿不但没碎,反而“当”的一声响弹起老高,弄得她纳罕不已。捡起那瓶儿察看,发现磕掉了瓷粉的地方竟然露出了白铜。白铜的瓶儿,这可叫她怎么打碎?唐焰焰一时如罩云山雾海,颇为莫名其妙。

  原来,昔年唐老太爷受夫人之命,去为这瓶儿再配一只一模一样的,当地没有制瓷业,他又是唐家主人,不知多少大事要他去办,哪有功夫专门往江南一行,寻位烧瓷名家再做一只。于是便偷机取巧,去寻一位铜铁匠打造一只,外涂瓷粉,绘以兰花,唐老夫人本就不懂瓷器,也能遮掩过去。

  谁料到了铜匠铺子,照样儿打造好一只,却不慎把那只真瓶儿磕碎了,唐老太爷只知这是夫人的嫁妆,生怕回去被她埋怨,干脆使了鱼目混珠的手段,打造了两只一模一样的白铜瓶儿拿回来,两只瓶儿肉眼看去一模一样,只是手工打制的铜器比不得后世用机器批量制造几乎不差分毫。因为铜壁厚薄有些差异,轻重自然不同,反而更加似模似样。

  唐老太爷已经过世,这桩公案唐焰焰自然是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她虽满腹纳罕,却还以为这施了法的瓶子就须用这样材质的瓶子才有效,所以也未多想,她的个xing,那是锲而不舍,这样小事哪里难得了她。

  她回了李家商号后,便向工人讨了一柄大锤,到了自己院落,使个借口赶走家仆女侍,将那瓶儿搁在平溜溜的一块石板上,咬牙切齿地抡起大锤,便一锤子砸了下去。

  她虽练了一身武艺,终究是个女子,气力有限,而且又是不曾摆弄过大锤的,这一锤下去便失了准头,歪歪斜斜不曾砸个正着,只听“铿”地一声响,石板碎裂,那瓶儿却“噌”地一下飞了起来,直奔院门。

  杨浩端着官袍玉带施施然迈过门槛,刚刚一抬头,白闪闪一件物什儿便滴溜溜地迎面飞来,他虽习了武艺,六识比常人敏锐的多,但是瓶如飞矢,倾刻便到,他若先发现片刻或可倚仗高明的身手躲避一下,此时发现已然晚了。

  杨浩只一抬头,也未看清是件什么法宝,那白铜瓶儿便劈面飞来,杨浩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听“砰”地一声,那瓶儿磕在头上,登时皮开肉绽、血披满脸……※※※※※※※※※※※※※※※※※※※※※※※※※※※※※※※林朋羽老头儿和程德玄气势汹汹地赶到了李家商号。

  他们本来正在后谷处理抚民事宜,因为一桩案子争执起来,恰在此时,范思棋赶来告知府台大人回来了,要他们尽快回去,有事相询,是以二人便急急赶了回来。二人到了知府衙门,才知道杨浩又去了李家商号,两人竟是一刻也等不得,便又赶到了这里来。

  他们为了何事呢?原来,前ri木魁回来,押回许多东阳寨的俘虏和羌人百姓。东阳寨的男子,但凡高过车轮的俱被木恩处死,草原上的女子,就如货物一般,谁是胜利者,谁就是她们的主人,对她们拥有绝对的处置权,这些女子和她们的孩子自然按照草原上的规矩被分配给了那些骑士。在这一点上,杨浩就和契丹人对幽云十六州实行分制一样,也是一州两制。

  而另一些羌人,就是原本战败于东阳氏,沦为东阳氏奴隶的那些羌人,已被杨浩赦为平民,却须妥善安置。林朋羽在谷中给他们单独划定了一块区域,又着人帮着搭建了帐蓬、茅屋,分赐了米粮,暂且让他们安顿下来,准备次ri再对他们登记户藉,问清他们以前的从业技能,安排他们的营生。

  有个百姓闲着无聊,当时就在一旁观看。这个人姓花名无月,原本是个北汉国的纨绔公子哥儿,只是北地常经战乱,家里已经没落,沦落成破落户的花公子就与一班泼皮整ri混在一起,吃喝piao赌、坑蒙拐骗的混ri子。

  自到了芦岭州之后,这人好吃懒做,什么正经事情也干不来,后来却在赌场找到了一份营生。可是近来因为羌人常来烧杀掠夺,商贾不敢来芦岭做生意,赌场也冷落下来,他无所事事的,便整ri介东游西逛起来。

  他逛到此处,恰见林朋羽老先生正在安置那些羌民,内中一个少女,身段窈窕,脸蛋俊俏,虽是一身褴褛,气se也嫌不好,却是颇有姿se,不觉动了心思。

  那些羌人刚刚从奴隶到平民,又是置身于汉人地界,见了谁都不免一副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的模样。见他们如此软弱可欺,这花无月的胆气便更壮了起来,他又想这些羌人皆是俘虏,如同猪狗一般低贱,官府也不会为他们做主,因此他窥准了那少女所住的窝棚,到了夜间便悄悄潜进尚未建成的新寨里,摸进那少女帐中将她强行jian污。

  那少女的老父闻讯赶来阻止,又被花无月用怀揣的尖刀捅死,事情张扬开来,他便急急逃窜,却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羌人铁匠赶来将他擒住。若依此地习俗,逮到了这样的恶人,早已当场打死,尸体拖去喂狗。可是这里毕竟是芦岭州,他们初来乍到,哪敢随意处置汉人,便只将那花无月拘押,待得天明,便向赶来登记户藉的林主簿哭告冤情。

  林主簿一听勃然大怒,当下便令人去禀知主管司法律令的程判官,请他前来处理。

  程德玄这些ri子在芦岭州不好过啊,尽管他现在夹起尾巴做人,做事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杨浩也恭驯的很,但是府衙同僚却都不愿与他亲近,更得不到百姓们的赞许和爱戴。所有的芦岭百姓都视杨浩如再生父母,而他这个原本的移民正钦差在百姓中却毫无威望。

  因为芦岭设州置府以后,也不知是谁,把当初一路上正副钦差之间发生的那些恩怨给张扬了开去,,渐渐的他昔ri的所作所为都被百姓们知晓了,所以百姓们对他冷淡的很。虽说他现在是本府的判官,大家不敢当着他的面说甚么,但是眼中那种冷漠和鄙夷,却是毫不掩饰的。

  也不知是不是疑心生暗鬼,他觉得就连自己手下的衙役对他都毫无尊重之意。在这芦岭州,他是孤独的,他没有一个心腹可用,连一个倾诉苦衷的朋友都没有,孤独和他人的冷遇程德玄都能够隐忍,可是如此下去,他在芦岭州毫无根基,将来如何完成府尹大人吩咐的使命?

  但是这桩汉人与羌人之间的强jian、凶杀案子一呈上来,程德玄忽然觉得在百姓们中间重塑自己形像的一个重要机会已经到了。芦岭州的根本是那四万汉人,得到了他们的拥戴,才能成为芦岭州之主,才能保证政令畅通,上下一体。而羌人,且不说他们的劫掠和杀戳令芦岭州百姓是何等的仇恨,单单就凭他们现在是战败被俘,又凭什么享有和汉人一样的权利和保障?

  他相信,如果妥善处理好这桩案子,完全站在汉人一边,一定能得到全体百姓的一致拥戴,彻底扭转他的不利形象。

  当初,杨浩决定用和羌人一样残酷的手段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狠狠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时,程德玄是反对这样做的,他觉得狗咬人一口,人不能咬还回去,上国人物应该有上国人物的风度,应该用仁者之风、王道之治去恩抚感化这些化外之民。但是当杨浩的手段大见成效,被打疼了的羌人比受到恩赐笼络时更加恭敬,笑容更加殷勤时,他的立场却转变的比杨浩还彻底了。

  程德玄赶到现场,当着许多赶来听审的羌汉各族百姓公审此案。花无月在他面前狡黠抵赖,只说那羌人少女困于生计,干的是半掩门儿的勾当,当时是主动勾搭他上门苟合,不想羌人刁横无耻,事罢却阻住他去路,强索十倍钱财,两下里争执不已,他要强行离开时,那少女老父便取出了刀子逞凶,是他自卫厮打之中,错手杀了那老人。

  花无月虽是泼皮无赖,家境尚好时也是读过书的,把一个谎言编得天衣无缝,当地汉人本对羌人全无好感,他在供词之间又有意无意地提起这些时ri来横山羌人对芦岭州百姓的迫害,激起大家的同仇敌忾之心,顿时许多人不分青红皂白,便为他鼓噪起来。

  花无月编得虽然圆满,内中其实不无破绽,仅是那件杀人凶器,分明就不是羌人惯用的刀具,何况这些羌人百姓入谷前都经详细检查过,谁身上可能藏着刀子?若是细细推敲,以程德玄在开封府为吏数年的经验,还能找出许多破绽。

  但是程德玄匆匆审理一遍,便采信了花无月的供词,指那羌人开私窑、不纳税,讹诈客人,纠由自取。而花无月是自卫杀人,本无过错,但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方才惹出事端来,便对他判了个十棍之刑,小施惩诫。

  程德玄如此颠倒黑白,明显是在袒护汉人的判决一宣布,大失所望的羌人们便sao动起来。他们本来就忐忑不安,不敢相信杨浩的保证,不敢相信汉人会善待他们,如今这个汉人大官儿这么袒护一个行凶杀人、jianyin妇女的凶手,他们不敢想象自己的族人以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许多主动投靠芦岭州的其他部族羌人,和被招抚来的羌人也都赶来听他问案,见他处断不公,也都跟着鼓噪起来。不过这里毕竟是汉人的地盘,外面就是汉人的大军,他们是着实被打怕了,家人、族人都在这里,他们没有勇气暴乱反抗,只能不停地申辩抗议。

  林朋羽坐在一旁听审,也被程德玄明显的偏袒激怒了,这个老朽其实心眼很活泛,绝非一个拘泥不化的腐儒,当初杨浩决定以暴制暴时他也不甚赞同,主要原因却是因为哪怕羌人再猖獗,杨浩这个官儿也能做得稳当,但是一旦用酷厉手段实施报复,百姓们是得以保全了,但是对杨浩的仕途反而不利。他本人是杨浩衙门里的主簿,他的子侄也在杨浩手下做官,他们的前程可全系在杨浩身上,如何不为杨浩担忧?

  可现在不同,如今杨浩有功有过,有誉有诽,本来是功过掺半的事儿。以暴制暴的手段那是不想用也已经用了,如今大战已经结束,如果杨浩能同化这些羌人,保持芦岭州的稳定,那就是德义有闻,清慎明著,恪勤匪懈,治境有方,抵消他行兵用狠,血腥报复落下的不利影响同,将来的考评还是不错的。

  然而,程德玄处断不公,万一激得这些羌人横下心来造反,不知又要死伤多少百姓,纵使军队将叛乱弹压下去,也再休想和睦彼此的关系,这事一旦传入朝廷,不正是佐证了杨浩以暴制暴乃是制造民族仇恨,是根本行不通的吗?

  所以林朋羽据理力争,与程德玄当场争执起来。程德玄掌管律法,除了本府主官,旁人可无权对他指手划脚。尤其是他的判决一出,听审的汉人中的确响起一阵欢呼赞美声来,程德玄顿时激动起来:整天都拿热脸蛋贴这些刁民的冷屁股,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他们的恭维赞美了?

  程德玄得了百姓的欢呼,更加飘飘然起来,根本不在乎林朋羽的意见,二人正争执不下的当口儿,就听说杨浩回来了,于是便一起返回,想要听他裁决。程德玄倒不怕来见杨浩,和杨浩相处这么久,他也有点看清杨浩的为人了,纵然两人之间有私怨,杨浩也不是那种因私废公的人,何况从当ri听说羌人来袭时杨浩的激烈反应来看,他是极其看重这些拥戴他的汉人的,他对羌人那么强势、那么仇视,岂会不同意自己的判决。如果他反对,不是把百姓都推到了自己一边?

  程德玄有恃无恐,林朋羽怒气冲冲,两个人冷着脸进了李家商号,李家商号的伙计一瞧知府大人刚进去,判官和主簿也来了,心中都纳罕不已。当下一个小管事便点头哈腰地迎上去道:“两位大人,是要找我们员外,还是来寻知府大人呐?”

  林朋羽吹胡子瞪眼地道:“府尊大人可在李员外处?”

  那小管事陪笑道:“没有,知府大人刚刚进院儿,去寻唐大姑娘了。”

  程德玄和林朋羽来过李家商号,却不认得唐焰焰住处,便冷哼一声道:“我等有要事面禀府台,且引我们过去。”

  “是是是,两位大人这边请。”那小管事引着两人往唐焰焰的院落走,一边走一边搭讪道:“嘿嘿,我们这正说着呢,咱们知府大人那真是文武双全,下马能管民,上马能治军的奇才呀。刚刚的在谷外遇到二十多个羌人刺客,咱们知府大人飞身下马,仗剑杀敌,真个是一身骁勇,令人景仰……”

  林朋羽一听,不由大吃一惊,急急止步问道:“甚么,知府大人在谷外遇到了刺客?还……还是二十多个刺客?大人可曾受伤?”

  那小管事陪笑道:“要不说咱们大人文武双全,端地了得呢,嘿嘿嘿,二十多个刺客,连咱们杨大人的毛都没伤着一根,咱们杨大人周身上下囫囵得很呢。”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人那脑袋跟血葫芦似的,跌跌撞撞的抢了过来,林朋羽见这人满脸都糊着鲜血,也看不清他五官模样,不禁吓得惊叫一声,站在了那儿。程德玄却跟中箭的兔子似的一跃而起,“呛啷”一声便拔出佩剑,目如冷电,向那人骇然望去,见他五官难辨,那身官衣倒是熟悉的很,不禁犹疑起来。

  那人听到叫声,使劲抹了一把脸上鲜血,看清了他们的模样,脸上露出喜se,他一把扯住林朋羽,急声道:“林老小心,里边……有刺客,我……中了好……好大的一件暗器,你快……唤人……去救……唐姑娘……”

  杨浩说完,身子一歪,便软倒在地。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飞艇聊天群  伟德机械网  澳门音响之家  bet188人  365中文网  足球赛事规则  ysb体育  伟德重生  九亿观帝师  188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