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28章 夜寻
  鸡冠岭上,两座坟冢被皑皑白雪覆盖着。

  坟前扫出三尺黄土地,几刀草纸,映红了坟前枯黄的野草。

  灰烬化为飞蝶,绕着坟前的香烛供果盘旋一阵,随风飞散,飘入寒寂寂的野树林。

  杨浩跪在杨氏坟前,耐心地将金银锞子一只只地丢进火里,穆羽低头盘算一阵,举步上前,悄声说道:“大人,要不要找人来捡金拾骨,把老夫人和大娘从这荒山里迁走呢。”

  “迁去哪里?”杨浩随口一问,穆羽便是一呆。

  杨浩说道:“我不想让她们随着我东奔西走,迁来迁去。待我安定下来再说吧。其实……真要说起来,这里是我和她们的故乡。不管我到哪里去,落叶归根,总是要回到这里的,坟茔也应该建在这里。可是,这个地方,我永远不想再来,这里给她们……也留下了太多的苦难记忆。我想有朝一ri,把她们带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永远留在那里,可是现在不成,我还不知道我能落脚何处呢。”

  姆依可脱口说道:“大人,那咱们把老夫人和大娘迁去芦州如何?”

  杨浩看着在火中渐渐化为乌有的金银锞子,淡淡地道:“那也得……等我能回去的时候再说。”

  金银锞子丢进火里,火苗跳跃着,他的眸中似也有一簇火苗在轻轻地跃动着……当灰烬已冷时,杨浩随手抓起一捧雪,在手中一握,那雪握成了一团,就像一只梅子米粽。他把雪团轻轻放在冬儿坟前,向那两座坟茔又深深地望了一眼,转身便向山下走去,姆依可和穆羽忙随在后面。

  山路崎岖,尽是积雪,上山不易下山尤难,杨浩走出未及几步,便高声唱起了一首歌,那首歌声调古朴、节奏简单,听在耳中却有种说不尽的苍凉悲婉:“chun风动chun心,流目瞩山林。山林多奇采,阳鸟吐清音……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杨浩并不熟悉这首歌,歌只唱了几句便跑调了,但他唱的却是情真意切,那几句歌词反复唱起,裹着无尽的凄凉。姆依可轻轻地随在他的身后,听着他唱的歌,悄悄对穆羽道:“老爷唱的是什么,是一首祭歌吗?”

  穆羽不懂装懂,说道:“那还用说,这么苍凉的歌,不是祭歌又是什么?”

  “这不是祭歌。”杨浩忽地停下脚步回头一笑:“这首歌叫《子夜四季歌》,很好听的歌,是冬儿最喜欢唱的一首歌。以前,她只有在最开心的时候,才会偷偷地一个人唱这首歌。我一直希望,有朝一ri,她能开心地唱给我听,现在,我只是唱给她听而已。”

  杨浩转身前行,又从头唱起了歌词记得支离破碎,歌声也完全不在调上的《子夜四季歌》:“chun风动chun心,流目瞩山林。山林多奇采,阳鸟吐清音……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姆依可慢慢地走在后面,看着杨浩萧索的背影,听着他哼唱的落寞的歌声,不知怎地,两只眼睛便慢慢地蓄满了泪水,心中有种莫名的哀伤。凭着一个女孩儿家的敏感,她似乎能读出杨浩悲苦的心情,可是却又说不出、道不明,于是那难言的滋味便只化作了两行泪水……穆羽走着走着,不经意间看到,不禁吓了一跳,他看看杨浩没有注意,便小声嗤笑:“女人家就是喜欢哭,大人都没落泪呢,你哭个甚么劲儿?”

  姆依可扯起衣袖擦擦眼泪,横他一眼道:“我高兴,你管得?”

  ※※※※※※※※※※※※※※※※※※※※※※※※※※※※“大官人,老身打听明白了。丁大少爷和大小姐,如今住在王下庄。王下庄是丁家的一处下庄别院,环境清幽雅致,而且离霸州城很近,这是为了方便延请名医。唉,这处庄园,如今已是丁氏名下的唯一一处庄田院产了。”

  “婆婆辛苦了,王下庄里除了丁大少爷和大小姐,还有些什么人?”

  “那庄子不大,除了村中佃户,就只是丁家一处庄园。庄园不大,只是三进的院落,有四个长工,一个灶娘,一对看门的老公婆,再加上小青、小源两个丫环,此外就只有大少爷和大小姐了……”

  “小源?她原来不是侍候大少夫人的么,怎么拨来侍候大少爷了?”

  “这个……老身就不知道了,老身使唤了几个泼皮去帮着打听,那些小猢狲,哪里晓得豪门大院里的细致事儿。”

  “唔……,多谢婆婆,今晚,我要出去一下。”

  夜深人静,王下庄。

  为了迁去京城后,有雄厚的资本使他们迅速融入当地的商贾圈子,丁承业和雁九竭尽其能,不遗余力地搜刮,恨不得在临走之前把地皮都刮走三层,弄得是众叛亲离,众人侧目。丁家父子两代人,数十年才创下的好名声,以及与佃户、长工们融洽的关系,全都被这对狼狈一夕之间败坏殆尽,不过他们并不在乎这种自毁根基的行为,他们的心已经飞到比霸州豪华百倍的开封府去了。在他们想来,背后有唐家强大的实力支撑,一到开封府很快就能打开局面,成为那里的士绅名流了。

  当丁承业从祖祠中请出祖宗灵位,连这座耗资巨大的祖祠也变卖掉时,丁玉落赶去阻挠未果,已当场斩钉截铁地表示,决不随他这个丁氏家族的罪人赴京,她要留在霸州侍候兄长。丁承业乐得兄长和姐姐不在自己面前碍眼,顺水推舟便答应下来。

  不管怎么说,丁承宗是丁家的长房长子,丁玉落虽是一介女流,如今却还没有出阁,面子上不能太难看,丁承业再不计较血缘亲情,也不能做的太过份,于是这处小庄院便没有发卖出去,而是把它留给了丁大小姐。

  月亮悄悄爬上了半空,丁玉落从哥哥房中出来,踽踽地踏着一地清霜似的月光,悄悄走出廊下,缓步进入镂空亭顶的一座木制小亭,自镂格间仰望着天空那轮皎浩的明月,幽幽地叹了口气。

  虽然她不断地延医用药,使尽了法子,可是大哥的病况一如既往,始终不见好转,她现在也已有些绝望了。天空中的明月清清冷冷,看着令人心静,她却只有一阵阵的心寒。

  丁家已被那不成器的兄弟糟蹋的不成样子了,丁家这棵参天大树纵然现在看起来还是那么粗壮有力,还是那么枝繁叶茂,但它既已被连根拔起,这种假像还能支撑多久呢?丁玉落原还指望着大哥的病情能有好转,只要他能醒过来,便能以丁家长房长子的身份把家族的统治权名正言顺地拿回来,遏止丁承业这种愚蠢疯狂的行为,可是……奇迹终究没有发生……她丁玉落纵然心比天高,纵然一身才学尤胜须眉又能如何?她是一个女儿身,这便注定了在这个家里,永远也轮不到她来当家做主,哪怕那主事人眼睁睁地把丁家拖向深渊,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想到痛心处,丁玉落满心愤懑无处发泄,忽地一拳捣向亭柱,“砰”地一声响,亭上积雪簌簌落下,一阵痛楚从拳头上传来,她心中郁积的苦闷似乎找到了舒解的方式,忽然又是重重几拳,狠狠地打在亭住上。拳头上的肌肤已经蹭破了,丝丝的鲜血流出来,把丝丝的痛楚传进她的心里,有种自虐般的快意,她又击一拳,忽然崩溃似的抱着一根亭柱呜呜哭泣起来。

  “小姐……”小源远远看见,拔腿就要赶来,却被小青一把拉住。

  “小青姐?”

  小青轻轻地摇了摇头,她从小侍候丁玉落,与丁玉落情同姐妹,远比小源更了解丁玉落此刻的心情,她黯然地看了眼扶着亭柱低声悲泣的丁玉落一眼,幽幽叹了口气,低声道:“小源,不要过去,就让大小姐哭一会儿吧,她心里……苦着呢。”

  “喔!”小源看看丁玉落依稀的身影,难过地摇摇头,随着小青刚一转身,就见眼前静静地矗着两个高大的身影。两位姑娘这一惊非同小可。小源一声惊呼还未出口,一只大手便捂住了她小小的嘴巴,小青跟着丁玉落学过些功夫,也比小源胆大一些,惊觉不妙立即团身后退,她双足一顿,纵身倒跃,身法巧如灵狐,双腿也极有力,这一纵就倒跃出两米多远,对她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来说已是极为难能可贵了。

  不过她这一跃,却是直接便跳到了一个大汉怀里,那大汉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把揽住她的纤腰,伸出大手,在她颈侧便是一记手刀斩下,小青立刻就像一只剪了线的木偶,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可怜的小源被一只大手把整个小脸几乎都捂住了,只露出两只惊惧的大眼睛,绝望地看着眼前高大威猛的黑影,“先jian后杀”、“毁尸灭迹”、“掳作压寨夫人”……,从小到大到来的许许多多有关江洋大盗、绿林好汉的传奇故事纷纷涌上心头,简直快要把她吓昏了,偏偏就是昏不过去……穆羽从暗处慢慢踱了出来,将手指一摇,那几个大汉便一声不吭,抄起两个姑娘的身子便向房屋暗影下隐去。前院的长工、后院的丫环,已经尽皆被他们控制住了。这些人中可能有丁承业和雁九的耳目,却也可能都是忠仆,所以他们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丁玉落素来给人一种极其坚强的样子,可她也有软弱的时候,尤其是家逢巨变,孤立无援,眼睁睁看着父兄的心血毁于一旦却有心无力,眼看着兄长一ri憔悴甚于一ri却爱莫能助,那种心灵的煎熬快要把她逼疯了。

  她正扶着亭柱低低啜泣着,忽听悉索的脚步声响起,连忙止了哭声,急急拭去眼泪,假意一掠头发,低下头掩饰着脸颊上未干的泪痕道:“怎么还不睡?”

  耳边没有听到回答,丁玉落目光一低,忽地注意到地上斜斜拉长投映过来的人影,不由大吃一惊,那身影、那头顶的公子折巾,绝不是她身边的小青和小源,也不可能是前院的几个长工打扮,她想也不想,腰杆儿一挺,抬手一拳便向那人击去。

  “噫!”杨浩轻呼一声,倒未料到丁大小姐的反应竟然这么快,眼见一拳飞来,他急急一仰身,两指并做剑诀,使了一招天遁剑法中的招术,点向丁玉落的手腕外关穴。丁玉落被他一指点中,手臂酸麻,心中更是惊惧,拳头一收,抬腿一脚便踹向杨浩的下yin。

  她是女子,女人的气力比起男人来总是要差了些,所以女子所习的拳脚功夫多是往人的关节要害处下手,这样方收奇效,丁玉落腿上的力道比手上更强劲几分,这一腿呼地飞来,威势倒也不凡。

  杨浩不敢怠慢,抬起腿来“砰”地一架,两条腿实打实地撞在一起,丁玉落一弯腰,皮球一般弹向杨浩的胸腹,双手已一连捣出几拳。这几下兔起鹘落,仅是刹那之间的反应,看的杨浩眼花缭乱,他若还是当初的杨浩,此刻早已躺在地上哀嚎了。

  如今不但随吕洞宾学了一身高明的技击技巧,内家功法也是与ri俱近,早已非吴下阿蒙,他脚下倒踩七星,一连避过几拳,丁玉落趁他连连退让脚下不稳,口中一声娇斥,抬腿又是一脚,杨浩眼疾手快,一把便抄住了她的足踝。

  丁玉落没想到这贼身手竟是这般高明,拔身便想跳起,再飞踢他一脚,已逃出他的掌握,杨浩握住她纤秀的小腿,拇指在跗阳穴上使劲一按,丁玉落“嗳”地一声叫,半边身子登时酸麻起来,再也使不得力气。

  “你是谁,夜闯民宅,不怕经官入罪么?”丁玉落暗暗恐惧,口中却不服软,如今既已落入人手,只得抬出官法来恐吓他。

  杨浩无奈地一笑:“我也不知,你会叫我丁浩还是杨浩,更不知见了你,该叫你丁大小姐还是玉落。”

  “什么?”丁玉落大吃一惊,定睛看清那淡淡月光下的一张面孔,她已失声叫了出来:“二哥!”

  这一声“二哥”,便叫化了杨浩的心……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抓码王  足球赛事规则  伟德评书网  007比分  世界书院  锦衣夜行  365在线  7m比分  新金沙  大小球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