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43章 娱乐大亨

第243章 娱乐大亨

  柳姑娘的书房,几案一盆兰花,临墙一架书柜,那时一卷书价格不菲,小室中满满一墙书册,俱都装帧jing美,所费自然不少。满室书香,淡雅不俗,柳姑娘坐在这书房中,也带上了几分书卷气,颇具一种知xing的美。但是两人此刻谈的却是生意经,未免有些煞风景。

  “公子请说,不知无花大师这诗作,要价几何?”一俟坐定,柳朵儿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她的手中还紧紧抓着那纸《洞仙歌》。

  杨浩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微微俯身道:“呵呵,姑娘,杨某此来并不是向你兜售诗词的,只要你答应杨某一件事,无花和尚做的这首词,我可以作主分文不取奉送与姑娘,此外还有一些其他诗作,也可以一并奉送与姑娘,帮助姑娘打败吴娃儿……”

  柳朵儿正自雀跃的芳心顿时一沉,再看杨浩时,他脸上神秘的笑容似也带上了几分yin邪之意。分文不取送与我,那他想要什么?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自己一个女儿家,有什么值得让他打主意的?他所图的,原来也和陆仁嘉一般无二。

  不怪柳姑娘会这样想,她久在这个圈子,见多了打她主意的人。当初她在泉州时,就有不少权贵名流打她的主意,想把她纳入自己的私房,全赖她巧妙周旋,利用诸多官吏都对她抱有幻想,利用这些官吏相互牵制,这才保持了超然的身份和清白的身子。

  如今这个杨浩也想落井下石?较之鸡皮鹤发、老态龙钟的陆仁嘉,这个杨浩明显要耐看的多,可是,为了生存,自己终究要把最后一点坚持也付出去吗?男人,怎么都这样啊……柳朵儿心中闪过一抹悲哀,强自笑道:“不知公子……想要朵儿答允你甚么?”

  杨浩坐直了身子,笑道:“杨某前一次来,曾听妙妙说起姑娘你的诸多事情。听说姑娘乃是市ji,身份ziyou,此间的赵管事、庞妈妈,与姑娘你只是合作关系。可有此事?”

  柳朵儿听他所询,似乎与自己所想大有出入,不禁悄悄松了口气,忙道:“正是,不知公子询问此事,是想怎样?”

  杨浩说道:“是这样,姑娘所在的这条杀猪巷,整条街都是勾栏瓦肆,但品流高些的也只有姑娘这座‘如雪坊’,余者不值一提,在杨某想来,若是好生经营一番,倚托此地临近汴河的好地势,要如樊楼一般成为东京城不可或缺的一道风景,绝不为难。”

  “一道风景?这个比喻端妙,公子莫非……莫非想要……”

  “不错,杨某想要姑娘与赵管事、庞妈妈拆伙儿,与我合作。我要将这附近许多破败的宅子都买下来,包括这处如雪坊,重新盖一幢占地宽广的大宅院,那几首诗词,不过是挫败吴娃儿的小小手段,仅凭这个,是难以保证姑娘的地位的。杨某心中,还有一些奇思妙想,若是能一一实现,我有把握,让人们只要到了汴梁城,不管是饮酒、歌舞、关扑、杂剧、餐饮、娱乐、洗浴等等,都要想起这里,那时,姑娘还怕不能稳居汴梁花魁之位么?”

  “花魁?”这时候宋人还不曾有人想出“选花魁”这一招来,柳朵儿听了这新鲜词儿眼前又是一亮,不过杨浩是什么人,有什么能力,她还一无所知,自然不会被杨浩这番激动人心的话所蛊惑。

  杨浩又道:“我知道这般说话,姑娘未必信我,总要叫姑娘看看我的手段,你才能够信服。所以,我愿帮你先击败吴娃儿,确立你的无上地位,但是一旦证明了我的能力,那时姑娘你可愿答应与我合作?”

  柳朵儿得几首妙词,也不过是在吴娃儿最得意的方面击败她,要说就此奠定不败地位,塑就金身,那是办不到的,所以听杨浩说的如此笃定,便知他还有许多后计,只是如今尚未确立合作关系,许多想法他不会同自己谈起。

  她咬着嘴唇仔细想了一阵儿,庞夫人只是房东,赵管事显然是靠不住的,就算没有杨浩在,她以后也得找个妥贴可靠的合作人,她一个女儿家,是无法支撑这么大的局面的,如果这个杨浩有这种能力,对她有益无害,便顺手推舟道:“好,若公子果然做得到,朵儿今后愿鞍前马后,听凭公子驱策。”

  “呵呵,那好,我虽不怕姑娘反悔,但……空口无凭,还请立字为据,免得以后咱们伤了和气。”

  杨浩立即提出签下契约,二人就一旦帮柳朵儿打败吴娃儿之后如何合作、如何分成等具体事项仔细商议了半天,由杨浩口述、朵儿执笔,写下了一式两份的契约,双方签字画押,各自揣入怀中。

  大宋重商,随商业而兴的,就是令人津津乐道的娱乐业。做大宋的娱乐大亨,商界闻人,知名度一高,这就是一层极好的保护se,而且可以获得实实在在的巨大利益。经商本身就是一层极好的保护se,谁会相信一个整ri锦衣玉食、混迹美人窝里的市侩商贾怀有志在天下的野心?

  既然不能低调,保持适当的曝光率就是一种自保的手段。再者,他在开封既没有耳目,也没有官场同僚的朋友。在赵相公和赵府尹的把持之下,整个朝廷的势力分为府尹派,相公派,官家派,中立派,四大派久已成形,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局势,水泼不进,针插不入,他需要一个渠道与这些官吏产生一定的联系。

  妙妙前次向他介绍时,曾说过这第一流的优伎赚钱的方法,那就是与公卿权贵仕绅名流们往来,为他们合纵连横、暗中合作牵线搭桥。这件事启发了杨浩,既然他不能通过正常途径渗透进去,那么通过这种手段,不独可以做到耳目灵通,朝廷上下、市井之间,再无什么消息瞒得过他,而且还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建立广泛的人脉和庞大的根基。罗公明曾提点他,要他曲直并用、外圆内方,以图自保。这道理他懂了,却一直想不出合适的法子,如今这条路,未尝不可以一试。

  这些ri子沉闷久了,他也很想试试,凭自己所知的后世诸多娱乐方式,对现在的娱乐场加以改进,能不能一举奠定他在开封的特殊地位。对这种挑战,他颇有些期待的感觉。

  杨浩的xing格就是这样,随波逐流,但不随遇而安。命运安排他到了芦岭州,他没有因为没钱没兵,险恶重重,就找个机会当逃兵,藉着已有的功劳到安全的地方去享用回报,而是努力把那片荒山僻岭改造成美好的家园。

  命运安排他到了开封,他也不会怨天尤人,一蹶不振,或者妄想有能力摆脱皇帝给他划定的道路,找个机会逃回芦州,为芦州带去漫天腥风血雨。他像一条河,顺势而为,但不管流到了哪里,总要澎湃出属于他的一簇浪花,活出他的人生jing彩。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是那些胸怀大志、腹有才学者自我安慰的话么?或许是,但又何尝不是他们终于看破红尘的豁达。人生当执着,人生亦当变通,执着如山,变通似水,山水相映,自有jing彩。

  二人签罢契约,杨浩又将在吴娃儿最得意的诗词方面将她挫败的主意说与柳朵儿,凭此一战当然不能完胜,再说声势是需要一步步造起来的,慢慢的来,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权贵名流关注到二人这一战上,那时再将吴娃儿彻底击败,就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二人商量已毕,杨浩便起身告辞,柳朵儿本来自忖再难与吴娃儿相抗,正是满腹绝望、茫然不知归路的时候,突然冒出杨浩这么一个帮手来,不但要帮她挽回颓势,还要帮她打败吴娃儿,这个反差反而弄得她患得患失起来,她见杨浩自信满满的模样,忍不住担心地道:“公子,你可有十足把握么,你可要知道,吴娃儿交游满天下,在她背后可是有许多公卿权贵为她站脚助威啊。”

  杨浩笑道:“十足的把握自然没有,做什么事都要有风险的,朵儿姑娘不是初出道的雏儿,不会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

  柳朵儿愕然道:“那若失败了呢?”

  杨浩从容道:“败就败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果不成功,咱们的契约自然作罢,你只当杨某不曾来过就是了。”

  柳朵儿听得气结,纤纤玉指一点胸口:“那我呢?”

  “你?”杨浩上下看她两眼,微笑道:“姑娘这般人品相貌,有什么好担心的,实在不成,你施展手段,去骗一张长期饭票来就是了。”

  柳朵儿奇道:“什么票?做甚么用的?”

  杨浩忍着笑道:“长期饭票啊,就是婚书,有了它,就会有个肯一直管你饭吃的冤大头,这个冤大头呢,学名叫官人。”

  柳朵儿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见他拱一拱手转身yu走,忽又想起件事来,忙道:“公子请留步,还有一件事,那赵管事一向负责保家护院,接答应酬,与官府、地方上的泼皮们都有交情的,妾身要与他一拍两散容易,就怕他心有不甘,会来找我的麻烦。”

  杨浩嘴角微微翘起:“他不过就是地沟里的一条小泥鳅罢了,柳姑娘以为他能搅起什么风浪来?”

  柳朵儿埋怨道:“人家好心提醒,你的口气倒是不小,他那种人唤些泼皮无赖来,使些下三滥的手段sao扰,也要叫人头痛的,你有什么凭恃可以对付他?”

  杨浩眨眨眼笑道:“杨某忝为和州防御使、右武大夫,堂堂的朝廷大员,你说本官还对付不了他一个甚么鸟管事么?呵呵,姑娘尽管宽心便是,本官告辞了。”

  “和州防御,右武大夫?”望着杨浩的背影,柳朵儿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都直了:“这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能官至拜和州防御,右武大夫?嘁,骗人也不打草稿儿,你要是能做那么大的官,本姑娘就把你做了那张长期饭票,呵呵……”

  她的双眼刚刚弯起,突然又霍地张大,惊叫道:“啊!我想起来了,杨浩,和州防御、右武大夫杨浩,果然有这么个人,原来罗三公子说的那只大棒槌,就是你呀!”

  ※※※※※※※※※※※※※※※※※※※※※※※※※※※※※朝廷的旨意果然下来了,旨意着令开府封设一火情院,地位与左右军巡院相当。又任杨浩为火情院使,即刻到任,由南衙赵光义直接管辖。杨浩因为事先得了不知名的人通报消息,对此早有准备,一接了旨意,立即便去开封府报道。

  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位顶头上司既然早晚要见,还不如乖觉一些。

  杨浩以前几次从开封府前经过,对这座皇宫般的宏大建筑早就很熟悉了,但是熟悉的只是城门口儿,这一次却是登堂入室。南衙的户曹周挚苍笑容满面地把他迎进衙门,陪着他经过百余名的甬道,过仪门,绕向后院的清心楼。

  周户曹如今已五十出头,后汉朝时就在开封做小吏,历经后汉、后周,再到如今的宋国,城头变幻大王旗,已换了三朝天子,但是这种政局变动对他这种小吏却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熟悉开封民情、做事也勤勉,如今已累功升迁为户曹。

  汴梁乃大宋都城,这里的知府与其他地方的知府无论权柄地位都不可同ri而语,开封府若已承旨断案,就是刑部、御史台也无权再做纠察,当今天下判处死刑而不必官家复审的,只有一个开封府而已,由此可见它的超然地位。在南衙为官,就是一个小吏,在外面也是威风八面的很。

  到了清心楼下坐定,周擎苍便道:“府尹大人正在处理公务,杨大人请稍候片刻,周某这就去禀知府尹大人。”

  “有劳周户曹了。”杨浩微笑着还施一礼,看着周擎苍匆匆离去,便正襟危坐,在心里仔细地斟酌着说词,他正想得入神,就听门口咳嗽一声,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说道:“杨院长已经到了么?”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金沙  bet188人  188  新英体育  恒达娱乐  必发365战魂  188体育行  蜡笔小说  好彩网帝  好彩网帝