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23章 随波逐流处处安

第223章 随波逐流处处安

  传旨太监顾若离将圣旨交到杨浩手上,笑吟吟地道:“恭喜大人荣升和州防御使、右武大夫,我大宋的臣子,自入仕以来不到一年光景,便自从八品一口气儿升到正六品的,屈指数来,也只有杨大人一人,足见官家对杨大人的青睐,杨大人只要勤于政事,公体为国,效忠于朝廷,前程必然不可限量。如今杨大人高升,得以入京为官,杂家在此先贺大人的喜啦”。

  和州防御使是杨浩他的官职,比他原任的团练使又高了一级,已和广原程世雄相同了。武功大夫则是他的品级,官员的待遇、俸禄,要根据他的品级来给付。但是宋朝的官儿真正有多大的权,要看他知的是什么差,提点的是什么事,他现在有职、有职,就是没安排具体的差使。

  “呵呵,大官夸奖了,官家如此厚爱,杨浩是受宠若惊呀。大官一路跋山涉水,远来辛苦,快请净面更衣,落座歇息,来人啊,上茶。大官,请。”

  大官是对品秩较高的宦官的称呼,杨浩迎接钦使前先向范思棋、林朋羽等幕僚们仔细打听过了的,这时候的太监还是一种官职,并不特指阉人,阉人也不称公公,品秩高的称大官,次一点的称阁长,普通的阉人则称为中大人、中官。

  顾若离是内侍副都知,当得起大官之称,见他恭敬有礼,便笑眯眯地应了,与他并肩走向上厅,杨浩一招手,把穆羽唤到面前,低声道:“你去,向唐姑娘借四个伶俐乖巧的丫环,就说本官要用来招待一位上差。”

  穆羽领命,急忙向外走去,外面自有人过来撤了香案,杨浩陪着顾若离进了上厅,叫人看茶侍候,自己却走到中间的书案之前,将圣旨恭恭敬敬地搁在上面,他见旁边有插着鲜花的瓶儿,恐有人不小心刮倒了瓶子,里面的水会把圣旨浸染了,忙将花瓶儿也挪开。

  杨浩心想:“圣旨这玩意儿后世可不多见,尤其是宋朝的圣旨,好象一件也不曾传世。我现在已经得着两张了,回头我就用‘飞羽’传递密信的法儿,做个大号的密封竹筒,把这圣旨都密封了藏起来,给我的子孙后代传下去,这都是难得一见的古董,过上一千年,到时候一张怎么不得卖个几十万?”

  顾若离哪晓得杨浩心中的打算,他在一旁冷眼旁观,见杨浩对圣旨的爱惜呵护、恭敬珍重,确是发乎真心而非做作,不由暗暗点头。

  这次奉诏传旨,他怀里可是还揣着一道密旨呢,如果杨浩拒不接旨,又或者接了圣旨之后,效仿折御勋来个养匪自重,拖延时间而不交权,那就得取密旨将他当场格杀。他身边的八个侍卫全是来自武德司的高手。武德司就是后来的皇城司,大宋的特务密谍机构,职责只有两个:护卫与刺探。

  他手下这八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侍卫中,就有四人专门习练的是高明的技击之术,可以五步杀人、一击致命的武术高手,而另外四人则是专攻刺探蹑踪,飞檐走壁如履平地,又擅飞刀绝技,如果他一声令下,猝不及防之下八大高手突然下手杀人,还真没几个能避得过去。

  顾若离既奉了这样一道差使,他对杨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自然格外注意,今见杨浩对圣旨的恭敬姿态不似作伪,他就先有了个好印象,心中那根紧绷着的弦儿也就松驰下来,杨浩放好圣旨,转身与他叙谈时,顾大官脸上的笑容便又和气了几分。

  二人在上厅叙谈一番,天se就已晚了,顾若离到了芦州府,是先用过膳食的,这时茶足饭饱,杨浩便引着这位上差往后宅里去休息。因芦岭州新建,加上地理特殊,一直没什么官员往来经过,所以本州还未修建馆驿,顾若离及其一众随从只有安置在知府衙门里。

  待到了后宅,顾若离一看,此处真个是四大皆空。刚到芦岭州时,远远看去,只见这知府衙门建的恢宏气派,哪晓得后宅里居然如此简陋,不但陈设简单,就连家仆丫环都是寥寥无几,房间里空空荡荡,不觉皱起眉来。

  杨浩谦笑道:“顾大官,实在抱歉,下官这府邸也是刚建成不久,加上没有内眷,府中各种陈设和侍候的人有限,许多房间还空着,这间房,是下官的寝居之处,设施还算完备。如今将致寒冬,不曾住过的房子十分yin冷,大官未必习惯,就委曲大官暂住下官这间住处吧。”

  宋朝的太监与其他朝代的太监相比有点不同,他们大多职位较低,但是薪水很高,ri常生活很有水准。而且,宋朝的太监是可以娶妻纳妾的,只要你情我愿明媒正娶,官府并不会跳出来指手划脚的说你缺了一个零件,履行不了丈夫的一项重要义务。顾若离做为一个高级宦官,薪水很高,所以在开封府不但有一座自己的豪华府第,还有娇妻美妾及一众侍婢侍候,眼见此处如此简陋,他的确有些不习惯,心中也有些不悦,待听说此处竟是知府自己的寝居之处,顾若离不由大吃一惊,轻怠之心立即散去。

  就在这时,穆羽带着四个小丫环回来了,不但带来了四个小丫环,还带来了五六个青衣小帽的家仆,抱着绫罗绸缎的被褥,还有细瓷的杯碟茶碗、上好的茶叶美酒,几只食盒里盛着可口的蜜饯点心,另有几个白铜火盆,在房中架起来,燃起兽炭,立时温暖如chun。让这些人一张罗,那间空空荡荡的房子顿时舒坦起来。

  顾若离奇道:“杨大人,这是……?”

  杨浩本来只是借四个丫环,一见唐焰焰想的如此周到,心中也是一暖,见顾若离动问,忙笑道:“此处太过简陋,大官在此居住必多有不便,是以下官便向州中豪绅巨贾商借了几名奴仆。”

  顾若离眉开眼笑,对杨浩登时又觉亲近了几分。

  杨浩光棍儿一根,又不大在府里待着,屋中设施不全,身边侍候的人极少,许多事都是亲力亲为,两个所谓的丫环长相一般,年纪也不小了,刚才想着如何安顿这位钦差时,便想到了向唐焰焰求助。

  唐焰焰不知从什么渠道已经知道折子渝与杨浩闹翻,一怒之下离开了芦岭州。折子渝再怎么大怒,她都不放在心上,可她却怕杨浩怪她多嘴,因此迁怒于她,所以有些心虚胆怯,这些天她乖巧的很,知道杨浩府上没几个趁心的人照顾,所以每ri她都使人给杨浩送来可口的食物,而自己却连面都不敢露,只想等延缓些时ri,杨浩气儿消了再出现在他眼前。

  如今杨浩来向她借人,唐焰焰觉得这是个向他示好、和解的好机会,恨不得自己换上侍女衣裳去他府上干那端茶递水的差使,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即便拨了四个人来,其中两个是她使唤惯了的贴身丫环,另外两个却都是杨浩的熟人,姆依可和格尼玛泽两个羌族少女。此外还带了许多ri常应用之物,她是豪富之家,所用之物莫不珍贵,自然入得了顾若离的一双法眼。

  ※※※※※※※※※※※※※※※※※※※※※※※※※※※※※※杨浩把这位钦差安排妥当,这才返回自己的临时住处,刚刚离开安置顾大官的院落儿,就见柯镇恶正站在院子里面左顾右盼,一见他出来,立即迎上前道:“大人,听说官家要调您入京?”

  杨浩见他一脸紧张,忙做个手势,说道:“走,一旁说话。”

  二人到了后宅会客的小厅,分别落座,柯镇恶便按捺不住地道:“我刚刚听说,官家传旨调你入京,这官是升啦,正六品的官儿,却只是一个武职散官,不曾安排具体的差使,这……这不是明升暗降,夺您的权吗?”

  杨浩沉默片刻,轻轻一笑道:“柯团练,你认为,权力,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柯镇恶一怔,迟疑道:“大人之意是?”

  杨浩说道:“权力么,在我看来,它的用处只有两个,一个是用来为人,一个是用来为己。为己,图得是荣华富贵,荫庇子孙,做一代勋臣,名载史册。为人,有的人做到了,有的人没有做到。我杨浩认的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理儿,如果我只是一个平头百姓,或者只是县衙门里的一个寻常小吏,那么这西迁数万北汉百姓也好,如何殚jing竭虑地把他们安顿在这芦河岭上也好,与我便全无干系。

  但是官家既然委了我一个移民钦差,那我掌了这权力的同时,便也负起了这份责任,所以我甘冒大不讳夺节改命也好,与芦岭四周诸强藩绞尽脑汁的周旋也好,就是认为,既然这差使是我的,我就得把它办好,才对得起那些把我奉为父母官的子民。”

  他淡淡一笑,靠到椅上,说道:“如今,南北吐蕃与夏州、银州打得不可开交,芦州算是稳下来了,这芦岭知府是我也好,换一个人也罢,只要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三五年后,必能拥有自保之力。官家既要调我入京,我又何必恋栈不去?”

  柯镇恶急得直跺脚:“大人,你就这般逆来顺受么?就算你不考虑其他,难道就不为个人前程着想?”

  杨浩笑道:“怎么不想?我现在官也升啦,俸禄也涨啦,而且做的是京官,去的是天下最富饶繁华的地方,有何不好?”

  柯镇恶道:“大人对卑职还要有所隐瞒不成?但是做官,谁不想做那有权有势的官?试想:失去冠冕的天子、失去子民的官吏,失去战士的将军、失去财富的豪绅……,不过是无爪金龙、无齿猛虎,那算什么?”

  “那算什么?那就是我梦想中的美好生活呀。想想看,一个不用做事、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就有优厚的绩效和工资拿的公务员,整ri无所事事好酒好茶地喝着,闲极无聊就带着娘子去爬爬山、游游水,多么美好的ri子啊……”

  不过这话他没对柯镇恶直说,要是让柯镇恶知道他这么没有志气,他怕会把老柯这老实人给活活气死。沉默片刻,杨浩才道:“其实,我一直就是随波逐流、随遇而安的xing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为势所迫,天下一统,是大势所趋,我并不想成为一方藩镇,为了这芦岭州诸般做为,我只是想让这些无依无靠的百姓有条活路而已。”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轻叹道:“至于入朝为官,我又何德何能,做一个权臣?从古至今,多少权倾一时的权宦名臣,他们曾经一呼百喏领袖群臣,曾经翻云覆雨笑傲朝堂,可这些人中,有几个是得以善终的?最后不是被砍了脑袋,就是被下了大狱,能善始善终的寥寥可数。也许他们自己也不想太过引人注目,可是一旦到了那个地位,那就是身不由己了。

  柯团练,你关切杨某,杨某很是感激,说实话,芦州最难的一段ri子已经过去了,官家这时候升我一个闲散官儿,那就像是我种了树,却让旁人来摘桃子,我的心里也不大舒坦的,可是与此同时,你不会想到……我的心里却一下子轻松下来,好象心安理得地放下了一份千斤重担。在这芦岭州,使尽浑身解数,殚jing竭虑、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地度ri,不轻松啊……做一个俸禄优厚的散官,买些田产房屋,娇妻美妾的过ri子,又有甚么不好?快活的是当世,留下的财产是子孙的,做为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你不觉得这是我最好的归宿么?”

  “大人……”,听了杨浩这番肺腑之言,柯镇恶也不知该说些甚么了。

  杨浩回头一笑:“芦州想要站稳脚根,我杨浩可以走,官家却绝不会将上下官吏一体撤换,动摇这立足未稳、根基不深的芦岭官府,你们只管安心在此做官,克尽职守,保一方百姓平安,自己的前程便也有了保证。我呢,把这里都交托清楚了,便即往开封赴任,大逆不道的话,切不可说,更不可想。”

  “这……,是……”柯镇恶失望地低下了头,心想:“不知大人这番话是发自真心,还是为势所迫。一朝天子一朝臣,你若走了,那新来的知府纵然一时半晌动不得我们,天长ri久怎会不换上他得心应手的心腹?罢了,看来我得和林老、木老他们商议商议才成。”

  屋角房檐下,一个全身青se夜行服的人倒挂金钩,使一只竹筒样的东西贴在壁上,听着房中谈话暗暗点头,待听到柯镇恶要告辞离开的话时,他忙一收腹,灵巧地纵上屋顶,如同一只狸猫似的,悄然遁向夜se当中。

  顾若离还没有睡,他捧着一杯茶,坐在房中也不知想着些甚么,忽然窗格一响,有人轻轻叩动几下,顾若离目光一闪,轻声道:“进来!”

  后窗一开,一道人影一跃而入,正是那个身着夜行衣的清瘦汉子,他向顾若离抱拳施礼,将自己潜在杨浩檐下听来的话一五一十地向顾若离禀明一番,顾若离听了连连点头,脸上紧张绷起的肌肉放松下来,又细细嘱咐一番,挥手让那探子离去,顾若离想了一想,便在灯下展开一幅纸来,慢慢研起了墨……※※※※※※※※※※※※※※※※※※※※※※※※※※※※※※杨浩还真是配合,顾若离只催促了一次,杨浩就开始把文牍书案、官印兵册一一整理清点交接了出来,由于新任知府还未赶到,这些东西都暂时交接给判官程德玄代为保管,等新任知府赶到再移交过去。杨浩如此配合,倒让受到他热情款待的顾若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官儿他见多了,大权旁落的官儿哪个不是满腹怨尤,有的还要悲诗秋赋的歌咏一番,那个酸呐,看看人家杨浩,厚道!

  顾若离盘算着,自己这趟来,还负了一项秘密差使,如果杨浩拒不应命,真个把他当场格杀,难免没有他的心腹死士起而报复,那自己想活着离开芦岭州可就难了。如今杨浩这么配合,老实人也不能总吃亏,回京之后少不得要在官家面前替他美言几句,赞一赞他的忠心和服从。

  待一切交接完毕,杨浩已不是芦岭知府,他对顾若离道:“大官,此去京城,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返回故里,杨某想在赴任之前,回到家乡祭扫亲人陵墓,然后再转往京师。”

  顾若离最重要的事已经办妥,心中大大地松了口气,听说他要回乡祭祖,自无不允之理,当即一口答应:“杨大人功勋卓著,待到了开封,官家定会重用的,到时候公务繁忙,想回家省亲也是不能,如今先往故里一行也好。衣锦还乡,亦是一桩美事。”

  西北地方一到冬天气候实在寒冷,虽说唐家那些丫环仆人照顾妥贴,顾若离住的也不自在,如今差使已了,便迫不及待地告辞先往开封去了。送走了顾若离,杨浩也筹备起来,其实他也没有甚么好准备的,只是为了让芦岭州站住脚,许多事不能循正常途径去办,所以难免有许多不能摆上台案的东西,尤其是借着朝廷大封横山诸羌头人为指挥使,安插了许多心腹进去,藏兵于民的事,还有秘密研制武器的事,如今更是张扬不得。

  杨浩隐瞒这些事情,实在是因为自己本就出身于藩镇门阀门下,与中原又隔着折杨两藩,纵然自己毫无私心,一旦公开也必受朝廷猜忌,如今朝廷突然将自己调理,这些事说不清道不理,便更加的不能摆出来给人知道了。好在掌握这些机密的都是自己人,他们也都知道其中的厉害,不会泄露出去,如今只得顺其自然,以后再慢慢漂白。

  这一来,敬献神臂弓给朝廷也得暂时搁置起来,好在他虽去了京城,还有‘飞羽’与他随时保持联络,芦岭州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比朝廷知道的还能更快一些,大可视事态发展,随时做出调整,随着芦州的稳定,让台下与台上渐渐融为一体,一些本不该是秘密的秘密也就能公开亮相了。

  可是这些事牵涉重大,杨浩终究是放心不下,所以便来寻义父李光岑,想将自己考虑的问题与他再商磋一下。李光岑的身子骨终究是撑不住了,寒风一来,便着了风寒,这几天都没有露面,杨浩真不想让他继续cao持劳累,可有些机密,连柯镇恶等人也不知晓的,除了义父,他也实在无法找到合适的人来商议。

  此时,偶染风寒卧病在床的李光岑膝上搭了一条驼毛毯子,高卧榻上,正与木恩、俟斤、纳儿罕,以及柯镇恶、林朋羽等人围坐议事,木魁腾腾腾地闯了进来,急声道:“大人,杨大人来了,刚到府门前。”

  李光岑目光一闪,攸地一下坐了起来:“芦岭若交予他人之手,尤其是掌控在程德玄手中,于芦州本身并无影响,但是你我众人兴衰荣华,前程富贵,皆系与大人一身,却是大有影响。可是大人心志坚定,他决定了的事,很难劝得他回头,这也就是我这几天根本没有出面规劝的原因。

  何况,如今芦州没有对抗夏州的本钱,何尝就有对抗朝廷的本钱了?此时偃旗息鼓,休养生息,还是对的。大人既已决意赴任开封,你们也不必相劝,当务之急,是不能让芦州的大权旁落,大人那里,可以慢慢劝他回心转意。你们先从后面走,不要让大人看到,咱们就按刚才商量好的,先扳倒了程德玄,再看看那新来的知府是只什么鸟儿,到时候孤掌难鸣,谅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好,木老请休息,只要兵权、财权,始终掌握在咱们手里,州府衙门里又有我们几个老家伙掣肘制约,就出不了什么大事。老朽先告辞了。”林朋羽拱拱手,与纳木罕、柯镇恶等人急急从后面走了。

  “浩儿……”一见杨浩进来,李光岑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义父!”杨浩忙急走几步,按住他肩膀不叫他起来,自在旁边坐下,说道:“义父,您心系族人,不肯随我赴京,浩儿知你心意,也不想多做劝解。这大宋的官儿还是不错的,每年的的探亲假期很长,再加上我是个散官,没什么差使,以后会时常来探望义父的。”

  “呵呵,旁人都说浩儿是个做大事的,只有为父知道,其实你是个闲散xing儿,若非迫不得已,你根本不想挑上这样的重任,所以,为父也没有劝你推诿搪塞,拒不赴任。”

  父子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二人握着手,隐隐感觉着对方的血脉跳动,虽非亲生父子,却自感觉到了一种孺慕亲情。

  过了半晌,杨浩才平息了心情,正待向他说明自己的来意,李光岑却已先开口道:“浩儿,此番往京城去,虽说你顺从了官家的旨意,在西北所为,也不曾遗人什么把柄,可是你与程德玄曾有些龃龉磨擦,程德玄是南衙赵光义的心腹,如果他对你不满,只消稍做示意,难免没有官儿出来与你为难,你要记着,万一有什么不妥,便即赶回这里来。”

  李光岑双眉一扬,虽然面态苍老,顾盼之间却自有一股豪杰之气:“你不要忘了,你不只是大宋的官儿,还是我党项七氏共主。只消有三五年功夫让我们休养生息,发展势力,便有了与三藩分庭抗礼的本钱,这本钱都是你的。若你只是个大宋的官儿,自然任人取求,可你有这身份便又不同,到那时说不定官家反要有求于你,只要回了这里,你就是猛虎归山,蛟龙入海,就是官家也奈何你不得。”

  杨浩不以为然,却感于义父的呵护之意,微微一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李光岑又向案上扬了扬下巴,说道:“浩儿,去把那口匣子取来,那是为父为你准备的一点小玩意儿。”

  杨浩扭头往案上一看,只见上面放着一口小匣子,紫檀木的,中间系着一段红绫,他也不知是什么金珠玉宝,起身取来,只觉轻飘飘的并不甚重。

  李光岑笑道:“打开来看看。”

  杨浩扯开红绫,轻轻开启匣盖,只见里边却是两个玉质的小瓶,一绿一白,四周以皮绒环护。李光岑道:“这是我的好友喀喀钦大巫师送给我的,当初本想用在夏州李光睿身上,只是一直未得机会。”

  杨浩奇道:“这是何物?”

  李光岑道:“这是一种药物,绿瓶中的是一种毒药,酒里、茶里、饭菜里都可以下药,只有清水不妥,因为多少是有些颜se和味道的,恐会引人怀疑。每次以指尖挑起,只须放入一点,吃上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毒便深入骨髓,那时只须对受药者稍作刺激,依其体魄,体弱者当即毙命,犹如血气衰竭而死。强健者也要全身瘫痪,就此人事不知,症状犹如中风,就算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医也查不出真正的病因,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李光岑嘿嘿一笑,说道:“我知你不屑用此伎俩,可是中原官场上,多的是杀人不见血的yin谋,叫你防不胜防,若有难缠的对手,你用此药,便可轻易却一强敌。我儿带去,权做自保之物吧……”

  他说到这儿,双眼一抬,就见杨浩二目圆睁,脸se变得十分难看,不由吃惊道:“浩儿,你怎么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网投-  天富平台  足球赛事规则  六合门  365网  全讯  美高梅  彩神  永利app  1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