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19章 各自的期待

第219章 各自的期待

  李光俨率人一路狂奔,一支两百人的队伍风驰电掣一般,须臾不做停留,草原、旷野、荒坡、山岭,每一个地方都只留下他们匆匆而过的身影。

  李光俨的部下,每一个人的马术无疑都非常出se,骏马狂奔,一步一‘打浪’,起落的姿势流畅自然,最大程度地节省着马力。但是他们已经奔跑了两天两夜,中间只休息过四次,每次一个时辰,所有的人都已jing疲力尽,所有的马都吐着沉重的鼻息,无论人和马,都已到了强弩之末。

  李光俨这时已无暇顾及他仓慌离开,会在横山诸部头人间引起多少猜疑和sao动了,他只想尽快赶回银州,稳定银州局势。

  “吐蕃人出奇兵,绕过银州攻击后方诸驿了。”

  当李光俨收到这条军情急报时,简直如闻晴天霹雳。他在银州外围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但是就算他也不相信北吐蕃人真的敢进攻银州,在他意料中,吐蕃人顶多像契丹人去中原打草谷一样,窥个机会劫掠一番外围村寨罢了,偷鸡摸狗的贼,什么时候有了大盗的勇气了?

  在回纥、契丹和银州三方强大势力挤压下,北吐蕃的生存空间已ri益缩小,按照现在的情况,再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北吐蕃将被这三方势力彻底吞噬,从此不复存在,谁会想到,他们居然孤注一掷,对银州悍然用兵。

  更糟蹋的是,李光俨集重兵于银州以北,而吐蕃人则出动jing骑,偷袭银州以南各驿。银州以南各座军镇已经很多年没有打仗了,无论是将官还是士卒,都已有些懈怠。更严重的是,银州以南各座军镇的戍卒队伍规模并不大,原本每座军驿最多就只驻兵两千多人,在他离开银州之前,又从各镇抽调了一半的人马北上,如今一座军镇所余士兵不过千人,其中还多是不堪一用的老弱,一旦城破,哪有多少战斗力。

  吐蕃人势如破竹,一连袭取五座军驿,直到攻打第六座军驿回马岭时,烽火讯号才顺利传出。幸好,银州大权一直掌握在他的手中,他的兄弟、堂兄弟们自他坐上银州防御使的位置后,便尽皆被他架空,对军中诸将没有多少影响力。这才没有人出昏招,回调北方诸镇军马,这令李光俨稍感宽慰。

  在他想来,吐番人定是见他陈兵于北,无机可趁,这才派奇兵深入银州腹地,攻营拔寨,连克多座军驿,其目的就是要在银州后方制造一场大混乱,迫使他从前沿回抽兵力,而吐蕃人的主力必然仍在北方,也只能仍在北方,想要趁着诸军回调之机发动总攻。

  然而他并在银州,其他诸将又没有权力擅自变更他的军事部署,烽火讯号传出后,留守大将胃才浪罗只从银州城派出五千轻骑赴援,就只这五千轻骑一出动,吐蕃人便放弃了刚刚占领的第六座军驿,甚至连粮草辎重都来不及焚毁,便向西逃之夭夭了,显然是要避开他的主力逃回吐蕃人领地。

  这个消息更坚定了李光俨的分析:吐蕃人遣往南线诸驿的这支人马,其使命就是调虎离山,吐蕃人不可能把数万大军转移到银州之南,不但数万大军往来,他们无法遮掩住声息,这么做更有被银州截断退路被一网打尽的危险,他们的主攻方向仍在北面……※※※※※※※※※※※※※※※※※※※※※※※※※※※※※※李光俨骑的是一匹五花马,这是一匹好马,高大油亮的身子,四条长腿富有弹xing地跳动着,尽管两天两夜的狂奔,它的力气已经大大减弱,但是只要你轻拢马缰,它仍会不知疲倦地一往直前。

  李光俨骑术jing湛,胯下又是一匹好马,但是长时间的奔驰,他的两股还是被颠得一片酸软麻木,现在若是下地,他恐怕跑不出几步,双腿的血脉已极不流畅。但他仍然不惜马力,拼命地挥着鞭子。

  他得到的消息,就只有方才那些,如今又是两天过去了,这两天又发生了些什么事,他还完全不知道。胃才浪罗会不会中计,会不会从北线诸镇抽调重兵南返?吐蕃人的游骑有没有被拦住,他们有没有造成更大的破坏?

  这一切,李光俨已完全不知情,心中的焦急自是难以言喻,他现在只想马上赶回银州,坐镇自己的银州根基之地,哪怕把这匹爱马活活累死。

  “我会用所有北吐蕃人的血,来jing告所有敢冒犯银州的敌人!”

  李光俨咬牙切齿地想,挥手又是狠狠一鞭。快了,再有大半天就能进入自己的辖地,李光俨归心似箭,舔舔干渴的嘴唇,又“啪啪啪”地狠抽几鞭。

  前方出现一片起伏不定的山坡地,草木茂盛,连绵起伏的沙包间长满了茂密的柳丛、灌木、蒿草和稀稀落落的榆树。十几顶雪白的毡包散落在草原上,还有两群白羊儿,云一般悠游。

  看起来,这是一个小部落的聚居地。这样的环境,正适合一个小部落驻扎。李光俨看到一个牧羊人勒住马儿,正手搭凉蓬好奇地向他们观望。在一个靠路边的毡包前,有两个穿着草原人皮袍的女人正在挤着马nai。

  回头看看儿子,小石头骑在马上,紧紧随在他的身畔。到底是个孩子,两天两夜的疾驰,他已经有些困得支撑不住了,他仍然稳稳地坐在马上,但是双眼却半阖着,正在马上打着瞌睡。那张小脸充满了疲倦,完全失去了平时狼崽子一般的旺盛jing力。

  李光俨心中涌起一片怜爱之意:“这个孩子,真的是累坏了。但是把他带在身边并没有错,银州这个家,不好当啊,小鹰的翅膀,不狠下心来让他熬炼,他永远也不能在蔚蓝的天空中ziyou翱翔。”

  “石头,小石头,醒一醒。”

  “爹爹?”李继迁一个机灵,霍地一下张开了眼睛。

  李光俨笑了,放缓了速度柔声说道:“前边有个部落,走,过去歇一歇再继续赶路。”

  李光俨一声令下,前驱八名游骑立即策马向那片毡包营地赶去,在各处毡包间转悠了几圈,又绕回来报告,这个小部落是马齐氏部落,各处毡包中都有人居住,不过剩下的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年轻汉子都去放牧、割草了。

  李光俨四下看了看,挥手道:“还有大半天就要赶到咱们的地方了,叫大家下马进食休息,三柱香的时间之后,继续赶路。”

  负责jing戒的游骑立即向四下散开,站在高处眺望四周。其他人纷纷下马,走起路来都直打晃儿,有的人刚一下马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被头目们用鞭子抽打训斥着爬起来,勉强活动着身体。

  路旁,一个牧人站在井台上正在打水,井台旁有一个槽,打上来的水倒进槽里,便向下倾泻,沿着挖好的浅沟流淌开去,许多羊儿正在水沟两边饮着井水。见到这些带着武器的骑士停下,他畏怯地放下水桶,木讷地看着他们,见有人向他看来时,便呲起一嘴黄板牙讨好地笑笑。

  这人满脸胡子,黝黑的脸庞,一脸风霜侵袭的皱纹,身穿一件肥大的草原长袍,袍子破破烂烂,就像刮烂扯碎的烂羊皮,条件艰苦的草原人睡觉时就把袍子解开,一半当褥子一半当被盖,所以他的袍子背面磨得黑黝黝、亮晶晶的,脚上一双多层的牛皮靴,靴头磨得像长了白毛的nai皮子,白花花乱糟糟的,一个黑乎乎的大脚趾头从那靴子里露出来。

  这是一个最常见的草原牧人,毫无任何可疑之处,这个部落也毫无任何可疑之处,尽管如此,李光俨还是布置了jing哨,下马歇息的战士们活动开手脚之后,也没有一个闯入毡包内索取可口的食物和酥油茶、马nai酒,他们就静静地坐在地上,啃着自己携带的干粮、肉干。

  但是刚才经过的路上,有一百多里路没有河流,他们囊中的水都喝光了,一个佐将向李光俨小声请示了几句,李光俨看看那些正俯在沟边喝水的羊,便点了点头。士兵们立即一哄而上,轰开那些羊儿,踩着一地湿的干的羊粪蛋走上井台,从井里打水上来饮用,又灌满自己的水囊,接着把马儿牵到水沟旁,打上水来让它们饮用。

  李继迁也拿着水囊向井口走去,由于长时间乘马,双腿气血不畅,他蹒跚地迈着步子,踩中一泡牛粪时几乎一跤滑倒,旁边一只大手立即扶住了他。

  李继迁回头一看,唤道:“爹爹。”

  李光俨微微一笑:“累了吧?”

  李继迁倔强地道:“我能行,别人撑得住,我就撑得住。”

  李光俨摸摸他的脑袋,呵呵笑道:“那边有新鲜的马nai,怎么不喝?”

  李继迁把头一昂,大声道:“爹爹有军令,行军途中,不得食用自带之外一切食物,违者,斩!我是爹的儿子,也是爹的士兵,要从军令!”

  李光俨哈哈大笑:“这才是我李光俨的儿子,呵呵,来。”

  他一拉李继迁的手,把他拉到那两个停止挤羊nai,正好奇地朝他们打量的妇人面前。这两个妇人一老一少,模样有些相像,老的满脸皱纹,小的圆圆的脸庞,脸颊上带着两抹健康的红润。

  李光俨一抬腿便踢翻了那半桶马nai,大声吩咐道:“挤些新鲜的给我们。”

  他的腰间挂着各式各样长短不一的银饰、金饰,他随手扯下一件,往那老妇人怀里一丢,老妇人见是一根黄澄澄沉甸甸的管状物,不禁老眼一亮,连忙张开只剩下几颗牙齿的嘴巴,把那金饰咬了咬,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与讨好的笑容。她连声答应着,将那根金管揣进怀里,拿起只木碗来用袍襟使劲擦了擦,便和孙女儿殷勤地挤起马nai来。

  新鲜的,还温热的马nai送到了李光俨的面前,李光俨接过来,宠溺地对儿子道:“喝吧。”

  借着这个时机,他向那老妇人问了问银州附近的情形,老妇人一脸茫然,全无所知,不过倒是说过昨ri曾有银州一支轻骑队扫荡过这片地方,随即便向这位远方来的客人抱怨银州军多么粗野,胡乱打人,还从他们的毡包里顺手牵羊抄走了一些东西,唠唠叨叨的一打开话匣子就说个没完没了。

  李光俨据此判断,情况应该已经得到控制,吐蕃人偷袭回马岭失败以后,已然趁银州方面来不及反应逃回吐蕃,银州以南诸驿的混乱已经被控制住。听着老妇人的唠叨埋怨,心情大好的李光俨哈哈大笑,随手又扯下两件银饰丢给她,那老妇人橘皮似的老脸都笑开了话,赶紧回帐去沏了一壶热气腾腾的酥油茶来,李光俨却笑着拒绝了。

  ※※※※※※※※※※※※※※※※※※※※※※※※※※※※※※※※※原地休息了一阵儿,李光俨稍稍恢复了体力,他强打jing神跨上战马,高声喝道:“勇士们,还有大半天的路程我们就到银州辖境了,大家伙儿都打起jing神来,一鼓作气走下去,等到了咱们的地盘,我给你们放大假,下馆子、找姑娘,随便你们想怎么歇着。现在,走!”

  说完一抖马缰便向前冲去,侍卫们振作jing神,纷纷扳鞍上马,随在李光俨身后,打马如飞地向远处驰去。那个木讷的老牧人扶起倾倒的水桶,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唇边突然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他挥手打了一个手势,似乎因为突然赶来近两百名持刀配枪的骑士而胆怯地躲在毡包里不敢出来的牧人立即纷纷走出来,收拾行装,拆卸帐蓬。有人叉开草堆,提出一个木笼,放飞了几只野鸽,几只鸽子一获ziyou,立即分头向不同的方向飞去……离家越近,李光俨心情越是急切,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爱马了,挥鞭如雨,一下比一下急,但是整个队伍的速度却似乎越来越慢,李光俨恼怒地扭过头去,就见紧紧傍在身边的几名扈兵脸se苍白,额上全是冷汗,不禁诧异地道:“怎么了?”

  一句佐将紧紧按着腹部,吃力地道:“大人,属下……属下想是吃坏了肚子,想要……想要跑肚……”

  “大人,属下……有些恶心,胸口烦闷的要……哇……”一个扈兵话未说完,就在马上大吐起来。

  李光俨大惊,猛地一勒战马停住身形,向自己的侍卫们看去,只见许多人在马上东倒西歪,一个个脸se十分难看,只是苦苦支撑,这时他一停下马来,那些士卒中许多人已忍耐不住,急急跳下马,哈着腰冲出去没有几步,便慌慌张张地扯开袍裤,蹲在草地上“噼呖啪啦”起来……“这……这这……”李光俨眼见所有的士兵纷纷下马,到处蹲的都是人,有的甚至连袍子都来不及解开,一时间竟是丑态百出,不由脸se大变。

  那些人强忍腹泻时,腹中虽然翻江倒海,但是勉强还有一丝力气支撑,这一蹲下可就再也起不来了,一个个拉得天翻地覆,脸se苍白,直冒虚汗。有几个体质弱的更是夸张,拉到一半儿竟然晕倒在自己制造的排泻物上。

  “水里有毒!”李光俨终于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毒?看症状,似乎是巴豆,也只有容易弄到的巴豆才有可能大把大把地拿来熬汤,撒下去把井水全部变成毒水,毒药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其他的毒药就算能弄到一包两包,投下去也被井水稀释了,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可是……可是如果是巴豆,为什么那牧羊人喂饮的那些羊儿安然无恙?

  李光俨是仔细观察过那水沟的,那水沟绝不是刚刚掘成的,井水也绝不是在他赶到的时候才刚刚灌下去,他赶到的时候才刚刚下毒么?那又怎么可能,草原上处处都可以是路,敌人怎么可能料准自己的去路?又怎么可能把时机掌握的这么好?

  李光俨是将阀世家子弟,他的亲兵也都是从各族帐中挑选出来的贵族子弟,他们jing于骑she,对于草原游牧也绝不陌生,但是许多属于生活在最底层的游牧人才了解的常识,他们却只是一知半解。

  他们知道巴豆这种东西,也知道误食了它会有什么效果,却不知道并不是每一种动物都对巴豆有反应的。在水中,青蛙对巴豆汤就毫无反应,而鱼虾就会被毒死。在陆地上,老鼠、野兔、鸭、鹅和羊吃了巴豆毫无反应,但是牛、马吃了却会和人一样腹泻不止、昏厥甚至死亡。

  “大人,我们……嗯……嗯……中计了。”一个帐将蹲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叫:“大人没有中毒,你快走,快走……啊,他们……必有伏兵。”

  李光俨看看蹲了一地“嗯嗯哼哼”的部下,现在已是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如果现在有一队骑兵扑来,只消十个二十个人,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他的部下全部斩杀,想到此处不由怵然se变,他四下扫顾,一眼可以望出去五六里路,却还不见半点人踪,李光俨当机立断,大喝一声道:“石头,我们走!”

  说罢撇下正在到处“埋地雷”的侍卫们,也不向银州方向走,反而一提马缰拐进草原,李继迁立即紧随其后,抛下蹲了一地的侍卫们落荒而逃。片刻的功夫,那些战马也开始嘶鸣着、哆嗦着产生了反应,一时间臭气盈天。

  天空中一只雄鹰盘旋了两圈,好象也受不了那冲天的臭气似的,一振双翅追着李光俨父子逃走的方向飞去。

  “呜~~呜呜~~~~~”一阵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拉得头晕眼花、满头虚汗的侍卫们抬起头,绝望地向声音响起处看去,就见远远一行骑手,约有四十人上下,正策马向他们冲来。马队冲的太急,五六只秋天的肥兔被马队轰了出来,慌慌张张地跑在前面,兔子们不顾冲天的臭气,从蹲在地上的众人身边急急蹿过,其中一只惊慌失措,一头撞在了一个侍卫的屁股上,在地上滚了两滚,沾了一身粪便后不辨东西地逃去。随即,一枝枝狼牙箭紧蹑而至,却不知she的是兔还是人……“冤!这样死了,我们冤!我们死不瞑目啊!”

  眼睁睁看着she来的一枝枝狼牙箭,蹲在地上的士兵们满腔悲愤,不过悲愤也没有悲愤多久,满腹的悲愤很快就变成了稀粪,“稀哩哗啦”地泻了一地……※※※※※※※※※※※※※※※※※※※※※※※※※※※※※※甜酒躺在山坡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个柿子,刚刚成熟的柿子皮又涩又厚,她啃开柿子皮,只吃里边甜甜的果肉,吃得嘴巴和手上全是濡濡的果汁,嘴里还含含糊糊地哼唧着一首不知名的牧歌。

  突然,天空中飞来一只雄鹰,发出一声清亮的唳啸,然后双翅一敛,箭一般地she了下来。

  “嗯?”甜酒先是一呆,随即欢叫一声,蹭地一下跳了起来,甩开柿子皮,在皱巴巴的袍子上使劲擦了擦手,摩拳擦掌地道:“他们果然中计,漏网之鱼冲咱们来了,柯大哥、穆大嫂他们是打埋伏的好手,可是架不住俺甜酒运气好哇。哇哈哈哈……,都给我抄家伙,见了人就往死里打,谁客气我就对他不客气。”

  甜酒凶巴巴地吩咐完了,又眉开眼笑地道:“柯大哥他们……就在后面慢慢地等吧,哈哈哈……”

  柯镇恶并不能保证李光俨必能中计,也不能确保他们的行经路线,虽说有飞鹰传讯,但是想要瞒过李光俨及其部下的眼睛,许多东西不能匆匆完成,所以类似方才那样的小部落陷阱,他在附近几条道路上埋伏了六处之多。

  而这,还不是他全部的手段,如果李光俨没有中计,那么前方路上还有荆棘丛、蒺藜阵、踏板陷坑、伏弩埋伏在等着他,有飞鹰传讯,他就有把握让李光俨终究落入他的陷阱,他自己守在下一道关卡,那里已布置得连一只兔子也别想逃出他的掌握,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威名赫赫的李光俨在第一关就栽了大跟头。

  李光俨从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刚刚冲出去没有多久,他的马便跑肚拉稀,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李继迁的马也不例外,父子俩只得弃马而逃,窜入战马不易追蹑的山野。等他狼狈地穿过灌木丛,那一身质料极佳的蜀锦袍子已被刮的破破烂烂,气喘吁吁地钻出来,惊魂未定,就见前面坡上缓缓站起了十几个平端劲弩的汉子,李光俨的心立即凉了。

  甜酒站在坡上,双手插腰,威风八面地大喝道:“放箭!”

  李光俨伸手拔剑,急叫道:“不要放箭,本官银州防御……”与此同时,李继迁矮身滚步向前,张弓搭箭……“铿铿铿……”机括频响,一枝枝劲矢平she而至,毫无迟滞地贯进了他们父子的**。李光俨仰面倒在地上,胸口密密匝匝地插着一丛短矢,在这么近的距离发she力道劲足的弩箭,弩箭已深深贯入他的身体,胸口外只余一截尾翼。

  他想看看儿子,却已无力爬起,只能仰面倒在那儿,眼中只有天空中一片湛蓝,蓝得令人目眩。他眼中的神韵在渐渐消逝,但是他还看得到、听得见,他听到“噗哧”一声怪响,就像摔裂了一枚熟透了的寒瓜,声音很沉闷。

  紧接着,他看见一个斜披着山羊皮,做猎人打扮的大汉遮住了那令人目眩的天空,那个大汉俯身看看他,然后举起了一根马棒。那马棒一头细,一头粗,粗的一头灌了铅,沉甸甸的,沉甸甸的棒头上一片模糊的红白之物。

  “那是什么?”

  李光俨费解地张大眼睛,想看清楚一些,但是天在飞快地变黑,他眼中的事物迅速从模糊、昏暗,变成了一片黑暗。然后,他又听到“噗”的一声响,就此再也没了知觉……甜酒接到的命令是不留一个活口,所以她就不打丝毫折扣地执行这个命令。她才懒得去问逃来这人的身份,反正都是要死的。她的心思比较简单,但是心思简单的人办事直接,效率也总比别人快的多。

  统御四万jing悍铁骑,北抗契丹,西御回纥,东与麟府两藩周旋多年的银州之主,西北一代枭雄李光俨,在一个没没无名的地方,无声无息地死在了一群无名氏的手中,连一个英雄式的死法都得不到。

  可是,谁又规定英雄就得死得轰轰烈烈呢?人中吕布睡在椅上,被两个没没无闻的手下绑了,就此送了xing命。为了追一个什么垃圾“健将吕公”,孙坚在山林之中中了埋伏,连致死的那一箭都不知是谁she的。007的原型克莱伯是英国皇家海军最著名的蛙人、王牌特工,立下无数功勋,风光无限,却在苏联一艘战舰船底安装炸弹时,被一个巡弋海底的苏军蛙人意外发现,当匕首割断了他的氧气管和喉咙时,他还没有一点儿反应,连象征xing的反抗和搏斗都都没有。

  盖世英雄也不过如此。不管是英雄还是凡人,生命都是一样的脆弱。

  李光俨死了,他再也不必为了银州、为了基业、为了权位,殚jing竭虑,苦思冥想。

  李继迁死了,这世上许多人本来有机会名垂青史,却因意外早夭而藉藉无名。杨浩隐约记得李继迁在历史上似乎是大有名气的,但是从此以后的历史上,已注定不会有他这么一号人物。

  杨浩还活着,所以他注定还得继续cao劳。命令木恩汇集派往吐蕃草原的人手,在草木皆兵、一触即发的吐蕃和银州大军之间分别冒充吐蕃人和银州羌兵向对方发动攻击的指令已发出去了。命令纳木罕立即化整为零,扮成小部落和难民,趁着正汇集野离氏部落的各部头人率队返回之机,鱼目混珠,分头南返的指令也发出去了。

  现在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杨浩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成功或失败的消息。吐蕃与银州,这一仗一定要打起来,如果刺杀李光俨失败,那么藉着吐蕃之乱,一样可以暂时解除芦州之险,总之,主动权暂时是掌握在他的手中。

  可是一旦李光俨没有死,他会不会察觉一切都是自己在幕后策划?一个不确定的结论,让杨浩的心忐忑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哪怕是在子午谷前单骑救人,哪怕是在逐浪川上挥刀断桥,毕竟,生或死已经明了,而现在,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一切都取决于李光俨的生或死,难熬啊……李光俨接了一个消息,就像火烧屁股似的跑掉了,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摞下。横山诸羌的头人都是人jing,哪还有看不出有异的,他们不再抱怨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所有的人有志一同,都派出了探子四处打听,而自己则安居帐内,似乎打算在野离氏部落长期定居似的。杨浩似乎也没事可做了,整天就只坐在帐前仰脸望着天空发呆,就像一尊石像,只有鸟儿飞来时,他才会突然活过来,飞快地扑进叶之璇的帐内。

  唐大姑娘却没注意这些反常,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杨浩的后顾之忧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马上就要来了。想起那难堪的‘后顾之忧’,她的芳心忐忑不已,她明知道还没嫁人,有些事不但是不该做,甚至是想一想都不应该的,可是对情事朦朦胧胧的了解,从书本中掌握的含含糊糊的知识,却又让她既害怕又期待。

  “女孩子要矜持,就算这辈子注定了非他不嫁,也不可以……也不可以什么都答应他,否则会被他看轻了的……”

  唐焰焰很认真地告诫自己,但她每晚却都要下意识地去洗白白,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才钻进被窝,天知道她是不是其实很期待情郎半夜摸进她的帷帐,来一场难忘的,既浪漫又刺激的草原之夜……谁知,谁知那个不解风情的呆子却像是突然患了老年痴呆,不要说半夜摸进她的帐来,就连大半天对自己都带搭不理的,他整天就只傻傻地坐在叶之璇的帐前,时而望望天空,时而盯着那只空空的鸟笼,看啊~~看啊~~~看啊~~~~~秋夜已深,孤衾凄凉,唐大姑娘独卧帐内,怀里抱着一床暖绒绒的羊绒被子,**半融入被中,半露于被外,贴身的小衣把她姣美的体态yu露还掩地呈现出来,更具se香味道。

  她的胸不及穆姐姐大,这是她一直有些羡慕的地方。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双峰是何等坚挺结实,那微微上翘的形状,就像两只可口的香梨儿般让人口涎直流。她的腰圆润纤细,小腹平坦柔软,双腿修长笔直,裸露在衫外的肌肤比缎子还要光滑,正是鲜花一般让人迷恋的年纪。

  帐前一盏酥油灯静静地燃烧着,散发着清淡的天然的nai香味儿,唐焰焰凝视着那点袅袅的灯火,情不自禁地又想起那天早上在山洞中杨浩要与她……要与她亲热的情形,一颗心禁不住荡漾起来,身子也有些发热。

  忽然一阵清微的风入帐,把那烛火摇曳起来,想入非非的唐大姑娘乍然惊醒,忙把被子搂紧了些,轻咬薄唇,恨恨地嘀咕:“看看看,那鸟笼子能看出个鸟儿来。你不来拉倒,本姑娘还不稀罕了,我现在就睡,你要敢半夜三更的偷偷摸进来,看我不踢你出去,哼!”

  同样的月夜,一片静谧。

  折子渝坐在灯下,正在洁白的帕子轻轻擦拭着横亘胸前的一柄宝剑,剑长三尺,如一泓清泉,映着她娇美的容颜。

  房门忽然轻轻叩响,折御勋推开门走了进来。

  “哥……”,折子渝头也没回,只是轻轻唤道。

  “嗯……”折御勋负手站在门口,静了一静才慢慢踱近:“还不睡?”

  “要睡了,我擦拭一下青霜。”折子渝抬头,抿嘴一笑。

  “明天……就要启程了,你要先去芦岭一趟?”

  “嗯,这一走,至少也要半年辰光,我想去看看他。”

  沉默片刻,折御勋道:“家族的事,本该是我们男儿承担的。子渝,你不要太过为难,事若可为便为,事若不可为……哥哥也不是一头一条道走到黑的蠢牛,便把这基业拱手交出去,那也是大势所趋。”

  “我知道。”折子渝嫣然一笑:“此去开封,我会先看看,这大宋,这汴梁,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如果赵官家果然是个天下共主的样儿,那也不是我们折家能抗拒的了的。不过,天下还未一统,如果咱们把祖宗基业交出去了,赵官家却不是条坐天下的真龙,那时风云变幻,就连咱们折家也要不保。”

  她眸波微微闪动,继续说道:“此去,我要看看,南唐、南汉、钱越,是否还有回天之力。赵官家对我折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心思,心中有数,咱们才好有所决断。如果能继续维持祖宗基业,哪咱折家的儿女自然要竭力维持,若是真个不济,也要保住折家子孙的荣华富贵……”

  折御勋微微颔首,目光一闪,又道:“杨浩大会横山诸羌头人去了,估摸时间,是也该回来的时候了。不过……大哥可听说唐家那小妮子跟他走的甚近呢,你现在要往开封去,一走就是大半年……。要是你把自己身份说与杨浩知道那还好些,你偏又不肯,一个民女、一个富可敌国的豪绅世家闺女,姿se又不在你之下,哥担心……”

  “他敢!这剑呀,我本是要送他的,”

  折子渝皓腕一翻,手中青霜剑寒光飒然一闪,三尺秋水便握于掌中,一见剑光闪来,折御勋忙不迭一提袍裾,纵身便跳开三尺,折子渝已然冷哼道:“如果他敢移情别恋,哼哼,我就插他一剑!”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小说网  医女小当家  皇家计算器  择天记  明升  365龙王传说  超越故事网  bv伟德系统  华宇娱乐  365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