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42章 敲门砖
  杨浩等人正在花厅闲坐,外面忽地响起一个圆润的女人声音:“杨公子在那里?”珠帘一晃,便闪进一个妙龄少女,后面跟着妙妙姑娘。

  上一次杨浩在侧厢只见了她纤纤如月的一弯身影,这时才得以窥她容颜,一眼望去,这女子生得软媚着人,娇艳无俦,确是个难得的美人。进得屋来,她那盈盈双眸微一流转,风情撩人,把个壁宿假和尚看得心旷神驰。

  柳朵儿进得房来,见厅中两坐两站竟有四个人,坐着的两个一人是青袍书生,鼻直口方,一表人才,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另一个却是一个缁衣僧人,唇红齿白,俊俏犹胜女子。一见她进来,那青袍书生已然微笑站起,只有那和尚,仍然大剌剌地坐在那儿,双目湛湛,宝相庄严,气派大得很。

  她哪知道眼前这假和尚那湛湛有神的目光是被她胸口娇嫩如雪的肌肤和贲起如球的酥胸所吸引,那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se的庄重模样却是为她丽se所诱,以致面部肌肉有些呆滞,还以为此人佛法修为深厚呢。

  见他与那公子同坐,想必乃是友人,柳朵儿忙裣衽一礼,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杨浩公子了。贱妾柳朵儿,见过杨公子、见过这位大师”。

  “姑娘不必客气,杨某与无花大师冒昧前来,打扰了。”

  “公子客气了。”柳朵儿赧然道:“上一回贱妾心中正有烦闹之事,怠慢了公子,有失礼处,还望公子海涵,不知公子今ri与无花大师前来有何见教呢?啊,公子快快请坐,妙妙,看茶。”

  她一近前,便有一股幽香扑面而来,就象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般中人yu醉,杨浩吸了口气,缓缓就坐,从容笑道:“那ri在下随口所吟的诗句,便是这位无花大师所作,在下学识有限,不敢献丑,所以急急辞去。回去后说及姑娘的难处,无花动了慈悲心,我二人今ri前来,就是希望能对姑娘有所帮助。”

  “阿弥陀佛。”壁宿忙似模似样地宣一声佛号。

  “哦?”柳朵儿大为动容,瞟了壁宿一眼,心道:“这僧人做的那词自然是好的,僧人之中博学之士是有的,只是想不到一位僧人竟作出这样香艳的词来,瞧他天生一双桃花眼,直比女人还要妩媚三分,莫非竟是一个花和尚?”

  心里揣度着,柳朵儿便浅笑道:“失敬失敬,想不到无花大师诗才如此出众,小女子未敢请教,无花大师在哪一座名刹修行?”

  壁宿猛地惊醒过来,轻咳了一声,想起杨浩要他扮得越狂越好,却不知该如何佯狂,他以前是做偷儿的,只有像老鼠一般钻地沟的份儿,哪有机会在人前显摆,于是便把嘴角微微一撇,故作倨傲地点了点头:“名刹么,贫僧足迹所处,就是名刹了”。

  杨浩哈哈笑道:“无花和尚的恩师本是西域一位行脚苦行僧,无花和尚的修行之道却与乃师大不相同,他入世修行,酒肉无碍,在一些僧人眼中,可是一个离经叛道,不守清规的花和尚。”

  壁宿晒然一笑,说道:“吃斋念佛,便是修行么?贫僧以为,软红十丈、烟火人间,同样可证菩提,于红尘中修炼一颗佛心,其志方能坚如舍利,浴火不失。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贫僧心中有佛,那便是修行了,与这一身臭皮囊有甚么干系”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乃是南宋时道济和尚的口头禅,这时还不曾有人听过,柳朵儿听了顿时双眼一亮,对这和尚再不敢等闲视之,连忙恭维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师高见。”

  壁宿淡淡说道:“呵呵,高见低见,都是一般,不过尔等若是学我,早晚必成疯魔。”

  柳朵儿一呆,仔细品味他话中真意,越想越觉禅意深深,似有无穷玄机,不禁肃然起身,双手合什,行了一个佛礼:“小女子多谢大师点化。”

  壁宿大喜,这神棍做的好,说几句狗屁不通的话来,就能让人敬若神仙,不禁哈哈一笑,想想一时没什么可以卖弄的了,便闭上双眼,做瞑目养神状,让人瞧在眼里,对他更生莫测高深之感。

  杨浩接过话碴儿,开门见山地道:“无花大师不但佛学深厚,见解独到,于诗词一道亦有极深造诣,我听妙妙姑娘说过姑娘的难处,今ri登门,先请大师口拈一首旧作,若是姑娘觉得可用,咱们再详细谈过。”

  柳朵儿动容道:“如此甚好,妙妙,快取笔墨来,我要将大师的诗作豢抄下来。”

  那年代没有唱片广播录音带,如果把诗词比作后世的流行歌曲,想打个榜唯一的渠道就是青楼传唱,她们就属于那个时代的传媒人士,歌ji都有相当的才华,不是什么人的诗作她们都会不计良莠地传唱的,不入她们法眼的诗作,你求她们她们也懒得去唱,所以很大程度上,诗人还要有求于优伎。

  这些优伎出入豪门,接触权贵,她要是唱了你的诗词,再对达官贵人介绍两句:“这是某某公子佳作,这位公子才学出众,文思敏捷,乃是一等一的人才。”于是你的名气就传开了,“论文”发作了,资历、名望都具备了,然后评职称啊、加官晋爵啊,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但是今ri不同,柳朵儿手上正缺绝妙好词,这位泉州第一名ji就不得不放下身架,亲自研墨豢抄,其中大有讨好之意。这些欢场中的优伶,不是只靠一副身子、一张嘴巴讨好人的,待客应答时,种种乖巧润物无声,不知不觉就叫你如沐chun风,只可惜她眼前这一俗一僧是两个棒槌,这番乖巧可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费功夫了。

  妙妙取来笔墨纸砚,柳朵儿走到矮几旁展袖坐了,低头研墨,暗自思忖:“想不到这和尚竟是个诗僧,但愿他不要说出一首不沾人间烟火气的佛偈来,唔……应该不会,那ri妙妙吟的几句词,就不像是个出家人所作,难怪他是个酒肉和尚。”

  壁宿与杨浩傍肩坐着,也在打量柳朵儿,只见这少女低头研墨,神态娴雅,那一头青丝下俏脸如玉,美丽的睫毛低垂着,笔直的鼻尖,花一般的唇瓣,好似美玉雕琢一番明丽照人。

  壁宿便以袖掩口,对杨浩轻轻道:“大人,你说她是青楼名ji?可我瞧她眸清神正,容貌清纯,好象还是处子之身呀。”

  杨浩嗤之以鼻:“处不处的,这玩意儿真能看出来?我可不信。”看看眉毛眼睛,神态举止,就知道她是不是处子?我那个时代有多少玉女明星,哪个瞅着不是清纯如水呀,可要说是处子……善了个哉的,她们全身上下大概就只剩下肚脐眼还是处子啦……”

  壁宿道:“要不要打个赌呀大人?”

  “赌就赌,问题是……你如何证明呢?”

  “这个简单,大人想办法让朵儿姑娘喜欢了你,待你做了她入幕之宾,是不是处子,一试**便知。”

  “嘿嘿嘿……”两人把男人的恶趣味发挥的淋漓尽致,正在那儿不怀好意地笑着,柳朵儿已研好了墨,抬头说道:“大师,请讲吧。”

  她久在风月场中打混,两人脸上的笑容一落眼底,就晓得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十有仈jiu还与她有关联,被人议论她早就习惯了,可今天的两个男人中有一个是和尚,她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那白净如玉的粉腮上便不禁浮起一抹淡淡的嫣红来。

  壁宿连忙正襟危坐,说道:“如此,贫僧便口拈一首《洞仙歌》”。

  杨浩能记全的这首《洞仙歌》是苏东坡所做。杨浩知道洞仙歌是词牌名,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这个词牌,反正他已推到壁宿身上,这花和尚打西域来的,一旦出错就说是他那里独有的词牌,杨浩让他背下了另一首,就是准备应付这局面的。

  幸好,这时已有这个词牌,柳朵儿听了神se平静,已然提笔写下三字。随即提笔起首,凝眸听他继续吟来。洞仙歌全词双片八十三字,前后片各三仄韵。前片第二句多用上一、下四句法,也有用上二、下三句法者。后片结尾八言句,是以一去声字领以下七言,其后再以一去声字领四言两句。全阙也可另增一、二衬字。这些都是有固定格式的,外行人只看个热闹,不懂那些规矩,假如按照同样的词牌字数吟出一首词来,严格一比照也是漏洞百出。柳朵儿对各种词牌却很熟悉,她不但自己会写,而且会唱,一听词牌名,整首词在纸上的间疏排布,她已是心中有数了。

  壁宿又吟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倚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其实杨浩是很想吟出那首秦观的《鹊桥仙》的,辛弃疾、陆游等人都写过《鹊桥仙》,但是真正脍炙人口,达至巅峰的自然是秦观那一首,简直是神来之笔啊。不过杨浩一时还舍不得用,他能记全的有限,好东西当然得留到关键时刻来一鸣惊人。料来以苏轼苏大学士之才,这首《洞仙歌》做敲门砖已经足够了。

  果然,柳朵儿听在耳中,脸上已露出又惊又喜不克自持的神态,她笔下如走龙蛇,壁宿一句句吟来,她如行云流水,速度一点不慢,一首词写完,望着那墨迹淋漓的一纸佳句,连连叫好:“妙,妙……”

  妙妙连忙应声道:“婢子在。”

  柳朵儿接着说道:“果然是绝妙好词。”

  妙妙一听不是唤她,不禁啼笑皆非,杨浩心道:“苏东坡的词,那还能差得了?现在这时候,除了李煜又有几人敢称词中大家?我肚子里还有好几首呢,说不出怕不砸死你,只是我一共也就记得这几首,用一首少一首,该省得省呀”。

  柳朵儿捧着那词爱不释手,端详半晌才醒觉自己失态,连忙起身说道:“大师胸怀锦绣,若能得大师相助,那是柳朵儿的运气,不知大师出价几何,小女子愿将大师的诗作买下来。”

  宋朝时候全民皆商,出家人也不例外,并不讳言谈钱,所以柳朵儿开门见山,杨浩便笑道:“无花大师是吾好友,这件事可以由我来与姑娘谈,姑娘,可以另辟一间静室么?”

  柳朵儿微微有些诧异,忙道:“自然是有的,公子,请随我来。”

  二人一前一后向外走去,行至门口,壁宿咳嗽一声,忽然扬声说道:“莫忘了你我的赌约。”

  杨浩顿时一窒,柳朵儿诧异回头道:“甚么赌约?”

  杨浩干笑道:“无花大师常出惊人之语,没头没脑,不知所谓,姑娘不必理会。”

  柳朵儿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房中,妙妙瞟了壁宿一眼,笑道:“小和尚,我家小姐很喜欢你的词呢。不过你一个出家人,不念阿弥陀佛,却整天想着什么冰肌玉骨,倚枕钗横鬓乱,怕不是个花和尚?”

  壁宿见了那柳朵儿的神彩丽se,总觉有些放不开,她如今出去,房中余下这娇俏可爱的小丫头,就轻松多了,便轻浮笑道:“妙妙姑娘可别忘了,贫僧本就是个离经叛道的番和尚,妙妙姑娘,你生的丽se可人,我看这冰肌玉骨四字,送给你最是合适”。

  妙妙姑娘半大不小,风月场上也是被人调笑、调笑过旁人的,并不似寻常人家女儿拘谨,她虽尚是处子之身,却不怕男人嘴上风月,言语挑逗,闻言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眼波流转,竟然带出几分妩媚:“那你是不是还想要人家倚枕钗横鬓乱呢?”

  这小姑娘一发媚功,壁宿反倒有些吃不住劲儿,脸上顿时一红,稽首说道:“罪过,罪过……”

  妙妙轻啐一声:“假正经”,便掩口轻笑起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彩网  医女小当家  188小说网  10bet荒纪  足球作文  246天天好彩舰  竞彩网  大小球  欧冠足球  246天天好彩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