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07章 祸水
  大人,咳咳,大人,这样……这样不行啊。”

  木恩两眼熏的跟兔子似的跑了过来:“大人,这样下去,不等大雨降下,咱们的人就要在石砸烟熏中折损过半了,到时他们策马疾冲,我们的营盘必垮。这货物早丢也是丢,晚丢也是丢,还是当机立断,甩开包袱主动迎战吧。”

  主动迎战当然不难,可是那样一来,纵然击退了李光俨,又有甚么意义?杨浩看着涕泪横流的木恩,再看看那些尚未交手,便死在流石之下的士兵,一时心如刀割,那句“弃了货物,发起攻击”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他左右看看,所有的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命令,他的目光慢慢停在唐焰焰脸上,唐焰焰捂着一块浸了水的小手帕,见他向自己望来,立时敏感起来,期期艾艾地道:“你……你看我作甚么,不是又要怪我与你犯冲吧,这明明是你招来的祸端,并非我是祸水……”

  杨浩目光一闪,瞿然叫道:“祸水?不错,祸水,正是祸水。”

  “啊?”唐焰焰愕然看着他,一脸的茫然。

  “你不是祸水,我才是祸水。”杨浩转向木恩,喜形于se道:“我有脱困之计了。李光俨的目标在我,如果我与商队分开,必能把他引开,解决目前的困境!”

  木恩大吃一惊:“大人不可涉险,若要引开敌众,我去!”

  杨浩扯起他就走,急急走出几步,忽又回头,深深望了唐焰焰一眼,关切地道:“你……保护好自己。”

  “嗯!”唐焰焰使劲地点头,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甜笑,她当然听得出此时此刻杨浩话语中深深的关切之意,如果只有在这种危险的时候杨浩才会对她表现出关切和温情,那她宁愿天天战火不断。痴痴地看着杨浩离去的背影,唐焰焰眼珠一转,忽然快步闪向营盘中心。

  杨浩返身与木恩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李光俨此人,能带区区两百多人离开老巢,潜入横山羌人的地盘伺机伏击我,可见此人不但果勇,而且敢予行险。但他一路听说了咱芦岭军的威风,能在无定河畔按捺杀机与我等耐心周旋,直到摸清我军的实力,直到等来这样的好天时才动手,而且一再用计,迄今不与我等做正面接触,xing情却又是狡诈多疑,极为谨慎,这样狠如狼、jian如狐的人,不让他看清我的面目,他岂肯中计?”

  木恩还待再说,忽地有十余块石头自空中飞落,他们忙举盾把杨浩护在zhongyang,杨浩沉声喝道:“事情紧急,勿需多言。你留下,一定要为我守好本阵,把那些商贾和货物看顾好,他们的安全就是我芦岭州今后生存的根本。只要我把李光俨引开,你立即带人撤向河边,依据地势扎营。待我引开了追兵,便去河边寻你。木魁,你挑几十名jing于骑she的人,选最快的马,随我杀出去。”

  木恩大惊道:“才率几十人走么?这不成,大人的安危……”

  杨浩道:“我是要引开追兵,难道还要带上几百号人?有这大雾遮身,足抵千军万马了,李光俨会利用这天时,难道我不会用?再说,这些士卒刚刚入伍不久,这样据阵而守还成,策骑出去只是白白送命。不要说了,立即准备。”

  木恩无奈,只得与木魁答应一声,分别下去准备。

  ※※※※※※※※※※※※※※※※※※※※※※※※※※※杨浩、木魁与数十名jing心挑选出来的侍卫尽皆披甲戴胄,每人身上都挎了一张弓,马背上搭了至少四袋箭,此外每人还佩腰刀一把,大刀或长枪一柄。

  营盘中的大车、骆驼也都把货物都盛载了起来,那些商人们战战兢兢地躲在大车旁,恐惧地看看天空,不晓得火球和石头什么时候又会从天而降。看着整装待发的杨浩和一众侍卫,他们恐惧的脸上已经没有别的表情,但是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得出来,尽管他们对这次赶赴塞外做生意的凶险大多有些后悔,可杨浩不顾自己生死,主动引开敌人的做法还是令他们非常感动,所以大多数商人都没有什么怨尤。

  杨浩端坐马上,吩咐道:“你们听着,随我游走作战,碰到李光俨的人时不可缠斗,只要与认得我的人打个照面,咱们便立即向外突围,绝不与敌恋战。木恩,只候李光俨的人被我引开,你立即拔营向西到河边扎营,我摆脱追兵之后会去与你汇合。”

  他看看渐渐有些yin沉的天se,说道:“只待这大雾散去,暴雨过后,李光俨对咱们就毫无威胁了。”

  “走!”杨浩一俯身,长枪平端,箭一般驰向前方的团团迷雾,木魁等人立即紧随其后。

  木恩愁眉紧锁,担忧地看了杨浩一眼,正要返身吩咐士卒做好突围准备,忽地有人急急跑来禀报:“团练大人,唐……唐姑娘她……她……”

  木恩厉声道:“唐姑娘怎样了?”

  那士兵急叫道:“唐姑娘带着十几员家将,自那一端杀出营去了。”

  “甚么?”木恩一听,不禁大惊失se。

  杨浩策马驰骋,但遇敌人,未及两合便冲过去,四下侍卫们紧紧拱卫着防他有失,这一杀入敌阵,前方但见有人必是敌人,只管挥刀劈砍,而李光俨的人虽听蹄声骤急,却需先分辨敌我,这一来便吃了大亏。

  杨浩率人杀入李光俨四散围攻本阵的人马,如虎入羊群一般一路杀过去,不但砍伤许多扮成牧人的银州士卒,只要遇到那旋风炮必挥刀猛劈,又或在骆驼马股上戳上一枪,逼那畜牲逃之夭夭。

  李光俨听说杨浩率人突围,刚刚调动人马围堵过去,忽地得到传报,另一端又有一个杨浩出来,一时实难分辨哪个是真,只得调动一半人马向这一侧也围堵过来,他亲自带队冲在最前,正自雾中向前急奔,便与杨浩撞个正着。

  双方都冲得甚急,此时大雾可视范围已扩大到几十米范围,但是双方都是策马相向而行,奔跑又快,几乎便要撞在一起,杨浩一见人来,看也不看拧枪便刺,那骑士正是李光俨,待他看清来者不由大吃一惊,这时杨浩的枪尖堪堪已刺至胸前,李光俨急急在马上仰身,同时将手中银枪奋力一架,只听“嚓”地一声,枪尖贴着李光俨的枪杆儿刺了过去,明晃晃的枪头贴着李光俨的鼻尖滑过,在他鼻头正中滑出一道血痕。

  两旁侍卫急急扑上,两柄长枪交叉向杨浩刺来,杨浩左右的侍卫也挥枪相抗,掩护杨浩提马避开,这刹那功夫,李光俨一圈马,也避出了险境。

  杨浩暗叫一声可惜,他知自己马上功夫必不如李光俨,方才一枪险险夺了李光俨xing命,全赖他占了先机,既已失手,也现了身分,这时便不再恋战,他一拨马头便向外冲去,喝道:“不要恋战,我们走!”

  “追!”李光俨刚刚探手摸弓,就见杨浩又遁入大雾之中,赶紧策马追了上去,他的部众也紧随其后,蹑着杨浩的马蹄声追去。

  大雾弥漫,天地混沌一片,太阳不出,东西南北都无法分辨,这是很奇怪的一场烂仗,杨浩只想把李光俨的人引得越远越好,所以也不辨方向,只是信马游缰,木魁等人更是一味追在他的身后策应安全,期间也不知又遭遇了几拨敌人,虽说有木魁等人决死维护,杨浩身为主将也屡屡遭遇了凶险。

  眼见把敌骑都调动起来了,杨浩正要纵马远遁,一拨马头的当口儿,就听左前方迷雾中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大叫道:“管他是不是杨浩,给我杀,杀、杀!”

  杨浩的马已驰出去十多米,心中始觉不安,他想也不想,便拨马冲了过去。一团团雾气被快马撞开,冲出六七十米远,就见前方一匹枣红马正与两匹黑马走马灯般战在一起,十余米外一匹高大的骏马上坐着一个少年,手中执一小弓,正自背后缓缓抽出一枝箭来。

  “焰焰!”马上那人箭袖薄衫,还未看清面目,只看身形杨浩就晓得是唐焰焰。一见是她杨浩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小石头年纪虽小,可他的箭法杨浩已经领教过两回了,这一箭只要让他she出去,这么近的距离唐焰焰经绝无幸理。隔着还有老远,他便把手中长枪奋力一掷,向小石头刺了过去。

  小石头刚刚搭箭在弦,正要抽冷子一箭结果了唐焰焰xing命,忽听侧面声响,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只见一杆大枪穿过漫卷的雾气已如神龙般夭矫而至。

  这杆神龙还真是腾云驾雾,杨浩此时除了一手剑术别无所长,那枪本来是要掷she,结果掷出后便重心不稳,在空中翻滚起来,飞到小石头马前,枪杆儿重重地抽在他的身上,小石头急忙挥弓搪塞了一下,但他到底年幼体弱,吃这大枪一撞,小弓脱手飞去,他也跌下马来。

  杨浩恨极了这狠毒少年,本想再加一刀取他xing命,可是那边唐焰焰手中的长剑也被磕飞,刚刚滚鞍落马,那马被一名骑士刀锋砍中,负痛嘶鸣,拔足逃去,情势岌岌可危,哪里还顾得上这少年,便拨马向唐焰焰冲去。

  围攻唐焰焰的两名武士本是这位银州防御使之子的护卫,见他遇险也是吓的不轻,双方有志一同,都撇下想杀的人,先去护卫自己一方,那两人冲去抄起小石头,杨浩这边也一猫腰,将吓得脸se苍白的唐焰焰拉上了马背,须臾不停地转身便逃。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小石头坐在马上尖声大叫,脸上尽是一片暴戾之气。

  西夏一带是李氏世袭的地盘,非王而实王,银州同样是防御使李光俨父祖一系世袭的职位,在银州一带,同样是非王而实王,只是辖治地盘大小的问题。这位小公子在自己的地盘上俨然就如太子一般,而且中原的太子有诸多规矩约束,都未必有他那般风光,再加上父亲宠爱,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如今杨浩竟一枪把他打落马上,小石头大为愤怒,凶残的xing儿起来,恨不得生啖杨浩的血肉。

  眼见手下追赶不及,杨浩又将没入雾中,小石头勃然大怒,自马背上一跃而起,反身揪住自己那侍卫衣袖,“噼噼啪啪”正正反反就是一通耳光,这小子手劲还不小,那侍卫的两颊登时就肿高起来,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小石头满眼怨毒地道:“若追不上杨浩,老子割掉你的鼻子!”

  旁边那侍卫胆战心惊地道:“公子,大人率兵追上去了?”

  小石头扭头一看,只见杨浩带着唐焰焰斜向杀去,尾随他而来的二十多名侍卫策马划了一个弧形,向他身后尾随而去,此时李光俨率领人马左右杀出,截向一条长龙似的杨浩人马,不由兴奋地道:“追,给我追,杀了他,虐死那个臭娘们!”

  他一脚把那侍卫踢下马去,屁股往鞍上一落,便抖缰追了上去。

  杨浩面沉似水,策马疾驰,唐焰焰坐在他的前面,虽未回头,也感觉得到他满腔的怒气,可是此时实在不是辩解的时候,她一言不发,只是双腿用力挟紧马腹,随着战马奔腾跨鞍打浪,以减轻战马驰骋的压力。

  这样大雾天气,又是杀进敌阵,一个好处就是用不得弓箭,而且进攻或逃跑的方向随心所yu,但是李光俨志在杨浩,一确认是他突围出来,便已鸣锣吹号,唤来全部人马围追堵截,迷雾中不辨东西南北,冲着冲着迎面就可能杀出一队人来,杨浩身边带着唐焰焰更无法做战,只得拨马便走,犹如在迷宫中一般东冲西撞,跑到后来,连紧随其后的侍卫都追丢了,只剩下木魁一人环睁二目仍是寸步不离。

  也不知驰出多远,后边仍是马蹄声疾,杨浩马上多了一人,马力不济,速度渐渐趋缓,木魁一咬牙,大声喝道:“大人,请速前行,再勿回头,小人且阻追兵。”说罢一拨马头,把大刀往手中一横。

  后面追兵疾驰,刚从浓雾中钻出来,就见前边一人单骑独马静静站在那儿,雾气在马腿间飘过,那人威风凛凛的好似天兵下凡。那人大骇,却已勒马不及,直直的便向木魁冲去,木魁两膀一较力,那口大刀刷地一下竖了起来,沉声一喝如雷炸响,雪亮的大刀便向他当头劈下,血光迸现。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  精准六肖  巴黎人  伟德之家  伟德评书网  世界杯帝  365游戏网  澳门赌球  188小相公  365娱乐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