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31章 柳暗花明

第231章 柳暗花明

  乘马轿缓缓驶进王下庄,在丁家别院门前停下。青衣小帽的高大手脚麻利地跳下马车,放好踏板,将帘儿一掀,陪笑道:“九爷,咱们到了。”

  正在车中沉思的雁九唔了一声,一弯腰走了出来,提着袍裾,稳稳地踏到地上。天儿已经冷了,雁九穿一袭夹棉的直掇长袍,头顶一方软脚幞头、脚下一双皂se暖靴,打扮得像个大户人家的老爷。

  可惜,他虽然努力模仿着丁庭训、丁承宗的举止气度,但是总带着一些猥琐的味道,那腰杆儿也总是下意识地弯着,哪怕刚刚直起来,一走路便又哈下腰去。虽说他一直以自己是大唐七宗五姓中的卢氏后人自居,骨子里不无一股傲意,就连丁家他也丝毫不看在眼里,可是假奴才做久了,许多习气便也难以改正。他可是做了几十年的奴才了,也只有和二弟卢一生单独在一起时,他才能不知不觉地恢复大户人家子弟的雍容气度。

  雁九抬头看了看门楣上的“丁氏别院”四个大字,不屑地把嘴一撇,便猫着腰进了宅子,高大一脸奴才相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小奴才跟着老奴才,施施然地晃进了院子。

  到了第二进院落,小青早在院中相候,一见他来,忙福身施礼:“婢子见过九爷。”

  对雁九,她们是又厌又惧,所以脸上的表情揉和在一起,便显得十分复杂。雁九倨傲地一笑,轻轻一拂长衫,对高大吩咐道:“在这儿候着,我去见过大小姐。”说罢便泰然举步向前行去。

  “大小姐,不知召唤老奴来,有何吩咐啊?”

  一见丁玉落,雁九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雁管事来了。”丁玉落一见雁九,连忙放下茶盏,努力平静着自己的神se,不使自己露出什么异样。她本以为大哥既然醒来,当下就可以陪着大哥赶回丁府去,以丁家长房长子的身份,从丁承业手中收回大权,驱逐雁九等一众jian佞之徒。却不知大哥和二哥私下商议了什么主意,回头便嘱她把雁九引来,又教了她一番说辞。丁玉落虽不明其中缘故,但是丁承宗和杨浩是她最信得过的人,便也依计从事。

  她将茶盏轻轻搁在桌上,瞟了雁九一眼,冷声道:“这天可是越来越冷了,王下庄的别院已不适宜让大少爷继续将养身子,本姑娘要带大少爷回府里去住。”

  雁九一怔,随即晒笑道:“当初可是大小姐执意要搬出来住的,现在却要搬回去了么?”

  丁玉落杏眼一瞪,斥道:“怎么?使不得么?”

  雁九皮笑肉不笑地道:“使得使得,当然使得。老奴还道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回府居住么,大小姐只消遣个使唤丫头回去吩咐下来,老奴自会备了车马来迎,大小姐又何必煞有介事地唤老奴来呢。呵呵……,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大小姐就算回去,怕也住不了几天了,如今丁家大宅已不姓丁了,过了年关,就得交出去。回去……只怕是触景伤情啊……”

  丁玉落强抑怒火,攸地坐直了身子,寒声说道:“大胆,你在奚落本姑娘么?出售祖宅,这是何等大事,岂容承业一人做主。这售屋的契约,做不得准!”

  “哈哈……”雁九怪笑一声,装出来的谦卑模样一扫而空,他把腰杆儿一挺,大模大样地走过去往丁玉落的下首一坐,撇着胡须笑道:“大小姐,这白纸黑字儿,可不是想取消就取消的。”他微微向前一探身,脸上的笑容便带上了几分冷意,不yin不阳地道:“那是要吃官司的。”

  看着丁玉落隐忍不发的怒意,雁九直起腰来,往椅上一靠,嘿嘿笑道:“再说……这个家可由不得大小姐你做主。”

  丁玉落针锋相对,冷笑道:“我做不了主,大少爷却做得了主。”

  “哦?”雁九笑得颇有几分皮里阳秋的味道:“大少爷么,自然是做得了主的,可是……大少主如今还能做主么?”

  “我为什么便不能做主?”

  ※※※※※※※※※※※※※※※※※※※※※※※※※※※※里屋突然传出一个声音,虽然中气不足,略有虚弱,却不失威严。

  雁九就像被马蜂蜇了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虽然已经有半年不曾听到这个声音,但这声音他绝不陌生。他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再听到这个人说话了,此时骤然听到,饶是他心机深沉,也不由得脸上变se,惊骇莫名。

  小源推着一辆藤椅轮车从房中慢慢走了出来,丁承宗腿上搭着一条毯子,竭力坐直了身子,双眼炯炯,不怒自威。

  雁九一见丁承宗便如遭雷殛,惊得面se如土,他指着丁承宗,两眼凸出,“嗬嗬”半晌,却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大少爷醒了,丁承宗醒了。这怎么可能?一时间雁九如坠千层雾里,那毒不是绝无解药的么,他怎么忽然清醒了?

  雁九素来深沉多智,骤然惊此巨变,心中一时也没了主意。正不知所措的当口儿,丁承宗已淡淡吩咐道:“玉落,你们先出去。”

  “大哥……”丁玉落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丁承宗仰天一笑:“哈哈,你担心什么,我既已醒来,便再没人能害得了我。”

  他冷笑着瞥向雁九,不屑地道:“这个狗奴才,顶多在背后煸风点火,撺掇那个不成器的二少爷去做些混帐事,他敢对我怎样?你们出去!”

  “好。”丁玉落无奈地答应一声,带着小源退到厅外,顺手把房门带上。

  “雁九!”丁承宗忽然沉喝一声,雁九下意识地便是一哆嗦。

  他幼怀大志,潜伏在丁家,初时是为势所迫,逃避七宗五姓的追捕,后来则是想要来个李代桃僵,借丁家势力恢复自己家门的荣耀,自始至终,他就没把自己看成一个奴仆。可是,就算是作戏,这二十多年的假奴才做下来,对“主子”也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种敬畏之意,丁承宗一声沉喝,他自然而然地便生出了畏惧之意。

  “雁九,你没想到我能醒来吧?当ri……,看到那丑陋不堪的一幕,我气怒攻心,昏厥过去,好在我自幼习武,身体强健,又得玉落悉心照料,为我延医问药,天可怜见啊,今天,我终于醒了过来……”

  他目视雁九,双眼直yu喷出火来:“想不到,这才半年的功夫,我丁家……被那不肖的兄弟折腾成这般模样,你……”他一指雁九,怒斥道:“你媚主惑上,为虎作怅,也是难辞其绺。”

  雁九心中急急转着念头,脸上却做出畏惧失措的神情,连连摆手,惶恐地辩解道:“大少爷,老奴……老奴只是一个下人罢了,虽然极受二少爷宠信,其实在外面也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哪里真能做得了二少爷的主啊,求大少爷明察。”说着把袍襟一撩,“卟嗵”一下就跪了下去,叩头如捣蒜。

  丁承宗缓缓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神se和缓了一些:“哼!我谅你这老奴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他脸颊抽搐了一下,难抑话中的恨意:“今ri我让玉落诳你来,就是要给你一条悔过自新的道路,你若听我吩咐,我便网开一面,饶过了你。否则,我不但要把你这老杀才逐出府门,还要送官究办,治你一个恶奴欺主之罪!”

  雁九跪在地上,藉着叩头的掩饰,心中暗暗思量:“看来丁承宗还以为他是气极攻心方才晕厥,这么说,他知道的实在有限。也不知他把我诳来到底意yu如何?他今ri刚刚醒来么……,那就是说……知道他办醒的也只有他身边几个人?”

  想到这里,雁九眸中闪过一丝yin柔的狠意,但是他的声音却更加惶恐了,浑身颤抖着道:“是是是,老奴糊涂,只为讨好二少爷,做了许多糊涂事,可……可老奴不明白能为大少爷做什么事。二少爷不管做了多少错事,终究是大少爷的亲兄弟,大少爷既然醒了,为何不唤来二少爷直斥其非,却……却召来老奴呢?”

  “亲兄弟?哈哈哈哈……”

  丁承宗发出一串悲愤的笑声,笑声一止,他拍着扶手怒声斥道:“老杀才,你还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么?罢罢罢,就当你原来毫不知情,可我昏迷这半年多来,承业与那贱人勾搭成jian,私通款曲的事还能瞒过你不成?”

  他怒目圆睁,森然喝道:“你当真半点不知?”

  雁九恍然道:“老奴……老奴明白了,难怪大少爷把小姐也遣了出去,大少爷是不想……让大小姐知道这桩家丑么?”

  “哼!”丁承宗发出一阵粗重的喘息声,显然正在强抑怒意。

  雁九眼中诡谲的目光微微一闪,试探着问道:“大少爷可是想要惩治他们,又不想把这桩丑闻张扬开去,闹得满城风雨,丢尽丁家脸面,所以……想要老奴将功赎罪,帮助大少爷对付他们,是么?”

  丁承宗冷笑道:“你这老狐狸,果然一点就醒。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你若听我吩咐,过往之事,我便概不追究,待我惩治了那对jian夫yin妇,你照样还是丁家的大管事。”

  “呵呵呵呵……,大少爷宽宏大量,老奴先谢过少爷了。”雁九听明白丁承宗的用意,一颗心便放了下去。他慢慢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抹令人心悸的笑容:“人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此话真是一点不假。老爷好面子,一辈子好面子,结果是害人害己,想不到大少爷你与老爷也是一般无二啊……”

  丁承宗又惊又怒地道:“你这老杀才好生无理,在说甚么?”

  雁九yin恻恻地笑着,爬起身来慢条斯理地掸着袍上的尘土,摇头叹息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呀大少爷,其实你一醒来,就应该马上报官。老婆偷人嘛,偷的还是自己的小叔子,颜面虽然丢光了,可你的xing命,你的家业却可以保全呐。嘿嘿,可你偏偏还以丁家大少爷自居,以为自己可以掌握整个丁家,居然异想天开地要找我帮你对付二少爷……”

  他微笑着眯起双眼,眼中she出针一样的锋芒,慢声细语地道:“大少爷,小姐没跟你说吗?天已经变了,丁家完了,霸州丁氏如今是众叛亲离,丁家大院里现在留下来的人,都是我的心腹。你以为……只要端出你大少爷的身份,便能说一不二了?大少爷,依老奴看来,有时候,聪明人真是会做蠢事的,而且是蠢不可及……”

  丁承宗又惊又怒,大喝道:“雁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样与我说话。你可知玉落她们就在门外,我只要招呼一声,你这老杀才后半辈子就得在大狱里度过……”

  雁九不屑地冷笑道:“她们?她们能济得了什么事?丁家在这里虽已是首富,可是这里先天不足,再发展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更大的前程。本来,我只想裹挟了丁家的财产往开封去,你是一个不省人事的残废、再加上大小姐一个女流之辈……我本想饶过了你们。不管怎么说,你们总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嘛,既已与我无害,我也不想太难为了你们,可惜呀……自作孽,不可活呀……”

  他惋惜地摇头,脸上露出yin狠的笑意,说道:“如今你既醒了,我只好让你永远长眠下去,至于大小姐、小青、小源她们这些知情人,拜你所赐,也是活不成了。”

  丁承宗大怒:“民心似铁,官法如炉,你这奴才,还敢恶奴害主?就不怕王法惩治么?”

  雁九仰天打个哈哈,笑道:“怕,当然怕,老奴还要体体面面地做人呢,又不是要落草为寇,怎么会不怕?可是王法能奈我何?我只要放出风声,说大少爷你要与二少爷一起迁往京城,只因身体不便,所以先行上路,那便足以瞒人耳目了。如果要永绝后患,再放出风声说你入京途中,遭贼劫杀,那就再无半点破绽了。”

  他笑微微地道:“老奴这么做,可是仁至义尽了呀。要不然,大小姐、小青、小源三个千娇百媚的黄花大闺女,随便往哪处青楼里一卖,我照样不怕她们能对我不利,还得捞上一笔银子回来,丁家大小姐明珠蒙尘,混迹风月,那丁家才是永远蒙羞呢。”

  丁承宗戟指怒道:“雁九,老匹夫,你好大的胆子!”

  雁九笑眯眯地道:“不错,老夫的胆子的确很大,做了很多胆大包天的事来。你以为,你是气厥昏迷直至如今么?错了,错了,大错特错,那是老夫一手促成。不但你是老夫下手害的,就是你那自作聪明的糊涂老子,也是老夫下手害死,你说老夫的胆子大是不大?”

  “你……你……”

  如果说丁承宗方才的惊怒只是伪装,现在亲耳听到父亲之死、自己之病,都是被人下毒所致,丁承宗再沉得住气,身子也不禁发起抖来,他的脸se变得异常骇人,怒视着雁九,嘶声说道:“你……居然是你?你已做到大总管,在我丁家,除了我丁姓人,再无人比你高贵,就是我丁家,也从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处心积虑、甘冒王法,做出这样的事来,就算捧了二少爷做家主,对你又有什么更大的好处,值得你这样去做?”

  雁九嘻嘻一笑,悠然笑道:“大少爷,你想不出其中的缘故么?老爷当初也是想不出,老奴心软,不想让他不甘而死,便告诉了他,老爷听了之后那副表情……呵呵呵,可真是jing彩啊。现在大少爷又问起来了。大少爷,你觉得……二少爷就一定是你的亲兄弟么?”

  丁承宗本来脸se胀红如血,听了这句话血se攸地抽离一空,变得一片惨白,与此同时,内室也“嚓”地传出一声轻微的异响。丁承宗茫然刹那,颤声问道:“雁九,你……你方才说甚么?”

  雁九耳力甚健,已然听到房中隐约传出的一点轻微的声音,这点声响登时引起了他的jing觉,他目光一闪,当机立断,不答丁承宗的话,却猛地一个健步向他扑去,抬手一掌便斩向他的脖径,身法竟是快如闪电。

  ※※※※※※※※※※※※※※※※※※※※※※※※※※※丁承宗从未想到雁九居然会武,大骇之下抬手去挡,同时大喝一声:“来人!”

  他毕竟缠绵病榻半年之久,肌肉已然松驰,臂上的力道连以前的三分都没有发挥出来,伸臂一格,一股大力袭来,丁承宗足下无根,藤椅向后便倒,这时门帘儿一掀,从里屋蹿出一条人影,快如鬼魅,他伸手一托,扶起藤椅,斜斜一脚踹向雁九,迫退了他的身子,随即猱身而上,“噗噗噗”,弹指之间,二人已交手不下十余合。

  这时大门咣地一声便被踢开,解去外衫,穿着一身雪白劲装,娇躯刚健婀娜的丁玉落听到大哥呼喝,亦杀气腾腾地持剑闯了进来,就见高大已被摁倒在阶下,小青持着一口剑正抵在他的后心上。

  那突然蹿出的身影与雁九拳来脚往连战十余合,双掌一撞,各自飘身退开。雁九看清那人模样,不由脸se大变,失声叫道:“丁浩?”

  杨浩也是满脸惊容,失声道:“你竟然会武?”

  雁九不但会武,身手还很高明,一见杨浩出现,丁玉落也是一身劲装,雁九就知道早已落入人家算计之中。他一生行事,唯谨慎二字,既知中计,方才交手又发现杨浩一身武功十分神妙,招术jing奇尤在其上,立即萌生退意,当下再无二话,纵身便扑向迎门而立、仗剑当胸的丁玉落。

  杨浩大喝一声,举步便追,狠狠一记重拳捣向他的肋下,与此同时,丁玉落也挺剑向雁九当胸刺来。雁九赤手空拳,只得侧身避剑,架开杨浩一拳,这一来二人便再次缠斗在一起,脱身不得了。

  一时间,宽敞的客厅中,二人兔起鹘落、攻守变幻,紧紧缠斗在一起,旁人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继嗣堂设立的宗旨本为保全宗嗣,门下子弟大多都要习练武艺,乱世之中,有时候仅靠金钱可是不足自保的。

  雁九幼年时就逃离了家门,所习过的武艺虽是上乘武学,却是残缺不全,可他心中一直存了复仇的执念,这几十年来,风雨不辍,勤加习练,如今威势亦自不凡。但是他的武功却有一个最大的破绽:没有实战经验。这一点,他远远不及他的兄弟卢一生。

  为了掩饰身份,雁九习练武艺都是选择无人之处悄悄习练,幼年时他还曾与兄弟卢一生有过对练的经验,再以后便只有一人独练,力道、速度、内气功可以凭着苦练ri渐深厚,但是实战的经验却是半点也无。这样一来,迎敌之时临阵变招换招的反应速度便大为逊se,在这一点上杨浩却比他强得多,杨浩在疆场上生死间磨砺出来的厮杀经验,弥补了他与雁九功力上的差距,二人一时斗了个平分秋se。这还是杨浩根本不曾料及他会武功,不曾佩剑在身,要不然使出吕洞宾所授的jing妙剑法,雁九绝非敌手。

  可是这也够雁九受得了,丁玉落持剑站立一旁,虎视耽耽,那副跃跃yu试的模样,好象随时都能给雁九一剑,雁九不得不分神注意着丁玉落的动静。这一来他哪里还是杨浩的对手。丁玉落见二人缠斗紧密,拳脚往来难分高下,身形一晃,便向丁承宗那里闪去一步,本来是想着大哥没有自保之力,担心雁九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对大哥不利。可雁九心中有鬼,一见她神形飘动,立时提高了jing觉。

  他与杨浩正在生死相搏,分心二用之下哪里还能见招拆招,手下只一缓,便被杨浩窥个机会,双臂一探,化掌为拳,重重地击在他的两侧肋下。杨浩此时双拳的力道至少也有几百斤,雁九被他双拳击中,就像两只铁锤砸中了胸口,只听“嚓”地一声,刺疼入骨,几根肋骨都被打断,整个人仰面飞出去一丈多远,“砰”地一声摔在地上,又“嗤”地一声沿着平滑的地砖蹭出去,撞到壁角才止住了身子。

  他猛地一个翻身,一按青砖就要跳起身来,可是身子只一翻,一口鲜血登时喷了出去,整个人都萎顿在地,脸se腊黄如同金纸。

  杨浩已恨极了他,若非还要从他口中问出那至关重要的消息,此时杀他不得,真想立即一拳取了他xing命,他一个箭步冲过去,狠狠一脚跺在雁九的大腿上,雁九惨叫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一条大腿已被杨浩齐根踩断。

  杨浩这才一俯身,提着他的背心把他扯了起来,高大趴在门槛外面,眼看形势陡转,大少爷竟然醒了,丁管事也突然出现,雁九爷又被人抓住,唬得他体如筛糠,哀声便叫:“大少爷饶命,饶命啊,小的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未断nai的孩儿……”

  “闭上你的鸟嘴!”小青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高大的声音戛然而止,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把他拖下去,看紧了。”丁承宗淡淡地吩咐了一声。

  别院那四个长工立即答应一声,拖起奄奄一息的雁九便退了出去。他们四人若非对丁家忠心耿耿,早就另投他人门下了。如今又见大少爷醒来,自然更是死心踏地,倒是可以信得过的人,雁九虽有一身武功,如今肋骨断了、大腿折了,四个壮汉要看住他,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方才雁九被擒,自知再无生路,任凭丁承宗和杨浩如何询问,甚至施以重刑,他也是咬紧牙关,一字不吐。这人骨子里倒有一股狠劲儿,丁承宗和杨浩都是阅人多矣,只看他决绝的神se,就知从他口中休想问出一点消息来。

  待雁九拖下,丁承宗便看向杨浩,沉吟问道:“从他口中,是休想问出消息来了。你觉得……”

  杨浩目光微微一闪,说道:“丁承业却没有这样的骨气!”

  丁玉落冲进房中时,双方已经大打出手,方才盘问雁九,丁承宗和杨浩也只问“你方才所言云云”,而并不提及他具体透露过什么,丁玉落还不知二人已对丁承业的身份起了疑心,一听这话立即担忧地说道:“大哥,二……哥,承业再不争气,终究是咱丁家的子孙。你们倒底要问什么,总不会……总不会对弟弟也要用刑吧?”

  丁承宗微微一笑,安慰道:“玉落,大哥知道怎么做,现在一切就交给我好了,你不要想那么多。”

  杨浩也道:“是啊,以后,你再不用受那么委曲,这些事,让我们男人来cao心就好。”

  两兄弟相视一笑,这点事情他们还是能掌控住的。两兄弟有志一同,都不想这个可敬可爱的小妹子再cao那么多心,这半年来,她一个女儿家,得需要多少勇气、多么坚强的毅力才支撑下来。二人心中都痛爱怜惜这个妹子,不想她再为这个家再负担什么,也不想让她听到那么多龌龊黑暗的事情。

  这时,门口人影一闪,穆羽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抱拳说道:“大人,丁承业带到。”

  杨浩忙问:“可曾惊动了什么人?”

  穆羽笑道:“不曾,属下特意等他进了一处男娼馆,这才下手拿人。又诳那老鸨说我等是霸州府的公人,以她身份是不敢到处张扬惹火上身的。”

  丁承宗双眼缓缓一抬,森然道:“那畜牲现在何处?”

  穆羽道:“他挨了我一下狠的,好半晌才透过气来。眼见我们人多势众,倒是始终安份着不敢闹事。现在街上行人渐多,我恐被人看见,令人把车驶向后门,从那儿把他带进来。”

  “什么?”丁玉落心中一惊,这弟弟胡作非为时,她恨不得亲手打杀了他,可毕竟血脉相连,有份骨肉亲情,自家的兄弟,纵然有什么不是,也不能就此反目成仇,如今大哥既已醒来,已不得他胡作非为了,今后长兄如父,好生教诲他做人之道,未必便不能浪子回头。

  是以一听他受了伤,心中便起了牵挂,忙道:“我去看看他。”说完闪身便向外奔去。

  杨浩看着她的背影,心中灵光一闪,忽道:“雁九这头老狐狸看来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从他二人如今的情形来看,恐怕丁承业也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通盘计划,他未必便知道。”

  丁承宗道:“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本来,我们以为雁九是条小鱼,本想从他口中逼问出一些有用的消息,再擒来那畜牲,半迫半诈逼他吐实,想不到真正的大鱼却是雁九,这一下虽是歪打正着,却也打草惊蛇,他坚不吐实,我们也奈何他不得。”

  杨浩颔首道:“不过……丁承业这一到,我倒是想出一个法子来……”

  “喔?”丁承宗目光微微一闪,脸上便露出会心的笑意:“不错,他对我们坚不吐实,对别人,却未必不肯说实话!”

  杨浩已转身对穆羽吩咐道:“小羽,你去把丁承业和雁九囚禁在一起!”说完又附耳对他嘱咐一番,穆羽心领神会,立即返身冲了出去。

  就在这时,那老门子大步闻进了二宅,高声说道:“大少爷,家里来人,促请雁管事回府去,说是出了大事啦。”这老门子有些耳背,所以说话声若洪钟,几乎震得承尘灰落。

  丁承宗忙道:“出了什么事?”

  白发苍苍的老门子道:“听说陆家老爷病死,陆家子侄都说是二少爷害他,如今披麻带孝,执着哭丧棒儿打上门来,寻不着二少爷,便又打又砸,放言要烧了咱丁家的大宅,大少夫人哭得死去活来,家里已是乱作了一锅粥,家人们寻不到二少爷,所以急急来向雁管事报信。按大少爷吩咐,我没让他进来,此时正在宅子外面等信儿呐……”

  丁承宗脸se一变,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抬我回去!”

  杨浩沉声道:“我陪你去。”

  “好!”丁承宗握了握他的手,把两道剑眉一轩,振声道:“我们走!”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医女小当家  金沙国际  365娱乐  必发365战魂  伟德励志故事  10bet荒纪  超越故事网  188小相公  澳门赌球  ysb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