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40章 另辟蹊径

第240章 另辟蹊径

  杨浩没想到那妙妙姑娘请他进去竟是要他写词,扮个柳三变的角se,说起来,他能记得完整的,只有柳永、秦观、苏东坡等人所作的最jing彩的几首词,拿来唬一唬人是行的,可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用不了多久就得穿梆。

  再说他如今正在韬光隐晦,巴不得官家把他忘到十万八千里外去,哪怕只写出一首美焕绝仑的词来,以前的努力也要前功尽弃,怎肯为博美人一笑不顾xing命,是以当即辞出,匆匆返回自己宅院。

  沿着汴河继续东行,出朱雀门,过龙津桥,再向右一拐,就到了曲院街他所置办的宅院。一进后院儿,便是湖光潋滟的一座小池塘,池塘中有jing致的小亭,池边有翠绿的垂柳,周围环廊曲桥、亭榭楼阁,尽皆掩映树木当中,飞檐斗拱、花墙漏窗仅从绿荫中隐隐露出一角,显得十分雅致。

  杨浩府中现在雇了几个家仆、侍婢和厨娘,再加上穆羽等九名侍卫和姆依可,看起来也是一户极兴旺的人家了。杨浩一到后院,姆依可便闻讯赶来,急急禀道:“老爷,小羽说奉了老爷差遣,要去瓦坡集采购竹木,将家中余财和唐姑娘所赠的程仪尽皆取去了。”

  杨浩一呆,苦笑道:“这个小子,叫他不要动的……,罢了,没甚么,确是老爷我差他去的,快沏壶茶来,今ri可是渴的很了。”

  这些ri子来置办宅子、雇工修缮、又聘请家仆,这两天才算清静下来,忙碌的时候不觉得怎么,一旦清闲下来心事就多了。杨浩品着香茗,环顾花厅,心中不禁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原来所没有预料到的。

  当他是一个卑微的小职员时,当他像一条死狗似的在芦岭州疲于奔命时,他一直向往能有这样的一天,如今他真的达成目的了,每月都能按时领到一份丰厚的俸禄,没有任何事做,家中有宅有地,小楼花阁,身边又有姆依可这样娇俏可爱的少女嘘寒问暖、有穆羽等一众忠心的家人鞍前马后,等到迎娶了焰焰,他的理想就算完全达成了。

  可是这一切真的到手,他却有种浓浓的失落感,渐渐觉得这样的ri子实在太过乏味,或许在这样的环境中休憩一段时间,会觉得十分理想,然而ri复一ri、年复一年,长此下去的话,他不能想象那ri子该是何等的无聊。

  人,除了物质需求,还需要jing神上的满足,他一直认为自己并不向往权力,可是突然之间从原来的环境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他还是不能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他才多大年纪,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如今这年纪就到了贻养天年的时候了么?

  可是,特殊的经历,让他从一个人下人,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不确定的危险,他哪敢奢望再去做什么事。或许,这样安份守己地过上几年,朝廷就会渐渐地淡忘了他,到那时如果实在闲的无聊,可以去经商。焰焰本来就熟谙这一切,朝廷对文武官员经商又向来不为己甚……,大概,这就是我的前程了。

  “官家那里,应该已经忘了我吧?”

  杨浩想着,悠悠叹了口气……※※※※※※※※※※※※※※※※※※※※※※※※※集英殿上,几位天子近臣正在殿上讨论如何加强加强京城防范火灾事宜。汴梁城火宅频起,随着人口的增加和建筑的密集,火灾的损害也是越来越厉害,动辄烧去数百上千户民居,哪怕王公大臣的府邸、皇宫大内的宫殿也不能幸免,已经到了皇帝也不得不予重视,拿到朝堂上与臣子们郑重讨论的地步。

  宰相赵普、副相吕余庆、薛居正、开封尹赵光义,计相楚昭辅、副计相罗公明等几人各抒己见,所说的办法大致还是勒令坊间加强火烛管理,一俟走水四邻传呼相救一类的传统办法,这样的办法本就是乡里间惯用之法,但是放在汴梁城,效果实在有限。

  赵匡胤见他们提不出什么独到的见解,便道:“朕今ri往城西禁军营中行走,亲见梁门火起,火势着实不小,顷刻间数百民居化为灰烬,无数百姓一生积蓄化为乌有,号啕于街头,其情凄惨,朕见了亦觉伤心。

  当时恰有和州防御,原任芦州知府的杨浩参与救火,朕听他所言颇有见地。今ri朕召众卿来集思广益,既然众卿也提不出什么好办法,朕yu下诏,擢杨浩专司京城防火事宜,不知众卿以为如何?”

  罗公明听了双眉微微一动,他位居中枢,自然知道朝廷对杨浩的猜忌,如今官家有意起用,对杨浩来说也不知是祸是福,为安全计,这个杨浩现在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杨浩是自己最疼爱的幼子克敌的好友,为人处事又极乖巧,不妨为他进上一言。

  心里想着,罗公明便上前一步,躬身一礼,不着痕迹地道:“官家,臣以为,知易行难,火灾起时,随口议论几句,听来似有见地,却未必可堪一用。官家爱才,却也不便骤然提携,如果官家觉得这杨浩见地独特,可令他上一封‘防火疏’,若果能有条有理,能减小火灾之害,那时再提擢不迟。”

  赵光义高高在上,一向目高于顶,结果小小杨浩让他栽了个大跟头,对这个杨浩他一直没有什么好感。虽说以他的身份地位,不致于对杨浩这么一个失了势的小官耿耿于怀揪住不放,有了机会,却也不会对他说出什么有利的话来。

  罗公明此言正合他的心意,赵光义立即奏道:“罗大人所言有理。官家,臣职司开封府,这防火救灾,正是臣份内之事。如今火灾频起,扰动官家,是臣没有尽到本份,心中实在惶恐。臣今后必加强对火烛的管理,以减少火灾的发生。至于那杨浩,胸无点墨,志大才疏,不过是有点小聪明罢了,难堪如此重任。选任官员,是朝廷最重要的事,臣从未见这杨浩于防火救灾方面有何长处,似不宜因其寥寥几语委以重任。请官家三思。”

  赵匡胤又看向楚昭辅,问道:“楚卿以为如何?”

  楚昭辅,字拱辰,宋城人。他是有从龙之功的一位大臣,原本是一员武将,最初任军器库使,因为会算术,在宋初的勋臣功卿中算是相当有文化的一个人,因此做了三司使,也就是主管财政税赋的计相。

  此人做事勤俭,素来不敢假公济私,只是吝啬小气一些,算是个清廉的官儿,只是他原本是一员武将,管理财赋的本事相当勉强,平时许多公务都是副相罗公明替他去做,对救灾防火上面的事更是一窍不通,一听皇帝问起,赶紧想了一想,习惯xing地依着罗公明的意思道:“这个么,臣以为赵大人、罗大人所言有理,望陛下三思。”

  赵匡胤皱了皱眉,又看向赵普,还未等他问话,赵普已稳稳地上前一步,拱手施礼道:“官家,臣以为,水火之患,甚于兵灾,理当设置有司,专攻防务,如此则火患大大减少,是利国利民的一件福祉。梁门火起,臣也在场,观杨浩言行,确有见地,官家爱才,不妨起用。”

  赵光义反对的,就是赵普拥护的,再者细品官家语意,分明心中已有定计,赵普自然大力赞成。赵匡胤果然大悦,抚须笑道:“赵普所言有理,朕的意思就是设一专司防火的衙门,设一干吏专司其事。呵呵……”

  他目光一转,见自家兄弟脸se有些难看,忙又安抚道:“既如此,朕就把众卿的意思折衷一下,杨浩么,便委他这个差使,这个衙门就设在南衙之下,一应职司尽归开封府尹管辖。”

  ※※※※※※※※※※※※※※※※※※※※※※※※※※※※※月儿弯弯升上半空,姆依可端着茶盘从杨浩房中出来,沿着回廊刚刚走出几步,就觉额头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姆依可“哎哟”一声,险些失手摔落了茶盘,定睛一看,借着廊下的灯笼,就见茶盘上多了一个纸团。

  姆依可抬头看看,院墙上蔷薇在晚风中轻轻摇曳,四下里寂寂无人,她连忙放下茶盘,打开纸团,上面写的有字,却不认得写的是什么东西,连忙转身又进了杨浩的房间。

  灯下,杨浩摊平了那张纸,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脸上顿时yin晴不定起来。姆依可忍不住问道:“老爷,发生了什么事?”

  杨浩摆摆手道:“没事,你去睡吧。”

  姆依可不敢多言,悄悄退了下去,杨浩只着小衣,负着双手,在灯下慢慢地踱起步来。

  这纸团是谁人通风报信,他并不晓得,可是从情理揣测,这纸团上所说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否则单凭这么一件东西,实在难说能对他有什么不利的举动。纸条上只提及了一件事:官家要设立有司衙门专事京城防火事宜,这个差使要委派给他,而且这个衙门还要受开封府辖治。

  这个消息一下子把杨浩弄懵了:“难道是那ri救火被赵相公看在眼里,所以君前进言保举了我?”

  杨浩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无情的苍天,这可不是我的人生追求啊,何况要在赵光义手下做事,那小鞋还不一套一套的来,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被裹成三寸金莲了?就算赵光义大人大量,不屑与我这小虾米一般见识,可是程德玄如今可是回了京的,他仕途梦断,恨我入骨,若不从中手脚那才奇怪。本来我想低调低调再低调,如今可如何是好?

  不接旨是不成的,而且干的毫无成绩也不成。那样一来,程德玄就有更多借口进谗言,何况官家喜欢直朴的人,却不是喜欢无能的人,他喜欢的是xing情直朴憨愣,但是能具备相当才干,能把派下去的差事干得有声有se的人,如果在他面前毫无建树,恐怕自己被南衙搓圆了揉扁了,他也懒得再理会,官家这条大腿无论如何得抱一抱。”

  “但是想干出一番成绩来,在南衙下面做事谈何容易,还不有人处处掣肘?到时候明枪暗箭的哪能对付得来?我在京城毫无根基,到那时谁能保我周全?”杨浩绕室徘徊,苦思冥想,正没奈何处,就听门扉轻轻叩响,杨浩瞿然一惊,止步问道:“是谁?”

  “大人,我回来了。”

  杨浩一听声音,失声叫道:“壁宿?快快进来。”

  房门一开,一抹灰影儿闪了进来,只见这人头顶光光,眉目清秀,身穿一袭缁衣,正是壁宿到了。

  杨浩诧异道:“壁宿,你怎做此打扮?”

  壁宿上前见礼道:“说来一言难尽,属下奉大人差遣,往开封查探折姑娘家人下落,可是一直不曾打探的她与家人的消息,后来从咱们的车行那里得到消息,似有一位与折姑娘容貌相仿的姑娘往唐国去了,属下便循踪追了去。唐人对北方来的人多有戒意,但南人崇佛之风特别兴盛,属下就扮做了僧人方便行事,不过……属下惭愧,始终不曾打探得到折姑娘的消息。”

  杨浩默然半晌,涩然说道:“如此寻人,本就无异于大海捞针。唉……,或许我命中注定与她有缘无份,找不到……就罢了,但愿她能平安无事。”

  壁宿唯唯道:“是,属下在唐国一无所获,只好又回开封打探,这时接到‘飞羽’的消息,晓得大人已到了开封,定居此处,这才连夜寻来。大人入朝为官,官家不曾难为你吧,过得可还惬意么?”

  杨浩苦笑道:“本来很惬意,惬意的我是心想事成啊。我刚觉得如此度ri虚掷光yin,朝廷就有差遣下来了。只是乐极生悲,这差使难说会给我惹来什么灾祸,偏偏我既拒绝不得,又没有什么凭恃自保。”

  壁宿一听紧张道:“出了什么事?”

  杨浩看看壁宿yu言又止,他摇摇头踱到一边,回头又看看壁宿模样,打量一番,目光渐渐变得怪异起来,壁宿被他看的心里有点发毛,他上下看看自己,不觉有什么特别,忍不住问道:“大人,属下身上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不妥。”杨浩目中微微露出一抹笑意:“朝中找不到护身符,一见了你,我倒是想起或许可以另辟蹊径,正所谓‘布衣卿相、一品白衫’,做不了卿相,若有了卿相一般的声望,谁想动我,也得掂量掂量……”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杯  六合门  188体育行  好彩网帝  澳门音响之家  365中文网  六合拳华  足球吧  资枓大全  皇家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