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25章 雪中情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杨浩若有所觉,抬眼问道:“怎么了?”

  “老爷,唐姑娘……在前方迎候呢。”

  还未等外面的穆羽传话,姆依可便怯生生地回答道。小姑娘本来就聪明,经历了这个年龄的少女本不该经历的一些坎坷磨难之后,变得更加成熟懂事,所以很会做怪,一边答着,便缩起肩膀,那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杨洗,好像他勃然大怒之下,马上就会一巴掌抽下来似的,这副模样,叫人见了又如何生得起气来?

  杨浩一怔,脸上便慢慢露出有趣的笑容来,姆依可一呆,见他抬腿就要出去,忙叫了一声“老爷!”,闪身就要去为他取下挂在车壁上的袍子。

  杨浩一把按住,手指自削肩沿锁骨向前一滑,轻轻勾住了她的下巴,姆依可真的有些怕了,一双惶惑的大眼睛仰视着杨浩,动也不敢动。杨浩笑吟吟地道:“你记着,如今唐姑娘既已把你送给了我,那你就是我的人了,不管旁人对我是好意还是恶意,总之,我身边的人,是不许与旁人串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记住了么?”

  姆依可胀红了脸蛋,杨浩手指一收,她才忙不迭点头,尖尖的下巴点得跟啄米的小鸡似的,杨浩轻哼一声,这才掀开车帘走了出去。

  这是一道山岭旁,右面是山,挡住了从旷野里刮来的风雪,左面是芦苇丛,厚厚的雪压弯了一枝枝芦苇,让那芦苇像一条条白se的狗尾巴似的臃肿不堪地翘在那儿。

  中间的雪地上站着唐焰焰,头戴雪白貂皮裁制的尖顶覆额“昭君帽”,身穿一袭从头覆到脚的雪白貂裘,缥渺的雪花中,她浑身裹在雪白的貂裘里,只露出一张腮如晚霞般酡红的容颜,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凝视着他,yu语还怯,眸中婉转变幻着爱恋、不舍、畏怯与担忧。

  此时的她,不知是否为情所困,心经磨炼,无论神情气质还是俏丽的容颜都有些清减,披一袭雪貂,娉婷立于大雪之中,“一尘不染香到骨,姑she仙人风露身”,仿佛雪中谪仙,让这风雪中的山岭与芦苇丛也凭添了许多的诗情画意,乍一看到,难免让人惊艳。

  见杨浩并无愠怒之se,唐焰焰不禁释怀地一笑。这一笑,便如海棠初绽,惊醒了杨浩的chun梦,他跳下马车,慢慢走了过去。两人对立半晌,唐焰焰才幽幽地道:“你……就这样走了?若不是我拦在这里,你都不会……不会去看我一眼,忒地狠心……”

  围在雪白貂裘里的俪人,粉妆玉琢的俏脸如荷莲初生,用着这样幽怨的语气,纵是百炼的jing钢也要化成了绕指柔,杨浩不是铁石心肠,如何能不动心?他轻轻叹了口气,刚yu张口,目光一转,忽地瞧见穆羽和那八名侍卫还有车夫都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远处树后,格尼玛泽也像一只小树獭似的在探头探脑,便道:“走,咱们到一旁说话。”

  芦苇被风吹折、被雪压断了不少,两人自芦苇丛中穿过去,不一会儿藉着芦苇的掩护,便遮住了穆羽等人好奇的视线,杨浩这才转身,轻声责怪道:“这么大的雪,你还跑出来做甚么,我不是已经传讯给你了么?”

  唐焰焰鼓起勇气道:“可你……你就真的忙的见我一面的功夫都没有吗?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这个丫头,似乎从来都不知道矜持为何物,心里有什么话,是根本藏不住的。她看看杨浩的脸se,试探着问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奇怪,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做错什么了?”

  唐焰焰道:“你……你明明知道的,还这么问,你这么问,就是在生我的气。”

  杨浩无奈地道:“我没有。”

  “就有。”

  杨浩苦笑道:“我明明没有。”

  “你明明就有……”

  得,再这么下去,就成了缠绵悱恻的琼式爱情剧对白了,杨浩无可奈何,只好一字一顿,很认真地说道:“焰焰,我实实在在的没有生气。”

  唐焰焰急忙哄他道:“好了好了,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好了。”她低下头,小声说道:“争执这个好没意思……”

  杨浩忍不住笑了,他轻轻握起唐焰焰的双手,低声道:“我是真的没有生气。我知道,你没跟我商量,先对她说了我们的事,可我并没有生你的气,也没理由生你的气。不管你是因为欢喜还是想要炫耀,至少都说明了我在你的心里是多么重要,你又没有编造什么,你要我如何生你的气?”

  唐焰焰大为激动,欣喜地看着他,喃喃地道:“杨浩……”

  杨浩吁了口气,继续道:“子渝一怒而去,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她,可是经由这件事,我更感觉到,你……为我付出了多少,她不能忍受的事,你却因为对我的爱而去包容、退让,当我罔顾你的情意时,你一个从小锦衣玉食,不曾受过什么委曲的贵家少女,却能鼓起勇气,忍着别人的嘲笑和奚落到我身边来;我已经有了子渝,你为了我能接受她,能做出许多退让,你心中的委曲和伤害又是多大?可我以前,却一直无视你的情意,如今想来,真是无地自容,我还要生你的气么?凭什么生你的气!”

  “杨浩!”唐焰焰万没想到今ri竟听到杨浩这样一番话,一时心情激荡,鼻尖发酸,望着他的双眼已是泪光涟涟。

  杨浩柔声道:“我的xing格有些优柔寡断,许多事我没有认真去想,也想不明白。子渝离我而去,到现在我还找不着她的踪影,我才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是没有后悔药卖的,人生一生,草木一秋,其中青chun又有几何?我师父是个率xing而为的真人,你也是,我应该学学你们,学会珍惜眼前人。”

  “杨浩……”唐焰焰再也忍不住,两行欢喜的泪水簌簌而下,这么多ri子的担心害怕,听说他要赶赴开封都不来见自己一面的心酸和委曲,全被他这一番缠绵的话儿一扫而空了。

  杨浩轻轻拭去她颊上的泪水,看着一朵朵飘摇的、洁白的雪花洒落在她的头上、肩上,柔声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只是想着自己没有资格生你的气,却也没有想的这么明白。许多事,也是在经历过更多之后才想的透澈。每个人,都要学着自己长大,不经历一些事,就算是当头棒喝,把脑袋敲成释迦牟尼头,也还是顿悟不了的。”

  “那你还不来看我。”唐焰焰破啼为笑,娇嗔道。

  杨浩什么时候这样对她说过话,以前是对她避如蛇蝎,再后来总算肯接纳她了,也只是耳鬓厮磨的有过亲热,这样知心的话儿还是头一回听他对自己说起,不由得她心花怒放,那颗始终忐忑的心,今ri才算彻底放了下来。

  “我说过,我也是慢慢想通的啊。”杨浩眼中带着笑意:“再说,你既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我也就顺势配合你一下,让你好好内疚一下、反省一下嘛,不管怎么说,你的火爆脾气还真没几个人受得了,我在成熟,你也需要成熟一下吧?”

  “好呀你,你故意的……”唐焰焰又气又笑,抽出手来就要打他,却被杨浩再次攥住,轻笑道:“再者,也是因为……我……不敢私下与你见面,所以就想……现在能躲,就且躲躲。”

  唐焰焰委曲地道:“不敢与我相见?我……我有那般不好相处么?”

  “不是不好相处,”杨浩的眼神有些灼热起来:“而是……自那一ri荒山洞窟之后,我……实在有些怕自己控制不住,到时候……呃……”

  杨浩吞吞吐吐的,唐焰焰张大双眼奇怪地看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过来,不由一声羞呼,两颊登时涌起一片绯红,她臊眉搭眼地瞄了杨浩一眼,轻轻垂下头去,羞羞答答地道:“我……我记着你的话,等你上门提亲,嫁……嫁做你的娘子。”

  “嗯,待我了结霸州之事,到开府封见了官家,安顿下来之后,就央媒人去你家求亲。”杨浩柔声说着,轻轻握住她温润的小手,唐焰焰任他握着,红着脸、低着头,满心欢喜,魂儿飘飘荡荡的,一时不知身何在何处。

  杨浩低头看着她昭君帽下露出的一管如腻脂般笔挺细润的鼻梁,,执手相对,亦是无言,只有雪花纷纷落下,迷离着他们的心思,温馨着他们的感觉。

  忽然,一阵微微的风袭过,杨浩打了一个冷战,这才醒觉自己从车中出来的匆忙,没有穿上夹棉长袍,一阵阵寒意已侵遍全身。

  唐焰焰察觉他的身子微微一动,便幽幽倾诉起女儿情怀来:“杨浩啊,要不是……随你进京忒不妥当,我真想……真想就这样伴着你同行……”

  杨浩又是一个冷战:“焰焰……”

  “嗯?”

  “我们回去吧。”

  “再待一会儿,好么,你这一走,就要好久好久,我……舍不得你……”

  “……好,焰焰啊……”

  “嗯?”

  “你……冷不冷?”

  “不冷。”

  杨浩绷紧了身子,脸se有些发青:“那……你的裘袍,能借我披一下吗?我……很冷……”

  唐焰焰“噗哧”一声笑,盈盈的眼波一撩,抬眼看向杨浩,凝注半晌,她轻轻扯开了自己的袍带,红着脸又向杨浩一瞥,慢慢将雪白的貂裘张开,忽然向前一扑,将他整个儿裹进了自己的裘袍,她的娇躯温软香馥,融融暖意夹着馨香顿时水一般萦绕了杨浩的身子。

  焰焰,始终还是那个爱憎毫不掩饰,情炽如同火焰的焰焰,从来不曾变过。

  杨浩自然地环住了她的纤腰,两个人便合成了一个,远远望去,大雪中似乎矗着一个臃肿的雪包,谁晓得里边竟是一对即将拥别的少男少女。

  大雪漫天,很快就湮灭了二人行来的那两行深深足迹,大雪飘落无声,大雪漫延无痕,许久许久,那个臃肿的雪包里传出一声少女羞怩的低吟:“嗯……不许你乱摸。”

  一个男人促狭的声音响起:“你不服气可以摸回来啊。”

  回答他的是“啊……喔……嗯……”的一串呻吟。

  然后,就有许多积雪从他们身上簌簌落下,紧跟着,不知是谁站立不住,那个雪包慢慢倾倒,倒在了柔软的雪地上。

  “啊……雪真柔软……”

  “你的身子也很柔软……”

  “你这无赖,”女人似羞似喜地娇嗔:“就是你的身子**的,硌得人难受……”

  男人“吃吃”地低笑:“其实**的也只一处而已,你有本事,就可以让它变得比你的身子还要柔软……”

  女人娇羞地叫:“坏蛋,不许再说……”

  男人促狭地道:“咦?你也会害羞啊,我还以为……”

  “唔……”他没有说完,少女忽然一仰脖颈,将柔软的两瓣嘴唇堵住了他的嘴,两个人的声音立即消失了,只有大雪沙沙地落下,如同天籁。

  大雪弥漫,谁会晓得这积雪下面,覆盖着的是无法言喻的一片chun意呢……※※※※※※※※※※※※※※※※※※※※※※※※※※三天之后,两骑快马赶到了芦岭州。那二人很快就被带到了李光岑的面前。李光岑真的生病了,这倒不是有意做作,他躺在榻上,身着支着两个燃着正旺的火盆,身下的炕火也烧得旺旺的,却仍不忘灌上一口美酒,瞄了眼风尘仆仆的小野可儿和谌沫儿,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问道:“你们大老远的赶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在下有一句话,想请教木大人。”小野可儿四下看了一眼,也不知左右侍立的那些人是否全是李光岑的心腹,不便唤出李光岑的真正身份。

  李光岑淡淡一笑:“有什么话,你尽管说,这左右都是老夫的人。”

  小野可儿听了这才放心,沉声说道:“小野可儿顶风冒雪的老远赶来,只是因为心中有一事不明,若不问个清楚,实在安心不下。小野可儿想问李大人,银州之乱、李光俨父子之死,可是……少主一手策划?”

  他说完了,便目光炯炯紧盯着李光岑,这桩疑虑存在他心中很久了,一开始还只是些许疑虑,并不曾真的想到杨浩身上去,但是与父亲苏喀一番话,却加深了这个猜疑,他就是想知道,这样一桩了不得的大事,是不是那个在他眼中看来,懦弱无为、一无是处的少主亲手策划。

  于是,他来了。冒着扑天盖地的大雪,驰骋数百里,过雪原、度关山,风尘仆仆,只为了心中一个答案,这就是小野可儿。

  李光岑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谌沫儿看看小野可儿,上前一步,恭敬地抚胸施礼道:“大人,我们的部落和头人都已宣誓向您和少主效忠,小野可儿和谌沫儿,做为野离氏的人,死也不会背叛大人和少主,不会背弃自己的部落和头人,小野可儿对少主以前多有不敬,但他是钦佩真英雄大丈夫的人,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他只是想知道,他所遵奉的主人,是否是一个让他真心钦服的大英雄。”

  李光岑闭上双眼沉吟片刻,呵呵一笑,霍地张开眼睛道:“是的,正是浩儿!”

  小野可儿耸然动容,呆立半晌,忽然激动地问道:“少主……现在何处,小野可儿想要拜见少主,为以前的不恭向少主请罪。”

  李光岑又抿一口酒,悠悠地望着厅外远方道:“浩儿,现在正在去霸州的路上,他去开封做官了。”

  “什么?”小野可儿又是一呆。

  李光岑含笑望了他一眼,说道:“你有这份心,很好。你的父亲,自幼就是我的兄弟,尽管分离这么多年,我们的情谊却始终不变。你是野离氏部落杰出的年轻人,是未来的野离氏之主,我希望,你能把浩儿当成你的兄长,当成你的主人,恭敬他,服从他,做他忠诚的牧马人。

  雄鹰不会恋栈它的鹰巢,因为翱翔于天下,它的翅膀才会有振撼风云的力量。狼王不会贪恋它的洞穴,因为总要奔走于四方,它才会磨砺出锋利的牙齿和智慧的头脑。但是不管雄鹰飞的多远,狼王奔走于何方,总有一天,它还是要回来的。”

  他仰起头,又抿了一口酒,笑往岭西一指:“那里,需要一个有仁有义的头人,草原应该有一个心胸宽广的主人。当所有的人都需要他出现在那儿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来,因为那是他的责任。我儿与党项七氏缔结的盟约没有变,现在正是我们休养生息、积蓄力量的时候,你耐心地等着他归来就是。”

  “是!”小野可儿单膝跪地,抚胸郑重说道:“向无所不能的白石大神起誓,小野可儿对我所遵奉的草原之主的忠诚,将像横山群岭一般坚固,将像这横河水一样永不枯竭,小野可儿会做一个忠诚的牧马人,直到杨浩大人归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一语中特  伟德机械网  好彩客帝  bet188激光  赌盘  澳门百家乐  银河国际  10bet荒纪  抓码王  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