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02章 白灵少主

第202章 白灵少主

  这些刚由民壮转为战士的士兵在木恩的魔鬼式训练之下,又曾亲自参与了些战斗,应变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当然,这也得益于报jing的响箭来的及时。商贾们被安排到骆驼和货物箱囊组成的遮掩物中间,士兵们持弓弩和大刀严阵以待,但是过了良久却未等来隆隆如雷的马蹄声,木恩便带着几名亲随向发箭处迎了过去。

  杨浩见唐焰焰捏着鼻子,用两指掐着他的靴子赶过来,讪讪笑了一声道:“其实一点也不臭的。”

  唐焰焰俏巧地翻个白眼儿,嗔道:“你自己当然闻不出来。”

  其实纵有味道,在这空旷的地方也不易闻到,只是女孩儿家爱洁,从心理上便有些排斥。杨浩不及多说,哈哈一笑,接过靴来,拍落袜上沙粒,将靴子匆匆穿好,系紧了带子,便按剑站了起来。

  过了片刻,木魁兜马赶了回来,远远便道:“大人,勿需惊慌,我们遇到的是一个也要赶去野离氏部落赴会的部落,如今木恩正在盘问他们的来历。”杨浩吩咐士卒仍然保持戒备状态,自己迎出去,上了一匹战马,问道:“来了多少人,什么情形?”

  木魁道:“他们有两百多人,二十多辆大车,服饰羌汉皆有,咱们的伏哨鸣镝一响,他们那边也大为慌张,赶紧的布阵护车,准备做战。属下仔细观察过他们,有老有少,还有女人孩子,服装杂乱,武器也是五花八门。”

  杨浩听了放下心来,一踹马蹬道:“走,引我去看,大家若都是赴野离氏之会的,可莫要因为误会起了冲突。”

  杨浩与木魁赶过一个小山坡,只见前方的黄土地上有两百多号人,多乘战马,他们将那十多辆大车和一些妇孺紧紧护在中间,隔着半箭之地,木恩单骑独马,两手空空,正与那些结阵自保的羌人对话。

  杨浩忙止住随来的二十多名侍卫,勒马站在那儿等候,他的这些人一出现,那结阵自保的羌人不免又是一阵sao动,木恩与他们对答一阵,对方便也奔出一匹马来,马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远远的就见他与木恩说着话,木恩不时还向杨浩这里指一指,看来正在介绍自己的身份。

  过了一阵儿,木恩便与那年轻人并辔向这里赶来,杨浩早已令士卒们收起武器,以免引起对方恐惧,这时见他们赶来,便按剑策马向前迎去。

  木恩高声介绍道:“大人,此人是横山白灵羌部少族长拓拔严,拓拔兄弟,这位就是我芦岭知府杨浩大人。”

  那年轻人身形剽悍,远远驰来跨马打浪的动作十分柔软协调,显然是个jing于骑she的高手。他的肤se很是粗糙,黎黑se的皮肤使他的脸庞看起来比豹一般矫健有力的身形略老了一些,但是那双眸子却很是锐利,顾盼之间十分有神。

  杨浩这段时间对羌人用兵,对大小部落着实下过一番功夫,对稍大一些的部落非常了解,一听木恩提起白灵氏,便晓得了他们的身份。白灵氏说起来与夏州李氏同为一族,都是鲜卑皇室后裔,但是他们的部族返回夏州草原的时间远比北魏王朝溃亡败回草原要早的多。

  当初北魏皇帝穿汉服、习汉语,连姓氏也改成了汉姓时,便造到了一部分拓拔氏贵族的反对,其中有些拓拔氏贵族拒绝改姓,便离开皇都返回了草原,这些部族中就有白灵氏。三百多年来,这些部落有的被其他羌人部落吞并,有的被吐蕃、回纥或者汉人军队剿灭,白灵氏的地盘也越来越小,最后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无法生存,便搬到了横山以东与汉人杂居起来。

  而拓拔魏亡国后,留在中原的鲜卑族人一部分就此融入了汉族,一部分逃回草原融入羌族,凭借着他们先进的文化一跃成为羌人诸部的头领,如今占据夏州,保持了草原部落的本se。而那些因为拒绝融合而率先返回草原的族人现在汉化的程度反比他们更高。

  白灵氏的族人现在多以贩盐为生,西夏这边的盐州、灵州都是产盐的地方,所产主要是青盐和白盐,因为品质纯净,比大宋的解盐要好的多,价格也便宜,所以深受汉人百姓欢迎。但是大宋鉴于青盐一来本地所产的解盐便没了销路,赋税收入大幅减少,因此严刑苛法,禁止销售青盐。这样一来,白灵氏部落的人几乎个个都是私盐贩子。

  朝廷禁青盐,是为了赋税收入,但是你的商品价格比别人贵,质量又没有别人好,百姓们怎么选择可想而知,所以想要销出青盐的羌人和想要购买青盐的汉人百姓对贩私盐的白灵氏非常友好,在横山诸羌部落中,白灵氏部落也是比较富有和开化的。

  一听这人就是芦岭知府杨浩,那年轻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只不过这人肤se黎黑,又是一大口络腮胡子,露出惊容时也只是双眼微微睁大,看不出太多的神se。他看看杨浩左右俱都身着汉人军服,衣甲鲜明,刀枪锃亮,这才露出释然神se,忙抚胸施礼,恭声道:“白灵氏拓拔严,见过杨浩大人。”

  “少族长免礼,”杨浩也向他行了个抚胸礼,微笑道:“我们正往野离氏部落去,闻得示jing,这才赶来察探,少族长带同这些族人也是赴野离氏之会的么?”

  拓拔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是的大人,大人大会横山诸羌,商议互通有无,销购商品,我白灵氏如今正以经商为业,怎么能不来呢。在下带了二十大车从中原购来的货物,往野离氏部落去销与草原诸部,再买些青盐、白盐回来,同时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营利之途。只靠贩盐,终究不甚妥当……”

  说到这儿,他微露赧然之se,毕竟,中原是禁止私销青盐的,而他明明就是在走私,此刻面对的却是一个宋人朝廷的知府,有些话当然难以启齿。不过他也不怕明言,大宋官府打击辖内的私盐贩子,是管不到他们羌寨头上的,而且这位汉人知府为了站住脚要与横山诸羌做生意,其中同样有许多不好摆到台面上来聊的话题,大家各有**,大哥别说二哥……杨浩颔首道:“原来如此,既是一场虚惊,那就罢了。本府此来,也带来许多商贾,或许你们能够找到互惠互利的合作伙伴呢。如今商贾有些受惊,本府还需返回安抚。少族长尽管择地安营,本府会约束部下,勿相打扰。”

  拓拔严忙道:“大人请便。既然大人已在此处扎营,在下当移往上游三里处安营扎寨便是。”

  二人各自圈马返回自己营盘,过了片刻,就见白灵氏的那队人马自坡上出现,白灵氏的族人骑在马上,向这里东张西望,指指点点,显得颇为好奇。马上还有一些妇人,都穿着白袍,头上戴着帷帽,那是在西北野外行进时遮蔽风沙和阳光用的,有的女子掀开帷帽也好奇地向这边打量。远远的虽看不清她们的五官,但是风吹素袍,帷纱轻扬,倒是很有几分婉约的味道,惹得营中一些军士们连吹口哨。

  白灵氏的族人并不过来与他们交道,他们沿着河水往上游去,在大约三里地外的地方开始卸车扎帐,设下营盘。ri落西山,明月升起,两座营盘相继燃起了篝火,隐隐可见营盘外巡弋着一些荷弓持矛的武士。

  杨浩站在一块土坡上,下意识地拗着马鞭,眺望着远处白灵氏部落的篝火,木恩慢慢走过来,在他身后站定,杨浩头也不回,只是一下下地拗着马鞭,过了片刻才道:“李玉昌的主业就是销盐,他销的盐中,解盐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在府州的庇护下,他销往各处的盐主要也以青盐为主,这是暴利啊,其中很大一部分必然就是府州的财赋来源,麟州想来也该如此。

  朝廷为了保证解盐的销售,打击私贩青盐,麟府两州为了垄断销盐,必然对他们也是百加刁难,所以白灵氏不请自来,想从我这儿打开一条通道不足为奇。可是……,我真不知道对这些对我抱以厚望的人该如何对待。

  就拿这白灵氏来说吧,如果我与他们合作,从近处说,那就要与麟州、府州争利,势必惹得麟府两州不满,从远处说,身为朝廷的官员,居然违反朝廷禁令,与人私相贩盐,其罪不轻呵。

  如果我不答应,凭我现在的兵威和小恩小惠能笼络住他们呢?见了这白灵氏部落赶来,我才忽然想到原来的打算还是不够缜密,诸羌部落逐利而来,首先提出的合作之事,必是他们自己办不了的、又为麟府两州所不允许的,我真是踩在刀尖上跳舞啊……”

  他沉默起来,草原上的晚风很大,吹得他的袍子猎猎地发出响声,过了半晌,杨浩才轻轻一叹,又道:“一年不到的时间,我从霸州乡绅家的一个家丁,成了芦岭州一州知府兼团练使,大权在握,有兵有钱,这样的风光我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想必天下有许多人都在羡慕我的际遇。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走的路,都不是我想去走的。我做的事,没有一件是我想去做的……想走的路走不了,想做的事还没有去做,这般身不由己也就罢了,可是游走在朝廷、府州、麟州,还有夏州诸羌之间,每一个都是我必须去依靠的,每一个都不是我能依靠的,越往上走,权柄越重,我越是害怕,越往高处去,风就越大,而我的根扎在哪儿呢?那种感觉,就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跌下去,就会粉身碎骨,从此不得翻身……”

  木恩像一座山似的站在他的背后,沉静地道:“少主说的话,小人听得懂。”

  他慢慢走到杨浩身边,凝望着远处的篝火,缓缓说道:“当初,随着主上逃亡在草原上的时候,木恩还是一个少年,我们只有几十个人、几十匹马,没有吃的,没有财物。夏州追杀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睁开眼的时候,要握着刀。合上眼的时候,还要握着刀。敌人冒出来的时候,我们要浴血厮杀,要护着主上杀出一条活路,没有方向,觉得哪儿安全,就自然而然地冲向那个地方。

  敌人冒出来时危险,可敌人没冒出来的时候,我们却更加紧张,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到来,吃饭时、睡觉时,还是看到一片碧野蓝天正感到心情一畅时。有时候,走许久都遇不到人,我们要掘草根、啃树皮、吃蚯蚓。遇到一个部落时,我们要讨好他们、巴结他们,尽力和每一个部落做朋友,但又不敢相信他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受了夏州的好处,就会突然从背后捅我们一刀……”

  “那种ri子,和少主今ri的情形何等相似。我们也不想那样过活,可是如果当时稍有懈怠和退缩,我们就再没有活路,最后只能把自己喂了秃鹫和野狼。想尽一切办法的活着,我们才有了今天。芦岭州,现在是我们的家,尽管我们现在还要在外面征战、厮杀,至少我们的家人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使我们没有后顾之忧。

  这样的ri子,比起以前,已经像天堂一般美好。这一切,是拜少主所赐,我们还想过更好的ri子,让我们的子孙不再打打杀杀,我知道少主正在做的,就是为了这一切。我族中三千勇士,愿意追随少主,刀山火海,无所畏惧,亦无悔怨。”

  杨浩吁了口气,自嘲地一笑:“比起你们当初,我现在的处境好的多了。听你一说,我倒觉得自己是无病呻吟,身在福中而不知福了,呵呵,不说了,这不是意志消沉的时候,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到哪步算哪步吧,走,咱们回去。”

  两人刚刚转身,就听远处传来诘问的声音,杨浩和木恩伫足回望,就见白灵氏的营盘中走来一人,杨浩营中布置在最外层的伏哨正现出身形,向他们喝问来由。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现金网  锦衣夜行  六合拳彩  bet188人  ysb体育  六合开奖  彩神  九亿观帝师  188网  伟德机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