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16章 势如破竹

第216章 势如破竹

  赫连夏天是看守七星驿烽火台的小首领。首领,在中原只是用来形容头目,并非确切的官职,但在李氏军中却是正式将佐的官名,小首领、正首领、首领,都是正式的官阶。小首领赫连夏天管着八名士兵,八名士兵分四班,ri夜轮换守候在三丈高的烽火台上。

  银州向北一侧的军驿每年都要和吐蕃人、回纥人、契丹人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摩擦,烽火台时而还会起些作用,而向南一侧的军驿却是十多年来也用不上一次。任何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十年如一ri的平静,执行它的人也不免要产生懈怠之心,看守烽火台的赫连夏天就已经把这件最重要的事当成了一件最轻松的事情。

  赫连夏天今年已经五十四岁,做为一个无功无过的老兵,他晋升的极慢。六十岁就要解甲归田了,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首领,唯一的差使就是整ri巡守着这座烽火台,虽然没有什么油水,却也很是轻松。

  去年chun上,他的婆娘病死了,一个女儿也早嫁了人,就只剩下老赫连孤孤单单一个人,偶尔生个病,都得托付那些粗手大脚的辅兵帮忙煮口汤饭吃,ri子过的实在凄凉。可是如今他却觉得ri子有了奔头,以致一整天不管见了谁,都是满脸的笑容,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堆成了一团,因为……他捡了一个媳妇。

  昨个儿,有一对逃难的姐弟进了七星驿,他看到这对姐弟时,自己手下几个不当值的辅兵正在挑戏那个女孩儿。那对姐弟,姐姐生得很俊俏,身材高挑,眉眼妩媚,弟弟虎头虎脑,长得很墩实。

  赫连夏天上前问了问缘由,才晓得这对姐弟因为家里与他部落的人争斗,父兄在械斗中被杀,姐弟俩个连夜逃出横山到了这儿,横山一带大小部落无数,彼此之间仇杀械斗之事时有发生,赫连夏天听了自然不以为奇。

  瞧瞧这对姐弟,赫连夏天突然起了莫名的心思,眼见这两人一个妙龄少女、一个半大孩子,也没啥好防备的,赫连夏天便喝止了调戏那姑娘的辅兵,把他们领到了自己的住处安顿下来。看守烽火台的兵丁们都不免啧啧称奇,一向胆心而贪婪、爱占小便宜的赫连老爷居然大发善心了?

  “尽扯,老爷我啥时做过善事?做善事是要下地狱的。”赫连夏天蹲在院子里笑眯眯地说。旁边蹲着两个不当值的辅兵,三个人正蹲在那儿摆着龙门阵。

  “家里冷清啊。”赫连夏天叹了口气,扭头看看自己那幢屋子,又眉开眼笑起来:“可这姐弟俩一住进来就不同了,马上就有了人气儿,你俩瞧瞧,我那小院儿现在收拾的多干净,嘿!屋里头更亮堂,到了吃饭的当口儿,我也不用到对面馆子里随便淘弄一口了,一进屋就有热饭吃。”

  “哦……,我就说呢,头儿你啥时变得这么好心了,真是jing明啊,收了这对姐弟当干女儿、干儿子,你这屋里屋外就都有人照料了,到老了也有人侍候。”

  “尽扯,收啥干女儿啊,我那亲闺女嫁出去两百多里地,都难得回来一趟,指望不上的,还收干女儿?”

  赫连夏天笑的更开心了:“你们没瞧那姑娘俊的,虽说是个哑巴,可那小模样、那身段儿,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啧啧啧,让人瞧一眼,连骨头都酥了……”

  赫连夏天笑眯了眼:“这姐弟俩无处可去,如今可全倚着我呐,老爷我琢磨着,等过几天熟络了,就跟那女子说,纳她做我的填房,我那婆娘死了一年多了,没个屋里人也实在冷清。”

  “不是吧,赫连老爷,”一个辅兵失笑道:“人家姑娘能答应么,你也不瞅瞅你都多大岁数了,配得上那样水灵灵的姑娘?”

  赫连夏天不以为然地道:“尽扯,老爷我虽说年纪大了些,可我知道疼人不是?他们好不容易有个落脚的地儿,还狠得下心来走?再说了,吃我的,住我的,到时候想走,成啊,连本带利,咱都算算,嘿,他们姐俩儿还有钱么?”

  赫连夏天满足地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到那时候,老爷我就舒坦啦,大雪寒天的巡视完烽火台,一回了屋,热饭热茶都是齐的,还有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剥得跟小白羊儿似的给我暖被窝,想想都美啊。嗳,你们说,老爷我这名儿是不是起的好啊,冬天眼看就要到了,可我的夏天这就来了……”

  赫连夏天想的正美,就听远处“呜”地一声号角响起,赫连夏天先是一怔,随即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仰着脖子冲烽火台上嚷:“出了什么事?有什么情况?”

  烽火台上寂然无声,赫连夏天跳着脚儿骂起来:“混帐东西,戍守轮值的时候也能偷懒睡觉的?要是真出了大事,老子剥你们的皮。”

  旁边一个士兵劝道:“赫连老爷,这光天化ri的,真要是有人摸上门来,难道城守门将都是瞎子不成?早就该jing号连鸣了,你先别急,我爬上去中瞭望一下……”说着就急步奔向扶梯。

  这时就听城门方向又传来一串短促的号角声,一声声号角催得人心慌,赫连夏天跌足叫道:“他娘的,果然出事了,快,快点爬,马上点起狼烟,马上点起……”

  他刚说到这儿,身旁那个士兵突然栽出一步,猛地向后一仰脖子,咽喉处露出一点锋利的箭簇,赫连夏天两只眼睛突然凸出老大,眼看着他士兵呃呃地叫着,伸手摸向自己的咽喉,摸到那箭尖的时候,整个人也软软地倒了下去。

  “是……是谁?”赫连夏天手脚冰凉,佝偻着腰儿,颤声问着,却连回头的胆量都没有,就在这时,他看到烽火台上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虎头虎脑的墩实少年,手里掂着弓箭,正冷冷看着向上攀援的那名士兵。

  紧接着,一只手飞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一柄锋利的小刀刷地一下割开了他的喉咙,然后一个女人身影自他身旁一掠而过,向烽火台奔去。

  赫连夏天躺在地上,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那个哑巴少女,她正攀着那扶梯像一只猿猴似的向上跑去,她真的是用跑的,三丈高的烽火台,她几乎片刻功夫就奔了上去,一纵身闪了进去,那敏捷的身手令人叹为观止。

  赫连夏天像一只被割开了喉咙的鸡,一下下抽搐着身子,喉头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老子……平生头一回装正经人,连……连她的手指头都还没碰过呀。正经人……真是做不得。这……哑巴女人倒底是谁呢,女人……侍候汉子生儿育女才是正经,学甚么男人来打打杀杀,你杀了我又如何,打得下银州来?尽扯……”

  ※※※※※※※※※※※※※※※※※※※※※※※※※※※※※※※各部头人一一上前敬酒,李光俨浅尝辄止,待众头人敬罢了酒,方才微笑道:“本官只是游猎至此,一时心血来chao,才来拜访苏喀大人。诸位部落头人不必过于拘束,来来来,大家都请坐,莫要因为本官的到来,扰了你们的兴致,呵呵……”

  李光俨高据主席,大剌剌地说着,俨然便成了此处的主人一般。真正的主人苏喀倒是坐到了侧席,与杨浩对面。小野可儿坐在父亲身边,神情大是不忿,可是这样场合,根本轮不到他来说话。

  苏喀笑容满面地道:“今ri李大人光临,就是我寨中第一等的大事了,其他任什么事都得先搁一搁,何况我们也没有什么要紧事,总要陪大人尽兴才好,大人,请酒。”

  杨浩突然插口道:“李大人,下官听说,南吐蕃人正与夏州李大人兵戎相见,北吐蕃如今也不安生,在此非常时刻,大人怎么还有闲情逸致游猎于草原呢?”

  李光俨笑吟吟地道:“我李氏世居西北边陲,百余年来苦心经营,根基深厚,谁人可以撼动?银州兵jing粮足,城高墙厚,北吐蕃稍有蠢动,本官陈兵于外,示之以威,宵小立即偃旗息鼓,不复再有动作。如此跳梁小丑,何足道哉?”

  杨浩微笑道:“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弥耳俯伏。兵者,实乃诡道也。就怕吐蕃人故施疑兵之计,大人虽兵jing粮足,骁勇善战,一旦为敌所趁,也不免……”

  “哈哈,如果有人想在我李光俨眼皮子底下搞些yin谋诡计,那就是是自取灭亡了,他敢来,本官就管教他有来无回。银州城坚若磐石,外敌是不足为惧的,可是再坚固的城墙,若是自己人在那里拆砖头挖墙角,都难免垮掉,所以……本官在意的是内患,谁要是跟我李家三心二意,吃里扒外……哼哼……”

  杨浩笑吟吟地看了眼那些不安的头人们,说道:“李大人言重了,你我都是大宋子民,各有辖地,牧守一方,怎么谈得上会有我大宋境内的百姓对你银州不利呢。说起来,李大人镇守银州,横山诸羌似乎不在大人辖下吧?”

  李光俨微微冷笑,目光微微一扫,看看正侧耳听他讲话的诸位头人,拿起小银刀来好整以暇地切下一片羊肉,蘸些盐沫儿递到嘴里,这才沉沉笑道:“杨大人,西北地方,是不同于中原的。你可知十年前永安军节度折德扆往开封朝靓官家时,官家曾亲口允诺他:‘尔后子孙遂世为知府州事,得用其部曲,食其租入’,世袭其地,自辖其民。’我夏州李氏、麟州杨氏,其实也是一样的。在我李氏辖地之内,可以自行征召兵士,自筹兵饷税赋,甚至……自行决定对外用兵!”

  最后一句,他用音甚重,一些头人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李光俨恍若未见,只是傲然道:“说句托大的话,这样的权力,其实我李氏就相当于一方藩王,官家如此信任恩宠,我李家自然要世世代代忠于朝廷,为官家永镇西藩。而yu要西北稳定,这内部,就绝对起不得乱子。”

  他俯下身子,五指微微一拢,冷笑道:“我羌人部落,对付吃里扒外的族人,是要五马分尸的。如果有哪个部落胆敢背着我李氏勾结外人,图谋不轨,那我李光俨就要让他的部族从此除名!”

  大帐里静悄悄,诸部头人屏息不语,一时静的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到,不但诸部头人脸se难看,就连苏喀脸上的假笑也挂不住了,杨浩却豁然大笑道:“李大人不愧是统兵的将领,好威风、好煞气呀。居安思危是好的,不过大人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呢?下官一路行来,只见各部落安居乐业、和睦相处,由此可见李节度公正严明,御下有道,想来应该不会有人去勾结吐蕃、回纥、或者契丹人,对我大宋有所不利吧?”

  李光俨一再强调李家,杨浩则扯住大宋的招牌不放。他这安居乐业、和睦相处的话一说出来,各部头人脸上都有些尴尬,前不久,野离氏还汇合党项七氏同夏州打的不可开交呢,横山那种三不管、三都管的地方,诸羌部落更是乱成了一锅粥。

  夏州一与府州、麟州开战,他们就今天帮着这边,明天帮着那边,忽敌忽友打得不亦乐乎。夏州要是与府州、麟州休战,横山大小部落之间间就今天你来偷袭我,明天我去攻打你,总之,一年到头也没个消停时候,这样的情形,哪里谈得上和睦相处,安居乐业。李光俨那番话分明是jing告各部不要与芦岭走的太近,但杨浩这番明褒暗贬的话一说出来,可连他们都觉得有些不堪了。

  可是李光俨却毫无愠se,呵呵笑道:“我草原上的汉子,xing情直率,一言不合,刀兵相见的事也是有的。但那都是意气之争,钢刀还了鞘,裹一裹伤口,大家依然是兄弟,不会因此生了嫌隙。毕竟,我们同宗同祖,是一家人嘛,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但是谁若勾结外人,那就再无回旋无地了,我李光俨眼中,可是不揉沙子的。”

  杨浩微笑道:“下官今ri能在这里大会诸部头人,谈笑风生,痛饮美酒,正因有李大人这样的豪杰镇守银州,为我西北屏障,抵御外敌。李大人恐起内患,自是道理。只是……吐蕃也好、回纥也罢,对我西北莫不虎视耽耽,如今南吐蕃生起事端来,他们见有机可趁,难保不会趁机发难,李大人身为银州首脑,远离中枢,莫非是智珠在握?”

  李光俨淡淡扬眉,含笑反诘道:“我银州森严壁垒、牢不可摧,杨大人以为,谁人能破?”

  ※※※※※※※※※※※※※※※※※※※※※※※※※※※※※纳木罕破城了。

  七星驿是银州外围第一驿,虽说银州北面如今形势紧张,但南线久无战事,戍卒已丧失了基本的jing惕,大胆行凶,冒名入城,要诳开城门挥军直入并不难。真正叫人担心的是烽火台。烽火台一旦传出讯号,那对其余诸驿的计划就只能放弃。

  他们轻骑赶来,既无辎重、也没有攻城器械,唯一的选择只能是速战速决,银州方面是不会给他们强行攻打各军驿的时间的。同时,也只有顺利拿下第一关,不使消息张扬出去,才能顺利剪除以后几座军驿,创造一个不可能的奇迹,重创银州。

  七星驿如此懈怠,其后几座军镇只会越来越懈怠,对已经通过前边诸驿的人马的戒备和检查越来越流于形式,甚至连形式没有了。从小养在笼子里的老虎,连一头牛也斗不过的。耽于安逸的诸驿驻兵,也不会是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草原劲旅。

  所以对这七星驿,杨浩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为求稳妥起见,他先派了小巧腾挪功夫相当不错的穆羽和壁宿化妆成姐弟赶到七星驿,寻找机会接近烽火台,又让木魁带领十多名神箭手带了自己剿来的腰牌冒名闯关,目标还是烽火台。下了这双保险,就是要确保烽火台上不会燃起一道狼烟。

  木魁等十几个先行入城的人,分别占据了烽火台周围茶馆、酒肆临窗的桌子,另外几个则逡巡在营盘栅栏外面,似乎在寻找着解手的地方。如果不是壁宿和穆羽已打入兵营,他们就要从各个方向同时发箭,利用他们百步穿杨的神she之技she杀烽火台上的戍卒,然后迅速靠近,阻止有人再登上去,同时发讯号通知后队破城。

  如今壁宿和穆羽既已成功潜入,烽火台上到底有几名戍卒,他们能够探到准确消息,由他们动手更加保障,木恩等人就完全成了替补。当七星驿城门上传出急促的jing号时,穆羽已经得手,并发出了讯号。

  一闻号角声起,木恩等人也突然动了。坐在茶馆里、酒肆里的大汉突然像屁股底下安了弹簧似的跳起来,发足便往对面的烽火台奔去。正逡巡在烽火台外围栏旁的几个大汉拔出腰刀,嗥叫着冲过去,一刀壁开栅栏,便撞了进去。像一头头尾巴上着了火的疯牛,疯狂地直扑烽火台下。

  与此同时,抢进城来的两百多骑犹如一股洪流一般沿着大道席卷过来,直扑守城戍卒的军营,一路上人喊马嘶,蹄声如雷,咆哮声震耳yu袭。

  “十里香包子铺”老板看的目瞪口呆,等那两百多骑快马从他门前风一般卷过之后,他琢磨琢磨那些大汉喊叫的语言,才突然省过味儿来,转身便向店里伙计疯狂地大叫起来:“他们是吐蕃人,他们是吐蕃人,老天爷啊,吐蕃人绕过银州攻打七星驿啦,快上门板,快上门板,你他娘的还愣着作死呢……”

  整个七星驿已陷入一片混乱当中,百姓们满街奔逃,商贩们门窗紧闭,到处都是骑着高头大马冲进城来羌袍战士,在小小的七星驿中横冲直撞,杀人、放火,钢刀见人就砍,长枪见人就刺,箭矢到处乱飞,七星驿的守军像没头苍蝇一样满城乱蹿,完全失去了指挥,被冲进城来的铁骑一口口吞食掉。

  这些袭击七星驿的敌人身着羌人服饰,下令烧毁房屋、屠杀士卒的命令时,说的却是吐蕃语。紧要关头,一个人本能地冲口而出的语言,当然是他用的最熟的语言。何况,既已破关,他们也没有必要继续遮掩身份。听着他们地道的吐蕃语,这些地处西北各族杂居地带,纵不会说,也能听得出来,人人都知道:吐蕃人来了!他们绕过重兵云集的银州城和其外围军镇,向银州腹心发动了攻击,南北吐蕃终于联手了!

  把守城门的只有寥寥十几个兵,马坤既已知道还有一二百人要赶回来,所以远远见他们的队伍姗姗赶来的时候,丝毫没有提高jing觉,他不但没有下令关门示jing,弄清对方身份再开城放人,还叫人把两扇城门全部打开,轰开正要入城的百姓给来者让路。

  那队人本来走得缓慢,离着城门堪堪还有百余步时,却突然发力狂奔起来。马坤惊讶yu拦,被一马当先的纳木罕大刀一拖便削了他的脑袋,可怜一颗大好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地,被群马踢得球一般滚来滚去。

  这两百来人一阵风般席卷入城,城头的守卒慌慌张张吹号示jing之后,他们已如一股洪流,倾泻到了七星驿的大街小巷,根本不去解决城头上的守卒,任由他们在徒劳地使劲鼓吹着号角向全城守卒以及烽火台示jing。

  随即,大片的烟尘遮天蔽ri,滚滚烟尘中也不知多少人马滚滚而来,扑天盖地,无边无沿。那城头守卒鼓着腮帮子正吹得五官充血,额头一根根青筋都绷了起来,一见这副情形,不禁失魂落魄,惊得手中的号角都跌到了城下去:完了,七星驿……真的完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007比分  葡京  金沙国际  明升  105彩票  bet188激光  异世界的美食家  美高梅  美高梅  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