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18章 九月猎狐

第218章 九月猎狐

  九月狐狸十月狼。意思是说九月时的狐狸皮毛最好,十月时的狼皮毛最好。此时即将进入十月,而唐焰焰和谌沫儿正在草原上猎狐。就算现在是十月,她们还是对狐狸更有兴趣一些,女人与狐,总有些不解之缘,对狼却没有太大的兴趣。

  唐焰焰发束一条武士巾,身穿一身青绢箭袖,下系两片深绿se的马裙,高腰的鹿皮靴子,小蛮腰上配了一把短刀,背了一张弓,一壶箭,一身男儿打扮,英姿飒爽。她可不是娇滴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纵马如箭,呼啸往返,驰骋如电,丝毫不逊男儿。

  但是论起骑she功夫,唐焰焰却远不及谌沫儿了。她张弓搭箭,一箭she得也急,但那利箭落地,离那头火红se大尾巴的狐狸却差着两尺多远,那头狐狸扭头瞟了她一眼,钻进草丛逃之夭夭。

  “可恨,着实可恨!”唐焰焰在马上大叫,谌沫儿笑吟吟地策马过来,说道:“唐姑娘,你的骑术丝毫不逊于我呢,不过箭的准头差了些,要不然方才这一箭,定能she中那只狐狸。”

  唐焰焰恨恨地道:“she不中倒没关系,可它居然还嘲笑我,着实可恶。”

  谌沫儿诧异地道:“谁嘲笑你了?”

  唐焰焰一指那火红se狐狸逃走的方向,恼道:“就是它,我一箭she空,它回头瞟我一眼,分明满是嘲笑。”

  谌沫儿先是一呆,随即大笑,唐焰焰二八佳龄,一张娇艳的小嘴儿,两眼清泉般温润澄澈的眸子,那窈窕柔美的身段儿,曲线流畅曼妙,该粗的地方粗,该细的地方细,该突出的地方突出,该凹下去的地方凹下,楚楚动人,已经开始孕育着女人的风韵,可是xing情却像孩子一般娇憨,这正是她喜欢唐焰焰的地方。才三天功夫,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狐狸怎么可能会嘲笑人,哈哈哈,唐姑娘,你多心了。你平素骑she的时候太少,弓马不熟,这样骑在马上很难亲手she中猎物的。来,咱们下马。”

  谌沫儿一挺腰,利落地从马上跳下来,说道:“那头狐狸不会逃得太远的,咱们悄悄地追上去,不要惊动了它,离得近了,你定能亲手猎上一只。”

  唐焰焰转嗔为喜,翻身下马道:“成,我就不信不能亲手猎杀一头狐狸。那头火狐太漂亮了,我要用它的皮毛给他做一条裘领,天快冷了,到时做件裘衣送给他。”

  “是啊,天快冷了,我们这儿到十月的时候,就该初雪降临了。”两人傍肩而行,谌沫儿眸光一转,忽又问道:“我还当你要猎杀这头狐狸,皮毛取来自用呢,原来却是送人,他……他是谁呀?”

  唐焰焰脸上红晕大盛,娇羞地瞪她一眼,嗔道:“明知故问,你不晓得吗?”

  谌沫儿掩着口吃吃地笑,唐焰焰“哼”了一声,忽然亲热地揽住她的肩膀,小声问道:“嗳,我问你件事儿。”

  “啥?”

  “你跟小野可儿,快要成亲了吧?”

  “嗯,本来今年chun天就要成亲的,结果却与夏州打起仗来,现在只好拖到明年chun天。”说起这个,谌沫儿的脸蛋也红了起来,一双眼睛也亮了。

  唐焰焰吃吃地道:“他……他跟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有没有想非常跟你亲热?”

  “啊?”

  “就是……就是那个……亲热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懂啊,你要是装着不懂,我要翻脸的。”

  谌沫儿“吃”地一声笑,然后赶紧掩住嘴巴,心虚地左右看看,小声答道:“男人都是那样子嘛,想要他们在女人面前老老实实的,怎么可能?你不答应他吧,他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跟你斗气,没办法……”

  “啊!”唐焰焰脸蛋更红了,期期艾艾地道:“你……那你是答应啦?他……都怎么和你亲热的?”

  “哎呀,你怎么什么都问呐?”谌沫儿虽说爽朗,这时也有点受不了了。

  “说嘛说嘛,又没外人,我保证不说出去。”

  谌沫儿捂着脸,从指缝里偷偷瞟她一眼,突然放下手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会关心这种事呢?唔……,你和杨大人帐蓬挨着帐蓬,孤男寡女的,是不是……他晚上经常想跟你亲热亲热呀?”

  “才没有。”唐焰焰也有些吃不消了,连忙羞答答地撇清。

  谌沫儿反守为攻,追问道:“没有才怪,你们汉人男儿照理说应该很斯文的是吧?他想跟你亲热的时候,会不会急吼吼的?”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唐焰焰红着脸掩饰:“这几天你也不是不知道,那李光俨一来,yin阳怪气地往那一坐。各部头人都有些忌惮,这两天他们跟没头苍蝇似的,一会儿来拜访杨浩,一会儿去拜访李光俨,再不然就去苏喀大人那人探听风声。”

  她悻悻地哼道:“也不知男人之间哪来那么多话好讲,他现在应付那些头人们都忙不过来,哪有空理我?”

  谌沫儿也叹了口气:“李光俨威风八面的样儿,叫人看了就生气。小野可儿这几天看着他仗势欺人的模样,一回来就喝闷酒,我劝了也不听。我看杨大人好象有些招架不住了,今天苏喀大人又宴请各路头人喝酒,我听小野可儿说,他们是想看看风se,要是杨大人真的吃不住力,他们就要放弃了。”

  “不会的。”唐焰焰立即拍胸脯打保票:“你家小野可儿是宁折不弯,吃不得半点亏的人。可杨浩不同,这人蔫坏呢,该吃亏该服软的时候,他决不硬抗,可是,早晚他要让占他便宜的人加倍地偿还回来。我虽然不知道他这些天忙忙碌碌的都在做些什么,但我就是知道,他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你等着瞧吧。”

  她回头向部落的方向看了一眼,已经出来二十多里路了,站在这里只能看到麦浪一般起伏跌宕的草地,已经望不见野离氏部落的影子。

  “等那个臭家伙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我的‘后顾之忧’就该来了吧?我……我到时候要不要答应了他?”

  想起那火热的、坚挺的,顶在臀儿上的一大砣物什儿,唐焰焰禁不住一阵心猿意马。就在这时,她忽然觉得后臀处被什么硬物顶了一下,吓得不由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啊!”

  扭头一看,却是谌沫儿用弓触了她一下,唐焰焰心虚地叫道:“你做甚么,吓我一跳。”

  谌沫儿一脸无辜地道:“我是告诉你,看到那头狐狸了啊。”

  唐焰焰急忙回头,左顾右盼:“哪呢,哪呢?”

  谌沫儿干巴巴地道:“被你一声吼,吓跑了啊……”

  ※※※※※※※※※※※※※※※※※※※※※※※※※※※※※※※苏喀应各部头人们所请,再次召开盛宴,头人们想知道李光俨的底线在哪里,杨浩又有甚么应对之策,如今李光俨那头风大,但是为利所诱,墙头草们还在努力坚持着最后的风骨。

  李光俨刚刚赶到野离氏部落时的谦和已完全不见了,苏喀的“软弱”和热情款待,使他误以为野离氏部落也是贪图芦岭州带给他们的好处,所以才同杨浩过从甚密,双方完全是利益的结合。自己赶来之后,苏喀明显也是对自己忌惮多一些,这样,他就有了底气。

  心中有数的李光俨开始盛气凌人了,原本只是含沙she影的威胁,这一遭干脆变成了**裸的恐吓,可是杨浩的反应却令各部头人们大失所望,他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那股温吞劲儿,不但各部头人们大失所望,就连小野可儿也是满脸的不屑和鄙夷。

  而杨浩似乎完全没有发觉大家怪异的目光,在李光俨的强硬态度之下,他节节退让,最后竟小心翼翼地向李光俨讨教起来:“李大人,芦岭州原本只是一片荒山秃岭,骤然迁来数万百姓,想要他们在此安家立业,其艰难可想而知。官家体恤芦州百姓,所以免了此地十年的赋税钱粮。下官延请横山诸部头人来此,是希望将官家的福泽惠及诸部,邀请各部与我芦岭通商往来,亦免除各部的通商赋税,如此下去,则工商可兴,三五七年之后,我芦岭州百姓方得以立足,而横山诸部亦可得其利,李大人以为下官这计策可行么?”

  李光俨大剌剌地道:“杨大人太客气了,芦岭州并不归我银州管辖,杨大人身为芦岭知府,你要如何管理芦州百姓,如何施以教谕,李某自然无从置喙。不过……”

  他话风一转,yinyin笑道:“官家免芦州十年赋税,你自免芦州商人赋税便是,何以慷官家之慨,惠及诸部头人?”

  杨浩刚要开口,李光俨把手往下一压,沉声道:“杨大人,你要知道,横山诸部与我银州一向也是有生意往来的。你芦岭州免了通商的税赋,商人趋利而行,正如牧人逐草而居,必然都与芦州买卖,那我银州可要门可罗雀了。”

  “李大人,下官……”

  李光俨又把手一压,截断他道:“我李光俨麾下四万jing兵,坐镇银州,拒回纥、抗契丹、敌吐蕃,方保横山诸部安居乐业,不受侵害,这是莫大之功。横州诸部虽不受我银州统辖,但我银州与横山诸部却不无恩泽。如今你以免税之利诱横山诸部与你芦岭通商,我银州就要被抛在一边了,本官戍守边疆,这兵饷、衣甲、武器、战马,哪一样不要钱?朝廷可是不会拨付一钱银子给我。”

  杨浩陪笑道:“李氏坐镇银州,至少也有百年,根基何等雄厚,横山诸部,地处贫瘠,其实也都是些苦哈哈,我芦州更不必说了,现在是一穷二白,一无所有啊,李大人何忍与我芦州和横山诸部争这些蝇头小利。”

  这番话实在毫无底气,简直是软语乞求,小野可儿气得两眼喷火,再也按捺不住,忽然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调头就往外走。苏喀喝道:“你去哪里?”

  小野可儿梗着脖子答道:“儿酒喝多了,要去方便方便。”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李光俨冷眼旁观,又一扫帐中各部头人各异的表情,微微地一笑。

  小石头一直静静地坐在父亲身边,用一柄小刀轻轻地切着羊肉,吃的十分斯文,此时的他就是一个孩子,完全看不出一箭she杀ri谷德和袭取杨浩营地时那种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城府与心机。

  这时眼见杨浩被父亲压迫的节节败退,已是语出恳求,忽地搁下刀子,擦擦嘴巴,朗声说道:“杨大人此言差矣,岂不闻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银州根基虽厚,却也不能坐吃山空。何况,杨大人只知我银州百余年积蓄,却不知我银州为御外虏,每ri的消耗是何等庞大。”

  他小小年纪,在这许多大人面前侃侃而谈,却是毫无怯意,李光俨对儿子似是十分宠爱,对他这番见解也是颇为自得,他微笑着喝了口酒,并不阻拦。小石头昂然又道:“横山诸部,皆在我银州庇护之下,我父守的是银州,惠及的却不止是一座银州。”

  “继迁,大人们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李光俨笑吟吟地说一句,转向杨浩道:“小儿生xing粗野,不知礼节,本官忙于公事,对他一向疏于管教,倒让杨大人见笑了。”

  “继迁?李继迁?这名儿……有点耳熟……”杨浩心中一动,仔细地看了看小石头,只知道这个名字自己一定是听说过的,却想不起他后来有什么事迹。他一面思索着,一面微笑答道:“李大人过谦了,令公子年纪虽小,却是文武双全,一番话掷地有声,真是虎父虎子啊。继迁公子,不知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呢?”

  小石头傲然道:“此事早有成例,杨大人何需问我?”

  杨浩讶然道:“有何成例,本官怎么一无所知?”

  小石头冷笑着一指苏喀,大声道:“你问苏喀头人便知,草原诸部是如何做的,横山诸部难道不能起而效之?”

  这番话可就有些莽撞了,李光俨脸se一变,yu待阻止却已来不及了。两旁坐着的各部头人听了这话立即sao动起来。他们原本处于三方势力中间,不从属于任何一方,过的逍遥自在。如果真如李继迁这般说辞,那他们不是像草原各部一般,变相地被纳入李氏管辖之下?

  草原各部落将货物廉价售与李氏,李氏再转运中原高价售与汉人,这正是夏州盘剥草原诸部的手段,党项七氏动辄造反,原因就在于此,莫非李家如今胃口大开,想把横山诸羌也纳入他们的统治之下?

  众头人有此担心并不奇怪,小石头看着像个十多岁的少年,实际年龄却更小,众头人很难相信一个小孩子会有这样的野心和见识,自然而然地便把这番话算到了李光俨的头上,以为李光俨这是把自己不方便说的话授意儿子说出来。

  以前夏州与麟州、府州动武时,麟州、府州是用好处贿买横山诸部站在自己一边,而夏州贿之以利的时候少,大多数时候都是用兵威恫吓,强迫横山诸部与自己合作。李氏作风一向跋扈,他们有此野心自然不足为奇。

  眼见各部头人交头接耳,群情汹汹,有些激愤起来,李光俨连忙打个哈哈,说道:“小儿不知天高地厚,一番胡言乱语,诸位头人不必放在心上,银州与横山诸部是朋友,却不是从属的关系,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改变,我李光俨岂会与诸部头人争利?”

  杨浩微笑道:“那下官可就有些听不懂了。大人既然不想从中分一杯羹,我芦岭以免税之惠与诸部通商,李大人却又不允,那依大人之同见,该如何是好呢?下官愚钝,还请李大人指教。”

  柯特部头人彻里吉此时也出言帮腔,问道:“不错,李大人既不想与我横山诸部落争利,又担心各部落与芦州通商,会使银州的坊市店铺生意萧条,以致税赋锐减,不知李大人对此两难之局,有何解决办法?”

  各部头人一见有人出头,就像洪水找到了泄洪的口子,纷纷质问道:“不错,李大人这么说,我们可就不明白了,还请李大人明白示下。”

  李光俨见杨浩低头饮酒,脸上一抹得意的笑容一闪即逝,忽地豁然大笑,高声道:“这有何难,这两难之局么,易解的很。”

  杨浩急忙追问了一句:“不知大人如何解得?”

  李光俨盯着他,眸中露出戏谑的笑意,一句一顿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两难之局既因杨大人而来,自然也要杨大人去解?”

  “我?”杨浩一脸茫然地道:“下官……如何解得?”

  李光俨慢条斯理地道:“芦岭州免了各部落与芦岭州通商的税赋,各部落有什么牛羊皮毛,草药山珍,自然都要拿去芦州发卖。可我银州,却也禁不起这赋税锐减之忧啊。所以,我银州减少的税赋,自然要由你芦岭州来补偿。”

  杨浩脸se一变,失声道:“我芦岭州来补偿大人损失的税赋?”

  “正是!”李光俨看着杨浩愕然而狼狈的笑意,满心快意:“实力不济,你还不是得我取索,哼,小小伎俩,就想难为我,这一遭儿,你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李光俨笑吟吟地道:“杨大人尽可敞开大门,与诸部头人做生意,但我银州要派税吏在你芦岭州驻扎,统计购销货物,定期计算数目,匡算应纳税赋,缴与我银州府库,如此,我银州与诸部皆大欢喜,岂不是好?”

  说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回到自己的营帐,想起杨浩一脸难堪、尴尬的模样,李光俨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继迁按捺不住,问道:“爹爹,你真要派税吏到芦岭州去征税?咱们不灭了他芦岭州么?”

  李光俨笑吟吟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吐蕃诸部正陈兵银州城外想捡便宜呢,等到稳定了银州局势,爹才能腾出手来收拾芦州。你没看杨浩那副难堪的样子?如果他真答应让爹派税吏去,那他芦岭州就变相成了你爹所辖之地,他杨浩就做了一个傀儡。哼哼,如果他真的答应下来,那爹爹让他这个尸位素餐的芦岭知府继续做下去又如何?”

  李继迁愤愤地道:“爹,儿总觉得杨浩不像一个安份守己的人,这个人,不可信任,不堪使用。”

  李光俨微微一笑,抚着他的头道:“儿啊,你虽天生聪颖,毕竟年岁还小,你要记着,喜怒爱憎,不形于se,你才能更好地对付你的敌人。要做一方之雄,就要懂得刚柔并济。怀柔抚远,是一种手段。你想笼络一个人时,要让他觉得会从你这里得到好处,更要让他知道畏惧你,他才会乖乖地听你的话,而不敢背叛你。可是……如果你想杀一个人……”

  他沉沉说道:“那么,在你的刀子捅进他的心口之前,你的杀机就要一直藏着,你要一直笑,你要让他觉得你需要他,想留着他,对你提不起戒心,那么……你才会杀得容易……”

  苏喀的帐内,苏喀忧心忡忡地道:“少主,今ri这般示弱,少主用血腥手段屠戳横山羌寨所树立的权威已荡然无存,我看横山诸部头人已然起了异心,恐怕……这一单生意做罢,他们是不会冒着得罪银州的风险再与芦州往来了,除非少主答应李光俨的条件,可是那样一一来……”

  杨浩笑道:“不是恐怕,而是一定的。他们这些墙头草,早就尝过了当墙头草的好处,也习惯了做墙头草。可是他们永远不会懂得,一根墙头草,是永远也不可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的,他们习惯了利用别人,依附别人。那就让他们去依附李光俨好了,今ri投向李兴俨越快的人,来ri改换门庭,也必比其他人更快上百倍,这样的人,不足为虑。”

  苏喀目光微微闪动,似已察觉杨浩话中有话,却又不知是否该开口询问,就在这时,小野可儿走了进来,一见杨浩脸se顿时一沉,返身就要往外走,苏喀喝道:“你给我站住,方才在各位头人面前,你是怎么回事?”

  小野可儿横了杨浩一眼,冷哼一声不作回答,苏喀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打人,杨浩一把拦住,踱到小野可儿面前,微笑道:“小野可儿,你是不是看我在李光俨面前软弱可欺,心中甚是不耻啊?”

  小野可儿冷笑道:“原来你自己也知道?”

  苏喀见他对少主如此无理,劈手就要掴他,杨浩架住他的手,呵呵笑道:“其实,我成为党项七氏共主,你一向也是不服气吧?”

  小野可儿冷笑,杨浩微笑道:“忍一步之气,免百步之忧;忍一时之气,成一世之功。忍耐是智慧,是力量,更是一种勇气,惟大丈夫方才能屈能伸,你现在还不懂,所以你的无礼,我可以忍耐,但是等你明白这一切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对我保持应有的尊敬和服从。”

  杨浩脸se一沉,语气森然起来:“否则,就算你是苏喀大人的儿子,我也不会容忍你一再的挑衅!”

  杨浩从不曾有过的严厉,一下子慑住了小野可儿,杨浩走出很远,他望着杨浩的背影犹在怔忡出神,深知儿子脾气的苏喀本以为他听了杨浩这句威胁而暴跳如雷,见他如此反应,不禁啧啧称奇:“我这个儿子,还真是吃硬不吃软啊,可是。少主到底有何所恃呢?”

  杨浩回到自己住处,四下张望了一番,不见唐焰焰踪影,便向秀秀问道:“唐姑娘呢?”

  秀秀急忙答道:“唐姑娘与谌沫儿姑娘一齐打猎去了。”

  杨浩摇头一笑,吩咐道:“去给我沏壶茶回来。”

  秀秀答应一声,一甩辫子就往外跑,到了门口正与叶之璇撞个满怀,叶之璇酒se淘空了的身子,秀秀虽是女孩,力气却不小,这一下撞得叶之璇仰面便跌了出去,秀秀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扶他,连连道歉道:“叶掌柜的,真是对不住,真是对不住……”

  “哎哟,哎哟,你这丫头,好大的力气,”叶之璇呲牙咧嘴地站起来,拍拍屁股道:“去去去,忙你的去,我有要紧话儿跟大人说,没有吩咐不要进来。”

  秀秀连忙应声退下,杨浩已急步迎上前来,问道:“怎么,有消息了?”

  “是!刚刚送来的消息。”叶之璇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密封的竹筒儿递到杨浩手里,杨浩接过来,验看了一下花纹和封口,自帐壁上摘下一口刀来,“啪”地一拍,将那竹筒拍的粉碎,自里边抽出一卷白绫,展开急急看了起来。

  杨浩看罢,微微闭上眼,长长地吐了口气,叶之璇急急问道:“大人,怎么样了?”

  杨浩慢慢张开眼睛,微笑道:“是该送那个人上路的时候了。”

  “杨浩,杨浩,我捉到了一只漂亮的狐狸。”唐焰焰提着一头狐狸的尾巴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叶之璇见机忙退了出去,杨浩正是满心欢喜时候,一见她来,情不自禁拥她入怀,在她红嘟嘟的小嘴上便是一吻。

  “呃……,怎……怎么了?”唐焰焰难得见他对自己这般亲热,有些受宠若惊地问道。

  杨浩嘻皮笑脸地道:“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什么……大功?”

  杨浩开怀笑道:“自然是困扰我良久的那件事。”

  唐焰焰还是不懂,呆呆地站在那儿只是想:“糟了糕了,他的后顾之忧解决了,那我的‘后顾之忧’不是要来了?哎呀哎呀,怎么这么快,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女性健康  异世界的美食家  伟德教程  六合拳彩  足球赛事规则  世界杯帝  bet188激光  365杯  黄大仙屋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