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34章 各西东
  丁承宗安坐不动,径自挥毫泼墨,陆湘舞屏息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丁承宗的一切都毁在她的手里,如今她孤苦无依,求告无门,唯一的倚靠却只有丁承宗,她还有什么话说?丁承宗一言不发,陆湘舞的心便如悬九仞高崖。

  她俯首于地,房中静的可怕,只能隐隐听到笔峰游走于纸上的沙沙声音。过了半晌,陆湘舞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终于崩溃地哭出声来:“官人,奴家知错了,往昔种种,奴家不敢辨言,只求官人能饶恕奴家,奴家愿侍候官人膝前,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亦不敢稍有怨言,官人,饶我,饶我啊……”

  她一面哭、一面说,一面叩头,额头叩在地板上“空空”作响,丁承宗把笔一提,袍袖一卷,轻叹一声道:“何谈一个饶字?”

  他那袍袖一带,那张纸便自案上飘然落下,荡了几荡,飘到陆湘舞面前,纸上墨迹淋漓,只见一崖、一松,一月如钩。笔划凝练,一眼望去,自有一股冷肃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听清丁承宗的话,陆湘舞先是一呆,继而狂喜:“他……他不怪我?他不怪我么?官人不忍怪我,哪怕是冷落了我也没关系,我今后只要小心侍奉、曲意奉迎,还怕不能哄得他回心转意?”

  陆湘舞立即叩首谢道:“官人,奴家所作所为,实在羞对官人,官人却如此宽宏大量,奴家惭愧莫名,今后奴家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一心一意守在官人身边……”

  丁承宗又取一张纸来,痴痴望空半晌,举手一蘸墨汁,挥毫疾写,笔走龙蛇,须臾停住,再蘸浓墨,悬于纸上半晌,一滴汁如泪落下,他顺势又写三字,把那页纸往陆湘舞面前一丢,淡淡说道:“饶是不必的了,合则来,不合则去罢了。我丁承宗纵然是残废之身,也不会容你这样的妇人!丁家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也容不得你这样的女子入祖坟!”

  陆湘舞一呆,捧纸在手,只看清顶头“休书”两个大字,便是一阵头晕目眩。恍惚中,只见丁承宗昂然坐着,他虽矮了半截,但是脊梁仍然挺得笔直,就像一株孤傲的轻松。

  他将案几慢慢推到一边,以手据地,缓缓向门口行去,陆湘舞惊恐之及,仿佛最后一丝倚靠也要离自己而去,不由悲呼一声,抢上前去按住了丁承宗拖摆于地的长长袍裾,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丁承宗,这时她眸中的哀怨和悲伤,简直连铁石心肠的人也能打动。

  她只盼丁承宗肯回头看他一眼。但是丁承宗根本不曾扭头回顾,他仍然一步步挪向门口,那袍裾便从陆湘舞纤纤的指下一寸寸滑走,陆湘舞失魂落魄地看着手指按住的最后一张袍襟,耳中听到丁承宗低低的吟诵:“一修一切修。一断一切断。一证一切证。如斩丝染se。一刹那顷。能至菩提……”

  ※※※※※※※※※※※※※※※※※※※※丁承宗拉开障子门,只见父亲续弦周氏牵着年方九岁的小妹,父亲的两个侍妾以及几个贴身的丫环,正满面戚戚地站在院中,惶惶地看着他,丁承宗没有言语,守在门口的两个杨浩侍卫将他抬上藤椅,这时他的小妹终于忍不住怯生生地唤了一声:“大哥。”

  丁承宗萧索地一笑,柔声道:“小妹……”

  他又抬头看看周氏和两位如夫人,看出了她们眼中的提忧和彷徨,便道:“大娘,二娘,三娘,照顾你们,是一个丁家男人的义务,丁家的男人一天没有死绝,你们就不是孤儿寡母。请大娘带几名贴身的丫环,帮湘舞收拾一下,送她离开。眼下前厅还有一些事情未了,我还要赶过去,二娘、三娘,你们且回房去歇息,这天,还没塌下来呢,你们不必担忧。”

  周氏点了点头,拉起小女儿的手,两个妾室脸上也露出了感激宽慰的神se,她们目注着丁承宗被两个侍卫抬上藤椅走向前厅,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是稍稍安定下来。

  二进院落的大厅里一片冷落,只有杨浩默默地坐在椅上,厅门口立着两个魁梧大汉,此外再无一人。

  一见丁承宗出来,杨浩立即站了起来。

  丁承宗停在厅口,与他相视良久,忽然沉声说道:“扶我起来。”

  杨浩刚yu举步上前,丁承宗一掌虚按,止住了他的动作,又说一声:“扶我起来!”

  左右两名大汉急忙上前将他架起,丁承宗离了椅子,到了杨浩近前,忽然双臂一振,挣脱两个大汉的搀扶,“噗嗵”一声跪在了杨浩面前。

  杨浩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搀扶:“大少爷,你……这是做什么?”

  丁承宗涩声道:“你对丁家,情至义尽。丁家上下,却对不起你,今ri,我要向你请罪。”

  杨浩忙道:“这话从何说不起,丁承业害我,是丁承业的事。杨浩不是那种一人结怨,恨及满门的人,何况我在丁府时,大少爷对我百般维护,那份情意,我始终铭记心中。”

  丁承宗苦涩地一笑,黯然道:“不,你不知道,当初……广原防御使程大人传书邀你赴广原,而我为了留住你,却将书信烧掉了。”

  杨浩登时怔住,这桩公案终于真相大白了,他原还以为叶家车行失落了这封书信,没想到却是落在丁承宗手上。丁承宗将那ri的事源源本本说了一遍,黯然说道:“你若当ri便走了,想来以后也不会遭遇了那些事情,说起来,罪魁祸首是我才对。”

  杨浩木然半晌,往事一一涌上心头,一时也是百感交集。心中些许怨气他也是有的,可是叫他迁恨丁承宗,以他的理智又实在做不出来。不错,那封信是被丁承宗烧了,可是丁承宗当ri若不在那里,这封信就会落在他的手中么?

  丁承宗烧掉那封信,不是想要害他,而是看出二弟朽木难雕,费尽心思想要把他留下,说服父亲让他认祖归宗,让他成为丁家的掌门人,这算是想要害他么?至于其后造化弄人,就连丁承宗也是始料不及了。如果循本溯源,这仇都能追索算到丁承宗的头上,那自己穿越时空,改变了傻子丁浩的命运,算不算是害死了杨氏和罗冬儿的元凶呢?

  丁承宗见他黯然出神,低声说道:“我被人下毒害得生不如死,最后又是你救我醒来,我欠你的,真是太多太多了。丁承宗如今已是一个废人,再无报答补偿你的一天,只有就此了结了自己xing命……”

  他抬起头来,注视着杨浩,沉声说道:“雁九所说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这个疑问,我已猜到了几分,可是总要从他口中逼出详情,才能真相大白,所以现在我还不能死,我要回去查明此事。待惩治了他们,我自会把xing命交给你。只是……,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你的身上,终究是流着丁姓人的血,到那时候,你已是我丁氏血脉唯一的男人,我想求你,阖府上下,这些老弱妇孺,拜托你妥为照顾。”

  丁承宗这番话就是把丁家的妇孺要托付于杨浩了,自然,丁家的财产便也尽数交托了给他,可是丁承宗虽听他说恩怨分明,只找丁承业算帐,不会迁怒丁氏族人,却知他对丁家实是深恶痛绝,虽说现在那个戒律森严、家规腐朽的丁家早被丁承业打得破破烂烂面目全非,如今只化作了一笔浮财,早已不复当初的模样,但是杨浩骨子里对丁家的那种厌恶感是不会消除的。

  或许换一个人,反正往事已矣,死都也难复生,巴不得顺水推舟,接掌丁家这庞大的财产,不过是替他照顾三位夫人、两位小姐,几个妇孺而已,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可他却知道,这财产再庞大十倍,也未必打动得了杨浩的心。否则他当初宁可搬进城去寓居,将丁家拱手相让时,杨浩也不会仍然一意求去了。

  是以这话说罢,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杨浩,只盼他意志哪怕稍有松动,可是仔细看了半晌,他还是失望了,杨浩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他默然良久,才俯下身去,双手搀住自己的臂膀,低声说道:“你且起来。”

  看到杨浩坚决的神se,丁承宗没有再拒绝,顺势被抬了起来,两旁立即有人推过藤椅让他坐下。

  “我这次奉旨回京,绕道霸州,为的就是报仇雪恨。”

  杨浩望着丁承宗,直言不讳地道:“我也不瞒你,我知道,不管丁承业做了多少错事,他毕竟和你是一母同胞的兄弟。除非他犯了对丁家十恶不赦的大罪,只要能维护他,你们还是要维护他的。”

  丁承宗的两颊微微抽搐了一下:“现在……却未必了。承业是被雁九带回来的,现在想来,他很可能李代桃僵,用自己的骨肉换掉了我真正的二弟,这些,我已经想到了,现在差的只是一个口供罢了。”

  杨浩说道:“但是在此之前,你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此来霸州,我本打算暗中下手,杀掉丁承业和雁九。可是,当我义父拿出他从草原巫师那里得到的毒药时,我对你的中风昏迷产生了怀疑,所以才改弦易辙,想看看能否用这解药救醒你,如果这药真的奏效,那你被人下毒便确定无疑了,相信那时你也会与我一同找出真凶。”

  丁承宗愧然道:“丁家对不起你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你却一直以德报怨,听你一说,我更是无地自容。”

  杨浩轻轻摇头,说道:“如今,我们想要的确凿口供虽还没有到手,可这谜团已是昭然若揭了,不管我们能不能从雁九、丁承业口中能否拿到确凿的证据,我希望,最后你能把雁九和丁承业交给我。”

  “雁九、丁承业……”丁承宗喃喃地重复了一句,眸中露出悲愤的目光,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杨浩索要这两个人意味着什么,他更知道杨浩完全可以不必征得他的同意而强行取了这两人的xing命。杨浩肯问他,肯先将这两人交予他,只因心中对他还有一份情谊,这情是友情还是亲情,现在他还无法分辨,可是至少让他孤寂绝望的心中产生了安慰、萌生了一线希望。

  二人出门,重新登车赶往王下庄别院,行至半途,迎面正撞上穆羽带着四名侍卫急急赶来,杨浩愕然道:“小羽,不是让你看管着雁九、丁承业,看看他们说些甚么吗?怎么你把人都带出来了,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穆羽一见杨浩,方始松了口气,脸上紧张的神se不见了,欣然答道:“大人,雁九挨了大人一记狠的,现在还是昏迷不醒,一时半晌,恐难与人交谈了。属下本来是在看管着他们的,可是丁大小姐说,西北地方卫风剽悍,大多数人家都习武功,如今丁家的家丁仆从尽皆是丁承业和燕九的心腹,倚仗不得,如果陆家的人气急攻心,仗势动武,大人只带四人,丁大少爷又病体虚弱,恐难顾及周全,叫我带人来助大人一臂之力。属下想,卫护大人安危,才是属下的第一责任,万一大人真有什么闪失,那可不得了,所以就带人来了。”

  丁承宗双眉一锁,沉声问道:“如今……是谁看管他们?”

  穆羽道:“雁九受了重伤,半死不活的,倒不打紧。至于丁承业,大小姐已叫贵府的长工把丁承业绑在柱上了,有那四个长工看守,再加上大小姐一身武艺,不碍事的。”

  杨浩和丁承宗这才释怀,一个重伤、一个绑起,的确不虞他们还有本事逃出生天。两起人合在一起,赶回王下庄,及至进了大门,再到了大厅,就见丁玉落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儿,眼神直勾勾的,连他们进来仿佛都未看到。杨浩和丁承宗对视一眼,心中顿生古怪之感。

  “玉落,玉落!”丁承宗提高了嗓门连叫两声,丁玉落才突然惊醒,从椅子上一下弹了起来,看清眼前的人,她便问道:“陆家来生事的人,已经打发了去了?”

  丁承宗点点头,奇怪地问道:“你心神不属的,在想什么?”

  丁玉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轻轻一掠鬓边发丝,轻轻地道:“大哥,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他说,可以么?”

  杨浩和丁承宗互相看了看,杨浩微微点点头,丁玉落见他答应了,转身便向外行去,杨浩默默地跟在她的后面,二人拐进右侧一间厢房,丁玉落转首站定,默默地看着他,半晌才道:“这半年来,我常常想着,不知道你会流落何方,会怎样生活,眼前一个人事不省的大哥。远方,一个流落异乡的二哥,就只剩下一个弟弟,却是混帐透顶,眼看着爹爹辛苦创下的这份家业被他败个jing光,我一个女儿家却有心无力,这心……真是苦不堪言……”

  照顾一个人事不省的亲人,说来只是一句话的事,可是真要做下来,那要付出多少努力和辛苦,与此同时,还要整ri与那不成器的兄弟争斗,孤立无援,哪一天,她活的不苦?别人只看到了她如今的软弱,谁又想得到她支撑到今ri,那稚嫩的肩膀才承受多少重负?说到底,她才只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姑娘。

  她说着,两行清泪已缓缓流了出来:“你在丁家,吃了太多的苦,丁家对不起你。幸好……人善人欺,天可不欺,半年不见,你已做了朝廷的高官。得你相助,大哥也已醒来,我也再无所求了。”

  杨浩看她说话的语气、神se,心中隐隐有些不详的感觉,但是见她落泪,还是安慰道:“丁家的人,的确是对不起我,可是至少……你始终不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丁玉落满脸是泪,却粲然一笑:“以前没有,但是现在,妹妹也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

  杨浩的心一沉,促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丁玉落双膝一曲,慢慢跪到了地上,幽幽说道:“我知道,杨大娘的死、冬儿的死,虽不是承业亲手所为,但他难辞其绺。我知道,你此番赴京上任,绕道霸州,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杀了他报仇。我知道,在你心中,他罪无可恕……”

  她泪如泉涌,泣然说道:“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的同胞兄弟,哪怕他在外面做了太多的错事,我也做不到太上忘情、大公无私,眼睁睁地看着,等着你来取他的xing命。不动xing,不动情,那是佛的境界,玉落只是一介凡夫俗子……”

  杨浩沉声道:“你做了甚么?”

  “我已……把他放走……”

  杨浩怔忡半晌,“哈”地一声笑,点头道:“好,很好……”

  丁玉落还要说甚么,杨浩已伸手制止了她,问道:“雁九如今怎样了?”

  “他已伤重死去。”

  杨浩吁了口气,脸上带着笑容,眼中却殊无笑意,刺得丁玉落不敢看他,杨浩淡淡地道:“我这仇,只是报了一半。呵呵,丁家人,终究要向着丁家的人,哪怕他有再多的不是。站在你的立场,你没有做错甚么,何必向我请罪?”

  杨浩虽无重话,可这番话却比重责更让丁玉落难堪,她被杨浩刺得心如刀割,可是她实在想不出两全之计,死者已矣,这生者却是她一母同胞的兄弟,她如何能坐视他被人杀死?

  杨浩的心中有一种失落,一种无奈,一种痛,却只能压在心里发作不得。是啊,在他眼中,丁承业百死莫赎,但是在丁玉落眼中是怎么看的呢?那是她的兄弟。也许等她知道了丁承业的全部所为后会不作此想,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向她说明的必要了。他自嘲地一笑,说完,拂袖便走。

  丁玉落怔怔地跪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她知道杨浩越是没有爆发,心中的怨恚之气越重,这一遭走出去,他是再也不会回头了。可是她又能再说什么?

  过了许久,她才扶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踽踽地跨出门去。

  丁承宗正在厅中坐着,四个长工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垂首站在一旁,屏息不敢言语。方才杨浩铁青着脸se出来,二话不说,径去左厢房看了看雁九已冰冷的尸体,便带上自己的侍卫扬长而去,丁承宗唤之不住,便知出了变故,立即唤来小青、小源,一俟问明经过,丁承宗的心也冷了。

  丁玉落的心,如今真是苦不堪言,本来二哥回来,大哥清醒,她的心仿佛乌云久遮的天空,终于透出了那么一线亮,可是为了这个不值得怜惜却无法漠视他去死的胞弟,她真是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二哥一怒而去,这一生都不会再认她这个妹妹,至于大哥,他会宽恕自己放走了承业吗?

  “大哥,我……”丁玉落走到丁承宗近前,刚一开口,丁承宗便冷笑一声:“住口,我丁家的人,岂会做出你这样的糊涂事?”

  “是!我是糊涂!”丁玉落勇敢地抬起头来,目光不再游移:“对他,妹子是心存歉疚的,不管他是不是咱们丁家的人,可是丁家从来不曾给过他什么,他为丁家,却付出了太多太多。我放走自己的兄弟,他的仇人,我对不起他。可是……,我叫丁玉落,我没有做错!”

  “你……”丁承宗气的苍白的两颊涨红起来,丁玉落却声音清晰坚定地道:“哪怕明知这样做会令他失望、伤心,可我别无选择。这么做的原因不为了别的,就因为我是丁家的人。承业做的那些事再混帐,就算证据确凿,就算送到官府究治,也罪不至死。我知道……我知道他做了对不起大哥的事情,可是按罪也只是流徙三年的罪刑,就算不讲王法,只讲人情,大哥你就忍心杀了他么?兄弟相残,爹娘九泉之下也难瞑目啊……”

  “糊涂!”丁承宗气极,一记响亮的耳光便扇在丁玉落脸上,五道指印立即凛凛出现在那清瘦苍白的脸颊上。

  “出去,你们都出去。”丁承宗双手紧紧抓住扶手,对小青、小源和四个长工斥喝道,几人慌忙退了出去,厅中只留下了丁承宗、丁玉落兄妹两人。

  丁承宗双目蕴着泪光,痛声说道:“玉落,这一遭,你真是大错特错了!”

  ※※※※※※※※※※※※※※※※※※※※※※※※※※※※※陆湘舞低着头急急走出丁家大院,她不敢抬头,不敢去看那些下人们异样的眼光,脸上火辣辣的,直到出了丁家的大门,匆匆逃出村子,到了一处无人处,她才放声大哭。

  寒风凛冽,四野一片白雪茫茫,她不知道自己如今该往哪里去。错的已经错了,再也无法回头,在丁家大娘和几个丫环所谓的帮忙、实则是监视之下,她羞于带上哪怕一匣首饰,就揣着一纸休书,净身出户了。

  丁承宗的休书上对她不守妇道的事只字未提,只说自己已成残疾,心灰意冷,从此潜修佛道,不染尘俗,不忍耽搁妻子青chun,为她保留了一丝颜面,可是……十里八乡,早已隐约风闻她与丁承业的苟且之事,如今再被丁承宗休弃,能瞒得住他人耳目么?

  她不知道该往何处去,也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就这么茫然地前行,下意识地朝着霸州府的方向行去。可是越往前行,脚步越是沉重,她的娘家,因为丁承业已与她反目成仇,早已不认她这个女儿,如今揣着一纸休书,她还如何迈进自己的家门?

  陆湘舞一路哭、一路走,踉踉跄跄,泪已哭干,过了李家庄,看到沃雪原野中那一条奔涌的大河,陆湘舞痴痴地看着河水,寒风吹掠着她凌乱的头发,脸se都已冻得发青。可她站在河边的岩石上却是一动不动。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她不知道自己是该恨丁承业,还是恨她自己,现在都已不重要了,风吹得彻骨生寒,她的心中也没了一丝暖意,眼前这条河,或许就是她最好的归宿。

  冬儿,那个被村人唾骂、被董李氏找来家人浸了猪笼的小寡妇,就是死在这条河里。这一去,若是见到了她,也不知她会不会取笑自己,那个冬儿……至少她能当众向人表白自己的爱意,她所爱的人,也值得她去爱。她死了,有个男人肯为她与李家庄满村的强壮汉子一战,有个男人肯为了她一刀两命、浪迹天涯,可是自己呢?

  陆湘舞忽然有些羡慕起罗冬儿来:她死了,总还有人惦记着她,做了这么大的官,还不忘要回来为她伸张冤屈,女人做到这个份儿上,这一辈子也该知足了。而自己呢?大概就像那水中的泡沫,一闪即灭,死就就了,不会有一个人记得我……陆湘舞惨然一笑,以袖掩面,纵身便跳下了河去……“老爷,有人跳河嗳……”

  “是吗?”广原第一妒夫郑成和从车轿中探出头来,往那大河看了看,咧开一张雷老虎似的蛤蟆嘴,啧啧叹息道:“图个啥咧,这多冷啊。”说罢又缩回了头去。

  “是啊。”车把式也长吁短叹:“虽未看清她的模样,可是瞧那身段儿,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挺馋人眼的呐。”

  “嗖”地一下,郑成和又探出头来,瞪起一双水泡眼道:“怎么说?是女的?哎哟你这个不开眼的混帐东西,停车、停车,快点救人!”

  郑成和跳上车辕,抱着暖手袋对自己的一众随从指手划脚地道:“快快快,全都给老爷我下去捞人,谁把人捞起来了,老爷我赏钱五贯,不!十贯……,还愣你娘个毬,快下水啊,你nainai的……”

  ※※※※※※※※※※※※※※※※※※※※※※※※※※※一间小小的花厅,临时改成了置放丁家祖宗牌位的地方,长明灯烛火幽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ru味清香,丁承宗一身灰衣,静静地坐在香案前的蒲团上,两眼望着那笔直的灯火,也不知在想些甚么。

  丁玉落悄悄地推开门走了进来,步履如猫,轻得没有一点声息,只是带得那烛火微微地摇曳起来。丁承宗若有所觉,轻轻地转过头去,只见丁玉落短袍长裤,腰缠布带,足下一双抓地虎的皂靴,腰间一柄短剑,肩上斜背一个包裹。

  她的脸颊已用姜汁染成了黄se,还粘了胡须,打扮得像个标致、清瘦的年轻男人,她头戴遮耳皮帽,一身半胡半汉的打扮,正是北方人惯常的远行打扮。

  “大哥,我已准备好了。”

  丁承宗默默地转回头:“大哥知道,这些ri子来苦了你,本以为我能处理好这些事情,不想你再知道那些龌龊不堪的事情,谁知竟让他有机可趁,花言巧语地诳骗了你。可这,不是你宽恕自己的理由,你做错了的事,你自己去补救。”

  丁玉落静静地道:“我知道,这一回,我不会让大哥失望的。”

  丁承宗道:“大哥不是因为一己之怨去揣度他。雁九死前说过的话,再加上我这几天的冷静分析,我绝对相信他当时得意忘形之下说的不是假话,我被他们下了毒,爹爹也是被他们害死的。丁承业……不是我们丁家的子孙!就算他是,做出弑父之事来,也是罪无容诛,你明白?”

  “我明白!”

  “好,在祖宗灵位前,跪下!”

  丁玉落走到一个蒲团前双膝跪下,丁承宗一字字道:“现在,你向爹爹,向列祖列宗发誓,一定要报这个仇!”

  丁玉落一个头重重地磕了下去,丁承宗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有些森然:“如果能带活的回来,就把他带到列祖列宗的灵位前来,如果不能,就杀了他,带他的人头回来,不然,你永远也不必回来了!”

  “是!”丁玉落又是一个头磕下去,丁承宗双眼溢出泪光,突然扭过头去。他不是这般冷酷的人,其实也不想让丁玉落一个女孩儿家去承担这样的责任,可是他双腿俱废,这个使命,只能由妹子去完成,他只能逼着自己心如铁石。

  “大哥……”丁玉落走到门前,紧紧腰带,扭头回顾一眼,问道:“丁家的宅子、田地,都已被他卖掉了,我走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丁承宗盘坐在长明灯前,头也不回地道:“已经被打破了的,再粘起来,也恢复不了原来的模样了。田地卖了可以再买、宅子卖了可以再盖,但是人心丢了,想再聚起来难如登天。你走之后,我便携家人去芦岭州,你若完成了使命,就去那里见我。”

  丁玉落神se有些激动,讷讷地道:“我……我们一再伤了他的心,他……他会原谅我们么?”

  丁承宗闭上双眼,静静地道:“他原不原谅我,是他的事。我如今只求心安而已。你去吧,我明ri,便赴芦岭州……”

  ※※※※※※※※※※※※※※※※※※※※※※※※※※※从山坡上滚下去,丁承业气喘吁吁地爬起身来,一路逃来,他的衣袍全都刮得破破烂烂,原本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单看外表,绝对是个金玉其外的佳公子,可是现在他蓬头垢面,几与叫花子无疑。

  那个杨浩真是狠呐,居然动用了霸州府的力量,海捕文书撒开了去,弄得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万般无奈之下,他不禁想起了雁九那个老奴所说的话。

  反复想想,他实在想不出雁九在那个时候说这么一番谎话有什么作用,难道那老奴真的对我忠心若斯?他有一个在北国做将军的兄弟,还甘心留在丁府照料我?

  丁承业以己度人,实在难以相信世上会有这样愚忠的人,可是又找不出任何他坑害自己的理由,走投无路之下,只得抱着万一的希望,向北疆逃来。如果雁九说的是假话,北地汉人也不在少数,到了这里他也不必担心在南朝犯下的罪行。如果雁九说的是真话,谁会知道是他杀了那老奴?找到那位叫什么卢一生的北国将军,看在他大哥面上,他也不会薄待了我。

  存着这样的心思,丁承业专挑荒山僻岭往北方走,晚上便去村寨中偷些吃食,饥一餐饱一顿的,总算到了边界。他本以为这种地方该不会有他的海捕文书了,谁料进村乞讨时,竟被人认了出来,这种地方的民壮更是厉害,一时锣鼓起,里正带着民壮欢天喜地的跑来捉人,吓得他落荒而逃,好不容易翻过了这座雪山,还好,这里已是契丹人地界,他总算不必再担心有人追来了。

  这里的积雪极厚,雪地上除了一些鸟兽的足迹,看不到其他的痕迹,丁承业深一脚浅一脚走得jing疲力尽,回头一看,离那座山也不过走出了两里多地,丁承业不由暗自叫苦:“照这样的速度,恐怕他还不能走到有人的地方,就得活活饿死,或者被野兽活活咬死。

  穿过一片树林,他再也走不动了,抓起两捧雪来吞下肚子,刚刚抹抹嘴巴,就听一声大声:“兀那汉人,不许乱动,你是干什么的?”

  丁承业扭头一看,只见几个皮帽皮袄胡服打扮的大汉正站在不远处张弓搭箭地瞪视着他,丁承业如见亲人,声泪俱下地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我是你们南院大将军卢一生的……呃……远方亲戚,特来投奔啊!”

  “卢一生?”几个契丹巡逻大汉满面狐疑,南院大将军?这官听起来似乎官职不小,可是怎么从来不曾听说过这么个人?

  北国契丹的军队属xing十分复杂,除了直属皇族的宫帐军、王公大臣的部曲组成的大首领部族军,还有契丹、奚和其他游牧民族以部落为单位组成的部族军、带有乡兵xing质的五京乡丁和辽朝境外附属部落的属**。各有统属,派系众多,各军的将领其他各部不熟悉也是可能的,但这人既说什么大将军,大家听都没听说过便有些稀奇了。

  殊不知卢一生这个大将军只是北国皇帝策封的一个便宜官职,他本人聚众三千,在宋境与北国中间地带,干的仍是打家劫舍的营生,根本不是北国正式的将领。听丁承业说的慎重,那几个部族军的战士倒也没有太过难为他,搜了搜他的身,没有携带什么武器,便押着他去见自己的部族首领去了……※※※※※※※※※※※※※※※※※※※※※※※※※※※※“大人,咱们这便走了?”

  杨浩坐在车中,默默地点了点头。

  罪魁祸首雁九已经死了,虽然真相还未完全揭开,至少已经知道他才是罪魁祸首,杨浩从雁九那几句话中也已隐隐猜出了事情的经过,这不过就是民间版的“狸猫换太子”罢了,丁夫人娘家遭了强盗,雁九为了让自己的子孙摆脱奴婢身份,移花接木,把自己的儿子说成了丁夫人的遗腹子,待他长大chengren,便图谋害死丁家的人,让自己的儿子接掌家业,这种猜测应该仈jiu不离十。

  他杨浩只是不幸表现的太出se,让长子残废、次子无能的丁庭训动了心思,所以成为这起yin谋的一个牺牲品。如果他还是以前那个懵懵懂懂的丁浩,想必现在和杨氏仍在丁家为奴为婢,主人是丁庭训也好、是丁承业也好,对他们这些下人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对那个兰儿,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处置措施,兰儿只是一个下人,她不附从丁承业、雁九,也自会有别人或为金钱、或畏权势,听任丁承业和雁九的摆布来做旁证陷害他,在这起yin谋中,她的作用实在有限,罪既不致死,难道打她一顿板子?

  听说她已被丁承宗唤来牙婆发卖了,这牙婆就是柳婆婆,柳婆婆约略知道一些他与丁家的恩怨,也知道兰儿为虎作怅,是丁大少爷的对头,是绝不会给她找个什么好人家的,这就已经够了。

  丁承业逃了,但是可以预料的是,丁家他是再也回不去了,自从听了雁九那句话,便没有自己,丁承宗也饶不了他。他再也做不了作威作福的二少爷。天大地大,未必没有相遇的一天。何况,他还秘密会见了赵通判,寻了个别的由头,让人假扮苦主,举靠丁承业,如今海捕文书已经撒了出去,只等捉到了他,便会派人通知自己,这丁承业一介纨绔,根本没有独自求生的能力,说不定他根本就逃不出霸州辖境,就被捉回来。

  只是,他不能等那么久,他现在必须得走了,他不能只为了逝去的人活着,更不能只为了区区一个丁承业活着,让谁等,他也不能让皇帝久等。现在,他得去开封,见皇帝。

  车轮动了,微微有些颠簸,杨浩悠悠地叹了口气,这趟回来,还是没有打听到臊猪儿的消息。认识臊猪儿的人本就不多,柳婆婆动用了那么多消息灵通的城狐社鼠,对一个乡村大户人家的小家仆,也没有用武之地。娘亲杨氏已经死了、冬儿也已经死了,那个自幼相依为命的大良哥呢?

  想起当初为霸州府挖渠,河堤泥土中掘出的一副骸骨,杨浩的心头不由一寒:“这贼老天欺负得我已经够狠了,可不要再让猪儿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沉尸河底啊,天大地大,只求你大发慈悲,让我兄弟有重逢的一天……”

  车轮辘辘,神思悠悠,杨浩想着那下落不明的臊猪儿,却未料到此时芦岭州里正上演着一出“倒程”的好戏……人对她从一而终的宠溺下,纠结……纠结……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mg游戏  贵宾会  365日博  立博  锦衣夜行  好彩客帝  大小球天影  bet188人  伟德励志故事  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