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01章 赴会
  “大人来了,这些零件就是用在我所研制的‘一品弓’上所有的机件。”直到杨浩发话,十分专注的李兴才发现他们进来,连忙拿着那件半成品迎上前来。

  “弓造的怎么样了?”

  “还需两天才能完成。”李兴说着,把那件半成品放在案上,拿起那些圆的扁的方的长的各种各样的小机件麻利地往上面装配着,尝试了一下,他取下一个滑轮样的小零件,唤过一个铁匠,指点了几处需要再打磨一下的地方,让他马上拿回去加工。

  其实李兴所说的一品弓,就是后来的神臂弓,此弓可以说是冷兵器时代单兵武器中远战武器的巅峰之作。因为此物到了后世早已失传,所以曾有许多人怀疑它只是一种踏张弩,否则难以想象会有这样强大的威力。而此时杨浩所见,虽然这弓上加了许多的辅助零件,与普通的弓相比算是一种十分jing密的武器,但它毫无疑问仍然是一张弓,而不是弩。

  李兴设计的这些jing巧的零件是这张弓的she程和开弓力量的保证,但它既不像床子弩那般笨拙,也不像踏张弩那么使用缓慢,而且机关的辅助,甚至使它比普通的弓发she更快,只是在保养上比普通的弓要求更多。

  实际上尽管宋朝对这样高明的军事技术严格保密,但是这种技术还是有所泄露,直到后来的《永乐大典》,里边还是零星记载着它的机关制造技术,清代学者纪晓澜曾亲自见到了这些图样,并想依此重新制造神臂弓,可惜《永乐大典》上的图样只是神臂弓的单个零件图样,没有组合图,以纪学士之聪明也不能明白神臂弓机关的各个部件需如何组装。

  后来编纂所谓的《四库全书》时,实际上就是对历史著作进行的一次大扫除了,编纂《四库全书》的十多年里,大清朝把他们不想看不愿看的东西全都毁尸灭迹了,除了收录少数农家、医家和天文算法类科技著作,删节纂改了一部分著作之外,许多科技著作连同一些前朝的小说、戏剧统统予以销毁了,禁毁图书共计三千一百多种、十五万部以上,简直是文学史上的一次大灾难,结果就连这些零散的神臂弓部件图也彻底消失了,后人只好你猜我猜大家猜了。

  此时杨浩却是亲眼见到了这种神奇的强弓,尽管它还只是一个雏形,但是随着李兴的解说,他也略略明白了它的犀利。这种弓的制作比起普通的弓来当然困难的多,虽说它的主体以强韧的山桑木为主干,却是用的复合材料,它用的箭也比普通的箭要短的多,但是尽管箭比较细,由于she速极快,三百步洞重札不成问题,命中目标就是洞穿,一般的铠甲是抵挡不住的,所以其杀伤力还是很可怕的。

  听着李兴的解说,杨浩忽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忙问道:“这弓……造一把需要很长时间?比起普通的弓来,所耗几何?”

  最先进的,不一定是最实用的,一些先进的武器,因为制造一件所耗费的金钱和时间太长,经不起战争的损耗,是不可能用在实战上的,这一点杨浩还是知道的。

  李兴笑道:“现在所有的机件铸模全都要从头做起,钢铁也需再加淬炼,制弓的各种材料也才运到,所以慢了些。若是由我带出十几个徒弟来,所有的东西都备齐了,一个月便能造出十几柄弓来。至于所耗的钱财,当比普通的弓要贵上八成。”

  这个代价相对于战争的人命损耗是相当值得的,这个制作速度也非常快了。如果要扩大生产,当然还需扩招大量的雇工,如能形成流水作业,速度将会加快很多。杨浩盘算着,欣然点着头。

  就在这时,有人急急赶到,禀报道:“大人,折家送来了几十大车兵器衣甲,范主簿正在到处找你。”

  “喔?快走。”杨浩喜形于se,匆忙离开山洞之后,杨浩忽地省起一事,便道:“程德玄最近没有什么异动吧?”

  李光岑笑道:“你担心他会坏事?放心好了,他在芦岭州毫无根基,连一个使唤得动的人都没有,根本就是一个瞎子、聋子,再说,他是芦岭府的判官,想独自一人到处走动都不可能,这里又隐在羌寨之后,他根本无从知晓的。为了以防万一,就连他身边听用的人,杨晋城都时常予以轮换的。”

  杨浩点点头,叹道:“其实我也不想孤立他的,可是此人心里想些甚么,我实在无从琢磨,和这种人打交道实在是太累了,只好敬而远之。只要他不来坏我的事,我也不会去与他为难。钢铁,也开始采购了吧?”

  李光岑道:“这件事你更可以放心,咱们托付的商家有好几起人,采买来多少钢铁,根本无帐可查。至于建塔么,嘿嘿,要从中做手脚更容易,除非有人把这大宋官家赐字的铁塔推倒了一斤斤的称量,否则谁知其中到底有了多少钢铁?这件事是林朋羽在负责,这人油滑的很,眼珠一转就是一个主意,程德玄虽在官场上历练过几年,却是不如这条老狐狸的。”

  杨浩也笑了,林朋羽是他着力培养的心腹之一。林朋羽来自北汉国,全家人又都在这里落脚,这个颇受重用的幕僚的忠心是没有问题的。其实范思棋同样忠心耿耿,他是一个很传统的文人,认下一个主公后,那忠心比林朋羽这样在乎利益得失的人还要可靠,你永远也不必担心他这样的人会背判你。

  可是这人耿直到了愚腐的地步,在他眼中,世间事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根本不相信中间的灰se地带。这样的人,财务、帐务、文案方面的事交给他尽可以放心,但是让他和人玩心眼他却不是那块材料,而且他若知道杨浩一些不宜摆上台面的手段势必还要苦谏不止。人尽其才,他的才不在这个方面,有些事杨浩只好连他也瞒着。

  杨浩的法刀一祭,程德玄着实清闲了好几天,但他天生就是劳碌命。虽然公务上清闲了,他却没让自己闲着,此刻他正闷在自己房里写着奏折,把杨浩近来与府州走动密切、对诸羌又打又拉的事再加上自己的臆测都写了上去。

  上一封奏折通过来芦岭州经商的“商人”传递出去后,换来的是赵匡胤措辞严厉的一封口谕,口谕中不但把他驳斥的体无完肤,还要他与杨浩jing诚合作,保证让芦岭州在这个地方稳稳当当地站住脚,如果必要,用些手段也无可厚非,言辞间对杨浩十分的信任和纵容。

  不过程德玄却没有被赵官家的口谕打垮,他的密奏一封接着一封,他不怕赵官家责斥,如果赵官家真的维护杨浩,大可把他调走了事,何必郑重其事地责斥他一番?有时候,骂得越狠才越证明他是把你看成了自己人,这一点程德玄心知肚明。

  再者,他背后还有一个赵光义,赵匡胤对这位亲兄弟的手足之情十分深厚,他在赵匡胤面前说话的份量可想而知,积毁可以销金,积谗可以磨骨,何况杨浩胆大妄为,许多事可不是他程德玄昧着良心说话,这奏章一封封递上去,再有那位南衙府尹敲敲边鼓,他就不信动不了杨浩这个在朝中毫无根基的人。

  最后一个字写完,程德玄吹了吹信纸,将它小心地叠好袖入怀中。商贾们在唐家的拉拢下,又络绎不绝地赶来芦岭州了,他这封密信很快就可以送出去,想到这里,他的唇边不禁露出一丝冷笑:“这药……下得差不多了,杨浩啊杨浩,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等这芦岭州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的时候,你会埋骨树下,还是浪迹天涯呢?”

  ※※※※※※※※※※※※※※※※※※※※※※※※※※※※※※折府送来了足以装备一千五百人的衣甲和兵器。兵器以弓为主,辅以大刀、大斧,俱是适宜同以骑兵为主的敌人作战的武器。那些衣甲虽然都是皮甲,但是穿戴起来,再背上军弓,佩上整齐划一的武器,那原本衣着武器形形sese的团练民壮立即焕然一新,有了几分军人的气象。

  与此同时,芦岭州团练也在进行补充和扩编,除了本地的汉人,还从归附的羌人部落中征召了一些民壮。这些蕃兵的战斗力十分可观,尤其是他们作战意志坚强,虽遇坚敌,也很少有惊慌溃退的,所以对他们稍作训练就会成为一支劲旅,训练成本极低。

  而且,招募羌人,打散了与汉人士兵混在一起,可以最快地速度打消藩汉百姓间的生疏感,加快他们的融合。

  至于从原本的民壮中挑选出来护侍杨浩前往野离氏部落的些民壮,都有一定的武艺基础,在原本的民壮队伍中战斗力还是比较强大的,此时折府派来的校官对他们又加强了军纪和行列行进的培训,服装、武器整齐划一的这支队伍,在jing神面貌上与往昔大不相同,尽管他们的战争经验还不丰富。

  杨浩带着这支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唬人的队伍和商贾们上路了,这些民壮每人都得了一件绸衣,这绸衣都穿在外衣里面,杨浩去探看李兴的弓箭制作进度的时候,忽然记起他以前从什么杂志上似乎看过一段介绍,说是丝绸的柔韧度很高,成吉思汗发现这个特点后,就下令所有士兵必需穿丝制内衣,自此丝制内衣成为蒙古弓骑手的一种保护xing服装,箭镞难以she穿丝制内衣,令箭镞较容易被拔出,可以避免伤口因拔箭而增大,较大程度地减少士兵的伤亡。既有这样的法儿,他当然要给自己的士兵用上。

  一路行去,是非常安闲的行军路程。他们是沿横山山脉而行的,横山山脉是野离氏的势力范围,经过扫荡诸羌人一战,现在散居于横山山脉的大小部落已经不敢触怒杨浩。

  唯一对杨浩有所威胁的夏州如果想要出动大军讨伐他,那就必须长途跋涉,穿过现在虽与他们休兵乞降,但是彼此仍处于敌视状态之中的党项六氏地盘,最后进入野离氏的势力范围,这样做太过行险。

  这样的状态下,他们派出小股人马起不到作用,大队人马又瞒不过旁人耳目,而且,杨浩一路往野离氏部落去,行止时间不定,行进路线不定,就算夏州孤注一掷,派出大军赶来追杀,也很难找到他的踪迹,想要下手唯有一个目标:芦岭州。正是出于这种分析和考虑,所以杨浩把主力留在了芦岭州。

  事态果然如他所料,一路上非常安静,偶尔经过一些小部落,一见到那严整的军容,得知他们是芦岭州的人马,那些羌人立即会露出敬畏和尊敬的神se。草原上,永远是强者称王,草原人只承认强大的实力,只向掌握实力的人低头。

  他们的恭敬,令那些刚刚由民壮成为士兵的芦岭州人感到由衷的自豪,一种属于战士的光荣和自豪。在战斗技能上,他们还不能和那些从小生长在马背上的草原骑士们抗衡,但是在士气和凝聚力上,他们却已不输与任何人。

  暮se降临了,这里是一片光秃秃的黄土地,驮载着沉重货物的骆驼摇晃出的驼铃声,让人觉得像是漫步在沙漠中,一轮血红的太阳在宁静的黄昏中无声无息地坠向远山,面前却是一条洒满阳光灿烂如金的大河。

  杨浩的队伍就在这条河旁扎营了,一头头骆驼跪下来,沉重的货物箱子被搬下来,一顶顶帐蓬刚刚搭起一半,杨浩则到了河边,解开皮靴透透气,用那清凉的河水洗把脸。

  忽地,有一枝响箭带着凄厉的啸声从远处飞过来,响箭力尽,正落入金灿灿的河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他们布置的jing哨发出的讯息。

  正蹲在河边洗脸的杨浩霍地抬起头来,就见木恩几个箭步便到了他的战马旁,一翻身便跃上马去,同时大声喝道:“甜酒,保护大人!”

  “我……”杨浩还没说完,旁边正在汲水的甜酒便扔了水囊,猛扑过来一把架起他就走,直奔骆驼和货物围成的圈子,扯得杨浩竟是脚不沾地。杨浩气极败坏地叫:“我的靴子……”

  他扭头看见正从河边站起的唐焰焰,恐她有失,又急叫道:“唐姑娘……”

  唐焰焰一掐小蛮腰,恨的牙根痒痒:“怎么着,还要使唤本大姑娘给你捡靴子不成,我上辈子欠你的呀?”

  想归想,她还是跑过去捡起了杨浩的鞋,气哼哼地向他追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  246天天好彩舰  10bet荒纪  黄大仙案  168彩票  365日博  蜡笔小说  六合门  188小说网  365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