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22章 此去马蹄何处?

第222章 此去马蹄何处?

  “师傅?”杨浩先是一呆,继而大喜,对这个传说中的神仙,为老不尊却诙谐有趣的长辈,杨浩从心底里有一种亲近感,见到他的喜悦却不是装出来的。

  吕洞宾嘿嘿一笑,一展身形穿窗而入,瞄他一眼道:“长吁短叹的,可是为了女人?”

  杨浩点点头,吕洞宾笑吟吟地道:“这就对了,除了女人,还有什么是搁不下的?为师这一辈子,红尘是早已斟破了,就是看不破红粉,吾徒颇为为师之风,足以传我衣钵了,幸甚,幸甚。”

  杨浩苦笑道:“师傅,你就别打趣我了,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起来真是……,算了,这些烦恼事不提也罢。对了,我还以为师傅此番去探望扶摇子前辈,至少也要在那里住个一年半载,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吕洞宾一听,变se道:“不回来不成,陈抟那个老牛鼻子教徒弟还真有一手,她随陈抟学艺这些天,为师冷眼旁观,旁的本事为师还不晓得,只是那一身武功的进境实在惊人,那个狗儿也真是学武的天才,武功进境一ri千里,看得为师心惊肉跳。

  你别看她小小年纪,这样下去只需一年功夫,你就得让她比下去。再过三年,你便拍马都追不上她了。为师每天看到她,都会想到你望尘莫及的凄惨模样,真是心有戚戚焉,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在太华山上待下去?”

  杨浩大喜道:“狗儿学武竟有这般天份么?好!好啊,这孩子孤儿寡母的,瞧着让人可怜,今后有了一技之长,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吕洞宾斜眼瞄他,愤愤然道:“没出息,陈抟的徒弟有天份,我吕洞宾的徒弟就没天份?这算什么道理?论身份论地位,我吕洞宾比他陈抟可还高着几分,难道我的徒弟就该让他的徒弟比了下去?”

  杨浩陪笑道:“弟子愚钝,有负师尊厚望。其实师尊学究天下,诗才武艺盖世无双,有您这样的名师指点,徒儿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不过,学武要有天份固然是一方面,再者说狗儿年幼,现在学武筑基,我这已经成年的人自然比不得他,并不是师傅不如他的师傅。

  更何况,不管有怎样的名师调教,不管什么样的本领,都没有投机取巧的途径,狗儿居于太华山上,不问世事,潜心习武,心无旁骛之下方有这等进境,那也是他用辛苦和汗水换来的。弟子惭愧,做了这芦州知府,诸事缠身,每ri用来习武练功的时间终究有限,将来在武学上的造诣不如狗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吕洞宾本来吹胡子瞪眼的正在发怒,听了这话沉吟有顷,颔首说道:“唔,你这话也有道理,说起来你师傅是本无争胜之心的,可是如今既已起了这个念头,总不能就此偃旗息鼓。想那陈抟弟子众多,仅是他那大弟子无梦,就给他收了徒孙三百多人。

  你就算舍了官位前程随我入山专心修道习武,将来也未必比得过他的徒子徒孙势大,为师懒散了一辈子,却也无人能与我争风,不收徒弟也就罢了,如今既收了你这徒弟,做师傅的总不能不管不顾,让自己的弟子将来受人欺负,说不得我也要走遍天下,去寻几个根骨奇佳的孩子,给你教出几个师弟来撑门面。”

  “师父,”杨浩感动地道:“师父授我绝学,弟子已感激不尽。师父是世外高人,如散仙一般逍遥自在的人物,向来率xing而为,无拘无束,何必为了弟子这般辛苦。师父若是想要多收几个徒弟,让吕氏门人开枝散叶,广传天下,弟子是十分赞成的,但是师父却不必为了徒弟这般cao心。弟子与狗儿情意深厚,断无为敌的理由,再说,徒弟也不是一定要在武学上开宗立派,扬名千古,弟子的天份和前程,又不在这儿。”

  “噫!”吕洞宾抚掌,转嗔为喜道:“不错,不错,我的徒儿天份不在这里,你要让他陈抟的徒弟屈居身下,也未必要靠武功,传承我全部衣钵,看来是指望不上了你,不过既是我酒se财气吕洞宾的开山大弟子,总也不能本领太差,堕了为师的威风。为师在此再住半个月,趁这功夫,把为师最拿手的内丹功法双修秘术传你,你依为师所授,好生习练,将来的成就也不致太差……”

  “什么?双修之法?师傅不是修道人么,还懂得房中术,师父要教我房中术?哎哟!”一语未了,杨浩头上便挨了一个爆粟,脑瓜仁都觉得生痛。

  他是真的大吃一惊,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一个出家人竟懂得房中术,光看吕洞宾那仙风道骨的模样,杨浩早忘了道家还有合藉双修之法。本来,有这样的功夫,恐怕是个男人就想学上一学,可是折子渝刚刚愤而离去,杨浩正是满心悲苦的时候,哪里提得起兴致。刚刚还听说师父要与扶摇子别一别苗头,去寻几个根骨好、悟xing佳的弟子传授一身本领,光大本门,临走还念念不忘要传自己房中术,难道要让自己在妇人们面前大逞威风?也算是为他酒se财气吕老祖扬了威名?一想至此,杨浩只觉哭笑不得。

  谁料吕洞宾听他把自己最得意的双修秘术说成房中术,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又像一个明明写的是后宫,却硬被无知小辈指为种马的可怜作家,跳将起来,气极败坏地道:“不学无术,浅鄙无知,谁说双修之法就是房中术?说出去无端惹得修道之人笑话!

  为师修的是内丹术,内丹术练的就是xing命双修,何谓之xing?元始真如,一灵炯炯是也。何为之命?先天至jing,一气氤氲是也。xing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内丹术之修习,有人先修xing而后修命,有人先修命而后修术,起手不同,各有侧重,是故流派甚多,其中区别极大。yin阳双修只是其中一个分支,男女双修,亦臻大道,所谓殊途而同归也。至于房中术,不过是学了yin阳双修的一点皮毛之士,用作闺房绣榻之上取乐快意的一点旁门左道功夫而已,岂可与yin阳双修相提并论?”

  杨浩一见平时恬淡如神仙般的吕祖大人脸红脖子粗的模样,不禁心中大汗,赶紧陪笑道:“是是是,师傅说的是,管它叫房中术还是yin阳双修,学来之后只消有用就是。”

  吕洞宾正se道:“房中术是房中术,yin阳双修是yin阳双修,两者岂可混为一谈,名不正则言不顺,你这厮真真的不学无术,为师费尽唇舌,讲了这许多,你还是懵懂无知,真是气煞贫道了……”

  杨浩赶紧从善如流,改口说道:“是是是,弟子愚昧,师父要教我的是yin阳双修,与房中术旁门左道功夫全不相同,弟子无知之言,师傅不必放在心上。”

  吕洞宾又愤愤然地向他讲了半天两者的区别,什么姹女婴儿、金公木母、心猿意马、外道正法……,说的俱是道教术语,可怜他收了这开山大弟子之后,只教了他些武技功夫,道法从未学过,完全不解其意,把个杨浩听得晕头转向,只是做诚惶诚恐状不住点头应是。

  吕洞宾滔滔不绝讲了小半个时辰,见这蠢笨的徒弟一脸真诚,仿佛真的弄明白了两者之间的区别,这才满意地住口,从他手中接过茶盏,饮了口茶水,又恢复了世外高人模样,慢条斯理地说道:“yin阳双修,分为筑基、双修两个部份,共计九大功法,为师如今且把功法传你,再为你细细解说其中不明之处,然后你可自行参详修练,此功法着手甚容,并无走火入魔之险,你可从yin阳双修着手,好生修练,待你大成之后,为师再将xing命双修的无上绝学传你。”

  “是,请师傅教谕。”

  吕洞宾又正se道:“徒儿,你须记着,水可载舟,亦能覆舟。yin阳双修虽是藉男女之术以收健体强魄,贻养长生之道,却切不可倚仗此技沉溺女se。好se纵yu,必自毁其身,为师曾赋诗一首,‘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催人骨髓枯。’你须谨记心头,时时自省。”

  杨浩“啊”地惊呼一声,吕洞宾奇道:“怎么?”

  杨浩还不知这首诗是他作的,是以惊呼出声,一见他问,怎敢说这首诗自己早就听过,连忙翘起大指,连声赞道:“好诗,好诗……”

  吕洞宾哼了一声,不理他拙劣的马屁功夫,便自吟出一段双修歌诀来,杨浩呆呆听着,吕洞宾吟罢,扭头看看他的脸se,不禁悲从中来:“还是陈抟那个关门弟子好啊,那个狗娃儿虽不识字,却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陈抟老儿说上一遍,她便记得,瞧你这模样,恐怕是万万不及的,唉,笔墨侍候……”

  杨浩一呆,忙掉头去取笔墨,吕洞宾看着他的背影,捻须想道:“今ri一番话,总算稍稍开解了那位折姑娘的怨尤之意,不过想要他们复合,却非我舌灿莲花便办得到的。陈抟说他二人之间还有重重波折,不ri二人都将往东南一行,却不知准是不准。大道玄妙,难以预料,我也不必对他说破了,这是他自家因缘,就让他自家去解吧……”

  ※※※※※※※※※※※※※※※※※※※※※※※※※※※※※※开封府!天子脚下第一府!

  寇准、吕夷简、范仲淹、欧阳修、包拯、蔡京、宗泽等许多历史名人都曾在这里战斗过的地方。偌大的东京城、一百多万人口的管理都集中在这里,诉讼、户籍、婚姻、田土、祭祀、营造、赈灾恤民、管理科举、按察赋税、平定物价,甚至各种庆典的礼乐事务、京师的宗教管理、迎送外国使节……开封府每ri文牍案柬不下数千封,用来批复公文的毛笔,每月就要用掉一箱;官印也因使用频率过高,每年都要更换一枚新印。是以每ri里开封府尹、判官推官、左右司录、左右巡院、六部功曹等诸位大人一天到晚那真是忙得团团乱转。

  但是开封府的地位也因此变得极为崇高,唐宋定制,重要的官衙都要筑在城中城里,称为“子城”或“衙城”。开封府又称“南衙”,做为大宋一座极重要的官邸,属官从吏无数,所以府衙占地六十余亩,楼堂殿宇五十余栋,除了大宋的皇宫,整个开封城内的确再没有任何一座府邸能跟它相比。开封府衙其实就犹如另一座皇宫,浑厚、雄伟、褐红se的城墙,高大巍峨的城门,无不彰显着它的威仪……府衙正前方有一方青石浮雕照壁。照壁的正中刻着一只似牛非牛、刚猛威武的独角怪兽,再往前去,高大的城门上方三个斗大的汉字赫然在目:“开封府”!一顶八抬大轿到了府前不见停下,径直进了戒备森严的府门,经过百余米的甬道,来到一座左侧挂着开道锣,右边架着鸣冤鼓的仪门,大轿再往前去,到了后面一座院落,院落正中有一块巨大的濮玉,上刻十六个大字:“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濮玉后面便是重檐歇山顶的开封府正厅,绕过正厅再往后走,到了府尹大人居处,轿子才落了地,轿帘一打,开封府尹赵光义端着玉带从轿中肃容走了出来。

  “叫程羽到清心楼来见我。”赵光义吩咐一声,一个衙差立即高声应是,飞步赶去传唤,赵光义则泰然举步进了院门。

  开封府西南角一个院落,院门上一处楹联,上联是:“国设刑典律万民本不分你我贵贱”,下联是:“我执王法靖一方唯只认是非曲直。”正中门楣上赫然是“府司西狱”四个大字。

  虽说这地方只是用来临时关押疑犯和证人以便提审的地方,按照大宋的典狱制度,疑犯在这里关押时间最长不能超过四十天,如到期仍不能找到证据定人之罪便要放人。可是但凡被抓到这种地方的人,不管有罪无罪,见了那森严的气象,哪个不心生畏惧。

  一个三旬左右的官儿急匆匆地提着袍裾自府西司狱里面出来,这人面貌清朗,眉宇间隐含一抹肃杀之气,正是开封府判官程羽,赵光义的心腹。他走出门来,一掸官袍,便急急向清心楼走去。

  清心楼上,方面大耳、不怒自威的赵光义端然就坐,一手举盏,一手拿着盖儿轻轻抹着茶叶,将一口香气氤氲的茶水抿进口中,双眼微闭,细细回味了片刻,这才咽下肚去。

  已赶上楼来的程羽见他双目一张,这才适时踏进一步,拱揖施礼道:“大人……”

  赵光义盯着手中的茶杯,出神半晌,问道:“禹锡离京有半年多了吧?”

  禹锡是程德玄的表字,他的官职虽只是个押衙,但是在赵光义面前,却是最受宠信的,程羽忙应了声是,看看他的表情,小心地道:“大人想让禹锡回京来?”

  赵光义摇了摇头,说道:“官家今ri召我进宫,商议西北边事时,特意提到了杨浩。”

  程羽先是一呆,随即才省悟到他说的是西北那个新设的芦岭州知府。程德玄的密奏总是抄录一份副本转呈开封府,这些事涉机密的文案都是由他来整理的,对此事的来龙去脉自然了解。程德玄的奏表中将杨浩在西北独断专行、招揽民心、广收心腹的事写的十分详细,皆有事例佐证,莫非官家终于起了戒心?

  赵光义微微一笑,说道:“杨浩此人原本出身于广原程世雄门下,系府谷折氏一系,虽经官家提拔重用,但其所做所为,却不见他有丝毫感念皇恩之意,此人野心勃勃,显然是想效仿西北三藩希图自立。如果他真能自成一藩,能够起到分化西北各方势力的作用那也罢了,可他与折藩过从甚密,又接受折藩的种种援助,显见是已与折藩勾结,成为折藩爪牙,若容其坐大,只能壮大折藩的实力,使西北局面更难控制。”

  程羽道:“是,大人卓见,不知官家有何定计?”

  赵光义轻哼一声道:“依我之见,应趁其根基未稳,尚无力量对抗朝廷,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还不值得折杨两藩为了他而与朝廷反目,及早除之,消弥祸患!”

  他啜了口茶,又道:“官家却以为,杨浩功劳彪炳,朝廷刚刚嘉奖过,而芦岭乱象未生,杨浩野心未显,不便枉举屠刀,落下不义之名。可以明升暗降之法,将他召进京来,另委他人担任芦州知府,兵不血刃地接收芦岭势力,如果杨浩拒不奉诏,亦或推诿搪塞,方可着钦使遽而杀之,心彰国法。”

  程羽目光一闪,省悟道:“大人召卑职来,可是要让卑职通知禹锡暗做手脚,迫使钦使斩杀杨浩,了了这条祸根?”

  赵光义一呆,哑然失笑道:“怎么会,本府在意的是那芦岭州,只消杨浩离任,还能有甚么作为,值得本府为他拔刀么?一个不慎,行迹落入官家眼中反而不美。此人不值一提。”

  程羽赧然道:“是,卑职愚钝,那么……大人是趁机举荐禹锡为继任知府了?”

  赵光义摇摇头,站起身,踱到楼前,凭栏俯瞰开封府衙,说道:“那么做不是明摆着安插私人么?官家慧眼如炬,使不得。本府向官家进言,保举了张继祖为继任知府。”

  程羽奇道:“张继祖?他不是因为贪弊……”

  赵光义微微一笑,程羽突然了悟,立即闭口不言。

  张继祖与他是同科进士,又是同乡,虽然私下没有什么往来,在朝中也算是亲近的官吏。张继祖此人怯懦守成,没什么政绩,前不久因为贪弊被监察御使弹劾,走投无路之下,还曾备了厚礼求到他府上,希望他能引见自己,恳请南衙保他。

  程羽分文不收,却知大人正在用人之际,也未一口回绝,好言安抚了他一番,便将事情源源本本告与赵光义知道。张继祖的为人秉xing,赵光义亦为不屑不耻,不过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还是动用他的关系,暂时把这件案子压了下来。

  此前,张继祖与南衙并无往来,行贿投靠又是私密行为,外界自然不知。芦岭州苦寒凶险之地,无罪无过的官儿,随便指派一个,谁又肯去?那不是流放一般了?如今大人举荐张继祖,正好向官家说明他贪弊一事,而不致为自己留下包庇的隐患,同时借这桩大事,又可将他的罪责轻轻缷下,让他将功赎罪,牧守芦岭。

  此人感念南衙恩德,唯有从此投效门下,再者,此人素无胆魄能力,一旦掌理芦岭,唯有倚重于程德玄,而且此人只习文而不知武,到那时大人纵然不说,官家也会想到程德玄还在芦岭,团练使的官职少不了便要分差到程德玄的头上。西北之地,军权远比政权重要,到那时就算张继祖不会死心踏地的跟着大人走,芦岭实际上也是掌握在大人手中了。

  这张继祖既非大人门下,现在又用得着他,有些该点拨的话,大人自己不便出面,那么这穿针引线最好的人选自然就是非己莫属了。一念至此,程羽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过两ri就是小儿百ri之喜,张继祖与卑职既是同乡,又是同科进士,卑职邀请过府饮宴的客人,当然是少不了他的。”

  赵光义又是一笑,颔首不语……※※※※※※※※※※※※※※※※※※※※※※※※※※※※※※※※“这个道,非常道。xing命根,生死窍。说着丑,行着妙。人人憎,人人笑。大关键,在颠倒。莫厌秽,莫计较。得他来,立见效。地天泰,好征兆。口对口,窍对窍。吞入腹,自知道。药苗新,先天兆。审眉间,行逆道。渣滓物,自继绍。二者馀,方绝妙……”

  杨浩站在山坡上,一身箭袖,面向东方喷薄而出的旭ri,双目微闭,双脚微分,双腿微曲,含胸拔背,肩肘松沉,神定于百会,气凝于丹田,徐徐吐纳,意念中道道阳光自天目源源不断汇入丹田气海,然后按照吕洞宾所授气行之法,将其运转周身经脉。

  对于吕洞宾所授的武技,杨浩从一开始就相信它确有奇妙之处,但是对于这种内家气功,自从见识了吕洞宾神出鬼没的本领后,也颠覆了他原本的认识,但是这功夫到底有何奇妙,他还是不知其详,这功夫练习之初,他只觉腰酸腿软,还未发现其中的神妙,半个月下来,感觉却有不同。

  他闭目吐纳之时,渐渐已能进入空虚境界,原本闭息六十秒是绝对办不到的,现在却可以从容屏息至少两分钟,下丹田、两肾及跃yin库开始发热,命门、百会、天目等大穴会自发地跳动。意念内敛时,会感觉到眼前有如电闪,耳边似闻雷鸣,方知这功夫果然大有奇妙。

  这功夫朝采太阳之气,晚采太yin之气,每ri早晚各练半个时辰,倒不影响他ri常行动。如今他才只练了第一式,很快就可以练习第二式补亏,还有回龙、锁阳、幻影等各式筑基功法,都要待前一式根基扎好,才可以习练。至于筑基功夫练好,就该进入双修之境,那时就需与女子房中练养、采药归炉、yin阳还元,如今他一个娘子也无,倒也不去理会。杨浩只觉这功夫渐渐上手之后,每ri神清气爽、jing神奕奕,再也不易疲惫,便当它只是一种普通的养生气功也是好的,所以勤练不辍。

  杨浩在练吐纳功夫,程德玄却在不远处的草坡上练剑,草已枯萎,满地银霜,程德玄一身玄衫劲衣,在坡地上辗转腾挪,步履矫健,手中一口剑寒光闪闪,剑风飒飒,两丈方圆内,尽被他的剑势所笼罩。

  二人一动一静,如同玄武,玄者凝如山岳,武者如电掣雷霆,比较起来,还是程德玄的功夫有看头,两人所带的几个仆人便都远远的站着,观望程德玄练武,全未注意到壁宿一溜烟的已登上山来,到了杨浩近前。

  杨浩如今六识聪灵,已感觉到有人靠近,他徐徐吐出一口浊息,收势站定,张开眼睛,见是壁宿到了近前,不由露出喜se,忙道:“壁宿,可曾打探到她的消息?”

  壁宿轻轻摇头,杨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壁宿低声道:“遵大人嘱咐,属下往折大将军府求助,提起她的名字,说及她的九叔父就在将军府当差,请折大将军找来她的九叔,已便问清她的居处,谁知……”

  “谁知怎样?”

  “谁知折大将军向左右略一询问,便知府中果有这样一位管事,只是这位管事也已辞职离开,好似家中出了什么为难之事。”

  杨浩眉头一蹙,喃喃地道:“能是甚么事,连她的九叔也辞了差事?”

  壁宿道:“折大将军府上再加上各处别院、下庄,大大小小的管事不下百余位,谁知道这位管事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只好向与那位管事相熟的人询问,探得他府宅所在,却是府谷城外一处牧场,便即赶去探看。”

  就算霸州丁家,比起折大将军府的确规模小了至少百倍,那些大小管事也是有亲有疏,有尊有卑,像厨房管事刘鸣,就是根本没有资格去见丁老爷的,如果自己家里有了什么大事,也没有可能去向丁老爷求助,只能自己解决。如今看这情形,折子渝那位九叔在折家也算不了什么重要的管事,所以有了事情只能自己解决,却借不了折大将军的势力。

  壁宿接着说道:“那座牧场就在府谷以西,牧场不大,只是用来豢养安置临时采购来的骡马牲畜的,一俟卖出就会运走。我到了那里之后,见牧场还在开张,便向牧场的人问起,他们说,牧场已换了主人,折姑娘的家人将牧场变卖,已举家往开封去了。”

  杨浩焦灼地道:“你就没有问问他们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壁宿道:“自然是问过的,那买下折家牧场的人也说不大清楚,好象折家往中原贩卖马匹挟带了青盐,回程时又偷偷采买钢铁,原本做的小心,倒也不曾被人发现,结果因为生意上与一个大主顾发生了纠纷,被人举报入官,扣下了全部货物和人,折家只得变卖全部家产往中原上下打点。”

  西北地区做生意的人,为牟高利,大多挟带品质极佳的青盐,从中原回来时,再采买西北欠缺的钢铁,这已是民间不曾公开的秘密。同后世人的想象相反,当时的人,国家、民族的概念极为薄弱,世人大多只为家族着想,幽云十六州的汉人绝不会ri夜翘首期盼中原人来“解放”他们,西北地区尚未纳入大宋统治的汉人百姓也绝不介意损害大宋的利益,而与同西北胡族做生意。

  这样的事虽然寻常,可一旦经了官就不妙了,难怪折子渝家有人在折将军府做管事,也不曾求助于折府,这种事即便折家也在做,一旦被大宋官府发现都要找几只替死鬼的,更何况此事与他们全无干系,避之尚恐不及,哪有可能为子渝家里出头。

  杨浩听了焦灼万分,可是这桩事以他这种空降的官儿,无论在西北还是中原都毫无根基和人脉,根本是帮不上忙的。不过这事既是折家有人走私被抓,大不了赔个倾家荡产,当事人被判入狱,折子渝却不会有什么危险,这种事儿怎么也不会搞出“连坐”来的,所以杨浩稍稍心安,他思忖片刻,又道:“我听子渝说过,要往开封府去,这案子可是犯在开封?”

  壁宿摇头:“这却是连那户人家也不晓得了,不过不管是不是犯在开封,这案子若是不小,最后总要着落在大理寺的,折姑娘去开封也是对的。”

  杨浩心想:“也不知霸州赵杰在开封有无同僚官员,这事儿如要请托,我也只有找他了,折家既然倾家荡产去打官司,这案子便不会急着判,只要拖下来,就还有机会,眼下先得找到她,否则纵想托附赵通判,恐怕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想到这里,杨浩忙道:“壁宿,这事儿还得麻烦你往开封府走一趟,把折家这案子打探清楚,看看如今着落在哪个衙门,即通过‘飞羽’传讯回来。”

  “好!”壁宿点点头,想告诉杨浩自己去折府时,折大将军黑口黑面,对他态度不太友善,忽又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位卑身轻,折大将军自然不放在眼里,倒未必是对杨浩有什么不满。不然的话,又怎会送他衣甲兵器,又遣将校帮他练兵?这种小报告不打也罢。

  这只是壁宿心中念头一转的事儿,他的“好”字刚刚应下,程德玄便挽了衣衫过来,笑吟吟地道:“大人真是勤政,这么早就在处理公事呀?”

  杨浩掩唇咳嗽两声,摇头笑道:“程大人见笑了,倒也不是什么公事,本府随一名道人习了一门养生吐纳之术,这些ri子练下来,只觉神情气爽,体健身轻,心中甚是欣喜,不想心急成功,练的有些过急,这几ri总觉肺腑有些燥热烦闷,可那位道人又云游四海去了,本府便着人往府谷探访那位道人的师弟碧荷观主,想请他来诊治一番,不想那位观主不愿离开,咳咳……”

  程德玄关切地道:“大人怎么能相信那些江湖术士传授的功夫,吐纳之术,一旦出了岔子,可是会伤及五脏内腑的,大人切切不可大意,还是早早延医诊治才好。”

  杨浩摆手笑道:“多承程大人关心,我想那位道人是不会害我的,应该是我所炼不太得法吧,咳咳咳……”

  程德玄忙道:“既然如此,大人这几ri还是先停练了吧,待气息匀顺了,或者向那道人问个清楚,再接着练下去也不迟。”他呵呵笑道:“大人chun秋正盛,恰当壮年,这养生之术也不急着去练。”

  “说的是,咳咳……,且再看看吧,幸好如今我芦州诸事都已理顺,眼看寒冬将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公务需要处理,如果还有不妥,我便亲往府谷拜访拜访那位碧荷观主,请他诊治一下便是。啊,时辰不早了,本府要回去更衣理事,程大人请。”

  “杨大人请。”二人相互拱拱手,便各自循着一条山径往山下走去。他们的住处都有直通这后山的道路,下山并不同行。

  “大人,你修炼吐纳之术,果真有些不妥了?”程德玄一走,壁宿便关心地问道。

  杨浩微笑着摇摇头:“我好的很,哪有什么不妥,这么说,只是预埋一个借口,再过两ri,我把州府里的事交待一下,便要离开一趟。我现在是芦岭州知府,照理说为官一任,不奉诏、不请命,是不得擅离辖地的,虽说这西北地方山高皇帝远,没几个官儿守这规矩,可这面上功夫总还得做做。”

  “大人要离开府州,往哪里去?”

  杨浩目光一闪,眺望远方层山叠峦之间,淡淡说道:“霸州!”

  此去马蹄何处?自然是度关山,了恩仇!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天富平台注册  竞彩网  188  黄大仙屋  医女小当家  10bet荒纪  欧冠联赛  伟德女性健康  世界杯帝  新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