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03章 抢亲
  拓拔严遣人来是邀请杨浩赴宴的。地点就在双方营盘的中间位置,这样可以减轻杨浩一方的疑虑。两支远离自己部族,彼此不知根底的队伍,想要结识为朋友,这么做考虑的就比较周到了。

  白灵部参加野离氏大会,显然是怕各部落得了好处,而自己被摒弃在外。如今既然在路上遇到了杨浩,哪有不抓住机会先做接触的道理。他们相邀,本在杨浩意料之中,如果他们不来,那才有些奇怪了。

  杨浩略一思忖,答应了对方的邀请,候那信使回去报信,便对木恩道:“带上二十名侍卫,随我赴宴。”木恩应了一声转身yu走,杨浩又唤住他,思索片刻道:“还有,请唐姑娘来,我带她一同赴宴。”木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应声离去。

  白灵部是靠往宋境和契丹贩卖私盐为生的,杨浩不想和这种生意扯上关系。现在西北诸部中,势力最弱小的就是他,但是他敢如此嚣张,就是因为得到了折杨两家的暗中支持,表面上又是朝廷的人马。在几方势力中,除了夏州李氏,没有站在他的对立面的,所以才能如鱼得水。

  贩盐利润虽大,但是一旦插手这桩生意,势必要与折杨两家争利,又在朝廷方面埋下了祸患,一旦事败,他就成了寓言中那只在飞禽和走兽间左右不是人的蝙蝠老兄了。可是现在能多争取一分支持,就是一分力量,他又不想失去白灵氏这个大部落。

  李玉昌是贩盐的,带上他的外甥女儿唐焰焰,一旦拓拔严说及与芦岭州合作贩盐的事来,就能用李玉昌搪塞一下,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贩盐的合作伙伴,这比直接拒绝更妥当一些。同时唐家做的生意既大又杂,可以让唐焰焰与他商议一番,如能在别的方面有些合作,也不致让他空手而归。

  远远望去,在双方的中间地带,白灵部的少主已经带着人到了,不过十多个人,他们先在附近燃起几堆篝火,又在地上铺着毡毯和小几。而杨浩这边……,杨浩还在等唐焰焰。

  杨浩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眼看着就要化成大河旁边的一块望夫石了。直到杨浩望眼yu穿的时候,唐大姑娘才姗姗出现。

  唐大小姐走得很轻松、很自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这位小美人儿对今晚的赴宴是很重视的,她jing心打扮过,从青丝秀发间一支步摇的款式,到靴子选择一双绣了什么花纹,明显都是经过了jing心挑选的。

  “黑灯瞎火的,美给谁看!”杨浩在心里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却上下打量起来:“还别说,这小妮子不打扮就很养眼了,这一收拾起来,看起来还真是……唔……很可口的样子。

  这一路上,她都是半胡服的装扮,那样的衣裳易于远行,而今晚,她偏穿了一身正宗的汉服,白se的襦裙,下摆处染成了鹅黄se,还缀着一颗颗压风的小珍珠,在火把照耀下闪闪发光,衬托得她好象自天而降的仙子。

  上身是一件浅碧se的背子,腰系一条细细的藕se带子,打了一个合欢带,衣着虽然简单,却衬得她素口蛮腰,十分的婉约妩媚。在这样的地方赴宴,真要是打扮得华贵无比,那反而成了笑话了,这样素雅简练又不失庄重的打扮,反而更具几分高贵雍容之气。

  最妙的是,她还披了一件雪白的披风。有胡笳和落雁的地方,女人披一件披风,那便是风情万种,光是挽着披风的那一双酥玉小手,也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那被风扬起的披风披在她的肩上,虽非羽翼,却已令人飘然若飞了。

  可是看着杨浩毫无表情的一张脸,唐焰焰的一张小脸不禁垮了下来……※※※※※※※※※※※※※※※※※※※※※※※※※※※※※“咱们旁边这条河,本出自上郡,向东流入塞内,又东向流出塞外,经过塞城梁,至三岔河,然后会合众水,由榆林、横山奔流而南,径银州、上郡至清涧,又折而东,方才流入黄河。因其水势汹涌,卷石含沙,河身时东时西,无有定向,因此便得了一个名号——叫做无定河。”

  拓拔严向杨浩谈笑介绍着,他虽是一介商人,却不改粗犷之风,事实上自古而来的大盐枭,虽是经商,却因贩的是私盐,时常要与人厮杀,所以大多颇具豪气。不过久与汉人杂居,他说话也颇有几分文才,显然是读过不少诗书的。

  “呵呵,这无定河自秦、汉以来,两岸平沙,便悉数做了天然的战场。当年秦始皇遣大将蒙恬统雄兵三十万北拒匈奴之时,就以上郡为锁钥重镇。自是之后,汉胡交兵,杀人如麻,枕骸积尸,皆在此河两岸。现在听那涛声,犹带无穷寒意,呵呵,来来来,大人请酒,且以酒来驱驱身上的寒气。”

  “喔?此河就是无定河?”杨浩大为惊诧,他还真不晓得这条河的名字。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chun闺梦里人。”这条河通过这首唐诗,早为后人所知晓,但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无定河,就是自己身畔奔腾咆哮的这条大河,此时再听那涛声,似乎也带上了几分呜咽的味道。

  “东阳氏诸部,一向骄横,就是我们横山诸部,也时常受其滋扰,我白灵部更不用说了,每次运盐经过他们的地盘,都要饱受盘剥。大人一来,引天朝天兵,横扫匪盗,还地方安靖,我们横山诸部亦受其惠,真是大快人心呐,呵呵呵……”

  拓拔严一边恭维,一边看了看坐在下席的那些位大汉,杨浩随身带来的这几十名贴身护卫,都是从李光岑族帐中挑选出来的杰出武士,当初保护李光岑而来的那些大汉现在俱在团练军中做着都头,不能带出来,但这些人都是从他族人再行挑选的,每个人都在二十出头,生得膀大腰圆、身材魁梧,一身骑she功夫十分了得,徒手搏斗也可以一挡十。拓拔严见多识广,看他们jing神气度,便知了得,是以眸中大有敬畏之意。

  杨浩微笑道:“是啊,芦岭穷山恶水之地,立足不易。官家体恤百姓,特意自禁军与边军中调拨数千jing兵听我使用,他们俱是敢战能战的勇士,几处匪寨么,不过是土鸡瓦狗,一战之下,自然是犁庭扫穴,所向披靡。”

  拓拔严“啊”了一声,讶然道:“原来是自禁军与边军中挑选的jing锐么?难怪……竟是这般了得。”

  一旁有个少年,听了杨浩的话却撇了撇嘴,只是谁也没注意这少年的神se。

  “爹爹,羊羔烤好了。”看来他是不想听杨浩吹牛了,一见有人抬了烤羊过来,便兴奋地拍案说道,露出一副谗诞yu滴的模样。

  这少年是拓拔严的儿子,ru名儿唤做石头,如今才只八岁,可是身材生得极是结实,光看身量,已有十来岁上下,他穿着一身羌人的传统袍服,头顶剃光,四下编着小辫儿,因为年纪小,看着只觉可爱,倒不似那ri所见的李继筠那般凶恶丑陋。

  “呵呵,你这孩子,大人面前,不得无礼。”拓拔严拍拍他的脑袋瓜,状似训斥,却带着几分宠溺。他拍拍手掌,正在篝火环绕下翩翩起舞的那四个白灵寨少女便飘身退开几步,弯腰抚胸,退了下去。

  正看她们舞蹈入神的唐焰焰也抬起头来,只见一支烤得金黄的羊羔被四个大汉抬了上来,羊羔伏在木架上,嘴里还叼着几根香菜充作青草,老远便香气四溢,惹人生涎。

  拓拔严呵呵笑着起身,自腰间抽出一柄小刀,那小刀明晃晃的,与当初臊猪儿打磨之后的两柄小刀十分相似,只是那柄不是黄杨木的,杨浩瞧见了触景伤情,眼神不由一黯。

  拓拔严持刀在羊羔的脊背上轻轻划了一刀,然后自羊羔额头削下一片肉来,盛在碟子里毕恭毕敬地呈到杨浩面前,又为他摆上一碟青盐,笑道:“大人,请享用。”

  杨浩知道这是对长者或地位尊崇者的一种礼节,便微微一笑,也不客套,他叉起那块肉来,蘸了蘸盐末儿便丢进嘴里。虽说这时的烤羊烧烤时并不刷什么作料,只有盐巴佐味,可是羊羔毫无腥膻味道,肉质鲜嫩,几乎有入口就化的感觉,蘸点盐巴,也觉十分可口。

  见杨浩吃了那片肉,拓拔严又退回羊羔旁,手中一柄小银刀上下翻飞,那羊羔身上的肉便一片片落下来,动作十分的麻利。那肉被分盛到一张张盘子里,送到了杨浩、唐焰焰以及木恩等人面前,最后才轮到拓拔严本族的几位长者和小石头面前。

  酒已过三旬,烤羊羔这道重头菜呈上来时,双方已经非常熟络了,拓拔严这才技巧地探问起芦岭州对贩青盐的看法,杨浩不禁暗赞他的耐心。

  其实,如果把自己置身于外,单纯地从百姓角度去考虑,杨浩如果是个平头百姓,他也要买青盐而不买解盐。青盐质量好,价钱又便宜,哪有舍了物美价廉的青盐而去买解盐的道理。这是朝廷禁贩青盐,维护的是朝廷的利益,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是朝廷的官员,就无法表态同情一个私盐贩子,更何况这其中还涉及到他的战略盟友折杨两家呢。

  杨浩借口不太了解贩盐生意,便将这话题推到了唐焰焰身上去。唐焰焰对这方面虽未打理过,却也不是一无所知。杨浩再从一旁诱导,促使他们往其他方面合作。唐焰焰对杨浩几乎是言听计从,那位看似粗犷的拓拔严又是极机jing的人物,这话题便渐渐绕到了瓷器、绸缎、铁锅、茶叶上去。

  这些物资同样是草原上的紧俏物资,获利颇丰,只是白灵氏即便有丰厚的本钱,也没有那个门路从中原大量购买而已,如果唐家肯把他们发展成为自己在草原上的一个代理,那自然皆大欢喜。所以一得了这个话题,虽说盐巴生意没有谈成,拓拔严也不气馁,便与唐焰焰谈起购买这些物资的话题来。

  双方正谈得热闹,远处忽然希聿聿一声马嘶,然后就听马蹄骤急,向这边疾驰而来,杨浩闻听,霍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伸手按住了剑柄。木恩一个箭步闪到他的前面,护住了他身子,冷静地道:“大人无需惊慌,只是两匹马。”

  “嗯?不对!”木恩耳朵动了动,改口道:“至少六匹马,但不会超过十匹,戒备!”

  那些侍卫们方才盘膝坐在毡毯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显得十分闲逸,此时却纷纷跃起,犹如一头头猎豹一般,敏捷地闪到了杨浩和唐焰焰身前,拓拔严回头看见,不禁露出钦佩神se。

  这里双方加起来至少四十多人,两边仅仅一里多地的地方就是双方的营盘,对方来的既然只有六七匹马,自然不必太过惊慌,那拓拔严也不拿兵刃,慢慢走前几步,脸se十分从容。

  杨浩不会听马蹄声,这时听说只有寥寥几人,不想自己部下在人前露怯,便也摆手让他们退下,径自走上去,与拓拔严并肩站定。倒是那个叫石头的小家伙,居然抓起一张弓来,搭上了一支箭,小大人似的引人发噱。不过杨浩却知道这小家伙手里的弓绝不是玩具,草原上的少年虽说十二三岁才可以上阵杀敌,但是七八岁就能策马骑she,甚至猎杀野狼的也不在少数,那小弓可真是杀人的家伙。

  夜se中疾驰而来的快马果然是冲着他们这一处篝火亮起的地方来的,眼看着前头两人飞驰而来,还无减缓速度的样子,拓拔严手下几个族人已持着钢叉向前拦去。

  策马飞驰而来的一个骑士大声疾呼着:“救人,快救人呐!”一言未了,后边便有一箭飞来,本来夜se中不易she中人体,可他已冲到近前,有火光映衬,身影在夜se中反而明显,这一箭正中他的后心,他惨叫一声仰面跌下马去,那马奔得甚急,他的一只脚还挂在马镫里,被马拖着前行,一路磕磕撞撞,又被马蹄接连踢中,待到了近前骏马止步时,那人的脑袋已经被鲜血糊住,连五官都辩识不清了。

  看着他那凄惨的模样,杨浩和拓拔严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时另一匹马也到了近前,马上的人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丹木!”然后便滚落下马,高高的帽子也跌落到了一边,这人竟是个女孩儿,她扑到死尸身边,抱着他便放声大哭起来。

  杨浩和拓拔严面面相觑,没想到夜晚于河边饮宴,竟碰上这样的事情。这女子身穿大红的袄儿,领口襟口都绣着大朵的牡丹,袍襟袖口都缀着雪白的兔毛,掉到地上的帽子也不是羌女惯常戴的那种瓦片似的青布帕,而是一尺多高的三耳帽。

  后面又有五匹马追过来,远远看见篝火旁十余大汉持着钢叉严阵以待,那五匹马停了下来,一边观察着这边的动静,一边互相交流着什么。

  杨浩看了眼矗立在黑暗中的那五条人影,向抱尸大哭的少女问道:“你是谁,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

  少女用袖子擦了一把泪水,仰起脸来哭泣着说了几句什么,看这少女,才只十三四岁年纪,穿起这大红的衣裳犹显稚嫩,她说的话方言味儿极重,汉话中夹杂着一些当地语言的发言,杨浩听她说完了却还是如同鸭子听雷一般,完全不知所谓。

  一旁木恩低声解释道:“大人,这少女说她叫拉巴,是一百里外兔毛岭上的羌寨百姓,嫁给了这个叫丹木的汉子,今天本来是丹木迎娶她过门的ri子。谁料他们赶回丹木所在的部落时,却遭人抢亲,丹木的几个族人已被杀光了,后边那几个人就是抢亲的人。”

  杨浩一听勃然大怒:“杀人夫,夺人妻,真是罪大恶极,把这五个歹人抓过来。”

  拓拔严和木恩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谁也没有动。杨浩一愣,奇道:“木恩,你怎么了?”

  木恩神se略显尴尬,看了眼拓拔严,才小声解释道:“大人,在草原上抢亲是不是什么罪过的,旁人更无权干涉。只要那想抢亲的男人和他的朋友成功地杀掉了这个丹木,这个女孩儿就成了那个男人的妻子,即便她现在对那人再怎么痛恨,一会儿也只能跟那人走,做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只有这个丹木的亲人、族人,才有权利去寻那些人报复,旁人若是干涉,会受到所有部落的指责的,这是破坏草原上的规矩。”

  杨浩听了不禁愣住,这草原上的风俗与中原果然大相径庭,如果中原女人被人杀了自己丈夫,恐怕与那仇家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可这少女哭得这般伤心,显然与那丹木两情相悦,十分恩爱,可是……成亲之ri丈夫被杀,她就得认命做了那仇人的妻子,真是无法想象。

  木恩见他不语,便对那抚尸痛哭的少女道:“拉巴姑娘,人已经死了,你不要太伤心了,我们帮你掩埋了尸首,你且随那些人去吧,拉巴姑娘,拉巴……”

  唐焰焰这时才从那些护着她的大汉后面钻出来,只听了半句,奇道:“什么拉巴?”

  木恩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是这位姑娘的名字,意思是菊花。”

  就在这时,远处站住的那五人似乎计议已定,五人策马缓缓走近,中间马上一人高声喊道:“不知露宿河边的是哪个部落的兄弟,我是银州美思部落的ri谷得,今ri与几位朋友来抢亲,杀死了她的丈夫丹木,拉巴现在已是我的妻子,请你们把她交出来,不要坏了草原上的规矩。”

  那人刚刚说罢,身子便猛地一挺,“呃”地一声跌下马来,他的四个帮忙抢亲的朋友惊呼大叫,立即拨马急急退却,杨浩慢慢低下头,就见自己的袍袖被箭风激荡,此时犹在摇晃不已。在他身后只两尺远的地方,石头慢慢放下手中的小弓,大声说道:“他抢亲,我也抢亲,这个女人,我要了!”

  拓拔严脸se大变,顿足道:“石头,你……”

  他也是反应极快的人,这瞬间就分清了其中利害,当即喝道:“去,把那四人杀掉,不许逃脱一个!”

  他的几名手下立即翻身上马,向那几人追去,那几人本来逃到远处,正立足大骂,以美思部落的名义大施恐吓,要知道美思部落族帐上千,人多势众,敢招惹他们的可不太多。直到看见有人策马追来,这四人才省觉眼下可是人家人多势众,恐怕是有杀人灭口之嫌,四人立即兜马便逃。只是,他们一路急追那对夫妻而来,到了此处马力已尽,还能逃出多远?

  拓拔严再转过头来时,又恢复了一个长袖善舞的jing明商人嘴脸,向杨浩陪笑道:“大人,今夜邀大人赴宴,本来酒兴正浓,却让这么几个人坏了雅兴,实在是罪过。大人,咱们继续饮酒吧。”

  旁边就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死尸,杨浩哪有那么坚韧的神经,他摆摆手道:“算了,本府不胜酒力,本来就告辞。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吧。”

  “是是是,”拓拔严颇为不安地道:“大人想必看不惯这打打杀杀的事情,可草原上……就是这样,一言可以为友,一言可以成敌。那小畜牲……”

  他恨恨地瞪了站在哭泣不止的拉巴姑娘身边,若无其事地把玩着小弓的儿子一眼,恨恨说道:“那小畜牲闯下祸来,在下若不当机立断,截下那四个人,恐怕就要为本族惹来塌天大祸了。”

  杨浩淡淡一笑,说道:“本官省得,草原上的风俗和习惯,本官是很尊重的,少族长尽管宽心。”

  说到这儿,他也情不自禁地看了小石头一眼:“此子,非池中之物也。可他……该算个什么物呢?这样小小年纪,竟然……”

  想起他杀人之后的冷静神情,杨浩心头不由一寒:“真怪物也!”

  ※※※※※※※※※※※※※※※※※※※※※※※※※※※“草原上的风俗,我实在不能理解,草原上的人,我似乎也完全看不懂了,那个少年……”杨浩微微摇摇头。

  此时酒席已散,酒席散时,拓拔严手下的人正好带着那四人的战马和他们的人头回来,那四人果然一个也没有逃得了。眼看就要进入自己的营盘,杨浩回首望着白灵氏的营盘,还觉得今晚所经历的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唐焰焰赞叹道:“那朵小菊花长得的确很是俊俏,可是一个小孩子哪懂什么情爱,依我看,他和你一样,也是不忿那伙人杀人夫夺人妻,如同剪径强盗一般的行为,这才出手杀人。嘿,少年英雄,很了得啊。”

  杨浩摇摇头,说道:“那少年收弓时的神情,我正瞧在眼里,这小孩子虽然比起同龄人来成熟了许多,终究比不了成年人的城府,我总觉得……他杀人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

  “我看你是整天跟那帮老狐狸斗来斗去,斗成了疑心病了。”唐焰焰哼道:“那少年小小年纪,能有甚么目的?你一步三回头的,别是忘不了那朵小雏菊吧。”

  杨浩瞄了她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别老雏菊雏菊的,你懂什么,人家叫拉巴。”

  唐焰焰鼻子一皱,哼道:“拉巴就是小雏菊,你要是念念不忘啊,今天夜里点起八百兵将也去抢啊,那少年的箭法很利害呢,你有没有胆子?”

  杨浩笑道:“他们人手也不少呢,抢拉巴姑娘费点劲儿,要是抢你唐大姑娘……”

  他自知失言,急忙住口,唐焰焰脸红了,她咬咬嘴唇,却将胸一挺,大声道:“好啊,你有本事就来抢,你敢不敢?”

  不敢,当然不敢,杨浩当时就萎了。唐焰焰恨恨地瞪他一眼,嗔道:“熊包!”

  熊包就熊包,杨浩屁也不放一个,闷着头就往营盘里走,唐焰焰见他这副德xing气就不打一处来,她顿顿脚,恨恨地随在他的后面,那双脚跃跃yu试的总想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上一记。

  进了营盘,正要分头走向自己宿处,杨浩忽然止步,回头说道:“对了,有句话我还忘了对你说。”

  唐焰焰止步,诧然问道:“什么话?”

  杨浩上下打量她一番,微笑道:“你今晚的衣服很用了一番心思,打扮的很漂亮。”

  “哼!”

  “今晚与白灵部族少主拓拔严的对答也很得体,其实……你很有经商的天份。”

  “哼!”

  “还有,你今晚……特别漂亮,很有女人味道。”

  唐焰焰终于忍不住“噗哧”一笑,狠狠瞪他一眼,娇嗔地道:“你是不是又有甚么事要本姑娘帮忙了?用不着这么大拍马屁,有话赶快说吧。”

  “真的没有,”杨浩微笑着说:“完全是由衷之言。天se晚了,姑娘好好休息。”

  杨浩拱拱手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唐焰焰的嘴角渐渐勾了起来,露出甜甜的笑容。能得到他这番赞美,今晚这番心思总算没有白费,只是……这臭家伙怎么现在才说,害人家失望了一个晚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uedbet  澳门足球记  伟德之家  天下足球  7m比分  澳门网投  美高梅  伟德机械网  异世界的美食家  雅星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