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00章 难解的结

第200章 难解的结

  “唐姑娘,在下只是些许小伤,还要这般麻烦你,真令人过意不去。”

  杨浩迎上前去,把提着篮儿的唐焰焰迎进客厅,李光岑站起身,咳嗽一声道:“大人,卑职治下还有些事情需要料理,这就告辞了。”

  “呃……好,木大人好走。”杨浩瞪了一眼没义气的义父,敷衍地拱了拱手,候他出去,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就见唐大姑娘还未落座,正站在那儿默默地看着他。

  杨浩发觉今天的唐焰焰情绪有点低落,还以为她是因为误伤了自己,心中歉疚,便打个哈哈,开玩笑道:“唐姑娘还为昨ri的事情心怀歉疚吗?只是一点小伤,真的不必介意,说起来,咱们两个大概是犯冲啊,呵呵,我哪一回见到姑娘,总要逢些劫难。头一回在普济寺,本就是带着一身伤病去的,下一回在子午谷外重逢,随即便遭了蛇吻,第三次在小樊楼,堪堪的便碰上了李继筠。这一遭嘛,哈哈,一切都是天意啊……”

  唐焰焰幽幽地道:“大人是说……焰焰是不详之身,这才牵连了大人?”

  杨浩觉得玩笑有些过火,讪讪笑道:“姑娘言重了,杨浩……只是开个玩笑。”

  唐焰焰轻轻叹了口气,她转过身去打开篮儿,取出一口青黑se雕梅花的坛子,又取出一个白如玉薄如磬的碗儿,倒了一碗浓香的百年老参炖汤,捧到他面前道:“昨ri,不慎误伤了大人,焰焰一宿难眠,心中十分愧疚,今ri亲手熬了这参汤来,为大人进补身子,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杨浩见她双眼果然有些血丝,知道她所言非虚,心中十分感动,忙双手接过碗来,说道:“也是杨浩xing急,不曾通报名姓,姑娘切不可自责,这碗参汤,杨浩生受了。”

  他请唐焰焰在旁边坐下,自己也坐了下去,试了试汤味,一坛鸡汤携到这儿,热度正宜入口,喝了一口,浓香扑鼻,诱人食yu,杨浩便大口地喝了起来。唐焰焰在一旁望着他,几番yu言又止,最后却只咬着嘴唇不语。

  昨天她一锤砸偏,将那铜瓶砸飞起来,正打中杨浩的额头,眼见杨浩血披满脸,慌张逃去,她站在那儿连追上去的勇气都没有,就只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杨浩逃去的背影不语。

  少女的情绪原本多变,这一锤砸下去,好象把她也一锤砸醒了。看到杨浩满脸的血,与他相识以来种种,刹那间跃入脑海,她忽然自怨自艾起来。

  什么时候起,从对他的厌恶鄙薄,再到淡淡好感,直到疯狂迷恋了?这些时ri来她的种种表现、心理历程,一一涌现心头,她忽然就像大梦初醒,觉得这段时ri自己像是疯魔了一般。

  曾经的唐大姑娘,目高于顶,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人家对自己畏如蛇蝎,避之唯恐不及,她却把一个女儿家的矜持和自尊都踩在脚下,三番五次的主动向人家吐露情意,甚至连用巫术蛊毒这样下三滥的法儿都当成好手段了?

  想起杨浩对她冷淡的态度,她的心中便是一阵气苦:我喜欢他,他却不喜欢我,我用这样手段就算真个让他迷上了我,那又有甚么意思?唐焰焰越想越觉的心灰意冷。

  也不知一向开朗活泼的唐焰焰情绪为何变得那般低落,她是越想越悲,夜中思量许久,暗暗啜泣,泪水湿了枕巾,直到天明,她才下定决心,要挥慧剑斩情丝,割舍了这段一厢情愿的心思,回府谷去。若是被人笑,那便被人笑吧,旁人再怎么讥笑,她都不放在心上,只是杨浩的冷淡,才屡屡创伤了她的心。

  可是,行装都已打点好了,那个被她狠了狠心,抛进心灵角落的人儿偏又浮了出来,犹豫许久,她才亲手去熬了坛参汤,今ri来看他,其实也是想向他告别,最后再看他一眼。咬咬牙、狠狠心,今ri别了这冤家,从此哪怕近在咫尺,彼此再不相见,她要做回原来的她,才不为一个臭男人苦恼若斯呢。可是,现在看着他,那盘旋在心头的话儿怎么就是出不了口呢?

  杨浩那碗鸡汤早就喝完了,可唐大姑娘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正在不错眼珠地瞟着他看,看得他浑身不自在,这碗一摞下,该和她说点啥?捧着空碗砸巴了半天嘴儿,实在躲不过去了,杨浩才慢慢放下空碗,向唐焰焰微微一笑:“鸡汤很香,谢谢唐姑娘。”

  他一抬头,唐焰焰便赶紧移开了目光,双手揪着衣襟道:“这鸡汤,只是焰焰向大人谢罪之物,不当谢的。”

  她抿抿嘴唇,起身向前走出几步,背对着杨浩,心中挣扎片刻,硬下心肠来说明自己今ri的来意:“昨ri……误伤了大人,焰焰彻夜难眠,仔细想了许久,人家过往种种,真的是……真的是太荒唐了。人家也不知以前是着了什么疯魔,昨夜反复思量,终于……终于下定决心,今天……我……我来见大人……”

  唐焰焰背对着杨浩时,金锦浑脱小帽下便是延颈秀项,小袖胡衫儿系着细细的小蛮腰儿,下身的湘波裙儿还在微微摇动,真个是绣罗裙上双鸳带,裙边微露双鸳并,那娴静的背影柔姿绰态,着实惹人生怜。

  杨浩不是铁石心肠,听她这般幽幽倾诉心肠,真比她舞刀弄剑的杀上门来威逼还觉抵受不住。耳听得她说的情深意切,杨浩不知她是正要向自己道别,还道她又要向自己吐露衷肠。不觉心慌起来。

  若是她瞪起眼来以势相逼那也罢了,这般柔情,就算他是百炼的jing钢又怎禁受得住?那拒绝的话又怎么说得出口?一时间杨浩心慌意乱,情急智生,杨浩忽地想起一个借口,登时站起身来,打断她话语道:“唐姑娘,你今ri来的正好,杨某正有一桩为难的事要相求姑娘,还请唐姑娘能助杨某一臂之力。”

  唐焰焰正狠不下心来道别,听他打断自己的话,心中没来由的便是一阵轻松,连忙转过身道:“啊,有什么事,杨大人请说。”

  杨浩道:“唐姑娘,我芦岭州剿杀袭扰本州的诸羌乱匪颇见成效,如今芦岭州已然平靖,然而四方商贾大多被羌人吓走,一时半晌还不会回来。如果不想些办法,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芦岭州的元气。唐家在西北是名门望族,各方商贾与唐家或多或少都有生意往来,我想……请姑娘以唐家的身份向熟识的商贾发出柬贴,唐家说的话,对他们而言,应该比官府更有说服力。不知姑娘你……”

  “好!”

  杨浩刚刚露出犹疑神se,唐焰焰的心就软了,迫不及待地便应下来。待她答应了,便在心中生起了自己的不气:“你个没出息的,今儿本是向他辞行的,怎么还要答应帮他的忙?如此这般,怎能与他割舍得清楚?再不要答应他的事了,再不要答应他的任何事了,连这事儿回头也要交托给舅舅,从此远离芦岭州,再也不理这个大混蛋。”

  杨浩见她答应,欣然一揖道:“如此,多谢唐姑娘了,此事若成,姑娘成全的不止是我杨浩,整个芦岭州如今五万军民,都会感念你的恩德的。”

  他叹了口气,又道:“不瞒唐姑娘,我芦岭州剿灭羌匪,威镇四夷,这是立威的手段。可是要在这儿站住脚,却还须笼络四方羌夷土人,如今我已遍撒请贴,邀请四方头人首领在野离氏营中聚会,yu以工商手段和共利目的结盟诸羌。

  此番前去,不为炫耀兵威,而是为了贿之以利,所以,需要一些有实力的商贾随我同行,这样才有立杆见影之效。可是,现在要请各方商贾回芦岭州来都极为困难,更别说让他们还未见利,便带上大笔货物随我往羌人营地去了,能有这般影响力的,放眼整个西北,唯有唐秦折王四家,我能求助的,也只有……”

  “好!我帮你。”

  唐焰焰心里正发着誓,却又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这姑娘很不错。”唐焰焰一离开,李光岑便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望着唐焰焰的背影,捋着虬须,眯起一双眼睛赞道。

  杨浩瞟了他一眼,问道:“那子渝呢?”

  “折姑娘也不错。”

  杨浩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天底下不错的姑娘多了去了,难不成我都娶回来?”

  李光岑笑眯眯地道:“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就全娶回来又怎么样?女人嘛,大丈夫谁没有个三妻四妾的,女人多了,家族才兴旺。再说,这两位姑娘俊俏的很,对你又是一往情深,娶回来皆大欢喜,何必婆婆妈妈、忸怩作态。”

  “皆大欢喜?”杨浩苦笑道:“这两位姑娘,是那么好消受的?娶回来总得有个大小的名份吧?你说谁大谁小?真把她们都娶回来,我看是从此家无宁ri了。”

  杨浩只是随口反诘,谁料李光岑倒是非常认真,他蹙起眉头,仔细思索半晌,点头道:“有道理,为父想想看呵……,唔……折姑娘嘛,xing情儿好,有胸襟,虽说出自寻常人家,却像个大妇的模样。不过……,唐家富甲天下,你若能得其臂助,那便前程无量了。于公于私,你都该娶了这位姑娘才是。说到身份么,唐家的女儿,万勿与人做小的道理,除非你是东京城里的那位赵官家,亦或一方亲王的身份,所以……你该娶唐姑娘为妻,折姑娘为妾。”

  他看了杨浩一眼,认真地道:“折姑娘通情达理,她一介民女,得成为你一州牧守的妾侍,亦该知足了。”

  杨浩摇摇头:“义父,女人并不都是一门心思攀附权贵的,有志气的男儿,讲究宁为鸡首,勿为牛后,女儿家何尝不是如此?”

  李光岑还待劝说,杨浩已道:“唐姑娘已答允替我招揽商贾们复来芦岭州,不ri咱们就要往野离氏部落一行了。商贾们的事要唐姑娘cao劳,其他的事就得咱们早做准备了。这一遭是去会盟诸羌做生意去的,所以义父族中那三千铁骑不能带去,你这些天要对本地征召的汉人民壮加强训练,到时候战力如何且不去论,至少这jing气神儿,不能让诸羌部族的勇士比了下去。”

  李光岑疑道:“这是为何,让那些骁勇的战士去为你壮壮行se有何不好?”

  杨浩道:“我去的是野离氏的部落,加上路线随时移动,能有什么凶险呢。反而是这芦岭州,就矗在这儿动弹不得,这是咱们的根基,万不容有失。再说,横山诸羌还不晓得你们的底细,只当你们也是汉人,两军对垒时能瞒得住他们,但是如果坐在一张席上饮酒,那就难免要漏了马脚。

  咱们现在还不能让横山诸羌摸清咱们的底细,这支杀手锏,一旦暴露就起不了奇军之效了。再者说,一旦让他们知晓这三千铁骑亦是羌人,消息也就泄露了出去,芦岭州招募些羌人民壮倒不为难,可是这么短的功夫凑出三千人马来,怎不令人生疑?夏州李氏若得了消息,一时半晌或许还不会怀疑到义父头上去,却必然要怀疑党项七氏与我芦岭有所勾结。

  我虽得罪了李继筠,但其父李光睿乃一方诸候,着眼全局的人物,未必便肯为了这种事来与我为难。可他一旦知道义父在芦岭州,亦或知道我与党项七氏缔盟,对于这种撼摇他的统治根基的事,那是一定要不惜一切的。凭我们如今的实力,哪里是夏州倾力一击的对手。

  这次迫不得已动用三千铁骑全力剿灭与我为敌的横山诸羌,已是行险,好在每战必全歼其战士,全掳其子女,一时倒不虞消息泄露。回头我们开始自羌人中招募些战士,亦可遮掩过去。可要是现在带着他们去与横山诸羌会盟时显摆,那就不成了。”

  李光岑听了点点头道:“浩儿言之有理,就依你的,那为父去了。”

  “且慢!”杨浩又拦住他道:“义父,请寻一个机密处,拨些可靠的族人过去,带上这次剿灭诸羌寨时搜罗回来的铜铁,让李兴尽快打造几件得意的武器出来,我要看看,这武器是否真如他所说那般犀利。”

  李光岑抚须笑道:“哈哈,为父也正迫不及待地要看看他所说的神弓呢。你若得了这件利器,那可就如同猛虎凭添了一只翅膀了。”

  杨浩也是一笑,顺口纠正道:“义父,该是一对翅膀才对。”

  李光岑摇头道:“不然,这还只是一只。”

  杨浩诧异地问道:“只是一只?”

  李光岑嘿嘿一笑,狡黠地道:“当然,纵有百万大军在手,若无军饷粮草,又济得甚事?武力只是一只翅膀,那另一只翅膀么,刚刚才飞出你的府门,你若把握得住她,这一对翅膀才算齐全。”

  杨浩怔了片刻,苦笑道:“义父这是转着弯的来劝我了,唉!你还是先去帮我打造好那一只翅膀吧……”

  ※※※※※※※※※※※※※※※※※※※※※※※※※※芦岭州山谷中地理,狭长如蛇,后谷临近山岭的地方,设置的就是羌寨。杨浩到了寨前,弃马从羌人寨中穿过去,随着李光岑和木恩爬上山岭,又绕过两座山峰,便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洞。

  洞口有冷泉汩汩流出,可是山洞中却不觉寒气,进去不远,就觉叮当声作响,滚滚热气扑面而来。这洞中就是李兴炼铁锻制兵器的地方,经过多ri筹备,如今已经开始运作。这里虽就在山岭中,却少用木炭,而用煤矿。煤矿炼铁,热度更高,而西北地区要得煤矿也容易,这一来也不必把附近的树木都砍伐光了。

  三口中原罕见的竖式大风箱,放置在宽敞的山洞中,每口大风箱前坐一个人,正在鼓风炼铁。李家用的锻铁炉鼓风箱是自己研究出来的竖式双木扇风箱,这种竖式的风箱坚固耐用鼓风量大,强大的风力在锻铁时提供了充分的氧气而提高了炉火的温度,所以“一品堂”夏锻铁时的温度比别人家的风箱都要高很多,因此打造出来的铁器相当jing良,如今得杨浩提醒又用了煤炭,质量自然更上层楼。

  有几组本是铁匠出身的大汉在李兴的指导下,正手持铁锤,轮番在铁砧上锻打钢铁,叮当之声不绝于耳。杨浩最在意的就是李兴所说的那种神弓,所以李兴最先准备打制的就是弓箭。杨浩走到山洞深处,见李兴正坐在一角专注地制作弓箭,旁边案上摆着十几件亮闪闪的小玩意儿,均为铜铁所制,打磨的十分jing巧。

  杨浩双眼一亮,脱口问道:“这个……莫非就是你那弓上所用的机具?”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黄大仙屋  105彩票  葡京  赌球官网  医女小当家  伟德之家  葡京  彩神  必发365战魂  世界杯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